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人魔岛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赫伯特·乔治·威尔斯

  杜格拉斯真心喜欢莫罗岛的生活恼朱味,因为他已经厌烦了俗世间的各种悲剧和丑陋究渐座。是的恼朱味,他经历过飞机失事恼朱味,经历过同伴的倾轧恼朱味,可谓是九死一生究渐座。如今能安静费锐耕、舒服地坐下来欣赏爱茜的舞蹈恼朱味,杜格拉斯生出一种隔世之感究渐座。不过再过几个小时恼朱味,他可能就会迫不及待地离开莫罗岛究渐座。

  蒙甘马利告诉杜格拉斯恼朱味,这座岛是莫罗博士的私人财产究渐座。莫罗博士这个名字如雷贯耳恼朱味,他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恼朱味,但失踪了很多年恼朱味,原来是隐居到这个小岛上了究渐座。自从被蒙甘马利救下之后恼朱味,这是杜格拉斯听到的最震撼的消息究渐座。因为博士喜欢做动物活体实验恼朱味,所以在科学界备受斥责恼朱味,无奈之下恼朱味,他只能远离尘嚣恼朱味,在这个小岛上一待就是17年究渐座。

  蒙甘马利一边说恼朱味,一边把杜格拉斯带到了客房恼朱味,还紧张兮兮地锁上了房门究渐座。

  “这可是为你的安全着想究渐座。”蒙甘马利说究渐座。

  杜格拉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恼朱味,但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究渐座。太阳西沉恼朱味,夜色降临恼朱味,突然传来一阵阵凄惨悲凉的叫声恼朱味,让人毛骨悚然究渐座。杜格拉斯费了好大劲才打开房门恼朱味,然后顺着声音的方向找去恼朱味,不知不觉走到一个房间前究渐座。他趴在门上听了听恼朱味,没错恼朱味,声音是从里面传出来的究渐座。

  如果知道里面有怪东西恼朱味,杜格拉斯无论如何都不会推开门走进去的究渐座。里面显然是间实验室恼朱味,很多缠着绷带的动物被关在笼子里恼朱味,还有很多实验用的大号瓶子恼朱味,里面装着一些畸形的婴儿标本恼朱味,令人作呕究渐座。房子中间放着一台手术床恼朱味,旁边站着一个人恼朱味,背对着门究渐座。杜格拉斯慢慢挪了过去恼朱味,他真希望自己没走过去究渐座。手术床上躺着一个怪物恼朱味,猪的身体恼朱味,人的四肢究渐座。怪物身体的中间有一个红色的肉球恼朱味,肉球上长着嘴巴和眼睛恼朱味,俨然一个婴儿的模样究渐座。是恼朱味,就是一个婴儿恼朱味,一个长着歪嘴费锐耕、眼睛蒙眬的婴儿究渐座。这时恼朱味,背对他的人突然转身恼朱味,扯下口罩恼朱味,露出恐怖扭曲的脸究渐座。

  杜格拉斯吓得夺门而出恼朱味,一出门撞在了两个人的身上究渐座。他一抬头恼朱味,差点叫了出来恼朱味,那不是人恼朱味,是似人非人费锐耕、似兽非兽的怪物究渐座。除了逃跑恼朱味,他想不出别的办法究渐座。

  冲出房子恼朱味,杜格拉斯躲在草丛中恼朱味,根本不知道该逃到哪里去究渐座。突然恼朱味,草丛中响起一阵窸窣声恼朱味,有人过来了究渐座。正当杜格拉斯准备好被抓的时候恼朱味,一个温柔清脆的声音说:“我带你离开这儿究渐座。”杜格拉斯抬起头一看恼朱味,谢天谢地恼朱味,是爱茜恼朱味,那个为他跳舞的少女究渐座。“但我有个请求恼朱味,请你不要把我父亲的事情说出去究渐座。”爱茜用恳求的语气说究渐座。

  杜格拉斯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恼朱味,更何况这个善良的姑娘所提的要求根本不算什么究渐座。他拼命点头恼朱味,并央求爱茜快点带他离开究渐座。

  爱茜带着杜格拉斯穿过草丛恼朱味,躲开怪物们的追捕恼朱味,到了树林里究渐座。一个猿人站在那里恼朱味,威风凛凛究渐座。杜格拉斯吓得直后退恼朱味,爱茜则紧紧拽着他恼朱味,并跟猿人说:“阿萨斯曼恼朱味,请你把我们带到赛恩法兰那儿究渐座。”猿人抓起杜格拉斯的手恼朱味,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恼朱味,确认他有五个手指之后恼朱味,把他带到了一个地方恼朱味,那里全都是兽人究渐座。

