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珠宝设计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星期六上午恼朱味,狄克到达棕榈温泉究渐座。

  “我在这个星期三恼朱味,从洛杉矶打过来电话恼朱味,在这里预订了房间究渐座。”他喘着气说恼朱味,像大多数胖人一样恼朱味,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喘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我叫安娜恼朱味,是这里的经理恼朱味,请您先坐下恼朱味,我现在去取一份登记表究渐座。”温泉办公室里恼朱味,负责接待他的女人很热情地说究渐座。这个女人有三十来岁费锐耕、身材高挑费锐耕、一头红发费锐耕、一身白色的连裤套装恼朱味,剪裁得十分合体究渐座。从一个档案里取出一张印好的表格后恼朱味,她回到办公桌前究渐座。

  “狄克先生恼朱味,现在恼朱味,我们需要填写一些资料究渐座。你在电话中已经给了我们住址恼朱味,我们还需要知道您的年龄究渐座。”她很有礼貌地说究渐座。

  “四十四究渐座。”

  “还有职业?”

  “有这个必要吗?”他有些不高兴恼朱味,“要知道恼朱味,我在这里只是想住上一个星期恼朱味,然后减掉几磅肉恼朱味,而不是来申请贷款!”

  “对不起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我们并不是有意要去询问您的隐私恼朱味,可是恼朱味,我们这里是持有执照的合法健身场所究渐座。因为这个我们必须遵守政府的法令恼朱味,其中包括填写这张表格究渐座。”她说究渐座。

  “是这样恼朱味,我是个设计师究渐座。”狄克极不情愿地说道究渐座。

  “哦恼朱味,这听起来很有意思!请问恼朱味,您是设计衣服的吗?”安娜说究渐座。

  “哦恼朱味,不究渐座。”狄克简单地回答了一句究渐座。

  安娜顿了一下恼朱味,期待他作进一步的说明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他看起来并不配合究渐座。

  安娜有些勉强地笑了笑恼朱味,继续问道:“那您是在什么地方工作恼朱味,狄克先生?”

  “这也是必填的内容?”狄克皱眉恼朱味,探过头看了看表格究渐座。

  “对不起恼朱味,是这样的究渐座。”

  “唉恼朱味,我在泰菲公司工作究渐座。”狄克被动地回答究渐座。

  “是那个有名的珠宝商?”安娜扬起两道眉毛问道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有名的珠宝商究渐座。”狄克承认说究渐座。

  “听起来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恼朱味,那就是说恼朱味,您是一位珠宝设计师了?”安娜看起来很感兴趣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还有别的问题吗?”

  “当然究渐座。”安娜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恼朱味,狄克签完字后恼朱味,她站起身来究渐座。

  “好了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现在请随我来究渐座。我带您见一下健身指导恼朱味,他叫马尔克究渐座。您的行李可以先放在这里恼朱味,一会儿恼朱味,我会派人送到您的房间究渐座。”

  “如果方便的话恼朱味,我想随身带着这个小箱子恼朱味,里面的东西我晚上用得上究渐座。”他说究渐座。

  安娜站在一旁恼朱味,等着狄克拎起那只较小的箱子究渐座。接着恼朱味,她走在前面恼朱味,领着狄克沿着一个大游泳池边走去究渐座。池子里没有人究渐座。

  “你们这里看起来不太热闹究渐座。”狄克又开始喘气了究渐座。为了跟得上苗条的安娜恼朱味,他累得上气接不上下气究渐座。

  “您误会了恼朱味,我们大部分顾客现在都忙着别的事呢究渐座。像健身房课程费锐耕、徒步运动费锐耕、日光浴恼朱味,等等究渐座。午饭后恼朱味,池子里就全是人了究渐座。”安娜解释说究渐座。

  “午饭?请问午饭什么时候开?”狄克第一次表现出了兴趣恼朱味,他一边问恼朱味,一边拿手指弹着他的大肚腩究渐座。

  “十二点半究渐座。到时候恼朱味,你的健身指导会把你交给营养专家——米尔太太恼朱味,由她为你准备一日三餐究渐座。”

  他们来到游泳池的末端恼朱味,接着恼朱味,开始沿着一堵石墙向前走究渐座。

  狄克好奇地问道:“那边是什么?”

  她微笑着回答说:“那边是女宾部恼朱味,我们这里的日间练习恼朱味,男女是分开的恼朱味,先生们在一边恼朱味,小姐太太们在另一边究渐座。这样的话恼朱味,在练习的时候恼朱味,每个人都能自在一些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吃过晚饭恼朱味,两边就可以自由活动恼朱味,随便来往了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她看了一眼狄克恼朱味,带着试探问道:“先生恼朱味,您的工作一定很有趣吧?”

