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行刑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外出旅行的时候恼朱味,我通常会选择自己驾车究渐座。在旅途中恼朱味,你差不多可以天天看到车祸究渐座。有时候恼朱味,还会目睹没有来得及清理的车祸现场究渐座。这些车毁人亡的凌乱现场恼朱味,我见得太多了恼朱味,有些麻木恼朱味,为此我常常在心里责备自己恼朱味,觉得自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一天傍晚的经历恼朱味,改变了我对自己的看法究渐座。那晚恼朱味,我开着车恼朱味,在宾西法尼亚州的公路上缓缓行驶究渐座。突然恼朱味,一辆停着的救护车和两辆公路警察巡逻车闯进了我的视线究渐座。顺着汽车的灯光看去恼朱味,我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究渐座。

  她是个小女孩恼朱味,年龄不会超过十六七岁究渐座。可她再也没有机会长大了究渐座。她身穿一件T恤恼朱味,腿上套着一条牛仔裤恼朱味,脚上踩着高跟鞋恼朱味,衣着不大协调究渐座。一头金黄色的直发披散着恼朱味,口红的颜色很重恼朱味,一副蓝色镜片的遮阳镜耷拉在一只耳朵上究渐座。

  这回恼朱味,她小小的身躯不是平躺在地上恼朱味,而是被悬挂在十尺高空恼朱味,歪歪斜斜地在半空里杵着究渐座。她的背部被电话线柱刺透了恼朱味,柱子从她的胸膛直插进去究渐座。她的身躯被两位医护人员卸下来时恼朱味,连警察们都不敢多看一眼究渐座。他们的目光恼朱味,要么停留在自己的鞋子上恼朱味,要么注视着路上的来往车辆究渐座。那景象实在是太惨了恼朱味,让人不忍心去看究渐座。

  现场还没有清理恼朱味,很容易看明白是怎么回事究渐座。路旁停着一辆被撞坏的小汽车恼朱味,车子的一只轮胎爆了究渐座。车厢前排坐着一个男孩恼朱味,他面无血色费锐耕、满脸泪痕究渐座。警察的探照灯没带来之前恼朱味,这里是一片漆黑究渐座。这个男孩和不幸遇难的女孩恼朱味,正在路旁修理坏掉的轮胎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恰巧路过了一辆车恼朱味,撞上了女孩究渐座。那辆车的速度太快了恼朱味,把女孩撞飞到半空究渐座。肇事司机一见闯了祸恼朱味,附近也没有其他车恼朱味,就驾车逃逸了究渐座。

  距离现场两百码的地方恼朱味,几个过路人都将车停在路旁恼朱味,开始弯下腰呕吐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我的嘴里也开始泛着酸味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打开车窗清了清嗓子恼朱味,吐口唾沫恼朱味,可是恼朱味,这些都是徒劳究渐座。

  在驾车的时候恼朱味,我一向谨慎恼朱味,从来没想过超速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更是小心翼翼恼朱味,把车速减到每小时十八英里究渐座。由于肇事司机逃逸恼朱味,警方一定集中了警力全力围捕究渐座。在这个时候恼朱味,我可不想去碰钉子被他们拦住究渐座。我心里有一个秘密恼朱味,我不能把时间浪费在与警方的纠缠上究渐座。如果警方不仔细盘查恼朱味,我就能快速顺利通过究渐座。驱车行驶了三四十英里路的样子恼朱味,我在一个加油站停下了车究渐座。在那里恼朱味,我给车子加了点油恼朱味,还吃了一些食物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是凌晨两点钟究渐座。此番前行恼朱味,我的终点站是费城恼朱味,现在距离目的地还很远究渐座。等着加油员把油箱加满恼朱味,我在餐厅旁边把车子停好恼朱味,然后恼朱味,下车锁好车门究渐座。

  径直走向吧台恼朱味,我点了一杯咖啡随即坐了下来究渐座。喝着咖啡恼朱味,我开始考虑到达费城以后的安排究渐座。突然我感觉有两行目光停留在我身上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别过身子恼朱味,发现那目光来自一位穿着讲究费锐耕、双鬓发白的人恼朱味,他坐在我身后恼朱味,座位旁边是一个窗户究渐座。透过玻璃窗我看见了我车子上的犹他州牌照究渐座。

  看那个人的派头恼朱味,他应该不会对我感兴趣究渐座。他不像个警察究渐座。仅看他的西装费锐耕、袖扣费锐耕、手表和钻石恼朱味,就知道他这身行头不便宜恼朱味,价值一定超过五千元究渐座。况且恼朱味,我整过容他不可能认识我究渐座。想到这里恼朱味,我只管喝我的咖啡不再去理会他究渐座。

