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汽车后座上的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在这个城市恼朱味,由于郊区环境的优美舒适恼朱味,百万以上的人都选择在这里定居究渐座。每天清晨恼朱味,他们开着汽车恼朱味,前往市区工作究渐座。那是一个相当壮观的场景:在同一时间恼朱味,树木林立的大街上恼朱味,数以万计的汽车形成一条长龙究渐座。这条长龙恼朱味,通常有二十里路那么长究渐座。置身其中的感受恼朱味,不亲身经历是很难体会到的究渐座。也就是那时恼朱味,我的麻烦来了究渐座。

  从辛斯街驶向肯翰姆大街德途中恼朱味,我跟着车队恼朱味,顺利地前行了一里路究渐座。接着恼朱味,打了个转向究渐座。谁知恼朱味,前面那辆绿颜色的佳比牌汽车恼朱味,突然停住了恼朱味,我险些追尾究渐座。像往常一样恼朱味,又堵车了!三条行车道上恼朱味,挤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恼朱味,极目望去恼朱味,没有尽头究渐座。

  我被困在中间车道恼朱味,位于这条车道是进退两难的恼朱味,甚至连转弯也不太现实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只好静静地坐着恼朱味,大约五分钟的样子恼朱味,前面那辆绿色汽车挪动了一段距离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我留意一下左边的车道恼朱味,只见一辆栗色的旅行车开了过来究渐座。虽然时至暮春恼朱味,天气还有些凉恼朱味,我开着车窗恼朱味,将胳膊伸向窗外究渐座。那辆旅行车离我很近恼朱味,就算我拿衣袖去擦拭它也毫不费力究渐座。

  两辆车并肩停着恼朱味,无意识中我的目光总会时不时地停留在那辆旅行车上究渐座。开车的是个女人恼朱味,一顶宽边的帽子把她的脸遮住了大半究渐座。也许恼朱味,她感觉到了这种注视恼朱味,她偶尔也会轻微地扭动脖子恼朱味,用眼角瞥我两眼恼朱味,看得出来她很小心翼翼恼朱味,很怕被我发现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左车道上的汽车稍稍前移了一点究渐座。她调换车档恼朱味,快速行进了一两米恼朱味,猛踩一脚刹车恼朱味,又停了下来究渐座。

  经过一番移动恼朱味,我只能看见旅行车的后窗究渐座。透过跟我并排的后窗恼朱味,我看了一眼车后座究渐座。座位上放置了一个用毛毯裹着的东西究渐座。因为紧急刹车恼朱味,毯子散开了一点恼朱味,那个东西从毯子的一角露出头来究渐座。

  我迅速地看了一眼恼朱味,就把视线移开了究渐座。由于极度困乏我疑心自己看错了恼朱味,又忍不住再次打量究渐座。我没有看错!

  是的恼朱味,那是一只人手!一点没错!在那只手的食指和中指上恼朱味,沾染有红颜色恼朱味,很像血渍究渐座。我又仔细观察了一遍恼朱味,发现毛毯下面的形状……那居然是个人!顿时恼朱味,我感觉浑身发冷究渐座。

  我告诉自己:不能这样袖手旁观恼朱味,得采取些行动才行!可我的汽车被包围了恼朱味,根本出不去!我只好使劲地招手恼朱味,试图引起那个女司机的注意恼朱味,她压根儿没有反应!

  后来恼朱味,我开始不断鸣笛恼朱味,于此同时恼朱味,满脸惊恐地用手指向那个放着人体的后座究渐座。我前面那辆绿色汽车的司机恼朱味,不堪聒噪恼朱味,向我投来不屑的一瞥究渐座。我真希望他跑过来和我理论一番恼朱味,可四面八方都停满了车恼朱味,看样子车门也没法打开究渐座。

  旅行车所处的左车道开始移动了究渐座。那辆车行驶到我前面以后恼朱味,速度慢慢加快究渐座。我急忙看了看牌照恼朱味,随即掏出笔将上面的车号记在衬衫袖口究渐座。接着恼朱味,我坐在车里浑身止不住地打战恼朱味,直到身后传来提醒我的鸣笛声才缓过神来究渐座。

