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梦想之家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我想从头说起恼朱味,可是我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是头究渐座。

  就从我同意买那亩地开始恼朱味,它位于迈尔克农场南面究渐座。那天下班后恼朱味,我一直想找件有意义的事做恼朱味,所以在警局办公室恼朱味,我停了个把小时才走究渐座。我总是没事找事恼朱味,是个滑稽的人究渐座。无聊的时候恼朱味,为了消磨时光恼朱味,总是去看电影或电视究渐座。在片中总能看到那些大腹便便费锐耕、贼眉鼠眼的人恼朱味,他们经常拿无辜的人开心恼朱味,经常吐口水侮辱人究渐座。这类情节恼朱味,总令我热血沸腾究渐座。

  我妻子在我们结婚二十多年后去世恼朱味,也就是去年死的究渐座。对此我本应该高兴才对恼朱味,因为这二十多年的婚姻并不美满;再加上我一个人无牵无挂恼朱味,本应逍遥快活才对究渐座。但妻子的去世恼朱味,让我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恼朱味,就像人在大雾里或沙漠中迷失方向一样究渐座。

  我已四十八岁了恼朱味,虽然年纪在增加恼朱味,但我对生活的理解却并没有增加多少究渐座。

  以上是我的一点感慨恼朱味,现在再接回正题究渐座。

  我在乔治太太家租了房子恼朱味,这一天恼朱味,我在回去的路上遇到迈尔克究渐座。妻子去世后恼朱味,我听从朋友和亲人的劝告恼朱味,卖掉了自己的那幢房子究渐座。我给亲爱的读者一个忠告:自己要有主见恼朱味,不要总听别人的意见究渐座。他们说我一个人住恼朱味,房子太大了究渐座。卖掉房子后我只好租了乔治太太的房子恼朱味,因为小镇上没有公寓出租究渐座。可能是我心中有种抑郁的感觉恼朱味,虽然我租的房间很大恼朱味,但我总觉得很小究渐座。如果你现在还年轻恼朱味,你将有许多的时间恼朱味,也许会前途无量恼朱味,所以你可以尽可能享受生活带来的乐趣究渐座。

  像我们这种年龄恼朱味,生活中缺乏了可贵的未来恼朱味,有的只是现在究渐座。我们的未来逐渐黯淡费锐耕、茫然究渐座。到最后不知为何而活究渐座。

  全镇上最风光的人要数迈尔克了恼朱味,他是位成功的农场主究渐座。他还开了一家农具代理店在镇上恼朱味,在一八公路上恼朱味,唯一的一家加油站也是他的恼朱味,这些让他赚了不少钱究渐座。他很有钱恼朱味,但为人友善恼朱味,一点儿也不嚣张恼朱味,为镇上作了不少贡献究渐座。所以当迈尔克提出一起去喝杯啤酒费锐耕、吃顿饭时恼朱味,我高兴地和他一起去了究渐座。

  他在和我聊天中恼朱味,很快了解了我的心情恼朱味,说我不该听别人的话恼朱味,把房子匆匆卖掉恼朱味,这样做就像个傻子究渐座。随后恼朱味,他安慰我说恼朱味,愿意帮我解决这个麻烦恼朱味,虽然他可以收点中介费恼朱味,但他帮我并不是为了那点费用究渐座。情况是这样的:有一块是林子的土地恼朱味,一亩大的样子恼朱味,就在他农场南面恼朱味,在外州土地与他的土地之间;据他所知恼朱味,那块地政府还没有什么计划究渐座。他认为我可以在那个地方建所房子恼朱味,然后开始在那个理想的地方生活究渐座。

  “我一个光棍要房子有什么用呢?”我说究渐座。

  “你可以再找个女人究渐座。”他坦白地说究渐座。

  我有点脸红恼朱味,问道:“能找谁呢?”

  “漂亮的女人到处都是究渐座。”

  “比如……”

  “约瑟芬究渐座。”

  我们天黑前一起到了那块地究渐座。很美的一个地方恼朱味,有点像小山丘恼朱味,从路面向西有一个平缓的斜坡恼朱味,长满橡树和野蔷薇的地面上恼朱味,有一小块地在正中间是空着的究渐座。我捧起一把土恼朱味,屈膝跪下来恼朱味,我看着土从指缝间缓缓落下究渐座。我嗅到了春的气息费锐耕、泥土的芬芳恼朱味,感觉我又有了希望究渐座。那一刻恼朱味,我愿付出任何代价为了那块地究渐座。

