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西南卧室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玛丽·弗里曼

  “那位小学老师今天到恼朱味,就是从阿克顿来的那位恼朱味,叫露依莎·史塔克究渐座。”姐姐索菲亚对妹妹阿曼达说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阿曼达说究渐座。

  “我准备把西南那间卧室租给她究渐座。”索菲亚说究渐座。

  “啊?”阿曼达的眼神里流露出恐惧恼朱味,“我想她不会住进去究渐座。”

  今天的天气非常热恼朱味,索菲亚却穿着一身职业套装恼朱味,阿曼达则穿着一件宽松舒适的轻薄上衣究渐座。索菲亚就是这样恼朱味,她性格强势恼朱味,为人刻薄究渐座。阿曼达处事则柔和得多究渐座。

  “哈利尔特姨妈前不久才在那间房里去世恼朱味,她如果知道恼朱味,应该不会同意住进去究渐座。”阿曼达说究渐座。

  “说什么蠢话!这栋房子哪间房间没死过人?阿克里祖父有七个孩子恼朱味,四个死在这房子里恼朱味,祖父祖母也死在这里究渐座。曾祖母和曾祖父也死在这里恼朱味,还有祖父终生未嫁的妹妹——芳妮·阿克里究渐座。我毫不夸张地说恼朱味,这栋房子里的每个房间恼朱味,甚至每张床都死过人究渐座。”

  “是恼朱味,那她还是住那里吧究渐座。”阿曼达没有再说究渐座。

  “东北角那间房子恼朱味,小不说恼朱味,还不透气恼朱味,她一定会觉得难受究渐座。她还算有点钱恼朱味,可能一个暑假都会租那间房子究渐座。如果让她住得宽敞舒服恼朱味,那她明年可能还会再光顾我们究渐座。”索菲亚说恼朱味,“你去打扫一下那间房恼朱味,把西面的窗户打开恼朱味,透透气恼朱味,让阳光照进来究渐座。我这就去准备蛋糕究渐座。”

  阿曼达拿着清扫工具到了西南卧室恼朱味,索菲亚则去了厨房究渐座。她走了几步恼朱味,回头对妹妹说:“记得把床铺换一下究渐座。”

  “好究渐座。”阿曼达显得有些慌张究渐座。

  阿曼达不敢进入西南卧室恼朱味,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究渐座。她不是没有进出过死过人的房间恼朱味,她跟姐姐搬到这里之前恼朱味,就住在母亲去世的房子里恼朱味,来到这里后她也曾经住过一个已经去世的客人的房间究渐座。可这间房不一样恼朱味,她每次一进去恼朱味,就心跳加速恼朱味,手脚冰凉究渐座。这个房间十分宽敞恼朱味,西费锐耕、南各有两扇窗户恼朱味,窗帘沉沉垂下来究渐座。房间被一层薄雾笼罩着恼朱味,更让阿曼达感到不舒服究渐座。

  她走到西边的窗户前恼朱味,打开窗户和窗帘恼朱味,房间的摆设也明亮起来究渐座。这房间其实也没有多大恼朱味,而且十分陈旧究渐座。家具摆设都是老年人喜欢的样子恼朱味,老式桃花心木家具费锐耕、孔雀式棉布单费锐耕、旧式的长排衣柜恼朱味,还有一张不知道多古老的摇椅究渐座。那摇椅原先可是这间房主人的心头之物究渐座。衣柜半敞着恼朱味,露出一件紫色的绸缎睡衣究渐座。阿曼达将睡衣取下来恼朱味,姐姐怎么会如此粗心恼朱味,竟然没把姨妈的睡衣收起来究渐座。她看了眼黑漆漆的衣柜恼朱味,飞快地把衣柜门关上究渐座。衣服上有浓烈的熏衣草的味道恼朱味,姨妈生前长期服用熏衣草恼朱味,久而久之恼朱味,就连她身上都有一股熏衣草的味道究渐座。

  阿曼达赶快把睡衣扔到了摇椅上恼朱味,她害怕这个味道恼朱味,就好像姨妈在这里一样究渐座。一个人身上的味道是种暗示恼朱味,即使人死了恼朱味,味道也会留下来究渐座。阿曼达打扫房间恼朱味,一直能闻到这种味道究渐座。她把家具费锐耕、衣柜和盥洗盆都擦了个遍恼朱味,床铺也都换成了新的究渐座。都清理完了恼朱味,阿曼达想把睡衣拿到阁楼上恼朱味,那里存放着姨妈的所有遗物究渐座。可就在她转身要拿的时候恼朱味,睡衣却不见了究渐座。

  阿曼达是个不太相信自己的人恼朱味,自己做过的事情也经常怀疑究渐座。她的第一反应是恼朱味,自己根本没从衣柜里拿出那件睡衣究渐座。她看了眼衣柜恼朱味,发现衣柜门是开着的究渐座。她立刻冲过去翻找睡衣恼朱味,可衣柜里什么都没有究渐座。

  阿曼达又朝着摇椅看了看恼朱味,睡衣的确不在那里究渐座。她疯了般四处寻找恼朱味,找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和抽屉恼朱味,就连衣橱也找了好几遍究渐座。没有恼朱味,都没有究渐座。阿曼达站在那里恼朱味,心怦怦直跳恼朱味,头皮发麻恼朱味,双手冰凉究渐座。

  “到底怎么回事?”阿曼达不断问自己究渐座。

  她确信自己看到了哈利尔特姨妈的紫色睡衣恼朱味,也确信自己将它从衣柜里取出来放到摇椅上恼朱味,同样也确信没把睡衣拿出房间究渐座。她瞬间被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纠缠着恼朱味,在她的逻辑里恼朱味,东西不会凭空消失恼朱味,除非被人拿走了究渐座。

  或许是索菲亚刚刚路过房间恼朱味,拿走了恼朱味,见她在打扫恼朱味,就没有告诉她究渐座。阿曼达这样告诉自己究渐座。“我真是傻恼朱味,胡思乱想些什么究渐座。”阿曼达对自己说究渐座。这样想果然很有效恼朱味,她的手脚开始回暖恼朱味,紧张感消失了许多究渐座。

  阿曼达到了楼下厨房恼朱味,看到索菲亚正在搅拌面糊究渐座。

  “都打扫完了?”索菲亚看到阿曼达后问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阿曼达突然感到一种恐惧感恼朱味,索菲亚正在搅拌面糊恼朱味,那面糊都有气泡了恼朱味,应该是一直搅拌的结果究渐座。可见索菲亚根本没有离开过厨房恼朱味,根本没有进房间拿走哈利尔特姨妈的睡衣究渐座。

  “既然你打扫完了恼朱味,就过来帮我摘豆子吧究渐座。我没时间煮它们了究渐座。”

  阿曼达听从姐姐的吩咐恼朱味,一边摘豆子恼朱味,一边问:“刚刚你去过哈利尔特姨妈的房间吗?”

