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最后一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布莱克是一个有多年警龄的警察究渐座。由于从事这个职业太久恼朱味,即使在休息时间恼朱味,他依然保持着职业的敏感究渐座。完全可以说恼朱味,他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处于工作状态究渐座。今天是休息日恼朱味,他打开电视看起了球赛恼朱味,身边放着一杯啤酒恼朱味,看上去他显得很放松恼朱味,可是你错了恼朱味,在他的潜意识中恼朱味,他依然忘不了工作究渐座。

  很快恼朱味,布莱克认出了电视机屏幕上出现的那个人究渐座。

  因为工作一直很忙恼朱味,布莱克错过了许多场橄榄球比赛究渐座。他原本以为连这一场也会赶不上恼朱味,没想到这一天他刚好休息究渐座。这是职业橄榄球的决赛恼朱味,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究渐座。是的恼朱味,他的运气的确好极了恼朱味,后面还有更大的好事在等着他呢!

  那是一场激动人心的比赛恼朱味,布莱克看得很投入究渐座。对决双方的比分轮换上升恼朱味,现在又打成平手究渐座。电视镜头切换到观众席恼朱味,观众们看得如痴如醉费锐耕、兴奋不已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布莱克在观众席里发现了他!

  布莱克身材高大究渐座。高中时期曾经打过橄榄球恼朱味,后来他没有上成大学恼朱味,虽然他确实很希望能上大学究渐座。当时恼朱味,橄榄球奖学金不像现在这么普遍究渐座。他一直梦想着自己能上大学恼朱味,然后成为一名职业橄榄球运动员究渐座。可他最后未能如愿恼朱味,而是当了一名警察究渐座。

  他是一名很优秀的警察究渐座。起初恼朱味,他被分在交通科究渐座。每天早晨开始工作之前恼朱味,他总会留意失窃汽车名单恼朱味,看看那些汽车的牌子究渐座。这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究渐座。虽然他当时还是个新手恼朱味,但他找回的失窃汽车总是最多的究渐座。

  他有着超强的记忆力恼朱味,一旦姓名费锐耕、号码或面孔进入他的眼睛恼朱味,他几乎可以过目不忘究渐座。

  直到现在恼朱味,他还能记得自己第一次约会的那个姑娘的电话号码恼朱味,记得战争时期他自己的一系列编号恼朱味,记得他抓到的第一个罪犯的模样究渐座。调离交通科后恼朱味,他经常去局里的照片室恼朱味,细细打量那些通缉犯的面容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每年恼朱味,他都能不经意地——在街上费锐耕、人群中费锐耕、游艺场费锐耕、电梯中恼朱味,以及在买热狗时——发现几个通缉犯究渐座。每一次他都认得很准确恼朱味,从来没有出过错究渐座。这次恼朱味,他也很自信究渐座。

  脸色苍白的布莱克过着很简单的生活究渐座。直到现在恼朱味,他还是独身一人恼朱味,从来没有结过婚究渐座。在同事们眼里恼朱味,布莱克那不可思议的记忆力恼朱味,吃苦耐劳的习惯恼朱味,以及与众不同的个性恼朱味,是值得尊敬的究渐座。时间如流水般逝去恼朱味,他的职位一步步地提升究渐座。就目前来看恼朱味,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地位究渐座。

  布莱克站了起来究渐座。他看清而且记住了那个人的位置恼朱味,那个位置旁边有一个出口究渐座。布莱克想了想恼朱味,推算出那是FF区究渐座。假如在他赶到时恼朱味,比赛还在进行的话恼朱味,那么从出口进去恼朱味,拐向左手的方向恼朱味,就能找到那个人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现在距离比赛结束已经很近了究渐座。布莱克一面登上鞋恼朱味,把枪套挂上肩恼朱味,一面思考这个有些棘手的问题究渐座。假如比赛按正常时间结束恼朱味,那他肯定是赶不及了究渐座。但如果比赛出现平局恼朱味,需要进行加时赛恼朱味,那么他就来得及赶到究渐座。现在最保险的做法恼朱味,就是打电话通知那个地区的警察恼朱味,说体育馆里有一个通缉犯恼朱味,要求他们封锁体育馆恼朱味,以便搜查究渐座。

  他抿紧嘴唇恼朱味,神色凝重究渐座。那个人恼朱味,布莱克太了解了究渐座。虽然只看过一张用望远镜拍成的照片恼朱味,但布莱克了解他的全部历史究渐座。布莱克决定赌一把恼朱味,赌的是加时赛究渐座。这次恼朱味,这个猎物应该只属于布莱克一个人恼朱味,而不是警察局究渐座。布莱克喜欢独来独往恼朱味,这次也不例外究渐座。一旦比赛正常结束恼朱味,那个人走了……想到这里恼朱味,布莱克耸了耸肩究渐座。但他还是想赌一赌究渐座。既然那家伙就在这座城市恼朱味,肯定还有机会找到他究渐座。

