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遗书之谜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在陡峭泥的山路上恼朱味,费比开着他的车恼朱味,心里不停地嘀咕究渐座。天一直下着雨恼朱味,他这是要上修士山山顶究渐座。现在雨开始下的小一些了恼朱味,但天上依然阴云密布究渐座。他心想恼朱味,我可真够笨的恼朱味,在这样的鬼天气恼朱味,只为了拜访一位老太太就要上山顶究渐座。河水如果再往上涨一点恼朱味,车子就穿不过那座旧桥了究渐座。这样的话恼朱味,他就得多绕儿里路才能到究渐座。一些文件在他的律师办公室里恼朱味,还没来得及看恼朱味,外面还有一堆的工作在等着他恼朱味,而山顶的老太太可能只会说一些废话恼朱味,这样会浪费他整个下午的时间究渐座。

  虽然这样恼朱味,他还是认为这次拜访很有必要究渐座。老太太难以应付法律上的事恼朱味,只能找个刚出校门的年轻人帮她处理究渐座。他在很多事上都可以帮助她究渐座。但就打官司来说恼朱味,他一点也不担心恼朱味,只不过他很讨厌诉讼时间过长恼朱味,每一个官司都会搞得满城风雨究渐座。如果能说服这位老太太就好了恼朱味,就算不行恼朱味,最多再送一些股份给她究渐座。

  老太太是保罗的妻子恼朱味,叫艾莎恼朱味,保罗已经死了究渐座。保罗生前是个业余的发明家恼朱味,不过他更喜欢称自己为“化学家”究渐座。他六十岁之前一直穷困潦倒恼朱味,直到他六十岁时发明了一种饮料恼朱味,这个发明改变了他的生活究渐座。他发明的饮料最初只是在当地出售恼朱味,慢慢地恼朱味,随着喝的人越来越多恼朱味,渐渐流传开来恼朱味,大受欢迎究渐座。这让他的81公司发了财恼朱味,他借此时机扩展他了的事业究渐座。

  他的事业后来越做越大恼朱味,同时也出现了巨大的危机究渐座。银行不愿意继续借钱给他恼朱味,还准备取消他的抵押品赎买权究渐座。其他的债主也开始登门索债恼朱味,雪上加霜的是一些饮料公司也趁机展开激烈竞争究渐座。坏消息接连不断恼朱味,最后恼朱味,保罗只剩一条宣布破产的路了究渐座。

  费比这时知道了这些情况究渐座。他看透了保罗当时的心理恼朱味,精心制订了自己的计划究渐座。他先找到了东北饮料公司恼朱味,要他们接管81公司恼朱味,他撒谎说恼朱味,81公司的股权在他那儿恼朱味,实际上恼朱味,那时他根本就不是81公司的股东恼朱味,更不用说81的股权了究渐座。随后恼朱味,他在手提箱里装了一份临时的合同去找保罗恼朱味,他是来提条件的究渐座。

  他用飞速运转的大脑又理了一遍他的计划恼朱味,满怀信心地告诉老保罗:“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恼朱味,一是宣告破产恼朱味,再就是卖掉你的公司究渐座。”之后恼朱味,他说出了他计划的梗概:他可以帮保罗偿还所有债务恼朱味,但必须让他取得股票控制权恼朱味,保罗可以保留一小部分股份究渐座。为了安慰老保罗恼朱味,他许诺把已经毫无实权的董事长职位留给他究渐座。他态度很坚决恼朱味,这件事一定要办成究渐座。保罗在他强大的劝说攻势下犹豫了究渐座。费比立刻暗示保罗恼朱味,对他施加压力说恼朱味,许多要债的人就在后面究渐座。保罗现在如果不同意恼朱味,第二天他们就会来逼债究渐座。

  费比现在回忆起那个时候恼朱味,心里还会扬扬自得究渐座。那时在强大的压力下恼朱味,保罗伸出颤抖的双手恼朱味,取出笔恼朱味,飞快地签下自己的名字究渐座。当时恼朱味,老人的双眼饱含着泪水恼朱味,手指沉痛地推动着笔尖恼朱味,保罗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恼朱味,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恼朱味,签下这花费了他生命和希望的事业究渐座。看着老人签下的孩童般的字体恼朱味,这位心怀鬼胎的律师恼朱味,知道自己实现了多月以来的梦想究渐座。

