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回音洞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海伦娜·布拉瓦斯基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位于西伯利亚边疆的小镇恼朱味,距今有30年的时间了究渐座。这个小镇受俄罗斯帝国的管辖恼朱味,因为矿产丰富恼朱味,所以非常富庶究渐座。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大部分是一些矿主和矿业加工厂的厂主究渐座。

  在小镇外约三千米的地方有一座豪宅恼朱味,其主人是这一带闻名的富商伊思维佐夫老爷究渐座。谁都知道这位富有的老爷无妻无儿恼朱味,收养了弟弟的几个孩子究渐座。几个孩子里恼朱味,最大的侄子尼古拉斯最得叔叔宠爱恼朱味,是叔叔庞大遗产的第一继承人究渐座。

  这个家庭的生活原本十分平淡恼朱味,所有人按部就班地生活恼朱味,但是后来发生了变故究渐座。

  有一天恼朱味,有个侄女想学齐特琴究渐座。这是日耳曼人擅长的乐器恼朱味,这附近根本没人会弹奏究渐座。伊思维佐夫老爷十分疼爱这个侄女恼朱味,便派人到圣彼得堡请了个懂齐特琴的老师来教她究渐座。这位老师是德国人恼朱味,活着只为了两件事恼朱味,一是女儿恼朱味,二是齐特琴究渐座。当他得知有人请他教琴的时候恼朱味,便一口答应恼朱味,并择日带着女儿风尘仆仆地到了伊思维佐夫老爷的家究渐座。

  就从琴师到来的那天起恼朱味,这个家的平静就被打破了究渐座。年迈的伊思维佐夫老爷每天沉浸在优美的琴声中恼朱味,竟然向往起了爱情恼朱味,爱上了琴师的女儿究渐座。半年之后恼朱味,侄女将齐特琴演奏得出神入化恼朱味,而叔叔则打算迎娶琴师的女儿究渐座。

  一天早上恼朱味,伊思维佐夫老爷把所有人都叫到客厅恼朱味,宣布他要迎娶琴师女儿的决定恼朱味,并且告诉孩子们恼朱味,他不会忘了给他们留一部分遗产究渐座。孩子们知道自己原本可以得到很多钱恼朱味,这下子要因为年轻婶婶的介入而所剩无几究渐座。特别是尼古拉斯恼朱味,他本来是叔叔遗产的最大继承人恼朱味,如今可能一毛钱都拿不到究渐座。更重要的是恼朱味,他也深深迷恋着琴师的女儿恼朱味,希望有一天能跟她一起生活究渐座。现在叔叔宣布了这个决定恼朱味,他钱也得不到恼朱味,人也得不到恼朱味,自然闷闷不乐恼朱味,独自出去恼朱味,消失了一天究渐座。

  除了结婚的喜讯之外恼朱味,伊思维佐夫老爷还告诉大家恼朱味,他第二天要出门一趟恼朱味,至于去哪里恼朱味,他没有说究渐座。孩子们围在一起猜测叔叔可能是要到别处去修改遗嘱究渐座。

  晚饭过后恼朱味,伊思维佐夫老爷把老仆人伊万叫到房间里究渐座。大家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恼朱味,只能听到叔叔在很大声地说话恼朱味,像是在责骂伊万究渐座。伊万在这个家里干了三十多年恼朱味,很少犯错恼朱味,不过那天晚上他喝醉了恼朱味,叔叔最讨厌仆人喝酒恼朱味,于是把他叫进房间痛斥一顿究渐座。伊万出来的时候恼朱味,还恶狠狠地诅咒了几句究渐座。这些都是后来悲剧发生的时候大家回想的究渐座。