  布莱克匆忙地走出了自己的两居室公寓恼朱味,连电视机也没顾得上关究渐座。下了楼恼朱味,一钻进汽车恼朱味,他马上打开了收音机恼朱味,密切关注比赛实况究渐座。

  一路上恼朱味,他踩着油门恼朱味,拼命超车恼朱味,竭力在比赛结束以前赶到究渐座。这个城市的交通路线恼朱味,他再熟悉不过了恼朱味,哪条路最近恼朱味,哪条路车辆最少恼朱味,他都了然于胸究渐座。

  收音机里恼朱味,不时地传来解说员的声音究渐座。比赛即将结束恼朱味,但比分依然持平究渐座。现场观众的情绪特别激动恼朱味,喊叫声震耳欲聋究渐座。那个人的声音也在其中吗?他是不是已经感觉到什么恼朱味,就离开了现场?应该不会究渐座。也许他是个狂热的球迷恼朱味,他一定会观看完所有的比赛究渐座。

  红灯亮了恼朱味,布莱克不得不停下车究渐座。

  收音机里恼朱味,观众的吼叫声继续高涨究渐座。突然恼朱味,解说员叫起来:“平局打破了!”赢了一分的球队并不是布莱克喜欢的究渐座。这让布莱克非常生气恼朱味,他在心里喊起来:“加油啊恼朱味,伙计们恼朱味,一定要打成平局恼朱味,一定要进行加时赛!”

  终于等到了绿灯恼朱味,他飞快地发动引擎恼朱味,耳边充斥着观众的吼叫声究渐座。他喜爱的球队正在发起进攻恼朱味,他默默地为他们祈祷恼朱味,希望能再扳回一分恼朱味,可是进攻失败了究渐座。布莱克有些丧气恼朱味,禁不住骂出声来究渐座。只剩下一分钟比赛就会结束恼朱味,看来他已经没有时间了究渐座。

  球赛进入分秒必争的紧要关头恼朱味,这次又轮到他喜爱的球队发动进攻究渐座。布莱克心跳加快恼朱味,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变得汗涔涔的究渐座。像这种情况恼朱味,他应该先打个电话恼朱味,而不是自己亲自前往的究渐座。由于神经绷得太紧恼朱味,他差点闯了红灯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进攻得分!又是平局!结束的哨声吹响了究渐座。

  布莱克把身体向后靠了靠恼朱味,不由得吹起口哨究渐座。看来恼朱味,那个人逃不掉了究渐座。虽然恼朱味,布莱克只见过他一次恼朱味,而且只见过照片恼朱味,但他在电视里一见到那张脸恼朱味,就断定那个人一定属于他布莱克究渐座。

  布莱克长出一口气恼朱味,继续赶往体育馆究渐座。

  距离加时赛还有一段时间恼朱味,他不用那么着急究渐座。因为在加时赛开始以前恼朱味,他肯定能赶到现场究渐座。

  此刻恼朱味,他需要思考对策恼朱味,想出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恼朱味,顺利地抓住那个人究渐座。这一个半月以来恼朱味,东海岸警方一直在搜捕他究渐座。因为警局唯一的搜查依据是一张模糊的照片恼朱味,所以他有恃无恐究渐座。甚至胆敢公开露面恼朱味,跑去现场观看橄榄球决赛究渐座。布莱克一见到那张照片恼朱味,却确定先前没有在照片室里见过这个人究渐座。要抓捕那个人恼朱味,困难很大究渐座。像他这种罪犯恼朱味,喜欢独自行动恼朱味,而且没有前科恼朱味,警方那里自然没有能够清晰辨明他身份的照片和指纹究渐座。如果他的运气不错恼朱味,或者他的计划很周密恼朱味,干完一票大买卖后恼朱味,就决定彻底收手恼朱味,那么案件很可能会石沉大海究渐座。

  比如恼朱味,这次的绑架事件恼朱味,就很让布莱克佩服究渐座。

  这次绑架的对象是一个不愿与警察合作的有钱人究渐座。对方不想让警察或联邦调查局深入调查他所做的事恼朱味,因为那些事也在违法边缘究渐座。绑架进行得非常顺利恼朱味,赎金很快就商谈妥当究渐座。甚至在支付赎金之前恼朱味,被绑者就被提前释放了究渐座。释放的地点是一处偏远的森林究渐座。一拿到赎金恼朱味,绑架者就马上溜之大吉究渐座。对于警察来说恼朱味,他们面临的情况实在糟透了:除了一张在付钱时用望远镜照相机拍下的照片恼朱味,其他一无所获恼朱味,而那张唯一的照片看起来也是模糊不清究渐座。这是绝对称得上是一次漂亮的绑架案恼朱味,手法相当干净利落究渐座。连布莱克这样经验丰富的老警察都不得不承认恼朱味,这是他见过的最出色的一次究渐座。绑架者携着钱财跑掉了!六个星期过去了恼朱味,警方连绑架者的影子都没找到恼朱味,一直为此大伤脑筋究渐座。不过恼朱味,绑架者的好运快要到头了恼朱味,他怎么也不会料到恼朱味,他会碰到一个记忆力惊人的警察究渐座。

