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走访之后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圆圆的小住宅区里有一条私人道路恼朱味,直接连接着这六家豪华住宅究渐座。虽然只是在一起的六幢楼房恼朱味,但建筑形式却各不相同:有华丽的美国初期式建筑费锐耕、宽敞展开的农场式建筑恼朱味,还有讲究感观的摩登式建筑……建筑形式都各有特点究渐座。这六处住宅有一点相同恼朱味,那就是每幢造价都超过二十万元究渐座。

  他开的是一辆普通的汽车恼朱味,可是结实耐用恼朱味,是底特律那里制造的究渐座。这样的车到哪儿都不会让人侧目恼朱味,车身单调的油漆颜色和黑漆漆的轮胎恼朱味,好像在说明恼朱味,他在这个地区就是个外人究渐座。就算他把汽车全身漆成绿色恼朱味,或是开个垃圾车恼朱味,别人同样认为他是外来的究渐座。

  他把车停在偷树底下恼朱味,下车后伸了伸四肢恼朱味,慢慢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究渐座。

  他个子中等恼朱味,但体型看上去挺大恼朱味,长相很普通恼朱味,别人不会因他的相貌而关注他究渐座。他也许永远成不了电影中英雄式的人物恼朱味,但他或许会有做英雄陪衬的时候究渐座。

  他走近了一幢美国初期式的两层建筑恼朱味,这是离他最近的一家房子究渐座。他来到门前恼朱味,看到百叶窗上面雕刻着白色费锐耕、窗台上摆放着一些粉红色和黄色花朵究渐座。

  这样的豪华住宅区恼朱味,让人很难和犯罪联系起来恼朱味,但既然发生了他就得调查究渐座。这一带的长岛居民与曼哈顿区的布鲁克斯居民完全两回事恼朱味,曼哈顿的布鲁克斯如果发生罪案恼朱味,即使在大街上恼朱味,也没有人去报案究渐座。

  他按响了这家的门铃恼朱味,停了一下恼朱味,又按了一次究渐座。在等待开门的间隙恼朱味,他看了看随身带的小册子究渐座。门还没开恼朱味,正当他准备按第三次的时候恼朱味,门口来了一位腰系围裙的矮胖的中年女人究渐座。

  “你有什么事吗?”她问究渐座。

  “我是卡尔警探究渐座。”他说恼朱味,随后掏出一只皮夹恼朱味,抽出带有他照片的证件究渐座。“请问恼朱味,你是哪位?”他又看了下那个小册子恼朱味,“是贝拉太太吗?”

  “我是她的管家究渐座。”

  “贝拉太太在家的吗?我想和她谈谈究渐座。”

  那位妇人领着他到了一间小会客室恼朱味,说:“你等一下恼朱味,我去通知贝拉太太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一位满头灰发的小妇人来了究渐座。他向来人作了自我介绍恼朱味,然后开始和她谈正事究渐座。

  “今天凌晨三点到四点这段时间恼朱味,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异常的动静?”

  “我一直都是十点就睡觉究渐座。”老妇人摇摇头究渐座。

  “你没有听见任何大的声音?”

  “我睡前会用安眠药恼朱味,所以我一直睡得很熟究渐座。”她略带歉意地说究渐座。

  “也就是说恼朱味,就算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你也听不到!也许你的管家会听见什么吧?”

  “我的管家不住这儿恼朱味,她黄昏就下班回家了究渐座。”

  “住这里的还有别人吗?”

  “我侄子去世了恼朱味,我现在独自一人住在这里究渐座。”

  他很孩子气地耸了下肩膀说:“行了恼朱味,就这样吧恼朱味,打扰你了究渐座。”

  “出了什么事?”

  “不用担心恼朱味,太太究渐座。这只是一个初步调查究渐座。”他向她保证究渐座。

  去第二家敲门的时候恼朱味,等了很久才有人开门究渐座。开门的是身上挂着一枚奖牌的男人恼朱味,满脸的络腮胡子恼朱味,两排雪白的牙齿出现在胡子的分开处究渐座。全身的衣服都是皱巴巴的恼朱味,他那套衣服现在看来就像睡衣一样恼朱味,好像他在穿着它们睡觉究渐座。但他却有一双警觉而清澈的灰色眼睛恼朱味,同时屋里传来响亮费锐耕、不协调的歌声恼朱味,这说明他刚才不可能在睡觉究渐座。

  这人问:“有事吗?年轻人?”