  现在要说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恼朱味,叫回声洞究渐座。这个洞在伊思维佐夫老爷家的一块土地上恼朱味,每年都会迎来不少旅客恼朱味,可以说是这个镇子的标志之一究渐座。从伊思维佐夫老爷家往外走250米恼朱味,有一个小岩洞恼朱味,直通回声洞究渐座。小岩洞周围密布着一片茂盛的松林究渐座。从房子里看恼朱味,那个小岩洞就像一个被绿色植被掩盖住的小坑究渐座。谁要进入那个小岩洞恼朱味,房子里的人都能看到究渐座。

  沿着小岩洞里潮湿的甬道走一阵子恼朱味,就能看到一个宽阔的山洞恼朱味,大约有15米高恼朱味,能够容纳两三千人究渐座。伊思维佐夫老爷命人在山洞的很多地方都铺了石板恼朱味,把这里当成一个天然的聚会场所恼朱味,每到夏天恼朱味,他就邀请很多镇上的人来这里跳舞究渐座。过了山洞恼朱味,有路若干究渐座。这些路蜿蜒曲折恼朱味,又连着几个不同的大山洞究渐座。这些山洞都很宽阔恼朱味,不过里面都是池塘恼朱味,不能用来聚会恼朱味,可是划船到这些洞里游玩一下也别有一番趣味究渐座。

  回声洞就是这些洞中的一个恼朱味,挨着小岩洞恼朱味,它边上有个小平台恼朱味,上面放着几张陈旧发霉的凳子究渐座。这个洞因为诡异的回声而闻名究渐座。说它诡异恼朱味,是因为那回声就像是洞里藏了一个喜欢模仿的人一样恼朱味,一字不落模仿着说话人的句子恼朱味,甚至每个叹息都模仿得惟妙惟肖究渐座。更为恐怖的是恼朱味,一般回声只会越来越轻恼朱味,这个洞里的回声却是越来越大恼朱味,到最后就像是山崩地裂一样变成巨大的轰鸣恼朱味,随即又变成一阵凄凉的低吟消失在蜿蜒曲折的山洞里究渐座。

  伊思维佐夫老爷就打算把婚礼办在山洞里究渐座。第二天早上恼朱味,他出发去了岩洞恼朱味,身边跟着伊万究渐座。半小时后恼朱味,伊万奉命回家取老爷的鼻烟盒恼朱味,然后又匆忙回到山洞究渐座。一小时后恼朱味,大家正在猜测伊思维佐夫老爷去山洞干什么恼朱味,没想到伊万匆忙回来恼朱味,身上湿漉漉的恼朱味,面无血色究渐座。他大声嚷着恼朱味,说老爷在山洞里失踪了究渐座。他担心老爷失足掉进池塘恼朱味,还潜入最近的池塘里找寻了一番究渐座。

  大家慌忙报警恼朱味,警察搜查了所有山洞和池塘恼朱味,结果一无所获究渐座。晚上恼朱味,尼古拉斯回到家恼朱味,听说叔叔发生意外恼朱味,竟然号啕大哭恼朱味,比谁都伤心究渐座。

  警方怀疑的第一个人就是伊万恼朱味,因为他在前一晚被伊思维佐夫老爷训斥恼朱味,还嘟囔着要报复恼朱味,第二天他又是唯一一个跟随老爷进岩洞的人究渐座。警察将伊万看管起来恼朱味,还搜查了他的卧室恼朱味,结果从他的床底下搜到了一个首饰盒恼朱味,里面全是价值不菲的珠宝究渐座。大家都认识这个盒子恼朱味,是伊思维佐夫老爷的恼朱味,一直放在老爷的房间里究渐座。伊万再三发誓恼朱味,说这个盒子是老爷进岩洞之前交给他的恼朱味,老爷打算把这盒珠宝当作结婚礼物送给新娘恼朱味,现在暂时让他保管恼朱味,到时候好给新娘一个惊喜究渐座。伊万说恼朱味,他伺候了老爷三十多年恼朱味,虽然被老爷训斥后心里愤恨恼朱味,可依然是忠心耿耿究渐座。他还说恼朱味,如果老爷发生意外恼朱味,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老爷的命究渐座。但一切证据都指向伊万恼朱味,他有口难辩究渐座。警察抓捕了他恼朱味,以谋杀罪将他送进监牢究渐座。按照那个时候的俄罗斯法律恼朱味,犯人不认罪就无法判刑究渐座。

