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白发奇叟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海伦娜·布拉瓦斯基

  某年圣诞节恼朱味,一群人到了芬兰一个古老的城堡里过节究渐座。这个城堡的主人平时并不在这里居住恼朱味,只有过节的时候才会邀请一群朋友一同前往究渐座。

  这座城堡建造于中世纪恼朱味,是半芬兰半俄罗斯式的建筑究渐座。城堡里有许多古老的画像恼朱味,虽然已经破损恼朱味,但是依然价值连城究渐座。这里还有古老幽暗的楼梯恼朱味,通往阴暗的阁楼究渐座。城堡地下是深不见底的地窖恼朱味,还有霉气逼人的陈旧牢房恼朱味,这些终年不见阳光的地方似乎曾经发生过许多说不清费锐耕、道不明的古怪事情究渐座。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厄科勒恼朱味,是个医学教授恼朱味,这次也在受邀行列恼朱味,跟着大家一起到了城堡过圣诞节究渐座。

  一群人在参观完城堡后便开始吃晚餐究渐座。不少人知道厄科勒的神奇经历恼朱味,便要求他给大家讲一讲究渐座。

  众人的热情让厄科勒无法拒绝恼朱味,他便讲了一些自己的经历究渐座。他曾经和一位极负盛名的冒险家一起去过最热的赤道国家和最冷的极地地区恼朱味,恶劣的生存环境让他不止一次陷入生死困境究渐座。谈起这些经历的时候恼朱味,厄科勒显得十分留恋以及骄傲究渐座。他自豪地说恼朱味,在澳大利亚的沙漠里恼朱味,为了果腹恼朱味,他们曾吃过袋鼠和鹦鹉究渐座。在没有水的地方恼朱味,两人徒步行走了40小时恼朱味,差一点渴死究渐座。

  “你经历过什么鬼怪的事情没有?”厄科勒的冒险故事显然引起了大家的极大兴趣恼朱味,众人还想探听点更离奇的事情究渐座。

  “我经历过很多事恼朱味,但是没有经历过你们说的鬼怪之事究渐座。不过奇怪的事倒是有一件恼朱味,这是我迄今为止经历过的最离奇的一件事究渐座。”

  “什么事?快讲一讲究渐座。”大家催促着厄科勒继续说下去究渐座。

  “别着急恼朱味,我这就讲究渐座。1878年恼朱味,我和一群同伴去斯匹茨卑根群岛探险究渐座。当时正值寒冬时节恼朱味,冷风刺骨究渐座。我们要从那里找到一条去极地的路恼朱味,然而多次努力都以失败告终恼朱味,因为前面不是冰山就是雪谷恼朱味,道路十分难行究渐座。无奈之下恼朱味,我们只能暂且作罢恼朱味,打算在斯匹茨卑根群岛上住下来究渐座。一天晚上恼朱味,我们所乘坐的破冰船被卡在了穆塞尔湾的巨大冰石里恼朱味,大家想尽各种办法恼朱味,破冰船却始终无法再动弹半分究渐座。不得已恼朱味,我们在附近找了个地方住下来恼朱味,这样一住就是八个多月恼朱味,我们都要成雪地野人了究渐座。

  “在破冰船刚坏的日子里恼朱味,我的情绪也随之跌至冰点究渐座。我从未如此绝望过恼朱味,因为我眼睁睁看着暴风雪卷走了我们的御寒装备恼朱味,还有食物究渐座。不仅是我恼朱味,同行的很多人都丧失了信心究渐座。在这种恶劣的气候下恼朱味,如果大家再饿着肚子恼朱味,那么死亡的概率会更大究渐座。过了一个月恼朱味,我们逐渐冷静下来恼朱味,因为大家都知道绝望和悲观只会加速死亡的到来究渐座。人一旦冷静下来恼朱味,就恢复了信念恼朱味,就跟获得重生一样究渐座。我说的一点儿都不夸张恼朱味,真的是这样的感觉究渐座。当大家下定决心无论情况怎样糟糕也要活下去的时候恼朱味,我们发现居住地周围有许多可以利用的天然建筑材料恼朱味,还有许多可吃的天然食品恼朱味,比如海豹费锐耕、海豹油究渐座。

