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二次抢劫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杰克把车停在路旁恼朱味,这条路在斜坡脚下究渐座。这是一片地势稍微倾斜的住宅区恼朱味,里面有宽敞而昂贵的草坪究渐座。前面是一条和车道平行铺设的大石板路恼朱味,他注意到有些需要修补的小洞出现在石板上究渐座。他来到一栋楼前恼朱味,屋旁的车库里有辆汽车正露着半截身子恼朱味,那是一部新式的凯迪牌汽车究渐座。车后面的挡泥板已被撞裂恼朱味,裂痕上锈迹斑斑恼朱味,这说明车在被撞后恼朱味,很长时间内都没有修理究渐座。楼前的草坪虽然乍看起来不错恼朱味,细看一下恼朱味,还需要更细致的修剪究渐座。一把旧的羽毛球拍躺在草坪上恼朱味,胶布粘贴着球拍上裂开的框究渐座。从这些可以看出恼朱味,丹福尔一家的生活应该比较梏据吧!不知还能坚持多久究渐座。

  一位身穿比基尼泳装的太太为杰克开了门恼朱味,她就是丹福尔太太恼朱味,头上半裹着一条色泽好看的大手帕恼朱味,她用温和而高雅的声音恼朱味,对眼前这位身穿西装的陌生来客说:“您好恼朱味,请问您找谁?”杰克从她的话中听出她的疑惑究渐座。

  杰克随即作了自我介绍究渐座。

  丹福尔太太给了他一个愉快的微笑恼朱味,略显不安的双眼瞅了一下他的双手道:“这么说恼朱味,你是来送支票的?”

  “夫人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我不是究渐座。”

  “是啊!当然不是究渐座。”她咬了咬嘴唇恼朱味,就像在惩罚自己究渐座。

  “发生抢劫案后恼朱味,获得赔偿不会这么快究渐座。”

  他似乎看出她那思想活动很激烈的头脑究渐座。她的目光停在了他的口袋上恼朱味,露出有些惊恐的神色恼朱味,但她的声音仍显得很愉快:“你们不会是已经追回被劫的珠宝了吧?”

  “夫人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我们没有追回珠宝究渐座。”

  她的神经松弛下来恼朱味,随后又惊慌恼朱味,两种情绪最后交织混合在那张纯真的脸上究渐座。她问:“可是恼朱味,我不懂恼朱味,那你到这儿来有什么事?”

  “我在想恼朱味,我是不是可以和丹福尔先生谈一谈?您先生在家吗?”

  “可以啊!请您跟我来吧究渐座。”

  她领着他穿过屋子恼朱味,来到后院的游泳池边究渐座。在走路的时候恼朱味,杰克瞟到餐厅里一个短茶儿上有一叠账单在恼朱味,最上面的一份盖着红色印章恼朱味,上面有四个刺眼的字:逾期未纳究渐座。如果说他先前还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丹福尔夫妇恼朱味,那他现在该知道了究渐座。他们所做的一切恼朱味,并不是由于贪婪的本性恼朱味,那仅仅是为了生存究渐座。

  “丹尼!”丹福尔太太喊道究渐座。

  杰克起初并没有听见丹福尔太太在和谁说话究渐座。丹福尔先生正在游泳池恼朱味,他穿着短裤究渐座。听到妻子喊他恼朱味,他爬出泳池恼朱味,擦净手后进了院子恼朱味,握了握杰克的手究渐座。随后恼朱味,看了一眼杰克递过去的名片恼朱味,满脸的微笑立时就不见了恼朱味,被一脸的不安所取代究渐座。

  “保险调查员?我们上次被抢劫的案子由你来调查?”

  “不错恼朱味,我们可以谈谈恼朱味,关于你们申请赔偿的事究渐座。”

  “好的恼朱味,当然可以恼朱味,不过我们最好还是先坐下来恼朱味,这样更舒服些究渐座。来恼朱味,坐在这里吧恼朱味,想要喝点儿什么?啤酒可以吗?”