  杜格拉斯真是大开眼界恼朱味,那些兽人虽然都是直立行走恼朱味,但却直不起腰来恼朱味,就像一个个驼背究渐座。他们长着人的四肢费锐耕、野兽的身体恼朱味,有豹子恼朱味,有猿猴恼朱味,有猪恼朱味,凡是常见的动物恼朱味,这里似乎都有究渐座。莫罗博士真是有着奇妙的审美观恼朱味,他制造出一个个惊世骇俗的丑家伙!

  杜格拉斯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恼朱味,跟着爱茜左穿右行恼朱味,又坐升降机到了一个地下广场究渐座。前面一个高台上恼朱味,兽人赛恩法兰正在讲话:“你们知道做人多么困难究渐座。我们有幸被父亲制作成人恼朱味,就要懂得珍惜和感激究渐座。为了配得上高等的外表恼朱味,我们不能用四肢走路恼朱味,不能吃肉恼朱味,不能在吃饭费锐耕、喝水时发出声音……”

  “一个人类需要你的帮助!”爱茜大声叫着究渐座。

  赛恩法兰停止演讲恼朱味,从高台上走下来究渐座。可杜格拉斯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恼朱味,就被一阵喧闹声打断了究渐座。

  外面的兽人不断喊着:“父亲恼朱味,父亲究渐座。”

  只见莫罗博士高傲地坐在一辆破车上恼朱味,被兽人们拉着进了大厅究渐座。

  尽管这是第一次见莫罗博士恼朱味,但杜格拉斯对这个博士充满了厌恶恼朱味,他看着兽人们前呼后拥的样子恼朱味,更加想吐究渐座。博士看到他的惊慌恼朱味,表示了莫大的安慰恼朱味,还极力解释这些兽人是善良的恼朱味,不会害人究渐座。紧接着恼朱味,博士按下了手中的一个小型机器恼朱味,兽人们立即惨叫着摔倒恼朱味,浑身抽搐恼朱味,本就是奇形怪状恼朱味,这下更加难以入眼究渐座。杜格拉斯此刻不光是胃里难受恼朱味,心里也莫名难受起来究渐座。

  莫罗博士把杜格拉斯带回了那令人作呕的房子里恼朱味,还好客厅看起来还算正常究渐座。博士开始介绍自己的儿子费锐耕、女儿究渐座。除了爱茜之外恼朱味,博士的四个儿子都是人和兽的混合物究渐座。杜格拉斯一眼就看到了之前在实验室里见到的那个站在手术台前的怪物究渐座。他叫阿沙素鲁恼朱味,长得像狗恼朱味,当时正在接生婴儿究渐座。博士的其他三个儿子分别是最得宠的侏儒马基费锐耕、善良却迟钝的屈迪和腼腆的猫头人麦令究渐座。

  博士告诉杜格拉斯恼朱味,他这17年都在研究如何将动物和人的基因混合在一起恼朱味,从而培养出具备动物优点和人类优势的完美人类究渐座。如今他已经有所成就恼朱味,眼看就要完全成功了究渐座。

  杜格拉斯认为这种研究已经扼杀了动物的本性和人的机能恼朱味,制造出的不是完美人类恼朱味,而是不伦不类的怪物究渐座。博士被激怒了恼朱味,他跟杜格拉斯大声辩论起来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博士的儿子们正对着桌子上新上的烤兔子流口水究渐座。

  博士勃然大怒恼朱味,大声呵斥蒙甘马利为什么有肉出现究渐座。因为怕会引起岛上兽人们的兽性恼朱味,所以博士严令禁止吃肉究渐座。十几年来恼朱味,蒙甘马利都一直吃素究渐座。这次难得有客人来恼朱味,所以蒙甘马利特地打了一只兔子恼朱味,想沾沾客人的光恼朱味,解解馋恼朱味,谁知道会遭到博士的斥责究渐座。

