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五千美元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那天下午恼朱味,雷马克在办公室究渐座。虽然有空调恼朱味,但他接过电话之后恼朱味,还是急得满头大汗究渐座。全是那个电话引起的恼朱味,这是银行总行督察室主任尼尔森打给他的电话究渐座。

  “你好吗?雷马克恼朱味,一切都好吗?”尼尔森很轻松地问究渐座。

  “很好恼朱味,主任恼朱味,”雷马克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恼朱味,“这儿一切都好究渐座。”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正常究渐座。

  “你这么说我很高兴恼朱味,我知道恼朱味,在电话里通知你有点不合规矩究渐座。但我得加快速度恼朱味,因为我们的工作恼朱味,比预计的慢了些恼朱味,所以才用电话究渐座。大概明后天恼朱味,我的人到你那儿究渐座。希望你能给他们方便恼朱味,我很感激究渐座。如果你那里把账准备好恼朱味,他们当天就能查完恼朱味,也省去不少时间究渐座。你看怎么样?”

  “当然可以究渐座。”雷马克希望自己的声音不要沙哑恼朱味,但感觉到两边太阳穴怦怦直跳究渐座。

  “没有问题了?”

  “没有问题究渐座。”

  “好恼朱味,很感谢恼朱味,再见究渐座。”

  “再见恼朱味,谢谢你的电话究渐座。”雷马克说究渐座。

  雷马克事实上才不会感谢他呢!银行少了五千元恼朱味,原因就在于他这位经理究渐座。

  事情是这样的:他开始只是“借”了儿百元恼朱味,弥补一些生意上的损失究渐座。但做生意上的损失恼朱味,一旦有了开头恼朱味,就不可能弥补起来究渐座。于是越补窟窿越大究渐座。现在总部派了查账人员恼朱味,明后天就要来了究渐座。

  雷马克闷闷不乐地盯着办公桌恼朱味,靠在扶手椅上究渐座。他头也不抬恼朱味,就连他的秘书小姐送信件进来了恼朱味,他也不知道究渐座。秘书小姐是个开朗的人恼朱味,有着开朗的笑容恼朱味,她的笑容在看到经理的神情后立刻消失了究渐座。

  “你身体不舒服吗恼朱味,经理?”

  他在抽屉里伸手摸出一包薄荷片恼朱味,吃力地说:“只是有点不舒服恼朱味,没关系究渐座。

  他在秘书离开后恼朱味,放进嘴里一片薄荷片恼朱味,然后恼朱味,又放了第二片恼朱味,第三片究渐座。他一定得想个办法恼朱味,不然在银行界恼朱味,他的前途就要完了恼朱味,更何况还要面对法律的指控……他的办公室走进来另一位职员究渐座。这是一个做事非常仔细恼朱味,但却拘泥形式的年轻人究渐座。他叫哈维恼朱味,是刚调过来的出纳员恼朱味,一门心思想往上爬究渐座。

  “你有空吗恼朱味,经理?”

  雷马克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恼朱味,他呻吟了一声究渐座。但他这个银行经理在上班时间里恼朱味,有责任处理任何相关的事究渐座。他和气地看着哈维恼朱味,吸了口气道:“有空恼朱味,什么事?”

  “经理恼朱味,我可能多虑了恼朱味,但我认为你应该知道这件事究渐座。”

  “什么事恼朱味,你说吧究渐座。”

  “经理恼朱味,是那位珍妮小姐的事恼朱味,她户头上有七千元恼朱味,刚刚她过来恼朱味,要取五千元究渐座。”

  雷马克眨眨眼恼朱味,他知道哈维所说的珍妮恼朱味,是一位老小姐恼朱味,已经退休了恼朱味,她曾经是小学教师恼朱味,现在她的收入很有限恼朱味,在一家图书馆做兼职究渐座。

  “她要开本行支票?”雷马克问究渐座。

  哈维摇摇头道:“我认为你也许应该和她谈谈恼朱味,她要现金究渐座。”

  “她是不是很激动?或者显得心烦意乱?”

