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迈克尔警官沉思了一下说:“你的意思是恼朱味,今天晚上恼朱味,哦恼朱味,不恼朱味,准确地说应该是昨晚十一点钟恼朱味,你还距离希尔顿饭店恼朱味,有几里远?”

  “是的恼朱味,离得可不近恼朱味,从城南向东走恼朱味,得有好几里呢究渐座。”约翰说究渐座。

  迈克尔警官随手从他面前的办公桌上取出一支烟恼朱味,接着恼朱味,他的目光转向了杜勒斯警探究渐座。

  “约翰有一个不在场的证据恼朱味,可是恼朱味,这个证据可信度不高究渐座。”杜勒斯若有所思地说究渐座。

  “可信度不高?你和其他的警察不是已经查过了吗?我整晚一直和仙蒂在一起恼朱味,她已经亲口向你们证实了究渐座。”约翰转了个身恼朱味,两只眼睛迅速地瞥了杜勒斯一下说究渐座。

  杜勒斯警探没有回答他恼朱味,他手里的笔恼朱味,不停地在记事簿上写东西究渐座。

  “你以为恼朱味,我们会相信仙蒂的话吗?像她那样的女人恼朱味,肯定会为了钱去说谎的!”迈克尔警官几乎是在咆哮究渐座。

  约翰很无奈恼朱味,他耸了耸宽阔的肩膀说:“让我怎么说你好呢?凌晨一点钟恼朱味,你派手下恼朱味,把我从床上给拖了起来恼朱味,毫无道理——”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激动究渐座。

  杜勒斯警探打断他说:“我们给你讲过原因了究渐座。你一直在跟我们强调恼朱味,你有证人恼朱味,只管自己说话恼朱味,不让别人插话究渐座。”

  “杜勒斯先生恼朱味,你出去看一下你的搭档——皮得逊恼朱味,他是不是查一个案子去了恼朱味,怎么没有回来?”迈克尔警官的语气平和多了究渐座。

  杜勒斯起身站立恼朱味,点了点头恼朱味,他的头发乌黑恼朱味,而且很有光泽究渐座。他走出了迈克尔警官的办公室恼朱味,随手带上门恼朱味,径直去了对面的凶杀案办案组究渐座。

  迈克尔警官的目光停在约翰身上恼朱味,说:“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恼朱味,我想恼朱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究渐座。三个小时以前恼朱味,也就是十一点钟的时候恼朱味,发生了一起持枪抢劫案究渐座。抢匪是两个戴着面具的小孩恼朱味,他们强迫账房先生打开库房恼朱味,那里存放的全是客人的保险箱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之前恼朱味,你已经跟我提过这件事了究渐座。”约翰打了个哈欠说道恼朱味,在这个时候恼朱味,他的哈欠恼朱味,跟他那双充满了紧张的灰色眼睛恼朱味,有点不太搭调究渐座。

  对于约翰的故意打岔恼朱味,迈克尔并不理会恼朱味,他接着上面的话往下说:“饭店警卫闻讯后恼朱味,立即赶到了通道口的休息室究渐座。一场激烈的搏斗开始了恼朱味,两个抢匪夺门而逃究渐座。其中一个没有逃掉究渐座。他快走到街道拐角停放汽车的位置时恼朱味,后脑勺上挨了一枪恼朱味,倒在路边究渐座。他的同伙恼朱味,没有管他恼朱味,钻进汽车逃命了究渐座。那个倒霉的家伙恼朱味,你一定不陌生恼朱味,他叫雷蒙恼朱味,你们是老朋友了恼朱味,而且一起坐过牢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你应该明白恼朱味,我们为什么找你来了吧?”

