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猩猩的悲剧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月光下恼朱味,一张躺椅上恼朱味,正慵懒地躺着一个微胖的身躯究渐座。那是野生生物学家——斯格瑞伯恼朱味,他有些秃顶恼朱味,如水一般的月光恼朱味,正洒在他光光的脑袋顶上恼朱味,亮晶晶的究渐座。一双富有神韵的眼睛恼朱味,正盯着一片黑糊糊的树林;一对灵敏的耳朵恼朱味,正在仔细地倾听源自四周的声响究渐座。一条带状的小径恼朱味,蜿蜒延伸进丛林深处究渐座。林子边缘是一片繁茂的草地究渐座。小径的两旁密密麻麻地插着栅栏恼朱味,那是人类领地范围的标志究渐座。

  “你发现了什么?”我问究渐座。

  “没什么事究渐座。”斯格瑞伯轻声回答究渐座。只见他的眉心皱着恼朱味,双眼眯成了一道细线究渐座。这位野生生物学家浑身上下透露出紧张的气息究渐座。虽然恼朱味,他人还躺在椅子里恼朱味,但是他的心已经去了别处恼朱味,全身的肌肉都紧缩着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他从椅子里跳了出来究渐座。躺椅在他身后“吱吱呀呀”地摇晃起来究渐座。那条白色的小径上恼朱味,越过一道黑线究渐座。他动作敏捷地扑上前去恼朱味,灵巧地像一只猫究渐座。

  “又是那条不听话的赤练蛇恼朱味,这是它第二次逃走了究渐座。”他一把抓住黑线的一端恼朱味,步履蹒跚地走向栅栏门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他走了回来恼朱味,“嘎吱”一声恼朱味,躺回椅子里究渐座。

  “赤练蛇还没有经过小径恼朱味,你就发现它了?”我好奇地问道究渐座。

  “那倒没有恼朱味,我只是感觉到一些可疑的迹象究渐座。其实恼朱味,也很简单恼朱味,当赤练蛇逃走的时候恼朱味,它的周围恼朱味,一时之间恼朱味,会陷入沉寂究渐座。很多种声音一同沉寂了恼朱味,这不正常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你听听看究渐座。”生物学家解释道究渐座。

  侧耳一听恼朱味,果然如此究渐座。一阵奇异的“嗡嗡”声恼朱味,从兽室内传了出来究渐座。那声音很有节奏恼朱味,听起来很神秘恼朱味,仿佛整个树林也在听它们演奏究渐座。这些声音都来自生物学家所关养的动物究渐座。如果你仔细听恼朱味,也许你还能觉察到长臂猿的呵欠声恼朱味,或者是灵猫的呼噜声究渐座。

  “这才是正常的究渐座。刚才它们太安静了究渐座。”生物学家自说自话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周围那么黑恼朱味,它们怎么知道有赤练蛇经过恼朱味,那条蛇又没有出声?”我问究渐座。

  这一问恼朱味,把生物学家问笑了究渐座。我想恼朱味,在他眼里恼朱味,这样的问题一定很幼稚恼朱味,因为他的笑容看起来像是一个成年人面对一个孩童时的表情究渐座。

  “怎么知道?”他重复了一句恼朱味,接着说恼朱味,“我的朋友恼朱味,这是动物们自我防御的本能究渐座。在自己流淌的血液里恼朱味,长臂猿就能够觉察到危险究渐座。这种信号会迅速地在笼子里传播开来究渐座。对于夜间活动的生物而言恼朱味,黑暗根本不会影响他们究渐座。他们身上的皮肤就是眼睛恼朱味,甚至每一个毛孔和细胞都在帮它们感知外界究渐座。这是它们生存的需要究渐座。突然之间恼朱味,我听出了它们声音里的变化恼朱味,我知道一定出现了什么事情究渐座。我立马收住了回忆恼朱味,从年轻时候的一场橄榄球比赛里缓过神来究渐座。其中恼朱味,最聪明的要数黑猴恼朱味,它们的叫声最微妙究渐座。赤练蛇可以爬行到任何一个角落恼朱味,但是它们的叫声给了我指引恼朱味,让我能够判断出蛇的位置究渐座。”

