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路遇凶徒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有一个人站在路旁恼朱味,伸出拇指恼朱味,这时来了一辆车恼朱味,司机让那人搭了便车恼朱味,司机发现自己很难解释这么做是为什么恼朱味,可能是由于司机太孤单吧!经常会听到这样的事:开车时恼朱味,好心搭载路边的陌生人恼朱味,不成想恼朱味,搭车的是一个危险的恐怖分子恼朱味,终于酿成惨剧究渐座。幸运的话恼朱味,只是丢掉私人财物和汽车恼朱味,不幸的话恼朱味,就只能去太平间做客了究渐座。有的人身上只中了一颗子弹恼朱味,看上去感觉还不怎么样恼朱味,有的人则被凶残地杀害恼朱味,死状甚是恐怖究渐座。

  那天恼朱味,他从下午五点一直开到晚上九点究渐座。他开的是一部新车恼朱味,光亮的外壳被一层薄薄的灰尘遮盖了究渐座。当他打开汽车上的收音机开关时恼朱味,只听见发出哧哧啪啪的声音恼朱味,好像出了什么小毛病究渐座。所以一路上没有人说话恼朱味,他一路上也有着无法解除的寂寞究渐座。如同缎带般连绵不绝的水泥公路恼朱味,就在车灯前头恼朱味,这一里一里的水泥路恼朱味,在车轮下慢慢地消逝不见究渐座。

  他也许是想到恼朱味,自己年轻时也曾站立在路旁恼朱味,伸出拇指恼朱味,在全国不同的地方向人搭便车究渐座。一般情况下恼朱味,人们对他很友好恼朱味,停车让他搭便车究渐座。他清楚地记得恼朱味,天黑后如果自己仍未到达目的地恼朱味,将会很困难究渐座。

  他现在正经过一个叫“春谷”的税卡恼朱味,那里的服务员告诉他恼朱味,从这里一直到阿以巴镇的路上恼朱味,都没有车辆和行人究渐座。在阿以巴镇和犹迪卡之间恼朱味,天气预报说会有小雨恼朱味,但他感觉这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究渐座。他接过票子恼朱味,塞在反面遮阳板里恼朱味,然后驱车穿行在黑暗里究渐座。路旁除了反着光的里程碑上有一点光线恼朱味,其他地方一点光线也没有恼朱味,里程碑每十分之一里竖四根恼朱味,像猫眼的那些里程碑恼朱味,嗖嗖地闪烁着从他身旁闪过究渐座。他不用在这后面四百里路里担心恼朱味,会有来往的车辆或十字路口阻碍他的行程恼朱味,剩下的路程里恼朱味,每十分之一里只有四根里程碑陪伴着他究渐座。

  收税卡过去之后恼朱味,往前的高速公路越来越窄究渐座。他从车头灯的灯光里看到恼朱味,一个男人站在路旁恼朱味,一只廉价的行李袋放在那人旁边究渐座。汽车经过他身边恼朱味,那人脸带疑问地挥了挥拇指究渐座。

  司机内心一动恼朱味,刹住车究渐座。那人在他重新启动汽车之前恼朱味,跑到他身旁恼朱味,从打开的车窗探头问:“先生恼朱味,能否让我搭一程?”那人略带点害羞地向他微笑究渐座。

  司机打开车灯恼朱味,打量那人究渐座。他打着领带恼朱味,身穿一件夹克恼朱味,他头发需要理一理恼朱味,但看起来不像坏人恼朱味,不像那些肩背行李的流氓究渐座。

  “上车吧究渐座。”司机回答究渐座。

  那人打开车门恼朱味,在车中的地板上放上自己的行李恼朱味,轻松地坐在椅子上恼朱味,非常疲倦地松了一口气究渐座。司机关掉车灯恼朱味,驾车向北恼朱味,行驶在三车道中间究渐座。很快恼朱味,汽车速度计上的指针爬到六十码处究渐座。

