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悬疑故事:污点证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华生警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恼朱味,他看到一瘸一拐的马丁竟然来到警察局究渐座。马丁是一个黑帮团伙的首要分子之一究渐座。多年前曾发生过一件勒索案恼朱味,华生警长当时想以此案为由起诉他恼朱味,但最终他被无罪释放恼朱味,原因是黑帮分子请了一位著名的律师恼朱味,那个律师帮他打赢了官司究渐座。警方从那以后恼朱味,一直没能找到有关马丁犯罪的有力证据究渐座。现在恼朱味,马丁竟然要求警方扣押自己恼朱味,这令华生警长百思不得其解究渐座。

“只要你把我关起来恼朱味,”马丁压低声音说恼朱味,“我可以提供证据恼朱味,提供你们所需的任何证据究渐座。”

“这不行!”华生警长不动声色地说究渐座。他办案冷静恼朱味,一直为人称道恼朱味,“你把警察局当旅店了吗?这里不会无故留人究渐座。再说恼朱味,我怎么知道你所说的证据恼朱味,是不是我们需要的?”

“在我面前恼朱味,别来这一套恼朱味,华生警长究渐座。”马丁虽然极力想装出平时凶狠冷酷的样子恼朱味,但他那带有哭腔的声音出卖了他恼朱味,“金斯先生犯罪的证据恼朱味,你们想不想知道究渐座。我可以帮你们把他抓起来恼朱味,甚至送他上法庭究渐座。但我有个要求恼朱味,你们得保护我究渐座。”

“金斯先生?”华生警长故意装成漠不关心的样子究渐座。

旧金山各种不法集团的幕后主持人就是金斯究渐座。在旧金山恼朱味,任何一样非法行动恼朱味,多多少少都与金斯有关联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警方却一直找不到任何可以指控金斯犯罪的证据究渐座。不但如此恼朱味,金斯还混入了上流社会恼朱味,还在里面混得有头有脸究渐座。像马丁这样的手下恼朱味,只能替他去干违法勾当究渐座。前些时候恼朱味,本城举行了一个城市纪念游行活动恼朱味,金斯出席了这个活动不说恼朱味,竟然还坐上了主席台究渐座。这让华生警长很懊悔恼朱味,也很无奈究渐座。

华生警长对金斯一直没有办法恼朱味,现在恼朱味,马丁居然说能够帮警方逮捕金斯究渐座。如果是这样的话恼朱味,马丁的证词足以把金斯送上法庭恼朱味,那将是一份有力的证据究渐座。但华生警长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恼朱味,他竭力压住自己兴奋的情绪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马丁究渐座。”华生淡淡地道恼朱味,“关于金斯恼朱味,你有什么情报究渐座。还有恼朱味,就算我们对金斯先生有兴趣恼朱味,但我听说恼朱味,你是金斯最得力的手下之一究渐座。你让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呢?”

“警长恼朱味,如果你答应保护我恼朱味,我愿意向你坦白一切究渐座。”

华生看着马丁急切而绝望的表情恼朱味,他想恼朱味,马丁这次应该是真的出事了究渐座。“马丁恼朱味,我暂时不会向你保证什么究渐座。如果你想说的话恼朱味,可以先告诉我恼朱味,你怎么会到这儿来的究渐座。听完你的话之后恼朱味,我们再决定是不是应该相信你究渐座。”

马丁深吸一口气道:“好吧恼朱味,我先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究渐座。我最近三年一直替金斯先生处理一些事恼朱味,这些事是关于收保护费的究渐座。城北一带的收保护费业务由我负责恼朱味,我出面谈价恼朱味,负责收钱恼朱味,有谁不服的话恼朱味,我们就会教训他究渐座。”

华生警长点点头究渐座。他知道恼朱味,黑社会历来有收保护费的惯例究渐座。各区的店主恼朱味,都被金斯先生的帮派命令恼朱味,交给他们保护费究渐座。不交的话马上就会遭到报复恼朱味,而且他们报复的手段干净毒辣恼朱味,一点证据都不会留下究渐座。因此店主们人心惶惶费锐耕、人人自危恼朱味,因为惧怕也没有人敢出面控告和指证他们究渐座。因此恼朱味,对金斯和马丁之流警方毫无办法究渐座。

马丁继续道:“我在过去两年里把保护费加高了一些恼朱味,我私吞了超出往年的那部分究渐座。金斯对这事毫不知晓究渐座。所有的钱都经我一手处理恼朱味,我把收来的保护费给他恼朱味,超收的那部分给自己究渐座。金斯和店主两方面都不知道究渐座。”

华生警长很是吃惊恼朱味,显然恼朱味,警方事先并不知道这一情况究渐座。

“我只留下我多收的那百分之十恼朱味,并不像有些人很贪心究渐座。”马丁补充说恼朱味,“我很聪明恼朱味,我把钱存入外地的银行恼朱味,没有胡乱挥霍究渐座。我打算再干一段时间恼朱味,等存够了钱就到南方买个加油站究渐座。从此金盆洗手恼朱味,脱离黑道恼朱味,老实做人究渐座。”