  他的一番话恼朱味,让我禁不住肃然起敬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我心里疑问依然存在究渐座。我别过头恼朱味,朝身后的一排排饲养室望去恼朱味,心中有些不安究渐座。此时恼朱味,风声大作恼朱味,四周的树木随风摇曳恼朱味,呼呼作响究渐座。同时恼朱味,多种野兽的吼叫声恼朱味,爬虫的嘶鸣声恼朱味,昆虫的鸣叫声恼朱味,时起时落恼朱味,此消彼长究渐座。一阵凉意恼朱味,顿时袭向了我究渐座。尽管恼朱味,那树林里的生物让我有些害怕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我知道恼朱味,那里对它们而言恼朱味,是个自由的乐园究渐座。

  我带着试探的语气恼朱味,问道:“把它们都放在一起恼朱味,是不是太残酷了?”

  生物学家咧嘴一笑究渐座。我看着他恼朱味,静静地等待他的解答究渐座。树林里的植物恼朱味,被风吹得哗哗乱响究渐座。

  他不紧不慢地说:“这有什么残酷的究渐座。在树林里恼朱味,各种动物都在捕食或是被捕究渐座。”他说着恼朱味,伸手指了指那片漆黑的树林恼朱味,“你瞧恼朱味,生存在那里面恼朱味,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动物被我关养起来以后恼朱味,安全就会得到保障恼朱味,而且能够得到充足的食物究渐座。刚才恼朱味,赤练蛇逃出笼子的时候恼朱味,你应该听到了其他动物的惊恐叫声究渐座。有只黑猴恼朱味,刚刚有了宝宝恼朱味,显然她特别害怕究渐座。在丛林里恼朱味,一些老幼病残的生物恼朱味,要想维系生命是很难的究渐座。在我这里恼朱味,它们的生命可以得以延续究渐座。由于人为的呵护恼朱味,五年时间恼朱味,就好像是五十年一样究渐座。上一回恼朱味,我在爱丁堡动物园恼朱味,看见了一只仅剩下一只耳朵的灰尾猴恼朱味,那是我五年前捕捉的究渐座。你想想看恼朱味,要是让它继续生活在森林恼朱味,它也许根本活不了五年究渐座。”

  饲养室的动物恼朱味,还在嚎叫恼朱味,整个丛林好像正在倾听它们传来的密语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要是能够正确地对待动物恼朱味,对于那些被抓获的动物来说恼朱味,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究渐座。你看看恼朱味,这里的动物恼朱味,它们都生活的很好恼朱味,一个个受到了优待究渐座。”生物学家说究渐座。

  我陷入了沉默恼朱味,无言以对究渐座。因为恼朱味,我找不出反驳的理由究渐座。斯格瑞伯说得很对恼朱味,在他这里恼朱味,所有的动物恼朱味,都有充足的食物吃究渐座。它们还很安全恼朱味,赤练蛇威胁不了小黑猴究渐座。

  生物学家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恼朱味,也沉默了究渐座。静默持续了几分钟究渐座。他的目光停留在丛林里恼朱味,若有所思究渐座。

  他开口了恼朱味,用很轻的语气说道:“动物们恼朱味,在动物学家这里恼朱味,往往会受到优待究渐座。搞生物的人恼朱味,对待动物的态度恼朱味,总是很友善究渐座。没有哪个人对待动物是不好的究渐座。可是恼朱味,人类不一样恼朱味,他们很可怜恼朱味,因为社会总是很残忍究渐座。”

  说着恼朱味,他突然停住了恼朱味,声音很大地咳嗽了两声恼朱味,喉结随着他的呼吸一上一下究渐座。看得出来恼朱味,他在强压着某种不安恼朱味,也许他想起来了什么恼朱味,那种记忆让他感到恐惧?