  “没有啊究渐座。我一直在弄面糊究渐座。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究渐座。”阿曼达认为这是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恼朱味,如果告诉姐姐恼朱味,姐姐一定会说自己疯了究渐座。她决定什么都不说恼朱味,闷声不吭地坐在那里摘豆子究渐座。

  “阿曼达恼朱味,你怎么了?”索菲亚察觉出她有些不对劲究渐座。

  “没事究渐座。”

  “肯定有什么事究渐座。你看看你恼朱味,脸色苍白恼朱味,摘豆子的手都在发抖究渐座。你怎么了?阿曼达恼朱味,告诉我究渐座。”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究渐座。”

  “你不会撒谎恼朱味,阿曼达究渐座。刚刚你问我有没有去过姨妈的房间是什么意思?”

  阿曼达很想说实话恼朱味,可是她不能恼朱味,因为说出来姐姐也不会相信究渐座。

  “我是想问你恼朱味,你有没有注意到恼朱味,衣柜上的纸都湿了恼朱味,恐怕是下雨的时候恼朱味,屋顶漏了究渐座。”

  “这至于让你脸色苍白吗?”

  “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究渐座。”

  “那房间窗户一直关着恼朱味,热气都被隔离在外面恼朱味,不会太热究渐座。”

  正当阿曼达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恼朱味,门铃响了恼朱味,是前来送货的杂货商究渐座。索菲亚也无暇再追问下去恼朱味,急忙跟阿曼达一起收货究渐座。她们没有用人恼朱味,所有事情都靠姐妹俩完成究渐座。刚刚到这里的时候恼朱味,她们身上只有1200美元恼朱味,连支付房屋修葺费锐耕、转让税和保险金的钱都没有恼朱味,更别说请个用人了究渐座。对于这两姐妹而言恼朱味,能够搬进这样的大房子恼朱味,已经很奢侈了究渐座。其实她们原本应该有富足的生活恼朱味,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究渐座。

  阿克里家族十分富庶恼朱味,其中一个女儿不顾家族反对嫁给了一个姓基尔的穷小子究渐座。这个女儿从此被家族除名恼朱味,失去了家族遗产的继承权究渐座。她只能跟丈夫生活在附近一个简陋的小房子里恼朱味,过着贫穷的生活究渐座。她的姐姐和母亲丝毫没有怜惜过她恼朱味,任她过着低贱的生活究渐座。不久之后恼朱味,她生下三个女儿究渐座。又过了没多久恼朱味,她因为忧郁和过度劳累而去世究渐座。

  她的三个女儿也一直过着贫苦的日子究渐座。二女儿简生下女儿弗劳拉·斯科特后不久就去世了究渐座。简的丈夫又娶了别的女人恼朱味,弗劳拉则由阿曼达姨妈和索菲亚姨妈抚养究渐座。索菲亚在一家小学教书恼朱味,阿曼达则靠针线活贴补家用究渐座。在姐妹俩的努力下恼朱味,弗劳拉的生活还算不错究渐座。

  姐妹俩30岁的时候恼朱味,她们的父亲威廉·基尔去世了究渐座。又过了几十年恼朱味,在她们即将迈入老年的时候恼朱味,她们80岁的姨妈去世了恼朱味,并留下了阿克里家族的大公寓究渐座。在姨妈活着的时候恼朱味,她们也来看望过她恼朱味,但很少有交流究渐座。如今姨妈去世了恼朱味,她们就成了合法继承人究渐座。

  当她们听到可以继承这座大房子的时候恼朱味,第一个念头就是弗劳拉以后的生活可以不必担忧了究渐座。她们卖掉了旧房子恼朱味,搬进了新公寓恼朱味,然后把公寓里的空房间出租出去恼朱味,以房养房究渐座。律师本来建议她们卖了这座公寓恼朱味,可索菲亚一直不同意恼朱味,她一直为自己是阿克里家族的一员而感到骄傲恼朱味,这座房子是阿克里家族的标志恼朱味,无论如何都不能卖掉究渐座。尽管律师说她们的姨妈已经把所有家财都挥霍干净了恼朱味,可索菲亚还是坚持保留公寓究渐座。

  今天是索菲亚和阿曼达入住公寓的第三个星期恼朱味,在她们的打理下恼朱味,公寓已经入住了三位租客究渐座。一位是上了年纪的寡妇恼朱味,收入不错;一位是公理会的牧师;一位是中年妇女恼朱味,目前单身恼朱味,在当地乡村图书馆工作究渐座。当露依莎老师住进来后恼朱味,这里就有四位租客了究渐座。

  只要能让租客住得舒服恼朱味,索菲亚和妹妹以及外甥女弗劳拉过得简朴点也没什么究渐座。弗劳拉马上就满16岁了恼朱味,花销不大究渐座。况且她是个懂事的女孩儿恼朱味,从没有对两位姨妈提出过过分的要求究渐座。

  就在索菲亚和阿曼达忙着打理货物的时候恼朱味,弗劳拉回来了恼朱味,她刚从杂货商那里买了茶叶和糖究渐座。她走进厨房恼朱味,将东西放在桌子上究渐座。她有一双蓝色的眼睛恼朱味,大概是因为瘦弱的原因恼朱味,所以显得十分严肃究渐座。

  弗劳拉戴着哈利尔特姨妈留下的旧式女帽恼朱味,有些老气究渐座。身上穿着同样老式的连衣裙恼朱味,因为衣服肥大恼朱味,显得她更加瘦弱究渐座。

  “快把帽子摘了吧究渐座。”索菲亚对弗劳拉说恼朱味,然后又转身问阿曼达恼朱味,“你刚刚把西南卧室的水瓶灌满水了吗?”

