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狼 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门前停了一辆崭新的敞篷车恼朱味,鲍·威廉一看见车恼朱味,就知道是米尔医生来了究渐座。意识到这个后恼朱味,他不自觉地加快脚步恼朱味,向前门走去究渐座。

  走到前门恼朱味,鲍·威廉停了下来恼朱味,他扫视了一下四周恼朱味,这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恼朱味,静悄悄地打开门恼朱味,进屋去了究渐座。

  屋子里很安静恼朱味,铺着厚地毯的楼梯一直通向二楼的卧室究渐座。他小心翼翼地踏上楼梯恼朱味,生怕发出一丝声响究渐座。一边上楼恼朱味,威廉一边从口袋里掏枪恼朱味,这支点二二手枪是他前一天特意买的究渐座。走到卧室门前时恼朱味,手枪的保险已经打开了究渐座。他深吸着气恼朱味,手握着枪恼朱味,轻轻地推门究渐座。

  门打开了恼朱味,米尔医生没有穿鞋恼朱味,赤脚站在地上恼朱味,双手扣着白色衬衫的扣子究渐座。鲍·威廉夫人——露丝恼朱味,正慵懒地缩在坐卧两用的长靠椅上恼朱味,一件滚花边的睡衣很随意地在身上披着恼朱味,金色的长发有些凌乱恼朱味,显然还没有来得及打理究渐座。

  露丝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住了恼朱味,她看起来有点儿目瞪口呆究渐座。她一动不动地挺在靠椅上恼朱味,表情僵在脸上究渐座。米尔医生也愣住了恼朱味,他一动不动地站着究渐座。房间里一片寂静恼朱味,时间像是在这一刻停住了究渐座。

  这一瞬间恼朱味,鲍·威廉觉得自己反倒像是个外来的恼朱味,一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究渐座。

  “威廉!”露丝像是在哀求他究渐座。

  鲍·威廉没有理她恼朱味,此刻他根本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究渐座。他扣动扳机恼朱味,小手枪发出很小的声音恼朱味,准备站立的露丝随即又躺回了长椅恼朱味,仿佛一下子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恼朱味,直挺挺地躺在那里究渐座。鲍·威廉手里拿着枪恼朱味,毫无力气地站着恼朱味,枪口指着已经断了气的妻子恼朱味,眼神迷茫究渐座。

  不知僵持了多久恼朱味,凝重的气氛被打破了究渐座。窗外传来唧唧喳喳的鸟鸣恼朱味,街上响起了来来往往车辆的奔驰声究渐座。“你准备也杀死我吗?”米尔医生怯怯地问道恼朱味,他的手同时还继续系着扣子究渐座。

  威廉盯着他恼朱味,看了很长时间恼朱味,回答说:“不恼朱味,我不准备杀你究渐座。”此刻的威廉恼朱味,已经耗去了太多心神恼朱味,有点虚脱究渐座。他看起来疲惫极了恼朱味,似乎再没有精力去关心别的究渐座。

  米尔医生扣完扣子恼朱味,低头又看了一眼威廉夫人究渐座。他多年的行医经验告诉他恼朱味,露丝已经断气了究渐座。“我们有大麻烦了恼朱味,快离开这儿!”他带着一些恳求的语气恼朱味,对还在发呆的威廉说究渐座。

  米尔一边迅速地穿裤子和鞋恼朱味,一边接着说:“其实我很理解你究渐座。假如今天这事搁在我身上恼朱味,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干的究渐座。露丝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恼朱味,我想你比我清楚究渐座。否则恼朱味,你不会开枪打死她究渐座。而我只不过是碰巧跟她在一起了恼朱味,还摊上这种事恼朱味,运气真够差的!”

  鲍·威廉一时间陷入了困惑恼朱味,仅仅几分钟的时间恼朱味,他的生活被一声小小的枪响彻底改变了究渐座。

  米尔看出了他的困惑恼朱味,开始试图说服他:“发生了这种事恼朱味,对你和我来说都是一场灾难究渐座。你可能因此去坐牢究渐座。而我也会名誉扫地恼朱味,变得一无所有究渐座。我苦心经营的诊所恼朱味,有可能会因此破产究渐座。我妻子也可能会借机跟我离%晚%秋%红%叶%共%享%书%苑%婚恼朱味,并把我搜刮得干干净净恼朱味,你也知道恼朱味,像她那样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究渐座。”

