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精神病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通过农舍的洲际公路被秋天的夜幕笼罩着恼朱味,黑雾般的夜幕就像铺开的缎带恼朱味,覆盖在乡村广袤的大地上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农舍前一片黑暗的地方恼朱味,出现了一个身影恼朱味,那是个男人的身影究渐座。那人身材高大费锐耕、嘴大鼻高费锐耕、浓眉大眼究渐座。像个无声的影子在悄悄地行动究渐座。他在农舍附近停了一下恼朱味,打量着前面这间农舍究渐座。农舍前门上有一盏小灯恼朱味,房屋里也亮着灯究渐座。他微微摇了摇头恼朱味,好像在想恼朱味,是该敲前门恼朱味,还是敲后门究渐座。

  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他定了定神恼朱味,大步向前面的农舍走去究渐座。当他走到前门时恼朱味,他听见屋里有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究渐座。他停了下来恼朱味,屏息倾听究渐座。这才听出那是收音机或电视机里播音员的声音究渐座。

  “……警方正在全力寻找从州立精神病医院逃出来的病人恼朱味,今天下午恼朱味,那个病人杀死医院的一位职员后夺路而逃究渐座。警方再次重复先前的警告恼朱味,虽然病人外表看起来柔弱可怜恼朱味,但病一发作恼朱味,就会对无辜者造成伤害……稍后本台将作更详尽的报道究渐座。据一位目击者说恼朱味,有一次他看到一位金发女子恼朱味,抢劫了一家偏僻的加油站恼朱味,这个重要的消息之后……”他就这样一直在门外等候着恼朱味,插播广告的时候他敲门了究渐座。他的敲门声立刻截断了播音员充满生气的声音恼朱味,屋里现在传来的是向门边轻轻走动的脚步声恼朱味,到门边的时候恼朱味,脚步声停止了究渐座。

  敲门的时候恼朱味,他就知道外面的纱门没有上锁恼朱味,但他知道里面的木门是锁着的究渐座。他想恼朱味,这时主人正通过猫眼注视着自己恼朱味,想看一下恼朱味,是谁晚上到他家里来了究渐座。他随意地看看四周的景致恼朱味,最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他看到一块蓝色的门垫挂在门前恼朱味,上面还有白色的“默迪”两个字究渐座。怎么还没人开门究渐座。他略等了片刻恼朱味,再次敲了这家农舍的门究渐座。

  “有人在家吗?我是麦克家新雇的工人恼朱味,我叫比恩究渐座。迈克先生派我来借一些工具究渐座。”他又听见了那轻轻的脚步声恼朱味,不一会儿恼朱味,里面的门打开了恼朱味,一位身材娇小的黑发妇人向外窥视究渐座。“是默迪太太吗?”他透过纱门说究渐座。

  “你有什么事吗?”

  “很抱歉这么晚来打扰你恼朱味,迈克先生要我借一套全部带螺旋钳的工具恼朱味,他说了恼朱味,你先生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工具究渐座。”这时他看见默迪太太在皱眉头恼朱味,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究渐座。

  她从面颊上撩开一撮头发究渐座。“这样啊!我不知道究渐座。”

  “我们第一次见面恼朱味,你心存疑虑我很理解究渐座。我今天才上工的恼朱味,默迪先生在吗?如果我们能谈谈的话恼朱味,我想他知道我们需要哪一套工具究渐座。”

  “我先生不在家究渐座。”默迪太太说究渐座。

  “不在家?迈克先生去看电影了恼朱味,还带着他的太太和孩子恼朱味,所以他才让我来恼朱味,他明天一大早就要用那套工具究渐座。”比恩搓着双手失望地说恼朱味,“我想应该等你先生回来恼朱味,他是不是很快就回家了呢?”比恩严肃地对默迪太太说究渐座。

  默迪太太面带微笑地劝道:“不过我觉得你最好是明天早上再来恼朱味,那时候他会在家究渐座。”说完恼朱味,打算关门恼朱味,送走这位不速之客究渐座。

  “我离开前可不可以麻烦你一下恼朱味,太太恼朱味,给我倒杯水怎么样?你知道从迈克先生家到这儿恼朱味,路程有点远究渐座。”