  他含糊其辞究渐座。“工作终究是工作究渐座。”

  “哦恼朱味,是这样啊究渐座。我很喜欢珠宝究渐座。”说着恼朱味,她迅速地瞥了一眼狄克不肯离手的箱子究渐座。“您刚才说恼朱味,您晚上还需要工作?”

  “是的恼朱味,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究渐座。事先已经定好了日期恼朱味,我必须在那之前赶制出来究渐座。假期期间恼朱味,我可不能就这么闲着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为了我的健康着想恼朱味,我又觉得应该趁着这段时间减减肥究渐座。”

  “先生恼朱味,你的选择没错究渐座。来到我们这里恼朱味,你一定会满意的究渐座。”安娜跟他保证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座长方形建筑究渐座。安娜为他推开门恼朱味,“请您这边走究渐座。”

  建筑是一个现代化的体育馆恼朱味,放眼望去里面有很多肥胖的人恼朱味,他们都身穿灰色汗衫恼朱味,很努力地进行着各式各样的运动究渐座。安娜领着狄克踏过干净费锐耕、雪亮的地板走到了一个角落里究渐座。那里是一个小房间恼朱味,四周是用玻璃隔断的究渐座。房间的办公桌前恼朱味,正坐着一个身材健美的男士恼朱味,他很年轻恼朱味,身穿一件合身的白色T恤恼朱味,看到他们走过来恼朱味,他微笑着迎接究渐座。

  安娜跟他介绍:“你好恼朱味,马尔克!这位是狄克先生恼朱味,他将会在我们这里待上一个星期恼朱味,请多关照他究渐座。”

  “那是当然恼朱味,安娜小姐恼朱味,我非常乐意究渐座。哦恼朱味,对不起——”他拿起桌上放置的话筒恼朱味,“你好恼朱味,沃伦先生究渐座。是的恼朱味,我是马尔克究渐座。有一点恼朱味,我必须得提醒你究渐座。在练习划船的时候恼朱味,您的腹部一定要缩紧恼朱味,您得时刻记住我说的要点究渐座。”放下话筒恼朱味,他很绅士地说:“安娜小姐恼朱味,我很高兴能为狄克先生效劳究渐座。”

  “谢谢你恼朱味,马尔克究渐座。狄克先生的午饭恼朱味,就麻烦你去联系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她转身拍拍狄克先生的手臂恼朱味,微笑着跟他再见究渐座。

  安娜走后恼朱味,马尔克随即去接狄克手里的小提箱究渐座。“狄克先生恼朱味,这个箱子恼朱味,我让人给你送回房间吧究渐座。”

  狄克有些警觉:“谢谢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我还是愿意把它留在身边恼朱味,里面是我必须费心去做的一些东西究渐座。”

  马尔克咧嘴一笑恼朱味,说:“当然恼朱味,先生恼朱味,那是您的自由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拿着从办公桌里取出的皮尺恼朱味,开始测量狄克的腰围究渐座。看完尺寸恼朱味,他轻声吹了一下口哨究渐座。“也许恼朱味,您应该在这里多待几天究渐座。”

  “嗯?这个可不行!”狄克很直接地拒绝恼朱味,“我在《体重》杂志上恼朱味,看到你们刊登的广告恼朱味,上面说恼朱味,只要按照你们的方法恼朱味,腰围一天能减一寸究渐座。因此我才决定来这里待上七天究渐座。希望能减掉七寸腰围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这一点我们能办到恼朱味,噢恼朱味,对不起究渐座。”马尔克指指桌上的话筒究渐座。

  “戈尔先生恼朱味,您在锻炼臂力的时候恼朱味,一定要把背部挺直恼朱味,这一点很重要究渐座。”放下话筒恼朱味,他转身面对狄克恼朱味,微笑着说:“请随我来恼朱味,现在恼朱味,我们去给您挑选一些合身的运动装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他们走出玻璃办公室恼朱味,来到一个一尘不染的存衣间究渐座。马尔克径直走向一个衣柜恼朱味,从里面取出两件大号汗衫恼朱味,来到桌子跟前恼朱味,在衣服背上迅速而熟练地钉上狄克的名字究渐座。

  “您先坐下恼朱味,我们现在试穿一下运动鞋和袜子究渐座。”