  “你有什么证据恼朱味,说我跟这个抢劫案有关?这个晚上恼朱味,从七点钟到十二点钟恼朱味,一直和仙蒂在一起的恼朱味,你去问问她恼朱味,一切都明白了究渐座。”约翰的一只手恼朱味,紧紧地抓着他的头发说道恼朱味,他的头发很红恼朱味,乱蓬蓬的究渐座。

  迈克尔警官缓缓地将座椅转了一圈恼朱味,仰着脸恼朱味,眼睛直直地望着顶上那个黑黑的费锐耕、脏兮兮的天花板究渐座。

  他确实没有证据恼朱味,只是根据经验推测的究渐座。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他恼朱味,约翰和这起抢劫案脱不了干系究渐座。

  杜勒斯警官回到了办公室恼朱味,他兴冲冲地跟迈克尔警官说:“皮得逊回来了恼朱味,他确实又去调查了究渐座。”

  “嗯恼朱味,很好恼朱味,这次有收获吗?”迈克尔警官满怀期待地问究渐座。

  “他发现了一把刀恼朱味,受害者的身上和背部一共被砍了六刀究渐座。”说着恼朱味,杜勒斯随即坐了下来恼朱味,并拿起了笔和记事簿究渐座。

  约翰轮换打量了他们两个一番恼朱味,说:“发生了什么事?哪个无辜的人恼朱味,又要遭受你们的诬陷?”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恼朱味,你最好老实坦白恼朱味,你跟他们是不是一伙的?”迈克尔的声音听起来很严厉究渐座。

  “我坦白什么?我压根儿就不知道!”约翰说着恼朱味,激动地站了起来究渐座。

  “你坐下!你要是再不老实恼朱味,我就让杜勒斯把你铐起来!”迈克尔警官气呼呼地说究渐座。

  约翰连忙在他的座位上坐好恼朱味,嘴里嘟囔道:“警官恼朱味,我——”

  “你需要告诉我们恼朱味,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说恼朱味,从六点钟到十二点钟恼朱味,你跟仙蒂在一起?”迈克尔警官说究渐座。

  “过了午夜恼朱味,我就回家了恼朱味,刚准备上床睡觉恼朱味,这位先生带着一个人就来敲我的门了究渐座。当时应该是一点钟究渐座。”约翰激动地说究渐座。

  “你要确保恼朱味,你说得每一句话属实究渐座。”迈克尔警官严肃地说究渐座。

  “这半小时恼朱味,我说的话要做笔录?”约翰问究渐座。

  他说着眼睛往杜勒斯那边望望究渐座。此刻恼朱味,杜勒斯像是在记事簿上做记录究渐座。约翰眉头一皱恼朱味,跷起二郎腿恼朱味,很快又把腿放下了究渐座。看得出来他有些不安究渐座。

  “杜勒斯先生恼朱味,一点钟的时候恼朱味,是皮得逊跟你一起去找的约翰恼朱味,对吧?当时恼朱味,发生什么事了吗?”迈克尔警官直视着杜勒斯说究渐座。

  “他正在床上睡觉究渐座。他一直跟我们提起那个女人究渐座。我们等他穿好衣服恼朱味,就下楼去了究渐座。他坚持自己有证人恼朱味,于是恼朱味,我们就去了一家没有打烊的小店究渐座。皮得逊去给那个叫仙蒂的女人恼朱味,打了电话——”杜勒斯说究渐座。

  “她证实了我所说的全是实情恼朱味,可你们根本不听恼朱味,硬把我带到这里究渐座。”约翰说道恼朱味,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究渐座。

  “事实上恼朱味,皮得逊的电话仙蒂没有接到究渐座。接电话的是女房东究渐座。”杜勒斯平静地说究渐座。

  “你说什么?她没接?”约翰有些气急败坏究渐座。

  “打不通仙蒂的电话恼朱味,所以恼朱味,皮得逊打电话打给了女房东恼朱味,让她帮忙调查究渐座。”杜勒斯说完恼朱味,放下了手里的笔恼朱味,开始抽烟究渐座。

  约翰连忙说:“是啊恼朱味,仙蒂睡觉很沉恼朱味,后来恼朱味,你们联系到她了吗?”

  杜勒斯没有再理他恼朱味,只是看了看迈克尔警官究渐座。

  迈克尔警官回答了他的问题究渐座。“是的究渐座。警方已经找到她了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有一点我们想不通恼朱味,你为什么非要一口咬定跟仙蒂在一起?”

