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龙卷风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整个一下午恼朱味,空气潮湿异常恼朱味,没有一丝的动静恼朱味,气温一直在华氏九十度徘徊不下究渐座。一些年纪大的人恼朱味,开始慌张地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恼朱味,因为他们知道恼朱味,这迹象可不是好的兆头究渐座。

  夜幕降临时恼朱味,一阵隆隆雷鸣恼朱味,瓢泼大雨之后恼朱味,龙卷风来了究渐座。

  龙卷风就意味着灾难究渐座。这场龙卷风的来临恼朱味,已经引发了三起祸端:一股龙卷风卷走了一辆汽车恼朱味,五人因此丧命;一股摧毁了圣路易和旧金山之间铁路边小镇的房屋;一股是将正在行驶的一辆轿车吹翻恼朱味,导致车主受了致命的内伤究渐座。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恼朱味,地点是一处偏僻的农舍恼朱味,一位身材高大费锐耕、有着一头黑发的妇女恼朱味,正从厨房走向客厅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前面的院子里隐约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恼朱味,她怔了一下恼朱味,这也许是一种错觉吧——没有人会选择这样糟糕的天气出门恼朱味,假如他心智还算正常的话究渐座。

  门恼朱味,猛地一下开了恼朱味,一声脚踹门的响声以后恼朱味,两个陌生的男人闯了进来恼朱味,他们都拿着枪究渐座。

  来人一高一矮恼朱味,其中那个个子较高的恼朱味,看起来年长一些究渐座。只见他倏地将枪直抵这个年轻女主人的腰际恼朱味,厉声道:“别动!屋里还有人吗?”

  她没有开口恼朱味,只是摇了摇头究渐座。

  “很好恼朱味,要是这样的话恼朱味,那你就可以坐在这儿恼朱味,不过恼朱味,你得乖乖的恼朱味,最好把手放在身体两边恼朱味,别耍什么鬼把戏究渐座。”

  她动作缓慢地落座究渐座。

  房间光线不是很好恼朱味,仅有的一点亮光是一盏煤油灯究渐座。由于龙卷风的缘^晚^秋^红^叶^共^享^书^苑^故恼朱味,屋里很早就没电了究渐座。半导体收音机里的音乐恼朱味,还在厨房里响个不停究渐座。

  两个擅闯者都没戴帽子恼朱味,梳着平头恼朱味,身着蓝色斜纹布制服恼朱味,但衣服都已经湿透了究渐座。

  那个年长的命令道:“乔尼恼朱味,把门关上!去检查一下恼朱味,看看屋里到底还有没有人恼朱味,也许她在说谎究渐座。”

  乔尼是个身材矮小费锐耕、消瘦的人恼朱味,看起来顶多也就二十岁究渐座。他迟疑了一下恼朱味,两只眼睛盯着面前这个被他们挟持的女人究渐座。她还算年轻恼朱味,有着一张模样普通的脸究渐座。她的身材很棒恼朱味,一件无袖短上衣和一条时髦的短外裤搭配起来恼朱味,使她看起来非常健壮究渐座。“砰”地一声恼朱味,乔尼关上门恼朱味,并挪动一张桌子把门顶住恼朱味,接着他就开始搜查房间了究渐座。

  乔尼的同伙走到了女主人的后面究渐座。他的肩膀宽阔费锐耕、腹部平坦恼朱味,一双眼睛里透露出掩饰不住的紧张究渐座。眼睛周围是一圈黑晕恼朱味,那表示他的年纪至少也在三十五到五十岁之间究渐座。

  “你叫什么名字?”他用枪口顶住女人的头恼朱味,问道究渐座。

  “凯伦究渐座。”她回答的声音很平静究渐座。能感觉得到恼朱味,她在尽力使自己保持冷静恼朱味,因为她的本能告诉她:在这样的时刻恼朱味,任何的惊慌失措只会使情况变得更糟究渐座。

  “除了你恼朱味,都有谁住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住恼朱味,这是我父母的房子究渐座。他们出门去了究渐座。我住在镇上恼朱味,是个教师究渐座。我过来帮他们收拾屋子恼朱味,可是暴风雨来了恼朱味,我就被困在这儿了究渐座。”

  “我们迷路了究渐座。从B公路往州际公路走的时候恼朱味,我们遇到一个洪水冲毁的缺口恼朱味,所以就拐上小路恼朱味,来到了这里究渐座。这里能到什么地方?”

