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连环结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分部来了一位新主任恼朱味,刚来的时候恼朱味,爱德华很郑重其事恼朱味,他亲自从公司总部莅临恼朱味,为我们介绍究渐座。他对这位名叫查理的新主任评价很高恼朱味,他说我们幸运极了恼朱味,因为我们将会有一位合格的费锐耕、能力很强的领头人究渐座。爱德华并没有仔细地列举查理合格的条件恼朱味,因为据我所知恼朱味,查理以往负责的是业务恼朱味,这似乎跟我们部门从事的会计没多大关系究渐座。也许我有点苛刻恼朱味,可是恼朱味,就目前我的处境来看恼朱味,这种想法也完全合乎情理究渐座。在会计部恼朱味,我也算是元老了究渐座。在这儿恼朱味,我已经工作了二十多年恼朱味,最近的八年恼朱味,我一直是部门的第二负责人究渐座。

  介绍程序结束后恼朱味,其他人都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工作究渐座。爱德华碰了一下我的手臂说:“艾伦恼朱味,你过来一下恼朱味,我想恼朱味,应该有必要恼朱味,私下里介绍一下究渐座。”他又转身看着查理恼朱味,“他就是艾伦恼朱味,之前我跟你提起过究渐座。”

  查理点头示意恼朱味,眼光停留在我身上恼朱味,上下打量着究渐座。他看起来比爱德华矮一些恼朱味,高矮应该跟我差不多究渐座。年纪大约也和我相仿恼朱味,但他的外表让你很难判断出他的准确年龄究渐座。在他脸上看不出皱纹恼朱味,皮肤是褐色的恼朱味,那是一种在太阳下待上很久才有的颜色究渐座。

  “托马斯在职时恼朱味,一直是艾伦配合他的工作究渐座。在他退休的这段时间恼朱味,艾伦独立地撑着这个摊子恼朱味,快六七个月吧?现在好了恼朱味,我想他现在应该很乐意卸下这个担子究渐座。”爱德华继续说究渐座。

  查理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恼朱味,看来带有一点讽刺恼朱味,说:“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究渐座。”说完他挂在脸颊上的笑容不见了恼朱味,“好了恼朱味,艾伦恼朱味,很高兴见到你恼朱味,回头我们再好好聊聊究渐座。”

  “好的恼朱味,主任究渐座。”我知道那是一道逐客令恼朱味,于是识时务地转身离开究渐座。

  在穿越办公室回办公桌的路上恼朱味,很多双眼睛一直跟随着我恼朱味,我能感觉得出来恼朱味,可我不想理会这些究渐座。

  汤姆悠悠地走了过来恼朱味,他身材瘦长恼朱味,职位略低于我究渐座。

  “艾伦恼朱味,这不公平恼朱味,这是在忽略你究渐座。”他说究渐座。

  我的脸拉得很长恼朱味,感觉不自在极了究渐座。“或许是这样究渐座。”我艰难地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一句话恼朱味,“不过恼朱味,现在的事情不太好说恼朱味,这种事很常见究渐座。还好恼朱味,我并没有太在意那个位子究渐座。”

  说实话恼朱味,最初恼朱味,我的确没有去在意过究渐座。托马斯退休时跟我提过恼朱味,他曾向上推荐过恼朱味,让我接替他的职位究渐座。可总部没有同意究渐座。他们想找一个新人恼朱味,想让公司充满新鲜的血液究渐座。尽管他的意思表达得不是很完整恼朱味,可我听明白了究渐座。

  而我也接受了现实究渐座。几个月过去了恼朱味,那个职位一直空着究渐座。很显然恼朱味,总部还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究渐座。出现了这种情况恼朱味,希望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究渐座。时间一长恼朱味,这种希望就在心里不断滋长究渐座。渐渐地我开始告诉自己恼朱味,那个职位最后会是我的究渐座。可是恼朱味,结果很让人失望究渐座。

  “你能这样想就好恼朱味,我只想让你明白我的感受恼朱味,”汤姆说恼朱味,“其实不仅仅是我恼朱味,很多人都这么想恼朱味,觉得这样安排对你很不公平究渐座。”