  阿曼达满脸通红:“还没有究渐座。”

  “我一猜你就没有灌究渐座。做事总是这么糊里糊涂究渐座。”索菲亚说话一向尖酸究渐座。

  “弗劳拉恼朱味,你到哈利尔特姨奶奶的房间恼朱味,把水瓶里灌满水究渐座。小心点恼朱味,不要把水瓶弄碎了恼朱味,也不要把水弄洒究渐座。”

  “是西南那个房间?”弗劳拉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就是那个房间究渐座。还不快去!”索菲亚有点不耐烦究渐座。

  弗劳拉上楼去恼朱味,很快就抱着水瓶下来恼朱味,到厨房接水究渐座。

  “小心点究渐座。”索菲亚厉声说究渐座。

  阿曼达看了弗劳拉一眼恼朱味,猜想她有没有看到紫色的睡衣究渐座。

  门外响起了轰隆声恼朱味,一辆马车停在门口究渐座。

  “是客人来了究渐座。阿曼达恼朱味,你去招待她恼朱味,你看上去比较和蔼究渐座。我把蛋糕烤好后就来究渐座。你先带她去房间休息一下究渐座。”索菲亚说究渐座。

  阿曼达去招待客人恼朱味,索菲亚继续烘焙蛋糕究渐座。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弗劳拉又怀抱水瓶走进了厨房究渐座。

  “你怎么又把水瓶拿下来了?”

  “阿曼达姨妈让我再打一些水究渐座。”弗劳拉一脸不解究渐座。

  “她不会这么快用了一瓶水吧?”

  “水瓶里没水了究渐座。”

  “一点都没有了?”

  “是的恼朱味,姨妈究渐座。”

  “10分钟前你才打满水的啊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姨妈究渐座。”

  “你用那水了?”

  “没有啊究渐座。”

  “你把水洒了?”

  “没有究渐座。”

  “弗劳拉恼朱味,你不能对我撒谎究渐座。你真的接满了水恼朱味,可客人去的时候一滴水都没有?”

  “我没有撒谎恼朱味,索菲亚姨妈究渐座。”

  “把水瓶拿来我看看究渐座。”索菲亚拿来水瓶恼朱味,里面空空如也恼朱味,甚至还有一层薄灰恼朱味,“你看看这瓶子恼朱味,根本不像盛过水的究渐座。你根本没有装水吧?你假装在装恼朱味,其实水龙头没有对准瓶口恼朱味,就为了逃避劳动究渐座。我为你的懒惰感到耻辱恼朱味,而且你还对我撒了谎究渐座。”

  弗劳拉眼含泪花恼朱味,一脸的委屈:“我的确装满了水恼朱味,你可以问阿曼达姨妈究渐座。”

  “得了恼朱味,还需要问谁吗?这水瓶里一点装过水的痕迹都没有究渐座。你看看恼朱味,里面还有一层灰呢恼朱味,再说了恼朱味,只有10分钟恼朱味,这里的水能去哪儿呢?不用解释了恼朱味,你现在立马重新装满一瓶水恼朱味,拿到楼上究渐座。如果有一滴水洒出来恼朱味,你就准备接受惩罚吧究渐座。”

  弗劳拉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恼朱味,她抽抽搭搭着接满了水恼朱味,然后摇摇晃晃上了楼究渐座。索菲亚不放心恼朱味,跟在后面究渐座。

  “别哭了恼朱味,你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惭愧究渐座。你想想恼朱味,史塔克小姐上楼了发现水瓶里一点水都没有恼朱味,她会怎么看待我们的服务?你此刻再哭着上去恼朱味,她更要多想了究渐座。”索菲亚的口气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生硬了恼朱味,她毕竟很疼爱这个外甥女究渐座。

  到了西南卧室恼朱味,史塔克小姐正跟阿曼达说话究渐座。索菲亚看着史塔克小姐恼朱味,心想她真是又高又壮恼朱味,气质文雅恼朱味,举止大方恼朱味,一看就是有教养费锐耕、有学识的人究渐座。阿曼达看到索菲亚恼朱味,连忙做了介绍恼朱味,语气中透露着紧张究渐座。

  “真高兴认识你恼朱味,史塔克小姐恼朱味,希望你能喜欢这间房究渐座。你看这里有宽大的衣柜恼朱味,这可是公寓里最大最好的衣柜恼朱味,你可以把衣服都放进去究渐座。”说到这儿恼朱味,索菲亚突然不做声恼朱味,她看到衣柜的门是开着的恼朱味,里面还挂着一件紫色的睡衣究渐座。

  “这是怎么回事?”索菲亚怒吼着恼朱味,“怎么衣柜里还有衣服没收起来?不是让你把所有的衣服都收起来吗?”此时阿曼达已经冲出了房间究渐座。

  “我想她有点不舒服吧?我看她看着那件衣服恼朱味,脸色苍白究渐座。刚刚她就有点不舒服恼朱味,你应该去看看她恼朱味,我看她要晕过去了究渐座。”史塔克小姐说究渐座。

  “不恼朱味,她身体很好究渐座。”索菲亚嘴上这么说恼朱味,心里却很着急恼朱味,赶忙出了房间究渐座。

  索菲亚在自己和妹妹的房间里找到了阿曼达究渐座。阿曼达正倒在床上恼朱味,大口喘气恼朱味,好像要窒息的样子究渐座。

  “阿曼达恼朱味,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索菲亚急忙问究渐座。

  “我头晕究渐座。”

