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逍遥法外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亨利 托曼有些扬扬得意恼朱味,因为他成功地完成了一次谋杀恼朱味,而且并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究渐座。

  他时不时就能想起这件事恼朱味,一想到这些他就情不自禁地得意起来究渐座。他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恼朱味,可以俯视众生恼朱味,因为他已经跻身于最聪明费锐耕、最卓越的罪犯行列究渐座。他是一个逍遥法外的杀人凶手!

  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一个人恼朱味,那就是他的妻子——路易丝究渐座。那天晚上恼朱味,路易丝正好在客厅里究渐座。她亲眼看到两个黑影走向了阳台究渐座。起初是两个人的身影恼朱味,之后就只剩下一个了究渐座。

  他选择杀人恼朱味,是因为路易丝究渐座。

  司各特?兰辛被他从阳台上推下去以后恼朱味,他很担心恼朱味,他没把握能对付她究渐座。女人是很容易受情绪控制的恼朱味,而他的妻子路易丝更是如此恼朱味,因为她是一个女人恼朱味,也是一个戏剧演员究渐座。

  出事后的一段时间恼朱味,她的反应就好像还是在舞台上表演——她一下子呆在那里恼朱味,两眼圆睁恼朱味,一动不动究渐座。

  在警察赶到现场之前恼朱味,亨利使她恢复了平静究渐座。其实恼朱味,这一点也不难做到究渐座。因为亨利指出了问题的实质恼朱味,那就是恼朱味,尽管她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恼朱味,但是她没有证据去证明究渐座。此外恼朱味,她也不愿意让自己和丑闻扯上干系恼朱味,不想让自己的照片出现在报纸的头版头条上恼朱味,要是那样的话恼朱味,她和司各特的私情就会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恼朱味,为他们的茶余饭后又增加了一个话题究渐座。再者恼朱味,她还必须顾及她的母亲究渐座。老人家已经七十多岁了恼朱味,还患有心脏病究渐座。路易丝不想让她的母亲因为这件事的刺激恼朱味,而引起心脏病的突发究渐座。

  在意识到各方利害后恼朱味,路易丝乖乖地屈服了究渐座。她心甘情愿地按照亨利的愿望回答了警察的询问恼朱味,她的一字一句对亨利都很有利究渐座。

  她告诉警察恼朱味,那天晚上恼朱味,司各特看起来很沮丧究渐座。他已经赋闲很久了恼朱味,就连电视台的那份工作也不做了究渐座。在晚饭前和就餐期间恼朱味,他喝了很多酒究渐座。在例行调查的时候恼朱味,也有其他证人的证明究渐座。他们都一致承认一个事实——司各特最近严重酗酒究渐座。

  尸体解剖的结果出来了恼朱味,和路易丝的说辞是吻合的究渐座。这一点给亨利推脱罪名提供了有力的证据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路易丝说司各特心情不好恼朱味,那并不是在撒谎究渐座。司各特近段时间恼朱味,确实很抑郁恼朱味,甚至有些绝望究渐座。他最亲密的朋友对此作出了证实究渐座。接着恼朱味,路易丝又向警察描述了司各特临死之前的各种行为究渐座。她说恼朱味,司各特独自一人烦躁地走向了阳台恼朱味,但她没有提到亨利恼朱味,也没有说亨利尾随其后走向阳台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她更没有提到那张照片究渐座。

  可祸端正是那张照片恼朱味,它是一根导火线恼朱味,正是它引发了一系列的矛盾恼朱味,造成了这场残忍的谋杀究渐座。

  路易丝矢口否认恼朱味,她拒绝承认那张照片具有特殊的含义恼朱味,她认为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亨利的嫉妒心理在作怪恼朱味,他总喜欢把事情朝坏的方向去想究渐座。那张照片是一张大头像恼朱味,照片上的司各特面露微笑恼朱味,看上去像是拍给经纪人和导演看的究渐座。上面的一段献词恼朱味,很显眼恼朱味,也很夸张恼朱味,内容是:“献给我的女主角——你永远的奴隶究渐座。”——那是典型的演艺圈人风格究渐座。