  狄克有些笨拙地坐了下来恼朱味,顺手把手提箱搁在大腿上究渐座。

  马尔克冲那个手提箱点点头说:“看样子恼朱味,您那东西一定值不少钱究渐座。”

  狄克用和气的眼光看着他恼朱味,没有回答究渐座。

  马尔克耸了耸肩恼朱味,开始给他量脚究渐座。之后恼朱味,他给狄克拿了七双白色袜子和一双高筒运动鞋恼朱味,又给他指定了一个柜子究渐座。

  “吃完午饭恼朱味,请您马上到我这边来究渐座。这样的话恼朱味,我们可以尽早地开始您的运动课程究渐座。这会儿恼朱味,我们还是先去米尔太太那里打声招呼恼朱味,让她多准备一份饭菜究渐座。”

  狄克跟在马尔克后面走出体育馆恼朱味,跨过草坪恼朱味,来到餐厅究渐座。马尔克领他进入厨房边的一间办公室恼朱味,里面的办公人员是一位矮胖的中年妇女恼朱味,她穿着白色制服究渐座。

  “这里的工作装都是白色的吗?看起来有点像医院究渐座。”狄克的言语中透着尖刻究渐座。

  “清洁是保证良好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恼朱味,和健康同等重要恼朱味,而白色是清洁的象征究渐座。”马尔克回答究渐座。

  “听起来真让人感动!”狄克低语究渐座。

  “狄克先生恼朱味,这位是米尔太太恼朱味,我们这里的营养专家恼朱味,这段时间恼朱味,您就在这里跟她聊聊关于合理膳食的问题究渐座。我们下午见究渐座。”马尔克说完就离开了恼朱味,临走的时候恼朱味,他又好奇地瞥了一眼那个小提箱究渐座。

  不出五分钟恼朱味,他肯定会向安娜打听恼朱味,问她里面都装有什么恼朱味,而安娜肯定会告诉他的究渐座。狄克心想究渐座。

  营养专家微笑着说:“请坐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下面我们开诚布公地谈谈究渐座。”

  狄克回应一个微笑恼朱味,坐了下来试图去找寻她的菜谱究渐座。

  “您那个箱子恼朱味,我可以找人送回房间究渐座。”

  狄克干巴巴地回答:“是的恼朱味,这个我知道究渐座。我想还是留在身边比较好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们说说午餐的问题究渐座。”

  她举起一只胖手恼朱味,说道:“您别担心这个恼朱味,我们先聊聊您的膳食究渐座。从您的外表看恼朱味,您体内的胆固醇有些超标究渐座。”

  “是吗?”

  “的确如此恼朱味,狄克先生究渐座。这一点恼朱味,从您的面部可以观察出来究渐座。而且恼朱味,我还知道您特别爱吃煎鸡蛋和香肠究渐座。看起来恼朱味,那个箱子让您很不舒服?”

  狄克的态度很坚决:“没关系究渐座。中午我会吃什么?”

  米尔太太骄傲地向他宣布:“我的特别餐究渐座。”

  “什么特别餐?”狄克有些不解究渐座。

  她得意地解释:“花菜和肉汤恼朱味,每样各一杯恼朱味,加起来的热量一共是四十七卡路里究渐座。”

  “只有这些?”狄克问究渐座。

  她语气里带有一点嘲弄:“哦恼朱味,那可不行恼朱味,只吃花菜和肉汤恼朱味,可没人能受得了这个究渐座。你还可以吃一些芹菜恼朱味,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究渐座。而且恼朱味,我会要求您带几根芹菜恼朱味,闲来没事就一直咀嚼究渐座。”

  “一天到晚带着芹菜?这算什么名堂?”狄克脱口而出究渐座。

  “芹菜可是最好的减肥食品恼朱味,每吃一根芹菜可以减少热量五卡路里究渐座。”米尔太太很认真地说究渐座。

  “能减少五卡路里?”狄克有些怀疑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自己发明的究渐座。你想想看恼朱味,平均一根芹菜的热量是十五卡路里恼朱味,但是恼朱味,人每咀嚼一次讨厌的食物恼朱味,就会因为生气恼朱味,耗去二十卡路里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每吃一根芹菜能减少五卡路里究渐座。”

  “听上去确实很不错究渐座。”狄克喃喃地说究渐座。

  “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米尔太太的声音里充满期待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什么事?”

  米尔太太异常神秘地侧下身低语:“那只箱子里装了些什么?”

  狄克用狐疑的眼神扫视四周恼朱味,然后探过身去恼朱味,故作神秘地说:“现在里面是空的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我希望里面马上装满芹菜!”

