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温柔冷美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天哪!是安娜!看到你真高兴恼朱味,但你怎么会突然想到来这里的?”说话间恼朱味,他已拉我进了屋恼朱味,顺手拖了把皮椅放到我旁边恼朱味,“你一定要参加明晚的宴会究渐座。对了恼朱味,我妻子昨天打电话给你了恼朱味,你声音有点不对恼朱味,有什么事吗?”

  “除非有人把我绑架了恼朱味,否则我一定会参加明晚的宴会究渐座。”我开玩笑地对他说恼朱味,“雷恩恼朱味,我这次来不光是为了参加宴会恼朱味,可能还有别的事究渐座。”

  柔软而舒适的皮椅恼朱味,丝毫不能让我轻松究渐座。我今年不到三十五岁恼朱味,有一双修长费锐耕、白皙的腿恼朱味,黑色皮椅衬托出它的美丽恼朱味,满头秀发和金黄色的外套恼朱味,让我看起来更加漂亮究渐座。然而我一旦和男人在一起恼朱味,就觉得很不自然究渐座。雷恩是我的老朋友恼朱味,和他一起我也感到不自然恼朱味,感觉动作很僵硬究渐座。

  雷恩在桌子后面坐下来恼朱味,微笑着对我说:“不会是你闯了红灯吧究渐座。记得我在警员训练班上课时恼朱味,有一段标准的训词不论阶级恼朱味,秉公处理恼朱味,但安娜恩除外究渐座。”

  “也许将来我会闯红灯究渐座。”我笑说恼朱味,“在我的记忆中恼朱味,只有你一个警员敢拦住我父亲的车恼朱味,罚我父亲款究渐座。”

  他哈哈一笑道:“法官那时总说我这样做是为了出名究渐座。”

  “他们说的不错啊!”我继续开他玩笑究渐座。

  作为执法者恼朱味,那次事件让雷恩获得了诚实尽责的美名究渐座。虽然我父亲的地位和威望很高恼朱味,但他一生都没为自己搞过特权究渐座。晚年的时候恼朱味,他对一些禁止停车的法令很不耐烦恼朱味,就这样被初出茅庐的雷恩开出了罚单究渐座。这一切一晃就过去了恼朱味,现在的雷恩已是本城有名的地方检察官恼朱味,这段时间他正忙着奥丁的命案究渐座。

  奥丁是唯一一个在家乡白手起家创业的人恼朱味,从最初的一穷二白到现在的百万富翁究渐座。就是他恼朱味,竟然被他家的铜拨火棍打死了究渐座。

  本城有个传统恼朱味,星期三晚上是厨子休假日究渐座。奥丁太太切兰也放了假恼朱味,切兰七点就被她母亲接去了究渐座。因为今天母亲准备为女儿和女婿开个晚会恼朱味,以庆贺他们两个结婚十五周年究渐座。切兰来到母亲家后恼朱味,赶紧看看晚会方面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恼朱味,因为她母亲半身不遂恼朱味,不一定事事想得周全究渐座。奥丁在家处理一些文件恼朱味,暂时还没有过来究渐座。

  九点晚会正式开始究渐座。八点半的时候切兰给家里打电话恼朱味,没人接究渐座。切兰见奥丁还不到场恼朱味,又不接电话恼朱味,就让司机回家看看究渐座。司机发现奥丁家的门开着恼朱味,奥丁趴在桌上恼朱味,走进去一看恼朱味,就看到奥丁的头部伤得很重究渐座。

  一名疑犯在第二天被捕究渐座。我等了两天恼朱味,终于鼓足勇气来找雷恩究渐座。刚进他的办公室恼朱味,我就想转身离开究渐座。但天生的正直感鞭策着我必须面对他恼朱味,我问他:“雷恩恼朱味,你们抓到了一个嫌疑犯恼朱味,你能确定他就是杀死奥丁的凶手吗?”

  雷恩的脸上开始不断变幻出各种不同的神色恼朱味,那是官员特有的谨慎究渐座。

  “请回答我恼朱味,我的朋友恼朱味,我不光光是因为好奇而来问你一些奇闻轶事恼朱味,奥丁他也是我们的朋友恼朱味,这么做是出于关心究渐座。那个名叫史杰夫的嫌疑犯恼朱味,已经被提审恼朱味,但据我所知恼朱味,没有真正的证据证明他是凶手究渐座。”