  “你要去哪?”司机问究渐座。

  “阿以巴镇究渐座。麻烦你在未到阿以巴镇之前恼朱味,不要拐出公路究渐座。我在镇上有份工作恼朱味,所以我明天八点以前必须赶到究渐座。”

  “我要一直开到塞纽镇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我会在阿以巴镇出口的坡道处停车恼朱味,让你下去究渐座。放心吧恼朱味,我们会赶到的究渐座。”

  “太好了恼朱味,相信在那儿恼朱味,我可以搭便车进城究渐座。”

  他们在夜色中默默地行驶了儿分钟后恼朱味,司机问道:“年轻人恼朱味,你叫什么名字?”

  “迈克恼朱味,迈克?杰瑞恼朱味,我已经二十五岁恼朱味,不年轻了究渐座。”

  “对我来说恼朱味,二十五岁是很年轻的究渐座。迈克恼朱味,你知道恼朱味,我很高兴帮助你恼朱味,假如你在阿以巴镇有工作的话;但是恼朱味,你不知道在高速路上搭便车恼朱味,是犯法的吗?”他听见迈克在座位上局促不安地动来动去究渐座。

  “你不会把我送到警察局吧?”迈克小声问道究渐座。

  “放心恼朱味,不会的究渐座。我也不知道恼朱味,我怎么会这样说究渐座。事实上恼朱味,我年轻的时候恼朱味,有许多次举起拇指恼朱味,搭人家的便车究渐座。那时候人们相互信任恼朱味,我要去哪里都可以恼朱味,一般开车者不会拒绝你的究渐座。”

  “天黑以后恼朱味,我就站在你接我的那个地方等着究渐座。”迈克说恼朱味,“今晚必须避开警察恼朱味,我不能让交警逮到究渐座。假如我看到有像警车的汽车开来恼朱味,我就躲进树林里究渐座。

  黑暗中汽车快速向前开恼朱味,他们正向一个村子靠近恼朱味,因为他们看到前面有点点的灯光究渐座。司机道:“告诉你恼朱味,那是赛芬出口恼朱味,从这儿过去恼朱味,那里有个餐厅究渐座。我们到那儿松口气恼朱味,歇一会儿恼朱味,喝一杯咖啡究渐座。”

  “我不要咖啡究渐座。”迈克道究渐座。

  “没关系恼朱味,不方便的话恼朱味,我请客怎样?”

  “我不要咖啡恼朱味,”迈克又重复一遍恼朱味,“我什么都不要究渐座。”

  “哦恼朱味,不介意的话恼朱味,我喝咖啡的时候恼朱味,请你在这等着究渐座。时间不会很长恼朱味,我喝咖啡比较快究渐座。”司机听见衣服的抖动声恼朱味,接着是恼朱味,拉链被拉开的声音恼朱味,司机心想恼朱味,也许迈克在掏钱请我喝咖啡恼朱味,也许……

  “先生恼朱味,我们不停究渐座。”迈克滚动着喉咙里的声音究渐座。

  “这是我的汽车恼朱味,听着恼朱味,我想怎样就怎样恼朱味,你有什么权利命令我……”

  “我有这个权利恼朱味,先生究渐座。就凭这个究渐座。”

  司机发现自己的肋骨处恼朱味,被手枪的枪口用力抵住恼朱味,一阵刺痛从那里传来恼朱味,疼痛使他不受控制地转*晚*秋*红*叶*共*享*书*苑*动了一下方向盘恼朱味,汽车滑向中间的分界线究渐座。

  “开好你的车!”迈克不屑地说究渐座。

  司机轻轻触了一下刹车闸恼朱味,将车驶回车道中间究渐座。

  “不要停车恼朱味,”迈克继续说恼朱味,“继续开恼朱味,不要太慢恼朱味,也不要太快恼朱味,像平时一样开恼朱味,明白吗?”