  “你说个价吧恼朱味,合适我就买下它究渐座。”我说究渐座。

  迈尔克说出了一个比我预期低的数目恼朱味,我们成交了恼朱味,就这样恼朱味,我买下了那块地究渐座。

  约瑟芬和她丈夫比尔开一家小杂货店恼朱味,小店离警局只有半条街远究渐座。他们店里主要经营日用杂品一些小东西恼朱味,但东西很全究渐座。他们的店不像酒楼恼朱味,也不是卖快餐的小吃铺恼朱味,但在那儿你可以弄到早餐吃恼朱味,早上起床前后恼朱味,大多数镇民开始挤向他们的小店究渐座。

  大约在寒冬早晨五点钟的时候恼朱味,我们会看到小店楼上的电灯亮了恼朱味,楼下的电灯随后也跟着亮起来究渐座。这时夫妻两人正在把水倒进大咖啡壶里恼朱味,在寒冬里恼朱味,那情景给人一种亲切的温暖感恼朱味,特别是你巡逻通宵之后恼朱味,或者值通宵的夜班之后究渐座。

  比尔早上和妻子一起恼朱味,从六点开始卖咖啡恼朱味,一直到八点半究渐座。除咖啡外他们还卖奶油面包恼朱味,以及小饼一类的早点究渐座。前面说过恼朱味,他们店里的灯光让看见的人生出一种亲切的温暖感究渐座。比尔生得又高又壮恼朱味,长相还可以恼朱味,宽宽的肩膀究渐座。但他从不笑恼朱味,看起来绝不是一位亲切友善的人恼朱味,一种乖戾的表情总是出现在他脸上究渐座。

  你看他说话时恼朱味,一点也没有友好的样子究渐座。也许他讨厌站在柜台后面恼朱味,讨厌为这些不一定比他强的人服务恼朱味,虽然他仅靠这家小店生活过得不怎么样恼朱味,依我判断恼朱味,不管怎样恼朱味,他很让人讨厌究渐座。何况他还在做生意恼朱味,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恼朱味,他一天到晚阴着脸怎么生财?

  有人说他经常打他妻子约瑟芬恼朱味,她有一段时间不在店里倒是真的恼朱味,可是他真的打她了吗?我不禁想起安东尼说的话恼朱味,在一天夜里恼朱味,他经过那儿恼朱味,听见了女人的尖叫声究渐座。随即下车去敲门恼朱味,好一会儿恼朱味,比尔才打开门究渐座。安东尼问他出了什么事恼朱味,比尔说没事究渐座。安东尼问约瑟芬在哪儿恼朱味,安东尼想和她谈谈究渐座。比尔说她现在睡了恼朱味,然后他故作大方地说:“好恼朱味,你上楼去看看吧究渐座。”两人一起到楼上卧室恼朱味,看见约瑟芬坐在床上恼朱味,身上裹着床单究渐座。

  她问:“你好恼朱味,有什么事吗?”

  安东尼说:“我以为刚才尖叫的人是你究渐座。

  她回答道:“是的恼朱味,我做了一个噩梦恼朱味,所以叫了起来究渐座。

  听她这样说恼朱味,安东尼只好离开了恼朱味,他还能怎么做呢?

  这事之后恼朱味,有很长一段时间恼朱味,我老是想到约瑟芬坐在床上费锐耕、身裹床单时的样子究渐座。她是个美丽的女人恼朱味,是个男人都不会像比尔那样虐待一个女人!况且她还是一个很好的人恼朱味,她善良费锐耕、乐观费锐耕、热心恼朱味,她的内心和她的外表一样漂亮究渐座。有时候我会到她那儿去恼朱味,买盒烟或其他的一些东西究渐座。就算我妻子还活着的时候恼朱味,我也常去看她究渐座。心里偷偷地想恼朱味,假如她是我的妻子该多好究渐座。

  有一天晚上恼朱味,比尔不辞而别恼朱味,离家出走了恼朱味,也没有回来过究渐座。

  别人替她高兴恼朱味,以为她可以不用受丈夫的虐待了究渐座。她慢慢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恼朱味,才开始习惯丈夫的离去究渐座。安东尼曾说恼朱味,也许她可能不相信丈夫会离去的事吧!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恼朱味,但现在明白了恼朱味,因为当我的妻子去世后我也不高兴究渐座。不美满的婚姻结束后恼朱味,事情不会立即好转恼朱味,这需要时间究渐座。