  “这里也是B公路的一段恼朱味,只是从这里走的话恼朱味,会多走几分钟的路程究渐座。”

  “那这段路上有桥梁吗?”

  “没有桥梁恼朱味,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恼朱味,不会再有洪水冲出的缺口究渐座。”

  “我们要想离开这里恼朱味,得上一个小山究渐座。山的那边有什么?又是个农场?”

  “不是恼朱味,附近什么也没有恼朱味,三英里内没有住家究渐座。”

  “我注意到你在听收音机恼朱味,那么恼朱味,你一定知道我们是谁吧?这时候除了龙卷风恼朱味,有关我们的报道恼朱味,也算是一条重要的新闻了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确实听到了究渐座。可我没有留意你们的名字究渐座。”她说究渐座。

  “哦恼朱味,我是加洛克究渐座。”他的语气听来很轻松究渐座。

  “我知道恼朱味,你和你的同伴昨天越狱了恼朱味,现在恼朱味,全国出动了半数的警力恼朱味,在努力追捕你们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她还知道恼朱味,加洛克是犯谋杀罪入狱的恼朱味,而乔尼是强奸罪究渐座。可她懒得多说究渐座。

  他们越狱以后恼朱味,曾持枪打死了一名司机恼朱味,并偷走了车恼朱味,为了怕留下线索恼朱味,他们又将路边餐厅的一位目击证人活活打死究渐座。在报道里恼朱味,他们被称做“嗜血的杀人犯”究渐座。

  “屋里确实没有别人恼朱味,但我发现了这个究渐座。”乔尼说恼朱味,他的手里拿了一张照片究渐座。那是一张凯伦的褪色照片恼朱味,照片上的她恼朱味,是个长得并不好看的少女恼朱味,一对中年夫妇和她站在一起究渐座。其中的那个男人恼朱味,穿着警察制服究渐座。

  “那是你爸爸吧?他是警察?”加洛克问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她没有否认恼朱味,接着又补充道恼朱味,“但是恼朱味,那是以前的事了究渐座。他在一次追捕超车人时受了伤恼朱味,之后恼朱味,他就退了休究渐座。”

  “你父母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们去了得克萨斯州的一个小集市恼朱味,大约需要一个星期究渐座。”

  “什么市?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一个小集市恼朱味,”她重复了一遍恼朱味,“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市场恼朱味,谁都可以到那里去恼朱味,可以买卖任何东西究渐座。我父亲的退休金不是很多恼朱味,他们去那里买卖古董补贴家用恼朱味,不信的话恼朱味,你们可以看看……”

  加洛克将屋子上上下下恼朱味,很细致地打量了一遍究渐座。客厅和餐厅与其说是农舍恼朱味,倒真不如说是古董店究渐座。墙上挂着许多画恼朱味,都配有维多利亚式画框恼朱味,架子上和瓷器柜里全摆放着瓷器和玻璃器皿恼朱味,地板上堆满了旧桌子和椅子究渐座。看来她不像在说谎究渐座。

  “你看上去很镇定恼朱味,我很欣赏有头脑费锐耕、不乱叫的女人恼朱味,今天早上那个女人恼朱味,她实在太吵了恼朱味,我们只能想办法让她闭嘴!”加洛克说恼朱味,他的口气听上去并不像在夸奖她恼朱味,而更像在刺探她究渐座。

  “反正只有我们三个人恼朱味,我没有必要去大喊大叫究渐座。”凯伦尽可能使自己看上去很从容究渐座。

  “很好恼朱味,你很聪明究渐座。暴风雨如果越来越大的话恼朱味,这屋子里有可以躲雨的地下室吗?”

