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香水有毒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哈里逊储蓄公司坐落在下条街中间恼朱味,假如你从第一国家银行出发恼朱味,朝西向州立街方向走恼朱味,就能到下条街中间究渐座。如果继续向西恼朱味,你会看到一个很大的购物中心:摩尔公司究渐座。这是城里最繁华的地段恼朱味,三家金融机构都在这两条街上究渐座。此外恼朱味,这里还有七十一家店恼朱味,大众信托公司的北区分行也在这里究渐座。

  在一个阴雨天里恼朱味,塞尔就是在这儿恼朱味,只用了十五分钟就抢劫了三家银行究渐座。如果不是那两个女人的话恼朱味,他就可以带着一些零钞恼朱味,和抢劫来的四万三千元逃走究渐座。

  塞尔的抢劫计划十分巧妙究渐座。计划中有一个部分恼朱味,就是到莫宁萨百货店去看格英究渐座。格英在这个店做销售小姐恼朱味,主要卖化妆品究渐座。

  像现在许多高大费锐耕、英竣费锐耕、无所顾忌的年轻人一样恼朱味,塞尔十一点四十分来到店里恼朱味,想买粉盒子或口红恼朱味,送给母亲和女友恼朱味,或类似可以做生日礼物的东西究渐座。他的表情有点尴尬恼朱味,也有点急切究渐座。

  那份尴尬不安纯粹是装出来的恼朱味,而那份急切是格英引起的究渐座。站在柜台后面的格英恼朱味,她美丽的身体凹凸有致恼朱味,处处散发着诱人的魅力究渐座。

  格英一头金色的长发恼朱味,被她卷成了大波浪型恼朱味,一对蓝眼睛里露出贪婪的神情恼朱味,她美丽的表面和天真的样子恼朱味,被从她眼神里流露出的东西掩盖了究渐座。她不满足于拿很少的薪水恼朱味,野心勃勃的想赚大钱恼朱味,而用什么方式赚恼朱味,她一点不在乎恼朱味,所以她同意塞尔的抢劫计划究渐座。

  格英从各方面都没有找到塞尔的缺点恼朱味,什么女人能够抗拒他那样的外表?她告诉自己恼朱味,塞尔一旦把抢来的钱交给她恼朱味,她就做他的情人究渐座。

  格英的柜台前现在没有顾客恼朱味,塞尔来到她那里恼朱味,他们正好可以自由交谈究渐座。格英偶尔会从香水的样品中恼朱味,拿出一个有栓的小玻璃瓶恼朱味,在塞尔的鼻下职业性地摇晃儿次究渐座。这样恼朱味,让看见的人认为恼朱味,她只是在帮助顾客恼朱味,帮顾客选择一种合适的香水送给女友或母亲究渐座。

  “宝贝恼朱味,”塞尔对她说恼朱味,“今天的午饭时候恼朱味,天下着雨恼朱味,街上都是人究渐座。我今天就要试试我的计划究渐座。”

  “好!”她说恼朱味,“我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究渐座。”

  “我也一样究渐座。”他往后推了一下防水夹克的帽子究渐座。他穿的夹克很大恼朱味,往下拉一下拉链恼朱味,夹克差不多长到膝盖究渐座。

  “你说过恼朱味,要先偷一辆车?”

  “不用恼朱味,我用梅丽的车究渐座。”

  “梅丽的车!”

  “是啊究渐座。”他看着她惊讶的表情恼朱味,嘲讽地问她恼朱味,“难道不行吗?”

  “那她知不知道恼朱味,你用她的车干什么?”他把香水瓶移开恼朱味,对她点点头究渐座。

  格英皱了皱眉头:“这不是很危险吗?”