  索菲亚赶紧拿来一个装着樟脑粉的小瓶子恼朱味,在阿曼达的额头上来回揉搓:“好点了吗?”阿曼达点点头究渐座。

  “一定是你中午吃的绿苹果派有问题恼朱味,”索菲亚顿了顿接着说恼朱味,“真奇怪恼朱味,我记得把哈利尔特姨妈的那件睡衣收好了究渐座。先不管了恼朱味,你先休息吧恼朱味,我去处理那件衣服究渐座。等会儿我再来看你恼朱味,你好好躺一会儿恼朱味,我让弗劳拉给你送杯茶究渐座。”索菲亚关切地说恼朱味,随后她离开了房间究渐座。

  可没过多久恼朱味,她又回来了恼朱味,用十分恼怒的口气说:“我是不是把那件紫色睡衣拿进来了?”她一边说一边四下寻找究渐座。

  “我没看见究渐座。”

  “我一定是拿进来了恼朱味,它不在衣柜里恼朱味,也不在那间房里究渐座。你没有骗我吧?”

  “我一直在这儿躺着究渐座。”

  “也对究渐座。我再去找找究渐座。”

  索菲亚怒气冲冲地上了楼恼朱味,然后又一脸茫然地回来了究渐座。“我已经把衣服放到阁楼了恼朱味,跟姨妈的其他东西放在一起究渐座。真是奇怪恼朱味,我怎么会忘记了呢?一定是被你急晕了究渐座。”索菲亚没有发现恼朱味,阿曼达此时的表情已经扭曲恼朱味,除了恐惧还是恐惧究渐座。

  “我得下楼做蛋糕去了究渐座。”索菲亚转身离开恼朱味,“你要是觉得哪儿不舒服恼朱味,就用雨伞敲敲地板究渐座。”

  “好的究渐座。”阿曼达看着索菲亚离开恼朱味,她心里害怕极了恼朱味,因为她知道衣服不是索菲亚放到阁楼上的恼朱味,一定不是究渐座。

  此时此刻恼朱味,露依莎·史塔克小姐正在卧室里收拾行李究渐座。她把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恼朱味,大件的都放到了衣柜里恼朱味,小件的放到床头柜的抽屉里究渐座。收拾好恼朱味,她朝着床头柜上的镜子看了一眼恼朱味,突然觉得哪里有点别扭究渐座。看了一会儿才发现恼朱味,自己胸前原本有一个葡萄形状的胸针恼朱味,是金边黑玛瑙的恼朱味,她花了一个学期的津贴买的恼朱味,可现在却变成了一个玻璃胸针恼朱味,上面还有一团金色和黑色的头发恼朱味,周围有一圈金边究渐座。她连忙取下胸针恼朱味,可拿在手里后恼朱味,那还是她的葡萄形黑玛瑙胸针究渐座。

  “我一定是眼花了究渐座。”她一边说恼朱味,一边又把胸针别回上衣究渐座。可当她再照镜子的时候恼朱味,竟然发现它又变成压着一团头发的玻璃胸针究渐座。一阵恐惧感直接袭上她的脑中究渐座。

  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恼朱味,脸部已经扭曲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恼朱味,除了恐惧还是恐惧究渐座。她怀疑自己脑子出问题了恼朱味,因为她的姨妈患有精神病恼朱味,这可能是家族遗传病究渐座。她的恐惧中多了几分恼怒恼朱味,她狠狠取下胸针恼朱味,又重新别到上衣上恼朱味,然后头也不回地下楼吃晚饭去了究渐座。

  等她下楼的时候恼朱味,其他三位租客已经都在楼下准备用餐了究渐座。在史塔克小姐看来恼朱味,其他三位租客里恼朱味,除了那个中年图书管理员有些轻佻之外恼朱味,别人都很规矩究渐座。她之所以看不惯图书管理员恼朱味,是因为管理员是他们中最年轻的一个恼朱味,穿着打扮也非常时髦恼朱味,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气息究渐座。而她恼朱味,已经不再年轻了究渐座。

  图书管理员叫伊莉莎恼朱味,是个喜欢讽刺别人的人究渐座。她看到史塔克后恼朱味,先跟史塔克寒暄了一番恼朱味,然后就问史塔克住在哪间房里究渐座。

  “史塔克小姐恼朱味,您住在哪间房?”

  “我分不清方向究渐座。”史塔克态度冷淡究渐座。

  “是不是西南角那个大房间?”

  “是的究渐座。”

  伊莉莎突然转头问阿曼达:“您的姨妈就是在那间房里去世的吧?”

  阿曼达被突如其来的问题给哽住了恼朱味,她看了看索菲亚恼朱味,慢吞吞地说:“是的究渐座。”

  “我一猜就是恼朱味,那间房是这里最好的房间了究渐座。她一定是住在里面究渐座。你们都没有让别人在里面住过究渐座。一般来说恼朱味,死过人的房间恼朱味,是最后才让人入住的究渐座。史塔克小姐恼朱味,我觉得像您这样一位有胆识的人恼朱味,应该不会介意住在刚刚死过人的房间里吧?”

  “当然不介意究渐座。”史塔克小姐坚定地说究渐座。

  “睡死人睡过的床恼朱味,也不介意?”伊莉莎似乎一定要吓得史塔克落荒而逃才满意究渐座。

  “您不会害怕吗?”年轻的牧师听到这里恼朱味,忍不住问了一句究渐座。他是个虔诚的人恼朱味,虽然收入不高恼朱味,但为人和善恼朱味,基尔姐妹还算喜欢他恼朱味,“您是否想过恼朱味,有种看不到的力量会侵扰上帝的孩子?”

