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妈妈是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请你告诉我恼朱味,你为什么厌恶你的母亲恼朱味,”韦莱茨医生和气地问道究渐座。

  克莱尔-塔兰特紧抿着嘴唇究渐座。她觉得“厌恶”这个词并不适当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露西姑妈显然用的是这个词究渐座。可爱的费锐耕、不知所措的姑妈究渐座。

  她可以想像她是这么说的:“医生恼朱味,她爸爸和我都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究渐座。她一向是很通情达理的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当每个人都非常快乐的时候恼朱味,她突然厌恶起她母亲!”

  她还记得恼朱味,当她姑妈提议去看心理学医生时恼朱味,她英俊的父亲皱起了眉头究渐座。每个人都说克莱尔长得像她父亲恼朱味,一样漆黑的眼睛恼朱味,一样卷曲的头发和黄褐色的皮肤究渐座。她个子很高恼朱味,已经到他肩膀了究渐座。

  平常恼朱味,她一想起父亲恼朱味,心中就充满快乐恼朱味,但是恼朱味,今天恼朱味,这种快乐消失了究渐座。她知道自己伤害了他恼朱味,感到很难过究渐座。她只是因为太爱露西姑妈了恼朱味,才同意做这种浪费时间的事究渐座。她毫不怀疑这是浪费时间恼朱味,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对的究渐座。她今年才十二岁恼朱味,穿着白上衣和小裙子恼朱味,可是恼朱味,由于心事重重恼朱味,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得多究渐座。

  韦莱茨医生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沉思究渐座。“从哪儿开始都行恼朱味,克莱尔恼朱味,从哪儿开始都行究渐座。跟我谈谈你小时候的事究渐座。”

  “我记得那时我们住在旧金山恼朱味,”她犹豫了一下究渐座。

  她能说什么露西姑妈没有告诉他的事吗?这时恼朱味,她看到他鼓励的微笑恼朱味,于是说下去:“我母亲和父亲在旧金山相遇恼朱味,在那里结婚究渐座。”

  她说恼朱味,她父亲在一家大公司工作恼朱味,公司总是不停地把他从这个工厂调到那个工厂究渐座。最后恼朱味,他想方设法让公司派他到东部波士顿附近的一个小镇工作究渐座。他和露西姑妈就是在那儿长大的恼朱味,露西比她父亲大十五岁恼朱味,他们的父母去世后恼朱味,是她一手把弟弟抚养大的究渐座。

  “你非常像他恼朱味,”有一次露西姑妈对她说究渐座。“你父亲从来不像一个小孩究渐座。从卡特两岁起恼朱味,他就一直比他的同辈人聪明得多恼朱味,他总是很不耐烦究渐座。等他上学时恼朱味,已经是个大人了究渐座。”她对小姑娘微微一笑究渐座。

  “你很像他恼朱味,但你的自制力比他强究渐座。”

  她不得不学会控制自己究渐座。时间过得真慢恼朱味,她已经开始不耐烦了究渐座。她不得不忍受恼朱味,因为连露西姑妈都希望这只是一种孩子气的心理状态究渐座。然后她大声说道:“塔兰特家族就只剩下爸爸费锐耕、露西姑妈和我了究渐座。母亲在她叔叔死后恼朱味,也只剩下一个人了恼朱味,所以她和爸爸两个人都想回到东部恼朱味,和露西姑妈一起生活究渐座。”

  “接着说恼朱味,”医生的声音很低究渐座。她真想知道他在想什么究渐座。并不是因为这很重要恼朱味,无论他想什么或说什么恼朱味,都无关紧要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她想知道露西姑妈都告诉了他些什么究渐座。她说没说克莱尔的智商是她就读过的所有学校中最高的恼朱味,她现在是在神童班学习?

  如果他知道这些恼朱味,那么恼朱味,他一定不会怀疑她是为了引人注目才这么做的恼朱味,他就不会像她父亲一样坚信不疑了究渐座。

  医生在催她往下说恼朱味,她听到“车祸”两字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那是一次可怕的车祸恼朱味,”克莱尔说究渐座。“爸爸和我很幸运究渐座。

  我们被甩了出来究渐座。我当时只有五岁恼朱味,但我记得我们俩都只受了点轻伤究渐座。”她停了片刻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另一辆车里的人却当场死了恼朱味,那是一对年轻夫妇究渐座。”

  “那是在你父母带你去东部的时候?”

