[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上下五千年 > 

周恩来早年为啥留胡子?

来源: 作者:

留胡子是对敌斗争的需要?

1951年春恼朱味,周恩来因长期超负荷工作恼朱味,过分劳累恼朱味,病倒了究渐座。开始是感冒发烧恼朱味,后来低烧不退究渐座。中央保健委员会写报告给中央恼朱味,建议让他到外地休养一段时间究渐座。经毛泽东主席批准休养两个月究渐座。周恩来选定大连究渐座。5月底恼朱味,我随周恩来到达大连恼朱味,住在近郊黑石礁一个有一幢二层楼的小院里究渐座。开始恼朱味,他只在院子里或者在院子外边的附近散散步恼朱味,一个星期后恼朱味,他提出要到远郊风景区或者公园去看看究渐座。这样一来就给我们这些做警卫工作的出了个难题究渐座。当时恼朱味,在朝鲜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恼朱味,和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正在打仗恼朱味,大连又和朝鲜隔海相望恼朱味,还有不少从朝鲜战场回来的志愿军伤员究渐座。周恩来已是一国的总理恼朱味,一旦被认出恼朱味,必然招致一些热爱中央领导同志的群众的围观恼朱味,而且暴露目标后恼朱味,还有可能遭到敌机的袭击和美蒋特务的暗杀究渐座。经过和地方搞警卫的同志商量恼朱味,大家一致认为让周恩来呆在家不是办法恼朱味,也达不到疗养的目的恼朱味,只有从不暴露目标方面考虑究渐座。怎么才能不暴露目标呢?大家考虑来考虑去恼朱味,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化装究渐座。可怎么化装恼朱味,6月天又不好戴口罩恼朱味,我提出让他留胡子恼朱味,大家都同意恼朱味,报告了邓颖超恼朱味,邓颖超原则上也同意究渐座。于是由警卫秘书何谦利用周恩来上午在走廊看报的机会恼朱味,把我们的想法向周恩来作了汇报究渐座。周恩来一听笑了:那还不容易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像讲故事似地说恼朱味,过去他在国民党统治区做秘密工作时恼朱味,就常常留起胡子和敌人周旋究渐座。

不仅如此恼朱味,他还讲起了23年前一次遇险的故事究渐座。他说恼朱味,23年前恼朱味,也是这个季节恼朱味,也发生在大连恼朱味,当时我和小超(指邓颖超)去莫斯科参加我们党在莫斯科召开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恼朱味,5月初从上海乘日本轮船出发究渐座。当时周恩来留着胡子恼朱味,身穿白西服恼朱味,扮做古玩商究渐座。路过青岛恼朱味,上岸吃了一顿饭究渐座。当时正赶上日本人在济南枪杀了我外交官恼朱味,打死打伤我国群众数千人究渐座。他买了各种报纸在船上看恼朱味,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恼朱味,到达大连码头上岸时恼朱味,遭到了日本水上警察的盘问究渐座。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智斗恼朱味,他不但泰然地应付过去了恼朱味,而且要求日本警察给他和邓颖超找最好的旅馆住恼朱味,并给他们买火车票究渐座。火车经沈阳到达长春后恼朱味,发现再没有人跟踪了恼朱味,这才下了车恼朱味,住进旅馆究渐座。脱掉西服恼朱味,换上了长袍马褂恼朱味,和邓颖超去了莫斯科究渐座。……

从接受我们建议那天起恼朱味,周恩来就留起了胡子恼朱味,由于他胡子长得特别快恼朱味,一个星期两撇八字胡就长得很像样子了究渐座。他先是在内部活动恼朱味,参观一个工业展览恼朱味,又参观了一个体育馆恼朱味,都是由大连市长韩光陪同究渐座。可是没过几天恼朱味,他就改变了主意究渐座。一天恼朱味,洗脸前他对我说恼朱味,去拿开水来刮脸恼朱味,这胡子不能留恼朱味,哪有总理怕群众的道理究渐座。我一想也是恼朱味,一国总理怎么能怕群众?这有个政治影响的问题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边刮脸边对我说恼朱味,你们让我留胡子是从安全考虑恼朱味,是好意究渐座。但这里有苏联驻军恼朱味,美国飞机是不会来的究渐座。只要相信群众恼朱味,依靠群众恼朱味,做好工作恼朱味,是不会出问题的究渐座。短短的几句话恼朱味,不仅打消了我的顾虑恼朱味,也打消了其他人员的顾虑究渐座。

长征时留胡子是出于无奈?

