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红死神的面具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爱伦·坡

  这个国家从未遇到过如此凶猛的瘟疫恼朱味,而且持续时间如此之久究渐座。只要有人染上它恼朱味,必死无疑恼朱味,而且死相恐怖恼朱味,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流血恼朱味,红得如同在红色染料桶中浸过一样究渐座。这种病起初只会令人头昏恼朱味,可短短几分钟后恼朱味,身上和脸上就会出现一片红色斑点恼朱味,而后越来越多恼朱味,直到全身都是究渐座。接下来就是大量出血恼朱味,每个毛孔都成了血流的通道究渐座。只需要半个小时恼朱味,人就会死亡究渐座。这种恐怖的疾病像死神一样带走无数人的生命恼朱味,可国王却置之不理恼朱味,只知道自己寻欢作乐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国王不是不害怕瘟疫恼朱味,而是他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远离瘟疫究渐座。在百姓有一半被瘟疫带走生命之后恼朱味,国王带了1000个心腹躲到了一座高大的修道院里究渐座。这1000个心腹有身强力壮的男人恼朱味,也有婀娜多姿的女人恼朱味,总之可以供国王玩乐究渐座。除此之外恼朱味,国王还在修道院贮备了大量粮食恼朱味,足够他们生活好一阵子究渐座。这座修道院十分雄伟恼朱味,是按照国王奢侈的风格建成的恼朱味,占地面积非常大恼朱味,宛若一座古堡恼朱味,而且里边一切设施应有尽有恼朱味,不失为一个躲避瘟疫的世外桃源究渐座。

  国王进入修道院后恼朱味,便命人焊死了唯一通向外面的大铁门恼朱味,他和1000个心腹是死心要在这里生活究渐座。倘若以后谁憋得发慌恼朱味,想要出去恼朱味,也没有出口究渐座。在这样一个既安全又封闭的地方恼朱味,大家倒是很安心恼朱味,每日可以纵情玩乐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修道院里每天都在上演不同的戏码恼朱味,不是滑稽戏恼朱味,就是芭蕾舞恼朱味,还有无数美女相伴恼朱味,歌舞升平恼朱味,完全没有瘟疫的阴影究渐座。大概过了五六个月恼朱味,修道院外的瘟疫更加肆虐恼朱味,情况惨不忍睹恼朱味,可国王却心血来潮恼朱味,要举办什么化装舞会恼朱味,让1000个心腹都到场参加究渐座。

  举办化装舞会的地方是修道院最大的一个宫殿恼朱味,由七个房间组成究渐座。一般这种套间的建筑风格都很整洁恼朱味,推开大门恼朱味,所有房间尽收眼底究渐座。可这个宫殿与众不同恼朱味,推开大门只能看到一个房间恼朱味,每走一段都会遇到转弯恼朱味,转过去后是另一番景象恼朱味,看上去没有一点规矩究渐座。可这位国王就喜欢独树一帜究渐座。

  这七间房的装饰色各不相同恼朱味,但每一间房的色调却是统一的究渐座。比如从东边开始数起恼朱味,第一个房间的主色调是蓝色恼朱味,那么窗户玻璃也都是蓝色;第二个房间通体紫红恼朱味,窗户玻璃也都是深沉的紫红色;第三个房间从玻璃到墙面都是绿色;第四个房间都是橙色恼朱味,连家具都是一个色系;第五个房间是纯白色;第六个房间是紫罗兰色恼朱味,就连投进的光线都是这个颜色;第七个房间从屋顶到地面每个角落都是黑色恼朱味,而且铺满了黑丝绒恼朱味,可奇怪的是恼朱味,这间房子的窗户不是黑色恼朱味,而是红色恼朱味,像血一样的红色究渐座。这七间屋子有个共同点恼朱味,就是没有烛台恼朱味,所有采光都要靠屋子外面回廊上的香炉究渐座。香炉里摇曳的炉火映照在每个房间的窗户上恼朱味,光线透过五颜六色的玻璃投射到屋内恼朱味,倒是别有一番美感究渐座。可第七间屋子却没有一分一毫的美感可言恼朱味,沉闷的黑色恼朱味,加上艳丽的红色恼朱味,让炉火穿过玻璃后变得诡异费锐耕、阴森究渐座。没人敢走进这个屋子恼朱味,甚至连路过都不敢究渐座。而且在第七间屋子里还放着一座巨大的费锐耕、古老的黑檀木钟究渐座。每到整点时分恼朱味,黑檀木钟就会发出沉闷费锐耕、悠长的敲钟声究渐座。这钟声不同于寻常的钟声恼朱味,它调子古怪恼朱味,敲打的节奏也十分奇特恼朱味,让听到的人不由自主产生一种恐惧感究渐座。前来参加舞会的人们恼朱味,每次听到这奇怪的钟声恼朱味,都会下意识停下舞步恼朱味,专心等待钟声的结束究渐座。就连乐队的乐师也会停止奏乐恼朱味,战战兢兢等待钟声的完结恼朱味,似乎在等待一件可怕事情的结束一般究渐座。一旦钟声停止恼朱味,舞会又会恢复之前的热闹恼朱味,四处传出放荡的笑声究渐座。乐师们也费解地看着对方恼朱味,脸上露出不知所措的尴尬神情恼朱味,似乎在嘲笑自己刚刚过于紧张究渐座。