  “好恼朱味,谢谢究渐座。”

  “我去拿恼朱味,丹尼究渐座。”丹福尔太太对他丈夫说究渐座。

  丹福尔太太临走之前投给丈夫一个警告的眼色恼朱味,这当然没有逃过杰克的眼睛恼朱味,丹福尔先生对他的太太点点头究渐座。杰克面带微笑恼朱味,先和丹福尔先生谈起现在的交通状况和周末的天气究渐座。

  丹福尔太太端着一个盛有啤酒和玻璃杯的托盘来了恼朱味,她把啤酒放在一个打有遮阳伞的桌子上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我们说说关于我们申请赔偿的事恼朱味,没有什么问题吧?”丹福尔先生问道究渐座。

  杰克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剪报对他们说:“这份东西是一位匿名者寄给我们的恼朱味,是本地的邮戳恼朱味,信封上没有留下指纹究渐座。”

  杰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恼朱味,看着丹福尔夫妇在阅读完这份报告后有什么反应究渐座。

  剪报的内容杰克记得很清楚究渐座。两位蒙面大盗手持枪械恼朱味,强行闯入了丹福尔夫妇的住宅究渐座。那时只有丹福尔太太一人在家恼朱味,他们逼迫她恼朱味,让她打开保险箱恼朱味,把里面的珠宝首饰拿给他们究渐座。这一部分没有什么好说的恼朱味,毕竟这事已经过去了究渐座。被抢劫的珠宝清单上出现了问题!他知道恼朱味,当丹福尔夫妇看到“翡翠项链”四字时恼朱味,他们会有一些反应的恼朱味,尤其是他们读到匿名者在剪报旁边加的儿个字时恼朱味,脸色更不会好看恼朱味,那儿个字是“这是骗人的”究渐座。

  丹福尔先生满脸通红恼朱味,而丹福尔太太脸色惨白恼朱味,他们一起看到末尾究渐座。随后恼朱味,丹福尔先生无奈地耸了耸肩恼朱味,将剪报递还给杰克说:“关于这件事恼朱味,你要我们讲什么呢?”

  “有人说你在欺骗保险公司?先等一下恼朱味,在你回答我之前恼朱味,我先说明一点究渐座。我代表公司真诚地和你们讲恼朱味,当公司接到你们的赔偿申请时恼朱味,在准备对你们做出赔偿之前恼朱味,我们有一个想法恼朱味,那就是要调查这次抢劫是不是你们自导自演的究渐座。你们也知道恼朱味,这种事经常发生究渐座。有些人经常自己抢自己恼朱味,虽然令人惊讶恼朱味,但很合理究渐座。当然恼朱味,对于你们的这个案子恼朱味,我们没有任何怀疑究渐座。”

  “谢谢!”丹福尔先生说恼朱味,他虽然用力地吞了吞口水恼朱味,但声音听起来依然很干燥究渐座。

  杰克皱了皱眉头道:“现在恼朱味,我们知道有过这样两个人恼朱味,当然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恼朱味,更不知道躲在哪儿恼朱味,因为他们太狡猾了恼朱味,但我们非常熟悉他们的做法恼朱味,他们并不是第一次作案究渐座。为什么他们要寄这张剪报给我们恼朱味,这让我们迷惑不解究渐座。

  “你说是一位匿名者寄来的这份剪报恼朱味,那么你怎么证实是他们寄的?要我来说恼朱味,这是一个无聊透顶的人恼朱味,估计他有没事找事做的习惯究渐座。像这样的犯罪案对那些无聊的人很有吸引力恼朱味,就像鱼吸引猫一样究渐座。”

  “也有这种事恼朱味,不过我们看看剪报中的语气恼朱味,我们先假设这份剪报就是歹徒寄来的恼朱味,这样事情看起来更合理一些究渐座。当然恼朱味,假如真是歹徒寄来的话恼朱味,事情就很有趣了究渐座。假如不是那样恼朱味,他们为什么会那样说?既然是匿名的恼朱味,他们就不会隐瞒他们所犯的罪恼朱味,如果让我逮到那个写剪报的人恼朱味,就算翡翠项链不是赃物恼朱味,我也要判他同样的刑究渐座。”杰克眯着眼睛看看丹福尔夫妇接着道恼朱味,“在你们赔偿申请的时候恼朱味,怎么会有一位无聊透顶的人要加害你们恼朱味,和你们开这样的玩笑呢?”

  “无聊透顶不就是理由吗?”

  杰克叹了口气:“凭我多年的工作经验恼朱味,让我就另一个观点说明一下究渐座。我发现有一些人生意不景气的人费锐耕、在股市运气不佳的人费锐耕、开支日益增加的人费锐耕、家里有人患病的人恼朱味,或者就是贪婪的人恼朱味,经常想向我们的公司捞回大部分的损失究渐座。总的来说恼朱味,大部分人都是比较诚实的究渐座。他们急于报案恼朱味,在慌乱之中恼朱味,往往会出现误差究渐座。比如恼朱味,有时可能多报一些究渐座。虽然事后他们知道了有些报失的东西恼朱味,实际上根本没有丢恼朱味,但他们由于好面子恼朱味,羞于承认他们在慌乱中所犯的错误究渐座。”