  “邓先生恼朱味,我不是这个意思恼朱味,”伊莉莎脸红了恼朱味,有点尴尬究渐座。

  “我想您也不是这个意思究渐座。”牧师温柔地说恼朱味,嘴角挂着那标志性的微笑究渐座。

  “哈利尔特·基尔小姐是个基督徒恼朱味,非常虔诚究渐座。我不相信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死后会回来吓唬人究渐座。如果是我恼朱味,我就不害怕恼朱味,我倒更想住进那个大房间里究渐座。就算是害怕恼朱味,也不会说出来恼朱味,因为那个房间死过的是一个好人恼朱味,倘若我听到或看到什么恼朱味,也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究渐座。”寡妇插话道究渐座。接着她对史塔克说:“如果您觉得害怕恼朱味,我可以跟您调换房间究渐座。”

  “谢谢恼朱味,我没有打算换房间恼朱味,到目前为止恼朱味,我很满意我的房间究渐座。”史塔克还是一副冰冷的态度究渐座。

  “好究渐座。只要您觉得害怕恼朱味,就来找我究渐座。我那间房朝东恼朱味,可以看到日出究渐座。但我并不喜欢恼朱味,因为那间房热得要命究渐座。我宁愿住在死过人的大房间恼朱味,也不愿意住在热得要命的房间究渐座。相比起鬼魂恼朱味,我更害怕中暑究渐座。”寡妇说究渐座。

  史塔克没有回答恼朱味,也没有用餐恼朱味,站起身到了客厅究渐座。她走了很远的路恼朱味,已经筋疲力尽了究渐座。她换上舒适的睡衣恼朱味,摊开信纸恼朱味,开始写信究渐座。没写多久恼朱味,她就收起了信纸恼朱味,在心里隐隐觉得恼朱味,熬夜不会是个好选择究渐座。她鼓起勇气走向自己的房间恼朱味,微弱的光线透过玻璃窗恼朱味,依稀可以看到房间里的摆设究渐座。雪白的床单费锐耕、雪白的墙纸费锐耕、精美的画框等恼朱味,画框上挂着一件黑色的绸缎外套恼朱味,是她的没错恼朱味,可她明明把这件心爱的衣服放进衣柜里了恼朱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真是奇怪究渐座。”那种恐惧感又一次让她头皮发麻究渐座。

  她怀疑是自己弄错了恼朱味,于是把衣服取下来恼朱味,准备放到衣箱里究渐座。就在她取下衣服的时候恼朱味,她发现上衣的两个袖子被缝到了一起究渐座。她仔细看了看恼朱味,发现袖口那里有密密麻麻一排针线恼朱味,是用黑色丝线缝的恼朱味,针脚细密匀称究渐座。

  她仔细打量周围恼朱味,在床边的矮柜子上发现了一个针线盒恼朱味,还有一张照片恼朱味,照片上是一个小男孩究渐座。针线盒边放着一卷黑丝线费锐耕、一把剪刀和一个顶针恼朱味,好像是刚刚用完究渐座。史塔克小姐觉得应该找人问清楚恼朱味,可她还没出门就后悔了究渐座。如果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恼朱味,别人会相信吗?怎样才能让别人相信自己?或者根本是自己做的恼朱味,而自己却忘记了?

  史塔克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能力恼朱味,她从事教育行业40年恼朱味,做事是出了名的谨慎小心究渐座。她内心的恐惧正在折磨她恼朱味,让她无法忽视恐惧感的存在究渐座。她努力让自己相信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恼朱味,那事情是自己做的究渐座。

  “我不会像玛莎姨妈那样吧?”她自言自语究渐座。

  史塔克准备脱衣服睡觉恼朱味,就在此时恼朱味,她突然想到了胸针的事情究渐座。她鼓起勇气照了照镜子恼朱味,里面呈现出的还是那枚有金色费锐耕、黑色头发的胸针恼朱味,而当她取下来的时候恼朱味,又变成她的葡萄形胸针究渐座。她把胸针小心翼翼地放到一个精巧的首饰盒里恼朱味,然后把盒子放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究渐座。

  史塔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恼朱味,她脱衣服的动作都僵硬了究渐座。她走到衣柜前恼朱味,打算把睡衣挂进去究渐座。一开门恼朱味,一股熏衣草味扑鼻而来恼朱味,同时还从里面掉出一件紫色的睡衣究渐座。她定睛一看恼朱味,衣柜里没有一件衣服是她的恼朱味,大多是黑色的恼朱味,还有一些绸缎衣服恼朱味,上面有奇怪的图案究渐座。

  她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恼朱味,有人在搞恶作剧恼朱味,把别人的衣服放到了她的衣柜里恼朱味,这种把戏孩子们经常玩究渐座。她生气地穿回睡衣恼朱味,朝客厅走去究渐座。大家都还在恼朱味,寡妇和牧师在玩象棋恼朱味,管理员在一旁看着恼朱味,阿曼达在做一些针线活究渐座。

  “你姐姐呢?”史塔克劈头盖脸问阿曼达究渐座。

  阿曼达大吃一惊恼朱味,结结巴巴地说:“她在厨房做面包究渐座。您……”

  史塔克没等阿曼达说完恼朱味,就径直到了厨房究渐座。

  索菲亚正在揉面团恼朱味,弗劳拉正在拿面粉究渐座。

  “基尔小姐恼朱味,您为什么拿走我衣柜里的衣服恼朱味,还把别人的衣服放进去?”史塔克没等索菲亚反应过来恼朱味,就开门见山地问究渐座。

  “什么?史塔克小姐恼朱味,您在说什么?”

  “我说我的衣服都去哪儿了恼朱味,那衣柜里的衣服又是谁的?”