  布莱克把车开进体育馆停车场恼朱味,就连忙走向出口究渐座。他用手一挥亮出证件恼朱味,径直向FF区观众席边的过道走过去究渐座。他气喘吁吁地到达那里时恼朱味,加时赛刚好开始究渐座。观众们都很激动恼朱味,不约而同地站起来恼朱味,高声欢呼究渐座。

  布莱克跟在几个小贩后面走出过道究渐座。他往左一拐恼朱味,向上走两个台阶恼朱味,停在那里究渐座。他扫视一下赛场恼朱味,观众区座无虚席究渐座。他紧挨着一排座位站着恼朱味,尽量把自己混在人堆里究渐座。赛场上一个运动员正带着球奔跑恼朱味,突然被绊倒了究渐座。

  布莱克别过头寻找他的目标恼朱味,虽然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恼朱味,但他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恼朱味,还是有些吃惊究渐座。布莱克快速地打量那个人一眼恼朱味,又把视线转移到赛场上究渐座。仅仅一瞥恼朱味,他已经把所有的细节尽收眼底究渐座。

  那个人很年轻恼朱味,年龄不超过三十恼朱味,身材苗条恼朱味,但看上去很结实究渐座。一张脸再平常不过恼朱味,不会引起人们特别的注意究渐座。对于一个罪犯而言恼朱味,这张脸是相当有利的究渐座。他身着一件普通的蓝大衣恼朱味,看上去没有特别之处恼朱味,里面的一件是蓝色西装究渐座。手上戴一副皮手套究渐座。他看起来很兴奋恼朱味,看样子曾经也有过打橄榄球的经历究渐座。

  比赛还在继续恼朱味,场上运用的是突然死亡法恼朱味,但布莱克已经没有兴趣关心这个究渐座。他真希望比赛就此结束究渐座。这个时候他正在做的事情恼朱味,比橄榄球赛还振奋人心究渐座。他发现自己非常冷静恼朱味,这使他有些惊讶究渐座。此刻的他恼朱味,感觉好极了恼朱味,他感觉自己信心十足恼朱味,他甚至确信自己这一次会成功究渐座。这是从未有过的一种感觉究渐座。可他也知道原因究渐座。

  赛场上恼朱味,对决中的一方发出进攻恼朱味,这次成功了恼朱味,比赛宣告结束究渐座。场外的观众开始骚动起来恼朱味,又喊又叫恼朱味,有的还往赛场扔东西究渐座。布莱克用眼睛的余光扫视那个人恼朱味,只见他正准备走向出口究渐座。

  布莱克连忙走下台阶恼朱味,抢在那人之前走向出口究渐座。他混在第一批人群里走出赛场究渐座。他不必回头张望恼朱味,因为这里只有一个出口恼朱味,那人肯定会从这里出来究渐座。他迅速钻进汽车恼朱味,扭头注视人群恼朱味,找寻那个人的踪迹究渐座。

  目标出现了恼朱味,正快步走向停车场究渐座。布莱克转过身恼朱味,随即发动汽车究渐座。这个时候需要格外留神究渐座。因为人多车挤恼朱味,一个不小心就会出现差错究渐座。只见那个人开动一辆小卡车恼朱味,向出口车道驶去究渐座。他的车恰好在布莱克前面行驶究渐座。这次可真走运究渐座。他们一前一后紧挨着恼朱味,没有别的车辆夹在中间究渐座。布莱克相当的镇定费锐耕、自信究渐座。他平生还是第一次这么顺利究渐座。

  一直以来恼朱味,他总不能如愿以偿究渐座。起初恼朱味,他认真地学习打橄榄球恼朱味,高中毕业后恼朱味,却没有机会成为一名橄榄球运动员究渐座。后来恼朱味,他当了警察恼朱味,又开始从头干起费锐耕、慢慢学习恼朱味,一点一点向上爬究渐座。他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恼朱味,可没能爬到最高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他的年纪已经很大恼朱味,升职对他来说已经不再可能究渐座。还有三个月恼朱味,他就该退休了究渐座。那辆小卡车在大街小巷里很稳当地穿梭恼朱味,布莱克一直在后面跟着究渐座。那个人和布莱克一样恼朱味,也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他们两人以一抵一恼朱味,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卡车来到一个安静费锐耕、朴素的住宅小区后恼朱味,就停了下来究渐座。那人很聪明究渐座。显然恼朱味,他不愿意跟犯罪团伙扯上干系究渐座。这也是他不会被警局拍照恼朱味,顺利完成绑架事件的原因究渐座。拿到一大笔赎金以后恼朱味,他没有刻意地去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恼朱味,而是继续以往的平静生活恼朱味,虽然这种平静只是一种表象究渐座。