  他一上任恼朱味,就以公司老板的名义恼朱味,把81公司卖给了东北饮料公司究渐座。卖公司的钱他除了还债恼朱味,还大大地赚了一笔究渐座。假如一个人了解人类的弱点恼朱味,就没什么是他办不到的究渐座。大部分的人是愚笨的恼朱味,如果你知道如何驾驭他们恼朱味,他们会任你摆布究渐座。

  保罗太太只是这件事中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究渐座。现在的她仍处于悲哀之中恼朱味,她最近一直很悲痛恼朱味,因为她的丈夫死了究渐座。费比的诡计成功之后没儿天恼朱味,保罗就死在汽车里了恼朱味,被人发现时恼朱味,汽车发动机还没熄火恼朱味,车缝被布条塞住了究渐座。他身边留下了遗书恼朱味,但里面完全没有提到费比究渐座。遗书的字迹就像孩子写的恼朱味,写的很少究渐座。里面只说了他最近的失败恼朱味,希望他的妻子原谅他究渐座。就这样恼朱味,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究渐座。

  他的自杀在镇上引起了一阵骚动究渐座。但费比却很高兴恼朱味,保罗的死让自己省掉了一些麻烦恼朱味,因为费比怕他反悔究渐座。老保罗在死前恼朱味,确实曾考虑过他那次失败的交易究渐座。

  那份协议让保罗很后悔恼朱味,如果他不死的话恼朱味,与费比对簿公堂恼朱味,这将会是个很大的危机究渐座。还有费比与东北饮料公司的非法契约恼朱味,这些搅得他心烦意乱恼朱味,他的律师资格甚至都保不住了究渐座。感谢上帝恼朱味,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恼朱味,费比想究渐座。

  保罗太太对丈夫生意上的事向来不过问恼朱味,她猜测保罗可能上了别人的当恼朱味,但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究渐座。那个叫克斯的年轻律师和她谈过儿次究渐座。费比想恼朱味,我应该安慰她一下恼朱味,或者是把自己拥有的东北饮料公司的股份再分一点给她究渐座。他虽然心疼这些股份恼朱味,但为了把事情做得圆满一些恼朱味,暂时只能这样了究渐座。

  终于到了保罗太太的住处恼朱味,那是一座古老的维多利亚式建筑恼朱味,在雨中看起来更加凄凉究渐座。

  费比整理一下雨衣恼朱味,走上台阶恼朱味,按响了门铃究渐座。

  一位微微驼背的老太太为他开门恼朱味,她头发雪白费锐耕、人很瘦削究渐座。

  “请进恼朱味,费比先生恼朱味,你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还能来恼朱味,我很高兴究渐座。”

  他走进客厅恼朱味,同主人说了儿句客套话究渐座。主人好像不喜欢阳光恼朱味,所有厚布的窗帘都被拉下来了恼朱味,客厅的壁炉里火还在燃着恼朱味,通向餐厅的门开着究渐座。美丽华贵的地毯上有一圈圈黄色的光恼朱味,那是落地灯投下的究渐座。

  “尊敬的夫人恼朱味,你还好吗?”他言不由衷地问候着恼朱味,双手放在炉火上取暖究渐座。

  “谢谢恼朱味,很好究渐座。不过保罗的死让我很难过恼朱味,也很震惊究渐座。”

  “我能理解恼朱味,太太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你现在看起来很不错究渐座。”

  保罗太太像是没听见费比的回答一样恼朱味,继续着自己的活:“他死的方式恼朱味,不像他的性格究渐座。他常对我说恼朱味,自杀的人很懦弱恼朱味,他觉得自杀也是犯罪究渐座。这让我怎么能相信他是自杀呢!”

  “保罗太太恼朱味,节哀顺变究渐座。我想他是发现自己病了恼朱味,才会那样做究渐座。”

  她摇摇头道:“不是病了恼朱味,他是彻底绝望了究渐座。他把毕生的心血都投到了他的事业上恼朱味,费比先生恼朱味,但他却突然失去了自己的事业究渐座。他觉得自己就像被出卖了一样究渐座。”

  “做生意吗恼朱味,这种事会经常发生究渐座。”费比平静地说恼朱味,“做生意会经常出错恼朱味,这不怪你的丈夫恼朱味,只是这样的事碰巧发生在他身上而已究渐座。”