  汽车排成的长龙缓缓行进着究渐座。我一边开车恼朱味,一边寻找那辆旅行车的踪影究渐座。约莫行驶有两里路时恼朱味,我看见了警察局的灰色砖楼究渐座。警局前面的停车场很小恼朱味,前去停车时恼朱味,委实费了我不少力气究渐座。停好车恼朱味,我快步走进楼里究渐座。

  办公桌前一位警察问道:“你好恼朱味,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是这样的恼朱味,我——我想报案究渐座。”我吞吞吐吐地回答恼朱味,有些木讷究渐座。

  “嗯?发生了交通事故?”说着恼朱味,他站起身恼朱味,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份表格究渐座。

  “没有究渐座。是别人恼朱味,是我旁边的那辆旅行车恼朱味,一只手恼朱味,太可怕了恼朱味,那辆车里有一只手……”

  “别紧张恼朱味,你慢慢说恼朱味,你没喝酒吧?”警察说究渐座。

  “没有究渐座。”我摇摇头究渐座。

  “那么恼朱味,是有人受伤了?”

  “不是的恼朱味,是一只带血的手……”

  我的语无伦次让他失去了耐心恼朱味,他打断我恼朱味,说道:“好吧恼朱味,我们先从你的名字说起恼朱味,怎么样?”

  “詹姆斯究渐座。”

  “很好恼朱味,詹姆斯先生恼朱味,请坐下恼朱味,现在我们从头说起究渐座。”他指指桌边的一把椅子恼朱味,示意我坐下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我把自己所看见的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究渐座。

  “詹姆斯先生恼朱味,大致情况我已经知道了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有一点我得说明一下恼朱味,因为你没有确切的证据恼朱味,我们很难立案究渐座。你确定那真的是一只手吗?也许恼朱味,那车的后窗沾满了灰尘……”警察摸摸下巴恼朱味,缓缓地说究渐座。

  “怎么可能?离那么近恼朱味,我看得清清楚楚!手上还沾着血!”我大叫起来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你先冷静一下究渐座。”他说究渐座。

  看着他不重视的样子恼朱味,我说:“别在这儿浪费时间恼朱味,现在恼朱味,你们应该去拦截那辆车!”

  “这不现实恼朱味,你看看外面这状况恼朱味,即便那辆车还在街上恼朱味,我们也没有办法究渐座。总不能开着汽车飞过去究渐座。”他一脸无奈恼朱味,用手指着窗外拥挤不堪的街道说究渐座。

  “你们可以设个路卡究渐座。”

  “在这个时候?”他皱皱眉头恼朱味,“那样的话恼朱味,不出一刻钟半个郊区就会交通瘫痪究渐座。噢恼朱味,等一下究渐座。”他拿起电话恼朱味,拨通号码后恼朱味,对着电话低语起来究渐座。

  过了二十分钟恼朱味,一个身材健壮的人推门而入究渐座。接待我的那个警察介绍说:“这是市局的汉克斯警官究渐座。”

  “说吧恼朱味,什么事?你尽量抓住重点恼朱味,简短捷说究渐座。我值班十六小时了恼朱味,很困恼朱味,想早些下班究渐座。”汉克斯警官一边说恼朱味,一边坐进椅子里究渐座。

  “是一只手究渐座。刚才我在一辆旅行车里发现一只血淋淋的手究渐座。”我简单地说究渐座。

  “一只手?奇怪的事情恼朱味,我们见多了究渐座。继续说下去恼朱味,把那个手的故事说完究渐座。”汉克斯警官耸耸肩膀恼朱味,温和地说究渐座。

  重述完故事恼朱味,我看了看汉克斯警官恼朱味,企图从他脸上读出一点紧张恼朱味,可我没能如愿恼朱味,因为我看出了他的反感究渐座。

  我抬起袖子给他出示那个车牌号恼朱味,他心不在焉地抄下号码恼朱味,哈欠连天究渐座。

  得知所有的事实后恼朱味,他说:“坦白地说恼朱味,我觉得这个故事很荒谬究渐座。也许是因为车窗反光恼朱味,或者那个东西根本不是手恼朱味,只是看起来跟手的形状很像究渐座。凶手不会如此愚蠢恼朱味,拉着一个尸体招摇过市究渐座。我说詹姆斯先生恼朱味,放宽心吧恼朱味,忘了这件事!”