  过了一段时间后恼朱味,约瑟芬终于重新振作起来恼朱味,店铺被她收拾得整整齐齐恼朱味,除了面包外恼朱味,早餐又加了腌肉和蛋类究渐座。所以我和许多镇民都喜欢到她那儿吃丰富的早点究渐座。

  即使迈尔克不说恼朱味,我也知道她漂亮究渐座。但是他没有对我说之前恼朱味,我从没有想过我有可能会娶她究渐座。想到我即将在那块地上建一幢自己的房子恼朱味,又想到……我想象着约瑟芬在那幢新房里恼朱味,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恼朱味,为我细心地做着腌肉和鸡蛋恼朱味,竟然忘了店铺里的事究渐座。

  和迈尔克谈话之后恼朱味,我有好一阵子没去约瑟芬的那家店恼朱味,我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么究渐座。我没有想是什么原因恼朱味,可能在我潜意识中恼朱味,不想见到她在为一群陌生人服务究渐座。

  我有一天徒步经过那家店恼朱味,发现里面除了约瑟芬恼朱味,一个人也没有究渐座。我为自己鼓鼓勇气恼朱味,走了进去究渐座。对她说:“现在就我们两个在这儿恼朱味,我是说恼朱味,现在我们都是单身恼朱味,请你一起吃个晚饭怎么样?”

  她爽快地答应了恼朱味,我带她到附近的约克镇恼朱味,在一家红磨坊酒店吃饭究渐座。我只想带她到一个好点的地方恼朱味,并不想隐藏什么究渐座。当然那儿也不会碰到什么熟人恼朱味,我们能很放松地聊天恼朱味,增进双方的互相了解究渐座。从那以后恼朱味,我们约会一般都到那儿究渐座。普罗餐厅有时候也去恼朱味,它没有红磨坊档次高恼朱味,但是更安静费锐耕、朴实费锐耕、淡雅恼朱味,去那儿的客人也不多究渐座。普罗餐厅生意很淡恼朱味,我很奇怪它是怎么维持经营的究渐座。管它呢?这事和我又没关系究渐座。我是个警察恼朱味,总想象着每件事都会和自己有关究渐座。

  身为警察的我恼朱味,喜欢直率恼朱味,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究渐座。因此我问约瑟芬有没有和比尔离婚?她说恼朱味,离婚的事正在申请之中究渐座。

  我们相处了两个礼拜恼朱味,我就肯定恼朱味,自己不管遇到什么事恼朱味,都要娶她究渐座。于是我向她求婚恼朱味,她有点惊讶恼朱味,但没有露出害羞的样子或是沉默不语恼朱味,她没怎么思索恼朱味,就答应了我究渐座。

  那个时候对我来说恼朱味,是一个美妙费锐耕、难忘的时刻究渐座。

  至于我将要为她建造新房恼朱味,新房边还有橡树费锐耕、野蔷薇恼朱味,我对她并没说究渐座。我要让她惊喜一下恼朱味,因为她嫁的是我恼朱味,而不是嫁给我的财产究渐座。我喜欢她的朴实感究渐座。

  说到这里恼朱味,你该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了吧究渐座。她的个子中等恼朱味,刚好到我肩部恼朱味,身材苗条恼朱味,发亮的褐色略带点红的长头发恼朱味,皮肤是奶油色恼朱味,清澈而明亮的大眼睛究渐座。

  她答应我的求婚后恼朱味,泪水慢慢溢出眼眶究渐座。

  我问道:“你怎么哭了?”

  “我是高兴的哭了究渐座。”

  我抓着她的手对她发誓说:“我要让你永远幸福快乐究渐座。”

  不知不觉恼朱味,春天来了恼朱味,白天也渐渐长了起来究渐座。当约瑟芬不在我身边时恼朱味,无聊的我习惯在黄昏时候去看看那块地究渐座。看看慢慢长大的野蔷薇花蕾恼朱味,而橡树一直没有变恼朱味,好像它一直在过冬天一样究渐座。

  五月一日恼朱味,我向迈尔克租了一部开路机恼朱味,到那块地时恼朱味,发现迈尔克早就把开路机送到了恼朱味,他按我的意思恼朱味,把机子开到空地的旁边恼朱味,没有伤到一棵树恼朱味,但碰断了一些枝权究渐座。我们必须这么做恼朱味,因为要开一条车道恼朱味,车道直通外面的公路恼朱味,所以树枝断一些也无所谓究渐座。约瑟芬的生日就在第二天恼朱味,我要给她一个惊喜究渐座。

  我像平常一样去接她恼朱味,在路上恼朱味,我问她:“你喜欢到红磨坊或者别的地方吗?

