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死亡诊断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安布罗斯·比尔斯

  “我知道你们这些医生都是科学至上者恼朱味,可有时候比谁都迷信究渐座。”霍弗的话带着挑衅的口气恼朱味,“当然恼朱味,你们当中大部分人不相信这世上有灵魂一说究渐座。可我就相信恼朱味,活人有时候可以用一种别的方式出现在另一个地方究渐座。那个地方可能有他深刻的回忆恼朱味,或者他对那个地方产生了强烈的影响恼朱味,在那里留下了自己的痕迹究渐座。我说的是真的恼朱味,一个人的确可以影响一个地方恼朱味,我是说环境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可以出现在另一个人的面前恼朱味,就像你们说的幻觉一样究渐座。当然恼朱味,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影响环境的恼朱味,这需要一个特别的个性恼朱味,能看到他的人也需要有一双特别的眼睛究渐座。我就有一双这样的眼睛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特别的眼睛恼朱味,可以把视觉传递到一个特别的大脑究渐座。”弗雷里医生笑着说恼朱味,显然他不赞同霍弗的说法究渐座。

  “你这种回答方式对我算是客气了究渐座。”霍弗说究渐座。

  “请原谅我的态度恼朱味,你刚刚说的这些恼朱味,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故事?你可以跟我说一说恼朱味,说说你有双怎么特别的眼睛究渐座。”弗雷里医生说究渐座。

  “我知道你一定会说那是幻觉恼朱味,不过无所谓究渐座。去年夏天恼朱味,我到梅里迪安镇去度假恼朱味,租了一套空公寓恼朱味,房东叫曼纳林恼朱味,是个医生恼朱味,据说他几年前离开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恼朱味,谁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究渐座。这房子是他自己盖的恼朱味,住了10年究渐座。当然不是他一个人恼朱味,还有一个老仆人跟着他究渐座。他行医没几年恼朱味,因为病人少恼朱味,就不干了究渐座。从此以后他很少出门恼朱味,几乎不跟外界接触究渐座。我听当地人说好像他在家里研究什么东西恼朱味,还把研究成果写成一本书恼朱味,可是得不到专家认可究渐座。那些人认为他有精神病究渐座。我没看过那本书恼朱味,也不记得书名恼朱味,反正里面写了一些常人所不能接受的理论究渐座。这个理论就是恼朱味,人在活着的时候可以预测到自己的死亡日期究渐座。按照曼纳林的说法恼朱味,人在死前几个月就可以预测到究渐座。我猜想最大期限应该是18个月究渐座。据说他在当地进行过几次死亡预测恼朱味,你们的专业用语叫死亡诊断究渐座。那些被预测的人都是在他说的那个日期死亡的恼朱味,而且死亡原因查不出来究渐座。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些恼朱味,算是个铺垫吧究渐座。

  “再说回公寓究渐座。这所公寓自从曼纳林走了后恼朱味,就没有人住过究渐座。家里的摆设十分陈旧恼朱味,还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感觉恼朱味,我也说不好恼朱味,反正那感觉让我不舒服究渐座。不过我能通过这些摆设感觉到曼纳林是个怎样的人恼朱味,应该是这里残留了曼纳林的一些特征吧恼朱味,我总感觉很不舒服恼朱味,很抑郁究渐座。绝对不是因为我一个人住这儿的缘故恼朱味,我在家也是一个人住恼朱味,就没有这种感觉究渐座。你是知道的恼朱味,我喜欢独来独往恼朱味,大部分时间都在读书恼朱味,从来没有感觉不舒服过究渐座。可在公寓里恼朱味,却让我有强烈的压抑感恼朱味,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似的究渐座。特别是在曼纳林的书房里恼朱味,感觉更强烈究渐座。可那房子明明又敞亮恼朱味,又通透恼朱味,不像是能让人压抑的地方究渐座。我也说不好是为什么究渐座。在书房的墙壁上恼朱味,挂着曼纳林的画像恼朱味,几乎是1∶1的比例究渐座。画像上的曼纳林大概50岁恼朱味,长相普通恼朱味,头发是灰色的恼朱味,目光忧郁又冰冷究渐座。这幅画有些地方一直吸引着我恼朱味,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究渐座。总之我就像着了魔一样迷恋这幅画究渐座。

  “有一天晚上恼朱味,我拿着油灯回卧室恼朱味,正好路过书房究渐座。我又被那幅画吸引住了恼朱味,在微弱的灯光下恼朱味,那幅画好像变了恼朱味,曼纳林的神情不再像白天那么泰然自若恼朱味,显得有些别扭恼朱味,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究渐座。我当时对这幅画充满了兴趣恼朱味,拿着灯走了过去究渐座。我选择了多个角度来观察画恼朱味,好像不同的光线和角度的确会让画变得不一样究渐座。看着看着恼朱味,我突然想回身究渐座。就在我回身的时候恼朱味,我看到一个男人穿过走廊向我走来究渐座。不是别人恼朱味,正是曼纳林究渐座。那种感觉恼朱味,就像是画像移动了一样究渐座。

  “‘对不起恼朱味,’我说恼朱味,我当时有点不高兴恼朱味,‘我没听到你敲门究渐座。’他当时跟我保持了一米左右的距离恼朱味,然后从我身边走过恼朱味,还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恼朱味,然后又出去了究渐座。可是我却看不清楚他是怎么离开的究渐座。我知道恼朱味,你一定会说这是幻觉恼朱味,可我认为这是灵魂究渐座。那个书房有两扇门恼朱味,一扇通往卧室恼朱味,一扇是锁着的究渐座。而且卧室没有出口究渐座。我当时的感觉就不必多说了恼朱味,你应该可以体会得到究渐座。接下来我要说的是恼朱味,今天我在联邦大街看到了曼纳林恼朱味,是的恼朱味,他就从我身边走过恼朱味,他还活着究渐座。”

  弗雷里医生沉默片刻后问:“他今天有跟你说话吗?你怎么判断他还活着?”

  霍弗睁大眼睛恼朱味,没有吭声究渐座。

  “或者他做了什么动作恼朱味,什么姿态?比如一个噤声的动作究渐座。这可是他的习惯性动作恼朱味,每当他遇到一些严重的事情时就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恼朱味,比如在宣读诊断结果的时候究渐座。”弗雷里医生说究渐座。

  “对恼朱味,他做了那个噤声的手势究渐座。这么说来恼朱味,你认识他?”霍弗惊讶地说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认识他恼朱味,还读过他的书究渐座。应该说恼朱味,每个医生都读过他的书恼朱味,他的书为医学界做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究渐座。三年前恼朱味,我给他看过病恼朱味,他死了有段时间了究渐座。”

  霍弗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恼朱味,惊慌地在屋里走来走去究渐座。他问弗雷里:“难道是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了?你是个医生恼朱味,又是我的朋友恼朱味,你要如实告诉我究渐座。”

  “不恼朱味,霍弗恼朱味,你想得太多了恼朱味,你身体非常健康究渐座。你还是回家去吧究渐座。你是个出色的小提琴手恼朱味,你要多拉一些欢快的曲子恼朱味,这有助于你忘掉这件事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人们在霍弗的书房里发现了他的尸体恼朱味,脖子边是他最钟爱的小提琴恼朱味,面前是肖邦的《葬礼进行曲》曲谱究渐座。

Tags: 诊断 书房

本文网址:/zhentan/15260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