  “我忘不了!我告诉你恼朱味,警察!那确确实实是一只手恼朱味,我看得很清楚!你最好早点行动恼朱味,别说我没提醒你!”我彻底被激怒了恼朱味,大声嚷道究渐座。

  “遵命恼朱味,先生!我一定照办!不过恼朱味,我得先休息一下究渐座。你回家等我的消息吧究渐座。我发现情况后马上联系你究渐座。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恼朱味,若是找到那辆车恼朱味,我发现没有问题恼朱味,那你可就……”汉克斯警官悻悻地说恼朱味,我知道他在挖苦我究渐座。

  离开警局恼朱味,我驱车回到大街究渐座。走到下一个路口恼朱味,我把车子掉头径直开回住所究渐座。接着恼朱味,我打电话跟经理请了一天假究渐座。我很想知道这件事的结果恼朱味,于是干脆坐在电话旁边恼朱味,等待汉克斯警官的回音究渐座。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究渐座。

  敲门声响起时已经是下午了究渐座。我看了看表恼朱味,时间是两点一刻究渐座。我打开门恼朱味,来人正是汉克斯警官究渐座。他站在门前恼朱味,用和气的声音说:“詹姆斯先生恼朱味,我按照你给的车牌号恼朱味,找到了那辆旅行车恼朱味,的确是栗色的恼朱味,主人是约翰逊太太恼朱味,家住奥顿镇究渐座。”

  “奥顿镇?离这不远恼朱味,走两里路就到了究渐座。”我说究渐座。

  “另外恼朱味,我也见到了你口中的‘尸体’究渐座。”

  “太好了恼朱味,你当场抓她归案了?”

  “没有恼朱味,我没有理由抓她究渐座。她没有犯罪究渐座。我想恼朱味,你得跟我走一趟恼朱味,我们一起去她家看看究渐座。”

  “一起去?这是为什么?我——”

  “你必须去究渐座。就算硬拉我也要把你拉进车里究渐座。我要让你亲眼看看恼朱味,你所谓的谋杀事件到底是什么!我连续找了五个小时恼朱味,居然看到那个结果!我真想找个理由先拘留你!”

  一路上我无事可做恼朱味,只好在心里默数路边上的电线杆子究渐座。汉克斯警官只顾开着车恼朱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恼朱味,他的眼睛眯着恼朱味,呼吸声很重究渐座。

  奥顿镇到了恼朱味,汉克斯警官将车辆驶向小镇的闹市区恼朱味,在一道街旁边把车熄了火究渐座。“瞧那处房子恼朱味,你指认的凶手就住在那儿究渐座。”

  我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恼朱味,瞧见了一道镶着不透明玻璃的门恼朱味,玻璃上是个用油漆写成的招牌——装潢究渐座。

  汉克斯警官走上前去敲了敲门恼朱味,门很快打开了究渐座。

  开门的是一个身穿罩衫的女人恼朱味,她的罩衫上粘着油漆究渐座。我打量着她恼朱味,确实是早上的那个女人究渐座。

  汉克斯警官介绍说:“约翰逊太太恼朱味,他就是詹姆斯先生究渐座。”

  “之前恼朱味,你跟我提到的人就是他?他看到了我的旅行车恼朱味,然后报了警?”她用很冷的眼光看我一眼恼朱味,然后对警官笑了笑问道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你可以考虑让他看看那个人体究渐座。”警官回答究渐座。

  “可以恼朱味,没有问题究渐座。他看完也会安心恼朱味,请吧恼朱味,两位恼朱味,这边走究渐座。”