  也许真是那样究渐座。可我也知道恼朱味,有人会很高兴看到这个究渐座。比如莎莉究渐座。

  莎莉的工作是负责打字和抄写恼朱味,在两个同样职位的小姐里恼朱味,她年龄稍小一些究渐座。在部门里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究渐座。我曾经批评过她几次究渐座。因为她喜欢在上班时间占着电话聊天恼朱味,还有恼朱味,她的裙子穿得太短究渐座。

  查理上任不足三个星期恼朱味,莎莉就被调去做他的私人秘书恼朱味,并且增加了薪水究渐座。

  我不想再提自己的坏运气究渐座。可查理的草率决定恼朱味,让我觉得实在不妥究渐座。作为一名有些资历的老员工恼朱味,我有责任向查理提出这些究渐座。因为在部门里还有一位能力和资历都比莎莉出色的小姐究渐座。

  查理很不以为然恼朱味,他听完后恼朱味,耸耸肩说:“在这儿恼朱味,有资历恼朱味,倚老卖老的人太多了究渐座。”

  这其实是一种预兆恼朱味,被整的时候就要来了究渐座。

  只是我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究渐座。第二次被叫进他办公室的时候恼朱味,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究渐座。

  “艾伦恼朱味,你怎么还在批阅传票?”他问道恼朱味,说话的口吻就像是对着一个犯了错误的学生恼朱味,一边说恼朱味,一边敲着桌前的传票恼朱味,“这难道不应该是我的工作吗?”

  “噢恼朱味,从程序上说恼朱味,是应该这样恼朱味,可您的前任交代过恼朱味,像这样的琐事就不必去麻烦他恼朱味,所以这些事就一直是我代办的恼朱味,我以为您也会这样处理究渐座。”

  “哦恼朱味,是这样究渐座。”查理说究渐座。稍事停顿恼朱味,他拿起传票恼朱味,查看格式恼朱味,“那上星期恼朱味,你大概批准多少传票?”

  “不知道恼朱味,”我耸耸肩恼朱味,“没有仔细统计过究渐座。它们来自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部门究渐座。平均一个星期有二三十件究渐座。”

  “哦恼朱味,”查理听完恼朱味,用手敲敲桌上的传票恼朱味,身子往后挪了挪恼朱味,靠在椅背上究渐座。“那好恼朱味,”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粗率恼朱味,“我们来看看恼朱味,能否从混乱里整理出一个思路来究渐座。可以让莎莉负责恼朱味,由她收集保管一周的传票恼朱味,到星期五恼朱味,一起送给我批阅究渐座。”

  “那样做的话恼朱味,付款时间就会往后推很久究渐座。”我说究渐座。

  “也不会太久恼朱味,这样我们可以有一个很好的习惯恼朱味,会随时很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就按你的意思做究渐座。”我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恼朱味,顺便把这个决定转达给莎莉究渐座。

  话虽然是那么说恼朱味,可他们是不会按查理的话照办的究渐座。一周过去了恼朱味,我又被叫进了办公室究渐座。他的办公桌上整齐地放了一叠传票究渐座。

  “艾伦恼朱味,能告诉这些传票是怎么回事吗?它们都被退回来了恼朱味,上面还盖有‘恕难办理’的章印究渐座。”这一次恼朱味,他的语气听起来随和多了究渐座。

  我拿起传票恼朱味,有意识地慢慢翻阅究渐座。其实不用看恼朱味,我也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究渐座。“是这么回事恼朱味,”我看着传票说恼朱味,“一些必要的号码小姐们给漏加了究渐座。她们经常疏忽这个恼朱味,总得我来提醒究渐座。”

  “噢恼朱味,那好恼朱味,”查理说恼朱味,“既然你知道这个恼朱味,为什么不提醒她们恼朱味,等她们做好再送来给我?”