  “格英恼朱味,这一点也不危险究渐座。梅丽的事恼朱味,我不对你隐瞒了究渐座。她是个真正的笨蛋恼朱味,笨到连下雨都不知道打伞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她爱我恼朱味,你知道吗?她只想和我结婚恼朱味,为我赴汤蹈火也心甘情愿究渐座。她认为我会看上她!”他大笑着道恼朱味,“怎么样?格英恼朱味,但连我的真实姓名她都不知道恼朱味,却想让我娶她!两个月前恼朱味,我和她在酒吧相遇恼朱味,我对她来说恼朱味,完全是个陌生人恼朱味,她却要死心塌地地爱我究渐座。格英恼朱味,你知道为什么吗?梅丽很寂寞恼朱味,就算是鹦鹅向她说句好话恼朱味,她也会爱上它的!”

  说完后恼朱味,他俩都放声大笑究渐座。格英随后正色道:“不论她怎么样恼朱味,塞尔恼朱味,她假如发现你走了恼朱味,告发你怎么办?”

  “星期日晚上之前恼朱味,她是不会说的恼朱味,因为星期日恼朱味,她要在费城和我结婚究渐座。宝贝儿!但我们星期日晚上之前恼朱味,已经在赌城逍遥了究渐座。”

  格英忍不住笑道:“塞尔!那样对她真不应该!”

  “去她的吧!我在认识你之前恼朱味,感觉她还不错究渐座。但认识你之后恼朱味,我发现她一无是处恼朱味,只不过是个会嫉妒的女人恼朱味,但这个呆头呆脑的女人恼朱味,却有一部汽车恼朱味,这样能方便我逃走究渐座。”

  “她知道不知道我?”格英问恼朱味,“知道的话她会怎么看待我?”

  “她那么能吃醋恼朱味,我再笨在她面前也不会提起你的究渐座。她根本就不知道我还喜欢你究渐座。”

  格英对他点点头究渐座。她问塞尔:“梅丽被你这样抛弃在费城恼朱味,我怎么敢保证恼朱味,你不会把我丢在赌城呢?也许你会丢下我恼朱味,跑到蒙特利尔的某个女孩那呢究渐座。”

  塞尔不屑地说:“你吃醋了?我是受够了梅丽的善妒究渐座。我给你的机票钱恼朱味,还在吗?”

  “在这儿呢究渐座。”她摸着自己丰满的胸部说究渐座。塞尔满意地看着她的手势究渐座。

  “这就证明恼朱味,我行动完以后恼朱味,会去找你恼朱味,不然我给你机票钱干吗究渐座。但梅丽恼朱味,我一分钱也没给恼朱味,她去费城是用自己的钱究渐座。”

  “我们在哪儿见面?”

  “大约是周六晚上恼朱味,在赌城的蓝天汽车旅店究渐座。即使我路上还要花费时间恼朱味,抛掉梅丽的汽车恼朱味,但我周六下午会提前赶到究渐座。你到了旅店就说是我太太恼朱味,好吗?我已经和旅店说好了究渐座。”

  “好究渐座。”格英说恼朱味,“今天中午我就买票究渐座。”她拿出另一瓶香水恼朱味,给他闻恼朱味,他仍然装作顾客恼朱味,低下头嗅了嗅究渐座。正在这时恼朱味,店铺前面传来一个声音叫她:“格英!”

  “出什么事了?”格英吓了一跳究渐座。

  “有人问我们有没有康鲁出的香水?”

  “没有究渐座。”格英大声道究渐座。塞尔松开她的手恼朱味,告别道:“宝贝儿恼朱味,祝我好运吧!星期六晚上恼朱味,赌城见恼朱味,好吗?”