  “弗劳拉恼朱味,你知道吗?我是肯定不知道究渐座。”索菲亚像老师质问学生一样质问弗劳拉究渐座。

  “我不知道啊恼朱味,姨妈究渐座。”弗劳拉紧张地回答究渐座。

  索菲亚转过头对史塔克说:“别着急恼朱味,史塔克小姐恼朱味,我跟您一起上楼去看看究渐座。我想这其中可能有些误会究渐座。”

  “那最好不过究渐座。”说着史塔克跟随索菲亚一起上了楼究渐座。

  索菲亚打开衣柜门恼朱味,看了看里面恼朱味,然后又盯着史塔克看究渐座。衣柜里都是史塔克的衣服恼朱味,它们整齐而有序地挂在那里究渐座。

  “我想一切都很好恼朱味,不是吗?”索菲亚明显不高兴究渐座。

  史塔克没办法解释这一切恼朱味,只有恐惧感究渐座。她知道这不是恶作剧恼朱味,没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衣服都换回来恼朱味,还整整齐齐挂在那里究渐座。

  “您大概是眼花了究渐座。”索菲亚对瘫坐在床上的史塔克说究渐座。

  第二天一早恼朱味,史塔克请求索菲亚帮她订一张回程的火车票恼朱味,她觉得自己得了病恼朱味,要回去医治究渐座。索菲亚虽然很不高兴恼朱味,但还是照办了究渐座。

  史塔克走了恼朱味,索菲亚恼火地对阿曼达说:“如果所有客人都像她一样恼朱味,那我们的生意也做不下去了究渐座。”阿曼达没有回答恼朱味,因为她知道那间房子有古怪究渐座。

  西南房间空了出来恼朱味,之前提出跟史塔克换房间的寡妇埃尔维拉·西蒙斯夫人趁机要求搬到西南房间究渐座。索菲亚有点犹豫恼朱味,毕竟那间房死过人恼朱味,她担心西蒙斯夫人会介意这点究渐座。“夫人恼朱味,我同意您搬进去恼朱味,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您不能在我姨妈死在那间房这件事上大惊小怪究渐座。”索菲亚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漠究渐座。

  “当然不会究渐座。”西蒙斯夫人说究渐座。

  当天下午恼朱味,西蒙斯夫人就搬到了西南卧室恼朱味,索菲亚让弗劳拉去帮忙恼朱味,但弗劳拉显然不愿意踏进那个房间究渐座。

  “我让你去帮西蒙斯夫人搬行李恼朱味,顺便把她的衣服都放到衣柜里恼朱味,然后为她重铺一床被褥究渐座。你怎么还不去?”

  “我可以不去吗?”

  “为什么?”

  “我害怕究渐座。”

  “怕什么?快去究渐座。”

  弗劳拉不情愿地上了楼恼朱味,可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恼朱味,面无血色究渐座。她将一顶古老的睡帽递给索菲亚究渐座。

  “这是什么?”索菲亚问究渐座。

  “我在枕头底下发现的究渐座。”

  “哪里的枕头?”

  “西南卧室的枕头究渐座。”

  索菲亚仔细端详那顶睡帽究渐座。

  “这是哈利尔特姨奶奶的睡帽究渐座。”弗劳拉说究渐座。

  “你去杂货铺帮我买点东西恼朱味,我去西南房间看一看究渐座。”索菲亚把睡帽放到了阁楼恼朱味,然后去西南房间帮西蒙斯夫人整理行李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西蒙斯夫人跟所有人夸赞她的房间如何宽敞明亮究渐座。图书管理员伊莉莎问她:“你不怕鬼吗?”

  “哪来的鬼?要是真有鬼恼朱味,我就让它去找你究渐座。谁让你住我对面呢?”西蒙斯笑着说究渐座。

  “那可不必恼朱味,那以后我就不睡那间房了……”伊莉莎停下来看了牧师一眼究渐座。

  “那以后?什么以后?”

  “没什么究渐座。”伊莉莎大声吼道究渐座。

  “伊莉莎不会相信那些超自然力量的究渐座。”牧师插嘴说究渐座。

  “当然究渐座。”伊莉莎赶忙说道究渐座。

  某天晚上恼朱味,牧师出门了恼朱味,只剩下寡妇和图书管理员究渐座。西蒙斯夫人问伊莉莎:“你一定看到或听到什么了恼朱味,对吧?是什么?”

  伊莉莎面露难色恼朱味,沉默不语究渐座。

  “到底是什么?”西蒙斯夫人追问道究渐座。

  “我告诉你恼朱味,你不能告诉别人究渐座。”伊莉莎低声说究渐座。

  “好恼朱味,我发誓究渐座。”

  “上个星期的某一天恼朱味,史塔克小姐还没有搬进来究渐座。我想穿我那件灰色的上衣恼朱味,可又怕会下雨恼朱味,弄脏了衣服恼朱味,于是我到西南角的那间卧室里看天气情况恼朱味,接着……”

  “发生了什么?”

  “你记得床上和摇椅上都铺着棉布吧?你说上面的图案是什么?”

  “蓝色的布料恼朱味,上面印着孔雀恼朱味,很漂亮恼朱味,看过一眼绝不会忘究渐座。”

  “你确定吗?”

  “当然究渐座。”

  “可我那天在房间里看到的是黄色布料恼朱味,玫瑰图案究渐座。”

  “所以呢?或许是索菲亚小姐换的究渐座。”

  “开始我以为是这样恼朱味,但过了一个小时后恼朱味,我再进去恼朱味,发现还是孔雀图案的棉布究渐座。”

  “一个小时呢恼朱味,应该够时间再换回来了究渐座。”

  “我猜你就会这么说究渐座。”

  “我出来的时候恼朱味,还是孔雀图案究渐座。”

  “嗯究渐座。我只能说恼朱味,那天孔雀图案不翼而飞恼朱味,取而代之的是黄色玫瑰图案的棉布究渐座。”

  西蒙斯夫人看着伊莉莎恼朱味,突然狂笑不止:“这也太有趣了恼朱味,相比起孔雀图案恼朱味,我更喜欢黄色玫瑰图案究渐座。你一定是眼花了究渐座。”

  “我只想告诉你恼朱味,就算你给我1000美元恼朱味,我也不会住进那间房间究渐座。”

  “我可不会放弃那么漂亮的房间恼朱味,我现在就回卧室去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西蒙斯夫人特意看了看椅子上和床上的印花棉布恼朱味,的确是孔雀图案究渐座。她开始嘲笑伊莉莎神经过敏恼朱味,笑话她胆小怯懦究渐座。可就在她准备睡觉的时候恼朱味,孔雀图案却变成了黄底玫瑰图案究渐座。西蒙斯夫人用力睁大了眼睛恼朱味,没错恼朱味,是玫瑰图案究渐座。她站起来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恼朱味,再看那棉布的时候恼朱味,还是黄底玫瑰图案究渐座。

  她的坚强和勇敢一瞬间垮了恼朱味,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这可比看到鬼还让人胆战心惊究渐座。她想冲下楼去恼朱味,可又放不下尊严究渐座。如果伊莉莎知道她被吓着了恼朱味,一定会挖苦她究渐座。算了恼朱味,就这么睡吧恼朱味,睡在玫瑰图案上又能怎么样?这床单总不会起来咬人吧?