  谨慎的面容慢慢消失恼朱味,雷恩松了一口气道:“是这样恼朱味,安娜恼朱味,看来你对这件事很关心究渐座。看得出来恼朱味,你对这件事也了解很多究渐座。但现在史杰夫的处境并不好恼朱味,他应该是唯一有作案动机的人究渐座。他一直恨奥丁恼朱味,我们传讯时恼朱味,发现他找不到不在场的证据究渐座。关键是恼朱味,事发那天下午恼朱味,他还恐吓奥丁恼朱味,扬言要杀了奥丁究渐座。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恼朱味,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解雇恼朱味,”雷恩补充道恼朱味,“史杰夫说奥丁不遵守承诺恼朱味,也许他这么说是对的究渐座。众所周知恼朱味,奥丁之所以能成功恼朱味,关键是充分地利用了那个破农场恼朱味,才渐渐发展成本州电子工业巨头究渐座。不过我听说恼朱味,他还做了一些不道德的事究渐座。他在儿个月前的一次商业会议上恼朱味,认识了史杰夫恼朱味,觉得史杰夫很有潜力究渐座。就决定以给他股份的方式恼朱味,把他吸引过来恼朱味,可惜的是他们最终谈成的合作意向恼朱味,都没有写在合同上究渐座。如果不是那晚他喝多了恼朱味,他也许不会用暴力去了结奥丁究渐座。可能他只是想让奥丁遵守自己的诺言恼朱味,也可能他知道了晚会的事恼朱味,想趁奥丁夫妇都不在的时候恼朱味,去他们家里偷点东西恼朱味,搞点破坏什么的以解心头之恨究渐座。”

  “你有没有这样想过恼朱味,凶手可能就是个真正的小偷究渐座。这个小偷在报上的社交栏里看到新闻恼朱味,认为奥丁家此时空无一人究渐座。而奥丁却一直在家停留了很长时间恼朱味,没去晚会恼朱味,这使小偷感到意外恼朱味,慌乱中下手杀了他究渐座。”

  “不会的恼朱味,门没有被撬的痕迹恼朱味,说明不是强行进入究渐座。保险箱里的八百多元现金也没有动过恼朱味,很显然不是小偷究渐座。另外我们在客桌上发现一杯只喝了一半的茶水恼朱味,还有一杯新倒的还没有喝过究渐座。那杯新茶一定是倒给访客的究渐座。这样看来恼朱味,进来的人他一定认识恼朱味,他还给那人倒了水恼朱味,说明他不怕那人究渐座。”

  这时雷恩忽然记起恼朱味,我曾和奥丁相恋过一段时间恼朱味,最后还订了婚究渐座。因此他对我说:“安娜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我并不想谈论这个死去的人究渐座。你那时选择和他解除婚约恼朱味,你一定是看清了他费锐耕、了解了他的真面目吧!”

  “他一向自以为是恼朱味,只顾自己恼朱味,不顾别人究渐座。他认为我们只是当面看得起他恼朱味,却在背后嘲笑他究渐座。从中学起恼朱味,他就一直想在我们面前表现一番究渐座。”

  “他是这么做了恼朱味,对吧?”雷恩说究渐座。

  “奥丁是个势利小人恼朱味,你不这样认为吗?”我冷冷地对他说恼朱味,“不过我今天来不是落井下石的恼朱味,我主要是关注这位叫史杰夫的嫌疑犯究渐座。”

  听到这话恼朱味,雷恩皱了皱眉头究渐座。顿了一下恼朱味,接着说:“奥丁遇害的时间是七点半到八点半之间恼朱味,从六点半以后就没人看见过史杰夫究渐座。他自己说他回家睡觉了恼朱味,可是谁能证明?”

  我深吸一口气道:“我可以证明恼朱味,我和他在一起究渐座。”我真切地感觉到恼朱味,那一瞬间恼朱味,我浑身热血上涌究渐座。我一度以为自己会昏过去恼朱味,我赶紧定了定神究渐座。

  雷恩一点也不信:“和你在一起?”

  我点点头:“我认为现在还会有人记得恼朱味,那天我是在酒吧里的究渐座。我的厨娘那天也放假了究渐座。我不想做饭恼朱味,就准备去外面吃究渐座。因为那天私人厨子放假恼朱味,所以餐厅里人很多究渐座。这时我看到史杰夫也在恼朱味,他在七点左右的时候离开了恼朱味,我便跟着他一起出去究渐座。我们在外面上了一辆车恼朱味,以后一直到午夜恼朱味,我们都在一起究渐座。”□雷恩眯着眼注视着我恼朱味,在想我说的这些话和我的一贯作风是不是相符究渐座。全城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神圣贞洁的究渐座。除了奥丁和高登恼朱味,我曾和他们订过婚外恼朱味,我一直没接触过其他男人究渐座。我想现在雷恩可能正在回忆那件事恼朱味,在一次乡村俱乐部的舞会上恼朱味,他想在后院吻我恼朱味,我打了他一耳光究渐座。现在竟然听到我自己说和别人约会的事究渐座。

  “秋天总是很凄冷恼朱味,就像我现在一样究渐座。”我谨慎地选择该怎样措辞恼朱味,“夏秋之交的时候恼朱味,高登因车祸去世了恼朱味,如果不是他走了恼朱味,我们已经结婚了究渐座。此后我一直小心谨慎地活着究渐座。雷恩恼朱味,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是有感情的恼朱味,我也是血肉之躯究渐座。不论别人怎么想恼朱味,你能理解我吗?”