  他很快纠正说:“噢恼朱味,不对恼朱味,我说错了究渐座。实际上恼朱味,我见过一个凶残的人恼朱味,他经常虐待动物究渐座。现在时间尚早恼朱味,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恼朱味,可以听我讲个故事究渐座。那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究渐座。那是我第一次去亚马孙河恼朱味,一块儿前行的还有福伯格究渐座。那个残酷的人恼朱味,名叫皮尔?莱森究渐座。实际上恼朱味,他也是个生物学家恼朱味,可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工作上究渐座。他的整颗心恼朱味,被金钱占据了恼朱味,这种利欲熏心的人恼朱味,不配做生物学家究渐座。做野生生物学这一行恼朱味,一定需要有真正的兴趣恼朱味,要全身心地投入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他完全没有这么做究渐座。在工作的时候恼朱味,他时常抱怨恼朱味,不满的情绪在心里不停地滋长究渐座。这种情绪恼朱味,在工作的时候恼朱味,是不该出现的究渐座。

  有一天恼朱味,我沿着河流来到莱森的营地究渐座。一见到我恼朱味,他笑吟吟地递给我一张巴黎的报纸究渐座。整个人看起来很兴奋恼朱味,一种充满贪婪的兴奋究渐座。

  ‘你看看这个恼朱味,有什么感想?’他问我究渐座。

  我拿起了报纸恼朱味,看到了上面的一张照片究渐座。照片上的主角是一只大猩猩究渐座。它有一个人的名字恼朱味,像我们所有人的名字一样恼朱味,不但有名字恼朱味,而且还有姓氏究渐座。这位主角正坐在一把椅子上恼朱味,嘴里叼着雪茄恼朱味,一只羽毛笔捏在右手里恼朱味,看起来像是在写字究渐座。看完之后恼朱味,我觉得很难受究渐座。因为我很反感恼朱味,利用动物去赚钱究渐座。我没有发表意见恼朱味,把报纸还给了他究渐座。

  ‘快说恼朱味,觉得怎么样?’他打着响指恼朱味,迫切地问道究渐座。

  ‘我觉得不怎么样恼朱味,对这种事情恼朱味,我不感兴趣究渐座。’我冷冷地回答他究渐座。

  ‘愚蠢!你这个老顽固!这样的一只猴子恼朱味,在皇家剧院表演恼朱味,一星期能收入二百镑!是啊究渐座。什么概念?它简直就是摇钱树!’他激动地大叫究渐座。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对这些恼朱味,我不感兴趣!’我并不买他的账究渐座。

  他嘲笑道:‘天那!我的伙计!看来恼朱味,你是准备在这荒无人烟的丛林里耗到老死?在这里恼朱味,就只有一种命运恼朱味,那就是成为野狗和鳄鱼的食物!我可不想这样!我有我的理想!斯格瑞伯究渐座。’

  当时恼朱味,我知道恼朱味,他接下来准备说什么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我没有打断他究渐座。任由他说下去究渐座。果然恼朱味,不出所料究渐座。他说道恼朱味,我不想成为鳄鱼的口中餐究渐座。就算是死恼朱味,我也要死在巴黎恼朱味,死在漂亮女人的怀抱里究渐座。在死前恼朱味,好好地享受一下美好生活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我不明白恼朱味,这些照片对你有什么用?’我指指报纸上的照片恼朱味,不解地问究渐座。

  他几乎是在尖叫:‘你问我有什么用?你不知道有什么用?你真是个十足的呆子!听着!我——皮尔?莱森恼朱味,也要拥有一只这样的猩猩究渐座。’

  ‘硬让动物去模仿人的举止恼朱味,可不是什么好事究渐座。我要是你恼朱味,就不会去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究渐座。’我回答他说究渐座。

  听到我说了这番话恼朱味,莱森笑得快要直不起腰恼朱味,看他的样子恼朱味,仿佛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究渐座。他笑得夸张极了恼朱味,甚至倒在床上恼朱味,一连笑了好几分钟究渐座。是的恼朱味,我承认恼朱味,皮尔?莱森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究渐座。也许恼朱味,他这种类型的人恼朱味,不应该远离城市选择生物学究渐座。丛林的生活很枯燥恼朱味,不适合他究渐座。来到丛林恼朱味,我们的任务是做研究恼朱味,撰写考察报告究渐座。可一开始恼朱味,莱森的心思就不在这上面恼朱味,他一直生活在幻想里究渐座。”

  讲到这里恼朱味,斯格瑞伯停住了究渐座。他向前欠了欠身子恼朱味,像是在倾听什么究渐座。一阵阵动物的叫声从饲养室里传了过来究渐座。那声音听起来恼朱味,好像跟刚才有所不同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我也不太明白区别在哪里究渐座。