  搜查持续了一个星期恼朱味,依然没有找到伊思维佐夫老爷的尸体究渐座。因为老爷没来得及修改遗嘱恼朱味,所以尼古拉斯依然是其遗产最大的继承人究渐座。老爷一死恼朱味,老琴师和他的女儿也无法继续留在这里恼朱味,他们收拾好行囊打算离开究渐座。可尼古拉斯却留住了他们恼朱味,说他愿意娶琴师的女儿为妻究渐座。不久恼朱味,他们举办了婚礼究渐座。

  时间如流水恼朱味,转眼就是10年究渐座。1859年年初恼朱味,我们再次遇到了尼古拉斯一家究渐座。当年那位金发的美丽新娘如今已经变成了体态臃肿的妇人恼朱味,毫无姿色可言究渐座。据说尼古拉斯这10年都郁郁寡欢恼朱味,很少出门究渐座。他每天不干别的恼朱味,就是逼伊万认罪恼朱味,但伊万坚称自己清清白白恼朱味,无论如何都不肯认罪究渐座。

  值得一提的是恼朱味,尼古拉斯有个儿子恼朱味,身材瘦小恼朱味,体弱多病恼朱味,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恼朱味,一场感冒就会夺去他的生命似的究渐座。这个孩子睡着的样子跟伊思维佐夫老爷一模一样恼朱味,家里人都不敢多看他一眼究渐座。想想看恼朱味,一个年仅9岁的孩子却长着一张60多岁的老人的脸恼朱味,怎能不让人害怕?长相跟老爷相似已经够让人毛骨悚然恼朱味,偏偏行为习惯也跟老爷如出一辙究渐座。他喜欢坐在老爷生前最喜欢的大椅子上恼朱味,像老爷一样将胳膊交叉着放在胸前恼朱味,表情严肃威严究渐座。他在椅子上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恼朱味,不说话恼朱味,也不笑恼朱味,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究渐座。家里的保姆都不敢靠近他恼朱味,就连尼古拉斯也很少跟这孩子亲近究渐座。

  这年夏天恼朱味,镇子上来了两个人恼朱味,一个是来自匈牙利的旅客恼朱味,一个是来自南西伯利亚的萨满教巫师究渐座。据说这两个人都有一些通灵的能力恼朱味,特别是匈牙利人恼朱味,他可以催眠那位萨满教巫师恼朱味,并以此赚得表演费恼朱味,外面流传着不少关于他的故事究渐座。

  有一天恼朱味,匈牙利人来到尼古拉斯家恼朱味,向他借用岩洞恼朱味,想在那里开一场舞会恼朱味,并邀请他也来参加究渐座。尼古拉斯在众人的劝说下答应了匈牙利人的要求恼朱味,极不情愿地去参加了舞会究渐座。

  岩洞里摆满了蜡烛恼朱味,恍如白昼究渐座。已经有很多年没人来这里了恼朱味,自从伊思维佐夫老爷失踪后恼朱味,这里就成了尼古拉斯家的禁地究渐座。

  这晚恼朱味,舞会还没开始恼朱味,人们已经成群结伙进了岩洞究渐座。萨满教巫师蹲在回声洞口恼朱味,已经被匈牙利人催眠究渐座。不管催眠这回事是真是假恼朱味,反正大家乐于相信究渐座。

  舞会开始后恼朱味,有人说起了伊思维佐夫老爷在这里失踪的事情究渐座。匈牙利人显然对这件事很感兴趣恼朱味,他从人群里拉出了尼古拉斯恼朱味,问他详细的情况究渐座。尼古拉斯一边哭恼朱味,一边向匈牙利人讲述了这件事究渐座。在场的人都因为这个年轻人对叔叔的思念而动容恼朱味,认为他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究渐座。可突然间恼朱味,尼古拉斯停止了哭泣恼朱味,惊恐地看着前面恼朱味,踉踉跄跄地退回到人群里究渐座。大家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恼朱味,一个满脸皱纹的小脸蛋出现在匈牙利人的身后究渐座。