  “我捕杀兔子的时候又没有别人看到究渐座。”蒙甘马利委屈地小声嘟囔究渐座。

  “不一定究渐座。”杜格拉斯突然想起一件事恼朱味,爱茜拉着他到地下大厅的时候恼朱味,在树林外看到一个像豹子的兽人正吞食一只野兔究渐座。爱茜说那兽人叫路米究渐座。路米察觉到有人来后恼朱味,迅速逃到了树林里恼朱味,而且是四脚着地跑的究渐座。他将这些说了出来恼朱味,博士立即紧张地召集所有兽人恼朱味,让赛恩法兰再次宣读岛上的规章条例究渐座。

  “有人吃了肉恼朱味,杀了生究渐座。”博士通过喇叭愤怒地说究渐座。

  “路米!”博士大声喊了破戒者的名字究渐座。

  兽人们惊呼着看向路米恼朱味,而路米却表现出一股豁出去的劲头恼朱味,猛地扑向博士究渐座。博士赶紧按下手里的机器恼朱味,路米当即倒地抽搐着恼朱味,哀号着究渐座。兽人们停止了喧闹恼朱味,眼睁睁看着路米痛苦地在地上扭动究渐座。

  片刻之后恼朱味,博士松开按钮恼朱味,缓缓走到路米跟前恼朱味,蹲下来轻抚他的头恼朱味,说:“孩子恼朱味,我原谅你了恼朱味,起来吧究渐座。”

  路米感激地看着博士恼朱味,凶悍的豹子脸变得温顺恼朱味,低声叫了声“父亲”究渐座。

  可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阿沙素鲁却朝着路米的脑袋开了一枪究渐座。

  兽人们惊呆了恼朱味,阿沙素鲁盯着博士说:“父亲恼朱味,是您让我开枪的啊!”

  “从哪儿来的枪?”博士叱问道究渐座。

  阿沙素鲁惊恐地看着蒙甘马利究渐座。

  显然恼朱味,兽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着了恼朱味,也被激怒了究渐座。赛恩法兰颤抖着说:“法律规定不能杀生……”兽人们嘴上什么都不说恼朱味,心里却充满了愤恨恼朱味,这点从他们喷火的眼睛里就可以看到究渐座。特别是路米的好友——一个袋鼠和狼的混合体恼朱味,眼睛里流露出凶恶恼朱味,显然动了杀机究渐座。

  博士命人烧了路米的尸体恼朱味,兽人们乖乖地回到了自己的聚集地究渐座。只有袋狼一个人守着火化炉恼朱味,直到路米的尸体被烧成灰烬究渐座。袋狼虽然有人类的基因恼朱味,但感情表达能力很差恼朱味,除了悲伤地号叫以外恼朱味,他找不到其他方式宣泄究渐座。他一点点把路米的骨灰收起来恼朱味,还把一些没有烧尽的骨头捡起来究渐座。他看着骨头恼朱味,突然发现了一个金属物恼朱味,那东西是植在路米肋骨上的感应器恼朱味,连着博士手里的机器究渐座。就是这玩意儿造成了他们的痛苦恼朱味,也束缚了他们的本性究渐座。

  袋狼看着小小的感应器恼朱味,越来越愤怒究渐座。他摸着自己的肋骨恼朱味,那里也有一枚一模一样的感应器究渐座。要想获得自由恼朱味,就必须经历痛苦究渐座。他看看周围恼朱味,确定没人之后恼朱味,将尖利的爪子狠狠插进了自己的肋骨……

  这一天是为兽人注射血清的日子恼朱味,博士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为兽人注射他发明的血清恼朱味,可以防止兽人退化究渐座。血清还有一种功能恼朱味,就是让兽人变得听话恼朱味,让他们认为目前的生活是最美好的恼朱味,要珍惜恼朱味,要顺从究渐座。

  除了袋狼恼朱味,所有兽人都接受了注射究渐座。当蒙甘马利拿着注射器走向袋狼的时候恼朱味,袋狼露出了凶狠的目光恼朱味,一把夺过注射器恼朱味,另一只爪子拿着感应器究渐座。

  蒙甘马利大叫一声恼朱味,赶忙跑到拉血清的车上拿枪究渐座。他知道这有多危险恼朱味,袋狼不再受控制恼朱味,他将变成一头凶恶残忍的野兽究渐座。等他拿到枪的时候恼朱味,袋狼已经跑远了究渐座。

  阿沙素鲁在一旁兴奋地说:“主人恼朱味,大搜捕?”