  西蒙斯夫人吹了灯恼朱味,念完祈祷词恼朱味,就睡着了究渐座。她虽然害怕恼朱味,可是生理上却不会因此而失眠究渐座。她活了这么大恼朱味,还没有因为什么事情失过眠究渐座。现在即便是躺在一张奇怪的床上恼朱味,她也一样睡得着究渐座。

  大概半夜时分恼朱味,西蒙斯夫人依稀看到有个老太婆出现在她床前恼朱味,并且用双手紧紧卡住了她的喉咙恼朱味,她努力睁开眼睛恼朱味,发现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恼朱味,没有什么老太婆究渐座。可她的喉咙的确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了恼朱味,而且脸和耳朵也被蒙住了究渐座。她伸出手在自己脸上乱摸恼朱味,发现一顶睡帽在她的脸上恼朱味,还裹住了脖子究渐座。西蒙斯夫人再也冷静不下来了恼朱味,她尖叫着扔掉睡帽恼朱味,然后跳下床想逃出去究渐座。可刚到门口恼朱味,她停下了究渐座。她在想恼朱味,会不会是伊莉莎搞的鬼?可能是她趁自己睡着的时候放了顶睡帽在自己脸上究渐座。因为她没有锁门恼朱味,任何人想搞恶作剧恼朱味,都可以轻松推门进来究渐座。

  她松了口气恼朱味,想开门出去透透气恼朱味,可门怎么都打不开恼朱味,她仔细看了看恼朱味,发现门竟然是锁着的究渐座。她提醒自己恼朱味,是自己锁的门恼朱味,只是忘了究渐座。但理性告诉她恼朱味,自己平时没有锁门的习惯恼朱味,如果是有人进来过恼朱味,不可能从里面锁上门恼朱味,然后再离开究渐座。

  西蒙斯虽然害怕恼朱味,但她依旧不相信鬼魂之说究渐座。她更相信是有人在折磨她恼朱味,这让她很恼火究渐座。“我要扔掉那该死的帽子恼朱味,不管是谁干的恼朱味,我都要看看你接下来还要干些什么究渐座。”她一边说一边去捡帽子究渐座。

  帽子不见了恼朱味,是的恼朱味,刚刚还在地上恼朱味,但现在不在了究渐座。她点上灯恼朱味,找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恼朱味,都找不到那顶帽子究渐座。找了几分钟后恼朱味,她放弃了恼朱味,因为实在太疲倦了究渐座。她躺到床上恼朱味,又沉沉睡去究渐座。可没过多久恼朱味,那感觉又出现了恼朱味,她伸手去摸恼朱味,又在脸上摸到了那顶帽子究渐座。她怒不可遏恼朱味,抓起帽子扔到了窗外究渐座。可一会儿恼朱味,那帽子又回来了究渐座。她要气疯了恼朱味,一种被愚弄的厌恶感涌上心头究渐座。她现在已经顾不上害怕了恼朱味,她只想跟捉弄她的这股力量斗下去究渐座。她跳下床恼朱味,点好灯恼朱味,又开始在卧室里寻找那顶帽子恼朱味,可帽子又不见了究渐座。

  她找了很久恼朱味,还是找不到帽子究渐座。西蒙斯夫人躺到床上恼朱味,打算看看这帽子到底是怎么出现的究渐座。她尽量克制住强大的睡意恼朱味,眼睛看着窗外究渐座。一会儿恼朱味,那帽子又缠到了她的脖子上究渐座。她愤怒地拽着帽子恼朱味,拿起剪刀恼朱味,将它剪成碎末究渐座。“我看你还怎么缠着我究渐座。”她一边剪一边说究渐座。

  她把碎成破布的帽子扔到废纸篓恼朱味,然后上床睡觉究渐座。可就在她的脑袋刚刚挨着枕头的时候恼朱味,那帽子又来了恼朱味,还是缠着她的脖子究渐座。她再也没有力气战斗下去了恼朱味,她扯下帽子恼朱味,冲出房间恼朱味,回到自己原先的房间究渐座。这一夜恼朱味,她没有睡着恼朱味,心里的恐惧感不断增加究渐座。

  天亮后恼朱味,西蒙斯夫人悄悄回到西南房间恼朱味,拿了几件衣服恼朱味,然后再回旧房间换好恼朱味,若无其事地下楼吃早饭究渐座。她不想让大家看出她被吓着了恼朱味,于是表现得异常镇定究渐座。

  伊莉莎问她昨晚睡得如何恼朱味,她说睡得很好究渐座。可伊莉莎明显不相信恼朱味,她说:“你不用撒谎恼朱味,看看你的神情恼朱味,就知道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究渐座。”

  “没有究渐座。”

  “真没有?”伊莉莎带着一脸获胜般的骄傲质问道究渐座。

  “我不想说这么没意义的话题究渐座。”

  吃完早饭恼朱味,西蒙斯夫人还是向索菲亚提出要回原先的房间究渐座。这件事已经不需要再多说恼朱味,她的反应已经足以让大家有所怀疑了究渐座。索菲亚让弗劳拉帮助西蒙斯夫人搬回了原先的卧室究渐座。

  当天下午恼朱味,牧师约翰·邓找到索菲亚恼朱味,说他想到西南卧室去住究渐座。“我不是要换房间恼朱味,所以不需要搬行李恼朱味,我只是想去住一晚恼朱味,好打消大家对那间卧室的恐惧感究渐座。”索菲亚感激都来不及恼朱味,当然不会反对究渐座。