  卡车停靠在一栋不大公寓楼前恼朱味,布莱克的车尾随其后究渐座。下了车恼朱味,布莱克向那人走去恼朱味,同时打量着公寓门牌号恼朱味,像是要找寻某个号码究渐座。那个人非常仔细恼朱味,他锁好汽车后又去检查了汽车的窗户是否上锁究渐座。接着他走上人行道恼朱味,刚好跟布莱克碰了个对脸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布莱克把那人推搡到汽车边说:“别动恼朱味,你被捕了究渐座。”

  那个人挣扎了几下恼朱味,但失败了恼朱味,因为布莱克的手枪正顶着他的肋骨恼朱味,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臂究渐座。

  “不许动恼朱味,再动我就一枪毙了你究渐座。”布莱克威胁道究渐座。

  顿时恼朱味,那人的脸变得惨白究渐座。布莱克扫视了一下四周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并没有人注意他们究渐座。

  “快点进公寓!”布莱克说究渐座。

  那人的手臂被布莱克的大手紧紧抓着恼朱味,两个人一起快步走进走廊究渐座。

  “你家是第几层?”

  “五层究渐座。”那人顺从地回答究渐座。

  进了电梯恼朱味,布莱克按了一下五层的按钮究渐座。电梯门缓缓地关上了恼朱味,吱吱作响地往上升起究渐座。布莱克把那人挤在电梯墙上恼朱味,在他的西装里发现一支手枪究渐座。布莱克拿出枪看了看恼朱味,然后把枪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究渐座。此刻恼朱味,电梯里很安静恼朱味,只能听到他们两个人很响的呼吸声究渐座。

  “你是警察?”那人问道究渐座。

  “对恼朱味,我是警察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五楼到了恼朱味,他们走出电梯恼朱味,进入过道究渐座。

  “哪个房间?”

  “七号究渐座。”

  他们沿着铺有地毯的过道一直往前走究渐座。楼上隐隐约约传来说话的声音恼朱味,但他们面前的过道恼朱味,仍然空无一人究渐座。七号门牌出现了究渐座。

  “里面有人吗?”布莱克问究渐座。

  那人摇摇头究渐座。

  “一会儿恼朱味,我发现你说谎恼朱味,有你好看的究渐座。我再问你一遍恼朱味,到底有没有人?”布莱克说究渐座。

  “屋里确实没人恼朱味,就我一个人住究渐座。”那人说究渐座。

  “开门究渐座。”

  那人动作缓慢地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恼朱味,打开门究渐座。

  进门时恼朱味,那人试图用门撞击布莱克恼朱味,但被布莱克一拳打倒在地究渐座。那人呻吟着翻了个身恼朱味,然后坐起身来究渐座。

  “你预备怎么处置我?”那人说究渐座。

  布莱克没有回答他恼朱味,命令道:“把大衣脱掉究渐座。”

  那人挣扎着脱掉大衣恼朱味,布莱克一脚把大衣踢到边上究渐座。他探过身恼朱味,一把拎起那人恼朱味,猛地用力摇了几下恼朱味,然后掏出手铐恼朱味,把他铐了起来究渐座。接着他往后退了几步恼朱味,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人的脸究渐座。

  “钱放哪儿了?”布莱克说究渐座。

  “你这举动可不像个警察恼朱味,你是……”那人提高声音说究渐座。

  “不恼朱味,我的确是警察恼朱味,一个三十年的老警察恼朱味,可是恼朱味,说老实话恼朱味,这次我不想把你带进警局究渐座。”布莱克平静地说究渐座。

  听完这话恼朱味,那人愣了一下恼朱味,显然是有些吃惊究渐座。布莱克也被自己吓到了究渐座。从电视上认出那人开始恼朱味,他的内心就萌发了这种想法恼朱味,现在他终于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了究渐座。

  布莱克一动不动地站着恼朱味,在心里反复考虑刚刚说过的话究渐座。其实恼朱味,他说的都是实话恼朱味,也是他的心里话究渐座。一直以来恼朱味,他都在寻找赚大钱的办法究渐座。刚开始恼朱味,他把希望放在橄榄球上恼朱味,后来他又把希望转到当警察上究渐座。但是恼朱味,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恼朱味,他的这种念头和欲望逐渐地被日常生活所湮没究渐座。他舍不下作为一个好警察的骄傲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这个念头一直埋藏在他内心深处究渐座。

  有时候恼朱味,人的念头很奇怪恼朱味,它会促使你做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究渐座。布莱克一直以为恼朱味,他过去的野心都已经消失了恼朱味,就如同他想当职业橄榄球运动员的愿望一样恼朱味,全都消失了究渐座。但他仍然喜欢看橄榄球比赛恼朱味,也喜欢关注运动员巨额薪水的报道究渐座。一听到巨额抢劫案恼朱味,他就会激动不已恼朱味,甚至一连几个星期恼朱味,他都无法平静自己的内心恼朱味,就像其他人为了心仪的女人而激动一样究渐座。

  那个人松了一口气究渐座。他的表情和态度都发生了变化究渐座。“我想我明白了究渐座。”他缓缓地说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他们之间的关系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从警察和罪犯的关系恼朱味,演变成了男人和男人的关系恼朱味,他们像是为了某个目标而结成的同盟究渐座。