  保罗太太从沙发上站起来恼朱味,拨了下火苗究渐座。她转过头恼朱味,对费比道:“关于生意的事恼朱味,我知道一些恼朱味,我丈夫生前曾告诉过我究渐座。我知道这么多事情恼朱味,绝不会碰巧都在一起发生的究渐座。公司确实出了些问题恼朱味,但那是被迫的究渐座。你不要否认恼朱味,在这件事上你也捞了不少究渐座。”他看见恼朱味,她脸现微红恼朱味,他不知道那是因为火还是因为心情激动究渐座。

  他轻轻一笑说:“保罗太太恼朱味,我想这只是生意究渐座。保罗先生去世了恼朱味,你也该为自己打算一下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你手上还有东北饮料公司的股票恼朱味,它们会为你带来利润的究渐座。

  “那根本不够我开销的恼朱味,太少了究渐座。”

  他换了个话题:“今天的天气不好恼朱味,不然的话恼朱味,我想欣赏一下你家的花园恼朱味,我听说你家的花园很美丽究渐座。”

  “我的花园是很漂亮恼朱味,等哪天天气好了恼朱味,我一定带你参观参观究渐座。可惜的是恼朱味,花园里现在有一些土拨鼠恼朱味,我的花总是被这些小家伙弄死恼朱味,我和园丁想抓住它们恼朱味,但抓一个没用恼朱味,它们太多了究渐座。”

  “关于土拨鼠恼朱味,我倒听人说过一个办法究渐座。是这样做的恼朱味,把一个空瓶子埋在花园里恼朱味,瓶颈留在地面上恼朱味,当风把瓶子吹得呜呜作响时恼朱味,地下的土拨鼠就能感到振动恼朱味,它们就会搬走究渐座。”

  “我的园丁也想到了一个办法恼朱味,他认为只有这个法子可以赶走它们究渐座。”保罗太太说恼朱味,“就是用毒药究渐座。这听起来很让人害怕恼朱味,不是吗?当然恼朱味,我不喜欢杀任何动物恼朱味,不过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可行究渐座。如果不这么办恼朱味,我这漂亮的花园就完蛋了恼朱味,所以我的园丁周六去了趟镇里恼朱味,他买了瓶毒药恼朱味,就放在储藏室里究渐座。”

  “真的?”

  “园丁准备等天睛了恼朱味,地面被吹干的时候恼朱味,就着手对付土拨鼠究渐座。放毒药的瓶子还在那儿恼朱味,每次我看见它恼朱味,心里就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究渐座。”她用满是皱纹的手摸摸自己的面颊恼朱味,“哎恼朱味,怎么说了这些没用的话恼朱味,真是人老了恼朱味,糊涂了!喝杯茶怎么样?”

  “好的恼朱味,谢谢究渐座。”

  “这是一种草籽茶恼朱味,希望你会喜欢究渐座。在这种糟糕的天气里恼朱味,喝上一杯浓浓的草籽茶会让人心情愉快些恼朱味,不过有的人会喝不惯究渐座。”

  “我想这茶一定不错究渐座。”

  保罗太太去了厨房恼朱味,准备为他泡一杯草籽茶究渐座。费比这时有些疑虑恼朱味,她为什么邀他到这里来?还老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恼朱味,难道她认为她的困难能引起他的同情心究渐座。

  他看了下手表恼朱味,现在已经三点了究渐座。他准备找个理由告辞恼朱味,走之前恼朱味,他想谈一下克斯恼朱味,那个年轻律师的一些问题究渐座。保罗太太回来了恼朱味,他正在考虑怎样开口究渐座。保罗太太推着一辆小餐车恼朱味,车上放着一个大茶壶恼朱味,还有儿个杯子恼朱味,以及一些蛋糕和点心究渐座。

  “我来帮你吧究渐座。”他说究渐座。

  “我家光景好的时候恼朱味,这些事都是佣人做的究渐座。”保罗太太坐下后说恼朱味,“自从我丈夫的生意失败后恼朱味,我就只能自己做了究渐座。每当这个时候恼朱味,我忍不住就会想起我和保罗过去的事究渐座。多么幸福美满的生活啊!那时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恼朱味,他会留下我孤单一人恼朱味,自己去了恼朱味,我一个人生活很艰难究渐座。”