  鲍·威廉认识米尔夫人恼朱味,一个精明强悍而又盛气凌人的女人究渐座。几次在交际场合见到她恼朱味,威廉夫妇都迫不及待地想要躲开究渐座。没有人能受得了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究渐座。只是看在钱财的份上恼朱味,米尔医生才一直忍着她究渐座。他自有打算恼朱味,如今目的已达到究渐座。米尔自己经营了一家诊所究渐座。在现实面前恼朱味,米尔医生总是显得很有智慧究渐座。

  “现在的状况对我非常不利恼朱味,”米尔看着威廉恼朱味,开始继续往下说恼朱味,“来这里出诊恼朱味,护士小姐是知道的究渐座。汽车停在外面快一个小时了恼朱味,若是警察调查起来恼朱味,我找不出不在场的证据究渐座。”他绑好鞋带恼朱味,站起身来究渐座。

  鲍·威廉打量着他说:“你有什么打算?”

  “我们得相互帮忙才行究渐座。”米尔医生笑了恼朱味,看起来像是已经胸有成竹究渐座。

  “或许我们可以布置一下恼朱味,让这一切变成一个意外恼朱味,看起来像是她自杀?你是医生恼朱味,这个对你来说应该不太困难究渐座。”威廉把枪装进口袋恼朱味,然后摘下眼镜恼朱味,心不在焉地用手帕擦拭究渐座。

  “她自己开枪的话恼朱味,子弹不可能从那个方向穿过胸膛恼朱味,这说不通究渐座。”米尔医生皱皱眉头说究渐座。他一只手托着下巴恼朱味,打量了一下房间的角角落落恼朱味,然后眼睛盯着窗外恼朱味,看起来若有所思究渐座。终于他开口了:“办法有了究渐座。”

  鲍·威廉渐渐缓过神来恼朱味,他静静地站着恼朱味,看了一眼倒在那里的露丝恼朱味,他一点都不为她难过究渐座。看着眼前的米尔恼朱味,他似乎已经没有了愤怒究渐座。露丝是一个行为极不检点的女人恼朱味,假如此刻的男人不是米尔医生恼朱味,现在和威廉站在卧室的恼朱味,也许就是另外一个人究渐座。现在恼朱味,鲍·威廉的心里只有一个强烈的欲望恼朱味,那就是活着究渐座。

  “我们干脆把这一切安排成意外恼朱味,一个突然降临的意外究渐座。这样会更有说服力究渐座。”米尔顿了一下恼朱味,指指窗户恼朱味,“瞧恼朱味,窗帘上的铁杆恼朱味,它也许能救我们的命究渐座。把它插进伤口恼朱味,看起来好像是她在卸窗帘时跌了下来恼朱味,被窗帘杆刺死了恼朱味,完全出自意外究渐座。”

  “你疯了?那子弹呢?”鲍·威廉问道究渐座。

  “这个不用担心恼朱味,我可以把它取出来究渐座。”米尔医生看看角落里的黑色医疗包恼朱味,回答他说究渐座。“窗帘杆的直径比子弹大得多恼朱味,要掩盖子弹进入的痕迹恼朱味,不成问题究渐座。”他耸耸肩恼朱味,“总之恼朱味,朋友恼朱味,我们得试试再说究渐座。”

  “听起来还是有点冒险究渐座。”鲍·威廉的语气里充满了犹豫究渐座。

  “要是检查得不仔细的话恼朱味,应该问题不大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她不会被仔细检查的究渐座。按照本州法律恼朱味,只要我打急救电话恼朱味,叫救护车送她去医院抢救恼朱味,在抽出铁杆救助无效时恼朱味,我就有权出具死亡证明恼朱味,说她是因意外受伤恼朱味,救治无效而死究渐座。这种意外每天都会发生恼朱味,数量太多恼朱味,根本没人去验尸究渐座。”米尔医生缓缓地说究渐座。

  鲍·威廉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那总得有见证人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会有两个恼朱味,你和我恼朱味,”米尔医生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恼朱味,继续说道恼朱味,“但为了使事情看起来更逼真费锐耕、更有说服力恼朱味,我们得想个说辞究渐座。我们就说恼朱味,是在上楼梯时恼朱味,听见她跌倒了恼朱味,发出了尖叫究渐座。我们匆匆上楼后恼朱味,就发现她已经躺在窗户边恼朱味,伤势很重究渐座。当时她还能动恼朱味,于是我们将她搬到躺椅上恼朱味,于是恼朱味,后面的一切也就发生了究渐座。”

  鲍·威廉重新戴上了眼镜恼朱味,看了一眼已经停止呼吸的妻子恼朱味,心中所有的怨恨似乎一下子消失了究渐座。此刻的那具尸体恼朱味,再与他无关恼朱味,而仅仅是一具百货公司里摆放的人体模型究渐座。他扶了扶眼镜问:“那么恼朱味,下面我们怎么做?”