  “嗯究渐座。”格英兴奋地说恼朱味,“塞尔恼朱味,能多搞点就多搞点究渐座。”

  他微笑着对她点头恼朱味,用很响的声音说:“我也不知道她最喜欢哪一种香水恼朱味,我想恼朱味,我得去问问她究渐座。”他带着沾沾自喜的神情离开店铺恼朱味,格英看着踌躇满志的他离去的背影究渐座。

  塞尔淋着雨恼朱味,穿过庞特阿西街走向梅丽破旧的住所究渐座。

  梅丽是个满头褐发的女子恼朱味,说话时带着西班牙腔恼朱味,这使得最简单的一句话经她说出来恼朱味,似乎都暗含魔力究渐座。塞尔觉得她很像墨西哥人究渐座。她是一家电话公司的夜班接线员恼朱味,就像刚才塞尔告诉格英的那样恼朱味,全市最寂寞的女子可能就是她究渐座。有一天上班前恼朱味,她在一家酒吧里恼朱味,遇见了塞尔究渐座。她现在差不多是近乎疯狂地快乐恼朱味,因为她找到了她爱的人究渐座。

  即使他坦率地告诉过她恼朱味,如果结婚恼朱味,必须建立在有点非正统的方式上抢银行恼朱味,她还是期待着嫁给他究渐座。和塞尔去费城结婚恼朱味,对梅丽来说恼朱味,仍然难以抗拒究渐座。塞尔十一点五十五按她的门铃恼朱味,她刚化好妆恼朱味,穿好衣服恼朱味,准备好一切的她恼朱味,看起来光彩焕发究渐座。

  她一看到他便叫了起来:“塞尔!”

  她把他拉进卧室恼朱味,掀开他的头罩恼朱味,张开双臂恼朱味,搂住他的脖颈恼朱味,在他肩上依偎着究渐座。“昨晚到现在好像过了很长时间一样!”说着她移开头恼朱味,向后看着他恼朱味,“你在想什么恼朱味,塞尔?今天午间恼朱味,是不是?”塞尔一阵厌烦恼朱味,她总是这样愚蠢地发问恼朱味,“车子准备好了恼朱味,塞尔恼朱味,油箱满满的恼朱味,我昨天送去检查过恼朱味,准备当喜车恼朱味,你开到费城后去接我究渐座。”

  喜车!塞尔暗自好笑究渐座。哄她道:“梅丽恼朱味,好极了!就是今天究渐座。雨下个不停恼朱味,街上满是罩有雨罩和打伞的人恼朱味,购物中心的停车场恼朱味,一定很空究渐座。”

  “我要把车停在什么地方?你什么时候要车?”梅丽对塞尔说话时的样子恼朱味,就像一位唯命是从的小妇人在面对丈夫一样究渐座。她再次向塞尔依偎过去究渐座。

  塞尔看了看表:“十二点二十五分以前究渐座。车尽可能停靠在寝具店附近恼朱味,将车面向外恼朱味,倒放在路旁恼朱味,这样我就不用花时间掉转车头了恼朱味,不要关引擎恼朱味,好吗?”

  “塞尔恼朱味,放心恼朱味,你要小心一点恼朱味,我会留在那儿的究渐座。你就要去抢银行了恼朱味,我感觉气都喘不过来了究渐座。”

  “没事的恼朱味,只是一次很容易的抢劫恼朱味,放心吧宝贝究渐座。我星期日晚上之前回到费城恼朱味,我们结婚恼朱味,开启我人生中的高潮阶段究渐座。”

  梅丽突然不快地说:“我不知道恼朱味,每个女孩都想不择手段地得到你恼朱味,我怎能相信恼朱味,你肯定会和我结婚究渐座。”

  塞尔拍拍她的手道:“我不喜欢你那样恼朱味,梅丽恼朱味,又说自己不好究渐座。我爱你恼朱味,所以你要忘掉其他的女人究渐座。明天晚上恼朱味,在费城等我恼朱味,好吗?”

  “以前你去过费城吗?”

  “从未去过究渐座。”

  “你确定?”

  “确定究渐座。怎么这么问?”

  “我只是怀疑你在那儿是不是有熟识的女孩恼朱味,也许她会把你抢去究渐座。”

  “没有人能从你这抢走我究渐座。”他揽她入怀恼朱味,热烈地吻着究渐座。

  她用纯情的西班牙腔说:“塞尔恼朱味,我爱你究渐座。如果你爱上别人恼朱味,我怎么办?”