  费比正在吃蛋糕恼朱味,听了她的话恼朱味,觉得蛋糕好像卡在了喉咙里恼朱味,他清了清喉咙究渐座。“保罗太太恼朱味,关于我和保罗之间的协议恼朱味,我希望你能同意究渐座。如果你认为有问题的话恼朱味,我希望我可以给你帮助恼朱味,这样你就不用求别人帮助了恼朱味,一些年轻的律师经验不足恼朱味,帮不了你大忙究渐座。”

  她笑着说:“律师我已经有一位了究渐座。克斯先生给了我许多帮助恼朱味,你们应该谈过一些问题了究渐座。”

  他掩饰着自己的不高兴:“至于公司事务方面的安排恼朱味,我保证恼朱味,没有一点问题恼朱味,一切都做得很好究渐座。”

  “费比先生恼朱味,有些法律方面的细节恼朱味,我还不怎么清楚究渐座。但我认为恼朱味,如果能够证实我丈夫签那个协议是被迫的话恼朱味,法院就会判协议无效究渐座。”

  “被迫的?”费比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恼朱味,“怎么可能恼朱味,当时所有的协议条款都放在他的面前恼朱味,他的决定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究渐座。太太恼朱味,你恐怕一定是听了谁的谣言吧恼朱味,这样的诉讼无疑很难成功究渐座。”

  保罗太太神色忧郁地说:“克斯这个年轻人很聪明究渐座。”

  “诉讼只会让我们双方不愉快恼朱味,使我们成为别人的笑柄恼朱味,相信你一定不喜欢这样究渐座。”

  她点点头:“是的恼朱味,我一直不希望打官司恼朱味,应该有比这更好的办法究渐座。”

  费比喝了口茶究渐座。她是什么意思?更好的法子!话里有话啊!

  “诉讼的时间很长恼朱味,也很乏味究渐座。”她呷口茶说恼朱味,“保罗生前经常这样说恼朱味,如果你决定了做一件不愉快的事恼朱味,尽快地去办恼朱味,能快就一定快究渐座。”她微笑着继续说恼朱味,“我很欣赏他的这些话恼朱味,你喜欢我的茶吗?”

  “茶很好究渐座。”他心里一阵疑惑恼朱味,她想暗示什么吗?

  保罗太太说:“以前恼朱味,我们有一条老狗病了恼朱味,病得很严重恼朱味,救不活了究渐座。保罗特别喜欢它恼朱味,但他毫不犹豫地给狗吃了一些东西究渐座。”

  “给它吃了什么?”

  “他给了它一些毒药恼朱味,我想是砒霜究渐座。”保罗太太说究渐座。

  费比含混地点点头道:“保罗太太恼朱味,我真得走了恼朱味,外面风越来越大了究渐座。”

  “风恼朱味,总想摧毁我的花园恼朱味,”保罗太太说恼朱味,“吹落花儿恼朱味,吹散叶子和树枝究渐座。更可恶的是恼朱味,今年夏天又有一批土拨鼠恼朱味,我的园丁曾向我作过保证恼朱味,花儿过儿天就不会再遭殃究渐座。砒霜的药力很强恼朱味,很快就能达到效果究渐座。”

  这时费比听见了钟的滴答声恼朱味,他喝口茶恼朱味,继续听着保罗太太的控诉究渐座。

  “这些土拨鼠让我心情很坏恼朱味,使我在丈夫死亡的阴影中一直走不出来究渐座。”保罗太太说恼朱味,“我想恼朱味,他死的时候应该不会痛苦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毒药致死一定让人很痛苦究渐座。我谈到了毒药恼朱味,你一定感到郁闷是吧?”

  保罗太太放下茶杯恼朱味,“现在恼朱味,我们该说一些除了我之外恼朱味,很少有人知道的事究渐座。那是保罗一件终身隐藏的秘密……”她抬起头恼朱味,“你怎么啦?费比先生恼朱味,不舒服吗?”

  费比刚刚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恼朱味,一个可怕的想法!让他懊悔的是恼朱味,在此以前恼朱味,他那敏捷的头脑却没能把两件事联系起来究渐座。怪味的茶费锐耕、砒霜究渐座。我的天!这不可能吧?有可能!是的!也许她一直在计划着究渐座。

  他忽然抓住自己的喉咙恼朱味,惊恐地呻吟了一声恼朱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恼朱味,又慢慢坐回去究渐座。他发出痛苦的含糊声究渐座。

  “你喉咙一定又是被蛋糕卡住了恼朱味,”保罗太太道恼朱味,“放松恼朱味,深呼吸究渐座。”