  说着恼朱味,她领着我们走向一个挂有布帘的内室究渐座。布帘后面是个很大的工作室恼朱味,里面乱七八糟的究渐座。人体模型和人身体各个器官的模型恼朱味,被随意地放置在地板四周和工作台上究渐座。刚进去的时候恼朱味,我疑心自己闯进了一个中世纪的行刑室恼朱味,或者误入了电影里拍摄谋杀镜头的现场究渐座。接着恼朱味,我的目光停留在一个角落里究渐座。在那里恼朱味,堆积了许多手臂和脚的模型恼朱味,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恼朱味,还摆放着一堆人头模型究渐座。

  我走上前去恼朱味,小心翼翼地用手触摸一个人头恼朱味,那个模型是石膏做成的恼朱味,摸起来很硬恼朱味,已经风干了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约翰逊太太走向房间的另一角恼朱味,而汉克斯警官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恼朱味,默不作声地抽了起来究渐座。我也很想抽一支恼朱味,可是看到他那杀人的眼神恼朱味,我咽下了口里的话恼朱味,放弃跟他要烟的念头究渐座。

  约翰逊太太又走过来了恼朱味,她怀里抱着一个时装人体模型恼朱味,跟真人差不多大小究渐座。那个石膏模型脸上还挂着微笑恼朱味,看起来傻乎乎的究渐座。

  “詹姆斯先生恼朱味,他叫西蒙究渐座。今天早上恼朱味,你在我汽车里看到的应该就是他究渐座。我们家是做橱窗生意的恼朱味,专门负责跟小裁缝店布置橱窗恼朱味,并为他们提供人体模型究渐座。西蒙就是一个人体模型恼朱味,一家店铺订制了它恼朱味,两天前恼朱味,我们给它重新涂了一层漆恼朱味,今天早上我把它送去给客人究渐座。你也看到了恼朱味,我不能那么随意地把一个人体模特放在车厢后面恼朱味,不然的话恼朱味,会引起更多的误会究渐座。可是恼朱味,送货的时候我没有找到塑料套恼朱味,所以恼朱味,我想到了用毯子裹住它究渐座。谁知恼朱味,刹车的时候恼朱味,毯子散开了恼朱味,它露出了手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有一点我还不明白恼朱味,约翰逊太太恼朱味,既然你是送西蒙给客户恼朱味,为什么它又出现在这儿?”

  “哦究渐座。是这样恼朱味,在刷油漆的时候恼朱味,我们不小心让油漆流了下来恼朱味,到了客户那里恼朱味,我才发现这个失误恼朱味,我总不能拿刷坏了的模特去糊弄客户究渐座。”她抿嘴一笑恼朱味,解释说究渐座。

  说完恼朱味,她示意让我看模型的右手恼朱味,果不其然恼朱味,我在那只手的手肘上发现了一道红色的油漆恼朱味,红漆沿着手臂流下恼朱味,右手中间的指头上都沾染了一些究渐座。

  “喏恼朱味,那就是你所说的血渍究渐座。”

  顿时恼朱味,我觉得无地自容恼朱味,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究渐座。我呆呆地站着恼朱味,不敢直视汉克斯警官的眼睛究渐座。

  “你看完了吗?没有看仔细的话恼朱味,要不再看会儿?我等你究渐座。”汉克斯警官满是嘲讽地说究渐座。

  我无言以对究渐座。由于我的错觉恼朱味,误把一个时装人体模型当成了死尸恼朱味,冤枉了一个无罪的人恼朱味,还让那个极度困乏的警探做了无用功究渐座。汉克斯警官绝不会善罢甘休究渐座。