  “是的恼朱味,那时我父亲调动工作究渐座。车祸发生在俄亥俄州的一个小镇究渐座。”

  “你母亲呢?”

  他肯定以为她怕讲这些事恼朱味,但是恼朱味,从车祸发生到现在恼朱味,已经七年了恼朱味,她已经习惯了恼朱味,因为她经常会想起此事究渐座。

  “母亲是从汽车的废墟中挖出来的恼朱味,经过几个星期的抢救恼朱味,才活了下来究渐座。”她想起第一年那漫长的几个星期究渐座。那段时间恼朱味,她父亲主要是在数百英里远的医院度过的究渐座。她记得她觉得非常孤独究渐座。

  “她的容貌全部被毁了恼朱味,”她突然说究渐座。

  韦莱茨医生低声问道:“看到她被毁了容恼朱味,你是不是很不舒服?”

  不舒服吗?坦率地说恼朱味,也许刚开始是很不舒服恼朱味,但那是她自己的母亲啊!再说恼朱味,她知道恼朱味,过了几年后恼朱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究渐座。

  第一年恼朱味,她非常快乐恼朱味,虽然父亲和母亲都不在她身边究渐座。当然恼朱味,露西姑妈尽全力让她生活得愉快究渐座。

  她父亲的公司暂时让他到俄亥俄工作恼朱味,那里离她母亲的医院很近究渐座。她父亲偶尔会离开她母亲黛拉来看望她们恼朱味,但那总是很短暂的究渐座。

  “母亲出院回家时恼朱味,爸爸租下了紧挨着露西姑妈的一栋房子究渐座。

  此后恼朱味,只要母亲需要治疗或休息时恼朱味,爸爸就会让我去姑妈那里究渐座。经常那样究渐座。所以恼朱味,你瞧恼朱味,我实际上有两个家究渐座。”

  她有两个家究渐座。在一个家里恼朱味,父亲全身心地照顾一个幽灵般的女人恼朱味,她总是悄无声息地在屋里走来走去恼朱味,一刻也离不开她丈夫恼朱味,屋里的窗帘几乎总是拉着的恼朱味,挡住外面的阳光究渐座。另一个家是她父亲让克莱尔去的恼朱味,克莱尔非常喜欢姑妈那个家究渐座。

  “当你知道你母亲又要离家一年时恼朱味,你有什么感觉?”医生问道究渐座。

  “我很高兴究渐座。车祸完全改变了她究渐座。我说的不只是她的容貌恼朱味,而是她的整个举止究渐座。她过去总是很开朗恼朱味,很快乐的究渐座。我们大家都知道恼朱味,母亲到三十五岁时恼朱味,就能继承她叔叔的遗产恼朱味,那就是去年——也就是车祸后的六年究渐座。”她深吸了一口气恼朱味,继续说下去究渐座。“我知道恼朱味,通过整容手术恼朱味,她的脸又会恢复正常究渐座。爸爸详细地向我解释过这事对她意味着什么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很自然的恼朱味,当她离家去做整容手术时恼朱味,我们都很高兴恼朱味,虽然她要离家很长时间究渐座。”

  韦莱茨若有所思地问:“在继承遗产前恼朱味,你父亲没有计划做任何整容手术?”

  “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做恼朱味,”她马上回答说恼朱味,“学习走路恼朱味,学习使用双手究渐座。不只是进行皮肤移植究渐座。她被烧得很厉害恼朱味,要进行其它方面的治疗究渐座。不能同时进行这一切啊!”

  “当然恼朱味,”他同意说究渐座。“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究渐座。”

  出于某种原因恼朱味,她觉得自己需要进一步为她父亲辩护究渐座。“爸爸用完了他所有的钱恼朱味,而露西姑妈收入很少究渐座。”她看着他究渐座。

  “我想可能还有保险金恼朱味,”他温和地说究渐座。

  “露西姑妈说那点钱无济于事究渐座。再说恼朱味,虽然车祸的责任在那对夫妇身上恼朱味,但他们没有任何亲戚恼朱味,爸爸没法找人借钱究渐座。”她又深吸一口气究渐座。“母亲继承了那笔钱恼朱味,真是太好了恼朱味,因为整容手术非常昂贵究渐座。”她记起她和露西姑妈等待她父母回来的那一天究渐座。“那本来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他们走进门时恼朱味,我们听到了笑声恼朱味,我太高兴了究渐座。车祸发生后恼朱味,我们就没有听到过母亲的笑声恼朱味,那真是太久太久了究渐座。”

  她从椅上子站起来究渐座。“我答应姑妈跟你谈谈恼朱味,现在我谈了恼朱味,但这毫无结果究渐座。那个女人不是我母亲!”