  很多人暗中起誓恼朱味,说下次钟声响起的时候一定不会慌了手脚究渐座。可每次过了60分钟恼朱味,钟声响起的时候恼朱味,大家还是一如既往地慌乱和恐惧恼朱味,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究渐座。虽然钟声打乱了舞会的节奏恼朱味,但大家还是很欢快恼朱味,毕竟这里的生活和外面的生活简直是天壤之别恼朱味,谁不喜欢沉溺于声色呢!

  这次舞会完全由国王一手策划恼朱味,所有的装饰和色彩都是他精心挑选的究渐座。按照他独特的性格恼朱味,舞会装饰也一样别具一格究渐座。不得不承认恼朱味,国王在色彩的挑选上大胆奔放恼朱味,很少有人能企及恼朱味,就拿这次举办舞会的大殿套间来说恼朱味,就显得非常特别究渐座。还有各种装饰恼朱味,都奇怪到令人难以想象究渐座。一切都没按照规矩来办恼朱味,都是随心所欲的发挥恼朱味,所以看上去稀奇古怪恼朱味,像极了《欧那尼》里的场景究渐座。有人说国王是个疯子恼朱味,看看这些装饰恼朱味,果然像是出自“疯子”之手究渐座。所有参加舞会的人恼朱味,穿着打扮也都受过国王的指点恼朱味,要多古怪有多古怪究渐座。这一切都像梦幻一般恼朱味,有的令人恐惧恼朱味,有的令人欣悦恼朱味,有的令人作呕恼朱味,有的令人留恋究渐座。而实际上恼朱味,这群人正如活在梦中一般恼朱味,他们置身于一个跟外界完全隔绝的世界里恼朱味,在狂妄的色彩和扭曲的音乐里摇摆身体恼朱味,丝毫没把外面的红色瘟疫当作一回事究渐座。

  又一个60分钟过去了恼朱味,黑檀木钟再一次响起那令人发毛的钟声究渐座。也只有在钟声响起的时候恼朱味,这个缤纷喧闹的世界才会有片刻安静恼朱味,只能听到大家的呼吸声究渐座。可一旦钟声消失恼朱味,便又会变得疯狂起来恼朱味,人们又开始放肆地笑恼朱味,大声呼喝恼朱味,音乐声又不断响起究渐座。

  夜色慢慢降临恼朱味,连第七间屋子里都挤满了人究渐座。炉火透过血红色的玻璃映照进黑色的房间里恼朱味,再加上黑檀木钟的钟声恼朱味,在这间屋子里的人所怀的情绪远比其他屋子里的人复杂究渐座。

  其他屋子里的人完全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恼朱味,径自纵情作乐恼朱味,即使能听到黑檀木钟的钟声恼朱味,也不会像第七间屋子里的人们那样严肃究渐座。时间过得飞快恼朱味,转眼已是午夜恼朱味,黑檀木钟再次响起钟声究渐座。音乐戛然而止恼朱味,舞蹈的人停下舞步恼朱味,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究渐座。这次钟声要响12次恼朱味,人们不安的时间变长了恼朱味,可接受的能力也变强了究渐座。若非如此恼朱味,人们也不可能注意到一位新来的成员究渐座。

  这位成员蒙着脸恼朱味,似乎是踩着第12声钟声出现在大家面前恼朱味,之前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究渐座。大家开始悄声议论这个人的装扮究渐座。很快恼朱味,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所有房间恼朱味,也传到了国王的耳朵里究渐座。

  我想说一句恼朱味,在我描述的所有舞会里恼朱味,一个平凡无奇的人是不足以引起大家注意的究渐座。

Tags: 面具 瘟疫

本文网址:/zhentan/15261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