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神奇的柜子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希区柯克

  玛莎收到了一个柜子恼朱味,在她七十四岁生日的前一天收到的究渐座。从楼下的走廊恼朱味,通过一阶阶宽敞费锐耕、弯曲的楼梯恼朱味,搬运工人正费力地把那口箱子抬往玛莎家究渐座。经过卧室恼朱味,他们抬柜子时刮到了门柄恼朱味,看到这一幕恼朱味,有一种颤动的感觉在玛莎心中升起究渐座。

  她让工人们把箱子靠墙放好究渐座。工人们走后恼朱味,她独自看着这个柜子究渐座。很快恼朱味,有一种熟悉的神秘感涌上她的心头究渐座。

  玛莎小的时候经常去看自己的姑妈究渐座。姑妈去世的时候年龄不大究渐座。晚辈们在每次家庭聚会时恼朱味,关于姑妈的旧事都会谈论到:三岁时恼朱味,姑妈被吉普赛人绑架;姑妈的恋人恼朱味,曾为了姑妈自杀;一些林中野鸟常飞到姑妈家恼朱味,向她要面包屑吃究渐座。

  玛莎和姑妈见的最后一面恼朱味,直到现在还让玛莎印象深刻究渐座。姑妈那天早晨有点怪恼朱味,她说:“玛莎恼朱味,我会送给你一个柜子恼朱味,就是那个有很多抽屉的柜子究渐座。一些孩子因为好奇恼朱味,经常会打开抽屉看看;只有你懂得尊重恼朱味,尊重别人的东西和秘密恼朱味,将来恼朱味,那个柜子就是你的究渐座。”

  玛莎仔细看着柜子恼朱味,它大约有一尺厚费锐耕、四尺宽费锐耕、五尺高究渐座。玛莎不禁陷入了沉思:大概三十年前吧恼朱味,她第一次看到这个柜子究渐座。柜顶呈三面扇形恼朱味,像是一幢古老的欧式房子恼朱味,中间那部分最高究渐座。整个柜子是黑色的恼朱味,看起来很脏的那种黑色恼朱味,薄薄的金色花纹从龟裂的漆里露出来究渐座。柜子每排有十五个抽屉恼朱味,一共有二十四排恼朱味,五个大小相同的抽屉在柜子左下方究渐座。右边有一个上面刻有“闲年”字样的小门究渐座。这个柜子每个抽屉都用老式的木柄作把手恼朱味,做工实际上也很粗糙究渐座。在玛莎的记忆中恼朱味,每个抽屉代表一年中的一天恼朱味,那个小门恼朱味,代表那个抽屉是闲年二月二十九用的究渐座。

  姑妈在世时总和这个柜子打交道恼朱味,她打开一个抽屉恼朱味,从里面取出一张纸条恼朱味,然后恼朱味,严肃地宣布:“我今天的运气会怎么样究渐座。”

  玛莎想到这不禁皱了下眉头究渐座。她知道恼朱味,这些抽屉是有一定次序的恼朱味,但她不知道该怎么看抽屉里面的纸条恼朱味,是该从元旦开始看还是该从生日开始看究渐座。她曾记得恼朱味,有细细的娟秀字迹在那淡蓝色的纸条上恼朱味,但她从没读过纸条上的内容究渐座。

  “晚报来了恼朱味,玛莎小姐究渐座。”苏珊娜说究渐座。苏珊娜和玛莎住在一起恼朱味,她是个半工半读的大学生究渐座。玛莎雇她来照顾自己恼朱味,她晚上扶玛莎上床休息恼朱味,上午照顾玛莎起床恼朱味,扶玛莎坐进轮椅究渐座。玛莎二十五年前出了一次意外事故恼朱味,从那以后恼朱味,她雇过不少女孩究渐座。一些女孩完全是因为钱才来照顾她的恼朱味,但也有一些女孩在和她相处时有了感情恼朱味,虽然毕业后去了别的地方恼朱味,但仍和她保持着联系究渐座。

  “这个柜子怎么看起来有点奇怪究渐座。”苏珊娜随意地说道究渐座。

  “它完全是手工做的恼朱味,而且十分古老究渐座。”玛莎有点不高兴地回答究渐座。

  “我并不是说它不好恼朱味,”苏珊娜忙解释道恼朱味,“我的意思是说恼朱味,柜子抽屉这么小恼朱味,装不了什么东西啊!连一副扑克估计也装不下恼朱味,它是珠宝箱还是别的什么箱子?”