  斯格瑞伯动作很轻地起身站立恼朱味,向黑黢黢的饲养室走去究渐座。

  几分钟的工夫恼朱味,他又回来了究渐座。双手摘下胶皮手套的同时恼朱味,随即坐回躺椅究渐座。

  “是小黑猴恼朱味,这个小家伙病了究渐座。这回要是在丛林里恼朱味,它肯定撑不下去了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在这儿恼朱味,它就有救了究渐座。我给它注射了一针青霉素究渐座。”他解释说究渐座。

  “下面恼朱味,我们还是回到故事里去吧恼朱味,继续讲一讲那个绝顶聪明的皮尔?莱森究渐座。”他微微一笑说道恼朱味,“他一心想要在巴黎生活究渐座。每一天恼朱味,他都把那张猩猩的照片带在身上恼朱味,时不时地拿出来看看究渐座。在那时恼朱味,他的头脑里只装了一件事情——一周赚二百镑!

  ‘你好好想想清楚!较真儿的德国佬!那是钱恼朱味,大把的钱!整整五千法郎四千马克!我们何不自己训练一只?’他对着我大喊大叫起来究渐座。

  我态度很坚决地拒绝了他:‘不恼朱味,我不愿意那么做!我只喜欢最真实的猩猩恼朱味,它们应该保持本来的样子究渐座。如果恼朱味,猩猩本身有那么聪明恼朱味,我不介意恼朱味,让它抽我的雪茄恼朱味,用我的笔写字究渐座。但是恼朱味,我绝对不会去强迫它们恼朱味,勉强它们做超出天分的事情究渐座。’

  我的话恼朱味,惹恼了莱森恼朱味,他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究渐座。过了三天恼朱味,他从当地土著人那里买下了一只猩猩究渐座。那只可怜猩猩恼朱味,刚过哺乳期恼朱味,他看过之后恼朱味,毫不犹豫地就买了下来究渐座。

  ‘这样大小的猩猩恼朱味,正合我意究渐座。我要尽早地把它训练好!我说恼朱味,你们两个蠢货恼朱味,你们就看好吧!到时候恼朱味,许多巴黎的时髦女郎恼朱味,都会前来观看我的表演究渐座。想想看恼朱味,每周五千法郎正等着我呢!舞台上将出现一道亮丽的风景——皮尔?莱森教授和他训练有素的猩猩即将隆重登场!等着看好戏吧!’莱森眉飞色舞地对我和福伯格说究渐座。

  对于莱森的一番言论恼朱味,我和福伯格没有回答究渐座。因为我们知道恼朱味,要想训练一只猩猩恼朱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究渐座。造物主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恼朱味,大到恐龙恼朱味,小到蚂蚁恼朱味,每一种生物都有他们自己的位置恼朱味,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恼朱味,没法改变的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莱森也不是什么善罢甘休的人究渐座。他一点也不会心慈手软究渐座。他是个急性子恼朱味,很执著恼朱味,也很凶残究渐座。他喜欢热闹恼朱味,讨厌安静究渐座。他觉得恼朱味,自己在丛林里无法感受到兴奋究渐座。只有城市的生活恼朱味,才是充满浪漫的费锐耕、激动人心的究渐座。可是恼朱味,事实上恼朱味,他错了!丛林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究渐座。在这里恼朱味,你可以真正地安静下来恼朱味,仔细思考生命的真谛究渐座。我说的话恼朱味,你能理解吗?”

  他看了看我恼朱味,继续娓娓道来:“可是恼朱味,那个法国人——莱森恼朱味,他不懂究渐座。他无法让自己安静究渐座。刚买下猩猩恼朱味,他就觉得自己已然成了一个百万富翁了究渐座。他一发不可收拾地做起了白日梦究渐座。他想象着自己正住在巴黎的豪华公寓恼朱味,出门可以乘坐四轮马车恼朱味,在赌场上恼朱味,能够一掷千金恼朱味,怀里还搂着向他抛着媚眼的漂亮女郎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加快了罪恶的脚步究渐座。更糟糕的是恼朱味,莱森还有一个癖好:在他的衣兜里恼朱味,总是装着一个方方的酒瓶恼朱味,他控住不住自己恼朱味,频频地为想象中的美好未来举杯究渐座。很多时候恼朱味,他总是喝得酩酊大醉究渐座。”