  “砒砒霜恼朱味,”他想喊恼朱味,却喊不出来恼朱味,只能用低低的声音说恼朱味,“救我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保罗太太好像并没听见他在说什么恼朱味,又继续说着自己的话究渐座。

  “保罗先生小时候父母双亡恼朱味,所以没受过什么教育究渐座。很小的时候恼朱味,自己就出来闯天下了究渐座。”

  费比这时哪还有心情听她说什么恼朱味,只觉得整个胃里都在烧恼朱味,他感到灯光似乎越来越暗恼朱味,他万分惊恐究渐座。这个老太太竟然镇定自如地坐在那儿恼朱味,难道她在品尝复仇带来的快感?她一定疯了!

  他挣扎着努力让自己站起来恼朱味,用含混不清的喉音说:“赶快打电话叫救护车!保罗太太恼朱味,再晚我恐怕就来不及赶到医院了究渐座。”

  “来不及恼朱味,费比先生?”她唇边带着冷峻的笑意恼朱味,“可怜的保罗躺在汽车里恼朱味,发动机还在转恼朱味,难道那时去救会‘来不及’吗?”

  “他是自杀恼朱味,这不是我的错究渐座。”

  “你一直在利用他!你现在承不承认恼朱味,你用阴谋诡计利用他?”

  “我是利用了他恼朱味,我会给你补偿恼朱味,我把所有的东北饮料股票都给你究渐座。求你别再浪费时间恼朱味,赶快救救我究渐座。”

  她慢慢地站起来恼朱味,慢慢地俯下身子看着他恼朱味,苍白的脸上毫无表情究渐座。她说:“是你写的那封遗书恼朱味,你从他的签字模仿他的字迹恼朱味,然后写假遗书谋害他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不过我只是用钳子打昏他恼朱味,我当时不得不那样做恼朱味,他开始怀疑我费锐耕、威胁我究渐座。我承认以上一切恼朱味,赶快救救我究渐座。”本来他是不会说这一切的恼朱味,但现在每一分钟都是宝贵的恼朱味,先赶紧让这老太太救了自己再说究渐座。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当见证人恼朱味,就算说了也没别人听见恼朱味,假如他被救活了恼朱味,他绝不承认说过这些话究渐座。

  “你真蠢恼朱味,费比先生究渐座。现在恼朱味,站起来吧!我根本没在茶里放过任何东西恼朱味,更没下毒究渐座。”

  他挣扎着站起来恼朱味,如释重负究渐座。但心里很恼怒恼朱味,他竟然被这老太太戏弄了究渐座。他气喘吁吁地说:“你使诈恼朱味,我什么也不知道恼朱味,什么也不会承认!我会否认刚才说的一切恼朱味,没人会信你恼朱味,更没人为你证明究渐座。”

  “我丈夫只会写他的名字恼朱味,费比先生究渐座。其他字他一个都不会写恼朱味,更看不懂恼朱味,他根本没读过书究渐座。”

  他惊奇地瞪着她:“这怎么可能恼朱味,那他怎么能开得了一个公司?”

  “是我在帮助他恼朱味,在你们签协议之前恼朱味,我曾警告过他恼朱味,不要听你的安排恼朱味,可惜他不听究渐座。当警方把遗书交给我的时候恼朱味,我确定他是被人谋害的恼朱味,因为他根本不会写别的字究渐座。我想了一下恼朱味,如果他死了恼朱味,你能得到的好处最多究渐座。所以我猜恼朱味,一定是你谋害了我丈夫!”

  费比现在反而冷静了恼朱味,他在反复思索着究渐座。没人知道他来过这儿恼朱味,他只需上前儿步恼朱味,扼住她的脖子……

  “他不识字恼朱味,我一点也不在乎究渐座。因为我们相爱恼朱味,你不会了解那种爱究渐座。你这种人除了你自己恼朱味,不会爱任何人究渐座。”

  费比慢慢向前恼朱味,只要再走一步恼朱味,伸出双手恼朱味,用力掐住恼朱味,马上一切就都解决了究渐座。

  这时饭厅的门开了恼朱味,他惊慌地转过身子究渐座。克斯律师和警署的警长向他走来究渐座。当律师和警长在他面前停下的这一刻恼朱味,他们四个人都僵立不动了恼朱味,只听见窗外的风雨声……

Tags: 遗书 砒霜

本文网址:/zhentan/15284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