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午夜追踪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又是一个星期天的清晨……”

  这是一首哀伤的流行歌曲恼朱味,由莱利斯主唱恼朱味,在歌曲里描绘了一位单身男人的忧伤究渐座。他没有妻子恼朱味,也没有孩子恼朱味,在一个安静的星期天恼朱味,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究渐座。我就像歌曲里的那个主角恼朱味,无处可去恼朱味,也没有什么期盼究渐座。

  端起一杯咖啡恼朱味,我走进起居室究渐座。我的住所坐落在三藩市的“太平洋山岗”究渐座。这个星期天天气很好恼朱味,万里无云恼朱味,只有徐徐微风究渐座。站在窗前整个海湾一览无余恼朱味,一些零零星星的游艇恼朱味,浮在深绿色的海面上恼朱味,看起来像是地图上插着的小白旗究渐座。

  我漫步来到书架前恼朱味,这个书架整整占据了一面墙究渐座。里面大约有六千余本杂志恼朱味,全是廉价的侦探费锐耕、探秘类杂志究渐座。我伸手抚摸一些书的书棱恼朱味,像是《黑面具》费锐耕、《一角侦探》费锐耕、《线索》费锐耕、《侦探小说周刊》究渐座。这些周刊自一九四七年起恼朱味,我就着手收集了究渐座。也就是说已经有三十年了恼朱味,相当于我人生的五分之三的时间究渐座。下个周五恼朱味,我就是年满五十的人了究渐座。

  我抽取一本《黑面具》恼朱味,注视着封面上的人物究渐座。他们是钱勒费锐耕、马田费锐耕、聂伯和麦克究渐座。我跟他们是老相识了恼朱味,在许多寂寥的周日恼朱味,多亏他们陪我一起度过究渐座。有他们在恼朱味,我的低迷费锐耕、糟糕情绪总会缓解不少究渐座。可是今天却不同了究渐座。

  电话铃声大作究渐座。我走进卧室恼朱味,摘下听筒究渐座。是老休本究渐座。他是一个严肃而又正经的警探究渐座。这三十年里来恼朱味,他算得上是一个跟我最亲密的朋友究渐座。

  “我说恼朱味,是不是把你吵醒了?”他说究渐座。

  “哦恼朱味,没有的事恼朱味,我早起来了恼朱味,已经好几小时了究渐座。”

  “年纪一大恼朱味,瞌睡就少了究渐座。”

  “一点儿没错究渐座。”

  “下午来我这儿吧究渐座。我们打会儿牌恼朱味,然后喝点啤酒究渐座。我也一个人在家恼朱味,老婆带着孩子去了苏里雅多究渐座。”

  “休本恼朱味,我不是很想去恼朱味,心情不好究渐座。”我说究渐座。

  “怎么?听起来恼朱味,你情绪病又犯了究渐座。”

  “我想也是究渐座。”

  “哦究渐座。我知道了究渐座。一个私家侦探的忧伤恼朱味,对不对?”

  “那忧伤来自于蔼—私家侦探究渐座。”

  他“咯咯”笑了起来恼朱味,说:“是因为五十岁的生日?我说恼朱味,伙计恼朱味,你也太敏感了!人生五十恼朱味,时值壮年究渐座。我是过来人恼朱味,相信我恼朱味,你看我已经五十二岁了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

  “好吧究渐座。我建议你恼朱味,改变主意恼朱味,到时候我们一起喝两杯恼朱味,我等你究渐座。”

  收起电话恼朱味,我返回起居室究渐座。喝完咖啡恼朱味,我强制自己不去想任何事情恼朱味,开始在房间里漫无目的地踱步究渐座。

  又是一个讨厌的星期天上午!

  我的老毛病突然犯了恼朱味,肺部难受得厉害恼朱味,止不住地咳嗽究渐座。我用手帕捂上嘴恼朱味,空荡荡的公寓里充斥着枯燥费锐耕、碎裂的咳嗽声究渐座。都怪香烟恼朱味,该死的香烟!我的烟龄有三十五年恼朱味,平均每天能抽完两包究渐座。在这三十五年里恼朱味,保守估计我抽了五十万支的香烟恼朱味,吸进去的焦油不下一千万口……唉恼朱味,现在计算这个干吗?我又一次站立起来究渐座。这才意识到恼朱味,从起床开始恼朱味,我一直在重复两个单调的动作:站立和坐下恼朱味,也没有出门究渐座。天哪!再这样持续下去恼朱味,我真会患上自闭症究渐座。不行恼朱味,我得去一个地方找点什么事情做究渐座。自驾远游也好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不想见任何人恼朱味,当然也包括休本究渐座。