华生警长竟然听到马丁说自己会老老实实做人!这不禁让他笑了出来究渐座。“如果你能做个老实人恼朱味,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究渐座。”

看得出来恼朱味,马丁这时已经恼羞成怒恼朱味,但他居然把火气压了下去恼朱味,并没有发作究渐座。看来这次恼朱味,他的确需要警方的帮助究渐座。

“可惜的是恼朱味,有些事偏不向你所想的方向发展究渐座。”马丁接着道恼朱味,“有一次恼朱味,在一间酒吧里恼朱味,我认识了一位极为漂亮的小姐究渐座。她黑黑的头发费锐耕、一对蓝眼睛费锐耕、曲线玲珑的身材恼朱味,上杂志封面的模特都没她美丽究渐座。她在我们一起聊天时告诉我恼朱味,她叫艾琳究渐座。她说自己是个教师恼朱味,我也能看出来恼朱味,她和其他进酒吧的女子不一样恼朱味,她特别有修养究渐座。她说她有个女友现在极为伤心恼朱味,因为她的女友刚和男朋友分手了恼朱味,所以她们约在酒吧见面恼朱味,打算在这里好好谈谈究渐座。”

马丁顿了一下恼朱味,点上一支烟究渐座。“警长先生恼朱味,我一般从不和女人瞎混恼朱味,但艾琳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样究渐座。开始我根本没指望能和她约会恼朱味,我就随便试了一下恼朱味,结果恼朱味,她竟然答应和我约会了究渐座。那一刻恼朱味,我马丁怎么也想不到恼朱味,自己能与一位漂亮的教师一起约会究渐座。”

华生警长也不禁笑了恼朱味,“这一定很有趣究渐座。”

马丁叹了口气道:“就这样恼朱味,一个月来恼朱味,我们俩不断约会究渐座。这种交往的频繁恼朱味,必然会产生一个结果爱情究渐座。我从心里对自己说:‘马丁恼朱味,她聪明费锐耕、美丽恼朱味,有文化恼朱味,又能容忍你的毛病恼朱味,关键是她也喜欢你恼朱味,你要找的终生伴侣就是她啊!

“华生警探恼朱味,她看起来是真的喜欢我了究渐座。”马丁有些伤感地说恼朱味,“我们在交往的那儿个月中从未争吵过恼朱味,我们相处的时间里恼朱味,连意见不同的时候都没出现过究渐座。我们性格也合得来恼朱味,她更是温柔可人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只有一件事恼朱味,我不能告诉她究渐座。我不能告诉她恼朱味,我是黑社会究渐座。如果我说出来恼朱味,作为一个教师她不可能理解我究渐座。她的男友恼朱味,应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恼朱味,所以恼朱味,我对她撒谎了恼朱味,我说自己是推销员究渐座。但她并不相信我恼朱味,为此恼朱味,我们俩之间儿乎吵了第一次架究渐座。”

在椅子上的华生警长伸了个懒腰究渐座。“马丁恼朱味,这个爱情故事挺吸引人的究渐座。”他揶揄着说恼朱味,“但我对你的爱情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恼朱味,你能不能简明扼要一些恼朱味,尽快说出重点究渐座。”

“你听我说完恼朱味,”马丁打断他道恼朱味,“我准备和艾琳结婚恼朱味,我认为恼朱味,如果我向她求婚她会答应的究渐座。答应之后我们立刻结婚恼朱味,婚后恼朱味,如果她想继续工作也行究渐座。以后我会带着她恼朱味,在南方买个加油站恼朱味,一起过平静的生活究渐座。我们婚后准备到南方度蜜月恼朱味,顺便打听一下恼朱味,什么地方有人转让加油站究渐座。金斯先生很尊重我恼朱味,只要我说去结婚恼朱味,他一定会让我走的恼朱味,虽然他可能有点不情愿究渐座。我提高保护费的事恼朱味,他根本不会知道究渐座。”

“你知道吗恼朱味,华生警长恼朱味,昨天恼朱味,在市里最大的金店恼朱味,我花了两千多元为艾琳买了一只戒指究渐座。”马丁停了一下恼朱味,看看华生究渐座。马丁见华生毫无表情恼朱味,只得独自继续恼朱味,“她今晚到了我的住处恼朱味,我买了一瓶香槟酒恼朱味,她做得一手好菜恼朱味,我们一起吃了饭恼朱味,晚上很尽兴究渐座。晚上吃完甜点后我向她求婚了究渐座。”

“她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究渐座。她说她喜欢我恼朱味,但她觉得恼朱味,我现在还不够坦诚恼朱味,婚后不可能幸福究渐座。她总是和我说恼朱味,相爱的人要坦诚恼朱味,她那双蓝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马丁恼朱味,如果我连一个人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恼朱味,我怎么能和他结婚呢?’

