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九头鼠”命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费锐耕、37封检举信

  镇江恼朱味,别称润州恼朱味,民国时曾是江苏省会恼朱味,新中国成立初期属苏南行署管辖究渐座。1949年10月恼朱味,该市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杀人焚尸案究渐座。

  主持这起案件侦查工作的是一个安徽汉子恼朱味,名叫穆容汉究渐座。穆容汉具有初中文化恼朱味,而且自幼习武恼朱味,身手不凡究渐座。他家里虽是开店经商的恼朱味,但抗战初期他父亲就变卖家产组织抗日武装恼朱味,而且很快就加入了中共究渐座。不久恼朱味,其父以及两个叔叔在跟日寇作战时牺牲究渐座。1943年恼朱味,穆容汉参加新四军究渐座。先是干敌工恼朱味,后又当侦察排长究渐座。1949年恼朱味,穆容汉已是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侦察连指导员究渐座。渡江战役时恼朱味,他所在的那条木船被炮弹击中恼朱味,全船三十多人只活下来七个究渐座。穆容汉还算命大恼朱味,但身负重伤恼朱味,抱了块破船板在昏迷中漂到四十里之外方才被救起究渐座。

  等伤势复原恼朱味,穆容汉所在的部队已经打到福建去了究渐座。1949年9月恼朱味,组织上分派他到松江军分区恼朱味,手续已经办了恼朱味,动身的前一天却出了一个意外情况究渐座。那天恼朱味,他跟战友告别回驻地的路上恼朱味,一辆吉普车忽然在他面前戛然而止恼朱味,从车里传出一声呼喝:“这不是小穆吗?”

  车里那位是上月刚由镇江市副市长升任市长的何冰皓究渐座。这是一位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的干部恼朱味,曾任山东省栖霞县“民先队”队长费锐耕、县委书记兼游击支队政委费锐耕、胶东北海专员公署和北海区战时后勤部秘书主任兼政委费锐耕、胶东北海专员公署副专员费锐耕、胶东支前第二总队总队长兼政委费锐耕、渡江南下总队第二大队大队长究渐座。穆容汉所在的侦察连当时和“渡总”二大队驻扎一处恼朱味,互有协助恼朱味,因此恼朱味,两人之间职务虽然差着一大截恼朱味,却是熟人究渐座。

  熟人异地邂逅恼朱味,自然要聊几句究渐座。当下恼朱味,何市长就招呼穆容汉上车恼朱味,问了问情况恼朱味,得知穆容汉准备去松江军分区恼朱味,马上说恼朱味,那你还不如跟我去镇江工作究渐座。穆容汉说我不想离开部队恼朱味,我还要拿枪恼朱味,还要打仗究渐座。何冰皓说你到镇江军管会干恼朱味,还穿军装恼朱味,还能拿枪究渐座。穆容汉动了心究渐座。何冰皓生怕小伙子变卦恼朱味,说我马上让人把你的组织关系转到镇江恼朱味,下午和我一起回镇江就是究渐座。

  到了镇江恼朱味,穆容汉方知被何市长“忽悠”了究渐座。到军管会工作不假恼朱味,不过是军管会公安部——就是市政府下辖的市公安局恼朱味,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穿军装也没错恼朱味,不过所佩的那块胸章布上却盖着“公安”字样的印章;枪也佩着恼朱味,可是否用得上比较难说究渐座。市公安局并未立刻安排他的工作恼朱味,而是让他先熟悉一下情况恼朱味,着重是治安这一块究渐座。穆容汉于是判断自己以后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干刑事侦查了恼朱味,当时公安的侦查称为“侦察”恼朱味,领导八成认为跟部队的军事侦察是一码事儿究渐座。

  到了这一步恼朱味,也就只有这样走下去了究渐座。穆容汉有了干刑警的思想准备究渐座。那时候实行的是“大治安”模式恼朱味,刑侦属于治安管恼朱味,穆容汉就天天跑城中费锐耕、沿江费锐耕、大西路费锐耕、小码头四个分局及车站派出所恼朱味,半个多月下来恼朱味,跟各单位的刑警刚混了个脸儿熟恼朱味,任务就下达了究渐座。