  “可我连个传票的影子都没见着恼朱味,我以为恼朱味,你是要直接批阅究渐座。”我辩解说究渐座。

  “我说艾伦恼朱味,我要求这样恼朱味,是想建立一个监督系统恼朱味,可你总不能指望我去检查传票的每一个细节恼朱味,至少一开始我并不了解这些究渐座。”查理说究渐座。

  我心想恼朱味,他说得很对恼朱味,你的确是不了解究渐座。但我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恼朱味,一言不发究渐座。

  “艾伦恼朱味,”查理继续说下去恼朱味,“你的任务是恼朱味,配合我一起把工作做好恼朱味,使工作更加合理有序究渐座。可你的行为却是在拖我的后腿究渐座。你不仅耍这样的花招恼朱味,而且还企图挑拨我和同事的关系究渐座。”

  “没有的事究渐座。”

  “对不起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我认为恼朱味,你完全有理由做出那样的事究渐座。”查理冷冷地说究渐座。

  “你要是执意这么认为恼朱味,那我也没有办法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有苦衷的可不只是你一个究渐座。我也有究渐座。六个月了恼朱味,我一直都做着两份工作究渐座。可我又得到了什么?就连奖金或加薪也是只字不提究渐座。”我回击他说究渐座。

  “这个应该由总部来决定究渐座。”查理用严肃的表情看着我说究渐座。

  “可这得有人告诉他们才行!”我说究渐座。说完这些我开始恨自己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我的确是很想坐上分部主任的位子恼朱味,而且恼朱味,我也很需要钱究渐座。

  “我可保证不了这个究渐座。有些话也许我本来不该说的恼朱味,”查理说恼朱味,“不过恼朱味,你仔细想想恼朱味,这么长的时间恼朱味,这个职位一直空着恼朱味,你有很多机会去争取恼朱味,可你没有究渐座。所以恼朱味,艾伦恼朱味,即便我去推荐你恼朱味,也未必有用究渐座。事实上恼朱味,我想说的是恼朱味,也许你应该考虑提前退休究渐座。”他身子向后靠了靠恼朱味,倚在旋转椅背上恼朱味,抱着臂恼朱味,很认真地补充道恼朱味,“这个意见你最好慎重考虑恼朱味,并且照办究渐座。”

  “好的恼朱味,主任恼朱味,我会考虑究渐座。”我说究渐座。

  坐到办公桌前恼朱味,我用手握住桌子上的记事簿恼朱味,一时间怔住了究渐座。一连串发生的事恼朱味,让我有些茫然究渐座。总部的意思是让我不要阻碍查理的工作恼朱味,而我已经认清了现实恼朱味,早就不再奢望主任的位置了究渐座。至于传票的那件事恼朱味,我也只不过是按照他的意思恼朱味,不去插手究渐座。

  查理的话恼朱味,我一直放在心上究渐座。我总是不大相信究渐座。也许恼朱味,一直空缺职位只是在考验我的能力的说法恼朱味,只是一个借口究渐座。现在恼朱味,能争取一点实实在在的东西才是明智的选择究渐座。或许我可以直接越过查理去找爱德华恼朱味,要求他补偿本该属于我的奖赏究渐座。

  可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恼朱味,爱德华总是给主任充分授权恼朱味,对他们的工作毫不干涉究渐座。

  就在我看着双手发呆时恼朱味,莎莉拿了一叠被退回的传票走了过来究渐座。“主任让你把号码编上恼朱味,一会儿我得送去重办究渐座。”她顿了一下恼朱味,补充说恼朱味,“他让我转告你恼朱味,要负责办好恼朱味,不能再打回票究渐座。”

  我叹了口气说:“好恼朱味,放那儿吧究渐座。”

  继续坐了一两分钟后恼朱味,我拿着圆珠笔恼朱味,机械地在传票上写着编码究渐座。

  在书写编码的同时恼朱味,我的眼睛扫见了查理签在“核准栏”里的名字究渐座。

  他的签名有些潦草恼朱味,那些字母恼朱味,差点让人认不清到底是什么究渐座。和许多大人物的签名一样恼朱味,他这样的签名只是一种形式恼朱味,一个身份的象征究渐座。从他上任以来恼朱味,我多次见过他的签名究渐座。直到今天我竟发现恼朱味,要想模仿他的签名恼朱味,也并不是一件难事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我推开那些写着编码的传票恼朱味,抽出一张便笺恼朱味,开始照着签名栏里的笔迹恼朱味,比葫芦画瓢究渐座。最初的几个仿得很离谱恼朱味,但过了几分钟后恼朱味,我已经学得有模有样了究渐座。照这样的情况恼朱味,经过一番练习后恼朱味,要想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也不是没有可能究渐座。