  他们进入空旷的村郊恼朱味,餐厅早已过去究渐座。在到哈里曼立交桥的十五里路程的这段时间里恼朱味,他们都沉默着恼朱味,一句话都没有说究渐座。

  “在这儿恼朱味,高速公路缩小成双线道究渐座。”司机终于用又干又燥的声音开口了究渐座。

  “那又如何恼朱味,一路上恼朱味,我们见到的车很少究渐座。假如碰到警车的话恼朱味,最好别打什么鬼主意究渐座。别想用灯光打求救信号恼朱味,或是做别的什么事恼朱味,我手中握的家伙恼朱味,随时能要你的命究渐座。”迈克在司机眼前晃了晃手枪究渐座。

  “你要劫持我到哪?”司机一手握住方向盘恼朱味,另一只手松一松安全带恼朱味,和紧套在身上的肩带究渐座。他觉得自己现在很害怕恼朱味,胃里很不舒服恼朱味,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会呕吐究渐座。

  “越远越好恼朱味,越远警察越不可能发现我究渐座。我可是真喜欢那地方恼朱味,真是遗憾究渐座。”说着恼朱味,用枪柄重重地敲着仪器板恼朱味,轻轻补充道恼朱味,“那老太婆真该死究渐座。”

  “老太婆恼朱味,是你的母亲吗?”

  “当然不是恼朱味,我说的那老太婆恼朱味,住在靠近春谷的那幢房子里究渐座。我亲眼看见恼朱味,那家的男人和女人出门了恼朱味,还是带着孩子出去的究渐座。我以为他们家没人了恼朱味,可以进去大肆搜刮一下恼朱味,后门也没有锁恼朱味,偷起来更方便!我怎么知道恼朱味,房子里竟然还有个老太太?在底层搜刮时恼朱味,我偷了不少东西恼朱味,大把的现金费锐耕、手提电脑费锐耕、打字机恼朱味,从那里还弄来了这把枪究渐座。就在我要离开时恼朱味,老太婆出现了究渐座。她穿着睡袍恼朱味,站在楼梯口恼朱味,我看她那样子恼朱味,好像早就该死了一样究渐座。可惜的是恼朱味,她并没有死究渐座。她的肺部更是健康得很恼朱味,这一点从她的叫声可以知道恼朱味,看到我后恼朱味,她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恼朱味,她的叫声吵醒了全镇的人究渐座。”

  “你你把她怎么样啦?”司机问究渐座。

  迈克思索着恼朱味,用双手搓搓手枪恼朱味,对我道:“我可以肯定恼朱味,她以后都不会再叫了究渐座。”

  “这么说恼朱味,你是杀了她后逃到我车上的恼朱味,你现在准备做什么?”

  “我想干什么主要看你究渐座。冷静下来恼朱味,也许你能安然无恙地活着;如果你动什么歪心思的话恼朱味,我可以保证你的尸体恼朱味,以后会被从臭水沟里捞起来究渐座。你怎么选择和我无关究渐座。”

  “我不会动歪脑筋恼朱味,我不想死究渐座。”

  “大多数人都不想死恼朱味,先生究渐座。”

  虽然汽车行驶了很多里恼朱味,但司机全身颤抖恼朱味,他无法控制自己究渐座。他还不想死究渐座。

  迈克也不想死恼朱味,所以迈克持枪对着他究渐座。

  一辆带有拖车的卡车在新堡立交桥恼朱味,突然从入口的坡道里冲出来恼朱味,司机急忙踩刹车究渐座。迈克倒吸一口冷气恼朱味,双脚踩在地板上恼朱味,好像他可以单独用力恼朱味,刹住汽车一样究渐座。

