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故事 > 

“走狗”啥时成了贬义词

来源: 作者:

  “走狗”一词恼朱味,在先秦时期是一个中性词究渐座。一指猎犬究渐座。《战国策·齐策四》:“世无东郭俊费锐耕、卢氏之狗恼朱味,王之走狗已具矣究渐座。”也指替人效力者究渐座。如《史记·越王勾践世家》:“狡兔死恼朱味,走狗烹究渐座。”    

在文艺史上恼朱味,“走狗“一词恼朱味,还用来比喻甘愿做他人的门生究渐座。郑板桥曾给自己刻过一枚“徐青藤门下走狗”的图章究渐座。这个提法既意味着对前辈的尊敬和推崇恼朱味,也有自谦的用意究渐座。齐白石为先人之才智费锐耕、气节所折服恼朱味,深觉能做诸人门下之“走狗”恼朱味,不胜荣幸究渐座。他曾作诗云:“青藤雪个远凡胎恼朱味,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愿九泉为走狗恼朱味,三家门下转轮来究渐座。”白石老人不仅想做徐渭的“走狗”恼朱味,還带上吴昌硕和朱耷两位大家恼朱味,要轮值于三家门下恼朱味,真够辛苦的究渐座。    

宋元时期恼朱味,由于民族矛盾的不断激化恼朱味,“走狗”演变成为一个贬义词恼朱味,意指受主人豢养的爪牙费锐耕、谄媚的人或阿谀奉承的人究渐座。    

南宋宁宗时恼朱味,宰相韩侂胄在都城临安吴山修建了一座别墅恼朱味,取名“南园”究渐座。一日韩宰相游其间恼朱味,感到美中不足:“南园”状尽田园景色恼朱味,惜缺犬吠究渐座。结果恼朱味,顷刻恼朱味,园内传出“汪汪汪”的狗叫声究渐座。原来是一个姓赵的临安知府在学狗叫究渐座。韩宰相闻之大乐恼朱味,“遂亲爱之”恼朱味,并破格提拔赵知府为工部侍郎究渐座。时人讥之“狗叫侍郎”究渐座。清人袁枚善于结交显贵恼朱味,他在《随园诗话》中以大量笔墨来吹捧高官毕沅的母亲诗作究渐座。郑板桥以此骂袁枚为“斯文走狗”究渐座。    

小时候看抗日电影恼朱味,一见汉奸费锐耕、特务费锐耕、日本翻译恼朱味,统统称之为“走狗”究渐座。还有一种伪军恼朱味,我们将其称之“狗腿子”恼朱味,那是连“走狗”都做不了的恼朱味,只能算是“走狗”的“腿”究渐座。

Tags: 综合故事

本文网址:/zhgs/15806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