  我把便笺揉成一团恼朱味,投进废纸篓里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一个筹钱的计划恼朱味,已经在脑子里基本成形了究渐座。只要做好准备工作恼朱味,计划就可以实施了究渐座。

  可准备工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恼朱味,必须面面俱到才行究渐座。而现在恼朱味,我能做的只是把这些传票做完恼朱味,然后送给莎莉究渐座。传票送过去的时候恼朱味,莎莉看都不看一眼恼朱味,直接把它们塞进信封里了究渐座。

  我清了清嗓子说:“从下一次起恼朱味,传票拿过来后恼朱味,先交到我那儿恼朱味,主任查阅完后恼朱味,我再看一次究渐座。”

  她有点不解恼朱味,问道:“主任核查之后?”

  我点点头究渐座。等着她继续问些什么究渐座。

  我必须得再看一遍究渐座。因为一经主任核查恼朱味,就只剩下装订归档了究渐座。不会再有什么变故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情况我就可以控制究渐座。

  我说:“就个人责任而言恼朱味,我有权再过目一下究渐座。”这样的说法是有点自命不凡恼朱味,可那全是为了方便获得利益究渐座。

  莎莉轻蔑地看看我恼朱味,然后耸耸肩恼朱味,她接受了我的理由究渐座。

  到目前恼朱味,一切都在照着我的计划顺利进行究渐座。

  即使这样恼朱味,我还是得小心行事究渐座。很显然恼朱味,我不可能在传票上填我的名字恼朱味,更不能把传票寄回家究渐座。趁着别人去吃中午饭的时候恼朱味,我开始设立一家名叫极好日用品的公司恼朱味,当然恼朱味,这家公司是根本不存在的究渐座。设立公司其实简单极了究渐座。我租用了一个邮箱作为通信地址恼朱味,就完成了手续究渐座。然后恼朱味,我去开了一个新的银行户头恼朱味,并在银行的档案里存了一张签名卡究渐座。

  一切安排完毕后恼朱味,比平常迟到了几分钟返回公司究渐座。经过一下午中规中矩的工作恼朱味,终于下班了究渐座。我拿着已经夹好空白传票的报纸恼朱味,回家去了究渐座。

  那个晚上恼朱味,我一直在练习主任的签名究渐座。所有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究渐座。签名在圆珠笔尖下轻松地费锐耕、惟妙惟肖地写了出来究渐座。写好签名后恼朱味,我用家里的老爷打字机恼朱味,把一张空白传票打成了一张金额为一百九十六元五角的支付传票究渐座。这个数目恼朱味,不算太大恼朱味,也不算太小恼朱味,没有人会去怀疑这个究渐座。

  我复查了传票上每一个项目恼朱味,确保没有疏忽费锐耕、遗漏究渐座。

  在确认无误后恼朱味,我拿起笔比画了一会儿恼朱味,然后在“核准栏”里漂亮地签上了查理的名字究渐座。我把自己模仿的和查理的真迹拿起来比较恼朱味,非常仔细地对照恼朱味,但却看不出什么分别究渐座。我收好传票恼朱味,锁进书桌恼朱味,然后得意扬扬地睡觉去了究渐座。

  星期五下午恼朱味,莎莉拿了一大叠传票放在我桌上究渐座。这些传票主任已经核查完恼朱味,并且签过字了究渐座。拿来的时候莎莉没有说话恼朱味,可她脸上的表情已经透露出了她的真实想法究渐座。她肯定认为我有些婆婆妈妈的究渐座。可她知道什么呢?