  “你得先帮我把尸体搬到窗户边究渐座。然后恼朱味,帮我把医疗包拎过来究渐座。”米尔医生说究渐座。

  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恼朱味,他们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究渐座。露丝仰躺在窗户边恼朱味,一张椅子翻倒在她的身旁恼朱味,一根粗粗的窗帘杆插在她的胸口上恼朱味,那样子看起来恼朱味,可怕极了究渐座。米尔医生惊慌地在前厅挂着电话恼朱味,他神情凝重地吩咐护士小姐恼朱味,请她以最快速度去叫急救车究渐座。他演得很逼真恼朱味,好像一切都是真的究渐座。五分钟后恼朱味,警方赶到了究渐座。

  发生这种事恼朱味,例行检查自然是少不了的究渐座。这件案子是由一位名叫怀特的警探负责的恼朱味,他四十余岁恼朱味,但看来饱经风霜究渐座。他处理案子的方式似乎很呆板究渐座。

  案子进行得很顺利究渐座。鲍·威廉和米尔的供词一致究渐座。威廉夫人因患咳嗽恼朱味,米尔医生驾车前去应诊恼朱味,就在跟威廉先生一起上楼时恼朱味,房间里传来一记沉闷的声音和一声尖叫究渐座。听到声音他们飞快地赶到卧室恼朱味,威廉夫人已经危在旦夕恼朱味,她极为痛苦地说明了事情的缘由究渐座。米尔医生见状恼朱味,连忙打电话寻求急救恼朱味,可当救护车赶到时恼朱味,已经都太迟了究渐座。

  案情审问以后恼朱味,那位憔悴的探员安慰了鲍·威廉几句究渐座。案子就这样了结了究渐座。

  在露丝的葬礼上恼朱味,鲍·威廉表现得好极了究渐座。对此恼朱味,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恼朱味,他简直就是一个天才的演员究渐座。当然恼朱味,米尔医生也毫不逊色究渐座。很多人都在为露丝的死而难过恼朱味,可谁也不会怀疑到他们究渐座。

  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究渐座。鲍·威廉开始了正常的生活究渐座。他心安理得地继续在一家水泥公司做着他的副主任会计恼朱味,心中已经丝毫不再有悲伤和罪恶感究渐座。反而恼朱味,在有时候恼朱味,他还为自己能轻易地将这件事掩饰过去而暗自庆幸究渐座。

  就这样恼朱味,又平静地过去了一个月究渐座。鲍·威廉过上了一种全新的生活——一种没有憎恨的新生活究渐座。杀死露丝恼朱味,在他现在看来恼朱味,是个不错的主意究渐座。

  一个星期后恼朱味,米尔医生的出现改变了他的想法究渐座。米尔衣着鲜亮恼朱味,蓝色运动衫加上一条白色长裤恼朱味,外加脖子上系着的领结恼朱味,这种风格和他往常一样究渐座。尽管在威廉看来恼朱味,米尔这样的打扮不太符合他的身份恼朱味,但他也明白恼朱味,这身打扮着实让许多女人欣赏不已究渐座。米尔是一个到家出诊的医生恼朱味,他之所以到家出诊恼朱味,不仅仅是因为医术高明恼朱味,也因为他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究渐座。

  米尔医生接过威廉递给他的威士忌恼朱味,抿了一小口究渐座。接着他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恼朱味,直接说明了来意:“威廉恼朱味,我们又有麻烦了究渐座。”

  “麻烦?怎么会呢?”威廉眼镜后面的眉毛扬了起来究渐座。

  “是阿黛恼朱味,她起了疑心究渐座。她怀疑我和露丝有染究渐座。露丝平日里很懒恼朱味,很少做家务恼朱味,而且更不会自己去卸窗帘恼朱味,这个她很清楚究渐座。”米尔医生说究渐座。

  鲍·威廉坐直了身子恼朱味,给自己也来了一杯威士忌说:“那仅仅是怀疑恼朱味,没什么大不了的究渐座。”

  “问题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恼朱味,她想去报警究渐座。要真的那样恼朱味,警方肯定会重新插手此事究渐座。”米尔医生说着恼朱味,他看起来有些紧张究渐座。

  “我明白了究渐座。”威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恼朱味,顿时产生一阵恐惧恼朱味,这种恐惧一直在他脑海里滋生费锐耕、蔓延恼朱味,快要让他窒息究渐座。他吞了一大口酒说:“那我们该怎么做?”