  “你怎么来了?谁把你带进来的?”尼古拉斯惊慌地问究渐座。

  “是这个人带我进来的恼朱味,爸爸究渐座。”孩子指着蹲在回声洞门口的萨满教巫师说究渐座。

  巫师面无表情恼朱味,眼神呆滞恼朱味,身体像钟摆一样摇来摆去究渐座。

  “不会吧?这个巫师一直待在这里恼朱味,怎么会去把孩子带来?”客人们热切地讨论着究渐座。

  “你们看恼朱味,他太像伊思维佐夫老爷了究渐座。”一个伊思维佐夫老爷的朋友惊呼道究渐座。

  “撒谎是不对的恼朱味,孩子究渐座。你快回去睡觉恼朱味,这里是大人们待的地方究渐座。”尼古拉斯冲着孩子怒吼道究渐座。

  “不恼朱味,不恼朱味,这孩子没有撒谎究渐座。”匈牙利人插嘴道恼朱味,“孩子恼朱味,到我这里来究渐座。”他一把抱起孩子恼朱味,继续说:“这孩子看到的是萨满教巫师的灵魂恼朱味,他经常灵魂出窍恼朱味,四处去玩究渐座。大家不需惊怪恼朱味,就让这孩子留下吧究渐座。”

  客人们从没听过这样古怪的言论恼朱味,各个心惊胆战究渐座。

  “大家听我说恼朱味,既然萨满教巫师有这样的能力恼朱味,我们何不请他来为我们揭开这个10年的未解之谜呢?既然嫌疑犯始终不肯认罪恼朱味,我们就找到真相恼朱味,用事实说话究渐座。不用太久恼朱味,也就几分钟恼朱味,就会有结果究渐座。”匈牙利人自信地说究渐座。

  在场所有客人都同意这样做恼朱味,只有尼古拉斯拼命反对究渐座。可匈牙利人根本不加理会恼朱味,径直走到萨满教巫师的跟前恼朱味,嘴里念念有词究渐座。

  等了一会儿恼朱味,匈牙利人对大家说:“我今天将用土著人的巫术来揭开真相恼朱味,请大家耐心一点究渐座。在这个地方恼朱味,这个巫术要比催眠术管用许多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从包里取出一只小巧的鼓和两个药瓶究渐座。他打开其中一个药瓶恼朱味,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了萨满教巫师的身上究渐座。萨满教巫师浑身颤抖着恼朱味,让人毛骨悚然究渐座。空中飘来阵阵清香恼朱味,令人神清气爽究渐座。紧接着恼朱味,匈牙利人掏出一把匕首恼朱味,刺进了萨满教巫师的手臂恼朱味,鲜血一滴滴流入了另一个空着的药瓶里究渐座。当血流满了半瓶的时候恼朱味,匈牙利人为萨满教巫师止住了血恼朱味,然后将血洒在了小男孩的头上恼朱味,最后恼朱味,他拿出小鼓挂在自己脖子上恼朱味,开始一边敲鼓恼朱味,一边念咒究渐座。