  听完恼朱味,米尔太太仰着脸恼朱味,捧腹大笑起来究渐座。

  狄克看了她一眼恼朱味,站起身说:“对不起恼朱味,失陪一下恼朱味,我还得去见安娜小姐究渐座。”

  当他离开的时候恼朱味,米尔太太还在大笑不止究渐座。

  站在安娜小姐的办公桌前恼朱味,狄克一脸严肃地说:“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恼朱味,如果我一直带着这个箱子到处走动的话恼朱味,迟早会惹出麻烦的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也这么认为究渐座。”安娜表示赞同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如果我把箱子搁在房间里恼朱味,没人看守更是麻烦恼朱味,那样的话恼朱味,我根本没办法好好休息恼朱味,也无法全身心投入训练恼朱味,我减肥的计划或许又要落空了究渐座。我也想过在本地的银行租一个保险箱恼朱味,把东西存放进银行恼朱味,不过晚上我就没法工作了究渐座。最近恼朱味,我在重做一条项链恼朱味,那是一个公爵夫人的传家宝恼朱味,虽然我不方便透露她的名字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我相信你一定认识她究渐座。项链本身已经非常精致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公爵夫人认为项链的造型和她的个性不符恼朱味,所以她找到了我恼朱味,要求我重新为她设计恼朱味,而且也已经约定好交货日期究渐座。现在的问题是恼朱味,如果我租保险箱的话恼朱味,夜间就无法工作恼朱味,不能按时交货究渐座。”

  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后恼朱味,安娜小姐点点头究渐座。“您可以考虑把项链存放在我们的保险箱里恼朱味,狄克先生究渐座。”她建议道究渐座。

  狄克扬起眉毛说:“我不知道这里有保险箱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狄克先生究渐座。我们这里有一个质量还不错的保险箱恼朱味,您可以先来看看究渐座。”

  安娜小姐领他进入了后面的一间私人办公室恼朱味,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恼朱味,狄克看见了一个矮小而坚固的保险箱究渐座。

  安娜指指保险箱恼朱味,解释道:“那是政府的规定恼朱味,要求我们必须把账本放置在可以防火的地方究渐座。除了账本恼朱味,里面还有一个很小的现金盒子恼朱味,一般存储有五六十元的现钞恼朱味,有几位客人已经把贵重物品存放进去了恼朱味,里面还有一点空间恼朱味,可以容纳你的箱子究渐座。”

  狄克咬了一下嘴唇恼朱味,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保险箱恼朱味,说道:“保险箱的密码恼朱味,多少人知道?”

  “只有两个人知道恼朱味,一个是我恼朱味,另一个是镇上银行的行长恼朱味,因为温泉股东们选他做了信托人究渐座。”

  “也就是说恼朱味,其他人员一概不知?”

  “是的究渐座。”

  狄克抓着脑袋恼朱味,沉思了一阵恼朱味,最后点头同意了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安娜小姐究渐座。我决定采纳你的建议恼朱味,把箱子寄存在保险箱里究渐座。每天晚饭过后恼朱味,我来领取它恼朱味,赶在九点关门的时候再给你送回来究渐座。那样的话恼朱味,我每晚可以工作两个小时究渐座。你看恼朱味,这样行吗?”

  “没问题究渐座。您是我们尊贵的客人恼朱味,我们理应给你提供便利究渐座。”安娜微微一笑恼朱味,说道究渐座。

  “看样子恼朱味,保险箱归你负责?”

  “是的究渐座。”

  “那就这样吧恼朱味,你现在就打开恼朱味,我把箱子放进去究渐座。”狄克拿手指敲了敲保险箱的外壳究渐座。

  安娜蹲下身子恼朱味,把密码盘很熟练地转了三圈恼朱味,扭过头恼朱味,很有礼貌地说:“对不起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为了对您负责恼朱味,在拨动密码的时候恼朱味,请你回避一下究渐座。”

  狄克干咳了几声恼朱味,转身向后究渐座。安娜开始转动密码盘恼朱味,把四位密码一一对准恼朱味,然后恼朱味,用力拧了一下门柄恼朱味,将结实的门打开了究渐座。“好了恼朱味,狄克先生究渐座。现在可以放进去了究渐座。”狄克非常勉强地递过箱子恼朱味,注视着安娜的一系列动作——把箱子放置在最下层的架子上恼朱味,关门恼朱味,接着转动密码盘究渐座。