  “这话怎么解释?”约翰反问究渐座。他转动了一下椅子恼朱味,紧紧拉着衬衣领子恼朱味,接着说恼朱味,“我本来就是跟她在一起的恼朱味,她会替我作证的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杜勒斯合上他的记事簿恼朱味,慎重地看着迈克尔警官说:“有一点我得告诉你恼朱味,警官恼朱味,也许的确有人见过他进了仙蒂的房间恼朱味,他自己也知道究渐座。所以他就死抓住这一点说事恼朱味,想澄清自己究渐座。可有些情况恼朱味,他很可能还不了解究渐座。尸检结果会准确显示死亡时间究渐座。”

  迈克尔警官把约翰晾到一边恼朱味,说道:“你说的没错恼朱味,杜勒斯先生究渐座。结果很快就会出来的究渐座。约翰以为编造一个谎言就可以糊弄我们究渐座。”

  “等等恼朱味,你们在说些什么?”约翰的语气很粗暴恼朱味,他站起身恼朱味,长长地脸庞上淌着汗滴究渐座。

  “先别激动恼朱味,孩子究渐座。快坐下恼朱味,我们正准备告诉你一个消息究渐座。这起饭店抢劫案恼朱味,你有仙蒂作证恼朱味,皮得逊已经去调查过了究渐座。”迈克尔警官说究渐座。

  “我不明白恼朱味,你要说什么?”约翰缓缓地坐回椅子恼朱味,一脸迷惑恼朱味,他用袖子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说究渐座。

  “可怜的小家伙恼朱味,你想想恼朱味,这半小时里皮得逊干什么去了?”杜勒斯说究渐座。

  约翰思考了一会儿恼朱味,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恼朱味,他差点晕倒究渐座。“刚才恼朱味,你们说有人被刀砍伤了恼朱味,那个人难道是仙蒂?”他的声音在发抖究渐座。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恼朱味,迈克尔和杜勒斯恼朱味,静静地观赏着约翰恼朱味,他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恼朱味,不停地挪动着身躯究渐座。

  “请等一下恼朱味,警官究渐座。”约翰开口了究渐座。

  “我一直在等着恼朱味,等了很久了究渐座。”迈克尔警官说究渐座。

  “这个挨千刀的臭婊子恼朱味,她早就该死!可没想到发生在今晚究渐座。”约翰骂道究渐座。

  “之前恼朱味,你可不是这么说的究渐座。”迈克尔说究渐座。

  “我跟您说实话吧恼朱味,警官究渐座。昨晚我没有在她那里究渐座。我只是打了个电话恼朱味,跟她交代了一声究渐座。这场抢劫案我的确参与了究渐座。还想着能拿到一笔钱呢恼朱味,谁知恼朱味,刚一动手警卫就出现了恼朱味,连一毛钱也没有拿到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你怎么又换词了?开始承认自己是同谋了?我记得恼朱味,不久以前有人还坚决地说自己跟仙蒂在一起直到午夜呢?”迈克尔警官说究渐座。

  “这回我确实没有骗你!我很久都没有见到她了恼朱味,对恼朱味,是一个星期究渐座。我只是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恼朱味,我跟她说恼朱味,如果帮我作证的话恼朱味,她可以拿到一些钱究渐座。”

  “我们调查的结果可不是这样究渐座。”杜勒斯说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地方恼朱味,我把手枪丢在那儿的水沟里恼朱味,那个可以证明我没有参与谋杀恼朱味,而是回了旅社究渐座。”约翰咽了咽口水恼朱味,说道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就劳烦你和皮得逊再走一趟恼朱味,跟他去那个地方检查一下究渐座。要是他再耍滑头恼朱味,我想你们知道该怎么对付他究渐座。”迈克尔对杜勒斯说究渐座。

  约翰被带走后恼朱味,迈克尔突然大笑起来究渐座。他很得意恼朱味,因为约翰中了圈套究渐座。任何一个犯了抢劫和杀人双重罪名的人恼朱味,都不会愿意自我招认的究渐座。可怜的约翰也不例外究渐座。只是他一直被蒙在鼓里恼朱味,还不知道饭店的警卫已经死了究渐座。

  迈克尔警官嘴里哼唱着歌曲起身走出办公室恼朱味,吩咐外面的警察:“带仙蒂进来恼朱味,我得好好跟她谈一谈究渐座。”

Tags: 证据 谎言

本文网址:/zhentan/15286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