  下个星期恼朱味,在姑妈的催促下恼朱味,克莱尔又来到医院究渐座。这次医生又听她说了一遍恼朱味,然后建议道:“也许你应该试着从你父亲的角度来看这事究渐座。”

  “他的角度?”她的声音有些不安究渐座。“他认为我是嫉妒——嫉妒我母亲!”

  “你认为他完全错了恼朱味,”这不是提问恼朱味,他的声音非常温柔究渐座。

  她说:“我有七年没有母亲恼朱味,我会非常乐于重新得到她——我那美丽费锐耕、快乐费锐耕、慈爱的母亲恼朱味,你不这么认为吗?”

  “她现在不是这样了吗?”

  她摇摇头恼朱味,感到胃在抽动究渐座。“我很抱歉恼朱味,医生究渐座。不管你说什么恼朱味,你都不能让我相信她是我母亲究渐座。我们可以一直这么谈下去恼朱味,但这永远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究渐座。”

  在看了十几次医生后恼朱味,仍然毫无结果恼朱味,露西姑妈告诉她恼朱味,她可以不用再去韦莱茨医生那儿了究渐座。

  她父亲马上作出决定究渐座。

  克莱尔一动不动地坐在露西姑妈客厅的角落里恼朱味,听到她父亲告诉她们恼朱味,他要带黛拉去东方旅行究渐座。

  “克莱尔恼朱味,当你恢复理智时——”他英俊的脸庞扭曲了“——我们会回来的究渐座。你母亲恼朱味,”他强调指出恼朱味,“已经受够了恼朱味,她再也忍受不了了究渐座。这纯粹是瞎胡闹究渐座。”然后他突然发作起来了究渐座。“天哪恼朱味,姑娘恼朱味,你知道你这么做对她伤害有多大吗?”

  “卡特!”露西的声音非常难过究渐座。

  他站起身究渐座。当他俯身看着他女儿时恼朱味,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缓和下来究渐座。“我忘了你还小恼朱味,克莱尔究渐座。”他的声音中有一种歇斯底里的味道究渐座。“克莱尔恼朱味,一个丈夫有很多办法知道——那些办法你现在还不能理解究渐座。但你必须相信我的话恼朱味,我知道!”

  她坐在那里看着他恼朱味,脸上毫无表情恼朱味,她的胃在抽动究渐座。

  露西姑妈过来解劝道:“再给她一点时间吧恼朱味,卡特究渐座。你和黛拉去旅行吧究渐座。这可能是最好的办法究渐座。”

  “我希望如此!”卡特烦躁而怀疑地看着他姐姐究渐座。“我对她毫无办法恼朱味,我把她留给你了!”他走出房屋恼朱味,他瘦高的身体因为沮丧而显得很僵硬究渐座。克莱尔没有试图挡住他究渐座。她完全麻木了究渐座。不是因为她父亲的沮丧恼朱味,不是因为这次旅行本来是要带她去的恼朱味,而是因为她无能为力究渐座。她确信自己是对的究渐座。

  她父亲的离开恼朱味,使她的下一步行动变得更容易了究渐座。

  她姑妈提议带她去看心理医生恼朱味,父亲是勉强同意的恼朱味,但他决不会同意克莱尔的下一步行动的究渐座。露西姑妈开始也大吃一惊恼朱味,当她最终同意时恼朱味,显然是因为她相信恼朱味,这么做会彻底消除克莱尔心中的怀疑究渐座。

  在最后一刻恼朱味,露西姑妈提议陪她一起去究渐座。这是典型的露西风格究渐座。她可以让克莱尔一个人去恼朱味,警察很可能把她当成一个想哗众取宠的小孩恼朱味,理都不理她究渐座。当然恼朱味,这样克莱尔的计划就泡汤了恼朱味,但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究渐座。

  接待她们的是警察局长科斯塔恼朱味,他是个体格魁伟的中年人恼朱味,一直没有结婚恼朱味,对他来讲恼朱味,工作就是一切究渐座。他饱经风霜的脸上开始很怀疑恼朱味,但在听了露西姑妈的担心和克莱尔确信不疑的陈述后恼朱味,他变得很感兴趣究渐座。

  他拿开嘴上的雪茄恼朱味,问露西说:“她还很小恼朱味,是吗?你相信她的话吗?”