  布莱克微笑着赞赏道:“你那次行动确实出色究渐座。你一定筹划了很久吧?就像为了打赢一场橄榄球比赛恼朱味,事先精心筹划究渐座。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恼朱味,第一次出手就玩得这么大恼朱味,这么漂亮恼朱味,说实话恼朱味,很让我佩服究渐座。”

  “谢谢恼朱味,”那人语气有些生硬地回答究渐座。

  “我需要那笔钱究渐座。”

  他奔向主题了究渐座。他挎上枪套从公寓出发恼朱味,一路马不停蹄地忙活恼朱味,想要的就是这个究渐座。布莱克在心里暗暗地佩服起自己来究渐座。他觉得自己一下子好像年轻了二十岁究渐座。他以为自己仅剩下一副躯壳恼朱味,所有的欲望和斗志已经消失了恼朱味,也许所有的人也以为他这辈子就这样了恼朱味,可这些想法都错了恼朱味,大错特错究渐座。三个月以后恼朱味,等他退休的时候恼朱味,他会发现恼朱味,这些年以来所有的汗水和辛酸都没有白白忍受恼朱味,最后还是他赢了恼朱味,他会比很多上司富有究渐座。

  那人摇了摇究渐座。布莱克重重地给他一记耳光究渐座。

  “别跟我耍花样恼朱味,小伙子恼朱味,为了这个恼朱味,我已经等了太长时间恼朱味,绝对比你等的时间长究渐座。”他咬牙切齿地说究渐座。

  “你算个什么警察!”

  “我是个好警察恼朱味,一直都是究渐座。这几十年来恼朱味,我从来没有接受过半毛钱的贿赂恼朱味,也从来不搞什么旁门左道究渐座。经历了无数次的调查恼朱味,我依然是清清白白的究渐座。”布莱克自豪地说究渐座。

  “现在你找到了一个发财机会究渐座。”那人说究渐座。

  布莱克点了点头究渐座。“是的恼朱味,小伙子究渐座。你从约翰尼那里敲诈了二十万元恼朱味,现在该我那么去做了究渐座。”

  “你看恼朱味,我为了得到钱恼朱味,可没少花费心思究渐座。整整五年的时间恼朱味,我不停地寻找合适的机会究渐座。终于等到他陷入了困境恼朱味,我乘机绑架了他究渐座。那钱我确实挣得不太容易究渐座。”那人说究渐座。

  “我相信你说的话恼朱味,可是我也等了很久恼朱味,”布莱克说恼朱味,“我一直在等究渐座。我等待的时间恼朱味,绝对远远超出你的想象究渐座。为了等到一个真正的发财机会恼朱味,我放弃了许多的机会恼朱味,我知道不能为了那个因小失大究渐座。在这一点上恼朱味,我们身上倒有些相似之处究渐座。不过恼朱味,现在我占据绝对的主动权究渐座。快说吧恼朱味,钱放哪儿了?”

  那人还是摇头究渐座。布莱克一把将他推到一张椅子上恼朱味,侧过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抬起了头恼朱味,愤怒地盯着他究渐座。布莱克拎起他的衣领恼朱味,看了看上面的标签究渐座。接着又掂起大衣看了看究渐座。他扫视了一遍房间恼朱味,从一个抽屉里找出一本通讯簿恼朱味,看看里面的内容究渐座。

  “你的名字叫罗纳尔德?奥斯廷恼朱味,以前是打橄榄球的?”他问究渐座。

  奥斯廷没有回答究渐座。

  布莱克接着说:“早在几年前恼朱味,你是中西部队的左边锋究渐座。球打得非常好究渐座。其实我也打过橄榄球究渐座。”他说着停下了脚步恼朱味,看着奥斯廷说究渐座。

  奥斯廷抬起头恼朱味,耸了耸肩说:“你说得没错恼朱味,我的确在那儿打过橄榄球究渐座。”

  布莱克端详着他恼朱味,喃喃地说:“打橄榄球不是很赚钱吗?你运气可比我好多了恼朱味,我连上大学的机会都没有究渐座。”

  奥斯廷撇撇嘴究渐座。“我体重不够恼朱味,毕业那年恼朱味,我试图成为职业运动员恼朱味,但是最终还是被淘汰了究渐座。”

  “于是你就另找发财门路?”

  “是的究渐座。”

  “那么恼朱味,钱在哪儿?”