  他和我一起来到我家恼朱味,足足臭骂了我十分钟恼朱味,措辞很严厉恼朱味,也很难听究渐座。我知道恼朱味,当着约翰逊太太的面他给我留了面子究渐座。

  我灰头土脸地送走了警官恼朱味,给自己满上一杯威士忌恼朱味,一饮而尽究渐座。接着恼朱味,我一头栽倒在沙发上重复着刚才那些难听的话恼朱味,大骂自己一通究渐座。

  大概是受了酒精的麻醉恼朱味,或者也有过度劳累的原因恼朱味,不出十分钟恼朱味,我沉沉地睡去了究渐座。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恼朱味,我醒过来的时候恼朱味,天已经黑了究渐座。我静静地坐着恼朱味,让脑子慢慢清醒究渐座。从睡梦里醒来恼朱味,我通常都是这样恼朱味,先得缓缓神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又想起了汉克斯警官恼朱味,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情恼朱味,我紧紧地闭上眼睛恼朱味,试图把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忘掉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我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那条大街恼朱味,开始回想我所看到的手究渐座。那不是一只手恼朱味,只是一块石膏恼朱味,是约翰逊太太的人体模型究渐座。不过——

  突然恼朱味,我猛地一惊恼朱味,约翰逊太太在说谎!她把汉克斯警官和我都给骗了!

  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街上的一幕恼朱味,我一遍又一遍地想象人体模型被包在毯子下面的模样究渐座。突然恼朱味,我明白了一个问题——红色油漆是在西蒙的右手上恼朱味,而毯子里露出的是左手究渐座。

  意识到这个以后恼朱味,我有些紧张恼朱味,又止不住地浑身发抖究渐座。我陷入了矛盾恼朱味,犹豫要不要再给汉克斯警官打电话究渐座。可是恼朱味,他还会信任我吗?

  就这样恼朱味,我的思绪挣扎了半个小时恼朱味,最终也没有结果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一阵敲门声传来恼朱味,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恼朱味,走到门边恼朱味,打开了门究渐座。我看到了约翰逊太太!

  她还是那身打扮恼朱味,身上穿着风格怪异的大衣恼朱味,看上去有些丑陋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握在她手里的那样东西可不怪异究渐座。

  那是一把点四五手枪恼朱味,枪口正对着我的肚子究渐座。

  我有些迟钝恼朱味,头一句话就不太漂亮究渐座。对我而言恼朱味,这一天太不正常了恼朱味,我方寸大乱究渐座。

  “我看见的是——是另一只手恼朱味,是吗?”

  “是的恼朱味,我也担心你早晚会明白过来究渐座。”她说着恼朱味,用力锁好身后的房门恼朱味,走进起居室究渐座。她边走边往下说恼朱味,“当时恼朱味,汉克斯警官突然来到店里告知我被检举恼朱味,我慌乱之下找了个模型准备蒙混过关究渐座。可是恼朱味,我记不起到底是哪只手露出了究渐座。我只是凭感觉恼朱味,可是我弄错了恼朱味,一个小时之前恼朱味,我意识到我错了究渐座。”

  “所以恼朱味,你想到我可能已经觉察到了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那是迟早的事情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从电话簿上找到你的地址后一路赶来究渐座。詹姆斯先生恼朱味,现在得麻烦你跟我走一趟恼朱味,去见一个人究渐座。他是我的朋友——一个开推土机的工人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他很仗义恼朱味,只要他觉得价钱公道恼朱味,就可以替我做任何事究渐座。我想恼朱味,要不了多久恼朱味,你就能见到约翰逊究渐座。”

  “你是说恼朱味,毯子里裹着的那个人叫约翰逊?”

  “没错究渐座。他是我丈夫究渐座。一个卑鄙无耻费锐耕、狂妄自大的东西!不过恼朱味,他已经不存在了究渐座。”她说着恼朱味,脸上露出一丝可怕的笑意究渐座。

  “不存在?什么意思?”