  “当然可以恼朱味,你等一下恼朱味,我去给你拿究渐座。”

  女主人刚一转身进去恼朱味,比恩立即悄无声息地跟着她到了里面恼朱味,迅速穿过了前面客厅究渐座。当她接好一杯水恼朱味,从水槽边转过身时恼朱味,正好看到他站在厨房门口究渐座。

  她吓得往后退了儿步恼朱味,杯中的水也溅出来不少恼朱味,她睁大了眼睛恼朱味,生气地训斥道:“你怎么自己进来了恼朱味,有人让你进来吗?”

  “太太恼朱味,请不要生气恼朱味,我绝不会伤害你究渐座。”

  “快被你吓死了恼朱味,你怎么可以像那样跟在我后面?”

  比恩微笑着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恼朱味,我粗俗费锐耕、丑陋费锐耕、人又笨恼朱味,你要说恼朱味,尽管说就是恼朱味,以前许多人都这样说过究渐座。”比恩的脸色很难看恼朱味,所以他一直尽量用微笑来遮盖那难看的脸色究渐座。

  “比恩先生恼朱味,我不是那意思恼朱味,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恼朱味,很对不起恼朱味,但我真的没有在想你的长相究渐座。这是你的水恼朱味,喝完后恼朱味,请你离开吧究渐座。”

  他像很久没喝过水一样恼朱味,一口气把水喝光了究渐座。默迪太太伸手出来接茶杯恼朱味,但他并没有把茶杯递还给她究渐座。“你知道吗?太太”他说恼朱味,“像这样的夜色恼朱味,你真不该一个人待在家里究渐座。”

  “我觉得很好究渐座。现在恼朱味,请你离开究渐座。”

  “刚刚听新闻报道恼朱味,说有一位精神病人从医院逃了出来恼朱味,那家精神病院离这里不远恼朱味,他现在有可能直接来到这儿究渐座。我想这种人有时候很可怕恼朱味,如果这种人发现你一人独自在家的话恼朱味,想象得出他们会做一些难以预测的事!”

  “谢谢你恼朱味,但我相信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究渐座。请你马上离开恼朱味,然后我会锁上所有的门恼朱味,我觉得这样会更安全究渐座。”比恩摇摇他的大脑袋:“你根本不了解恼朱味,默迪太太恼朱味,当那种人真的下定决心做什么事恼朱味,或准备到什么地方的时候恼朱味,门窗不起任何作用究渐座。他们有时就像猴子一样恼朱味,来去自如究渐座。特别是当他们发作起来时恼朱味,力大无穷恼朱味,他们可以撕裂费锐耕、打破恼朱味,或杀害他们见到的任何东西恼朱味,但他们和你我没什么不同恼朱味,外表上看不出来差别究渐座。假如你在大街上看见一个病人向你走过来恼朱味,你不会觉得将要发生什么事恼朱味,这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究渐座。”比恩继续着他一贯的笑恼朱味,想向她保证恼朱味,可以保护她究渐座。

  “我现在必须提醒你恼朱味,今天这个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人恼朱味,有可能直接走到你家门前究渐座。我善良的女士恼朱味,你很可能让他进来恼朱味,因为单从外表看恼朱味,看不出他是个浑蛋恼朱味,甚至这人可能还有让人疯狂的眼神究渐座。你或许不这么想恼朱味,你认为他只是一个汽车抛猫的可怜鬼恼朱味,只是需要帮忙恼朱味,或者想借电话打一下恼朱味,又或有任何这样借口的人恼朱味,你一点也不会怀疑吧究渐座。但如果那人看到你先生不在家恼朱味,家中只有你一个人时恼朱味,他随时可能显出本来面目究渐座。你随时会有危险恼朱味,那种人不能用常理去推测究渐座。”

  默迪太太面色惨白恼朱味,失神的眼睛盯住他恼朱味,半晌方说道:“你对精神病院里的那些人恼朱味,好像了解得很多究渐座。”