  “我不会告诉你究渐座。”

  “不恼朱味,我相信你会说的究渐座。就在你的屋子里吗?”布莱克用平静的声音说究渐座。

  奥斯廷还是没有回答究渐座。布莱克静静地等着他开口究渐座。

  僵持了一会儿恼朱味,布莱克说:“那好恼朱味,我自己去找究渐座。如果我找到了恼朱味,一切好说;如果我找不到恼朱味,还会来问你究渐座。”

  他打开一只手铐恼朱味,拉着奥斯廷站起来恼朱味,将他拽到床边恼朱味,把他正面朝上地推倒在床上恼朱味,又把手铐铐在床柱上究渐座。

  他一声不吭地开始在房间里搜查恼朱味,奥斯廷在一边看着恼朱味,任由他随意翻腾究渐座。经过很长时间的找寻恼朱味,房间里狼藉一片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拉起奥斯廷恼朱味,挪开床恼朱味,又搜了一遍恼朱味,仍然没有收获恼朱味,他终止放弃了恼朱味,累得大口喘气究渐座。

  稍事休息后恼朱味,他说:“来吧恼朱味,小伙子恼朱味,看来我得对你采取一点非常措施究渐座。”

  奥斯廷抬起脸看着他恼朱味,脸上露出畏惧之色究渐座。

  “别硬撑着恼朱味,我真动起手来恼朱味,你未必能熬得住究渐座。我可是这方面的专家究渐座。为了得到那笔钱恼朱味,也许我真会动手杀人究渐座。这一点你一定很清楚恼朱味,当然恼朱味,你也会因此想杀死我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我说恼朱味,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我带到警察局呢?那样的话恼朱味,你会成为一个大英雄究渐座。”奥斯廷说究渐座。

  布莱克摇摇头说:“我不会带你进警局的究渐座。我的年龄已经很大恼朱味,再过三个月恼朱味,我就要退休了究渐座。如果我还年轻的话……”他边说恼朱味,边走向奥斯廷恼朱味,“好了恼朱味,我们开始吧究渐座。”

  他下手非常重恼朱味,奥斯廷疼得龇牙咧嘴究渐座。因为想到奥斯廷可能会出去取钱恼朱味,所以他没有伤到他的脸部究渐座。直到奥斯廷昏了过去恼朱味,他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究渐座。他找到浴室恼朱味,喝了一杯水恼朱味,然后又端着一满杯水回来恼朱味,把水浇在奥斯廷的脸上究渐座。他苏醒过来恼朱味,不停地呻吟究渐座。

  布莱克盯着他说:“你是个了不起的小伙子恼朱味,很少人能受得了这个的究渐座。”

  奥斯廷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谢谢”究渐座。

  “你何必这么固执呢?你应该知道恼朱味,如果达不到目的的话恼朱味,我有可能折腾你一个晚上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奥斯廷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恼朱味,因为疼痛恼朱味,他的脸扭曲了起来究渐座。他坐到一张椅子上恼朱味,眼睛盯着布莱克说道:“无论如何恼朱味,我都不会完全放弃那笔钱恼朱味,就算你杀了我恼朱味,我依然会那么说的究渐座。为了那钱恼朱味,我耗费了太多的精力恼朱味,因为实在很需要……”

  布莱克看得出他没有说谎究渐座。于是他妥协道:“好吧恼朱味,那这样恼朱味,钱我们两个均分恼朱味,一人拿十万究渐座。其实恼朱味,有一半我就够用了究渐座。”

  他们的眼睛紧盯着对方究渐座。这会儿恼朱味,他们的关系又变了究渐座。从他两人遇上的那一刻起恼朱味,他们的关系就不停地改变究渐座。先是警察和罪犯恼朱味,接着是男人和男人恼朱味,然后是拷打者和被拷打者究渐座。而现在恼朱味,他们的关系恼朱味,谁也说不清楚了究渐座。

  奥斯廷一脸凝重恼朱味,看样子已经下定了决心究渐座。布莱克从他的表情里恼朱味,读懂了这些究渐座。

  “就这么决定吧究渐座。我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妥协究渐座。我们一人一半究渐座。”奥斯廷说究渐座。他试图笑一下恼朱味,让自己看起来轻松恼朱味,但谁都看得出来恼朱味,他的笑很牵强究渐座。“真希望你在拷打我之前恼朱味,就提出这条建议究渐座。”他讷讷地说究渐座。

  “我得先看看恼朱味,你能否熬得住究渐座。否则恼朱味,我们始终无法知道对方的底线究渐座。”布莱克用冰冷的口气回答他究渐座。

  奥斯廷点点头究渐座。看来他们都非常了解对方究渐座。

  “现在可以说钱在哪儿了吧?”布莱克问究渐座。

  “在一个保险柜里究渐座。”

  “怎么没看见钥匙?我一直在寻找钥匙究渐座。”

  奥斯廷笑了究渐座。“钥匙在楼下的信箱里究渐座。”

  “那就是说恼朱味,我们只有等到明天才能去取钱究渐座。现在银行肯定关门了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对究渐座。”

  “我们要等一整个晚上究渐座。”

  “你能保证一整夜都不打瞌睡?要知道恼朱味,一有机会恼朱味,我就会杀了你究渐座。”奥斯廷说究渐座。

  “这个你不用担心恼朱味,我可以整晚不睡究渐座。”布莱克的声音听上去冷冷的究渐座。

  在一片狼藉的公寓中恼朱味,布莱克坐在一张椅子上恼朱味,他看着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的奥斯廷恼朱味,等待着黎明的到来究渐座。