  露西姑妈脸红了究渐座。

  “不相信恼朱味,但我们仔细谈过此事究渐座。我只同意一点恼朱味,那就是恼朱味,也许她在这里能得到帮助究渐座。我相信恼朱味,即使你不愿意介入此事恼朱味,你也会为我们保密的究渐座。”然后她又坚决地补充道恼朱味,“对恼朱味,她还很小恼朱味,她只有十二岁恼朱味,但她已经非常成熟了究渐座。她父亲也是这样的究渐座。你知道恼朱味,这就使得事情很难办究渐座。”她恳求道恼朱味,“也许你能帮助她恢复心灵的宁静究渐座。”

  局长默默地看着她恼朱味,然后转向克莱尔恼朱味,用雪茄指着她究渐座。

  “好吧究渐座。你说她去医院做整容手术恼朱味,花了一年多时间究渐座。”他的脸严肃起来究渐座。“你没有指望她回家时恢复得跟七年前一模一样吧?”

  “当然没有恼朱味,”她耐心地回答说恼朱味,“爸爸告诉我恼朱味,即使他们有更多的照片恼朱味,也没法让她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究渐座。我没有指望过会发生那样的事究渐座。”

  “你那时才五岁究渐座。你能清楚地记得她的模样吗?”

  “不是很清楚恼朱味,”她承认说究渐座。“模模糊糊的究渐座。”

  “那么她什么地方不对劲呢?”

  克莱尔犹犹豫豫地回答说:

  “她的眼睛究渐座。当她从小路走过来时恼朱味,我以为她就是母亲究渐座。听到她那么快乐地笑恼朱味,真是太好了究渐座。车祸后她从来没有笑过究渐座。”她停下来究渐座。她的胃又开始痛起来究渐座。“当她看着我时恼朱味,我看到她的眼睛恼朱味,那时我就知道了究渐座。”在露西插话前恼朱味,她急急忙忙地补充说恼朱味,“是的恼朱味,我知道恼朱味,她的眼睛跟照片上的似乎很像恼朱味,它们像我母亲的一样是蓝色的——但它们不是!她不是我母亲!”

  “你怎么能这么确定呢?”

  “我们过去经常玩一种游戏恼朱味,”胃痛减轻了究渐座。“我们几乎不停地玩那种游戏究渐座。爸爸和妈妈会一本正经地说一些最荒唐的事恼朱味,编造一些最不可信的故事究渐座。有时候恼朱味,只是他们两人之间在开玩笑恼朱味,但大部分是为了逗我究渐座。我唯一分辨他们是开玩笑还是当真的办法恼朱味,就是直盯着他们的眼睛究渐座。用这种方法我总能分辨出他们是真是假究渐座。

  我不仅熟悉母亲的眼睛恼朱味,也熟悉父亲的眼睛恼朱味,不管他们说什么恼朱味,我总能分辨出来究渐座。”

  “好恼朱味,”局长说究渐座。“让我们假设你是对的究渐座。你说你母亲一年前在你父亲的陪伴下恼朱味,离家去纽约城一家医院做整容手术究渐座。她住院期间恼朱味,你们俩去探访过她吗?”

  “爸爸去过究渐座。他说母亲在整容结束前恼朱味,不想见其他人究渐座。他是唯一她肯见的人究渐座。”

  “他想每星期看她一次恼朱味,但她不同意恼朱味,”露西说究渐座。“你知道恼朱味,这全取决于她的心情究渐座。另外恼朱味,医生不想让她受到太多的打扰究渐座。整容手术很疼恼朱味,有时候恼朱味,为了改善她的容貌恼朱味,必须先让她的容貌变得更糟一点究渐座。”

  “如果你是对的恼朱味,”局长严厉地对克莱尔说恼朱味,“那么你父亲也是同谋犯恼朱味,你同意这一点吗?”

