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你是第八个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在长而平坦的公路上恼朱味,我把车速快加到八十了恼朱味,仍然感觉不出来有多快究渐座。

  我旁边坐着一个红发孩子恼朱味,他正听着汽车里的收音机恼朱味,明亮的双眼透着一丝狡黠究渐座。当一段新闻播完时恼朱味,他把收音机的音量调低了些究渐座。

  他用手揩揩自己的嘴角恼朱味,说道:“到现在为止恼朱味,他们已经发现了七个受害者究渐座。”

  我点点头:“刚才我也听了新闻究渐座。”我用一只手驾驶着方向盘恼朱味,腾出一只手揉了揉颈背恼朱味,长时间的驾驶恼朱味,让我感觉有些疲劳和紧张究渐座。

  他看了看我恼朱味,好像看出了我的紧张恼朱味,狡黠地对我笑着:“你为什么紧张?”

  我的目光迅速地向他瞟了一下:“我没紧张恼朱味,我干吗紧张?”

  这孩子的嘴角一直带着他狡黠的笑容:“爱蒙顿城方圆五十公里以内的道路恼朱味,全部设有路卡究渐座。”

  “我刚才听到了究渐座。”

  那孩子狡黠地笑换成了出声的笑:“他在他们面前就是个天才究渐座。”

  他大腿上放一个布袋恼朱味,我瞥了一眼布袋的拉链:“你准备到哪里去?”

  他无耐地说:“我也不知道恼朱味,走着看吧究渐座。”

  那孩子的身高没普通人高恼朱味,人偏瘦恼朱味,年龄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恼朱味,有着一副娃娃脸恼朱味,可能实际年龄会大一点究渐座。

  他在自己的长裤上擦了一下手:“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这时我的双眼一直注视着前面的路:“没想过究渐座。”

  他不经意地舔了舔嘴唇:“或许恼朱味,他是被逼无奈究渐座。或许他以前一直在被一些人逼迫恼朱味,不管何时恼朱味,总有人在命令他恼朱味,什么可以做恼朱味,什么不可以做究渐座。直到有一次他被逼迫的无法忍受恼朱味,他就豁出去了究渐座。”孩子自顾自地说着恼朱味,眼睛出神地望着前方恼朱味,“有一次他终于反抗了恼朱味,他把自己该忍受的都忍受了恼朱味,忍受到极限爆发恼朱味,然后就有人倒霉恼朱味,有人当了他的出气筒究渐座。”

  我听着听着恼朱味,慢慢降低了车速究渐座。

  他转头看着我恼朱味,迷惑地问:“怎么减速了?”

  “汽油不多了恼朱味,前面有个加油站恼朱味,我们停下来恼朱味,加点油究渐座。如果现在不加恼朱味,最少还有四十公里才到下一个加油站究渐座。”

  我把车停在三个加油机旁边恼朱味,一个老年人走到驾驶座位旁边恼朱味,准备为汽车加油究渐座。那孩子四下打量着加油站究渐座。这里的加油站很简陋恼朱味,就是一幢不大的建筑恼朱味,被一片麦田围绕着究渐座。布满了灰尘的门窗恼朱味,看上去很脏究渐座。透过破损的窗户恼朱味,能看见里面有一部电话在墙上究渐座。那孩子晃着自己的脚道:“这老人真慢恼朱味,我最讨厌的就是等待究渐座。”这时老人掀开车头盖恼朱味,慢慢查看油箱究渐座。“还活着干吗?这么老了!死了岂不是一了百了究渐座。

  我点上一支烟:“没想到你说话这么狠恼朱味,我不能同意你的说法究渐座。尊老爱幼还是很必要的恼朱味,毕竟你也有老去的一天究渐座。”

  孩子转过头对着我恼朱味,咧嘴笑着说:“屋里有一部电话恼朱味,你想不想给谁打电话?”

  我吐了口烟:“不需要究渐座。”

  当老人把零钱找给我的时候恼朱味,那孩子转向车窗口恼朱味,问那位老人:“先生恼朱味,你这里有没有收音机?”

  老人摇摇头:“没有收音机恼朱味,我需要安静究渐座。”

  那孩子咧开嘴笑了:“你很会享受恼朱味,这种做法很对恼朱味,人在安静的环境下能长寿究渐座。”

  告别老人恼朱味,继续上路恼朱味,我又把车速加到八十公里左右究渐座。

  那孩子有一会儿没有说话恼朱味,一段时间后说:“杀害七个人必须要有胆量恼朱味,你用过枪吗?”