  塞尔看了看表说:“你有没有袋子恼朱味,我得走了究渐座。”

  “当然有恼朱味,”她从抽屉里取出三个纸袋恼朱味,“求求你恼朱味,塞尔恼朱味,小心!”

  “我会小心的究渐座。记住周日晚恼朱味,在费城恼朱味,地点你知道吧?”

  “市线大道格林威治旅店恼朱味,你到的时候我肯定在那儿恼朱味,我今晚就打的去究渐座。”

  “好究渐座。”塞尔再次亲吻她究渐座。

  她抬起头恼朱味,盯着他的眼睛恼朱味,对他道:“汽车的事恼朱味,你放心恼朱味,”她又讷讷地说恼朱味,“你需要的时候恼朱味,它会出现在那儿究渐座。”

  他折叠起三个纸袋恼朱味,塞进腋下恼朱味,拉起夹克的拉链恼朱味,走出她的住所究渐座。他用忠诚和真挚的手势向目送他的梅丽挥了挥手究渐座。

  送走他后恼朱味,梅丽披上雨衣恼朱味,走到停车场恼朱味,发动她那部已经开了三年的车子究渐座。她驶向购物中心的北侧恼朱味,希望可以在寝具店前恼朱味,找到一个停车的地方究渐座。距塞尔需要车的时间恼朱味,还有二十分钟恼朱味,时间充足究渐座。

  抢劫银行进行得很顺利究渐座。

  在第一国家银行恼朱味,塞尔冷静地走到一个没有顾客等候的出纳窗口究渐座。从小洞口塞进去他事先写好的一张字条究渐座。因为带着头罩恼朱味,只能看见他小半张脸恼朱味,小半张脸微笑着究渐座。出纳接过纸条恼朱味,看着纸条上的字用钱装满袋子恼朱味,不然就宰了你!

  突然的恐惧感使出纳员的两眼瞪大恼朱味,不过恼朱味,出纳的双手还算平稳恼朱味,他将钱从抽屉里取出来恼朱味,塞进他的袋子里究渐座。

  塞尔知道恼朱味,银行方面对职员做过遇到劫匪该怎么做的指示究渐座。职员们得到的指示全部一样冷静地照抢劫者的吩咐做恼朱味,直到歹徒离开你的柜台究渐座。如果你愿意的话恼朱味,这个时候可以选择做个英雄究渐座。但是银行要职员们记住恼朱味,他们是保过险的究渐座。塞尔也知道恼朱味,只要出纳碰一下那个有伪装的按钮恼朱味,就可以触动照相机恼朱味,自动拍下他的照片究渐座。但一张只拍下头罩和一点脸部的照片恼朱味,谁能认出他是谁?

  出纳把纸袋和字条推给他恼朱味,接过后恼朱味,他客气地说了句:“谢谢你恼朱味,小姐究渐座。”

  他出了银行门后上了人行道恼朱味,出纳这时才会按盗警铃究渐座。成百上千的人在州立街行走恼朱味,有穿着雨衣的恼朱味,有的打着伞恼朱味,有的提着购物袋和背着包恼朱味,挤进人流中的塞尔恼朱味,就如同大海中的一滴水究渐座。第一银行的警卫跑上街道恼朱味,看看能否追得上歹徒恼朱味,这时的塞尔恼朱味,已经来到哈里逊储蓄公司究渐座。

  在哈里逊储蓄公司恼朱味,他重复了在第一国家银行的那一套程序恼朱味,一直到最后说了句“谢谢你恼朱味,小姐”究渐座。他觉得非常高兴恼朱味,当报纸报道这桩抢劫案时恼朱味,他会被说成一个很绅士的“礼貌强盗”究渐座。