1952年春恼朱味,周恩来用了多年的刮脸刀架突然坏了恼朱味,这可是件大事究渐座。有外事活动他每天要刮脸恼朱味,没有外事活动最长三天也得刮一次恼朱味,没有刮脸刀架怎么办?你总不能三天两头让理发员来刮吧!唯一的办法只有去买究渐座。当时我骑着自行车到西城费锐耕、东城费锐耕、前门跑了两天恼朱味,都没有买到像他用的那样的刀架究渐座。最后还是在“王府百货商店”买了一个能用单面刀片的刀架究渐座。但周恩来用着总是不顺手究渐座。他对我说恼朱味,你把坏了的刀架拿到钟表店或眼镜店去问一下恼朱味,看能不能修恼朱味,最好能修一下究渐座。我按照他的指示恼朱味,跑了好多家钟表店费锐耕、眼镜店恼朱味,包括有名的亨得利恼朱味,都说不能修究渐座。

这一下可苦坏了我恼朱味,为了能买到一个同样的刀架恼朱味,在上海我找过恼朱味,在苏联我找过恼朱味,都没有买到究渐座。1954年我随代表团去瑞士日内瓦恼朱味,心想恼朱味,日内瓦是世界上最大的商业城市之一恼朱味,总会买到那种刀架究渐座。我和领事馆的同志两次去商业区恼朱味,也没买到究渐座。后来我告诉了领事馆的刘绛文大姐(总领事温朋久的夫人)恼朱味,并画了一张图给她恼朱味,请她设法代买一个究渐座。两天后恼朱味,刘大姐买来一个式样相同恼朱味,只能用双面刀片而不能用单面刀片的刀架和一包刀片究渐座。我看了看说恼朱味,不能用恼朱味,非单面的不可究渐座。她说恼朱味,这种刮脸刀具是当前市场上最好的恼朱味,保证能用究渐座。那就请周总理试试吧究渐座。如果真能用恼朱味,我一块石头也就落了地恼朱味,省得为一个刀片架再到处奔波究渐座。

有一天上午恼朱味,周恩来没有活动恼朱味,我就利用这个机会恼朱味,在他漱口的时候恼朱味,拿出刘大姐买来的刀架和刀片装好恼朱味,请周恩来试试究渐座。并对他说恼朱味,这种刮脸刀是现在最好恼朱味,也是最流行的恼朱味,什么样的胡子也能刮究渐座。他不信恼朱味,也不用究渐座。经我一再劝说恼朱味,他才同意试试恼朱味,谁知一试恼朱味,果然不行恼朱味,脸没刮完刀片就不能用了究渐座。最后还是用从王府井百货商店买来的那个刀具刮好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正赶上他心情好恼朱味,他就像孩子一样恼朱味,又一次讲起了他留胡子的故事究渐座。他说恼朱味,以前在国民党统治区留胡子恼朱味,是对敌斗争的需要究渐座。我留起胡子恼朱味,有时装扮成商人恼朱味,有时装扮牧师恼朱味,是对敌斗争的一种手段恼朱味,是为蒙蔽敌人的视线究渐座。还说恼朱味,30年代初恼朱味,我离开上海到中央苏区恼朱味,就是留着胡子装扮成牧师走的究渐座。后来从中央苏区经过长征到达陕北恼朱味,一直留着胡子恼朱味,主要原因是没有能刮胡子的刮脸刀究渐座。1936年西安事变恼朱味,我就是留着胡子到西安去的究渐座。为了工作方便恼朱味,才在西安我们的一个工作点恼朱味,利用剪刀把胡子剪掉究渐座。

关于30年代周恩来留胡子的事恼朱味,邱南章在《抗日战争时期在周恩来身边做警卫》一文中曾有一段描述:周副主席刚到苏区时恼朱味,我们都把他当外国人看恼朱味,因为他满脸留着又黑又长的胡子恼朱味,穿着黑衣服恼朱味,就像天主教堂的牧师一样究渐座。我们也看不出他的年龄恼朱味,总把他当老人看究渐座。他对我们说话和气恼朱味,态度平易近人恼朱味,使人感到亲切究渐座。

周恩来刮完脸后走出卫生间恼朱味,指示我把刮脸刀具退给刘大姐究渐座。他给我讲的关于他30年代留胡子的故事恼朱味,在我心里也一直保留到现在究渐座。在我收集的照片中恼朱味,就有几张是周恩来当年在延安留着胡子的照片究渐座。

(来源:《周恩来总理卫士长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 成元功 著)

Tags: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zt/wuqiannian/15694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