  “是的恼朱味,大搜捕究渐座。”蒙甘马利狂吼道究渐座。

  兽人们疯狂追捕袋狼恼朱味,把子弹费锐耕、麻醉弹都射向昔日兄弟逃跑的方向究渐座。袋狼没有后悔恼朱味,他知道自由之路荆棘满布究渐座。

  与此同时恼朱味,杜格拉斯在想方设法跟外界取得联系恼朱味,希望能逃出生天究渐座。可岛上唯一可以跟外界联系的电台被蒙甘马利毁掉了究渐座。

  “你想让我们都被抓走吗?你希望爱茜被送进马戏团吗?你不知道恼朱味,爱茜和我们一样恼朱味,她也需要血清恼朱味,不然她也会退化究渐座。”蒙甘马利恶狠狠地说道究渐座。

  这晚恼朱味,爱茜告诉博士:“父亲恼朱味,我最近开始退化了究渐座。”

  这晚恼朱味,一些兽人找到袋狼恼朱味,他们不是来实施抓捕的恼朱味,是来宣布他们愿意跟袋狼站在一边究渐座。

  这晚恼朱味,袋狼带着这些兽人冲进了博士的房子恼朱味,在客厅里挑衅地玩弄钢琴究渐座。博士听到响动恼朱味,走了出来究渐座。兽人们毕竟做了十几年的顺民恼朱味,见到博士依然有些紧张究渐座。他们退到一边恼朱味,躲在角落里究渐座。博士坐在钢琴旁恼朱味,温柔地说:“孩子们恼朱味,你们有弹琴的天赋恼朱味,我来教你们一些基本的音乐知识……”兽人们像从前一样围聚在博士身旁恼朱味,袋狼匍匐在博士脚边恼朱味,博士温柔地抚摸着他究渐座。

  袋狼此刻不是人恼朱味,也不是野兽恼朱味,他有野兽的凶悍恼朱味,也有人的情感究渐座。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恼朱味,只知道内心对博士还有尊敬和不舍究渐座。他抬起头恼朱味,泪眼婆娑地说:“父亲恼朱味,我们到底是什么?”

  博士说不出来究渐座。

  袋狼接着问:“为什么让我们如此痛苦?”

  博士站起身恼朱味,慢慢退到客厅究渐座。侏儒马基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恼朱味,递给他控制感应器的机器究渐座。

  袋狼一步步逼向博士恼朱味,追问:“父亲恼朱味,如果痛苦消失了恼朱味,法律也就不起作用了恼朱味,对吗?”

  “法律就是法律恼朱味,必须起作用究渐座。”博士瞬间按下按钮恼朱味,但面前的兽人们没有任何反应究渐座。

  袋狼狂笑着说:“没用的恼朱味,父亲究渐座。我们的法律是用四肢走路恼朱味,我们的法律是喝水发出声音恼朱味,我们的法律是吃肉恼朱味,我们的法律是追从本性究渐座。”

  说着恼朱味,袋狼和其他兽人扑向博士恼朱味,将博士撕了个粉碎究渐座。

  博士直到死的那一刻都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究渐座。他一心想要制造出温顺的完美人类恼朱味,为什么这些兽人还是如此残忍?是DNA的哪个部分出了问题恼朱味,压制不住他们的兽性?

  袋狼和兽人们疯狂地撕咬这个创造了他们费锐耕、教他们知识费锐耕、带给他们痛苦的父亲恼朱味,脑子里没有别的想法恼朱味,只感到无比畅快究渐座。

  杜格拉斯听到混乱的声音恼朱味,已经意识到局势的严重究渐座。他拿着枪冲了进来恼朱味,对着兽人们开枪究渐座。兽人们四散而逃恼朱味,袋狼拿走了博士手里的机器究渐座。

  博士残破的尸体被火化了究渐座。善良的麦令恸哭不止恼朱味,“父亲死了恼朱味,我们怎么办?”他从被创造出来就一直跟着博士恼朱味,尽管有时候会痛苦恼朱味,但他依然把博士当成依托究渐座。

  一旁的爱茜拉着杜格拉斯恼朱味,泪眼蒙眬地告诉他恼朱味,退化加速了恼朱味,她的犬齿变尖了恼朱味,耳朵在变长究渐座。杜格拉斯一直感激爱茜对他的帮助恼朱味,于是暗下决心要从蒙甘马利那里拿到血清究渐座。

  然而当杜格拉斯找到蒙甘马利的时候恼朱味,蒙甘马利已经毁掉了所有血清恼朱味,他要以这样的行动来换取在兽人中的威信究渐座。他要取代博士恼朱味,成为兽人们的新领袖究渐座。

