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第四只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在假日旅馆的豪华休息室里恼朱味,我正在翻阅一本杂志究渐座。抬起头的时候恼朱味,恰巧看到一个穿暗色粗格子呢衣服的女子恼朱味,她正在偷斯通的东西究渐座。毋庸置疑恼朱味,她的动作很是干净利落究渐座。斯通手持拐杖恼朱味,是一位老年绅士恼朱味,在加州恼朱味,他有一亿五千万的资产究渐座。我对面有一个豪华电梯恼朱味,斯通那时候刚从那里出来究渐座。那女子急急地从大理石楼梯那边恼朱味,向斯通走去恼朱味,装出一副急事在身的样子恼朱味,和斯通撞在一起究渐座。她向斯通道歉时恼朱味,脸上露出美丽的酒窝恼朱味,斯通彬彬有礼地说没有关系恼朱味,还向她鞠了个躬究渐座。她偷了他领带上的钻石夹子和皮夹恼朱味,而斯通则一点也不知道究渐座。她把偷来的东西放进手提包里恼朱味,匆匆向出口走去究渐座。我离开座位恼朱味,谨慎又迅速地跟着她究渐座。她穿过一盆盆的植物恼朱味,快到玻璃门了究渐座。

  我抓着她的肩膀恼朱味,微笑着说:“对不起恼朱味,能等一下吗?”

  她怔住了究渐座。然后转过身恼朱味,看着我恼朱味,好像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样究渐座。她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我们最好谈谈究渐座。”

  “我不和陌生男人谈话究渐座。”

  “也许我是个例外究渐座。”

  她愤怒地闪了一下棕色的眼睛恼朱味,恼火地说:“你最好放开我的肩膀恼朱味,如果你不放恼朱味,我喊经理了究渐座。”

  “我就是恼朱味,是假日旅馆的保安主任究渐座。”我看着她道究渐座。

  她脸刷地白了究渐座。

  我领着她恼朱味,穿过拱形入口的餐厅恼朱味,餐厅就在我们左侧不远的地方究渐座。她一点也不反抗地跟着我究渐座。进餐厅后恼朱味,我让她坐在一张皮革椅子上恼朱味,我坐在她对面究渐座。一个服务生过来了恼朱味,我对他摇摇头恼朱味,他便离开了究渐座。

  我隔着桌子恼朱味,打量着对面的女人恼朱味,她有一张古典的脸恼朱味,这让她看起来显得纯洁费锐耕、无辜恼朱味,有点卷曲的褐色头发究渐座。她大概二十五岁的样子究渐座。

  我冷静地说:“不可否认恼朱味,我遇见的‘三只手’中你是最漂亮的究渐座。”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究渐座。”

  “‘三只手’就是小偷究渐座。”

  她露出愤怒的表情:“你不是在说我吧?”

  我道:“别装了恼朱味,没有必要再装了究渐座。刚才我就坐在电梯的正对面恼朱味,距你十五英尺远究渐座。我已经看见恼朱味,你扒斯通的钻石领带夹和他的皮夹究渐座。”

  她手指摆弄着手提包的带子恼朱味,不再说什么究渐座。慢慢地恼朱味,她痛苦地叹了口气说:“不错恼朱味,你说的对恼朱味,我是偷了那些东西究渐座。”

  我伸手轻轻地从她那里取过提包恼朱味,打开后恼朱味,看到袋子里有斯通的皮夹和领带夹恼朱味,还有各种女性用品究渐座。在包里面恼朱味,我翻到了她的身份证恼朱味,并默记下名字和地址恼朱味,然后恼朱味,取出她偷的东西恼朱味,还回她的提包究渐座。

  她轻声说:“请你相信恼朱味,我不是小偷恼朱味,我不是一个真正的小偷究渐座。”她颤抖地咬着下唇恼朱味,“但我控制不住恼朱味,我有很强的偷窃癖究渐座。”

  “偷窃癖?”

  “是的恼朱味,我去年已经找了三个精神病医生恼朱味,精神病医生也没法治疗我究渐座。”

  我同情地摇摇头:“这很可怕究渐座。”

  “是很可怕恼朱味,我父亲会把我送进精神病院的恼朱味,如果他知道这件事!”她声音发抖地接着道恼朱味,“他说过恼朱味,只要我再偷任何东西恼朱味,就送我进医院究渐座。”

  我轻松地说:“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恼朱味,你父亲不会知道究渐座。”

  “他不会知道?”

  “是的究渐座。等一下恼朱味,我会把皮夹和领带夹还给斯通先生恼朱味,如果这件事张扬出去恼朱味,对旅馆也不利究渐座。”

  “你准备放了我?”她的脸露出了笑容究渐座。

  我叹了口气:“是的恼朱味,我准备放你走恼朱味,我想我是心太软了!但你得答应我恼朱味,以后不再进假日旅馆究渐座。”

  “我答应究渐座。”

  “我以后如果在这里看见你恼朱味,我就会报警究渐座。”

  “不会的!我明天早晨要去看另一位精神病医生恼朱味,我想恼朱味,他一定可以帮助我究渐座。”她急切地向我保证究渐座。

  我点点头:“好恼朱味,那就”我转过头恼朱味,看看拱形餐厅门外的客人究渐座。当我再转回头时恼朱味,那个女人不见了恼朱味,餐厅通往街道的门刚好关上究渐座。

  我坐在那里恼朱味,思考了一会儿有关她的事究渐座。我认为恼朱味,她是一个很熟练的职业小偷恼朱味,这一点从她的手法上就可以看出来究渐座。还有恼朱味,撒谎也是她的专长究渐座。

  我站起身恼朱味,对自己一笑恼朱味,又走进休息室究渐座。但我没有坐回原来的座位恼朱味,我穿过玻璃门恼朱味,不经意间上了街究渐座。

  在我走进人群时恼朱味,我发现自己有点为那女人难过究渐座。我的右手轻轻地放在外套口袋里恼朱味,那是厚厚的皮夹和领带夹究渐座。

  自从斯通进入假日旅馆后恼朱味,一直是我的目标究渐座。那天恼朱味,我苦等了三个小时恼朱味,我正准备下手偷的时候恼朱味,她竟然出现了究渐座。

Tags: 小偷 旅馆

本文网址:/zhentan/15277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