  哈里逊储蓄公司的盗警铃响起恼朱味,但塞尔这时已镇定如常地进入大众银行北区分行究渐座。他完成了抢劫恼朱味,这次计划很完美究渐座。他漫步进入购物中心恼朱味,在事先说好的地方寝具店铺前恼朱味,他看到了梅丽的汽车恼朱味,引擎还没关究渐座。在迷蒙的雨中恼朱味,他看见车尾的管子里冒出淡淡的尾气究渐座。

  他再次注意到恼朱味,购物中心附近的街道很拥挤恼朱味,人们穿着雨衣恼朱味,打着雨伞究渐座。他两分钟后大步走出购物中心恼朱味,盛满了钱的三个纸袋恼朱味,藏在特别缝制的大夹克口袋里究渐座。

  上了梅丽的汽车恼朱味,他连一个怀疑的眼光也没碰到究渐座。当他驾车上了州立街恼朱味,才听到警笛声“呜呜”地响究渐座。他觉得骄傲费锐耕、兴奋和快乐究渐座。

  他驾车向西来到了州际恼朱味,从这儿就可以出城了究渐座。州立的法令恼朱味,下雨时要亮车头灯恼朱味,他打开车头灯究渐座。他的刮雨器一丝不苟地来回刮着究渐座。

  他保持着限制内的车速恼朱味,很安详地开着车恼朱味,一点没有匆忙的样子究渐座。

  他就像一位守法的好公民恼朱味,要去做合法的生意一样究渐座。

  他等红灯时恼朱味,在州立街和安伯逊街的十字路口发现一辆警车恼朱味,停在他后面恼朱味,这令他很惊讶究渐座。这令他不安恼朱味,虽然也许这是巧合究渐座。令他更为不安的是恼朱味,这时另一辆巡逻车恼朱味,从安伯逊街驶出究渐座。这车停在他汽车前面的十字路中间恼朱味,他的心被巨大的惊恐挤压着究渐座。

  他立刻明白恼朱味,自己可能被包围了究渐座。他想猛踩油门撞向前面的警车恼朱味,可是梅丽的车恼朱味,是不经撞的究渐座。硬要撞的话恼朱味,这车会散架的恼朱味,他想跳下车逃跑恼朱味,但没时间了恼朱味,两部警车里恼朱味,各跳下两个警察恼朱味,持枪向他围过来究渐座。他们严厉地命令他恼朱味,下车后把双手搁在车顶上恼朱味,他照办了究渐座。不照办也没办法?

  梅丽在法庭上作证说恼朱味,她当时正在大众银行北区分行恼朱味,在写存款条时恼朱味,看到这个带头罩费锐耕、穿着防雨夹克的人恼朱味,那人往出纳的窗口推进一只纸袋究渐座。出纳接到纸袋后神情慌乱恼朱味,脸色惨白恼朱味,好奇心驱使她留心观察这个人究渐座。她起初不敢相信恼朱味,自己正看到一桩抢劫案发生恼朱味,所以她在银行盗警铃响起之前恼朱味,跟踪他一起出去究渐座。那人查看了停在附近的汽车恼朱味,在寝具店铺前竟上了她的车恼朱味,开走了恼朱味,这令她很惊恐!她也因此确定恼朱味,这是抢劫!

  她还说恼朱味,因为粗心恼朱味,进银行前她忘了关引擎究渐座。可她只准备进去一小会儿就出来的恼朱味,因为那天下着雨究渐座。她在看到自己的汽车被歹徒开走后恼朱味,马上跑回银行究渐座。然后恼朱味,她做了这些:告诉银行立刻打电话报警恼朱味,刚刚四号窗口的出纳员被一个歹徒抢了恼朱味,她停在外面的汽车也被偷走恼朱味,现在正向西行驶在州立街上究渐座。她报告牌照号码以及车型恼朱味,强盗不久就被抓到了究渐座。就是现在正坐在被告席上的那个人恼朱味,她还说在此之前从没有见过他究渐座。