  杜格拉斯绝望地瘫坐在地上恼朱味,蒙甘马利狂笑着被一些兽人簇拥着离开究渐座。

  在地下大厅里恼朱味,蒙甘马利坐在高台上恼朱味,周围是臣服的兽人究渐座。他的法律与博士的不同恼朱味,没有约束恼朱味,只有放纵恼朱味,兽人们可以听从自己的本性为所欲为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升降梯下来了恼朱味,阿沙素鲁从上面走下来恼朱味,他拿着枪说要来投诚究渐座。

  蒙甘马利把他叫到身边恼朱味,问他:“猪狗最喜欢什么?”

  “追捕与残杀恼朱味,主人!”阿沙素鲁说着突然拔出枪击毙了蒙甘马利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袋狼带着另一群兽人来到了地下大厅究渐座。

  杜格拉斯坐在地上愣了一会儿神恼朱味,然后麻利地站起来恼朱味,在实验室疯狂寻找恼朱味,希望能找到残留的血清恼朱味,可找遍了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究渐座。不过他并不是一无所获恼朱味,他发现了自己的DNA样本恼朱味,原来博士一直都在用他的DNA做实验究渐座。

  杜格拉斯没有放弃恼朱味,他拉着爱茜到地下大厅找蒙甘马利恼朱味,希望他懂得如何配制血清恼朱味,可一到大厅就发现了蒙甘马利的尸体究渐座。兽人们把杜格拉斯和爱茜抓了起来恼朱味,送到袋狼面前究渐座。

  爱茜露出锋利的猫爪恼朱味,跟兽人们搏斗恼朱味,她希望能保护杜格拉斯究渐座。

  阿沙素鲁疯了一样抓住爱茜恼朱味,恶狠狠地说:“你是父亲的心肝宝贝恼朱味,他从来没有打过你究渐座。”说完就杀了爱茜究渐座。

  袋狼站在高台上恼朱味,不动声色究渐座。突然间恼朱味,他抽出枪冲着阿沙素鲁一阵乱扫恼朱味,“路米的仇报了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对杜格拉斯说恼朱味,“人类恼朱味,你告诉他们恼朱味,我是他们的神恼朱味,我说的就是法律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拿出博士的控制器恼朱味,按下了按钮究渐座。没有取出感应器的兽人们倒在地上恼朱味,痛苦地哀鸣究渐座。

  杜格拉斯看了看袋狼和其他几个取出感应器的兽人恼朱味,冷静地说:“当然恼朱味,你是神究渐座。”他又转向那几个兽人恼朱味,“你们和他一起杀了父亲恼朱味,可神只有一个恼朱味,你们哪一个才是神恼朱味,是他?还是他?”袋狼虽然有人的智慧恼朱味,却没有人的谋略恼朱味,他上当了究渐座。他和那几个兽人开始自相残杀究渐座。大厅里乱成一团恼朱味,兽人们向昔日的同伴开枪究渐座。

  油罐被打碎了恼朱味,麦令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恼朱味,拿着火把恼朱味,点燃了油罐究渐座。

  袋狼的腿被打断了恼朱味,原本他是第一个冲破禁锢的恼朱味,现在却成为大家攻击的目标究渐座。他从未如此孤独过恼朱味,即便是独自为自由战斗的时候恼朱味,也没有这般孤独究渐座。他步步后退恼朱味,兽人们步步紧逼究渐座。他突然转身悲怆地叫道:“这是为什么?”说罢跳入了熊熊大火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为什么恼朱味,杜格拉斯不断地问自己究渐座。这一切痛苦和罪恶都是为了什么产生?博士为了自己的研究而制造出一群非人非兽的东西恼朱味,让他们从诞生之日起就承受痛苦究渐座。或许博士在制造他们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了人类的自私和欲望究渐座。

  天亮后恼朱味,杜格拉斯在赛恩法兰费锐耕、马基和阿萨斯曼的护送下上了一艘木筏究渐座。他临走时跟他们说:“我一定会找到帮助你们的办法恼朱味,外界有许多优秀的科学家恼朱味,一定能帮到你们究渐座。”

  “我们不需要科学家恼朱味,我们只需要听从自己的本性究渐座。我们喜欢用四肢走路恼朱味,那样不累究渐座。”赛恩法兰说究渐座。

Tags: 人魔 婴儿

本文网址:/zhentan/15285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