  从5月30日开始恼朱味,到穆容汉接受这项任务的当天即10月9日恼朱味,镇江市公安局和下属四个分局以及各分局辖管的十二个派出所恼朱味,一共收到指控目标为同一人的三十七封检举信究渐座。被检举人的名字一看就是江湖名号恼朱味,唤作“九头鼠”恼朱味,真名不详究渐座。如果检举内容属实的话恼朱味,这人的事儿可真不少恼朱味,杀人费锐耕、放火费锐耕、抢劫费锐耕、盗窃费锐耕、强奸费锐耕、诈骗一样不缺究渐座。按照当时的规定恼朱味,初解放的城市对于这种被检举对象不直接涉及政治费锐耕、不是正在危害社会治安或者正在危害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恼朱味,一律作为历史悬案处理恼朱味,派出所费锐耕、分局在收到此类检举信后恼朱味,每周一次交往市局恼朱味,由市局治安部门统一登记保管究渐座。因此恼朱味,这些由各分局费锐耕、派出所交上来的检举“九头鼠”的信函恼朱味,连同市局直接收到的共三十七封都由市局治安科保管着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领导找穆容汉谈话恼朱味,把这些检举信交给他恼朱味,说小穆同志你把这些信看一下恼朱味,设法查清楚这个“九头鼠”究竟是谁费锐耕、现在何处费锐耕、是否犯下了检举信中所说的那些罪行究渐座。

  当时穆容汉还没有具体分派工作恼朱味,也不挂靠在哪个部门恼朱味,治安科也好恼朱味,刑警队也好恼朱味,都没有给他安排办公室恼朱味,连办公桌也没有一张究渐座。接受任务后恼朱味,他拿着那个装了三十七封检举信的鼓鼓囊囊的牛皮纸卷宗袋全局各处转悠恼朱味,总算在食堂后院的杂物间找到块地方恼朱味,就地取材恼朱味,用木板费锐耕、砖头搭起一张办公桌究渐座。料理定当恼朱味,就开始看信究渐座。三十七封信件看完恼朱味,下班时间已到究渐座。

  回到宿舍恼朱味,穆容汉把这些检举信的内容分门别类罗列在工作手册上恼朱味,梳理下来恼朱味,发现这些信件虽然出自不同人之手恼朱味,但内容大致相同:都举报“九头鼠”是江洋大盗恼朱味,其中有一封信提到“九头鼠”犯案的地点是安徽费锐耕、江苏交界处的长江水面上恼朱味,系一名江匪究渐座。

  穆容汉研究了一阵恼朱味,觉得有三个问题尚不能弄懂:一是所有检举信都称被检举人为“九头鼠”恼朱味,没有一封提及其真实姓名;二是每封检举信上都说“九头鼠”罪大恶极恼朱味,却没有一封提及具体的作案时间地点恼朱味,而是用了一些很含糊的字眼如“抗战时”费锐耕、“七八年前”等恼朱味,更没有说明被害人是谁费锐耕、作案后果如何究渐座。严格地说恼朱味,检举信上只是罗列了“九头鼠”的罪名恼朱味,而不是罪行;三是这些信函大多没有提到“九头鼠”藏身何地恼朱味,少数几封提到的恼朱味,也十分笼统恼朱味,只说是藏身于镇江市内恼朱味,却没有具体地址究渐座。

  穆容汉认为恼朱味,这么含糊的线索恼朱味,领导却让他试着调查恼朱味,看来这是让他练练手恼朱味,同时借此检验穆容汉的工作能力恼朱味,以便接下来给他安排具体工作岗位时好有个参考究渐座。毕竟他是华野九纵直属侦察连指导员恼朱味,这个职位是正营级啊恼朱味,不能像对待寻常大头兵那样随随便便打发的究渐座。这样想着恼朱味,穆容汉就暗下决心恼朱味,一定要查到“九头鼠”的下落恼朱味,还要查清他是否犯过检举信中所说的那些罪行究渐座。

  怀着这样的念头恼朱味,穆容汉在孤灯下继续翻阅这些检举信恼朱味,快到半夜的时候恼朱味,竟然让他发现了一个之前肯定没有人注意到的特点:这三十七封信件中恼朱味,有九封信明显与众不同恼朱味,字写得漂亮不说恼朱味,措词也很得体恼朱味,写作者应该读过私塾究渐座。再仔细看恼朱味,这九封信所用的信纸费锐耕、信封各不相同恼朱味,有的比较规范恼朱味,有的就是随手找张纸糊的信封究渐座。穆容汉终于意识到恼朱味,这九封信可能是街头测字先生之类的人代书的究渐座。

Tags: 命案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zhentan/15486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a398445689
2019-08-26 22:31:29
写的那么长,都不知道写的什么恼朱味,都没有一个主题究渐座。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