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上下五千年 > 

万历谍影

来源: 作者:

1

大明万历二十年的一个深夜恼朱味,一名提着蒙古马刀的刺客入宫行刺皇帝恼朱味,被锦衣卫诛杀;与此同时恼朱味,市井之中有十几个百姓也被人暗杀于家中究渐座。

更让明神宗惊诧万分的是恼朱味,在同一个晚上恼朱味,他所倚重的一品大员宋阁老也被残杀在家中究渐座。一时间恼朱味,朝野上下沸沸扬扬恼朱味,惊恐不安究渐座。

对于宋阁老被杀一案恼朱味,他的义子史秦还有众多门徒故旧恼朱味,都把矛头指向了武将刘刚他们究渐座。因为几天以来恼朱味,他们一直在为要不要出兵朝鲜而争得面红耳赤究渐座。

前几天恼朱味,朝廷得到情报恼朱味,日本倭寇正在备战恼朱味,似乎有进兵朝鲜的迹象恼朱味,以刘刚为首的主战派请求万历皇帝尽快发兵援朝究渐座。在他们看来恼朱味,倘若倭寇得手恼朱味,他们便可乘虚而入恼朱味,直取辽东恼朱味,那么大明朝的北大门就会被打开究渐座。

案子很棘手恼朱味,明神宗想到了一个人究渐座。此人名叫魏源恼朱味,乃是神宗三年的进士恼朱味,曾在京城做了一任小官恼朱味,颇有审案断狱的才华恼朱味,但却性格刚烈恼朱味,桀骜不驯恼朱味,把朝中文武大臣几乎得罪了个遍恼朱味,后被朝廷以莫须有的罪名罢了官究渐座。

案发现场都被保护得很好恼朱味,没有被破坏恼朱味,魏源却依然没有发现凶手的蛛丝马迹恼朱味,可是恼朱味,他却从刘刚的身上发现了一些疑点究渐座。宋阁老被杀的当天晚上恼朱味,刘刚并不在家中究渐座。他的解释是有友人要离京去泉州恼朱味,他出城相送恼朱味,所以不在家中究渐座。然而恼朱味,守城的官兵却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那天晚上曾经见过刘刚出城究渐座。

朝野上下恐怖的气氛越来越浓密究渐座。很多平民已经有了逃离京城的打算恼朱味,尽管皇帝已经派出锦衣卫高手保护恼朱味,可他们还是不放心恼朱味,于是自己出银子招兵买马恼朱味,护卫家院究渐座。然而恼朱味,魏源却在他们的这一举动中恼朱味,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究渐座。

此时恼朱味,尽管每个主战派都有嫌疑恼朱味,可他们依然逢朝必谏恼朱味,让明神宗尽快下旨出兵援朝究渐座。而近来皇帝的心思却似乎偏向了主和派恼朱味,淡然道:“量朝鲜弹丸之地恼朱味,生死之间与我大明朝能有多大瓜葛?此事以后再议吧究渐座。”说罢恼朱味,打了一个哈欠恼朱味,由太监扶着下朝了究渐座。刘刚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恼朱味,瞟了一眼站在旁边得意洋洋的史秦等人默默离开了大殿恼朱味,而魏源却一直注目于他究渐座。

2

深夜恼朱味,魏源的书房还亮着烛火恼朱味,原本平稳的烛火抖动起来究渐座。等到魏源疑惑地看向紧闭的门窗的时候恼朱味,却大吃一惊究渐座。只见刘刚一身夜行侠者打扮恼朱味,手上提着一把钢刀恼朱味,正站在门前怒视着魏源究渐座。“刘恼朱味,刘大人怎么如此打扮?深夜到此恼朱味,有何见教啊?”魏源不安地问究渐座。