  “你看着办吧究渐座。”

  “我是在向你征求意见恼朱味,你还是选个地方吧!”

  “红磨坊好了究渐座。”然后问我恼朱味,“你往哪儿开恼朱味,红磨坊在相反的方向啊!”

  “我要带你去看样东西恼朱味,那东西是我为你准备的究渐座。”

  她两眼顿时一亮恼朱味,微笑地看着我究渐座。

  我开玩笑地说:“在一个红盒里恼朱味,你是不是想找一条小手链之类的东西?”

  她摇头道:“想找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究渐座。我已经很满足了恼朱味,所以不想这么多了究渐座。”

  “你会越来越快乐的恼朱味,我给你买了一块土地恼朱味,正打算建幢房子究渐座。”

  “啊……”她大为惊奇恼朱味,两眼闪动恼朱味,“你已经做了什么?”

  “我们要在这附近建一个新家恼朱味,我买下了这里最美丽的土地究渐座。”

  她没有说什么恼朱味,只是疯狂吻我的耳朵恼朱味,双臂紧抱着我究渐座。

  “喂!”我说恼朱味,“喂!小心点恼朱味,我在开车!”

  她放开手臂恼朱味,但好像怕我跑了一样恼朱味,还是留一只手轻轻搭在我的肩上究渐座。

  停下一会儿恼朱味,她问:“那地方在哪儿?”

  “你马上就会看见究渐座。”

  “大概是什么样子啊?”

  “那里是方圆二十里内唯一的林地恼朱味,风景优美究渐座。到处是橡树和野蔷薇恼朱味,一百多棵野蔷薇估计快要开花了究渐座。”

  她没有再问我那块地在哪儿恼朱味,估计她从行车的方向上看出来了究渐座。过一会儿恼朱味,她转过头恼朱味,双眼注视着窗外恼朱味,生怕我看见她的脸究渐座。

  到了那块地恼朱味,我关掉发动机究渐座。

  她声音怪怪地道:“你看那儿有一部开路机究渐座。”她压抑着自己说话的声音恼朱味,像是比尔太太时说话的声音一样究渐座。

  我先下了车恼朱味,到她车门前恼朱味,为她开车门究渐座。

  “下面去哪儿?”她问我究渐座。

  “跟我来!”我这时有些迫不及待地说恼朱味,“就在那个小空地的中央恼朱味,开路机那边恼朱味,就是我们要建房子的地方究渐座。如果你喜欢树的话恼朱味,我们一棵也不会砍掉究渐座。那像是一座小城堡恼朱味,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城堡究渐座。”我把双手伸向两边恼朱味,说道恼朱味,“一边是官方的土地恼朱味,另一边是迈尔克的农场究渐座。而我们就是这中间一片土地的主人究渐座。

  她下了车恼朱味,站在我旁边的树荫下究渐座。我看着她那对难解的大眼睛以及很苍白的脸色究渐座。我心疼地拉起她的手:“你的手怎么在发抖?”

  “我感到这一切太突然了恼朱味,让我很激动究渐座。

  “这儿确实很美!”

  她深吸了一口气:“谢谢你究渐座。”

  “我们先走吧!”我们开始踏上矮树丛恼朱味,这儿刚被开路机压过究渐座。就在我们快走到空地时恼朱味,她瘫软在我的身旁恼朱味,我的第一念头是恼朱味,是不是她被树根绊倒了究渐座。但她是慢慢倒下去的恼朱味,而不是突然倒下究渐座。她头垂下来恼朱味,跪在地上究渐座。我弯下腰恼朱味,试了试她的额头恼朱味,又湿又冷究渐座。她嘴里似乎在念着什么究渐座。

  我慌忙问她:“你在说什么?”

  “对不起!真是对不起究渐座。”

  “没事究渐座。”

  “我让你扫兴了究渐座。”

  “没事的究渐座。”

  “真是的恼朱味,我……”

  “你病啦?”我关切地问究渐座。

  “还是先送我回家吧究渐座。”

  她的反常让我很担心恼朱味,要送她上楼恼朱味,可是她坚持不让究渐座。她说恼朱味,上床睡一觉恼朱味,明早起来就好了究渐座。我还听她说恼朱味,觉得自己一整天都怪怪的恼朱味,但这是怎么回事呢恼朱味,难道是生日的原因吗?