马丁用手摸了一下下巴究渐座。“警长恼朱味,‘女人是祸水’这话一点都不错究渐座。离女人远一点就不会惹麻烦了恼朱味,女人没一个好东西究渐座。”马丁突然顿住了恼朱味,不往下说了究渐座。“后来怎样?”华生只得问他下面发生了什么究渐座。

“我到这里来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事究渐座。我把一切都告诉了那个女人恼朱味,现在想来恼朱味,我就像个傻瓜究渐座。我告诉了她一切我为金斯先生工作恼朱味,做些什么恼朱味,甚至告诉了她恼朱味,我暗中扣留百分之十保护费的事究渐座。她的眼睛里好像有一样东西恼朱味,那就是说服力恼朱味,在她的注视下恼朱味,我老老实实地说出了全部究渐座。我还和她说恼朱味,我准备金盆洗手了恼朱味,以后好好做人究渐座。我怎么能认为一个女人会理解我呢?我当时太傻了!”

“艾琳听完我的话后号啕大哭恼朱味,她说她很失望恼朱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恼朱味,还说她也不知道恼朱味,自己是不是要离开我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我觉得我像一个热锅上的蚂蚁恼朱味,惊慌失措究渐座。她哭得泪流满面恼朱味,然后恼朱味,她打开皮包恼朱味,我以为她在找纸巾擦眼泪呢究渐座。但她竟从皮包里掏出一支手枪恼朱味,用枪指着我究渐座。”

“华生警长恼朱味,我当时彻底惊呆了恼朱味,就像当头被浇了一桶冷水究渐座。她举枪就要杀掉我时恼朱味,我说恼朱味,看在我们一起这么长时间的分上恼朱味,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我究渐座。她说恼朱味,有人花钱雇了她恼朱味,让她来监视我恼朱味,目的就是看我有没有玩诡计究渐座。我知道一定是金斯先生雇的她恼朱味,虽然她没有说是谁究渐座。我居然不打自招恼朱味,自投罗网恼朱味,十足的一个笨蛋!有哪个教师会去那种酒吧恼朱味,我早该看透她不是什么好东西恼朱味,她和我约会更是不可能究渐座。我还认为恼朱味,是自己男性的魅力吸引了她究渐座。”

“我当时认为自己死定了恼朱味,但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究渐座。她转头向电话那看去恼朱味,刹那间恼朱味,我乘机从窗口跳出去恼朱味,她在后面开了枪究渐座。但为时已晚恼朱味,我已经跳了出去究渐座。幸运的是恼朱味,我住在一楼恼朱味,但我的脚当时还是扭了究渐座。我没命地跑恼朱味,顾不上疼痛究渐座。我在跑的时候慢慢冷静了一点恼朱味,我想到恼朱味,职业杀手明天早晨甚至今天晚上就能找到我究渐座。”

马丁揉了揉脚踝恼朱味,显然他的脚现在还在疼痛究渐座。

“华生警长恼朱味,”马丁说恼朱味,“我为金斯做了不少事恼朱味,也知道他们圈子里的不少事究渐座。但他派女人来刺探我恼朱味,这一点我怎么也没想到究渐座。如果现在我回去的话恼朱味,那是必死无疑究渐座。”

“马丁恼朱味,事情是很麻烦究渐座。我想恼朱味,你不会为了骗我们来编这样一个故事吧恼朱味,这么做对你没什么好处究渐座。看来你说的是实话恼朱味,我相信你究渐座。为了你的安全恼朱味,同时也为了我们破案恼朱味,我们只有合作了究渐座。”

华生警长伸伸懒腰恼朱味,站直后走到门边究渐座。“汤姆恼朱味,”他向一位警员说恼朱味,“把马丁扣押起来恼朱味,理由是扰乱治安究渐座。找一位速写员记下他的口供究渐座。对了恼朱味,记录马丁先生口供的记录簿要大一点恼朱味,他会告诉我们许多情况究渐座。”

一瘸一拐的马丁被带离办公室究渐座。

华生不禁开心地笑起来恼朱味,他又坐回椅子上究渐座。事情居然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转变究渐座。

运气真好!黑帮头子金斯恼朱味,竟然这么轻易地抓到了究渐座。

华生警长想去听听马丁会供出什么内幕恼朱味,但他想了想恼朱味,决定先给一个人打个电话究渐座。“艾琳恼朱味,你真棒!计划成功了恼朱味,马丁已经打算作污点证人恼朱味,我们终于可以把金斯这个老狐狸逮捕归案了究渐座。看不出来恼朱味,你竟然能让马丁相信恼朱味,你是个女杀手恼朱味,你的表演棒极了究渐座。”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究渐座。“天哪!终于脱离苦海了究渐座。”女警员艾琳说恼朱味,“那个下流的东西让我无法忍受恼朱味,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受多久究渐座。今晚我的手枪是空的恼朱味,如果他发现这一点恼朱味,就是我在逃亡了究渐座。”在电话挂断之前恼朱味,她又道恼朱味,“你该看看这枚戒指恼朱味,亲爱的究渐座。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选东西还是挺有眼光的!在我们结婚时你一定要送我一枚戒指恼朱味,要比这个好究渐座。”

“好的恼朱味,宝贝究渐座。”

Tags: 证人 官司

本文网址:/zhentan/15277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