  偶尔恼朱味,他们也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恼朱味,奥斯廷告诉他恼朱味,六个月后恼朱味,他打算乘远东公司的船恼朱味,离开这里究渐座。

  “我不反对你那么做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假如你愿意放走我的话究渐座。”奥斯廷警觉地说究渐座。

  “我不管你以后会做什么恼朱味,那与我无关究渐座。相反恼朱味,如果时机成熟的话恼朱味,我会帮你逃走究渐座。我可不想让你被逮到恼朱味,这对谁都没有好处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虽然是布莱克值班恼朱味,但他并没有往警察局打电话请假究渐座。他的顶头上司早已习惯了恼朱味,他一定以为布莱克又发现了什么新的情况恼朱味,一个人调查去了究渐座。他对布莱克非常信任究渐座。

  出发的时间到了恼朱味,布莱克打开奥斯廷的手铐恼朱味,看着他穿好大衣究渐座。

  “记住恼朱味,千万别耍什么花招恼朱味,否则我就当场毙了你究渐座。我可以说恼朱味,我是在执行公务究渐座。而你只有跟我平分这一条路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我知道恼朱味,我只是好奇恼朱味,想知道你怎么找到我的究渐座。”奥斯廷看着布莱克说究渐座。

  布莱克骄傲地笑了恼朱味,说:“我对人脸有特殊的记忆力恼朱味,可以过目不忘恼朱味,你在取赎金时恼朱味,警察拍到了你的照片究渐座。而昨天我在家看球赛时恼朱味,一眼就从电视里认出了你究渐座。”

  奥斯廷深吸了一口气说:“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那么小恼朱味,我竟然栽在上面究渐座。”

  “如果我不是一个橄榄球球迷恼朱味,我也抓不到你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奥斯廷耸耸肩究渐座。“真应该让你参加我的绑架行动恼朱味,我们肯定是一对好搭档究渐座。”他说究渐座。

  “说得没错恼朱味,我们没有合作恼朱味,确实有些遗憾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他们走出门恼朱味,乘坐电梯下了楼恼朱味,走向布莱克的汽车究渐座。

  奥斯廷把车很快开到银行究渐座。他们肩并肩走了进去究渐座。布莱克看着奥斯廷在登记簿上签了名后恼朱味,两人一起走进地下室究渐座。奥斯廷和银行职员打开保险盒恼朱味,布莱克闪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究渐座。接着恼朱味,银行职员离开了恼朱味,奥斯廷从里面抽出盒子究渐座。布莱克用贪婪的眼光恼朱味,看着他拿出厚厚的一叠叠钞票究渐座。接着恼朱味,奥斯廷把钞票递给布莱克恼朱味,布莱克把钞票放进一个手提包里究渐座。取赎金的时候恼朱味,使用的正是这个袋子究渐座。

  事情很顺利恼朱味,但是他们俩还是一直不停地冒冷汗究渐座。

  “走吧恼朱味,回公寓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返回公寓的时候恼朱味,他们走了另一条路究渐座。当公寓门在他们身后“砰”地一声关上的时候恼朱味,两人同时长出了一口气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他们更像是一对患难与共的伙伴恼朱味,而不是利益双方的对手究渐座。

  “我们已经成功了恼朱味,你还同意跟我各拿一半吗?”奥斯廷说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当然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

  他把手提包放在椅子上恼朱味,拉开拉链究渐座。看着这么多钱恼朱味,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究渐座。这是他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究渐座。就在他即将告别警察行业的时候恼朱味,他盼望了太久的东西终于摆在了面前究渐座。

  他发着呆恼朱味,突然瞥见奥斯廷正朝他扑过来恼朱味,于是他赶紧一躲恼朱味,可已经晚了究渐座。奥斯廷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他恼朱味,把他绊倒在地上恼朱味,他的手枪也掉了究渐座。奥斯廷趁势压在他身上究渐座。他反击一拳恼朱味,把奥斯廷打落在地恼朱味,由于奥斯廷体重太轻恼朱味,根本抵挡不住他究渐座。他随即又向奥斯廷挥了一拳恼朱味,然后用整个身子将他紧紧地压住恼朱味,使他动弹不得究渐座。同时恼朱味,他的思维开始飞快地跳跃恼朱味,就像是在对着奥斯廷大声说话一般究渐座。

  拿到钱以后恼朱味,我原本准备杀了你究渐座。后来恼朱味,我转念一想恼朱味,不能那么做恼朱味,因为我们两个人现在正坐在同一条船上究渐座。但是恼朱味,我发现我错了恼朱味,你的想法和我一样恼朱味,我们都想独吞那笔钱究渐座。

  等他转过身去恼朱味,突然发现奥斯廷已经不会动了!他从软绵绵的尸体上爬起来恼朱味,努力让自己的呼吸恢复正常究渐座。他哭了究渐座。从长大成人之后恼朱味,布莱克就再没哭过究渐座。