  “笨蛋!”迈克恶狠狠地骂道恼朱味,这时卡车正以每小时八十码的速度恼朱味,隆隆驶入黑暗中恼朱味,汽车慢慢恢复过来恼朱味,继续上路行驶究渐座。

  司机窥视着车头灯在前面公路上投下的灯影恼朱味,他紧张地思索着究渐座。他扭动开关恼朱味,仪器板上的灯亮了起来究渐座。他瞥了迈克一眼恼朱味,看见他正在摆弄车子上的肩带恼朱味,车门和那肩带是连着的究渐座。

  “别碰它!”司机大叫一声恼朱味,迈克被吓一大跳恼朱味,他的命令语气使迈克本能地抽开手究渐座。迈克不禁愣了一下恼朱味,然后慢慢地笑起来道:“你错了恼朱味,现在我说了算恼朱味,而不是你究渐座。”

  “听我说恼朱味,小心地听我说究渐座。如果不听我说完恼朱味,我们两个就不用争论谁来发号施令了;因为公路警察恼朱味,会从一棵树或公路的路基下恼朱味,抬走我们的尸体究渐座。”

  “继续恼朱味,我的先生恼朱味,这样可以帮助我们恼朱味,消磨掉旅途的漫长时间究渐座。”

  “首先恼朱味,你的手别碰安全带和肩带恼朱味,更别想扣上那东西究渐座。”

  “我离那两样东西很远了恼朱味,怎么会碰它们呢究渐座。”迈克无奈地耸耸肩究渐座。

  “好恼朱味,现在恼朱味,双手放在我能看到的地方恼朱味,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恼朱味,我会把车撞到我发现的第一个坚硬物体上究渐座。”

  迈克道:“在车速七十码的情况下恼朱味,那样一撞恼朱味,你我会同归于尽究渐座。安全带也没有什么作用恼朱味,你难道不怕死吗?”

  “那正是我和你的不同之处恼朱味,我反正最后也得死恼朱味,对吗恼朱味,迈克?”

  “我早就说过恼朱味,假如你不动歪脑筋的话恼朱味,我会放了你究渐座。我只是为了这辆车究渐座。

  司机缓缓摇了摇头:“你已经杀了一个人恼朱味,你以为我还会信你那一套吗!你唯一逃脱的机会恼朱味,就是躲到警察找不到的地方究渐座。假如你放了我的话恼朱味,我可能会为警方提供证据恼朱味,让他们去追捕你究渐座。再说恼朱味,对你来讲恼朱味,多杀一两个人已经无所谓了究渐座。”

  “该死的恼朱味,你就不能开慢点吗?车速快八十码了究渐座。”

  “飙车恼朱味,是我的武器究渐座。时速八十码的情况下恼朱味,迈克恼朱味,你是不敢开枪的究渐座。”司机脚踏油门恼朱味,汽车更快了究渐座。

  “你还是小心点恼朱味,假如你的轮胎掉进路旁的低洼处时恼朱味,你控制不住的话我们就会翻下去究渐座。”

  “迈克恼朱味,你不要担心我的驾驶技术恼朱味,你看过关于赛车专栏的体育报道没有?”

  “对赛车那玩意儿恼朱味,我不感兴趣究渐座。”

  “很遗憾恼朱味,你也许听说过我的名字欧?史密斯恼朱味,两次全国赛车冠军究渐座。今晚你有幸和我同乘一辆车恼朱味,我开车一生都没有翻过恼朱味,当然恼朱味,现在也不准备那样做究渐座。

  “小心恼朱味,你打算干什么恼朱味,你刚才差点撞到对面的卡车究渐座。”

  “枪恼朱味,迈克!”

  “枪怎么样?”

  “扔到窗户外面去恼朱味,只有这样恼朱味,我才会把车速减下来究渐座。”

  迈克哈哈大笑起来恼朱味,然后道:“你不会以为我疯了吧!如果我现在扔掉这把枪的话恼朱味,你会把我送到警察局恼朱味,然后说我谋财害命恼朱味,那我就完了究渐座。假如你选择撞车的话恼朱味,我也许还有逃走的希望恼朱味,所以我要留下枪究渐座。”

  “赛车之外恼朱味,”司机说恼朱味,“我还是一家汽车公司的安全顾问恼朱味,你一定也不知道这一点究渐座。”“那又怎样?”