刘刚并不答话恼朱味,径直走过来恼朱味,将手中的刀一下子放到了魏源的手上恼朱味,魏源一阵疑惑究渐座。“我知道魏大人一直都在怀疑是我杀了宋阁老他们恼朱味,不相信我恼朱味,便可一刀结果了我的性命究渐座。”不想恼朱味,听了此话恼朱味,魏源却哈哈一笑道:“史秦的话说得很对恼朱味,你最有嫌疑恼朱味,可你也最没有嫌疑究渐座。我隐约觉得我们的周围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恼朱味,就是这股力量先杀宋阁老他们恼朱味,然后再让朝廷怀疑你们恼朱味,然后引起内讧恼朱味,从而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究渐座。”说着恼朱味,魏源将刘刚的刀放回了他腰上的刀鞘之中究渐座。

“多谢魏大人的信任究渐座。”刘刚施了一礼究渐座。“可是我尚有一个疑点不知道你肯不肯相告?”“什么疑点?”“我们的皇帝向来多疑恼朱味,满朝忠臣又何止你一人恼朱味,为什么他会担保你?宋阁老被杀的当天晚上你到底在哪?还有恼朱味,那天晚上入皇宫行刺皇上的到底是什么人恼朱味,这等大事恼朱味,皇上为什么不发一语?”

面对魏源的一连三问恼朱味,刘刚叹口气道:“时候未到恼朱味,恕不能相告究渐座。”

第二天一大早恼朱味,明神宗上朝恼朱味,刘刚又劝谏出兵朝鲜恼朱味,再次遭到了皇帝的拒绝究渐座。刘刚忧心忡忡恼朱味,而魏源却一脸的淡定究渐座。

回到府衙恼朱味,魏源在自己的书房里走来走去恼朱味,显得有些焦虑究渐座。很快恼朱味,窗外有了黑夜的身影究渐座。他叹了一口气恼朱味,向书房外喊了一声:“进来吧究渐座。”一个捕快走了进来:“大人请吩咐究渐座。”“今天晚上恼朱味,我让你去给我盯一个人恼朱味,走一步跟一步恼朱味,去过哪个茅厕也要回来告诉我究渐座。”“盯谁?”魏源不答恼朱味,而是在纸上挥毫写下了那个人的名字恼朱味,捕快吃惊地看着魏源究渐座。

3

将近三更天的时候恼朱味,捕快回来了究渐座。魏源将一只笔递到他的手中:“写下他去过的地方究渐座。”捕快点了点头恼朱味,在纸上写下了“九间酒楼”四个字究渐座。捕快一走恼朱味,魏源又把管家唤了进来:“准备一下恼朱味,我要连夜进宫面见皇上究渐座。”“这都三更天了究渐座。”“如果我不去恼朱味,那么大明朝的社稷也就要快到三更天了究渐座。”管家一怔究渐座。

对于魏源的深夜闯宫恼朱味,神宗皇帝很恼火恼朱味,可是当他看完魏源早就写好的一封绝密谏书的时候恼朱味,脸色变了:“你确信无疑了吗?”“如果臣这次错了恼朱味,请皇上诛臣九族究渐座。”跪在地上的魏源不容置疑地回答究渐座。“你想让朕怎么办?”“皇上恼朱味,臣斗胆问一句恼朱味,那天晚上入宫行刺皇上的是不是元朝王室的后裔?”

“你恼朱味,你怎么知道?”神宗的脸色再次一变究渐座。“因为我听皇宫里的人说行刺的人用的是一把蒙古马刀恼朱味,再加上前几年你曾经派刘刚剿灭了一股元朝王室的造反势力恼朱味,所以恼朱味,我大胆断定刺客应该就是元朝王室的后裔恼朱味,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光复前朝究渐座。”听了魏源的话恼朱味,神宗叹了一口气:“没错恼朱味,刺客就是铁木真的后代究渐座。他的目的也的确如你所说究渐座。只可惜他们势单力薄恼朱味,妄想颠覆我大明简直就是做梦究渐座。

Tags: [db:关键词]

本文网址:/zt/wuqiannian/15638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