  “很多人都使过枪究渐座。”

  他抽动了一下嘴唇:“那你有没有拿着枪对准别人?”

  我目光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究渐座。

  他对视着我:“有人怕你的感觉很不错恼朱味,如果你手中有枪恼朱味,你就会觉得自己就算站在以前比自己强的人面前恼朱味,依然觉得自己很高大究渐座。”

  我说:“是啊!有了枪恼朱味,你可能不再矮小究渐座。”

  他似乎知道我在讽刺他恼朱味,脸微微发烫究渐座。接着道:“但我始终认为只要有枪恼朱味,你就是世界上最强的人究渐座。杀人需要大胆才行恼朱味,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这一点究渐座。”

  “那七个遇害的人中恼朱味,有一个是仅仅五岁的孩子恼朱味,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他舔舔嘴唇:“也许恼朱味,那是个特例!”

  我摇头:“可能只有你会这么认为究渐座。”

  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他开始疑惑了:“是啊!我想恼朱味,他没必要杀害一个孩子啊?”

  我无奈地:“这事不好说恼朱味,他先杀了一个人恼朱味,然后另一个恼朱味,再然后又一个——一段时间过后恼朱味,杀什么样的人对他来说已经麻木了究渐座。在他看来恼朱味,杀一个小孩恼朱味,和杀一个成年人没有什么不同究渐座。男人费锐耕、女人甚至孩子恼朱味,在他眼里恼朱味,都一样!”

  少年点了点头:“这样说来恼朱味,倒养成了他这种嗜杀的恶习究渐座。”沉默了一会儿道恼朱味,“他已经杀了七个人恼朱味,但好像一直抓不到他恼朱味,他太聪明费锐耕、太狡猾了究渐座。”

  我瞪视着他:“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很聪明!’要知道现在所有人都在找他恼朱味,儿乎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杀人犯恼朱味,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究渐座。”

  少年挺直了自己瘦削的双肩:“也许他不在乎这些恼朱味,他做了自己想做的究渐座。现在他的大名传遍全国上下究渐座。”

  有一会儿恼朱味,我们两个都默不作声究渐座。这样行驶了一段路程后恼朱味,他活动了一下陷在座位中的下身究渐座。问道:“你有没有听过别人说他的相貌?或者恼朱味,在收音机里听过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我说恼朱味,“从上周开始一直在听究渐座。”

  他有点好奇地看着我:“那你还让我搭便车?难道你不怕我就是那个人!”这时他的眼睛盯着我恼朱味,“我的相貌和收音机中所描述的凶手相貌一样究渐座。”

  “我知道究渐座。”

  我们的汽车一直往前走着恼朱味,前面是一望无垠的空旷平原究渐座。附近没有房屋恼朱味,也没有树木恼朱味,路在我们前方一直向远处延伸究渐座。

  少年这时又笑了起来:“因为我看起来就像凶手恼朱味,所以每个人都怕我恼朱味,我就喜欢这样的感觉究渐座。”

  “你马上就笑不出来了!”我冷冷地道究渐座。

  “就这两天的时间恼朱味,就在这条路上恼朱味,我被警察逮捕了三次恼朱味,我现在儿乎和凶手一样有名了究渐座。”他好像没注意我说了什么恼朱味,仍继续说自己的事究渐座。

  我用更冷的声音说:“我知道你现在很有名恼朱味,过一会你会更有名的究渐座。我早就猜到恼朱味,你还会来这条公路搭便车恼朱味,所以我在这条路上一定能找到你究渐座。”我把车速放慢了一点恼朱味,把头靠近那个孩子问恼朱味,“你看看我?像不像收音机里说的那个凶手?”

  那孩子不屑地笑了一下:“根本不对恼朱味,那人的头发是红色的恼朱味,而你的是褐色的恼朱味,凶手和我的发色一样究渐座。”

  我也微笑了一下:“难道头发不可以染吗?”

  慢慢地恼朱味,那孩子睁大了惊恐的双眼恼朱味,瞳孔慢慢收缩恼朱味,他知道马上会发生什么事究渐座。

  他将成为第八个受害者恼朱味,作案人是警方正在追捕中的那个凶手究渐座。

Tags: 车速 路卡

本文网址:/zhentan/15278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