  套上一件很旧的棉布夹克恼朱味,我驱车离开公寓究渐座。从我居住的地方出城恼朱味,最近的路线是向北走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把车子开往金门桥恼朱味,从那里径直驶进一零一号公路究渐座。车子行进了两个小时恼朱味,我来到红木匠恼朱味,这里距离科里尔北部数英里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转动方向盘拐向海岸恼朱味,沿着海岸线持续行驶到下午两点究渐座。接着恼朱味,汽车上了一号公路一直往南边行进究渐座。

  那一带没有太阳恼朱味,空气里弥漫着一层雾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海的味道强烈而又清新究渐座。公路上的过往车辆不多恼朱味,很久才会出现一辆究渐座。吐着白沫的浪花击打着海边的礁石恼朱味,那景致看上去很美究渐座。在一个名叫“锚湾”的海湾附近恼朱味,我驱车驶向一处悬崖究渐座。我选择了一个没有人烟的停车场恼朱味,把车子停好恼朱味,然后拐进一条通往海滩的小径究渐座。

  我沿着海滩很随心地踱着步究渐座。一路上看着海浪时起时伏恼朱味,听着海水哗哗作响恼朱味,还有云雾里的海鸥愉快地鸣唱究渐座。这里很安静恼朱味,对我而言恼朱味,安静的地方也是最好的去处究渐座。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恼朱味,我感觉到一阵凉意究渐座。因为受凉我又咳嗽起来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只好返回小径恼朱味,走向悬崖边的停车场究渐座。快要到达时恼朱味,我发现场地里多了一辆很脏的绿色小型卡车究渐座。卡车后面还挂着一辆房车恼朱味,也不大恼朱味,上面满是灰尘究渐座。房车的右侧往后倾斜恼朱味,看来那个轮胎瘪了究渐座。车子周围有三个人恼朱味,两男一女恼朱味,很安静恼朱味,海风吹动着他们的头发和衣襟究渐座。

  我朝他们走过去恼朱味,因为我的车停在那边究渐座。听到脚步声他们三人一起抬头恼朱味,挪动了一下位置恼朱味,攀谈了几句恼朱味,然后朝我走过来究渐座。

  我们还有几码距离的时候恼朱味,他们停住了恼朱味,其中一人跟我打招呼:“你好!”他年纪不大恼朱味,二十岁左右恼朱味,其余两人跟他年龄相仿究渐座。打招呼的小伙子顶着一头红色的头发恼朱味,留着下垂的八字胡恼朱味,身穿粗布风衣恼朱味,蓝色工作裤恼朱味,脚上踏着短筒鞋究渐座。他的脸上写满不安恼朱味,露出的微笑十分勉强究渐座。

  他身旁站立的一男一女恼朱味,看起来也很紧张究渐座。那个男孩子留着黑色短发恼朱味,脸型方正恼朱味,肤色很黑恼朱味,身上的格子夹克看上去像个伐木工人的工作服恼朱味,腿上穿着长裤恼朱味,底下配了一双褐色的皮鞋究渐座。女孩子长得不太好看恼朱味,嘴唇很薄恼朱味,脸色惨白恼朱味,一件又长又厚的风衣裹在身上究渐座。头部包着一块绿色的大手帕恼朱味,蝴蝶结的绑法和修女一样恼朱味,肩上披着红棕色的头发究渐座。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将手放在衣兜里究渐座。

  “你们好!”我点了点头究渐座。

  “我们一个轮胎破了究渐座。”红头发说究渐座。

  “哦恼朱味,我注意到了究渐座。”

  “你有千斤顶吗?”

  “是的恼朱味,我有恼朱味,很乐意给你们使用究渐座。”

  “谢谢你了恼朱味,帮了我们大忙究渐座。”

  我心里有些疑虑恼朱味,禁不住皱皱眉头究渐座。大半生的侦探工作恼朱味,让我有时候会产生一些预感究渐座。而这些预感通常会被我忽视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又产生了这种预感恼朱味,觉得这三个人有些不大对头究渐座。他们都很不安恼朱味,他们之间的关系看起来也很微妙恼朱味,也许他们正在玩一场轻浮而又带着危险的游戏?不过恼朱味,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可侦探的本能和好奇心令我无法对于这些异样置之不理究渐座。

Tags: 追踪 悬崖

本文网址:/zhentan/15286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