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俩伙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杰克去韦氏企业应聘的时候恼朱味,已经二十九岁了究渐座。尽管在自己的企业破产后恼朱味,再去给别人打工恼朱味,是一件特别令他难过的事恼朱味,但他还是去了究渐座。卡尔答应雇用了他恼朱味,那年卡尔快四十岁了究渐座。

  在听完杰克企业的破产过程后恼朱味,卡尔说:“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把握的恼朱味,比如死亡和纳税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有些东西是永远存在的恼朱味,比如说公司究渐座。相信我恼朱味,在这里恼朱味,你会有安全感的究渐座。”

  韦氏企业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公司恼朱味,一直以来恼朱味,不停地在很多地方下设子公司恼朱味,修建高楼大厦恼朱味,进行各种房地产交易究渐座。卡尔作为达朗地区办事处的主任恼朱味,给杰克传授了许多生意上的技巧究渐座。他们的工作是处理产权登记和办理贷款事宜究渐座。既为公众服务恼朱味,也为韦老板效力究渐座。

  一晃九年过去了恼朱味,杰克似乎忘记了他的破产恼朱味,忘记了令他倾家荡产的歹徒究渐座。他的生活不太富有恼朱味,但每月都有固定收入究渐座。每逢周六恼朱味,他就跟卡尔一起去打高尔夫;到了夏天恼朱味,会相约一起去钓鱼究渐座。

  一年前恼朱味,一个来自芝加哥的人接管了韦氏企业究渐座。据说这人以前是个盗匪究渐座。

  杰克对卡尔说:“虽然公司还存在着恼朱味,但是公司的所有者可能会发生改变恼朱味,这对我们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卡尔耸耸肩说:“未来是什么样子恼朱味,我也说不好恼朱味,从我来这家公司到现在恼朱味,也没有见过大老板的面究渐座。只是见过几次他的律师究渐座。”

  杰克不肯罢休:“听说恼朱味,这个叫康德苏的家伙是个狠角色恼朱味,他找韦老板恼朱味,到底想干什么?”

  “谁都知道恼朱味,我们的公司很赚钱恼朱味,也许恼朱味,他想拿一些合法的生意做幌子恼朱味,来掩盖他那些无法见人的事情究渐座。这年头恼朱味,很多不法之徒也开始做合法的交易究渐座。”

  一年时间过去恼朱味,有些事杰克大概早已淡忘了恼朱味,包括康德苏是现在韦氏企业的真正所有者究渐座。但他还是感受到了公司的一些变化:韦氏企业要利用达朗地区的地皮来继续建设究渐座。这下他们有的忙了究渐座。他们的办事处里恼朱味,专门指派了八个小姐去负责打印合同恼朱味,并调查年轻客户们的信誉究渐座。接连两个星期恼朱味,卡尔和杰克都没打成高尔夫球恼朱味,因为他们必须得去加班究渐座。

  杰克忍不住对卡尔抱怨起来:“公司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恼朱味,也不给咱们办事处加派人员恼朱味,害得我们俩在周末只能轮换休息究渐座。”

  卡尔安慰他说:“等这里的房子一卖完就好了究渐座。”

  “哪儿那么容易啊恼朱味,一批卖完了就有新的一批究渐座。听说公司正在商谈‘新月峡谷’那块地恼朱味,准备在那块地上修建最大的房子究渐座。”

  “公司是不会拿到那块地的究渐座。”卡尔脸上挂着笑说究渐座。

  在咖啡屋的门口恼朱味,他们分了手恼朱味,各自回到办公室究渐座。

  星期一早晨恼朱味,卡尔出现在杰克的办公室里究渐座。当杰克抬起头时恼朱味,发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面无血色费锐耕、满脸迷惘的卡尔究渐座。

  “刚才康德苏打电话了究渐座。”卡尔有气无力地说究渐座。

  “这不是真的吧?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我也不知道究渐座。他让我去一趟他的海滨别墅恼朱味,现在就得过去究渐座。”

  杰克的心一直悬着恼朱味,担心极了究渐座。他一直在等着恼朱味,直到卡尔回来究渐座。当被询问情况时恼朱味,卡尔的回答有些闪烁:“说是要提拔我恼朱味,几天之内就会接到通知究渐座。哦恼朱味,我……我得离开几天恼朱味,周末才能回来究渐座。这里的所有事情恼朱味,你先负责究渐座。”