  我一张一张地翻看着传票恼朱味,佯装重新检查的样子究渐座。在瞅准了没什么人注意的当儿恼朱味,顺势把假传票混进其中究渐座。为了保证安全恼朱味,又等了五六分钟恼朱味,我才给给莎莉送过去究渐座。

  “全部都没有问题究渐座。”我说究渐座。

  “那就好!”她说着恼朱味,毫不在意地将传票搁在一旁究渐座。

  我有点紧张起来究渐座。我原以为恼朱味,她会立即把这些传票装进信封封存起来究渐座。一经封存就安全了恼朱味,就不会再有闲人翻看了究渐座。

  “还有别的事吗?”莎莉见我有些发愣地站着恼朱味,问道究渐座。

  “哦恼朱味,没有了究渐座。”我说着恼朱味,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恼朱味,可眼睛却一直不听使唤恼朱味,总停留在费锐耕、暴露在那张传票上不肯回来究渐座。

  我忐忑极了恼朱味,真想找个借口把传票重新弄回来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公司的传递人员进来了究渐座。莎莉很快地把传票装进一只信封恼朱味,交到传递员手里究渐座。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究渐座。可那份轻松是暂时的究渐座。

  虽然在公司已经很多年了恼朱味,可我并不清楚恼朱味,从传票核准恼朱味,送到总部恼朱味,到支票开好恼朱味,寄出恼朱味,究竟需要多长时间究渐座。

  接连下来的两周时间恼朱味,我总是坐立不安恼朱味,每天带着希望夹杂畏惧的心情去邮局查看究渐座。

  终于等来了!邮箱里放着一个薄薄的棕色信封恼朱味,上面写着“极好日用品公司”究渐座。是的恼朱味,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我弄来钱了!

  拿到了钱后恼朱味,我的内心一直被两种想法占据着:一种是只要把欠款还清恼朱味,我就立即收手;另一种是恼朱味,如果一切都很顺利恼朱味,为什么要歇手呢?

  最终恼朱味,我被后者说服了恼朱味,一直不停地做着手脚恼朱味,用假传票从公司捞钱恼朱味,直到被发现的那天究渐座。

  一进查理的办公室恼朱味,我就后悔了究渐座。查理拿出一叠传票恼朱味,亮在我面前究渐座。一直以为自己很高明恼朱味,其实真的是愚蠢透了究渐座。

  “艾伦恼朱味,我不明白恼朱味,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即使莎莉没有发现你做的手脚恼朱味,核对账号也早晚会查出来的究渐座。”

  我有些听不明白恼朱味,“核对什么账号?我没听说过究渐座。”

  “你当然没有听说恼朱味,”查理说恼朱味,“目前只有我和莎莉知道恼朱味,以你的背景和资历一定明白恼朱味,公司不会任由费用莫名其妙地多出来的究渐座。”

  当时恼朱味,我被吓傻了究渐座。连他话中的真正用意恼朱味,都没领悟出来究渐座。

  他充满厌烦地看了看我究渐座。“你看起来没有听明白?”他显然对我的愚钝有些失望恼朱味,摇摇头恼朱味,“说实话恼朱味,公司这些年来是有些亏欠你恼朱味,所以恼朱味,我并不想把事闹得太大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你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恼朱味,希望你能把那些款目尽快补齐究渐座。若是账目没什么问题的话恼朱味,公司就既往不咎究渐座。

  “谢谢你究渐座。”我有些木讷地站了起来恼朱味,然后慢吞吞地离开究渐座。

  “艾伦恼朱味,”查理叫住我说恼朱味,“你也不用担心恼朱味,你不来上班的问题恼朱味,我会替你解释的恼朱味,就说你去度假了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办公室钥匙恼朱味,你得留给莎莉究渐座。”我点头恼朱味,退出去究渐座。

  莎莉接过钥匙恼朱味,一脸严肃地说:“说实话恼朱味,我有些难过恼朱味,可我确实没有办法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这个我知道究渐座。”我回答她究渐座。

  我转身离开了究渐座。在这个时候恼朱味,好好把握这一周的时间恼朱味,才是最重要的究渐座。

  可一周的时间恼朱味,显然是不够的究渐座。要想在一周的时间里筹齐这么一大笔钱恼朱味,可不容易究渐座。也许我只能争取延期究渐座。带着这个希望恼朱味,我在期限到来的前一个晚上去敲查理家的门究渐座。