  “他的那只猩猩很聪明恼朱味,进步很快究渐座。每一次恼朱味,只要我和福伯格经过他的营地恼朱味,他总是会把那只毛茸茸的猩猩领出来恼朱味,在我们面前大肆炫耀究渐座。就好像一个老师恼朱味,在那里乐此不疲地夸耀他的学生究渐座。对于他的这种做法恼朱味,我和福伯格都很难接受究渐座。当莱森得知了我们的想法恼朱味,他总是一脸不屑恼朱味,大声地取笑我们究渐座。

  ‘真是两个傻瓜!一对猴脑袋!你们瞧好吧!皮尔?莱森教授恼朱味,即将携带他悉心训练的猩猩恼朱味,闪亮登场恼朱味,每星期演出费高达五千法郎!想象一下恼朱味,五千法郎!在跟巴黎名模约会时恼朱味,我会想念你们两个的恼朱味,两个亚马孙的苦守者费锐耕、十足的傻瓜!’

  对于奢侈生活的向往恼朱味,已经吞噬了他的心智恼朱味,让他近乎疯癫究渐座。在他眼里恼朱味,只能看见大把大把的钱究渐座。不仅他疯了恼朱味,那只可怜的猩猩恼朱味,也觉察出它主人的异常究渐座。它时常托着腮恼朱味,坐在莱森的身边恼朱味,怎么也想不明白恼朱味,自己的主人恼朱味,为何如此的兴奋?

  不管怎么聪明恼朱味,它毕竟只是个动物究渐座。它不会理解莱森的巴黎梦!它不会明白恼朱味,正是因为它恼朱味,它的主人在自己的头脑里恼朱味,架起了一道可以通天的云梯究渐座。此刻恼朱味,它的主人正一节一节地攀着云梯恼朱味,想去亲吻仙女的脚跟究渐座。是的恼朱味,它只是一个畜生恼朱味,它更不明白恼朱味,有人愿意花费四千马克恼朱味,观看它装模作样地抽雪茄表演!一想到这个恼朱味,我禁不住觉得恶心究渐座。”

  “终于恼朱味,有一天恼朱味,猩猩也受不了了恼朱味,它撒起了野究渐座。有一件事情恼朱味,它怎么也不肯学习究渐座。我想恼朱味,那一天恼朱味,莱森准是又喝醉了究渐座。想想看恼朱味,撒野的猩猩和醉酒的莱森恼朱味,撞在一起能有什么好结果?后来恼朱味,我从皮尔?莱森口里得知恼朱味,猩猩居然揉烂了雪茄恼朱味,打破了道具恼朱味,兽性大发究渐座。于是恼朱味,莱森自然也不能饶它究渐座。一想到别墅费锐耕、马车费锐耕、漂亮女人离他越来越远恼朱味,他也开始撒野究渐座。他扬起头恼朱味,一口气喝干了瓶里的酒恼朱味,做了一件可怕的事情究渐座。”

  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恼朱味,黑糊糊的丛林已经安静了下来恼朱味,它们好像也在静静地聆听究渐座。夜凉如水究渐座。此刻恼朱味,每个生灵的心弦恼朱味,都在被一根充满魔力的手指拨动着究渐座。

  生物学家继续说道:“我想恼朱味,当时恼朱味,莱森一定是给气疯了究渐座。不仅疯恼朱味,而且醉究渐座。他的营地前面就是亚马孙河恼朱味,在河边的淤泥里恼朱味,生活着许多肮脏费锐耕、丑陋费锐耕、凶残的鳄鱼究渐座。一提起鳄鱼恼朱味,我就牙痒痒究渐座。我讨厌它们恼朱味,想起它们我就恶心究渐座。那个法国人肯定是疯了恼朱味,他要给他的猩猩一个教训究渐座。”

  “他怎么做的?”我迫不及待地问道究渐座。整个黑夜在悄声等待恼朱味,饲养室里的动物恼朱味,也陷入了静默究渐座。

  “怎么做的?”叙述者重复了一下恼朱味,说道恼朱味,“皮尔?莱森用了狠招恼朱味,他准备让猩猩为它的抵抗命令恼朱味,付出代价究渐座。是的恼朱味,他把它绑在了河边恼朱味,底下就是鳄鱼出没的泥潭究渐座。之后恼朱味,他怡然自得地坐在一个平台上恼朱味,一把来福枪搁在大腿上究渐座。