  我不安地向她道了晚安究渐座。我有一种感觉恼朱味,怀疑她可能怀孕了!没想到自己快五十了还会做父亲!转念一想恼朱味,这也没什么不妥!她现在已经正式离过婚恼朱味,所以我们结婚就不会落下什么笑柄了究渐座。不过假如真怀孕的话恼朱味,我们结婚就要快一点了究渐座。我只是担心她而已恼朱味,其他什么都不在乎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镇上唯一的中学发生了暴力究渐座。更糟的是恼朱味,我没有时间给她打电话究渐座。这次事件情况严重恼朱味,校长震怒恼朱味,这也不能怪他究渐座。

  直到晚上九点钟恼朱味,我才忙完恼朱味,去了她的住处究渐座。那儿的灯都没亮恼朱味,也许已经睡下了恼朱味,我想还是不要打扰她了究渐座。我有点忧虑恼朱味,难道她的身体还没有康复吗?不然她这么早上床休息干吗?或许明天会好起来的究渐座。

  我清晨时来到小店恼朱味,门紧闭着恼朱味,灯也没开究渐座。我使劲敲了一阵门恼朱味,没有回应恼朱味,又怕镇上一些人看见恼朱味,只好抑郁着走了究渐座。那天恼朱味,在我和约瑟芬常去的红磨坊路上恼朱味,一位老妇人钱财被劫后恼朱味,又被殴打致死恼朱味,弃尸于小镇的路上究渐座。这天时间过得真慢恼朱味,我十分痛苦地驾车行驶在那条路上究渐座。我知道恼朱味,今后我也许再也不会走这条路了恼朱味,除了有公务的时候究渐座。

  下班后恼朱味,回到租住的房子恼朱味,我收到了约瑟芬的信究渐座。

  她是这样写的:“我现在很难过恼朱味,希望你一定不要太难过究渐座。我离开这里恼朱味,不会回来了恼朱味,这与你无关究渐座。在我一生中恼朱味,你待我最好恼朱味,但我们是不可能的究渐座。我现在说不下去了!冰箱里还有牛奶费锐耕、半条大香肠和鸡蛋恼朱味,趁这些食品还没坏的时候送给穷人吧究渐座。送到镇上的修女院就行了恼朱味,她们会处理好的究渐座。这个请求恼朱味,希望你不要介意恼朱味,我永远爱你究渐座。”

  我的心被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恼朱味,它像一句诗一样恼朱味,我相信她恼朱味,她说的是真话究渐座。我说不出话来恼朱味,哽咽着恼朱味,反复念着她的名字究渐座。

  我到天亮都没合眼恼朱味,起来后恼朱味,我驾车到了那片该诅咒的土地究渐座。我登上开路机的驾驶座恼朱味,在空地上开着它撞来撞去恼朱味,似乎在挖一个地下室一样究渐座。我疯狂地来回开着开路机恼朱味,我自己都没在意恼朱味,我竟然一直在数恼朱味,数我开了多少个来回究渐座。开路机前突然出现一样东西恼朱味,我想仔细看看恼朱味,所以把那东西推回坑里恼朱味,下车走到它面前究渐座。

  我看到了一根大腿究渐座。它从土里伸出来恼朱味,那不是狗的骨头恼朱味,也不是马的骨头恼朱味,更不是林中野生动物的骨头究渐座。竟然是比尔的大腿!

  我又上了开路机恼朱味,把坑填平恼朱味,把土坑边的泥土全部扒回去恼朱味,我感觉似乎过了很长时间究渐座。接着恼朱味,在土坑上面铺上矮树和树叶恼朱味,我很冷静地做完这些事究渐座。我心里的怜悯之情油然而生恼朱味,同时还升起一股对比尔的恨意究渐座。约瑟芬也许更恨比尔恼朱味,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杀了他恼朱味,并埋尸此处究渐座。

  我把开路机开上公路恼朱味,折回去开我的汽车究渐座。

  我以后估计不会回去看了恼朱味,虽然野蔷薇马上就会盛开恼朱味,橡树也会有落叶的时候究渐座。这块地我怎么办呢?当然不能出售恼朱味,如果卖给别人恼朱味,他们一样会挖那地方究渐座。鬼知道他们会挖出什么来恼朱味,或许会挖出带子弹洞的头骨究渐座。

  自那以后恼朱味,我一直没去过那地方究渐座。

  又见到了迈尔克恼朱味,我告诉他恼朱味,我改变主意了恼朱味,不在那儿造房子了究渐座。

  “那是个美丽的地方恼朱味,”他摇头叹息说恼朱味,“不在那儿建房子太遗憾了究渐座。”

  那地方是美丽但也是一个不快乐的地方究渐座。

Tags: 梦想 农场

本文网址:/zhentan/15278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