  “有理智的人一定不会相信什么闹鬼的传闻究渐座。”索菲亚说究渐座。

  “我也很好奇恼朱味,为什么信仰上帝的人也会相信有鬼?”牧师说究渐座。

  这天晚上12点左右恼朱味,牧师做完祷告后拿着油灯打算到西南角的卧室去究渐座。可非常奇怪恼朱味,他穿过走廊的时候恼朱味,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的去路恼朱味,他怎么都无法靠近西南卧室究渐座。真不敢相信恼朱味,前面明明什么都没有恼朱味,可就是走不过去究渐座。他甚至可以看到月光从西南卧室里透出来恼朱味,还能看到床恼朱味,但就是走不过去究渐座。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恼朱味,跟这股力量抗衡究渐座。可无济于事恼朱味,他根本无法冲破那道无形的墙究渐座。

  牧师挣扎了约有半个小时恼朱味,一直进不了房间究渐座。他已经无法再坚持原先的说法了恼朱味,恐惧从他的每个毛孔里散发出来究渐座。他想恼朱味,会不会是遇到了魔鬼究渐座。虽然他是个牧师恼朱味,可毕竟还年轻恼朱味,这么一想恼朱味,他吓得赶紧往自己房间跑究渐座。

  第二天早上恼朱味,牧师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索菲亚恼朱味,还恳求她不要说出去恼朱味,担心不会再有人信上帝究渐座。

  “索菲亚小姐恼朱味,我无法解释这一切究渐座。我只能说恼朱味,那房间里确实有种莫名的邪恶力量究渐座。我无法用信仰来解释恼朱味,也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究渐座。我根本控制不了那种力量究渐座。”

  索菲亚听牧师这么说恼朱味,心里多少有点担心恼朱味,可她还是愿意相信恼朱味,自己的房子没有问题究渐座。“为了证明那房间没问题恼朱味,我晚上自己去睡究渐座。”索菲亚说究渐座。

  牧师瞪大眼睛恼朱味,说:“您确定要这么做吗?虽然我很敬佩您的勇气恼朱味,但这不一定是个明智的决定究渐座。”

  “我已经决定了恼朱味,晚上去那个房间睡觉究渐座。”索菲亚说这番话的时候恼朱味,显示出一股凛然正气恼朱味,威严十足究渐座。

  索菲亚晚上告诉了阿曼达她的决定恼朱味,阿曼达哭着央求她别去那个房间恼朱味,可她决定的事情恼朱味,谁都无法改变究渐座。大概10点恼朱味,索菲亚拿着灯进了西南卧室究渐座。她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恼朱味,然后放下窗帘恼朱味,铺好床准备睡觉究渐座。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她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恼朱味,或者说恼朱味,这些陈年旧事突然闯进了她的脑子究渐座。可奇怪的是恼朱味,这些往事她一定不记得恼朱味,因为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恼朱味,她还没有出生究渐座。

  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恼朱味,母亲背叛了自己的家族恼朱味,嫁给了一个穷小子恼朱味,家族对她下了驱逐令恼朱味,把她挡在了大门之外究渐座。索菲亚此时涌上的情感不是对母亲的怜悯恼朱味,而是厌恶究渐座。她好像小时候就开始厌恶母亲恼朱味,厌恶妹妹恼朱味,甚至厌恶自己恼朱味,她小时候并不记得这些究渐座。她开始对阿曼达和弗劳拉充满了憎恨究渐座。可瞬间又有另一个念头仿佛在告诉她恼朱味,这些厌恶感和憎恨感是属于另外一个人的究渐座。索菲亚用强大的意志告诉自己恼朱味,她被鬼魂附体了究渐座。

  这个鬼魂显然不了解索菲亚恼朱味,她是一个坚定勇敢且努力生活的女人究渐座。没什么能够将她打败恼朱味,那种坚强的意志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恼朱味,强大到令人惊讶究渐座。越是在逆境之中恼朱味,她的意志力越强大究渐座。很快恼朱味,鬼魂似乎离开了索菲亚恼朱味,她又能重新控制自己的意识了究渐座。

  她还是不相信什么超自然之说恼朱味,她坚信自己是太累了究渐座。索菲亚走到镜子前恼朱味,放下自己盘着的长发恼朱味,准备睡觉究渐座。可她从镜子里看到的不是自己乌黑的头发恼朱味,而是灰白的长发;脸也不属于她恼朱味,而是属于一个长满褶皱的老人;眼睛也不是她的蓝色眼睛恼朱味,而是一对邪恶的黑色眼睛恼朱味,深不见底;她的嘴唇变得干瘪恼朱味,好像连牙都没有了究渐座。镜子里的不是她恼朱味,而是一个愤怒的老太婆究渐座。这个老太婆不是别人恼朱味,正是她的姨妈哈利尔特究渐座。

  索菲亚没有再在房间里多作停留恼朱味,而是回到了她和阿曼达的房间究渐座。阿曼达紧张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索菲亚:“索菲亚恼朱味,你怎么了?”索菲亚一只手拿着油灯恼朱味,一只手用手帕捂着脸究渐座。索菲亚没有吭声恼朱味,只是紧紧捂着脸究渐座。

  阿曼达几乎要哭出来了:“怎么了?脸受伤了?索菲亚恼朱味,我去叫人究渐座。”

  “不用了恼朱味,阿曼达究渐座。”索菲亚取下手帕究渐座。

  “怎么回事?你的脸没事啊恼朱味,为什么用手帕捂着脸?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你了啊究渐座。”

  “我?”

  “对啊恼朱味,现在你不就站在我面前吗?还能看到别人吗?你以为我看到了什么?”

  阿曼达一脸的不相信究渐座。索菲亚接着说:“听着恼朱味,阿曼达恼朱味,我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你我看到了什么恼朱味,你也不能问我究渐座。”

  “我不问你究渐座。”阿曼达已经泪流满面恼朱味,“你还去那间卧室吗恼朱味,索菲亚?”

  “不去了恼朱味,我要把这房子卖了究渐座。”索菲亚坚定地说究渐座。

Tags: 卧室 摇椅

本文网址:/zhentan/15260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