  “可以了究渐座。”她说究渐座。

  “哦?我能检查一下吗?这不是针对个人恼朱味,我想你能理解究渐座。”狄克走上前恼朱味,艰难地弯下腰恼朱味,拉了拉门柄恼朱味,发现门锁得很牢固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完全理解究渐座。”

  一切就绪恼朱味,狄克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恼朱味,已经将近十二点半了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时间不早了恼朱味,我得去吃午饭了究渐座。之后恼朱味,我还得去马尔克那里报到恼朱味,制订我的减肥计划究渐座。那么恼朱味,我们晚上见恼朱味,安娜小姐究渐座。”

  他一摇三晃地走出办公室恼朱味,走路的姿势恼朱味,活像一只笨拙的大企鹅究渐座。

  这一星期以来恼朱味,狄克一刻也没有松懈究渐座。在马尔克或其他教练的指导下恼朱味,他卖力地做着运动究渐座。天刚刚亮恼朱味,他就起床了究渐座。吃完米尔太太特制的“饿死人的早餐”恼朱味,他就开始了一天的艰辛生活:一连串反反复复的运动究渐座。做这种动作恼朱味,简直是对人体极大的折磨究渐座。

  每天上午恼朱味,他的程序是先按摩恼朱味,接着去蒸汽房淋浴恼朱味,一小时的柔软操过后恼朱味,再去附近的山脚下徒步行走恼朱味,然后再回来淋浴恼朱味,最后是吃午饭究渐座。

  每天下午恼朱味,则先开始矿物浴恼朱味,接着针对具体部位恼朱味,教授减肥课程恼朱味,随后是紫外线日光浴;器械运动恼朱味,淋浴;还有四十分钟的游泳训练恼朱味,要求他们尽自己所能多游几圈究渐座。狄克一向不擅长这个恼朱味,他最多也就游过两圈究渐座。下午的收尾训练是跑步恼朱味,他们在跑步的过程中恼朱味,还需要喊口号——减肥!减掉脂肪!然后狄克就被折腾的力气全无恼朱味,一回到房间就倒头睡下究渐座。

  晚饭前恼朱味,是他们的休息时间恼朱味,时长两个小时究渐座。晚饭后恼朱味,院方提供一些食物恼朱味,为他们补充一点营养究渐座。当然恼朱味,这些食物也是经过营养专家——米尔太太调配的究渐座。

  晚上恼朱味,不再限制男女交往恼朱味,他们可以在游泳池或娱乐室里自由活动究渐座。每天恼朱味,狄克总会在这段时间刻意回避究渐座。一吃完饭恼朱味,他立即就去安娜小姐那里报到了恼朱味,取回箱子他就钻进自己的房间究渐座。他很守时恼朱味,每晚九点差五分恼朱味,他会出来送回箱子究渐座。这样的日子恼朱味,一直持续到周五究渐座。

  那天晚上恼朱味,狄克做完工作去存放箱子究渐座。走进安娜办公室时恼朱味,他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在里面坐着究渐座。

  安娜介绍道:“狄克先生恼朱味,这位是亨利太太恼朱味,我们正在谈论你呢究渐座。”

  “哦恼朱味,是吗?”狄克冷淡地回答究渐座。他打量了一下亨利太太恼朱味,发现她身材苗条恼朱味,看起来不像来减肥的究渐座。

  “狄克先生恼朱味,能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听安娜小姐说恼朱味,你是一位珠宝专家究渐座。”亨利太太用甜美的声音说道究渐座。

  “专家?我可称不上究渐座。是安娜小姐过奖了究渐座。”狄克说究渐座。

  “真是难得恼朱味,你有这么高的成就恼朱味,还如此谦虚究渐座。可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替女公爵改镶传家宝的恼朱味,那一定得是一个顶级专家究渐座。”

  狄克瞥了安娜一眼恼朱味,眼光里尽是不满究渐座。这个动作恼朱味,被亨利太太注意到了恼朱味,她急忙打着圆场:“狄克先生恼朱味,你不要责怪安娜小姐恼朱味,她也是一番好意恼朱味,因为我也遇到了一样的问题恼朱味,想请你帮忙究渐座。”

  “一样的问题?”