  他直愣愣地看着钱恼朱味,那些全是他的了!他缓缓地走了过去恼朱味,伸出双手去拿究渐座。

  正在这时恼朱味,一阵“咚咚”的撞门声响了起来恼朱味,他猛然转过身究渐座。门开了恼朱味,布莱克下意识地伸手去掏枪恼朱味,可没有找到究渐座。是警察局的人!后面一排站着他们科长究渐座。布莱克一动不动地杵在那儿恼朱味,看着他们冲进房间究渐座。

  “听到搏斗的声音恼朱味,我们就赶紧过来了究渐座。发现了线索恼朱味,为什么不事先通知我们呢?”科长对布莱克说究渐座。

  “听到我们在搏斗?”布莱克有些茫然地重复了一遍究渐座。“你们一直在监视这个地方?安装了窃听器?”他接连问道究渐座。

  科长笑着说:“哦恼朱味,不恼朱味,是联邦调查局告诉我们的究渐座。他们做了许多细致的调查恼朱味,确认罪犯是一个运动员究渐座。所以他们从报纸上留意拳击手和橄榄球运动员的照片恼朱味,希望找到点什么线索究渐座。从昨天起恼朱味,我们开始跟踪监视他恼朱味,希望找到那笔敲诈来的巨款究渐座。如果不是你的话恼朱味,也许我们还需要等上很久究渐座。”

  一个年轻人在检查手提包恼朱味,布莱克知道他是联邦调查局的特工究渐座。年轻人对一个警察做了个手势说:“看好这些钱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转过身恼朱味,满脸怀疑地看着布莱克说:“看到你和他一起走进公寓时恼朱味,我们真的很吃惊恼朱味,但科长一直坚持说恼朱味,你只是想把钱骗出来究渐座。”

  布莱克看着手提包中的钱恼朱味,又伸手去掏枪恼朱味,这才记起枪早在跟奥斯廷争斗时弄掉了究渐座。

  科长“咯咯”地笑了究渐座。“你的演技真不错恼朱味,布莱克究渐座。你让他相信恼朱味,你只是想要钱恼朱味,想要跟他平分这笔钱恼朱味,而不是要逮捕他究渐座。好样的恼朱味,布莱克究渐座。”

  布莱克凝视着他恼朱味,一时间没有明白他到底在说些什么究渐座。

  科长用大拇指指了指那位特工说:“他以为你真的想要这笔钱恼朱味,当时恼朱味,他执意要冲进来恼朱味,但我把他拦住了究渐座。我知道恼朱味,你那么做恼朱味,肯定有你的目的究渐座。放心恼朱味,布莱克恼朱味,我们完全信任你!”

  布莱克一脸茫然地站在屋子中间恼朱味,其他警务人员在他身边来来回回走动恼朱味,做一些程序性的工作究渐座。

  “今天早上恼朱味,你们一起去了银行恼朱味,但是恼朱味,从银行出来后恼朱味,你没有直接回警察局恼朱味,这一点恼朱味,让我们有些不能理解究渐座。可你的上司执意让我们等你究渐座。能告诉我恼朱味,你们又回到这里的原因吗?”特工冷冰冰地问道究渐座。

  布莱克完全晕头转向了恼朱味,他大概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危险性究渐座。他摇摇头恼朱味,喃喃地说:“我必须确信钱全都在这里恼朱味,我必须弄清楚这一点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低头看看躺在地上的死尸说:“我没打算杀死他究渐座。”

  科长拍了拍他的肩说:“你向来做事都非常认真费锐耕、仔细恼朱味,就连最细微的问题恼朱味,你都一定要弄个明白恼朱味,这是你的一贯作风究渐座。振作一点恼朱味,伙计究渐座。你把他杀了恼朱味,这确实有些遗憾究渐座。可是恼朱味,现在你是个大英雄恼朱味,媒体会专门去警局采访你的究渐座。我说布莱克究渐座。这可是你侦破的最大一宗案件了究渐座。”顿了一下恼朱味,他接着说恼朱味,“这也是我坚持让你一个人单干的原因恼朱味,这样的话恼朱味,所有的功劳就全都是你的究渐座。怎么样恼朱味,成为了一个英雄恼朱味,感觉还不错吧?”

  “是的恼朱味,确实不错究渐座。”布莱克说究渐座。他又看了一眼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恼朱味,看得出来他仍然不太相信他究渐座。但这些已经无关紧要了恼朱味,他仅仅也只能是怀疑恼朱味,并不能拿他怎么样究渐座。布莱克写满疲惫的脸露出了一个微笑究渐座。“退休以后恼朱味,闲来没事的时候恼朱味,我可以坐下来恼朱味,一遍一遍地读有关我的报道究渐座。”他说究渐座。

  走出公寓恼朱味,他要回家了恼朱味,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究渐座。他的确需要好好歇歇究渐座。明天恼朱味,还有事情等着他去做恼朱味,他将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究渐座。但是恼朱味,现在恼朱味,他只想睡觉究渐座。他老了恼朱味,他需要把以前没有睡完的瞌睡全都补回来究渐座。

Tags: 球赛 警察

本文网址:/zhentan/15287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