  “我是卡尔警探究渐座。”他同时亮出自己的警徽恼朱味,“你是鲍比先生吗?我想问你儿个问题究渐座。”

  “请进来吧恼朱味,不用客气!”那人说着恼朱味,还嘲弄似的弯身鞠了个躬恼朱味,同时挥了一下右手恼朱味,邀卡尔进来恼朱味,两人一起进去后恼朱味,坐了下来究渐座。

  到屋里之后恼朱味,音乐声音变得更响了究渐座。昂贵的家具摆放在布置一新的房间里恼朱味,奇怪的是桌子上面却有一层灰究渐座。花式吊灯上有一个空啤酒瓶恼朱味,不知是谁扔在上面的究渐座。

  他们在一间摆放着许多张沙发的大客厅坐下究渐座。里边已经有二十来个服饰奇异的人恼朱味,或悠闲地坐着或躺着恼朱味,有的找个大垫子靠着恼朱味,也有儿个用古怪的姿势坐着究渐座。很大的音乐声从靠墙的一个音响设备里传出来究渐座。

  鲍比给坐在唱机附近的那人打了一下手势恼朱味,那人关掉音响恼朱味,屋里立刻安静下来究渐座。

  “请注意恼朱味,各位究渐座。”鲍比说道恼朱味,模仿着导游员的语调恼朱味,“有位警探今早想找我们来了解情况究渐座。”有两个人在远处角落里恼朱味,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情恼朱味,熄掉了香烟恼朱味,将烟灰缸往里面推了一下究渐座。

  “好恼朱味,现在开始吧!”鲍比说恼朱味,“你有什么事?”

  “有哪位先生今天凌晨听见什么不对的声音恼朱味,或看见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话音未落恼朱味,竟惹得全屋哄堂大笑究渐座。有的嬉笑着对望恼朱味,有儿位高兴地拍手恼朱味,他们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究渐座。

  “这个聚会已经持续了三天恼朱味,”鲍比解释道恼朱味,“警探先生恼朱味,我们有时候是会搞出一些怕人的景象和声音恼朱味,但那都无关紧要恼朱味,我们只在自己的屋里究渐座。”

  “我意思指屋外究渐座。”警探道究渐座。

  鲍比环顾四周恼朱味,只看到警探毫无表情的面孔究渐座。他转回头对警探道:“没有恼朱味,年轻人恼朱味,没有人发现奇怪的事究渐座。”

  警探只好告辞恼朱味,鲍比带他回到大门口恼朱味,还没出门恼朱味,里面的音乐又响了起来恼朱味,他们现在说话也提高了声音究渐座。

  “我搬进之前恼朱味,全屋的隔音设备就已经装好了恼朱味,”鲍比道恼朱味,“因为我不想因为制造噪音让邻居讨厌恼朱味,我也不想讨厌邻居恼朱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可以保证恼朱味,就算你们在屋外放炮恼朱味,我们在屋里也听不见究渐座。”

  “这些隔音设备必定价格不菲吧究渐座。”

  “钱算什么究渐座。”鲍比说恼朱味,对他眨眨眼恼朱味,“我喜欢简单愉快的生活恼朱味,我用我普通的经历写成自己的音乐究渐座。年轻人恼朱味,写的音乐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究渐座。”

  接着他来到了下一家究渐座。楼房是仿西班牙式的房子恼朱味,装有花饰钢栅的窗户恼朱味,大门是用红木雕刻而成的究渐座。木门上钉着一颗颗钉子恼朱味,都是铜制的大头钉恼朱味,上面的标志上写着主人英文姓氏的缩写“88”究渐座。卡尔慢慢开着车恼朱味,看着外面的风景恼朱味,到门口等了五分钟恼朱味,仍然没人开门究渐座。