  他家位于市郊一条安静街道的末端恼朱味,我站在门外恼朱味,冷得直哆嗦究渐座。

  门铃在里面响了起来恼朱味,可没有人答应究渐座。屋里静悄俏的究渐座。也许家里没人究渐座。可我等不了恼朱味,我的期限就要到了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不死心地又按了一遍门铃究渐座。门突然打开了恼朱味,查理发现了我恼朱味,眼睛瞪得很大恼朱味,“天哪恼朱味,怎么是你恼朱味,艾伦恼朱味,你怎么来这儿了?”

  “我想跟你单独谈谈恼朱味,可去办公室不太方便究渐座。”

  他扭头看看屋里恼朱味,犹豫了一下究渐座。就在我以为他会拒绝我时恼朱味,他耸耸肩恼朱味,让出位置恼朱味,请我进屋去了究渐座。

  “你看恼朱味,也没怎么收拾恼朱味,家里很乱恼朱味,”他一边大声说着恼朱味,一边领我走进过道恼朱味,“我太太去她妹妹那儿了恼朱味,这十几天来恼朱味,我一直一个人在家究渐座。”

  走道的尽头是一扇门恼朱味,他打开门恼朱味,我才发现是一间装修得很不错的书房究渐座。房间里面有一个壁炉恼朱味,是用石头砌成的究渐座。壁炉里一根烧着瓦斯的圆柱型燃管恼朱味,正燃着火焰究渐座。屋里暖烘烘的究渐座。在壁炉的左侧是一扇门恼朱味,通向屋子里面恼朱味,门半掩着究渐座。

  茶几上的两只玻璃杯吸引了我的视线恼朱味,它们并排放在那儿恼朱味,杯里的水都只剩一半了究渐座。在一只杯口上印有一个口红唇印恼朱味,这大概就是查理迟不应门和担心的原因吧!

  屋里有一个女人恼朱味,可并不是他的太太!

  查理注意到我的异常恼朱味,皱了皱眉头说:“艾伦恼朱味,你想说什么?可以开始了究渐座。”

  “钱还没有凑齐恼朱味,我还需要一点时间究渐座。再给我一个星期究渐座。”我说究渐座。

  “这恐怕不行恼朱味,如果你没有钱恼朱味,再给多久也没用究渐座。”查理摇摇头说究渐座。

  “会有的恼朱味,相信我恼朱味,”我急忙继续补充说恼朱味,“我还有一些产业恼朱味,买主都已经找好了恼朱味,他正在筹钱究渐座。”

  这全是谎话究渐座。可不管怎么说恼朱味,能多拖延一天是一天吧究渐座。在这段时间里恼朱味,也许还能有什么转机究渐座。我或许能发现查理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恼朱味,然后拿这个威胁他不去揭发我究渐座。

  查理把手伸进胸前的口袋恼朱味,从里面掏出一支雪茄究渐座。他用指缝夹起雪茄恼朱味,抬起手臂恼朱味,悠悠地问:“可以筹到多少?”

  “六千恼朱味,”我急忙回答他说恼朱味,“这是还公司的恼朱味,再留一点……”

  “留什么?”查理把我的话打断恼朱味,接着说恼朱味,“六千?那只是你盗取款额的十分之一究渐座。”

  “怎么可能?极好公司的传票加起来也就三千多一点究渐座。”我争辩道究渐座。

  “‘极好’确实是那个数目恼朱味,但是恼朱味,还有别的究渐座。算上你伪造的‘康白公司’费锐耕、‘丁大公司’和其他许多假公司的钱恼朱味,大约一共是七万五千元究渐座。”

  听完这些恼朱味,我目瞪口呆恼朱味,过了很久反应过来恼朱味,“不是这样的!”声音听起来明显有些底气不足恼朱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恼朱味,那些公司我连听都没听说过究渐座。”

  “没用的恼朱味,艾伦恼朱味,没人会相信这个的究渐座。”查理说究渐座。

  是啊!我盗用的数目并不是很大恼朱味,没有人会注意这个的!