  “当然恼朱味,通道门在厨房的地板上究渐座。”

  乔尼走进厨房恼朱味,用手掀起地下室的门恼朱味,拿煤油灯照着恼朱味,往里面望了几眼恼朱味,然后大声朝这边喊:“那里面条件可真不怎么样恼朱味,肯定比不上豪华旅馆恼朱味,不过恼朱味,要是真的暴风雨来了恼朱味,那里也是可以将就的究渐座。”

  “这屋里有枪吗?”加洛特继续问恼朱味,“你爸爸当过警察恼朱味,那他一定有枪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有两支猎枪费锐耕、一把散弹枪恼朱味,还有两把左轮恼朱味,”她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恼朱味,“不过恼朱味,他都锁在楼上一个盒子里究渐座。钥匙他一直随身带着究渐座。如果恼朱味,你们想要枪的话恼朱味,可以把盒子砸开究渐座。”

  “我们走的时候会拿走究渐座。”

  “你们还真明智恼朱味,确实是应该离开汽车恼朱味,去找个避难所究渐座。刮龙卷风的时候恼朱味,待在汽车里是最危险的究渐座。”凯伦说究渐座。

  她赶紧岔开了话题恼朱味,她不能再让加洛特注意枪的问题究渐座。因为她有意保留了一把枪没提恼朱味,那是一把古老的双管猎枪恼朱味,就挂在餐厅壁炉架上究渐座。

  这把枪从外表看恼朱味,只是一件摆设——一个没有用的古董恼朱味,除了能做个装饰恼朱味,别无它用究渐座。猎枪被挂得很高恼朱味,要想取下它恼朱味,恐怕得用一个椅子垫脚才行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你可不能小看这古董究渐座。虽然它已经很旧了恼朱味,可里面装着子弹恼朱味,而且已经上了膛恼朱味,性能很好究渐座。她记得恼朱味,父亲曾经说过恼朱味,这把老枪是用来救命的恼朱味,但他希望永远都不要有机会用它究渐座。但是对于一个当过警察恼朱味,而且现在又住在偏僻的乡下的人来说恼朱味,很有可能会遭到报复究渐座。曾经那些被他惩治过的人恼朱味,如果对他怀恨在心恼朱味,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伺机前来究渐座。所以她的父亲特意准备了这一把枪恼朱味,以防万一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在这个时候恼朱味,凯伦根本没法使用这把猎枪究渐座。因为她显然不可能在两个擅闯者的面前恼朱味,爬上去取枪究渐座。加洛克从她头上拿开了枪恼朱味,随即将它插进腰里究渐座。

  “那好恼朱味,”他语气缓慢地说恼朱味,“我们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恼朱味,现在我们想尝尝警察女儿亲手做的饭恼朱味,你进厨房给我们弄点吃的去恼朱味,动作快点究渐座。”

  她去准备快餐了恼朱味,两个逃犯一边喝着啤酒恼朱味,一边监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恼朱味,防止她做什么手脚究渐座。饭做好了恼朱味,他们要求她就坐在他们对面的餐桌旁恼朱味,她抬眼就能看到猎枪恼朱味,它正挂在两个人背后的墙上究渐座。

  用餐完毕后恼朱味,凯伦开始收拾桌子恼朱味,她又拿出一些啤酒放在那两个男人面前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收音机传来龙卷风预警信号究渐座。

  听完这个恼朱味,凯伦坐回她的椅子说:“看来恼朱味,你们两位应该还没有见过龙卷风吧?”

  “没错恼朱味,确实没有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我宁愿没见过究渐座。”加洛克说究渐座。

  “你见过吗?”乔尼问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亲眼见过究渐座。”

  “龙卷风是什么样的?”

  “它简直是一个黑黑的费锐耕、旋转的地狱恼朱味,它的速度快极了恼朱味,就像子弹一样恼朱味,它能把木片和玻璃一类的物体打进人的头颅里去究渐座。如果风过来的时候恼朱味,有人正好倚窗坐着恼朱味,那么他有可能会被切成一条一条的究渐座。”她回忆起许多年前那个可怕的下午恼朱味,跟他们描述道究渐座。

  乔尼看起来很不安恼朱味,他拿眼睛瞥了一下餐厅的大窗子说:“那这里可不安全恼朱味,也许我们应该听从收音机里的建议恼朱味,躲到地下室里去究渐座。”

  “是有些危险恼朱味,假如龙卷风真的刮到这里的话恼朱味,那我们三个指定没命究渐座。但是恼朱味,风要是从地面上吹过来恼朱味,我们应该能感觉得到恼朱味,同时恼朱味,我们也能得到警报究渐座。就是在晚上也没有关系恼朱味,虽然我们看不到恼朱味,但是可以听得到究渐座。”