  就在我准备离开时恼朱味,我发现他立即尾随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机警地向右转弯恼朱味,而他转向了左边究渐座。我停下脚步佯装观看礼品橱窗恼朱味,同时恼朱味,用眼睛的余光继续留意他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我瞥见了他停在后面的汽车恼朱味,那辆红颜色的跑车是外国进口的恼朱味,看起来很昂贵究渐座。

  驱车经过一条弯道恼朱味,来到主干道上究渐座。我开始通过后视镜观察他的踪影恼朱味,这一次他没有跟来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我把车速保持在四十英里上恼朱味,悠闲地向前行进究渐座。偶尔恼朱味,我也会再留意一下后视镜究渐座。因为我总担心餐厅的那个家伙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究渐座。

  车子约莫行进了两三英里后恼朱味,一个黑影直冲冲地朝我扑来究渐座。那是一辆汽车恼朱味,车速指定有八十英里恼朱味,但车灯没有开究渐座。看样子恼朱味,司机不打算超车恼朱味,他直直地朝着我的车尾开过来究渐座。眼看着就要追尾恼朱味,我用力踩了一脚油门恼朱味,身子紧贴在座椅上恼朱味,尽量减少撞击时的震动究渐座。

  即使那样恼朱味,也是于事无补恼朱味,不过总好过听任脖子被扭断究渐座。我的车子已经不再受我控制恼朱味,被撞出了路面恼朱味,驶向附近的一个排水沟究渐座。汽车靠右轮子淹没在水里恼朱味,靠左的轮子支在路面上究渐座。后面的那辆车继续残喘了两百码恼朱味,沿途洒下水和油恼朱味,还不住地往下掉着引擎碎片究渐座。

  司机打开车门恼朱味,缓缓地朝我走来究渐座。他手持电筒恼朱味,走路的姿态像极了一个老妪在散步究渐座。一定是那个穿着讲究的家伙!

  松开安全带恼朱味,我下了车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我才发现汽车尾部已经被撞得不像样子了恼朱味,凹陷进去的地方恼朱味,少说也有一英尺深恼朱味,而且油箱也破了恼朱味,汽油不住地往水沟里滴落恼朱味,在汽车的下面蔓延一大摊恼朱味,散发着浓烈的味道究渐座。

  “你不要紧吧?伤到哪里了?”他问究渐座。

  我一言不发恼朱味,生气极了究渐座。我在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恼朱味,要是我来不及拿完车里的东西恼朱味,汽油就开始燃烧的话恼朱味,我一定会找一个生锈的铁条把他打死究渐座。

  等警车赶到时恼朱味,我的衣箱费锐耕、样品箱和布袋子已经全部从车里面拿出来了究渐座。我正舒舒服服地坐在样品箱上恼朱味,没有人看得出我刚才几乎要杀人究渐座。

  “警官先生恼朱味,你们终于来了究渐座。赶紧逮捕那个人恼朱味,他超车恼朱味,故意把我的车子撞坏了究渐座。”警车刚停下恼朱味,穿着讲究的人就急匆匆地跑去恼朱味,冲着警察大声叫嚷究渐座。

  我抬头望望那边恼朱味,只见他的一根手指正指向我恼朱味,眼睛里尽是挑衅恼朱味,好像故意要激怒我恼朱味,好让我上前驳斥他究渐座。

  一位警察说:“你先冷静一下恼朱味,安伦先生恼朱味,我们马上就处理究渐座。”

  看来警察认识他恼朱味,那我还是识相一些好究渐座。我放弃了无谓的争辩恼朱味,因为依照现在的情况恼朱味,他的话肯定会比我的话有分量得多究渐座。

  “不要去听信他的话恼朱味,也许他喝多了恼朱味,简直就像个疯子究渐座。”安伦先生又说究渐座。

  我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恼朱味,一动不动究渐座。等警察走近的时候恼朱味,我起身站立恼朱味,主动递出了我的犹他州驾照和汽车登记证究渐座。看来恼朱味,这些证件为我赢得一个不错的印象究渐座。说实话恼朱味,真正的犹他州的驾照和汽车登记证是什么样子恼朱味,我没有见过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我确信我的伪造品一定可以以假乱真究渐座。仿照可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罪名究渐座。在东部恼朱味,很多人都这样恼朱味,很少有人见过真驾照的模样究渐座。

Tags: 车祸 罪名

本文网址:/zhentan/15286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