  “我们很快找齐材料盖了一座房子究渐座。房子一共有两个房间恼朱味,我和三位教授共住其中一间恼朱味,其他人住另一间究渐座。我们还建了几个木屋来观测气象费锐耕、地磁现象和天文究渐座。那段日子虽然很难熬恼朱味,但比起之前的绝望要好许多究渐座。在那段时间里恼朱味,极地难以见到太阳恼朱味,我们都是在昏暗中度日和做科研究渐座。我们本来打算在冰川尚未全部结冻的时候让部分人先行离开恼朱味,可是谁知道那年的冰川提前结冻恼朱味,根本无法行走究渐座。

  “我们此行一共有三艘船恼朱味,十几个人恼朱味,现在被困在这里恼朱味,燃料左省右省恐怕也熬不了多久究渐座。我们把为数不多的燃料用在科研上恼朱味,平时就借助月光和极光照明究渐座。你们没有见过极光吧?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光芒恼朱味,比星光璀璨恼朱味,比灯光绚烂恼朱味,请恕我词穷恼朱味,我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那世所罕见的美丽光芒究渐座。这样变幻无穷的美丽光芒映照在皑皑白雪上恼朱味,真是无比绚丽究渐座。

  “有一天恼朱味,不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恼朱味,因为在极地恼朱味,从11月底开始一直到次年3月底都看不到太阳恼朱味,这就是极夜究渐座。我们在观看极光的时候恼朱味,突然发现远处有一个黑影在移动究渐座。黑影离我们越来越近恼朱味,在靠近我们的不远处变大究渐座。不恼朱味,这不能说是一团黑影恼朱味,应该是一群黑影究渐座。所有人都变得有些紧张恼朱味,因为在极地上出现的动物基本上都是白色的恼朱味,不会有黑影出现究渐座。不会是人吧?当时我们心里揣测着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真的是一群人!我们简直不敢相信恼朱味,这里除了我们这群落难者之外竟然还有其他人究渐座。等到那群人靠近后恼朱味,我们数了数恼朱味,大概有50个究渐座。他们一身猎人装扮恼朱味,看样子是到这里来打海豹的究渐座。我们出去一问才知道恼朱味,这些人跟我们一样被困在了这里恼朱味,而他们的向导就是赫赫有名的老水手马蒂里斯究渐座。

  “该怎么形容我们当时的感受呢?这么说吧恼朱味,就如同见到了亲人一般恼朱味,心里敞亮了许多究渐座。经过交谈恼朱味,我们发现他们是特意来找我们会合的究渐座。我好奇地问马蒂里斯:‘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这群人在这里的?’马蒂里斯指着身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说:‘是老约翰告诉我们的恼朱味,也是他带我们来到这儿的究渐座。’

  “连科考队都无法在极地里辨别方向恼朱味,这位老人家却能准确找到我们的位置恼朱味,这真令人难以置信究渐座。马蒂里斯察觉到了我的惊异恼朱味,笑着对我说:‘没有什么是老约翰不知道的恼朱味,你们一定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恼朱味,所以不知道老约翰这个人究渐座。你来告诉他们究渐座。’他用胳膊碰了碰身边的猎人究渐座。

  “猎人笑着说:‘我在极地捕猎海豹有40多年时间了恼朱味,从我第一次见到老约翰的时候恼朱味,他就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究渐座。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吗?我想想恼朱味,几岁吧究渐座。不记得到底几岁了恼朱味,反正是个小孩恼朱味,算起来也有30多年了究渐座。那时恼朱味,我跟着父亲到极地捕猎恼朱味,父亲就总提起老约翰究渐座。他说他的祖父和父亲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老约翰恼朱味,他也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老约翰究渐座。他们第一次见老约翰的时候他就是个白发费锐耕、白胡子的老头究渐座。他博学多才恼朱味,对极地的一切了如指掌恼朱味,猎人们给了他一个雅号恼朱味,叫白发奇叟究渐座。我们都这么叫他恼朱味,一直到今天究渐座。’

  “‘那老头岂不是有几百岁了?’我们笑着说恼朱味,心里都不大相信究渐座。可猎人说他说的都是真的究渐座。我们中有些水手很好奇恼朱味,围着老约翰问东问西究渐座。

  “‘您到底多大年纪了?’

  “‘我不知道我有多大岁数了究渐座。上帝让我活多久恼朱味,我就活多久究渐座。因为日子太久了恼朱味,所以都没数过呢究渐座。’

  “‘那您怎么知道我们被困在这里?’

  “‘这个嘛恼朱味,也是上帝指引我来到这里的究渐座。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你们被困在这儿恼朱味,反正就是知道究渐座。’”

Tags: 城堡 猎人

本文网址:/zhentan/15284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