  “不!”她说究渐座。

  局长夸张地放下雪茄究渐座。“小姑娘恼朱味,你说他带她去的医院恼朱味,你说他几乎每星期见她一面恼朱味,你说他带她回的家究渐座。那么你倒是说说看恼朱味,谁能瞒过他取代她的位置呢?”

  克莱尔摇摇头究渐座。“她不是我母亲恼朱味,”她坚决地说究渐座。

  “除非——”局长沉思地摸着他粗壮的下巴究渐座。“除非做了什么快速整容术恼朱味,一夜之间改变她的容貌究渐座。你有她最近的照片吗?”

  露西姑妈回答说:“没有车祸后的照片究渐座。没有人愿意——”她没有说下去究渐座。

  克莱尔的眼睛亮了起来究渐座。

  “医院在手术前和手术后不是都要拍照甚至留下指纹吗?”

  局长注视了她好一会儿究渐座。“也许吧.”然后他转向露西姑妈究渐座。

  “如果我们做一些调查恼朱味,你认为对她会有好处吗?”

  露西姑妈点点头究渐座。“我认为有好处究渐座。我们已经尝试过别的办法究渐座。亲爱的恼朱味,这正是你想要的恼朱味,对吗?”

  她们起身离开时恼朱味,局长轻轻地把手放在小姑娘的肩上究渐座。他低垂的眼中充满同情究渐座。“别着急恼朱味,小姑娘恼朱味,可能得花点时间恼朱味,但我相信恼朱味,我们会为你找到点东西的究渐座。”

  她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究渐座。

  “也许我能发现一些指纹恼朱味,”她急切地说究渐座。“如果我发现了恼朱味,可以拿来给你们吗?”

  她看到局长慢慢地转向她姑妈恼朱味,姑妈正想表示反对恼朱味,可是一看到克莱尔脸上的表情恼朱味,就无助地耸耸肩恼朱味,把脸扭了过去究渐座。

  她父亲的房子找不到清晰可见的指纹恼朱味,全被他们勤快的清洁工擦掉了究渐座。凯勒警官负责指纹部门恼朱味,他耐心地在她带来的东西上提取指纹究渐座。有些东西她确信她母亲碰过恼朱味,有些她知道“那个女人”摆弄过究渐座。除了她自己费锐耕、露西姑妈和清洁妇的指纹外恼朱味,没有别的究渐座。有的指纹太模糊恼朱味,没有什么用究渐座。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恼朱味,克莱尔的希望逐渐破灭了究渐座。偶尔恼朱味,她会收到从菲律宾费锐耕、日本费锐耕、香港以及其他地区寄来的明信片究渐座。她扔掉一切内疚恼朱味,固执地把这些明信片带给凯勒警官恼朱味,虽然他告诉她恼朱味,这纯粹是浪费时间究渐座。碰过这些明信片的人太多了恼朱味,上面已经完全没有清晰的指纹了究渐座。

  有时候费锐耕、她没有什么事也会到警察局去究渐座。警官会耐心地跟她聊天恼朱味,向她介绍指纹方面的最新理论和发展情况究渐座。

  每次科斯塔局长在警察局看到她时恼朱味,都会和她说几句话究渐座。这两位警察的和善让她感到很温暖恼朱味,能够耐下性子来等待最后的结果究渐座。

  局长终于从纽约那家医院得到了回复究渐座。他告诉克莱尔和她的姑妈恼朱味,结果与他预料的一样究渐座。“这下小姑娘应该相信了吧恼朱味,”他热情地说恼朱味,“这可是铁证埃”他把照片递给克莱尔究渐座。“医院寄来了这些照片究渐座。他们一般不采指纹恼朱味,但他们给她做一次整容手术恼朱味,就会拍一次照究渐座。如果第一张是她恼朱味,那么其余的也一定是究渐座。这是毫无疑问的究渐座。”

  克莱尔仔细地看了那些照片恼朱味,然后一言不发地把它们递给她姑妈究渐座。

  “这的确是黛拉恼朱味,”露西姑妈急切地说恼朱味,“真是她恼朱味,亲爱的克莱尔恼朱味,没问题究渐座。”