  这样一来恼朱味,塞尔肯定会坐牢究渐座。也许他外面口袋的玩具枪恼朱味,和夹克下面的三袋钞票就足以让他坐牢恼朱味,她的证词并不是很重要究渐座。就这样恼朱味,他进入联邦监狱究渐座。梅丽在第一个探访日就去看了他恼朱味,对他傻傻地笑着恼朱味,隔着两人间的铁丝网恼朱味,她抚摸着他的手究渐座。

  她说:“好久不见恼朱味,亲爱的你在这儿好吗?我会等你恼朱味,你要明白恼朱味,我们依然可以在你出来后结婚究渐座。”

  塞尔全身发抖地说道:“梅丽恼朱味,你不用等我恼朱味,不过恼朱味,有一件事情我必须搞清楚究渐座。”

  “什么事?”虽然她知道他要问什么恼朱味,但还是问他要问什么事究渐座。

  “你为什么报警?你说你愿意嫁给我恼朱味,你爱我恼朱味,甚至连抢银行的事你都同意恼朱味,况且这事你早就知道啊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塞尔恼朱味,我仍然爱你究渐座。”

  “爱我为什么会出卖我?”

  “我的未婚夫去爱别的女人恼朱味,这让我受不了!”她用天真的西班牙语调说究渐座。

  “天呢!我爱别的女人恼朱味,你怎么会这样认为!”

  “还记得那天你吻我的时候吗?有香水味在你的夹克肩胛处恼朱味,那是不是香奈尔五号香水?”塞尔点头恼朱味,他想恼朱味,原来是这样恼朱味,“所以恼朱味,我决定让你吃点苦头究渐座。”梅丽继续道究渐座。然后恼朱味,她焦急地问恼朱味,“在你来找我之前恼朱味,那天上午你去看了另一个女人恼朱味,是不是?”

  “是的究渐座。”塞尔承认恼朱味,“她在庞特阿西街上的一家百货店做事恼朱味,叫格英恼朱味,化妆品柜台的售货员究渐座。我曾答应过她恼朱味,成功后带着钱去赌城和她碰头究渐座。”

  梅丽绝望了恼朱味,她的双眼立刻呆滞无光恼朱味,像生病一样究渐座。过一会儿恼朱味,怒火开始燃烧她恼朱味,嫉妒加愤怒使她变了一个人似的究渐座。她声音哽咽地咒骂:“你是个没有良心的恼朱味,你真是伪君子!”

  塞尔想恼朱味,伪君子!也许是吧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他只想弄清一个问题恼朱味,希望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究渐座。在他肩上喷香水恼朱味,是不是格英故意做的恼朱味,就是为了让梅丽知道他另有女人?

  因为恼朱味,梅丽喜欢吃醋格英是知道的恼朱味,这样做恼朱味,一定会使梅丽想办法整他?为什么格英要这么做?除非她也妒忌恼朱味,也不相信他恼朱味,一定是这样恼朱味,塞尔不禁叹了口气究渐座。他觉得自己愚不可及恼朱味,怎么会给她钱恼朱味,但他当时是这样想的恼朱味,在抢劫后避开梅丽和格英儿天究渐座。

  “塞尔!我必须知道!你真正想见我们俩哪一个?”

  可怜的梅丽因为孤寂又善妒竟然这样整他恼朱味,自己为什么还要告诉她?让她一个人苦闷吧究渐座。透过铁丝网孔恼朱味,塞尔直视着她:“宝贝恼朱味,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恼朱味,让它伤透你的心吧!”

  也许这样的结局恼朱味,对梅丽来说反而是好的究渐座。实际上恼朱味,塞尔打算在劫款出城以后恼朱味,他既不去费城和她结婚恼朱味,也不去赌城和格英会面;他真正要去的地方是德州的拉里诺究渐座。他有了钱恼朱味,就可以带着爱人回乡恼朱味,他的爱人是他的中学同学贝娜恼朱味,现在是夜总会的女招待究渐座。

Tags: 香水 纸袋

本文网址:/zhentan/15277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