  他目送卡尔离开究渐座。卡尔若是升迁的话恼朱味,那么我就是接替他职位的最佳人选了究渐座。他想究渐座。

  一直到周五恼朱味,卡尔终于出现了究渐座。不过看起来有些反常恼朱味,杰克差点快要认不出他了究渐座。面对杰克的关切恼朱味,卡尔有些紧张恼朱味,脸上写满了不安:“我感觉不太舒服恼朱味,下星期一我们再见吧究渐座。”

  星期天杰克又给卡尔去了电话恼朱味,电话里卡尔说他已经没事了究渐座。但接下来的第一个工作日恼朱味,他们没有来得及讲一句话究渐座。

  杰克接到一个电话究渐座。“我是康德苏恼朱味,”一个很深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恼朱味,“请马上来我的海滨别墅究渐座。”杰克别过头恼朱味,一面留意卡尔的位置恼朱味,一面应答:“你好恼朱味,我是杰克恼朱味,我这就去叫卡尔究渐座。”

  “我需要见见你恼朱味,杰克!”那声音又发话了恼朱味,并且告诉了他别墅的位置究渐座。

  卡尔没有在办公室里究渐座。他一定又溜到什么地方去了究渐座。杰克驱车前往海滨恼朱味,他百思不得其解恼朱味,始终想不出康德苏要见他的缘由究渐座。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恼朱味,他找到了地址里的房子究渐座。房子很大恼朱味,面朝着海究渐座。房屋外面的码头上有一条游艇究渐座。门打开了恼朱味,一位仆人接待了他恼朱味,并随即引领他走进一间装修十分豪华的书房究渐座。书房四面的墙壁都镶嵌着彩色玻璃究渐座。

  一座酒吧柜台映入他的眼帘恼朱味,康德苏就在后面坐着究渐座。他的一头黑发披在肩上恼朱味,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人们口中所说的年过花甲究渐座。他一直打量着正在靠近的杰克恼朱味,眼中充满了机警究渐座。

  “请坐恼朱味,来喝杯酒究渐座。”他说着恼朱味,一面向书桌旁的那个人示意恼朱味,那人正在往公文包里塞文件究渐座。“尹文斯恼朱味,我的律师究渐座。”他说究渐座。律师朝这边点了点头恼朱味,杰克用同样的动作做了回应究渐座。接着律师急匆匆地拿起文件恼朱味,起身告辞了究渐座。

  杰克的目光拉回了吧台恼朱味,他看见康德苏身子前倾恼朱味,倚靠在柜台边上恼朱味,正把一个装着酒的杯子推到他面前究渐座。康德苏的脸距离杰克很近恼朱味,他的嘴唇很厚恼朱味,一双眉毛看起来又黑又浓究渐座。

  “我知道你恼朱味,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恼朱味,你应当是一个办事处的主管究渐座。”

  “您知道我?先生究渐座。”他拿起酒杯恼朱味,对于康德苏知道他的存在有些吃惊究渐座。因为韦氏企业的人员晋升恼朱味,一向都是各个分公司的主管负责传达的究渐座。他非常清楚恼朱味,康德苏和他们并没有什么直接的接触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还知道你来公司已经九年了恼朱味,在这九年里你的表现一直很出色恼朱味,你的工作记录棒极了究渐座。”康德苏笑了恼朱味,接着说恼朱味,“你以前有过一个自己的公司恼朱味,可是因为受人陷害而倒闭了究渐座。”

  杰克有些吃惊恼朱味,关于他的情况恼朱味,康德苏居然知道得这么多究渐座。

  康德苏见状恼朱味,直截了当地进入正题:“杰克恼朱味,别愣着!尹文斯律师在桌上留了一份合同恼朱味,你看一下究渐座。”

  杰克起身去取合同究渐座。那份合同的内容恼朱味,是有关购买新月峡谷地皮的究渐座。在三年前恼朱味,也就是合同签订时恼朱味,那块地皮价值只是现在价值的百分之二究渐座。

Tags: 伙伴 盗匪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zhentan/15287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