  “理解究渐座。”但我从他的神情里知道恼朱味,他并没有理解究渐座。

  “从别人的口中恼朱味,我听到了关于史杰夫和奥丁的争吵恼朱味,史杰夫应该很可靠究渐座。我本以为他已经离开这里了恼朱味,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究渐座。就像你说过的恼朱味,他看起来高尚费锐耕、忠诚恼朱味,并没有把我们那时候在一起的事说出来究渐座。”

  “这么说来恼朱味,他比我想象的更好究渐座。”雷恩赞同我的想法究渐座。

  “他一定明白恼朱味,如果我不承认这一切的话恼朱味,就没别人会相信他了究渐座。但他还是找了好借口恼朱味,说他的房东是个聋子究渐座。这样就不会……不会败坏了冷若冰霜费锐耕、难以接近的凯恩小姐的名声了究渐座。”我难过地说究渐座。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恼朱味,”雷恩心口不一地说恼朱味,“在这里恼朱味,史杰夫只住了几个月恼朱味,他还不知道恼朱味,凯恩家族在这里就是诚实公正的代表恼朱味,所以我会不惜任何代价保护你的名誉究渐座。”当他说到代价时恼朱味,我明显地看到他皱起了眉头恼朱味,脸显不悦之色究渐座。我儿乎可以想象他不顾一切恼朱味,坚决要保护我名誉的样子究渐座。

  “安娜恼朱味,现在我们要签一份口供究渐座。当然你可以尽量简单恼朱味,就说你和史杰夫七点离开餐厅后一直在一起恼朱味,直到……算了恼朱味,我们还是这样说吧恼朱味,你只说从七点到七点半恼朱味,你们在一起究渐座。因为这段时间是案发的时候恼朱味,它和凶杀案最有关联究渐座。我回头再和皮姆商量一下恼朱味,看看能不能在言论上缓和一些究渐座。这一来地方上也许会有些说法恼朱味,但你不用管这些究渐座。在凯恩城恼朱味,安娜恼朱味,你是受人尊敬和爱戴的究渐座。认识你的人会记得高登恼朱味,他们一定会原谅你究渐座。”

  雷恩让一位速记员记下了我的供词恼朱味,签字之后恼朱味,我问雷恩现在能不能见见史杰夫究渐座。他不是很愿意恼朱味,但还是让人到看守所把他带来了究渐座。

  史杰夫相貌平平恼朱味,现在正小心地走进雷恩的办公室究渐座。他虽长相一般恼朱味,但却有一张纯厚的脸恼朱味,还有一双充满智慧的蓝色眼睛究渐座。

  “他们告诉我恼朱味,有一位证人愿意出面为我作证究渐座。”说完恼朱味,转头看到了我恼朱味,他注视着我说恼朱味,“凯恩小姐!”

  “不要担心恼朱味,”我劝慰他恼朱味,“我已经告诉了这位检察官恼朱味,我星期三接你上车恼朱味,以及以后我们在一起的事究渐座。你自己怎么不辩解呢恼朱味,这样会害了你究渐座。”

  史杰夫久久地凝视着我恼朱味,然后转身向雷恩道:“你已经相信我了吗?”

  “说实话我并不确信恼朱味,”雷恩道恼朱味,“不过我已经向凯恩小姐确认恼朱味,她向我说的全部是事实恼朱味,所以现在你可以出去了究渐座。”

  我想开车送史杰夫去机场恼朱味,雷恩不同意我这样做究渐座。但我还是送史杰夫去了机场恼朱味,快到机场时恼朱味,他终于说话了:“凯恩小姐恼朱味,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究渐座。一路上我忍不住在想恼朱味,在你美丽费锐耕、冰冷的外表后面恼朱味,有着怎样的热情啊!这让我真的希望星期三的晚上我们确实在一起究渐座。你很聪明恼朱味,你用稚气的坦白完全吓住了那位检察官恼朱味,只有这样你才能为自己找到不在场的证据究渐座。请问你为什么要杀奥丁恼朱味,凯恩小姐?”我没有回答恼朱味,只顾向前开着车究渐座。

  “当然了恼朱味,我知道你认识奥丁恼朱味,那是以前的事了恼朱味,现在你并不爱他究渐座。”史杰夫略作思索恼朱味,“听说十五年前你和他订过婚恼朱味,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杀他究渐座。我记得他们发现奥丁的时候恼朱味,保险箱是开着的恼朱味,凯恩小姐恼朱味,你一定拿走了什么吧?以前的情书?还是你以前不遵守交通规则时签的认错书?我们很快到了机场恼朱味,我把车停在机场大楼旁说:“你猜的都不对恼朱味,是照片恼朱味,五张很清晰的照片究渐座。四年前他在我们旅社的房间里拍的究渐座。”