  “没有究渐座。”

  严格说来恼朱味,珍妮小姐这事与银行无关究渐座。但雷马克想恼朱味,这事也有点不对的地方究渐座。珍妮小姐也许想投资……目前自己身处困境恼朱味,但他还是作出决定究渐座。他对哈维道:“你做得对恼朱味,哈维究渐座。”

  “举手之劳而已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请珍妮小姐进来吧究渐座。”

  哈维去外面叫珍妮小姐恼朱味,很快她到了究渐座。她进来后坐在椅子上恼朱味,那双淡蓝色的眼睛躲在厚镜片后面恼朱味,看着雷马克问:“雷马克先生恼朱味,是不是关于钱的事?”

  “是的恼朱味,听说那些存款是你一生的积蓄恼朱味,珍妮小姐究渐座。银行只是很关心你以后的问题恼朱味,没别的意思究渐座。”

  “这点你大可放心恼朱味,我的退休金和社会福利金恼朱味,足够生活用究渐座。实际上恼朱味,钱存在这儿只能提点利息恼朱味,没什么大的用处究渐座。”

  “你说的对究渐座。但我的意思是说恼朱味,是不是有什么人要挟你?你是不是被胁迫的?”

  “不是的恼朱味,”然后微笑着补充说恼朱味,“你的关心恼朱味,我很感谢究渐座。但那没有必要恼朱味,真的究渐座。事实上恼朱味,我提钱是给我的侄儿比尔究渐座。他现在急需现金恼朱味,因为他在秘密投资一项新能源计划究渐座。”

  雷马克不禁一惊究渐座。比尔在这里很有名恼朱味,虽说他不住这里究渐座。镇上人都知道恼朱味,那个年轻人经常与警察发生矛盾究渐座。

  珍妮小姐说:“你在想什么我知道恼朱味,但你错了恼朱味,比尔向我保证过恼朱味,他会改邪归正究渐座。”

  雷马克不禁犹豫起来:“请你原谅恼朱味,但这让人难以置信究渐座。”

  “也许你不信恼朱味,不过恼朱味,事实就是这样究渐座。”

  “这个新能源计划到底是什么?”雷马克改变战术问究渐座。

  “我没法说得很详细恼朱味,比尔对此事非常热衷恼朱味,听说和发展太阳的核能有关究渐座。

  雷马克犹豫了一下恼朱味,最后道:“作为银行经理恼朱味,珍妮小姐恼朱味,我必须说你做的事恼朱味,也许会酿成大祸究渐座。”

  珍妮小姐轻松地点点头恼朱味,说:“总之恼朱味,我很感谢你究渐座。但今天我恐怕得提走我的钱了!”

  “我们不谈投资了究渐座。你知道恼朱味,我们这里最近发生很多抢劫案恼朱味,携带那么多现金很危险究渐座。”

  “我只留在家里恼朱味,所以我并不担心恼朱味,晚上比尔下班后恼朱味,就从城里开车过来恼朱味,把钱取走究渐座。”她站起身恼朱味,“再次感谢你的关心恼朱味,雷马克先生究渐座。”

  雷马克陪着珍妮小姐恼朱味,到哈维的柜台提钱恼朱味,不再与她争论究渐座。他回到办公室恼朱味,觉得这事非常可笑恼朱味,心想她这不是把钱扔进水里了吗恼朱味,五千元也许就这样……他突然坐起来恼朱味,用指头敲着桌面究渐座。他突然想到恼朱味,珍妮小姐孤身一人恼朱味,住在镇郊一栋白色的平房里究渐座。那里只开发了一小部分恼朱味,也就是说恼朱味,如果去那里恼朱味,天黑后被人看见的机会恼朱味,小于天黑之前究渐座。雷马克在一棵枫树下把车停住恼朱味,这儿距珍妮小姐的那栋平房恼朱味,还有一条街的距离究渐座。

  天黑前恼朱味,他深信珍妮小姐的侄子不会出现究渐座。因为珍妮小姐曾说过恼朱味,他不是在黄昏而是在今晚开车来究渐座。她还说恼朱味,是在他下班后恼朱味,这说明恼朱味,比尔现在有工作究渐座。如果是这样恼朱味,那他不可能从城里提前赶来究渐座。

Tags: 美元 兼职

本文网址:/zhentan/15277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