  姑娘沉默不语究渐座。她看着手里的信封恼朱味,觉得很不自在恼朱味,把信封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究渐座。

  最后恼朱味,她抬头看着科斯塔局长究渐座。“我今天收到她的这封信究渐座。”她发现说不出“母亲”这个词究渐座。“她想回家究渐座。我本来想把它交给凯勒警官恼朱味,检查指纹究渐座。我想信封里面的指纹应该是很清晰的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我猜你现在对它已经不感兴趣了究渐座。”

  “亲爱的恼朱味,”他耐心地说恼朱味,露西同时叹了口气究渐座。“我刚给你看了证据恼朱味,证明这个女人是你母亲究渐座。我还能再做什么呢?”

  当她和露西离开办公室时恼朱味,努力不东张西望或回头究渐座。

  她可以听到局长展开信纸的沙沙声恼朱味,那是她在最后一刻恼朱味,悄悄地塞到局长手里的究渐座。

  两天后恼朱味,科斯塔局长又把她们两人叫到他的办公室究渐座。他给她们摆好椅子恼朱味,谈了谈天气和她们的身体恼朱味,然后坐到自己的椅子上究渐座。

  清了清嗓子恼朱味,擦擦他粗壮的下巴恼朱味,重重地叹了口气究渐座。

  露西显得很茫然究渐座。克莱尔非常严肃地瞪大眼睛究渐座。

  “你发现什么了恼朱味,”她缓缓地说道究渐座。

  他的眼睛充满沉思的神情究渐座。“不完全是这样究渐座。但我花了很多时间思考究渐座。”

  他拿起一个信封恼朱味,对露西说:“上次你们走的时候恼朱味,你侄女把这封信留给我究渐座。这是一封非常感人的信恼朱味,是一个她认为不是她母亲的女人写的究渐座。”他停了片刻恼朱味,然后又接着说恼朱味,“假如你侄女的怀疑是正确的呢?”

  “啊恼朱味,不会的恼朱味,”露西用手捂住嘴巴究渐座。“她是黛拉究渐座。连克莱尔现在也承认这一点了究渐座。”

  “假设她不是恼朱味,假设黛拉已经死了恼朱味,被埋葬了究渐座。”

  他们互相凝视着对方究渐座。露西姑妈转过脸恼朱味,双手握住克莱尔冰冷的手究渐座。

  她侄女措词谨慎地说:“我母亲——死了究渐座。你知道这事?”

  他把信封放在桌子上究渐座。“我什么都不知道恼朱味,我只是在假设究渐座。你现在已经知道恼朱味,一个清晰的指纹是多么重要究渐座。凯勒警官说恼朱味,在过去几个星期里恼朱味,你学到了许多有关指纹的知识究渐座。所以你知道恼朱味,如果这里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指纹恼朱味,我们把它送到华盛顿恼朱味,就可以得知许多情况究渐座。”他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恼朱味,又拿起信封恼朱味,敲敲桌面究渐座。“你知道恼朱味,由于以下的几个原因恼朱味,华盛顿可能把她的指纹存档究渐座。她可能在政府部门工作过恼朱味,她可能在军队服役过恼朱味,她甚至可能是一个罪犯究渐座。”他停下来恼朱味,仔细打量她的脸究渐座。克莱尔直勾勾地注视着他究渐座。

  “好吧——我把指纹寄到那里究渐座。我得到了一个回答恼朱味,假如回答说恼朱味,这个指纹属于威廉太太恼朱味,或者说黛西-安布罗斯究渐座。这对你意味着什么?”

  露西目瞪口呆究渐座。

  “我知道它应该是有意义的恼朱味,”他继续说道究渐座。“她不就是被认为和她丈夫一起死于七年前车祸的那个女人吗?所以也许她没有死去究渐座。也许这个小姑娘的母亲才是死者究渐座。”

  “但是卡特——”露西表示不同意究渐座。

  “对恼朱味,”局长点点头究渐座。“你弟弟把仍然活着的那个女人认作他妻子了究渐座。说到底恼朱味,为什么不呢?即使她是黛西-安布罗斯恼朱味,一个陌生人究渐座。她活着恼朱味,另外恼朱味,六年后恼朱味,他妻子将继承一笔遗产恼朱味,那就是说恼朱味,如果她在六年中仍然活着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他不认识这个安布罗斯太太啊恼朱味,”露西姑妈说究渐座。克莱尔一动不动究渐座。