  路易丝跟亨利阐明说恼朱味,这句献词并没有明显的指代性恼朱味,只是一句套词罢了恼朱味,所有的演员都写过类似的话恼朱味,其中不包含任何的真实感情究渐座。而且恼朱味,她和司各特交情不深恼朱味,只是在一个演季里合作过几场对手戏恼朱味,共同用过几次餐恼朱味,仅此而已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不管路易丝怎么解释恼朱味,亨利还是不肯相信究渐座。他一直还在因为他们两人表演的爱情场面而耿耿于怀究渐座。那个炎热的夜晚恼朱味,他焦躁不安地坐在台下恼朱味,观看他们在舞台上演绎着动人心魄的爱情故事究渐座。而且恼朱味,当初路易丝在他们的婚事上也一直犹豫不决恼朱味,也许恼朱味,那时候恼朱味,她就和司各特有了暧昧的关系?结婚后恼朱味,司各特则经常会光临他们家恼朱味,往来次数之频繁恼朱味,更让亨利心有芥蒂费锐耕、猜疑不断究渐座。路易丝把原因归咎于司各特喜欢到别人家蹭饭究渐座。可是恼朱味,亨利已经听不进去这种不疼不痒的解释恼朱味,嫉妒和猜疑像癌细胞一样在心里疯长恼朱味,不停地吞噬着他的理智恼朱味,终于有一天恼朱味,他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究渐座。

  也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他在她的抽屉里发现了那张照片恼朱味,那张微笑的脸和那些肉麻的题词恼朱味,一下子触及到他心里最敏感的角落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决定必须除掉司各特?兰辛究渐座。

  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恼朱味,他都无法忘记那张脸恼朱味,那张脸像是一个幽灵一样恼朱味,无处不在究渐座。因为他无论是清醒还是睡觉恼朱味,都无法摆脱那张脸恼朱味,那张脸似乎无处不在究渐座。他四下环视恼朱味,可是在每个角落恼朱味,他都能看到那张脸究渐座。那张脸一刻不停地注视着他恼朱味,甚至跟着他进入梦中究渐座。那张脸不断地变大恼朱味,它开始占据他的生活恼朱味,破坏他的生活恼朱味,他已经找不到地方藏躲恼朱味,只好让那张脸的主人消失究渐座。

  只有这样做恼朱味,他才能不再受折磨究渐座。

  那天恼朱味,警察做完最后一次调查后就离开了究渐座。亨利觉得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恼朱味,就像刚被切除了一个恶性肿瘤一样究渐座。他对着路易丝大喊:“噩梦终于过去了究渐座。我把它打倒了!我彻底打垮了司各特恼朱味,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吧究渐座。我不会再看到他恼朱味,或者是记起他了!我彻底从他的阴影里走出来恼朱味,你懂我在说什么恼朱味,是吗?路易丝究渐座。”

  她抬起眼皮恼朱味,郑重其事地开始打量他恼朱味,这是她发现他制造了一起谋杀后恼朱味,第一次认真地审视他究渐座。

  路易丝的眼神很平和恼朱味,中间没有夹杂任何的感情色彩究渐座。亨利知道恼朱味,他的妻子内心根本平静不下来恼朱味,她一定受到了很大的震撼究渐座。或许恼朱味,在她眼里恼朱味,此刻的自己仅仅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凶手恼朱味,而不是她的丈夫究渐座。但是恼朱味,那有什么关系呢?这种糟糕的局面迟早会发生改变恼朱味,他也会努力使之改变的究渐座。司各特已经死了恼朱味,他们之间不会再有障碍恼朱味,他们的关系会变得越来亲密恼朱味,会渐渐地融为一体恼朱味,不分彼此恼朱味,这是他一直都期盼的究渐座。

  路易丝的嘴巴动了恼朱味,她的声音里只有好奇究渐座。她问道:“你真能这么想吗?你真的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吗?亨利恼朱味,别再欺骗你自己了恼朱味,这事情不会就这么过去的恼朱味,你会遭到报应的究渐座。”

  亨利显然生气极了恼朱味,在他取得胜利的时刻恼朱味,她居然对他说出这么杀风景的话究渐座。他真想冲过去给她几个耳光究渐座。“别来教训我!”他咆哮道恼朱味,“我杀死司各特恼朱味,那是理所应当的!他是你的情夫!是威胁我们关系的野兽!这事情搁在谁身上恼朱味,他都会那么做的!哪里谈得上什么惩罚?”