  “我记得报道上说恼朱味,龙卷风的声音很大究渐座。”乔尼对她说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它吹过来的时候恼朱味,声音听起来就像火车究渐座。那一次恼朱味,我在空旷的乡下恼朱味,就听见了这个声音恼朱味,我仰脸望了望恼朱味,龙卷风正准备卷向我究渐座。幸好我附近有一条水沟恼朱味,我赶忙钻进阴沟里究渐座。其实那样的做法恼朱味,也是不安全的恼朱味,我能生还也算是个奇迹究渐座。你绝对想象不出龙卷风的厉害恼朱味,它像一个魔鬼恼朱味,能把人卷得很高很高恼朱味,一直卷到天上恼朱味,等人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时恼朱味,已经不成人形了究渐座。在有的时候……”

  “行了恼朱味,别再说了究渐座。”加洛克打断了她的话恼朱味,他看起来很不高兴恼朱味,能看得出来那可怕的龙卷风让他有些不安究渐座。

  “我不想再听到这些了究渐座。”

  他第二次开始扫视屋子恼朱味,这一次恼朱味,他的目光停留的时间更长恼朱味,他看得相当仔细究渐座。那个看起来像古董一样的猎枪恼朱味,使他的目光停留了一下恼朱味,还好他没有太在意究渐座。

  “这屋里有钱吗?”他问究渐座。

  “没有恼朱味,我父亲外出的时候恼朱味,不会在家里放钱究渐座。我皮包里还有几块钱恼朱味,你们需要的话可以拿去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乔尼恼朱味,你去拿过来恼朱味,然后再去找找恼朱味,看能不能再找出一些钱究渐座。”加洛克说究渐座。

  乔尼翻出凯伦的钱包恼朱味,取出里面的几块钱恼朱味,他数了数说:“一共四元三角五分究渐座。”他的声音充满了厌恶究渐座。

  他把钱塞进衣服口袋恼朱味,接着开始仔细搜查屋子究渐座。只见他扔下架子上的东西恼朱味,拉开所有的抽屉恼朱味,里面的东西都被倒在了地上究渐座。他一边搜索一边搞着破坏究渐座。凯伦~晚~秋~红~叶~共~享~书~苑~心疼地看着父母辛苦收集的瓷器费锐耕、玻璃器皿和其他被他肆意破坏的艺术品恼朱味,她用力捂住嘴恼朱味,以免自己控制不住失声大喊出来究渐座。乔尼在楼下搜索过后恼朱味,又上楼去了究渐座。楼上不时地传来乔尼到处走动费锐耕、摔东西的声音究渐座。

  加洛克一边喝着啤酒恼朱味,一边监视凯伦恼朱味,他的脸上带着微笑恼朱味,但是这种笑丝毫不具有幽默感究渐座。他的情绪似乎有些被啤酒的微量酒精所影响了恼朱味,看起来有些激动究渐座。显而易见恼朱味,她面前的这个人看起来有点像是个精神病患者恼朱味,因为他极有可能随时发狂究渐座。

  乔尼只找到了几块硬币究渐座。

  “我之前跟你说过恼朱味,我父亲是不留钱在家的究渐座。”凯伦一字一句费锐耕、很有耐心地说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真是太不幸了恼朱味,如果这里有钱的话恼朱味,我想我们会表现得更友好一些究渐座。我们很需要钱恼朱味,我们想出国究渐座。”加洛克说究渐座。

  “很抱歉恼朱味,我也帮不了你们恼朱味,真遗憾究渐座。”

  “你现在先别急着说遗憾恼朱味,等我们杀你灭口的时候恼朱味,你会真正感到遗憾的究渐座。”

  她知道他们离真正下手已经不远了恼朱味,因为他们已经开始拿语言折磨她了究渐座。现在只有尽可能地往后拖延时间究渐座。

  “你们为什么非得杀我灭口呢?我一直很配合你们恼朱味,而且按照你们的要求去做究渐座。”她尽量使自己显得心平气和究渐座。

  “因为你爸爸是警察恼朱味,你知道我们现在最不愿意提起的就是警察恼朱味,我们讨厌他们恼朱味,也讨厌和他们有关系的人究渐座。而且你是教师恼朱味,我们也不大喜欢教师这个职业恼朱味,你说是吗恼朱味,乔尼?”