  在场的人被这一系列的古怪行为所震慑恼朱味,不自觉涌向匈牙利人的身边究渐座。片刻之后恼朱味,匈牙利人停止念咒恼朱味,整个岩洞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究渐座。尼古拉斯面色苍白恼朱味,身体如同岩石一般僵硬究渐座。寂静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恼朱味,匈牙利人又开始念诵咒语究渐座。此时恼朱味,萨满教巫师的身体抖动得更加剧烈恼朱味,小男孩也难受地扭动着身体究渐座。奇怪的是恼朱味,回声洞对匈牙利人的咒语没有一点回音究渐座。周围的烛火诡异地摇动着恼朱味,似乎在应和匈牙利人的咒语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从回声洞里吹出一阵阴风究渐座。小男孩和萨满教巫师身边出现一片氤氲恼朱味,不知道是水蒸气恼朱味,还是什么别的烟雾究渐座。小男孩周围的雾气是银色的恼朱味,萨满教巫师周围的雾气是绯红色的究渐座。匈牙利人加重了敲鼓的力度恼朱味,声音越来越响究渐座。就像回声洞的回声一样恼朱味,鼓声最后变成了一阵轰鸣恼朱味,震耳欲聋究渐座。与此同时恼朱味,原本平静的湖面荡起一阵阵涟漪究渐座。渐渐地恼朱味,涟漪变成了巨波恼朱味,如同煮沸的水恼朱味,又像被大风拂过的水浪究渐座。

  接下来恼朱味,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究渐座。在匈牙利人的咒语中恼朱味,小男孩越来越高大究渐座。仅在几分钟的时间里恼朱味,他从儿童变成了少年恼朱味,从少年变成了青年恼朱味,再从青年变成了鸡皮鹤发的老头究渐座。人们认识这张沧桑的脸恼朱味,认识这个忽然变老的人恼朱味,他是伊思维佐夫老爷究渐座。他的太阳穴上有个洞恼朱味,血不断从里面溢出来究渐座。

  他步履蹒跚地走向尼古拉斯恼朱味,一言不发究渐座。尼古拉斯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恼朱味,满身冷汗恼朱味,眼珠子瞪得要掉出来一样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匈牙利人朗声说道:“以主的名义恼朱味,请你说出真相究渐座。无法安息的灵魂恼朱味,你是意外死亡恼朱味,还是被残忍谋杀?”

  等了许久恼朱味,鬼魂张嘴说话:“谋杀!谋杀!”那悲愤费锐耕、绝望的声音刺痛了所有人的心究渐座。

  鬼魂伸出一只手恼朱味,指着尼古拉斯慢慢往后退究渐座。尼古拉斯就像着了魔一样跟着往前走究渐座。幽灵一直退到了池塘边恼朱味,并轻飘飘站在了水面上究渐座。眼看就要跌进池塘恼朱味,尼古拉斯突然清醒了般跪倒在地上恼朱味,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号:“我没有杀你恼朱味,没有!请你放过我究渐座。”

  忽然间恼朱味,鬼魂不见了恼朱味,换成了小男孩在池塘里挣扎究渐座。他不断呼喊着岸边的尼古拉斯:“爸爸救我恼朱味,爸爸救我恼朱味,我快淹死了究渐座。”

  尼古拉斯一跃而起恼朱味,疯了一样在池塘边号叫:“救救我的孩子恼朱味,救救我的孩子恼朱味,他是无辜的究渐座。我认罪恼朱味,我认罪恼朱味,是我杀了他恼朱味,是我杀了他究渐座。救救我的孩子!”

  池塘边的人没有一个去救那孩子恼朱味,他们就像被钉在了地上究渐座。池塘里忽然出现一个旋涡恼朱味,一团白色的东西浮出水面恼朱味,紧紧抓住尼古拉斯和他的孩子恼朱味,把他们拖入了湖底究渐座。

  第二天早上恼朱味,匈牙利人和萨满教巫师不见了恼朱味,谁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究渐座。据知情人说恼朱味,其实匈牙利人和萨满教巫师早就死了恼朱味,大家看到的是他们的灵魂究渐座。

  还有一件怪事恼朱味,舞会那晚恼朱味,尼古拉斯家的大房子着火了恼朱味,什么都没剩下究渐座。大家说那里受了魔鬼的诅咒恼朱味,至今没人敢在那里盖房子恼朱味,也没人敢靠近究渐座。

Tags: 洞穴 诅咒

本文网址:/zhentan/15284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