  “以现在的情形恼朱味,我们只能做一件事究渐座。”米尔旋转着玻璃杯恼朱味,那只手一看就是刻意修剪过的究渐座。

  “你不会是要……哦恼朱味,不恼朱味,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妻子究渐座。”威廉诧异地说究渐座。

  “我说伙计恼朱味,别假装神圣了究渐座。现在可没那工夫恼朱味,还是想想该怎么解决我们的麻烦吧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当然恼朱味,可是凡事总得讲究个度吧究渐座。”鲍·威廉喝光杯中的酒说道究渐座。

  “一点儿都没错恼朱味,老朋友究渐座。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恼朱味,可我们必须这么做究渐座。”米尔医生把酒杯放在茶几上恼朱味,双手叠放到大腿上究渐座。

  “说吧恼朱味,你打算怎么办?”鲍·威廉问道究渐座。

  米尔医生说:“全都计划好了究渐座。阿黛会自杀恼朱味,她像是做那种事的人恼朱味,这一点你得承认究渐座。”

  “她为什么会自杀?动机是什么?”

  “是因为我恼朱味,这就是动机究渐座。大家都知道我有很多外遇恼朱味,而阿黛恼朱味,她实在忍受不了恼朱味,因为妒忌恼朱味,所以选择了自杀究渐座。”米尔医生愉快地说道究渐座。

  “动机是有了恼朱味,可细节怎么安排?”威廉问道究渐座。

  “这个我早就想好了究渐座。我准备用哥维芬把阿黛弄晕恼朱味,然后把她送到我们林子里的小屋去恼朱味,另外留一份用打字机打好的费锐耕、签了字的遗书在那儿恼朱味,然后打开瓦斯究渐座。而我自己则安排好不在现场的证明恼朱味,我的接待小姐玛格丽特已同意为我作证恼朱味,说我整夜都在她的公寓里究渐座。她多年来一直对我死心塌地究渐座。绝对是个坚定可靠的证人究渐座。”

  “嗯恼朱味,听起来确实很不错恼朱味,”鲍·威廉说道恼朱味,“那我需要做些什么?”

  “你只要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恼朱味,免得听到阿黛的死时恼朱味,摸不清楚状况一时说错了话究渐座。另外恼朱味,你也得准备一个不在场的证据恼朱味,防止出现什么状况究渐座。”

  “整个计划确实很周全恼朱味,可有一点恼朱味,我搞不明白恼朱味,你提到了签了字的遗书恼朱味,这个可不太好办究渐座。”

  “我早猜到你要说这个恼朱味,伙计究渐座。瞧究渐座。这个我已经拿到了究渐座。”米尔医生得意地把手伸进了外套口袋恼朱味,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成三层的空白打字纸恼朱味,打开之后恼朱味,展示给威廉看究渐座。

  威廉一惊恼朱味,看到在纸的末尾恼朱味,竟有阿黛的签名!

  “天哪恼朱味,这简直不可思议!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的?”威廉惊讶地问究渐座。

  “这个也许你还不大清楚吧恼朱味,阿黛是个酒鬼恼朱味,她的酒瘾很大究渐座。昨天晚饭后恼朱味,我在她的鸡尾酒里下了药恼朱味,然后把她骗进了书房究渐座。我拿出打印纸要她签字恼朱味,说是要申请保险究渐座。她相信了究渐座。也许现在她也不会记得自己到底都干了什么吧究渐座。”米尔医生看了一眼手中的白纸恼朱味,然后折叠好恼朱味,放回口袋恼朱味,一脸掩饰不住的得意究渐座。“对于一个医生来说恼朱味,做有些事情简直是轻而易举的究渐座。这签字看起来有些抖恼朱味,不过恼朱味,一个临死前的人恼朱味,手总有那么一点发抖究渐座。”

  “这个当然究渐座。”威廉说道究渐座。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恼朱味,我现在就可以保证究渐座。但我们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究渐座。你一定得拿出那天不在现场的证据究渐座。跟朋友一起去吃饭恼朱味,或者到你熟悉的地方去恼朱味,总之得有人能记得你究渐座。”米尔医生说究渐座。