  那次恼朱味,路易丝最后一回跟他解释恼朱味,向他澄清究渐座。她一再地强调说恼朱味,司各特和她只是普通的朋友恼朱味,他只是她婚前十几位朋友之一究渐座。和亨利结婚后恼朱味,为了要独占路易丝恼朱味,亨利变得粗鲁而乖戾究渐座。因为这个原因恼朱味,路易丝的很多朋友开始疏远了她恼朱味,对她敬而远之究渐座。只有司各特仍然跟她保持着友谊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杀死司各特以后恼朱味,那张讨厌脸还是没有消失究渐座。

  亨利夫妇参加了司各特的葬礼恼朱味,并且赠送了花圈寄托哀思究渐座。葬礼开始的时候恼朱味,他们静静地坐在长凳上恼朱味,表现得就像是司各特的两个亲戚究渐座。

  “等葬礼结束后恼朱味,那张脸就会消失了吧究渐座。”亨利心想究渐座。

  不幸的是恼朱味,事情并不像他料想的那样究渐座。那张脸还是接连不断地出现究渐座。也许是司各特的什么遗物在作祟?于是恼朱味,他细细地检查路易丝的东西恼朱味,搜出她以往的纪念品和节目单恼朱味,但凡是和司各特有关的恼朱味,他都统统烧掉究渐座。可他没有发现那张惹祸的照片究渐座。

  他怒火直往上蹿恼朱味,最后恼朱味,他还是没能忍住气恼朱味,就质问了路易丝恼朱味,问她照片的去向究渐座。但路易丝表现得相当冷静恼朱味,她告诉他恼朱味,照片已经被烧掉了究渐座。

  一听说这个恼朱味,亨利终于安静了下来究渐座。

  过了几个小时恼朱味,那张脸又找上了亨利究渐座。

  司各特死了恼朱味,可他的灵魂会不会还待在屋里呢?他是被亨利从十二层高的阳台推下去的恼朱味,也许他的灵魂就待在阳台上?路易丝在客厅里也看到了临死之前的司各特恼朱味,也许他的灵魂也会来到客厅?

  亨利越想越觉得害怕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开始考虑搬离这个发生过凶杀案的房子究渐座。他安慰自己说恼朱味,也许恼朱味,换一个环境恼朱味,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恼朱味,他和路易丝就会慢慢地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忘掉究渐座。路易丝一直在有意回避他究渐座。从司各特被他杀死以后恼朱味,他们从来没有做过爱恼朱味,路易丝甚至很讨厌他去碰她究渐座。她去母亲那里的次数倒是越来越多恼朱味,也许她觉得跟母亲在一起恼朱味,比较轻松恼朱味,能让她暂时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究渐座。

  亨利在心里暗暗地想:我们应该搬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去究渐座。如果我们一起远离这个地方恼朱味,那么那张脸就没法再缠着我们了究渐座。

  亨利的运气还真不错究渐座。他刚想着要离开恼朱味,机会马上就来了究渐座。看来恼朱味,老天都在眷顾他究渐座。公司提拔了他恼朱味,他将要任职中西部地区的经理恼朱味,也就是说恼朱味,他要搬到芝加哥去恼朱味,他将承担更大的责任恼朱味,赚取更多的薪水究渐座。

  可路易丝一开始并不想离开究渐座。她不愿意去一个自己非常陌生的城市恼朱味,那样的话恼朱味,她将不得不远离自己母亲恼朱味,离开纽约仅有的几位朋友究渐座。

  亨利自有主意究渐座。

  “你的母亲!那只是你的挡箭牌吧!”他的语气里带着不屑究渐座。

  路易丝几乎是在恳求:“你也知道恼朱味,她的确身体不好恼朱味,我必须得考虑这个恼朱味,留她一个人在这里恼朱味,我真的很不放心究渐座。”

  “你最好先想清楚究渐座。想想司各特——你的情夫恼朱味,我为什么要杀死他?也许你是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岳母大人吧?我劝你还是别说恼朱味,她有心脏病恼朱味,指定受不了这个究渐座。”亨利威胁道究渐座。

  亨利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她的想法恼朱味,她还没有来得及出口抗议恼朱味,就这么全部被扼杀了究渐座。她顿时一阵惊恐恼朱味,她知道恼朱味,亨利一向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恼朱味,如果不听从他的安排恼朱味,亨利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究渐座。

  她无奈地说:“事情既然已经这样恼朱味,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但是恼朱味,你得给我一个保证恼朱味,保证我可以经常回纽约看她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我向你保证究渐座。”可这个保证是空洞的恼朱味,没有实际意义究渐座。他们两个人都很清楚恼朱味,离开了纽约恼朱味,她就再也回不来了究渐座。从今往后恼朱味,只有他们两个人恼朱味,她的生活只能是二人世界究渐座。