  “其实我的一部分任务就是给这样的人改正错误的机会恼朱味,我会警告人们谎报和错报不改就是犯罪;但我同时也向他们保证恼朱味,一些无心的错恼朱味,在正式申请赔偿之前恼朱味,如果能把多报的改回来恼朱味,不算犯罪究渐座。”

  “假如迟迟不改的话恼朱味,我们会作出这样的判定:他们这应该是在处心积虑恼朱味,故意欺骗我们究渐座。我没有要吓唬你们的意思恼朱味,我只是公事公办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我们了解究渐座。”丹福尔道究渐座。

  “好恼朱味,那么现在恼朱味,我们唯一要做的就只剩一个问题恼朱味,请问二位恼朱味,是否想修改被劫物品的清单?”

  丹福尔夫妇对望了一眼恼朱味,丈夫随后将椅子向后推恼朱味,站起来恼朱味,挽起妻子的手臂恼朱味,凄然地看着杰克究渐座。

  “我和妻子商量一下恼朱味,好不好?”

  “可以究渐座。”

  杰克善解人意地朝他们反方向走去恼朱味,丹福尔夫妇默默走过后院究渐座。不过当他举起酒杯喝啤酒时恼朱味,他依然可以在杯子上看出两个人古怪的脸色究渐座。

  丹福尔夫妇回到了桌边恼朱味,丹福尔先生努力地做了一个奇怪的微笑恼朱味,看得出来恼朱味,他现在笑不出来究渐座。他说:“我想是的恼朱味,被劫物品清单恼朱味,我们需要改正它究渐座。案发当晚恼朱味,我在城里过夜恼朱味,一碰上办公室工作需要加班的时候恼朱味,我就会在城里过夜究渐座。那天早上恼朱味,我走的时候把翡翠项链带出去了恼朱味,想找珠宝商多镶儿颗钻石上去恼朱味,在结婚纪念日那天给我妻子一个惊喜究渐座。”

  “晚上恼朱味,我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恼朱味,告诉我家里遭到抢劫究渐座。我当时很关心她有没有受到伤害恼朱味,她被两个歹徒逼迫打开保险箱恼朱味,所幸恼朱味,她没有受到伤害究渐座。在电话里恼朱味,我忘记告诉她恼朱味,那个翡翠项链在我身上究渐座。这样直到我发现她将项链列入被劫物品清单时恼朱味,她已把失物清单开给了警方恼朱味,而且见了报恼朱味,我想改正恼朱味,但那时已经晚了究渐座。”

  我问道:“项链现在在哪儿?”

  丹福尔先生的目光闪烁不定:“它还在我的公文包里恼朱味,我还没有送到珠宝商那儿究渐座。”他的脸涨得通红究渐座。

  杰克点点头说道:“我想还是放回保险箱吧究渐座。我说过恼朱味,没有关系恼朱味,你在这时候改正我们很支持究渐座。”说完恼朱味,起身向他们告辞究渐座。

  丹福尔夫妇目送着杰克离去究渐座。

  杰克回头望了一眼他们恼朱味,对他们挥了挥手恼朱味,然后驾车离开究渐座。

  杰克在一个电话亭边停了车恼朱味,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恼朱味,当电话那边出现声音时恼朱味,他说:“伙计恼朱味,我让他们讲真话了恼朱味,和我们猜的一样恼朱味,项链还在他们那儿究渐座。他们说是由于疏忽恼朱味,不过依我来看恼朱味,丹福尔先生那天很可能装着项链到城里准备出售或典当恼朱味,但没找到合适的买主究渐座。他只能在城里过了一夜恼朱味,打算第二天再到当铺或珠宝店碰碰运气恼朱味,所以当他妻子告诉他恼朱味,家里被抢劫的消息时恼朱味,对他们来说恼朱味,这是个意外惊喜恼朱味,因此他们决定把翡翠项链多报上去究渐座。”

  停了一下恼朱味,他对着话筒微笑着道:“这件事害得我们互相猜忌恼朱味,也让我很生气究渐座。当报纸上刊登了物品被劫清单时恼朱味,我们就开始互相猜疑费锐耕、互相埋怨究渐座。我在想恼朱味,我们两个一起去抢劫恼朱味,回来你为什么不把翡翠项链拿出来恼朱味,你也是这样想的吧!伙计恼朱味,那个项链我又让他放到保险箱里了恼朱味,我们什么时候准备好恼朱味,再去把它抢来究渐座。我随时可以出发究渐座。”

Tags: 珠宝 项链

本文网址:/zhentan/15278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