  “过不了多久恼朱味,将会建好一座豪华公寓恼朱味,那就是约翰逊的墓碑究渐座。我打算下个星期就让他们动工究渐座。”她冷冰冰地回答究渐座。

  听了这话恼朱味,我的手心里全是汗究渐座。可让我跟这个恶毒的女人求饶恼朱味,绝不可能!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那里陪他?不过恼朱味,我失踪了恼朱味,必然会引起汉克斯警官的怀疑究渐座。”我强压着内心的恐惧恼朱味,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镇定究渐座。

  “那是他的事情究渐座。他没有证据恼朱味,奈何不了我究渐座。好了恼朱味,詹姆斯先生恼朱味,我们闲话少说恼朱味,该动身了究渐座。”她说恼朱味,看起来很不以为然究渐座。

  她的话音刚落恼朱味,前门就有人用力地敲门恼朱味,好像有什么急事究渐座。

  这时候恼朱味,约翰逊太太有些慌乱恼朱味,她目光游离地四下环顾究渐座。我企图趁势夺下她手中的枪恼朱味,可是距离太远恼朱味,无从下手究渐座。

  “去开门恼朱味,不管来人是谁恼朱味,你都必须老实点儿究渐座。要不然恼朱味,让他跟你一起脑袋开花!”她威胁道恼朱味,说着她将手枪放进大衣口袋恼朱味,但一直用手抓着究渐座。

  我把门闪开一条缝究渐座。不管是谁恼朱味,这下子只能由他了断这件事了究渐座。我心想究渐座。

  汉克斯警官推门而入恼朱味,他怒气冲冲地进了屋恼朱味,用力地推我一把恼朱味,我一个趔趄恼朱味,后退几步恼朱味,撞击到对面的墙上究渐座。

  这时候恼朱味,约翰逊太太正站在门边恼朱味,她一脸惊讶恼朱味,口袋里的手还紧握着手枪究渐座。

  “都怪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恼朱味,你把我害惨了!因为接手了这个荒唐的案子恼朱味,组长很严厉地批评了我恼朱味,这一回我的升职又成泡影了!”汉克斯警官暴跳如雷究渐座。

  他说完恼朱味,又推搡了一下恼朱味,我身体严重失衡恼朱味,摔了个狗啃泥恼朱味,在厨房的门旁边重重地落地究渐座。

  “你真是过分!诬赖好人!”警官继续骂道恼朱味,接着他扭头看了看约翰逊太太恼朱味,看到了她一张迷茫的脸究渐座。

  此刻恼朱味,汉克斯警官的难题对我而言算不了什么究渐座。我惹上的麻烦才是真正要命的究渐座。

  “很高兴在这儿看到你恼朱味,约翰逊太太究渐座。我正准备跟你联络呢恼朱味,你应该控诉这个混蛋恼朱味,向他索要赔偿!”他大声说究渐座。

  他说完这话恼朱味,抬起脚就踹在我的后背上恼朱味,与此同时恼朱味,还用手将我送出去很远究渐座。我跌跌撞撞地穿过厨房门恼朱味,一头栽倒在碗橱角上恼朱味,最后在冰箱附近收住了脚究渐座。

  我狠狠地瞪着汉克斯警官究渐座。他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恼朱味,可是这么做恼朱味,实在是太过分了!

  接着恼朱味,我看到他将手伸进兜里恼朱味,准备去掏手枪究渐座。我在心里念叨起来:完了恼朱味,完了恼朱味,这一下有两把手枪对着我恼朱味,我死定了!

  我正在暗自哀叹恼朱味,突然看到了汉克斯警官的手势恼朱味,他让我趴下!他动作迅速地从起居室闪在一旁恼朱味,大声嚷道:“约翰逊太太!你最好赶紧放下枪究渐座。他已经安全了恼朱味,我会用尽全力逮捕你究渐座。”

  他正说着恼朱味,屋子里响起一阵枪声恼朱味,声音很大恼朱味,把他的话音都遮盖了究渐座。是约翰太太的点四五恼朱味,子弹落在厨房的墙壁上恼朱味,墙边尘土飞扬究渐座。

  她接二连三地不停射击恼朱味,汉克斯警官站起身恼朱味,双手端着枪朝着约翰逊太太瞄准究渐座。他扳动了扳机究渐座。

  起居室里立即响起尖利的女人的叫声恼朱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究渐座。汉克斯警官麻利地走到门边恼朱味,我尾随其后恼朱味,只是脚步里带了一点迟疑恼朱味,我看见警官弯腰捡起约翰逊太太身旁的枪究渐座。此刻恼朱味,这个危险的女人恼朱味,已经静静地躺在起居室的地毯上恼朱味,她的大衣前襟上沾满了鲜血究渐座。