  “你可以想一想恼朱味,试想在时速八十码的情况下恼朱味,两车相撞后的活命机会究渐座。如果你不知道恼朱味,我也许可以帮助你究渐座。在试验跑道上恼朱味,我们做过一些试验究渐座。但试验车的最快速度不超过五十公里恼朱味,不过恼朱味,那会告诉你恼朱味,将要发生什么事究渐座。”

  “汽车撞车后恼朱味,第一秒内恼朱味,冷却器费锐耕、前缓冲板和各种机械都会压碎成一团金属究渐座。第二秒时恼朱味,后轮跳离地面恼朱味,车头盖会粉碎恼朱味,在挡风玻璃前爆炸究渐座。那时汽车的前半部恼朱味,早已停下究渐座。但是后半部恼朱味,依然向前推进恼朱味,你本能的会坐直究渐座。就像那辆卡车恼朱味,斜刺里冲出来时恼朱味,你的反应就是坐直恼朱味,你的腿骨会在膝盖处齐齐折断究渐座。”

  “老东西恼朱味,别胡说八道了究渐座。”迈克恼怒地道究渐座。

  “难道你不想知道恼朱味,你是怎么走向死亡的吗?第三秒恼朱味,你的身体由于惯性会急速前冲恼朱味,你的膝盖会被仪器板捣碎究渐座。第四秒和第五秒的时候恼朱味,你和汽车后半部恼朱味,每小时仍会以三十五公里的速度前进恼朱味,你的头恼朱味,会撞在仪器板上恼朱味,仪器板压碎了你的头壳究渐座。”

  “第六秒恼朱味,汽车车身开始弯曲究渐座。你的脚会‘嘎吱’有声恼朱味,在地板上滑过恼朱味,突然停止的惯性恼朱味,将你的鞋子猛拔离你的脚究渐座。大概就是这样了究渐座。”司机停了一下说恼朱味,“最后恼朱味,扯掉螺丝恼朱味,车门弹开恼朱味,前座被扯开恼朱味,后座向前挤来恼朱味,你的身体被压扁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你不用担心会痛恼朱味,因为那时你已经是个死人了究渐座。”

  “这种事恼朱味,你亲眼见过?”迈克问究渐座。

  司机点点头:“在试车场看过车队的慢动作电影究渐座。迈克恼朱味,在我多年的赛车生涯中恼朱味,我经常见到一些惨不忍睹的意外事件恼朱味,那真是惨不忍睹究渐座。”

  迈克很勉强地微笑着恼朱味,用干燥的喉咙说:“有一会儿恼朱味,你说的话使我听得入了神究渐座。不过恼朱味,除非你走投无路恼朱味,不然你不会去撞车的究渐座。假如我比你更有办法恼朱味,事情就不会是你想的那样了恼朱味,老家伙恼朱味,车里的汽油迟早会耗完的究渐座。”

  “我是个赛车冠军恼朱味,记得吗?所以我胜你一筹究渐座。汽车上的各个零件恼朱味,就像我的父母和朋友一样熟悉恼朱味,想想看恼朱味,我不准你系安全带是为什么究渐座。”

  “你这是什么意思?”