  “你知道恼朱味,十五年前我和奥丁相恋后订了婚究渐座。十一年过去了恼朱味,我发现我们的爱情竟然还能继续究渐座。四年前恼朱味,我们在纽约偶遇恼朱味,在他乡的我们恼朱味,爱情又重新开始究渐座。我们如胶似漆费锐耕、寸步不离究渐座。我完全沉浸其中恼朱味,不能自拔究渐座。我们两个都很小心恼朱味,因此没人知道我们的第二次恋情究渐座。那段时间的我恼朱味,完全不知羞耻恼朱味,只要他打个电话恼朱味,告诉我时间和地点恼朱味,我立即会飞奔而去究渐座。从那时起到此后的一年多时间恼朱味,我完全麻木了究渐座。”

  “慢慢地恼朱味,我为这事对切兰感到内疚究渐座。为了控制我的感情恼朱味,我坐飞机去欧洲旅游究渐座。这次旅游让我安稳了一个月究渐座。奥丁这时却寄了一张照片到我的旅馆恼朱味,照片是我们在一起时拍的恼朱味,竟然是我的艳照究渐座。他还无耻地在照片背后写着:‘我还有四张这样的照片恼朱味,在这四张里恼朱味,你看起来更迷人究渐座。听好了恼朱味,如果你不在一周之内回来的话恼朱味,我就把你剩下的照片登在报上究渐座。’其实他不威胁我恼朱味,我自己可能还会回到他身边究渐座。但那封信使我恨他究渐座。”

  “随后的一年时间恼朱味,他没来找我究渐座。我很高兴恼朱味,以为终于自由了究渐座。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你出现了恼朱味,还和他吵了一架恼朱味,吵架的时候揭开了他的旧疮疤究渐座。他很清楚我在镇上的位置恼朱味,我是镇里的中心人物究渐座。一些知道他‘底细’的人恼朱味,不会因为他有钱就对他改变看法恼朱味,也不会像一些不知道他底细的人那样尊重他究渐座。这时他就会把仇恨发泄到我身上恼朱味,把我当成那些不尊重他的人究渐座。每当有人骂他父亲是个无知酗酒的农夫恼朱味,说他母亲是不检点侍女时恼朱味,他就加倍折磨我究渐座。你和他吵架明显地激怒了他恼朱味,此外你还骂了他究渐座。”

  “他们举行晚会的那天下午恼朱味,他打电话给我恼朱味,让我七点半去找他究渐座。我到他家时恼朱味,他已经喝了不少酒究渐座。他说他要离婚恼朱味,和我结婚恼朱味,他不再需要切兰了究渐座。随后竟然要我脱光衣服究渐座。我当然不会同意恼朱味,他就打我究渐座。然后他打开保险箱恼朱味,展示那些要命的照片究渐座。我本想抢过照片扔进火里恼朱味,但他不停地打我恼朱味,还把照片一字排开摊在桌子上恼朱味,这些都让我无法忍受究渐座。就在他不停打我的时候恼朱味,我下意识地把旁边的拨火棍拿在手中恼朱味,后来……”

  我浑身颤抖地说完这些恼朱味,史杰夫紧紧地抱住我恼朱味,不停地安慰着我恼朱味,慢慢地我停止了全身颤抖究渐座。他不好意思地说:“我刚到这儿的时候恼朱味,就有人指着你告诉我恼朱味,说你在未婚夫死后就没有再看其他男人一眼究渐座。你在我眼中就是个传奇人物究渐座。在这以后我又经常听到你们家族的美德究渐座。你的先辈们是刚正不阿的市长费锐耕、法官恼朱味,而你则是一位美丽费锐耕、贞洁的处女恼朱味,你一直维护着自己家族的荣誉究渐座。然而你今天把一切都抛弃了恼朱味,为了那可笑的正义感究渐座。你做的这一切恼朱味,就是不忍心让一位陌生人来替你顶罪究渐座。”

  “我的朋友恼朱味,你不是陌生人究渐座。”我发动了车子恼朱味,同时激动地对他微笑恼朱味,“你和奥丁吵过之后就不是陌生人了恼朱味,你是奥丁的敌人恼朱味,就是我的朋友究渐座。”

  他笑了一下恼朱味,打开车门准备离去恼朱味,犹豫了一下恼朱味,然后俯身吻向我的脸:“谢谢你恼朱味,我的朋友究渐座。”

Tags: 凶手 爱情

本文网址:/zhentan/15284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