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欠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来肯被雇主带进一间酒吧里恼朱味,那里面灯光相当昏暗究渐座。之后恼朱味,雇主走向吧台恼朱味,对旁边的一个穿着格子西服的人点头示意究渐座。其实恼朱味,在这个动作之前恼朱味,雇主假装不经意地给了来肯一个暗示:他瞥了来肯一眼恼朱味,然后对他微微点了一下头究渐座。看到这个恼朱味,来肯已经心领神会——那个穿格子衣服的人恼朱味,就是他的目标究渐座。来肯细细地打量那人恼朱味,他的胆囊一下子缩成一团究渐座。那个人很胖恼朱味,是个秃顶恼朱味,约莫有四五十岁的样子究渐座。

  雇主交代完任务就走了究渐座。从桌上端起啤酒恼朱味,来肯径直走向吧台恼朱味,在胖子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究渐座。他搭讪说:“你是马丁吗?”

  “是的恼朱味,我是究渐座。居然是你恼朱味,来肯!”扬起眉毛恼朱味,那人惊诧地说究渐座。

  也许认不出我恼朱味,会对你有利一些究渐座。来肯心想究渐座。“我们相识的时候恼朱味,你的名字不是马瑞罗吗?”他问究渐座。

  “噢恼朱味,从朝鲜战争以后恼朱味,我就改名叫马丁了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握住来肯的手端详着他恼朱味,“你一点都没变恼朱味,还是那么英俊究渐座。当年恼朱味,我把你从中国人的埋伏圈里救出来时恼朱味,你就是这副样子究渐座。”

  “谢谢你恼朱味,听到你这么说恼朱味,我很高兴究渐座。”

  “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恼朱味,伙计究渐座。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知道我现在的名字?”马丁挂在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恼朱味,郑重地问道究渐座。

  “你的很多事情我都知道究渐座。”

  “很多事?”

  “我想恼朱味,我们应该好好聊聊究渐座。来吧恼朱味,我们先找一张桌子坐下来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他们找到一个方便说话的地方坐定究渐座。来肯开门见山地说:“马丁恼朱味,你在赌博恼朱味,但是你的钱不是你自己的究渐座。我说得没错吧?”

  “你听谁说的?”马丁拧起眉头恼朱味,问道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我们的雇主都一样究渐座。”

  “什么?你说恼朱味,我们是同伙?”

  “是的恼朱味,我在行动小组究渐座。”

  “什么行动?”

  “我这次的任务是除掉你究渐座。”

  顿时恼朱味,马丁面无血色究渐座。

  来肯接着往下说:“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面了恼朱味,甚至连你的相貌和名字恼朱味,我都记不大清楚了究渐座。我只知道我有一个任务究渐座。可是恼朱味,没想到你竟会是我的目标究渐座。”

  “但是——但是之前恼朱味,菲尔斯先生答应了可以缓一缓恼朱味,让我慢慢地还上那笔钱究渐座。他还说——”

  “他那么说恼朱味,只是想让你放松警惕究渐座。因为在纽约所有的职业杀手恼朱味,你都认识恼朱味,所以菲尔斯千里迢迢地去加州找到了我究渐座。我不明白你在乱搞什么?帮会的钱你也要动?”

  “唉恼朱味,都怪我太贪心究渐座。之前恼朱味,我听一个骑师说恼朱味,一匹马被他做了手脚恼朱味,到时候一比二十恼朱味,稳赚恼朱味,能发大财恼朱味,我就听信了究渐座。”

  “那后来呢?”

  “谁知恼朱味,刚开始比赛恼朱味,那马就跌断了右腿究渐座。”

  “你买的马票就全化成了泡影?”

  “是呀恼朱味,我赔得真惨究渐座。我就去找了老板恼朱味,可他让我直接去见菲尔斯先生究渐座。我没办法恼朱味,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了究渐座。由于恼朱味,我在公司的记录一直很好恼朱味,还打包票说一定能还上那笔钱究渐座。他就同意了究渐座。”

  “我看恼朱味,菲尔斯这一回恼朱味,是想拿你当前车之鉴恼朱味,树个榜样究渐座。”

  “可他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那笔钱恼朱味,我会想办法赔偿他的究渐座。”

  “我想恼朱味,不光是生意上的原因恼朱味,菲尔斯也想树立一种威信究渐座。”

  “来肯恼朱味,我求求你恼朱味,求你放过我究渐座。看在我曾经救你一命的分上究渐座。”