  “是的究渐座。我姨婆留给我一条很贵重的项链恼朱味,我很喜欢恼朱味,但是我总觉得它太重恼朱味,显得有些俗气究渐座。因此恼朱味,听到安娜小姐提起你恼朱味,我就开始考虑要不要重新镶嵌一下宝石恼朱味,让它看起来更和谐一些究渐座。”

  “夫人究渐座。珠宝都可以重新做费锐耕、重新镶恼朱味,专门制造珠宝的人恼朱味,会给你一些可行性建议究渐座。”狄克说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现在恼朱味,我的重点不是这里恼朱味,我想听听一个专家的意见恼朱味,看看是否需要重新做一下究渐座。我让安娜小姐取出项链盒恼朱味,麻烦你看一下究渐座。”

  “不好意思恼朱味,亨利太太恼朱味,我还是认为——”狄克一脸焦急恼朱味,抬起胳膊看看手表说究渐座。

  “狄克先生恼朱味,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究渐座。你看一下究渐座。”她请求的语调说着恼朱味,并且顺手接过安娜小姐拿来的盒子恼朱味,是天鹅绒面究渐座。她掀开盒盖恼朱味,展示给狄克:“其实恼朱味,它很可爱恼朱味,就是看起来太厚重了究渐座。我的意思恼朱味,你明白吗?”

  狄克低头看了一眼项链恼朱味,顿时恼朱味,就被吸引了恼朱味,那种不耐烦的情绪一下子消失了究渐座。

  “我的天!没想到它这么精致!”

  “我想恼朱味,你肯定明白恼朱味,我为难的原因了究渐座。”亨利太太说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只看一眼恼朱味,我就体会到了究渐座。可是恼朱味,我不能立刻拿出是否重做的建议究渐座。那是个细致活恼朱味,得花费很长时间恼朱味,最少也得几个小时究渐座。实在不巧的很恼朱味,我的假期只剩最后一天了究渐座。明天早上恼朱味,我就得离开究渐座。”

  “你可以考虑今天晚上重做究渐座。不好意思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我知道我这么要求有点强人所难恼朱味,可是恼朱味,碰到你这么一流的专家也不容易恼朱味,我愿意支付合理的报酬究渐座。”

  “嗯恼朱味,它的工艺很好恼朱味,应该有一百二十年历史了究渐座。”狄克饶有兴趣地看看项链恼朱味,称赞道究渐座。

  “是的!一点没错!果然是专家恼朱味,它确实已经一百二十年究渐座。传到我这里是第六代究渐座。”亨利太太满怀敬仰地说究渐座。

  “这也没什么究渐座。我注意到它有一个小小的涡卷形装饰恼朱味,那是法国的风格究渐座。”

  “有这种可能究渐座。当时恼朱味,是在新奥尔良制作的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这个地方正被法国统治究渐座。可以帮我研究一下吗?”她说恼朱味,脸上充满了期待究渐座。

  “我不得不承认恼朱味,我很感兴趣究渐座。历史这么悠久的项链恼朱味,拥有如此的上乘工艺恼朱味,实在难得究渐座。”

  “太谢谢你了恼朱味,狄克先生究渐座。从你一进门恼朱味,我就看出你是个绅士究渐座。我想恼朱味,一个绅士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女士身处困境而袖手旁观的究渐座。”亨利太太激动地说恼朱味,说着她还双手合十恼朱味,动作很夸张恼朱味,看起来像是在表演节目究渐座。

  狄克终于松口了:“要是那样的话恼朱味,我有两个条件恼朱味,其一恼朱味,由于我在这里做了大量运动恼朱味,精力不太好恼朱味,给你检查的结果恼朱味,可能不太理想恼朱味,所以我只告诉你恼朱味,我的个人意见恼朱味,与我们公司无关究渐座。其二恼朱味,那只是我的一点不成熟的想法恼朱味,不是什么权威恼朱味,不需要酬劳究渐座。这两点恼朱味,你能接受吗?”

  “为什么不呢?我想不出拒绝的理由究渐座。狄克先生恼朱味,真是感激不尽!”

  “那么恼朱味,安娜小姐恼朱味,你给我们做个见证吧究渐座。顺便把我的箱子取出来究渐座。”

  “今晚恼朱味,你不保存了吗?”安娜诧异地问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需要那个箱子究渐座。里面装有许多东西恼朱味,像是测量仪器费锐耕、珠宝辨别镜费锐耕、抹布究渐座。要是我检查亨利太太项链的话恼朱味,用得着那些究渐座。你们怎么了?为什么那样看着我?”