  他只得去了另一家恼朱味,卡尔按响这家的门铃究渐座。开门的是个矮胖的人恼朱味,看样子五十来岁恼朱味,穿一套旧式西服恼朱味,配一条黑色领带究渐座。他大叫:“汤姆一家都去旅游了究渐座。

  卡尔亮出警徽恼朱味,然后向他介绍了自己恼朱味,随后说:“打扰了恼朱味,凯文先生恼朱味,我是卡尔警探究渐座。你有没有在今天凌晨听见什么不同寻常的声音恼朱味,或看见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你查的事一定和摩根那恶棍有关究渐座。是不是?”他指指卡尔警探路过的那幢西班牙式房子恼朱味,“他就住在那里究渐座。”

  “摩根?他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这样说?”

  “自从那个坏家伙搬来后恼朱味,这里就经常出现一些事恼朱味,一些探员也经常过来调查究渐座。报纸今天还报道恼朱味,说他牵涉一件黑帮聚众斗殴的事恼朱味,别的黑社会帮派要接管他现在的地盘究渐座。你来到住宅区的时候恼朱味,我注意到你去了贝拉太太那儿恼朱味,还去了那个音乐家那究渐座。可是你没有进摩根家恼朱味,我估计你是不是在想他不会给你恼朱味,或不想给你相关消息究渐座。”

  凯文这时表情很得意恼朱味,好像他说的这些话会让他得到一枚奖章一样究渐座。

  “假如你是侦探恼朱味,一定会很棒究渐座。”卡尔警探说恼朱味,看着凯文那副得意扬扬的样子恼朱味,继续说道恼朱味,“但你并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究渐座。今天凌晨你看见或听见什么没有?特别是在三点到四点这段时间?”

  “没有恼朱味,什么也没听见!”凯文很不高兴地回答究渐座。但凯文希望听到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恼朱味,于是问警官恼朱味,“这里出了什么案子吗?”

  “我正要调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什么都没有究渐座。”

  凯文目光突然亮了起来:“对了!我刚刚想起来一件事恼朱味,摩根每天都会很晚才从他的夜总会回来究渐座。我和我夫人的卧室正在他的屋后恼朱味,因此恼朱味,我们听不见房子前面的车声和其他的响声!但是恼朱味,我有一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恼朱味,看见摩根就在凌晨三点到四点的时候回的家究渐座。”

  “凯文先生恼朱味,谢谢你究渐座。”卡尔警探和他再见恼朱味,准备朝另外一家走去究渐座。

  “你不用去那家了究渐座。”凯文说道恼朱味,“他们一家和汤姆一家人一起旅游去了恼朱味,两星期以内不会回来究渐座。”

  “再次谢谢!”卡尔警探说恼朱味,“你让我少跑一趟究渐座。”

  凯文和卡尔一起到停车处恼朱味,在卡尔发动车准备走时恼朱味,他倚靠着车窗说:“这里过去不是一般人能住的恼朱味,有限制恼朱味,现在变了究渐座。好像只要有点臭钱的人就可以住进来恼朱味,那个音乐家你知道吧!成天和一些奇装异服的怪朋友玩闹!警探先生恼朱味,那些黑社会的人会不会到这一带来活动?”

  “这事不用你担心究渐座。”卡尔警探告诉他恼朱味,向他挥挥手恼朱味,开车离开究渐座。

  卡尔开着车一直到布鲁克林恼朱味,打算在附近找一个公用电话亭究渐座。这时他看见一家加油站边上有个电话亭恼朱味,就在加油站停了车恼朱味,趁加油员为他的车加油时打了个电话究渐座。

  “我对那里的调查完成了恼朱味,”他告诉自己的上司恼朱味,“一切都好!和我们预想的一样究渐座。”

  摩根和我们料想的一样恼朱味,每天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回家恼朱味,选择这个时候杀了他是最佳时机恼朱味,没有人能听到或看见究渐座。但为了保险起见恼朱味,我还是在手枪上装上了消音器究渐座。

Tags: 手枪 消音器

本文网址:/zhentan/15279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