  “根据你的描述恼朱味,车祸后恼朱味,他有足够的时间与她沟通究渐座。在她完全清醒之前的几个星期恼朱味,他不是一直守在她床边吗?她的过去无关紧要究渐座。谁知道威廉-安布罗斯和他妻子呢?没有人来认尸究渐座。他们没有亲戚究渐座。她丈夫在车祸中死了究渐座。为什么她不同意呢?”他聪明地点点头究渐座。

  “她运气很好恼朱味,有和塔兰特太太一样的肤色和身高恼朱味,是吗?谁会发现她是假的呢?她受了重伤恼朱味,只有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认识真正的黛拉-塔兰特究渐座。一个五岁的小姑娘根本不对他们构成任何危险恼朱味,是吗?”

  克莱尔的眼睛冷冰冰的究渐座。“你的意思是说恼朱味,从车祸后恼朱味,就一直不是我母亲?”

  “可能不是恼朱味,小姑娘究渐座。告诉我恼朱味,在车祸之后的那些年里恼朱味,她曾经正视过你的眼睛吗?她不是总是背着脸恼朱味,这样就没有人可以看到她受伤的脸了吗?她不是尽量避开你吗?在你父亲的屋子里恼朱味,窗帘不是总是拉上的吗?从你五六岁起恼朱味,不是主要由你姑妈照顾你吗?我说的对吗?如果你仍然记得她的眼睛恼朱味,我可以打赌说恼朱味,那是你非常小的时候的记忆究渐座。”他等着她回答究渐座。她不理他的问题究渐座。

  “我父亲知道这事吗?”

  “应该知道恼朱味,如果我们的推测是真的话究渐座。医院的那些照片证明恼朱味,要替换恼朱味,只有一次机会恼朱味,那就是在车祸刚发生的时候究渐座。”他盯着她究渐座。“你交给我一封信究渐座。我读了究渐座。现在你告诉我恼朱味,你希望我怎么处理它究渐座。你要我找出上面的指纹吗?”

  她的眼睛一动不动究渐座。他继续说:“你要知道恼朱味,你可能是对的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如果真是假的恼朱味,政府对初犯者的惩罚并不太严厉究渐座。也许坐几年牢就行了究渐座。”

  她握紧拳头究渐座。胃痛加剧了究渐座。“你是从这封信上可能有的一个指纹恼朱味,做出所有这些推论的恼朱味,是吗?”

  他点点头究渐座。

  她拿起桌面上的信恼朱味,慢慢地把它撕成碎片究渐座。胃痛减轻了恼朱味,她平静地问道:“这些推论的根据呢?”

  他回答说:“一个真正出色的警官可能已经把这封信影印下来了恼朱味,小姑娘究渐座。他甚至可能把它放在他的档案中恼朱味,以备哪一天你又改变主意了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他叹了口气恼朱味,这次不那么沉重了究渐座。“也许你撕毁了所有的证据究渐座。”

  一星期后恼朱味,在罗冈机场恼朱味,克莱尔和露西姑妈等着西海岸来的飞机降落究渐座。当舷梯搭好恼朱味,乘客开始走下飞机时恼朱味,她的眼睛急切地在人群中搜索究渐座。

  “他们在那儿!”露西喊道究渐座。

  看到了恼朱味,她英俊的父亲卡特-塔兰特正自信地走向她们恼朱味,挽着一位晒得黑黑的费锐耕、可爱的女人的手臂究渐座。

  克莱尔奔向她父亲究渐座。

  “你好恼朱味,宝贝恼朱味,”他高兴地笑起来恼朱味,费力挣脱她的手究渐座。“别急!我们很高兴看到你!”他把她转向他的同伴究渐座。他的声音加快了究渐座。”这是你母亲恼朱味,你不向她问好吗?”

  当小姑娘直盯着黛拉的眼睛时恼朱味,显然非常犹豫究渐座。接着恼朱味,她不顾胃部的抽动恼朱味,向那个女人探过身恼朱味,迅速吻了她一下恼朱味,轻快地说:“欢迎回家——母亲究渐座。”

Tags: 妈妈 车祸

本文网址:/zhentan/15276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