  两个女人互相对望了一眼恼朱味,同时扭过头恼朱味,盯着狄克看究渐座。

  安娜开口了:“狄克先生恼朱味,我想恼朱味,这话由我来说比较合适究渐座。从原则上讲恼朱味,亨利太太很乐意让你拿走项链恼朱味,但是恼朱味,你需要留下你的项链恼朱味,就算是——”

  “一种安全保障究渐座。”狄克接过安娜的话说究渐座。接着恼朱味,狄克举了举手恼朱味,示意她们让自己把话说完恼朱味,“是的恼朱味,这是应该的究渐座。我们素不相识恼朱味,这是第一次合作究渐座。好吧恼朱味,安娜小姐恼朱味,麻烦你去拿箱子恼朱味,我就在这里取出工具究渐座。”

  箱子被放置在桌上恼朱味,狄克伸手从衬衫里掏出钥匙恼朱味,打开皮箱恼朱味,随即又掀开盖子恼朱味,一个可移动的天鹅绒板出现了究渐座。在那个板面上恼朱味,挂有一条耀眼的项链恼朱味,吊坠是一颗很大的绿宝石究渐座。

  “这条就是我正在制作的项链恼朱味,它是英国货恼朱味,很有价值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把它继续存放在保险柜里恼朱味,这一下恼朱味,你们放心了吧?”

  “我觉得这样很合理恼朱味,你认为呢恼朱味,亨利太太?”安娜看了看亨利太太说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我有些无地自容究渐座。几分钟前恼朱味,我还在请求人家帮忙呢恼朱味,现在又——不过恼朱味,我想狄克先生应该能理解恼朱味,毕竟恼朱味,那是历代相传的东西究渐座。”

  “不要介意这些恼朱味,我的女士!我完全理解究渐座。事实上恼朱味,这个问题应该由我主动提出的究渐座。我想恼朱味,肯定是我饿晕了恼朱味,米尔太太提供的饭菜实在是要命!”他说着恼朱味,小心地取下项链恼朱味,用一块布包好交给安娜究渐座。然后恼朱味,“啪”地一声恼朱味,把自己的小箱子关上究渐座。“好了恼朱味,要是没别的事情恼朱味,我想回房间了恼朱味,晚安!”说着恼朱味,他一手提着箱子恼朱味,一手拿着亨利太太的项链恼朱味,离开了办公室究渐座。

  两个女人没有说话恼朱味,一直目送他走远究渐座。

  翌日清晨恼朱味,狄克吃完早饭恼朱味,就去了办公室恼朱味,他需要去那里办理结账手续究渐座。安娜和亨利太太都在等他究渐座。

  “两位女士恼朱味,早晨好究渐座。”他招呼道究渐座。

  “狄克先生恼朱味,早晨好!我去帮你拿账单恼朱味,你和亨利太太谈究渐座。”安娜说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我非常乐意听取你的意见究渐座。”亨利太太说究渐座。

  安娜离开办公室后恼朱味,狄克和亨利太太恼朱味,在一张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究渐座。狄克把项链摆在桌子上恼朱味,说:“说实话恼朱味,亨利太太恼朱味,这个珠宝很有创意究渐座。本身宝石就是上乘的恼朱味,再加上巧妙的镶嵌手法恼朱味,简直是巧夺天工究渐座。能有机会重新设计恼朱味,并且制作这样的好东西恼朱味,我觉得特别幸运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我还是想说恼朱味,这条项链不该被重做究渐座。”

  “我有点不太理解恼朱味,狄克先生究渐座。既然你很乐意改造恼朱味,为什么又——”

  “亨利太太恼朱味,你先别急究渐座。容我跟你解释究渐座。我之所以愿意改造恼朱味,是因为这项工作恼朱味,对我而言恼朱味,是个很大的突破恼朱味,我很喜欢这种挑战究渐座。但是恼朱味,那种乐意里面恼朱味,包含有自私的成分究渐座。另外恼朱味,据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恼朱味,这条项链也不适合被改造究渐座。假如我是你的话恼朱味,我选择——把它擦亮恼朱味,然后骄傲地戴上它恼朱味,一点也不做改动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我佩戴它时恼朱味,总嫌它太耀眼究渐座。”亨利太太辩解道究渐座。

  “别那样想究渐座。你要毫无顾忌地戴上它恼朱味,在佩戴的时候恼朱味,穿一身剪裁最简单的长礼服恼朱味,而且一定要合身恼朱味,把你的身材凸显出来究渐座。另外恼朱味,身上有它装饰时恼朱味,不要再佩戴任何别的首饰恼朱味,就连耳环也别戴究渐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恼朱味,我还有一点建议——你可以高高地挽起头发恼朱味,把脖颈完全显露出来恼朱味,尽可能也露出双肩究渐座。一句话恼朱味,极尽炫耀之能事恼朱味,竭力展现它的魅力究渐座。”