  因为知道这个恼朱味,所以我一直做很小的数目究渐座。

  明白了一切后恼朱味,我说:“你不用再这么小心翼翼地装下去了恼朱味,我全都明白了究渐座。因为你想找一个替罪羊恼朱味,所以你会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恼朱味,让我去筹钱究渐座。你以为恼朱味,我因为筹不到钱恼朱味,就会逃走究渐座。那样的话恼朱味,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编排我了究渐座。可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究渐座。我要告发你恼朱味,我让所有人都知道事实的真相究渐座。”

  “够了!”查理凶狠地叫恼朱味,“真不知道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明明是自己还不起那笔钱恼朱味,还想来诬陷我恼朱味,把我也牵扯进去究渐座。我跟你说恼朱味,你这么说一点好处都没有究渐座。这么做把我对你那点同情都抹杀了究渐座。”

  他拿着雪茄的手一顿恼朱味,做一个强调的手势说:“刚才恼朱味,你说你能在一周里筹到六千块恼朱味,那太好了恼朱味,你可以把那钱留着恼朱味,正好够请个律师的费用究渐座。”话音刚落恼朱味,他一个转身恼朱味,将雪茄送进嘴里叼着恼朱味,接着取出火柴从壁炉引火究渐座。

  听完这话恼朱味,我完全失控了!随手抓起一只沉重的玻璃烟缸砸向他的后脑勺究渐座。

  查理身体前倾恼朱味,一下子碰到壁炉上恼朱味,然后顺着壁炉倒下来恼朱味,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究渐座。

  看到倒在地上的查理恼朱味,一时间恼朱味,我怔住了究渐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究渐座。愣了一会儿恼朱味,我恢复了一点理智究渐座。弯下腰恼朱味,把他拉离壁炉究渐座。我下意识地检查他的心跳究渐座。可我的手并没有感觉到跳动究渐座。查理死了!我竟失手杀死了他!我紧张极了恼朱味,在慌乱里带着恐惧的心情恼朱味,转身逃走究渐座。

  我一路疯狂地驾驶着汽车恼朱味,直到返回公寓究渐座。我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到家的究渐座。我只记得恼朱味,那时恼朱味,我站在公寓门后边恼朱味,深深地吸了口气恼朱味,接着又长出了一口气恼朱味,开始绞尽脑汁地思考对策究渐座。

  可到最后恼朱味,我什么也没想出来恼朱味,好像什么都行不通了究渐座。因为有目击证人!就算我没有留下指纹恼朱味,可在查理房间里藏着的那个女人恼朱味,肯定会发现这一切的究渐座。她一定听到了我们的争吵恼朱味,也许她甚至看到了我的长相究渐座。她肯定会指认我的究渐座。这次恼朱味,我是真的逃不掉了究渐座。也许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究渐座。

  连外套也没顾得上脱恼朱味,我径直进了浴室究渐座。走到放着安眠药片的药柜前究渐座。打开柜门恼朱味,我取出了药究渐座。药还是满的究渐座。我从中取出两片恼朱味,倒在手里恼朱味,拿一杯水把药顺了下去究渐座。接着我又倒了两片恼朱味,看了很久恼朱味,到底没勇气再吞究渐座。

  最后恼朱味,药片又回到了瓶子里究渐座。我拖着脚步走进卧室恼朱味,和衣在床上躺下究渐座。药力渐渐地发作了恼朱味,我沉沉地入眠了究渐座。

  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恼朱味,一阵电话声惊醒了我究渐座。我带着沉重的心情下床接了电话究渐座。感谢上帝!是总部爱德华打来的恼朱味,并不是来自警局究渐座。