  “我在那儿住了两年究渐座。”

  她大惊恼朱味,急向后退了两步恼朱味,没注意后面的水槽恼朱味,一下子撞到了水槽上究渐座。她说:“不恼朱味,我的天!”比恩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了惊恐恼朱味,赶紧说:“不要误会恼朱味,太太恼朱味,我不是病人恼朱味,我是那里的园丁恼朱味,他们叫我管理员究渐座。我在三年前就辞去了那里的工作究渐座。”

  她深吸了一口气恼朱味,然后说:“差点被你吓死了究渐座。”

  比恩大笑起来究渐座。“这正是我的目的恼朱味,我想通过这个告诉你究渐座。你因为我的长相不好恼朱味,就怕我是今天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病人究渐座。人怎么能从相貌里看出好坏呢?我看见过好多外表甜美恼朱味,和你一样的妇女恼朱味,看不出来一点儿要伤害人的样子究渐座。”

  她说:“是的恼朱味,我可以想象得到恼朱味,但我认为你没有必要留在这儿等我先生究渐座。比恩先生恼朱味,我可以向你保证恼朱味,我不会给任何陌生人开门恼朱味,你大可以放心究渐座。”

  “太太恼朱味,就应该这样恼朱味,就你一个人单独在家时恼朱味,千万不要让任何人进入房间究渐座。你最好不要和靠近你门口的陌生人谈话究渐座。我在精神病院里上班时和他们谈过许多次话恼朱味,发现他们都是出色的演员究渐座。如果你不能进一步了解他们说的事恼朱味,那他们已经和你说过的恼朱味,你会感觉都是真实的究渐座。你甚至会发誓恼朱味,相信他们说的绝对是真的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相信你究渐座。现在请你离开究渐座。只要你一离开恼朱味,我就关好每个窗户恼朱味,门上门究渐座。我向你保证恼朱味,比恩先生恼朱味,我不会和任何陌生人说话究渐座。”她再次伸手向比恩要水杯恼朱味,这一次他把水杯给了她究渐座。

  比恩看着她把水杯放进水槽里恼朱味,说:“美丽的太太恼朱味,感谢你耐心地和我说了这么多恼朱味,很多人恼朱味,特别是一些太太小姐们恼朱味,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见到我究渐座。所以每当我想和她们说说话时恼朱味,她们不是尖叫着救命恼朱味,就是发疯般地逃走究渐座。我一直没有什么和女士们谈话的机会究渐座。刚才我跟着你来到厨房恼朱味,我只想和你聊聊天究渐座。你会理解我的恼朱味,我就这样站在这儿恼朱味,和你聊天的感觉真的很棒!”

  默迪太太微笑着道:“那欢迎你随时再来究渐座。”

  这时前门忽然响起急迫的敲门声恼朱味,默迪太太立刻惊恐地呆住了恼朱味,两眼露出惊慌之色究渐座。比恩先前对精神病人的描述恼朱味,突然让她恐惧起来恼朱味,她的头开始左右摇晃恼朱味,像一只即将落入陷阱的野兽四处寻找逃路一样恼朱味,她张大了嘴巴恼朱味,发出一声尖叫究渐座。比恩随即冲向前恼朱味,用一双大手捂住她的嘴究渐座。

  她拼命地用手向外拉比恩的那双大手恼朱味,想摆脱比恩的控制究渐座。但是比恩用身体把她顶住恼朱味,用力把她推到冰箱上恼朱味,使她暂时不能动弹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他又听到了敲门声究渐座。比恩很满意他们现在的位置恼朱味,外面的人无法看见他们恼朱味,因为中间隔着纱门究渐座。比恩以低沉又清晰的声音说:“我不能让你叫出声来恼朱味,默迪太太恼朱味,假如你叫了起来恼朱味,他们会错误地认为我在伤害你究渐座。这样一来恼朱味,如果迈克先生知道这事恼朱味,一定会解雇我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刚才我只能这样对你究渐座。门外可能是一位邻居来串门的恼朱味,你冷静一下恼朱味,然后去开门究渐座。”