  从纽约去往芝加哥的那天恼朱味,雨下得特别大究渐座。亨利开着车恼朱味,因为雨太大了恼朱味,他一路上开得都很小心恼朱味,汽车后排上堆着一些东西恼朱味,路易丝坚持要自己带着恼朱味,不愿让搬运公司搬运究渐座。

  车子穿过乔治?华盛顿大桥后恼朱味,亨利说:“等雨过天晴后恼朱味,就能看到美丽的田园风光了究渐座。路上恼朱味,我可以开慢一点恼朱味,顺便观赏一下沿途的风景究渐座。反正时间还很充裕恼朱味,一个星期之后恼朱味,我才上班究渐座。我们就这么自由自在地恼朱味,想走就走恼朱味,想停就停究渐座。就像我们第二次度蜜月那样恼朱味,只有我们两个人究渐座。我一直盼望这样的情景究渐座。”

  亨利的话音刚落恼朱味,路易丝禁不住打了个冷战恼朱味,她裹紧身上的厚大衣恼朱味,一言不发究渐座。亨利意识到恼朱味,她还需要一些时间究渐座。随着时间的流逝恼朱味,她会慢慢地复原的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他该有的东西就全都有了究渐座。钱财费锐耕、事业恼朱味,还有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妻子究渐座。到那时恼朱味,他将会完全摆脱司各特的阴影究渐座。

  已经傍晚了恼朱味,大雨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究渐座。由于前方的能见度低恼朱味,再加上道路很滑恼朱味,亨利的车开得非常慢究渐座。汽车驶下高速公路恼朱味,亨利准备找一家汽车旅馆究渐座。第二条公路上恼朱味,他们的车子尾随着一辆大卡车究渐座。一连几英里的路程恼朱味,大卡车一直慢吞吞走在前面恼朱味,堵住他们的去路恼朱味,使他们没法超车究渐座。

  亨利在后面一直跟着恼朱味,他变得越来越烦躁起来究渐座。他开始轻声咒骂费锐耕、不停地鸣笛究渐座。终于恼朱味,那辆卡车让开了道路恼朱味,并且速度慢了下来究渐座。亨利乘机猛踩一脚油门恼朱味,车子越过白线恼朱味,飞一样地向前驶去究渐座。

  然而恼朱味,就在这一瞬间恼朱味,两道耀眼的车灯迎面而来究渐座。对面快速行驶着一辆汽车恼朱味,它正直冲冲地向他们的车子飞驰究渐座。

  亨利连忙急刹车恼朱味,可已经躲不及了究渐座。两辆车相向迎头撞上恼朱味,巨大的撞击力把亨利从挡风玻璃上抛了出去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他还活着究渐座。对于自己的侥幸生还恼朱味,亨利显得十分愉悦究渐座。路易丝的伤势也不太严重究渐座。她前来看望亨利恼朱味,一见到路易丝恼朱味,亨利就说:“你所谓的惩罚全是胡扯!以你的想法恼朱味,像我这样的杀人犯就应该在车祸里丧命吧!可你好好看看恼朱味,我还活着恼朱味,医生说我的生命已经没有危险了究渐座。”

  亨利的整个脸都缠满了绷带恼朱味,他说话的声音微弱极了恼朱味,连他自己都听不大清楚究渐座。可他说的全是实话究渐座。

  “托曼先生恼朱味,你活下来恼朱味,这真是一个奇迹究渐座。你会慢慢恢复过来的究渐座。过不了多久恼朱味,我们就会让你和以前一样的究渐座。”医生的话恼朱味,就像是一段动听的旋律恼朱味,不停地在他身边回响究渐座。

  亨利觉得恼朱味,他必须得把这些话告诉路易丝究渐座。虽然恼朱味,他现在连说话都很成问题恼朱味,但是他还是坚持要说:“一个奇迹恼朱味,他就是这么说的究渐座。这个词一般都用在圣人身上恼朱味,可他用在了我身上恼朱味,一个罪犯身上!”他有些得意究渐座。

  路易丝让他不要再开口讲话究渐座。渐渐地恼朱味,她开始花越来越多的时间恼朱味,在病房陪他恼朱味,她对他的态度也逐渐温柔起来究渐座。她告诉亨利恼朱味,在差点就会失去他的时候恼朱味,她终于明白了他的重要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总是在医院里待着恼朱味,让他有些烦躁究渐座。在床上躺了几个星期后恼朱味,他再也无法忍受了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多次对护士和医生恶语相加究渐座。在他眼里恼朱味,他们在有意拖延他的出院时间恼朱味,让他无法跟妻子相聚究渐座。