  猩猩开始哭嚎恼朱味,而他坐在一旁惬意地观看究渐座。猩猩开始一遍遍地哭嚎恼朱味,转而变成充满恐惧的尖叫究渐座。接着恼朱味,底下的一块烂泥开始移动了恼朱味,身躯庞大的猩猩被吓坏了究渐座。它看见了鳄鱼的眼睛恼朱味,一双冰冷冰冷的眼睛究渐座。凶狠的鲨鱼才有那样冰冷的眼神恼朱味,别的生物没有究渐座。哦恼朱味,不恼朱味,我错了恼朱味,鲨鱼也没有究渐座。鲨鱼它们只会在攻击的时候恼朱味,眼睛露出凶光究渐座。鳄鱼则不同恼朱味,它们才是真正的魔鬼究渐座。它们不战斗恼朱味,除非等到稳操胜券时恼朱味,才迅速出击究渐座。不幸的是恼朱味,这个泥潭里的魔鬼恼朱味,已经发现了被困的猩猩究渐座。而极度恐慌的猩猩恼朱味,只会无谓的哭嚎恼朱味,好像在宣告自己的窘境究渐座。

  泥潭里的鳄鱼恼朱味,静静地待着恼朱味,它那双眼睛一直盯着猩猩究渐座。一个小时过去了恼朱味,接着又过去一个小时恼朱味,就这样接二连三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究渐座。也许恼朱味,这个可怕的魔鬼恼朱味,以为那只是一个陷阱恼朱味,它迟迟地不肯行动究渐座。莱森也一直袖手旁观究渐座。他要彻底驯服猩猩恼朱味,把它调教成为巴黎的动物明星究渐座。

  这时候恼朱味,鳄鱼摆了摆头恼朱味,甩掉覆盖在头上的泥巴恼朱味,以便更为仔细地观察究渐座。猩猩发出一声尖叫恼朱味,央求它的主人前来搭救究渐座。它的叫声凄惨无比究渐座。它像是在苦苦哀求恼朱味,只要它的主人立即搭救恼朱味,它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它的主人——莱森恼朱味,竟然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恼朱味,还在讥笑它究渐座。鳄鱼从泥潭里钻出来恼朱味,两眼直直地盯着被困的猩猩恼朱味,这只可怜的家伙恼朱味,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究渐座。事后恼朱味,莱森声情并茂地向我描绘了当时的情形究渐座。

  他告诉我恼朱味,鳄鱼爬上了岸恼朱味,眼里流出泪水来究渐座。被绑的猩猩恼朱味,也落泪了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一个是残忍的眼泪恼朱味,另一个是恐惧的眼泪究渐座。

  那只猩猩恼朱味,被鳄鱼冰冷的闪着死意的眼神给彻底击垮了究渐座。它一下子瘫软了恼朱味,发出绝望的哀啼恼朱味,声音都已经分叉了究渐座。在这样的情形下恼朱味,鳄鱼坚定了自己的信心究渐座。这个可怕的魔鬼恼朱味,极其狡猾而又残忍恼朱味,它在确定自己拿到必胜的四个A时恼朱味,准备发起进攻究渐座。

  别看鳄鱼身体笨重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它的攻击力可不能小觑究渐座。它冲刺的时候恼朱味,速度快极了究渐座。当它全力冲向猩猩的时候恼朱味,皮尔?莱森这才动了手究渐座。他端起来福枪恼朱味,一枪打中了鳄鱼的右眼究渐座。鳄鱼猛地一翻身恼朱味,发出一声惨嚎恼朱味,迅速地钻回泥潭究渐座。