  “快叫救护车恼朱味,也许恼朱味,她还能活着究渐座。”汉克斯警官对我说究渐座。

  很快恼朱味,约翰逊太太进入了急救室恼朱味,医生说她没有生命危险恼朱味,到时候可以出庭接受审判究渐座。

  风波总算平息了恼朱味,汉克斯警官跟我道了歉究渐座。他说:“我也不想那么对你恼朱味,可是迫于无奈恼朱味,我得首先确保你的安全究渐座。在屋子外面恼朱味,我看到了约翰逊太太的旅行车恼朱味,我觉得有些蹊跷恼朱味,就隔着窗子往里面看恼朱味,谁知恼朱味,竟发现她用枪指着你!我没有办法恼朱味,只好粗暴地将你支走究渐座。”

  “不必介意这些究渐座。可我不明白恼朱味,你为什么再一次来到我家?你不是一下班恼朱味,就不管这事了吗?”我悻悻地问究渐座。

  “是因为我妻子的缘故究渐座。”他回答究渐座。

  “你妻子?”

  “没错恼朱味,这次多亏了她究渐座。我怒气冲冲地回了家恼朱味,根本睡不着觉恼朱味,于是恼朱味,我在妻子面前抱怨了你一通究渐座。她听后就觉得没有必要恼朱味,她做了这么多年警察太太恼朱味,这种事情她见多了究渐座。接着恼朱味,她开始指责我恼朱味,说我把大衣弄得太脏究渐座。”

  “这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一开始恼朱味,我也没明白怎么回事?可她一直不停地絮叨恼朱味,我检查了一下大衣袖子究渐座。你猜恼朱味,我看见什么了?”

  “我无法想象究渐座。”

  “是红油漆!于是恼朱味,我回忆一天的行踪究渐座。最后恼朱味,我的疑点集中在约翰逊太太的人体模型上究渐座。如果是那样的话恼朱味,那就说明她在说谎恼朱味,油漆是刚刷的恼朱味,而不是两天前究渐座。一定是趁着我去查看之前恼朱味,她做了手脚究渐座。因为我回想起她让我去前门等候时恼朱味,她单独先进入工作室究渐座。之后恼朱味,她带我去看时恼朱味,还叮嘱我不要去碰那个模型的手臂究渐座。

  而我袖子上的红漆一定是不小心从西蒙臂上蹭上的究渐座。我意识到恼朱味,她在搪塞我究渐座。于是恼朱味,我马上赶回她的店铺恼朱味,可是她关了门不在店里究渐座。因为你家离我住的地方不远恼朱味,我就想到了重新来你这里跟你谈谈究渐座。后来的事情恼朱味,你都知道了究渐座。”

  说完恼朱味,他身体后倾坐进椅子里恼朱味,看起来已经筋疲力尽究渐座。可是恼朱味,我心里还有一件事情究渐座。

  “那尸体呢?她丈夫的尸体恼朱味,我们还没有找到究渐座。她告诉我恼朱味,她把尸体埋在一处正要动工的公寓下面究渐座。”

  “这个简单究渐座。我们可以找建筑调查员帮忙究渐座。明天吧恼朱味,我打电话联系究渐座。”

  “哦恼朱味,是啊恼朱味,他们有各项建筑的记录究渐座。我怎么想不到呢究渐座。”我用钦佩的语气说究渐座。

  他用低沉的声音回答说:“其实恼朱味,这也没什么究渐座。我们的职责是就是办理这种事务恼朱味,而且还接受过系统训练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我是专业的警探恼朱味,而你恼朱味,我想想怎么说恼朱味,你是一个——”

  直到现在恼朱味,一想起这事我还是有些后悔恼朱味,因为我还没听见他最后一句要说什么恼朱味,就倒头睡着了究渐座。

Tags: 警局 汽车

本文网址:/zhentan/15285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