  “在一种不是很快的特定车速下恼朱味,我开车撞向某个坚硬的东西恼朱味,就算这一撞恼朱味,使我的胸部出现淤血恼朱味,但因为我系了安全带恼朱味,不会有生命危险恼朱味,我仍可以控制汽车究渐座。而你呢恼朱味,你会向前冲恼朱味,这一冲恼朱味,有多种情况可能发生究渐座。也许会将你的脑袋撞出玻璃恼朱味,也许你会碰到仪器板而失去知觉究渐座。那一下恼朱味,也许会割坏喉管恼朱味,或者撞破脑袋究渐座。不管你怎么样恼朱味,我都会没事恼朱味,至于你……请别碰安全带究渐座。”

  迈克双手扶在仪器板上面恼朱味,用力抓得很紧恼朱味,汽车继续示威似地前进究渐座。

  “迈克恼朱味,现在扔掉枪究渐座。”

  迈克把枪指向司机恼朱味,他紧紧抓住手枪道:“我要……”两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沉默着恼朱味,只听到车窗外呼呼的风声和轮胎碾压公路的声音究渐座。

  司机似乎感觉到迈克的脑袋在思考着什么究渐座。迈克正在衡量轻重得失恼朱味,如果自己被逮捕的话恼朱味,证明自己是凶手很容易恼朱味,自己只能在牢中度过下半生了;一个老妇人的一声尖叫恼朱味,就会让他半辈子坐牢!迈克拉开枪栓发出“咔嚓”一声响恼朱味,司机紧紧握住方向盘恼朱味,他的双手汗津津的究渐座。

  在时速接近一百码的情况下开枪恼朱味,是十分危险的究渐座。结果是你无法想象的恼朱味,也许骨肉里会扎进锯齿形和扭曲的金属恼朱味,这让好好的一个人看起来不像人样恼朱味,血肉模糊究渐座。

  迈克摇下车窗恼朱味,咒骂了一声恼朱味,扔掉手枪究渐座。司机的脸被窗外一阵强风吹过恼朱味,从反光镜里恼朱味,司机看到手枪落地时闪出的火花恼朱味,司机这才放下心来恼朱味,把车速降到了六十码究渐座。

  过了金图顿镇后恼朱味,司机在一个地下通道里看见一辆警车恼朱味,红色的圆灯转着恼朱味,车门开着究渐座。为了不让迈克开门逃走恼朱味,他开车到警车旁恼朱味,在离警车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究渐座。

  当迈克被警察用手铐铐住的时候恼朱味,迈克不屑地吐口唾沫说:“欧?史密斯恼朱味,我搭上你一位赛车冠军的车真是倒了大霉恼朱味,你看起来又小又瘦恼朱味,一点儿也不像赛车冠军究渐座。”

  “赛车只要反应快恼朱味,不需要太多力气的恼朱味,迈克究渐座。”

  “假如你不是一位职业赛车者恼朱味,怎么会知道撞车的种种后果恼朱味,不是因为你说的这些后果恼朱味,我现在已经在外面逍遥快活了究渐座。”迈克懊恼地说恼朱味,“警察永远不会找到我恼朱味,也找不到你恼朱味,因为我会把你杀了究渐座。”

  警察把杀人犯塞进警车恼朱味,然后在车门前对司机说:“我在电视上看到过欧·史密斯儿次究渐座。先生恼朱味,你看起来和他一点也不像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不是恼朱味,”他温和地道恼朱味,“我在费城经营一家小书店恼朱味,我叫强森恼朱味,我的女儿和外孙们在水牛城恼朱味,我是去看他们的究渐座。我事实上正带着一本书恼朱味,准备作为礼物送给外孙究渐座。我觉得那本书很有趣恼朱味,值得一读恼朱味,迈克可能更有兴趣究渐座。”司机说着恼朱味,把一本厚厚的平装书从口袋里掏了出来究渐座。

  警察接过书恼朱味,瞥了一眼书名《驾车安全须知》作者欧·史密斯究渐座。封面上恼朱味,有一位英俊年轻人的照片恼朱味,照片上的人戴着赛车用的护目镜究渐座。“我把书上是怎么写的说了出来究渐座。那家伙就被吓住了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又补充道恼朱味,“书中有许多解决问题的办法恼朱味,多看看书还是有好处的究渐座。”

Tags: 凶徒 赛车

本文网址:/zhentan/15277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