  “艾伦恼朱味,太好了!你在家!公司出大事了究渐座。我们现在很需要你恼朱味,很抱歉打扰了你的休假恼朱味,不过事情实在太突然了恼朱味,查理死了究渐座。现在还不清楚是意外还是自杀究渐座。他家书房里的暖炉是瓦斯的恼朱味,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恼朱味,瓦斯爆炸起火了究渐座。谁也说不清楚恼朱味,到底出什么事了究渐座。”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恼朱味,接着说:“有件事你迟早会知道的恼朱味,所以我还是先告诉你一声究渐座。查理一直把钱打给他杜撰的公司恼朱味,也许他知道我们正在查他的账恼朱味,迟早会露出马脚恼朱味,所以他只好选择自杀来解决究渐座。”

  我的身子一阵发冷恼朱味,就在昨晚恼朱味,我差一点就走了同样的路究渐座。

  “我们可以相信你吗?艾伦究渐座。”爱德华问究渐座。

  “可以恼朱味,这个当然究渐座。”我勉强回答究渐座。

  “很好恼朱味,艾伦恼朱味,那么恼朱味,我们现在决定恼朱味,由你接任分部主任究渐座。也许你并不是最令人满意的主任人选恼朱味,但至少你很诚实恼朱味,有这一点恼朱味,已经足够了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我说着恼朱味,迟疑了一下恼朱味,放下了电话究渐座。

  天哪恼朱味,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这些确实都是真的究渐座。随着瓦斯的爆炸恼朱味,一切可能的证据都没有了究渐座。至于传票的事恼朱味,完全都在我的控制之中恼朱味,我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那个藏在屋里的女人为什么没有投案呢?这的确有点令人费解究渐座。

  哦恼朱味,我知道了恼朱味,也许她是有夫之妇恼朱味,害怕丑闻缠身究渐座。管她呢恼朱味,反正她并没出面究渐座。也正是她的不出面恼朱味,我的境遇一下子改变了恼朱味,从此一下子光明起来究渐座。

  我走进浴室冲洗恼朱味,并作出了一个决定恼朱味,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像假传票那样的傻事了究渐座。因为我不可能每次都有这样的运气究渐座。

  就在我打着领带的时候恼朱味,有人按响了门铃究渐座。我系好领结恼朱味,把领带拉直恼朱味,然后打开了门究渐座。莎莉带着神秘的微笑站在门外恼朱味,手上高举着一串钥匙究渐座。那是我的钥匙恼朱味,前些天恼朱味,查理让莎莉给收回去了究渐座。

  她见我有些愣住了恼朱味,解释说:“我想你要回办公室的话恼朱味,肯定需要这些钥匙究渐座。我现在亲自给你送过来恼朱味,免得你再跑一趟腿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艾伦恼朱味,”她说着恼朱味,脸上的笑意突然一下子不见了恼朱味,“对于一个聪明人来说恼朱味,你昨晚的行为可实在不够高明恼朱味,就那样一走了之恼朱味,任由他那样躺着!”

  我故作镇定恼朱味,打开门恼朱味,上好锁后说:“是你!昨晚陪着查理?”

  “没错恼朱味,你的运气真不错恼朱味,还好我也在场恼朱味,如果我不及时熄灭那些火恼朱味,然后到厨房定时间恼朱味,在一小时后再继续点火的话恼朱味,你现在应该是在坐牢恼朱味,而不是坐着主任的位置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这么做?”我说究渐座。

  “因为那些不知道来历的假传票恼朱味,其实不是查理做的恼朱味,是我究渐座。我花了三个星期的时间恼朱味,终于弄明白了你在干些什么恼朱味,然后恼朱味,我照着你的做法恼朱味,也开始那样做恼朱味,反正这很安全究渐座。

  因为真到了必要的时候恼朱味,我完全可以检举你恼朱味,而你恼朱味,根本有口难辩恼朱味,你找不出证据来证明那些并非你所为究渐座。”

  “不过恼朱味,现在查理死了恼朱味,他自然成了替罪羊恼朱味,”莎莉喘了一口气恼朱味,“就某种意义上说恼朱味,他的死恼朱味,确实很令人惋惜究渐座。他那签名也太简单了恼朱味,没学多久我就能模仿了究渐座。”她继续说恼朱味,“现在恼朱味,你当上主任了恼朱味,模仿你的签字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恼朱味,我说的没错吧?”

Tags: 资历 传票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zhentan/15287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