  乔尼对她咧嘴笑了笑恼朱味,他的表情愚蠢透了究渐座。

  加洛克接着上面的话说:“总之恼朱味,为了我们的安全恼朱味,你必须得死究渐座。现在警方以为我们已经逃到了两百英里以外的地方恼朱味,可如果你还活着的话恼朱味,你肯定会马上跟警方联系的究渐座。”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恼朱味,你们可以把我锁在地下室恼朱味,那样的话恼朱味,我根本没办法报警究渐座。”

  “哦恼朱味,不恼朱味,我们可不能去冒那个险恼朱味,”加洛克思考了一下恼朱味,又说恼朱味,“其实把你锁在地下室恼朱味,也是个行得通的主意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我们肯定让你待在里面恼朱味,永远都爬不出来究渐座。当有人注意到你的消失恼朱味,进屋找到你时恼朱味,恐怕已经来不及了究渐座。”

  她内心害怕极了恼朱味,可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说:“我知道你是在吓唬我呢恼朱味,加洛克究渐座。事实上恼朱味,我已经被你吓坏了究渐座。想想看恼朱味,谁会不害怕这个呢?可我也知道恼朱味,你不是真心想杀我恼朱味,你只是不想把我留下恼朱味,其实你可以把我一起带走究渐座。我保证不会轻举妄动的究渐座。我愿意——”说着恼朱味,她突然停了一下恼朱味,“等一下恼朱味,你听到那声音没有?”

  加洛克站起来:“什么声音?”

  “该死恼朱味,我想我也听到了究渐座。”乔尼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他恼朱味,挂在他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究渐座。

  那声音由远及近地穿了过来恼朱味,而且越来越近究渐座。

  那是一列渐渐驶近的火车的声音?

  凯伦倏然站立起来恼朱味,说:“老天!真搞不懂你们恼朱味,现在恼朱味,还有些时间恼朱味,我要进那个地下室了!”

  她往前方迈出了一步恼朱味,但是乔尼冲在她的前面跑了过去究渐座。见状恼朱味,加洛克迟疑了一下恼朱味,外面的声音听上去越来越响了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也紧跟在乔尼的身后究渐座。

  他们急匆匆地跳向厨房的地板门恼朱味,这时恼朱味,凯伦迅速爬上椅子恼朱味,从架子上取下猎枪恼朱味,然后恼朱味,她身体靠在墙上恼朱味,端着猎枪恼朱味,搁在肩上向他们瞄准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加洛克抬起了头恼朱味,他伸手去掏枪恼朱味,而她随即扣动扳机恼朱味,接着传出一声枪响究渐座。

  黎明时分恼朱味,凯伦呆呆地站在客厅窗口恼朱味,她的面部毫无表情究渐座。加洛克的尸体从她的眼前被抬上了救护车恼朱味,他当场就被射死了究渐座。乔尼身受重伤恼朱味,可是没有生命危险究渐座。

  一位警察走到凯伦身边恼朱味,缓缓地说:“我完全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恼朱味,不管杀人的动机是多么的公正恼朱味,可杀人终究让人觉得害怕究渐座。可是当时你只有这一种选择究渐座。在那样的形势下恼朱味,你要是不杀他们恼朱味,他们一定会杀死你的究渐座。”

  她长吁了一口气回答:“是的恼朱味,我知道恼朱味,我只能那样去选择究渐座。”

  “说老实话恼朱味,在这件事上你真的非常幸运恼朱味,他们居然那样粗心大意恼朱味,让你有机会拿到枪究渐座。”

  “是这样的恼朱味,”她微微一笑说恼朱味,“那个时候恼朱味,他们正要进入地下室去躲避龙卷风究渐座。因为我之前跟他们说过恼朱味,龙卷风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列正在快速行进的火车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当火车照常在快十点高速经过的时候恼朱味,我撒谎说龙卷风就要来了究渐座。”她极目远望山的另一边恼朱味,那里正是圣路易和旧金山的铁路主干线究渐座。

Tags: 内伤 灾难

本文网址:/zhentan/15287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