  “狄克先生恼朱味,这个主意太精到了!我非常赞同!”她说究渐座。

  “很高兴得到你的认同究渐座。”狄克盖上项链盒子恼朱味,双手递给她究渐座。正好恼朱味,安娜回来了究渐座。

  “我的账单来了恼朱味,辛苦你了!安娜究渐座。”他大致扫了一眼账单恼朱味,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沓旅行支票究渐座。在填写支票时恼朱味,他有意多签了一些数额究渐座。“剩余的部分恼朱味,请麻烦转交给马尔克和他的助手究渐座。”

  “谢谢你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你真是太慷慨了究渐座。”

  “这不算什么恼朱味,应该的究渐座。哦恼朱味,女士们恼朱味,我得告辞了恼朱味,出租车来了究渐座。现在我可以取回项链吗?”他看看窗外恼朱味,一辆出租车驶了过来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马上给你取究渐座。”

  打开保险箱恼朱味,安娜拿出用布包裹的项链恼朱味,交给了狄克究渐座。他看了一下恼朱味,小心地放回小箱子究渐座。

  “欢迎下次再来!”安娜微笑着说究渐座。

  狄克“咯咯”地笑着说:“但愿我不需要再过来恼朱味,我不想再反弹究渐座。不过我得承认恼朱味,你们这里的减肥很有成效究渐座。今天早上马尔克给测量腰围恼朱味,我发现恼朱味,我的腰围减了三寸恼朱味,胸围减了两寸恼朱味,大腿减了一寸半究渐座。算起来在这七天里恼朱味,我一共减了八寸究渐座。如果我还想继续减肥的话恼朱味,一定第一个考虑这里究渐座。好了恼朱味,我得抓紧时间了恼朱味,司机该等急了究渐座。”

  他步履蹒跚地向出租车走去恼朱味,一只手里拎着衣箱恼朱味,另一只手提着珠宝箱究渐座。身后恼朱味,安娜和亨利太太满脸堆笑恼朱味,目送他离开究渐座。

  返回墨西哥的当天晚上恼朱味,狄克整理好行李后恼朱味,就走出了那家永久居住的旅馆究渐座。他来到林荫大道恼朱味,在一个杂志架前停住脚恼朱味,挑选了一本最新版的《体重》周刊恼朱味,接着走进酒吧究渐座。他径直走到柜台顶头恼朱味,那是他最喜欢的位置究渐座。

  “晚上好恼朱味,狄克先生恼朱味,一个星期没见到你了究渐座。”吧台侍者搭讪道究渐座。

  “你好恼朱味,杰克恼朱味,我有事外出了究渐座。”

  “你看起来消瘦了许多究渐座。”杰克打量着他恼朱味,说道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想是这样究渐座。”

  杰克随手递给他一张菜单恼朱味,转身招呼其他顾客去了究渐座。狄克看着菜单恼朱味,哈欠连天究渐座。他确实很困乏究渐座。因为他几乎一夜没睡恼朱味,他的心思恼朱味,一直花在亨利太太的项链上恼朱味,他很费力地取下那颗宝石恼朱味,然后照着原样恼朱味,安装了一件相似的赝品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他还没来得及去联系收购赃物的人究渐座。那颗宝石恼朱味,就放在他的箱子里恼朱味,和那条假冒的绿宝石项链放在一起究渐座。他偷偷调换的那颗宝石很值钱恼朱味,大约能卖到三万到三万五千元究渐座。到最后恼朱味,他最少可以拿到手八九千元究渐座。这笔钱恼朱味,足够支付他一年的生活费用究渐座。这些钱花完以后恼朱味,他再继续重操旧业究渐座。在美国恼朱味,那样的温泉还有很多恼朱味,他有的是机会究渐座。

  “狄克先生恼朱味,菜点好了吗?”杰克问究渐座。

  “点好了究渐座。我不太饿恼朱味,都是该死的旅行恼朱味,我的胃口全被破坏了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就想吃点儿点心究渐座。给我来两个干酪面包恼朱味,全部配料都加上究渐座。再要一碗红番椒恼朱味,还有一杯双料巧克力麦芽酒恼朱味,一块草莓蛋糕究渐座。对了恼朱味,还有咖啡恼朱味,这个好做甜点究渐座。”他微笑着对杰克说究渐座。

  “从明天开始恼朱味,我要大吃特吃恼朱味,把减掉的体重吃回来究渐座。”杰克转身去准备点心的时候恼朱味,狄克自言自语地说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认真地翻阅起《体重》杂志究渐座。

Tags: 珠宝 温泉

本文网址:/zhentan/15287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