  “这好办究渐座。”威廉耸耸肩究渐座。

  米尔医生站起身来恼朱味,他穿过客厅恼朱味,向前门走去究渐座。鲍·威廉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究渐座。“放轻松一点儿恼朱味,伙计!什么都不用挂念恼朱味,很快就会过去的!”米尔拍拍威廉的肩膀安慰道究渐座。“这我可做不到恼朱味,不过等事情了结了恼朱味,我就轻松了究渐座。”威廉回答说究渐座。

  米尔医生边打开大门恼朱味,边说:“就在星期四晚上恼朱味,过了这天恼朱味,我们就可以解脱了究渐座。”

  鲍·威廉站在门口恼朱味,他一直目送着米尔走下人行道恼朱味,走到他的敞篷车前恼朱味,直到米尔上了车恼朱味,发动引擎恼朱味,把车开进拥挤的车流里恼朱味,他这才收回了视线究渐座。

  周四到了恼朱味,因为有心事恼朱味,鲍·威廉一整天都无法安心工作究渐座。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钟恼朱味,鲍·威廉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究渐座。一听到电话铃声恼朱味,威廉的整颗心立马揪了起来究渐座。电话是米尔医生打来的恼朱味,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很有可能是出了什么乱子究渐座。

  事情正如威廉所担心的究渐座。“该死!我遇到了一些麻烦恼朱味,需要你来帮忙究渐座。”医生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究渐座。“究竟出了什么事?”威廉的手紧紧地握着话筒恼朱味,急切地问道究渐座。“伙计恼朱味,没有我俩办不成的事恼朱味,可这个没法子在电话里说究渐座。”

  “你在哪儿打的电话?”

  “木屋附近恼朱味,一个公用电话亭恼朱味,我需要你尽快来木屋帮忙究渐座。”

  鲍·威廉顿觉头皮一阵发麻恼朱味,他很想拒绝恼朱味,整个事情的演变让他厌烦极了究渐座。可毕竟他已经牵扯进去了恼朱味,容不得抽身究渐座。

  “威廉恼朱味,你在吗?”

  “是的恼朱味,米尔恼朱味,我在这儿恼朱味,去木屋的路怎么走?”

  那个木屋的位置隐蔽极了究渐座。鲍·威廉在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汽车之后恼朱味,才隐隐约约看到它究渐座。他小心地将车驶进一条通往木屋的狭窄小路究渐座。抵达后恼朱味,他把车的火熄了恼朱味,稍稍休息了一下究渐座。

  木屋很小恼朱味,甚至比他想象的还要小恼朱味,屋外被漆成淡淡的灰色究渐座。屋子的周围是一片密集的树林究渐座。米尔医生的敞篷车背对木屋恼朱味,停靠在一个烤肉用的小石坑边恼朱味,看上去像随时要逃走的样子究渐座。

  看到这些恼朱味,鲍·威廉不得不承认恼朱味,米尔医生是一个极为谨慎周到的人究渐座。他从汽车里走出来恼朱味,踏上木制的台阶恼朱味,轻轻地敲了敲木屋的门究渐座。米尔医生打开门恼朱味,面带微笑地把他让进屋里究渐座。

  鲍·威廉进了木屋才发现恼朱味,米尔医生的双手正套着肉色的手术用手套究渐座。米尔夫人则坐在一张皮制的扶手椅上恼朱味,两眼安详地闭着究渐座。她已经被哥维芬麻醉了恼朱味,鲍·威廉猜想究渐座。接着他开始环顾四周恼朱味,打量起这间屋子来究渐座。屋里有一个石砌的壁炉恼朱味,在它的四周各有一面镜子恼朱味,遗书就贴在其中的一面镜子上面究渐座。“你说你遇到了麻烦……”并没有发现异常的威廉不解地问道究渐座。“困难已经解决了恼朱味,伙计!”米尔医生看着他恼朱味,脸上依然挂着笑究渐座。“那她会昏迷多久?”鲍·威廉指着米尔夫人接着问道究渐座。

  “她永远醒不过来了恼朱味,来恼朱味,伙计恼朱味,看看这个究渐座。”米尔说究渐座。

  鲍·威廉走到椅子的另一边恼朱味,顺着米尔手指的方向恼朱味,他看见米尔夫人的太阳穴上有一个形状整齐的小洞恼朱味,黑黑的恼朱味,周边全沾上了血渍究渐座。“你为什么这么对她?”鲍·威廉移开了他的视线恼朱味,那场景实在惨不忍睹究渐座。

  “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究渐座。”