  这个该死的法国佬恼朱味,他肯定是疯了究渐座。次日恼朱味,我和福伯格恼朱味,刚好去了他的营地究渐座。他很得意地向我们夸耀究渐座。那只被吓破胆的猩猩恼朱味,可怜巴巴地站在一旁恼朱味,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恼朱味,估计它再也承受不了下一次的恐怖剧究渐座。我想恼朱味,在那只畜生的梦里恼朱味,恐怕也时常会见到鳄鱼的那双眼睛吧恼朱味,那双闪着死意的眼睛究渐座。每当莱森看它的时候恼朱味,它就禁不住一阵颤抖恼朱味,然后开始哭啼究渐座。老天恼朱味,想想看恼朱味,别说是它恼朱味,就算是人类恼朱味,被鳄鱼一连盯上三个小时恼朱味,肯定也会崩溃究渐座。”

  “‘快瞧恼朱味,这一下恼朱味,它彻底变乖了究渐座。再也不会撒野了究渐座。它被我制伏了!’莱森叫道究渐座。

  快去!把我的酒瓶拿过来!他冲着猩猩一喊恼朱味,那个可怜家伙恼朱味,乖乖地照做了恼朱味,而且一点也不敢懈怠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莱森恼朱味,它那个可怕的主人的命令恼朱味,简直就像一个充满了杀伤力的咒语究渐座。看见这样恼朱味,莱森大笑起来恼朱味,这笑声很有穿透力恼朱味,仿佛可以飞到巴黎究渐座。他自鸣得意地说恼朱味,他找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鳄鱼的眼睛!

  ‘下个星期恼朱味,我先带它去新加坡恼朱味,’莱森说恼朱味,‘接着恼朱味,我们一路表演下去恼朱味,最后恼朱味,回到巴黎究渐座。太好了!我每个星期可以拿到五千法郎!到时候恼朱味,我的名字会出现在报纸上恼朱味,你们会读到关于我恼朱味,还有这只猩猩的报道究渐座。’”

  讲到这里恼朱味,斯格瑞伯停了下来究渐座。他轻吁了一口气究渐座。突然恼朱味,一阵大风吹了过来恼朱味,把巨大的树叶吹得噼啪直响究渐座。不过恼朱味,风很快就停了恼朱味,四周又恢复了原来的宁静究渐座。

  “接下来恼朱味,怎么了?快告诉我究渐座。”我满怀期待地问道究渐座。

  斯格瑞伯缓缓地说:“四天以后恼朱味,我再一次顺流而下来到莱森的营地究渐座。像以前一样恼朱味,我喊他的名字恼朱味,却没有人答应究渐座。我想恼朱味,他一定去树林了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我决定先进入他的住所恼朱味,休息一下顺便喝上一杯究渐座。那一天恼朱味,天气闷热极了恼朱味,特别在亚马孙恼朱味,那里简直就是一个火炉究渐座。”

  “像死一般的沉寂恼朱味,你能想象得到吗?有时候恼朱味,我会有这样的一种预感究渐座。就像刚才赤练蛇逃走的时候恼朱味,我就感觉到了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蝉鸣是应该出现的恼朱味,但是也停止了究渐座。在这种时候恼朱味,我往往会加倍小心谨慎究渐座。谈不上是胆小恼朱味,因为在这种时候恼朱味,你无法感知别的生物已经感知到的东西恼朱味,那是非常危险的究渐座。

  我走向莱森的屋子时恼朱味,我同样感觉到了那种可怕的静默究渐座。我感觉恼朱味,整个身子被冰冷包围了究渐座。那不是我的幻想恼朱味,在丛林里生活久了恼朱味,皮肤就能感知一些外部的环境究渐座。当时恼朱味,我察觉到了皮肤的颤抖究渐座。它在提示我恼朱味,有一些事情已经发生了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我一路沿着小道仔细地找寻究渐座。我不确定我会看到什么恼朱味,但我知道恼朱味,我很快就会找到答案究渐座。我的头脑里不停地蹦出奇异的想法恼朱味,心跳也开始不断加快恼朱味,嘴唇发干究渐座。我突然记起莱森对待猩猩的残暴恼朱味,记起那只可怜的猩猩被绑在树干上恼朱味,我也想起了泥潭里那双可怕的鳄鱼眼睛究渐座。

  对了恼朱味,肯定是猩猩又出事了恼朱味,它肯定又被绑在树上了究渐座。想到这里恼朱味,我感觉自己仿佛遭受了沉重的一击究渐座。

  大概过了三分钟恼朱味,我平静了许多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拖着脚步走向平台究渐座。