  “我们走吧恼朱味,马丁究渐座。没事了究渐座。”来肯拿着一张刚刚看过的早报恼朱味,一脸满意究渐座。因为他看到了一则新闻恼朱味,上面说恼朱味,警方接到一个匿名电话究渐座。电话里举报了一起枪战案恼朱味,案发地点在码头仓库究渐座。警方在一根锯齿状的木桩上恼朱味,发现了一件不完整的男士外套究渐座。当时恼朱味,那件外套正被夹在木桩上恼朱味,口袋里还装有一个驾驶证恼朱味,上面的名字是马丁恼朱味,是黑社会里的一个小角色究渐座。

  走出旅馆恼朱味,来肯走入一个公用电话亭究渐座。他摘起电话恼朱味,将号码拨通究渐座。

  很快恼朱味,那边传来一声:“喂究渐座。”

  “任务已经完成究渐座。”他利落地说道究渐座。

  “很好恼朱味,七点恼朱味,你准时到家里来究渐座。”电话那头回答究渐座。

  菲尔斯是个中年人恼朱味,他身材瘦长恼朱味,长着一副冷漠的脸究渐座。来肯来访的时候恼朱味,他正板着脸恼朱味,坐在那里恼朱味,面前是一张宽大的写字台究渐座。来肯解释道:“我没有带枪究渐座。”但是恼朱味,进门的时候恼朱味,他还是被要求笔直地站着恼朱味,全身搜查一遍究渐座。

  菲尔斯说:“这只是例行公事恼朱味,不针对个人恼朱味,不要介意究渐座。请坐吧!”

  “好的恼朱味,谢谢究渐座。”

  “昨晚的事情恼朱味,你做的可不太漂亮究渐座。”

  “不漂亮?”

  “我并有看到尸体究渐座。”

  “哦恼朱味,你指的是这个究渐座。我把他灌醉以后恼朱味,就带他去了码头究渐座。一看到枪恼朱味,他酒醒了恼朱味,拼命地往水里逃跑究渐座。我一枪打中了他的要害恼朱味,他就栽进水里了究渐座。”

  “那警察怎么知道的?”

  “我开枪的时候恼朱味,正好有一辆车经过恼朱味,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司机究渐座。”

  “洛杉矶的职业杀手都流行你这种做法?”

  来肯没有说话恼朱味,只是耸了耸肩究渐座。

  “假如你说的都是实话恼朱味,我想恼朱味,我有不同的结果要告诉你究渐座。”菲尔斯说究渐座。

  “假如?这是怎么回事?”

  “你可以转过身看看身后究渐座。”

  来肯慢慢地挪动身子恼朱味,等他转过身时恼朱味,整个人僵在那里究渐座。

  他看见了马丁!

  “对不起恼朱味,来肯究渐座。”马丁一脸歉意地说究渐座。

  “我很欣赏你对老朋友的忠诚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你不该因为友谊恼朱味,破坏帮会的利益究渐座。事情的真相恼朱味,马丁已经一五一十地给我说清楚了究渐座。我知道恼朱味,这些都是你刻意安排的究渐座。你故意在木桩上留下外套恼朱味,接着故意通知警方究渐座。”菲尔斯不动声色地说究渐座。

  来肯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马丁恼朱味,那目光很冷恼朱味,足以杀人究渐座。“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不起恼朱味,来肯究渐座。我也有我的苦衷究渐座。你想恼朱味,你给的五千元恼朱味,我很快就会花完究渐座。到时候恼朱味,我还得另谋生计究渐座。何况恼朱味,帮会到处都有眼线恼朱味,他们迟早会发现我并没有死究渐座。”

  “在加拿大恼朱味,你不是还有亲戚恼朱味,你可以去他们的农场!”来肯愤怒地说究渐座。

  “那都是我编出来骗你的恼朱味,我怕你临时反悔究渐座。”

  “马丁恼朱味,你这么做没错究渐座。你很识时务恼朱味,及时回来找到我们恼朱味,而且还清了欠款究渐座。”菲尔斯插话进来究渐座。

  “他把我给他的钱恼朱味,垫上了?”

  “是的恼朱味,那是你的钱究渐座。不过恼朱味,这也体现了他对帮会的忠心恼朱味,因此恼朱味,我们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恼朱味,让他立功赎罪究渐座。马丁恼朱味,现在就看你的表现了究渐座。”

  话音刚落恼朱味,只见马丁从衣兜里拿出一团钢丝究渐座。见状恼朱味,来肯膝盖一曲恼朱味,准备起身站立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门房挥起了沉重的拳头恼朱味,一拳打在他的胃部恼朱味,他毫无招架之力恼朱味,软绵绵地落回椅子上究渐座。

  “来肯恼朱味,在朝鲜战场上恼朱味,你欠我的那份情恼朱味,现在已经还清了究渐座。现在是我欠你的究渐座。”马丁用钢丝一把套住来肯的脖子恼朱味,面无表情地说究渐座。

Tags: 酒吧 雇主

本文网址:/zhentan/15286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