  “那也不必用……”鲍·威廉的话突然停了恼朱味,因为他看见米尔医生手里正握着一把小手枪究渐座。

  “我想我需要解释一下恼朱味,你知道的恼朱味,阿黛应该是自杀恼朱味,可那子弹口周围有烧过的痕迹恼朱味,这一点肯定会引起警方怀疑的究渐座。”

  “自杀?为什么要自杀?”鲍·威廉说究渐座。米尔医生仍微笑着恼朱味,回答道:“因为她没办法离开你究渐座。”听到这个恼朱味,鲍·威廉惊骇得目瞪口呆究渐座。

  “我相信恼朱味,她肯定很后悔杀死了你究渐座。你知道恼朱味,伙计恼朱味,你们是一起开车来这里的究渐座。这儿是你们的爱巢恼朱味,这一点你可得记住了究渐座。阿黛的遗书恼朱味,是用你家的打印机打印出来的究渐座。现在就贴在那面镜子上究渐座。”米尔医生继续自说自话究渐座。

  鲍·威廉颤巍巍地走到镜子跟前究渐座。遗书上是这样写的:“我发誓恼朱味,我要和威廉永远在一起恼朱味,不论是生是死恼朱味,都永远不离不弃究渐座。”

  米尔医生抬起胳膊恼朱味,晃了晃手里的钥匙说:“这是你家前门的钥匙恼朱味,露丝生前给我的究渐座。就在你出去做不在场的证明时恼朱味,我用这个进入了你家究渐座。那张有阿黛签名的打印纸就是在那时被打上她的遗书的究渐座。”

  他把钥匙在手里转动了几下恼朱味,又放进口袋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一会儿恼朱味,我会把这个放到阿黛的口袋里究渐座。”米尔的声音里充满了得意究渐座。

  “你这样良心尽失恼朱味,迟早会遭报应的究渐座。”威廉的声音明显地提高了八度究渐座。

  此刻的米尔恼朱味,整个人已经被兴奋占据了究渐座。他根本不去理会其他究渐座。“来吧恼朱味,让我们重新把这个故事组合一下恼朱味,事情是这样的:几分钟前恼朱味,阿黛用枪打死了你恼朱味,她写好遗书贴在镜子上后恼朱味,又举枪自杀究渐座。我猜原因可能是恼朱味,你要和她分手恼朱味,或者是你不同意跟她结婚究渐座。这个我可以理解恼朱味,我想别人也能理解究渐座。这一个多月来恼朱味,我一直在散布你和阿黛的谣言究渐座。”

  “胡说八道!那完全是胡说八道!”鲍·威廉几乎是在咆哮究渐座。

  米尔医生摇了摇头恼朱味,像是在同情恼朱味,又似乎是在嘲笑:“没用的究渐座。你的汽车费锐耕、你家的钥匙恼朱味,这些都是铁的证据究渐座。妻子死后你的孤寂恼朱味,我的经常不回家恼朱味,阿黛的彻底死心恼朱味,还有我散布的谣言……这一切看起来完美极了恼朱味,简直是天衣无缝恼朱味,不是吗?”

  鲍·威廉再也没有机会去回答了究渐座。米尔医生用戴手套的手指恼朱味,朝他开了枪究渐座。鲍·威廉的身体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恼朱味,他能看见的最后一幕恼朱味,是米尔医生把手枪放进阿黛的手中恼朱味,再往后的恼朱味,他不会再看到了恼朱味,永远也看不到了究渐座。

  鲍·威廉和阿黛的死讯很快就被传开了究渐座。米尔表现得很大度究渐座。他跟一些朋友说恼朱味,阿黛和鲍·威廉的事他早就有所耳闻恼朱味,但是妻子的死恼朱味,他还是很难过究渐座。另外恼朱味,由于接待小姐玛格丽特的作证——医生在出事的那天晚上整晚待在她的公寓里恼朱味,使他跟阿黛的死亡撇清了关系恼朱味,因为他有强力的不在场的证据究渐座。米尔医生平日的拈花惹草加之玛格丽特的供认不讳恼朱味,使这一切怎么看怎么顺理成章究渐座。总之恼朱味,一切都圆满地进行着究渐座。

  可麻烦似乎很喜欢米尔究渐座。没得意多久恼朱味,接待小姐玛格丽特抛给米尔一个新的难题:她想要人财两收——分得米尔一半的财产恼朱味,并跟他结婚究渐座。

  这回恼朱味,米尔医生可得动一番脑筋了究渐座。

Tags: 手枪 灾难

本文网址:/zhentan/15288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