  老天!你肯定想象不到恼朱味,我看见了什么?是那只猩猩!它手里正拿着莱森的来福枪恼朱味,在那里痛哭流涕恼朱味,活像一个人的举止究渐座。”

  “‘莱森那儿去了?他人呢?’我朝着它大叫究渐座。其实恼朱味,问这样的问题委实可笑究渐座。之前恼朱味,我的皮肤恼朱味,我的直觉恼朱味,早已告知了我答案究渐座。

  那只猩猩向我走来恼朱味,它好像明白我在说什么究渐座。顿时恼朱味,我的两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恼朱味,再也挪不动了究渐座。事情的经过我没有看见恼朱味,但是恼朱味,任何一个细节恼朱味,我都能想象得出来究渐座。

  死一般的沉寂恼朱味,猩猩的痛哭恼朱味,以及皮肤的颤抖恼朱味,已经把事情的真相恼朱味,全部告诉我了究渐座。让一个畜生学会太多东西恼朱味,可不是件什么好事!

  ‘他在哪儿?他到底在哪儿?’我又朝着猩猩喊了一遍究渐座。只见它用手抹了一下鼻梁上的泪水恼朱味,用毛茸茸的手拉住了我恼朱味,带我来到泥潭边究渐座。

  顿时恼朱味,我觉得恶心极了恼朱味,那种难受的感觉在我的五脏六腑里来回翻腾究渐座。我确定了我的猜测究渐座。所有的细枝末节在我脑海里拼凑起来究渐座。我不由得抓紧那把来福枪恼朱味,冷汗直往外冒究渐座。到达泥潭岸边时恼朱味,我环视四周恼朱味,企图证实自己的猜测究渐座。证据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恼朱味,我在一根树干上恼朱味,看见了莱森的两只衣袖究渐座。衣袖里还残留着半只断臂究渐座。树的根部恼朱味,套着一个绳圈恼朱味,系的很结实究渐座。

  事实明显极了究渐座。一定是莱森又多喝了酒恼朱味,醉得不省人事究渐座。他的那副醉态恼朱味,引发了猩猩的恐惧记忆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在这个畜生的脑海里恼朱味,立即出现了一个念头——它要报复恼朱味,让它的主人也尝试一下鳄鱼的厉害究渐座。它就学着莱森的样子恼朱味,把它的主人绑在自己被捆的那个树干上究渐座。然后恼朱味,它学着主人的样子恼朱味,拿着枪冷漠地坐在平台上观望恼朱味,等待着鳄鱼的出现究渐座。

  中途恼朱味,莱森一定酒醒了究渐座。面对同样的死亡境遇恼朱味,他开始大声求救恼朱味,猩猩也学着他的样子恼朱味,故意充耳不闻究渐座。一定是这样!

  猩猩在它的主人——莱森那里恼朱味,学会了许多本领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它却没有学过如何安装子弹究渐座。当鳄鱼开始行动时恼朱味,猩猩用力地扣动扳机究渐座。但无济于事恼朱味,不幸发生了!那只猩猩只好坐在那里恼朱味,无助地哭泣究渐座。当我赶到的时候恼朱味,已经来不及了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你怎么处置那个猩猩的?”我问道究渐座。

  斯格瑞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我没有处罚它究渐座。那不是它的错究渐座。因为恼朱味,皮尔?莱森的所作所为我全都知道究渐座。本来恼朱味,他是想利用灵长类的模仿天性去实现他的发财梦恼朱味,可谁料到造化弄人恼朱味,他竟丧命与此究渐座。也许是命运?是他应得的报应?可是恼朱味,不管怎么解释恼朱味,都逃不开那些奇怪的规则究渐座。我一直盯着猩猩看恼朱味,它有些惊恐恼朱味,不住地后退究渐座。它后退的时候恼朱味,还在落泪恼朱味,而且不停地回头张望究渐座。在走向丛林的路上恼朱味,它大概回头了十几次究渐座。”

  “你瞧恼朱味,就是那片丛林恼朱味,里面住着一只不同寻常的猩猩究渐座。在它的脑海里恼朱味,保留着一场悲剧究渐座。”说着恼朱味,生物学家指了指那片黑黢黢的丛林究渐座。

Tags: 悲剧 动物

本文网址:/zhentan/15286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