  “你应该尊重别人的东西恼朱味,不该打听的别打听究渐座。”玛莎用尖刻的语气说恼朱味,她觉得这样的说话语气和姑妈的口气很像究渐座。

  “我以为抽屉是空的恼朱味,对不起!”苏珊娜委屈地道究渐座。

  “没什么恼朱味,也许里面真的没什么究渐座。”玛莎缓和了一下语气道究渐座。她那天晚上躺在床上发抖恼朱味,似乎有一种浓浓的神秘色彩充斥在她黑暗的房间里恼朱味,像是从纱窗里涌进来的雾究渐座。那黑黑的柜子恼朱味,在走廊灯光的照耀下若隐若现究渐座。

  “你不应该相信这样的事恼朱味,玛莎究渐座。”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恼朱味,“你是个实际的女人恼朱味,绝不会胡思乱想些什么究渐座。”

  玛莎以前是一位私立学校的数学教师恼朱味,不过恼朱味,在她和一位有地位的男人结婚后恼朱味,她就不教书了恼朱味,那人比她大究渐座。她有着聪明的大脑费锐耕、敏捷的思路恼朱味,对此她颇以为傲究渐座。一件家具怎么会让她迷信呢?迷信是愚蠢的恼朱味,她为刚才的想法羞愧究渐座。姑妈有一种轻微性痴呆症恼朱味,所以恼朱味,生前才把命运依附于它究渐座。

  “真的恼朱味,玛莎恼朱味,”像往常一样恼朱味,她第二天早上提高嗓门劝自己恼朱味,“柜子里面可能什么也没有恼朱味,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究渐座。”苏珊娜把她安顿进轮椅恼朱味,然后离开了究渐座。玛莎不自觉地费锐耕、慢慢地推着自己恼朱味,到柜子前用手上下抚摸着那柜子恼朱味,她一连摸了儿排恼朱味,逐个抽屉地摸恼朱味,然后恼朱味,猛吸一口气喃喃地道:“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呢?”

  她伸手拉开第一个抽屉恼朱味,把抽屉放在大腿上恼朱味,里面确实装有一张小纸条恼朱味,这让她有些意外究渐座。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皱折的字条究渐座。这张纸已经褪了色恼朱味,但仍能看出是蓝色的恼朱味,墨水已褪成铁锈色恼朱味,而且纸质有点脆恼朱味,看着有些像干了的血迹究渐座。纸上的字是:一则来自过去的消息究渐座。就这儿个字恼朱味,没有标点恼朱味,其他什么也没有究渐座。

  玛莎看了一会儿后恼朱味,把纸条重新叠好恼朱味,又轻轻地放回抽屉里究渐座。当她在放回纸条时自言自语道:“玛莎恼朱味,现在看来恼朱味,这柜子所含的意思就是从过去来的一则消息究渐座。”

  苏珊娜那天下午带来一封信恼朱味,又大又厚的信封是白的恼朱味,信是从一个律师事务所发来的恼朱味,日期竟然是二十五年前恼朱味,收信人一栏写着:“在我侄女玛莎七十四岁生日那天交给她究渐座。”她开始看这封信究渐座。

  亲爱的玛莎:

  我写这封信到你收到这封信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恼朱味,或许我在你读到这封信时已不在人世究渐座。我知道人们背后会说我举止刁钻古怪恼朱味,也会因此笑话我;但是恼朱味,我知道过去与未来恼朱味,我立下遗嘱在你七十四岁生日的前天恼朱味,送给你那个有很多抽屉的柜子究渐座。

  姑妈卡伦

  玛莎觉得一阵凉意袭来恼朱味,难道蓝色纸条上写的“过去来的消息”恼朱味,是一则来自姑妈的消息恼朱味,而不是柜子本身?

  玛莎在接下来的儿天拒绝接近柜子恼朱味,视它为邪恶的东西究渐座。但她第四天再也忍不住了恼朱味,她打开第四个抽屉恼朱味,中间隔了两个抽屉还没打开究渐座。纸条上写道:一个有着浅黄色头发的美丽孩子究渐座。

  她思考了这句话很久恼朱味,但她实在想不出来恼朱味,她认识的哪一个小孩是浅黄色的头发?这段时间恼朱味,她很少见到小孩究渐座。她午饭后睡了一觉恼朱味,睡了一会儿恼朱味,苏珊娜开始喊她究渐座。

  “玛莎小姐?”苏珊娜轻轻地道恼朱味,“你以前曾和我说过恼朱味,如果碰到有想吃甜点的小孩恼朱味,就把小孩带过来见你究渐座。”

Tags: 柜子 抽屉

本文网址:/zhentan/15277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