  他的主治医生安慰了他恼朱味,并告诉他恼朱味,艰难的日子就快要到头了究渐座。他的原话是这样的:“不要再着急了恼朱味,过不了多久恼朱味,你就可以出院了究渐座。你的妻子已经跟你的公司说明了情况恼朱味,那个职务还为你保留着究渐座。医药费你也不用担心恼朱味,保险公司会赔偿给你究渐座。剩下的事情恼朱味,就是在你的面部做一个整容手术恼朱味,手术完成后恼朱味,你就可以去上班了究渐座。”

  听了这些话恼朱味,亨利才知道恼朱味,这次的车祸已经让他完全毁了容究渐座。如果他不想让别人拿他当吓人的怪物看的话恼朱味,那他只能选择整容究渐座。

  大家都开始跟他说着宽慰的话恼朱味,他们都说恼朱味,如今的整容技术已经非常先进了恼朱味,绝对能够创造奇迹究渐座。手术做完以后恼朱味,脸上没有伤疤恼朱味,甚至恼朱味,他的脸可以变得完全和以前一样究渐座。

  他的迟疑恼朱味,让医生费锐耕、护士以及路易丝都产生了错觉恼朱味,他们都以为他害怕做整容手术恼朱味,所以一个劲儿地劝说他究渐座。事实上恼朱味,他压根儿不胆怯所谓的整容手术究渐座。在他心里恼朱味,他早已确信自己是幸运的宠儿恼朱味,是高于普通人之上的究渐座。他制造了谋杀恼朱味,却逍遥法外究渐座。他经历了一场严重的车祸恼朱味,却侥幸生还究渐座。那么恼朱味,一次小小的脸部整容手术恼朱味,他怎么会放在心上呢?刚刚打上麻醉药恼朱味,准备送进手术室时恼朱味,他低语嘲弄路易丝:“你说的报应在哪儿呢恼朱味,我怎么没有看见?”

  说完恼朱味,他赶紧抿紧嘴唇恼朱味,决定在麻醉药效解除之前恼朱味,不再开口说话究渐座。他是该担心一下这个恼朱味,因为处于麻醉状态恼朱味,他很有可能会说出不该说的话恼朱味,自曝罪行究渐座。

  手术完成后恼朱味,他睁开眼睛恼朱味,开口就询问护士恼朱味,问他在迷糊中是否说过什么话究渐座。

  护士轻声安慰他说:“没有恼朱味,你表现得很好恼朱味,一句话也没说恼朱味,整场手术里恼朱味,你都很安静恼朱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究渐座。”

  他心想:这真是太好了究渐座。现在恼朱味,唯一的疑虑也消除了恼朱味,雨过天晴了究渐座。

  恢复了一段时间后恼朱味,他可以拆绑带了究渐座。当护士从他脸上撤下最后一条绷带时恼朱味,路易丝正站在他的身旁究渐座。在她的手里恼朱味,捏着一个带着手柄的镜子究渐座。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恼朱味,路易丝将镜子递到他的手中恼朱味,让他看看术后的容貌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医生和护士都不约而同地退后了几步恼朱味,一边打量他的脸恼朱味,一边称赞外科医生的杰作究渐座。

  亨利下意识地抬起一只手恼朱味,动作轻柔地抚摸脸上新移植上的皮肤究渐座。医生叮嘱他说恼朱味,这种皮肤很柔软恼朱味,一定要使用专门的护肤油护理恼朱味,直到皮肤变得结实为止究渐座。

  医生接着又补充道:“你一定要好好保护你的脸恼朱味,这皮肤非常娇嫩究渐座。”

  “好了恼朱味,我知道了究渐座。”亨利不耐烦地嘀咕了一句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举起了镜子恼朱味,开始欣赏自己的新面孔究渐座。

  令他万万没料想到的是恼朱味,他的噩梦又一次出现了究渐座。他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他一下子全明白过来了恼朱味,原来恼朱味,司各特的那张照片恼朱味,路易斯根本就没有烧掉恼朱味,这几个月来恼朱味,她一直保留着究渐座。

  外科医生恼朱味,就是依据这张照片为原型恼朱味,给亨利做出了一副新面孔究渐座。

  镜子里有一双眼睛在直直地盯着亨利恼朱味,而那张脸恼朱味,正是司各特 兰辛!

Tags: 秘密 照片

本文网址:/zhentan/15287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