  默迪太太用力地扭动着身体恼朱味,想挣脱他的控制恼朱味,比恩感觉到手掌下她的嘴巴似乎想说话究渐座。

  “默迪太太恼朱味,别这样恼朱味,放松全身究渐座。就像我们刚才聊天时的感觉那样恼朱味,门外可能只是一位朋友而已究渐座。你那么不冷静恼朱味,我怎能让你去开门呢?要是来的是熟人恼朱味,他会知道我们两个只是聊聊而已恼朱味,不会想别的;假如是一位陌生人恼朱味,由我来对付恼朱味,你不用担心究渐座。我随时保持警惕恼朱味,绝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究渐座。”

  他的手慢慢移开她的嘴恼朱味,然后拉起她的手究渐座。温柔地扶着她的肩膀恼朱味,他们一起走出厨房恼朱味,走进前面的起居室究渐座。

  比恩停了下来恼朱味,默迪太太继续向门边走究渐座。比恩透过纱门恼朱味,看见一位苗条的金发女子的身影究渐座。默迪太太紧张地问:“这么晚了恼朱味,谁呀?”

  “我的汽车坏了恼朱味,车胎在公路上被扎破了恼朱味,需要你的帮助究渐座。”

  “进来吧!”

  比恩默默地站着恼朱味,目不转睛地盯着刚走进来的女子究渐座。这是个年轻的女人恼朱味,上身穿一件黑色毛衣恼朱味,下身穿长裤子恼朱味,皱巴巴的军装式风衣上面污渍斑斑恼朱味,风衣前面没扣子恼朱味,看上去很大恼朱味,根本不适合她穿究渐座。

  女孩微笑着对两位紧张的屋里人道:“我的车在离这儿大概儿百米远的公路上抛猫了恼朱味,你们也许不信恼朱味,但这是真的恼朱味,糟糕的是我又不懂怎么换轮胎究渐座。”

  默迪太太向那位陌生的女子介绍说:“这是我先生恼朱味,或许他可以帮你换究渐座。”

  比恩听她竟然这样说恼朱味,愣了一下恼朱味,心里暗赞她真的很聪明究渐座。眼前这个女孩是陌生人恼朱味,她想要他来应付究渐座。她对比恩微微一笑:“真是太好了恼朱味,你真是可爱啊!

  “他的确非常可爱究渐座。”默迪太太说究渐座。

  比恩的脸微微发红恼朱味,默迪太太虽然说他可爱恼朱味,但他知道恼朱味,那是口是心非究渐座。

  她们或许从不认为他可爱恼朱味,现在只是要他帮忙才这样说究渐座。他有点发怒了:“你们女人都一样恼朱味,当你们需要男人为你们工作时恼朱味,你们就装起笑脸对男人甜言蜜语;可是恼朱味,当我这样一个丑陋的人想和你们友好地聊聊天恼朱味,或者想和你们说说话时恼朱味,你们谁都不爱答理我了究渐座。”说完他顿了一下恼朱味,憋着气说恼朱味,“小姐恼朱味,我看你还是找别人为你换轮胎吧究渐座。”

  女孩的右手迅速伸向外套口袋恼朱味,抽出来时恼朱味,手中多了一把左轮手枪究渐座。

  她用枪指着比恩道:“好吧!你不想换轮胎恼朱味,我也没办法究渐座。不过我要用你的车恼朱味,和你太太一起往前走究渐座。快点!”她退后一步恼朱味,用手枪指着他们向前走究渐座。

  “哦!不恼朱味,别这样!”默迪太太轻声说究渐座。

  比恩这时突然想起来了恼朱味,进屋前在门口曾听到新闻播音员的评论恼朱味,提到有个金发女子抢劫加油站的事究渐座。现在他看着这个握着枪的金发女子恼朱味,终于恍然大悟恼朱味,眼前此人就是那个女劫匪究渐座。

  金发女子说:“赶快走恼朱味,两个该死的恼朱味,快点!”

  愤怒让比恩的脸扭曲恼朱味,使他那原本就丑陋的脸看起来像一个难看的面具究渐座。

  他板着脸慢慢地向前走着究渐座。刹那恼朱味,他挥出了手臂恼朱味,他的手臂像一根快速飞舞的钢棍恼朱味,一下子打在女子持枪的手腕上恼朱味,手枪被打落恼朱味,飞到了墙角边究渐座。

  比恩迅速向她冲过去恼朱味,想把她逮住究渐座。但金发女子用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和长长的手指甲拼命反抗恼朱味,争斗中恼朱味,比恩一拳击在她的下巴上恼朱味,金发女子昏倒在地板上究渐座。比恩正转身准备离开金发女子时恼朱味,背后突然响起枪声恼朱味,子弹震掉他旁边墙上的泥灰恼朱味,溅到他的脑袋上究渐座。愤怒的比恩一声大吼恼朱味,飞快地冲过房间究渐座。他看到默迪太太拿着刚才的枪恼朱味,她已经向他开过一枪恼朱味,这时正想打出第二枪恼朱味,比恩猛地向她冲去究渐座。

  他全力一撞恼朱味,默迪太太后退着往下倒去究渐座。比恩伸出双臂恼朱味,在她倒地之前抓住了她究渐座。默迪太太高声尖叫恼朱味,猛烈地反抗着恼朱味,想挣脱他的双手恼朱味,伺机开枪究渐座。比恩看穿了她的想法恼朱味,先打掉了她手中的枪恼朱味,然后双掌用力切向她的后颈究渐座。之后恼朱味,默迪太太软软地倒在地板上究渐座。

  比恩气喘吁吁恼朱味,脸部扭曲着究渐座。他站在房屋中间打量着这两个女人恼朱味,然后拾起手枪究渐座。比恩摇了摇头恼朱味,心中暗想恼朱味,这些女人恼朱味,特别是那个金发女人恼朱味,永远不会知道恼朱味,不能在他面前提到他的外貌恼朱味,这会令他愤怒地失去控制究渐座。

  他把金发女子打得很重恼朱味,会昏迷一段时间恼朱味,过一会再打电话报警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他很担心默迪太太究渐座。从一开始恼朱味,他就知道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恼朱味,她会惊慌无助恼朱味,迷乱失措究渐座。幸好自己留了下来恼朱味,没有立刻离开她究渐座。这样帮了默迪太太恼朱味,是一件好事究渐座。虽然对那个金发女人抱有同情之心恼朱味,但不这样的话恼朱味,默迪太太可能会被劫持或杀害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他必须照顾她究渐座。照顾这个可怜的女人!

  他温柔地抱起她恼朱味,转身进了卧室究渐座。对她来说现在这是最好的地方恼朱味,他准备把她放在床上恼朱味,为了让她尽快清醒恼朱味,他还要用冷毛巾给她敷脸;他抱着她来到第一道门恼朱味,走出过道恼朱味,推门进去恼朱味,这是间浴室究渐座。隔壁还有另一个房间恼朱味,他想这间应该是卧室了恼朱味,里面黑黢黢的恼朱味,比恩摸索着把灯打开恼朱味,走了进去究渐座。

  比恩倒吸了一口冷气恼朱味,凝视着床上的另一个女人究渐座。这是一个有着一头红发的女人恼朱味,胸口笔直地插着一把刀恼朱味,显然她已经死了究渐座。

  他皱皱眉恼朱味,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里怎么会有个死人呢?他慢慢地将目光从床上移开恼朱味,然后环顾四周恼朱味,打量着这个房间究渐座。

  梳妆台上有一张彩色的结婚照恼朱味,照片中男人的衣服上有一朵红花恼朱味,但是比恩的目光却停在穿白色婚纱的新娘子身上究渐座。她有一头红红的头发恼朱味,看长相就知道恼朱味,她就是现在躺在床上已经死亡的人究渐座。很显然恼朱味,红发女子就是这家的女主人究渐座。

  比恩凝视着他怀中的女人究渐座。

  难道“默迪太太”就是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那个人吗?可是恼朱味,谁能看的出来啊!

Tags: 病人 农舍

本文网址:/zhentan/15284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