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欢迎仪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罗伯特·谢克里

  埃克诺鲍勃气喘吁吁地来到第一歌手的房间前恼朱味,手舞足蹈恼朱味,尾巴在地上不断打击节奏恼朱味,这是一种表示有大事发生的舞蹈究渐座。第一歌手走出房间恼朱味,双手交叠放在胸前恼朱味,尾巴耷拉在肩头恼朱味,这表示他在认真听究渐座。

  “外面有艘天神的飞船恼朱味,就要降落在咱们村了究渐座。”埃克诺鲍勃一边跳舞恼朱味,一边说究渐座。

  “真的吗?”第一歌手兴奋地问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天神飞船是金属质地的究渐座。”埃克诺鲍勃同样兴奋地回答恼朱味,一边跳出富含相应信息的舞蹈究渐座。

  第一歌手满意地看着埃克诺鲍勃恼朱味,这样的舞蹈符合传统礼节恼朱味,并且十分大气究渐座。

  “感谢天神恼朱味,他们终于来了究渐座。你快去召集村民究渐座。”第一歌手说究渐座。

  “是究渐座。”埃克诺鲍勃欢快地跑了恼朱味,到村里的广场跳起舞究渐座。

  第一歌手在尾巴上擦了点沙土恼朱味,这是传统的清洁仪式恼朱味,然后急忙去村里的广场举行欢迎仪式究渐座。

  飞船缓缓降落恼朱味,的确是金属质地恼朱味,但看上去有些陈旧究渐座。村民们早已排好队恼朱味,准备举行欢迎仪式究渐座。

  在万众瞩目中恼朱味,飞船的舱门打开恼朱味,从上面走下两位只有双手双脚费锐耕、没有尾巴的天神究渐座。

  第一歌手曾经读过村里留下的有5000年历史的《天神巨著》恼朱味,里面详尽描述了各种种类的天神究渐座。有大天神费锐耕、小天神恼朱味,有长两只手的天神恼朱味,有长一只手或者三只手的天神究渐座。有的天神有翅膀恼朱味,有的天神长蹄子恼朱味,有的天神有长须恼朱味,有的天神有尖角究渐座。总之恼朱味,什么样的天神都有究渐座。

  按照《天神巨著》的记载恼朱味,只要有天神降临恼朱味,整个村子都要按照传统的欢迎仪式来迎接恼朱味,不得有误究渐座。第一歌手让大家按欢迎队形站好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从后面跑来一位年轻人恼朱味,他叫格拉特恼朱味,是个辈分较低的歌手究渐座。

  “您要用哪种欢迎仪式?”他小心翼翼地问究渐座。

  “当然是欢迎降临之舞啊究渐座。”第一歌手说究渐座。

  “是吗?”格拉特的尾巴在脖子上蹭了蹭恼朱味,这代表轻蔑恼朱味,“可阿尔霍纳的书上写着恼朱味,所有仪式开始前都要先举行宴会究渐座。”

  阿尔霍纳在第一歌手眼里是异教徒恼朱味,是对传统的侮辱恼朱味,只要他还是领袖恼朱味,就永远不会采用阿尔霍纳的任何理论究渐座。他对格拉特做了个否定的手势究渐座。格拉特只好悻悻地回到队伍里恼朱味,心里埋怨第一歌手保守老套究渐座。

  两位天神往前走了恼朱味,他们只用两条腿走路恼朱味,有点走不稳究渐座。其中一个差点摔倒恼朱味,另一个想扶一把恼朱味,也差一点一起摔在地上究渐座。他们费了好大劲才站直费锐耕、站稳究渐座。

  “天神在跳他们的舞蹈呢!”第一歌手高喊着恼朱味,“让我们跳起欢迎降临之舞吧究渐座。”

  话音刚落恼朱味,人们便开始跳起舞来恼朱味,他们的尾巴在地上击打节奏恼朱味,嘴里发出一声声尖叫究渐座。几个人抬着一个用神树树枝编织成的座椅恼朱味,将两位天神抬到了神坛究渐座。

  格拉特不甘心恼朱味,他又找到第一歌手恼朱味,说:“我们是不是该谨慎些?这毕竟是几千年来天神的第一次降临究渐座。我觉得还是用阿尔霍纳的仪式比较妥当……”

  “不行恼朱味,这些仪式都是《程序古典》里记载的恼朱味,不能被取代究渐座。”第一歌手坚定地说恼朱味,同时用六条腿在地上欢快地跳着究渐座。

  “可是……”

  “别说了恼朱味,不行就是不行究渐座。设宴要等到欢迎降临之舞费锐耕、清理场地之舞费锐耕、欢迎进入之舞费锐耕、卸载货物之舞和医学检验之舞完成后才能开始究渐座。”第一歌手说究渐座。

  两位天神坐在椅子上恼朱味,不住呻吟恼朱味,显得十分痛苦究渐座。格拉特明白恼朱味,这是天神在效仿人们的痛苦恼朱味,以表示对人们的悲悯究渐座。这些在《最后降临之书》里记载得清清楚楚究渐座。不知道的人恼朱味,还真以为他们要饿死了究渐座。“他们学得可真像究渐座。”格拉特心想究渐座。

  “我们不能重蹈覆辙恼朱味,犯下跟祖先一样的错误恼朱味,不是吗?”格拉特对第一歌手说究渐座。据史料记载恼朱味,这个民族在5000年前十分富庶恼朱味,天神非常喜欢这里恼朱味,经常成群结队降临究渐座。可有一次恼朱味,一个仪式的某个环节出了错恼朱味,激怒了天神究渐座。从那以后恼朱味,天神再也没有降临过究渐座。

  “当然究渐座。”第一歌手说恼朱味,“如果这次仪式完美无瑕恼朱味,那么天神一高兴恼朱味,就又会重新眷顾我们究渐座。”

  “是啊究渐座。您想想恼朱味,阿尔霍纳是最后一个见到天神的人恼朱味,他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恼朱味,也知道天神喜欢什么样的仪式恼朱味,所以他才会在记载中强调恼朱味,一定要把宴会设在欢迎仪式前面究渐座。”

  “住嘴恼朱味,阿尔霍纳的学说完全是胡说八道究渐座。”第一歌手愤怒地说究渐座。

  格拉特很想自己号召村民们按照阿尔霍纳的仪式来办恼朱味,他知道村里有很多人都暗中信奉阿尔霍纳究渐座。可他现在不能这么干恼朱味,因为第一歌手的势力还很庞大恼朱味,最好还是等天神自己决定究渐座。他看看椅子上的天神恼朱味,他们还在模仿人们饥饿难耐费锐耕、濒临死亡的样子恼朱味,心里又生出一股敬佩究渐座。

  天神被抬到了神坛恼朱味,欢迎降临之舞还在继续究渐座。没一会儿恼朱味,台下聚集了更多的村民恼朱味,其他村的人也都来了究渐座。

  这绝对是件喜事恼朱味,天神降临恼朱味,意味着富饶和欢乐究渐座。村子里的妇女在准备宴席恼朱味,嘴里哼着欢快的曲子恼朱味,心里充满了对幸福生活的向往究渐座。

  天神躺在神坛上恼朱味,继续痛苦地呻吟究渐座。其中一个费力地坐了起来恼朱味,颤抖着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究渐座。

  “天神同意了究渐座。”第一歌手欢呼着恼朱味,所有村民跳得更加卖力究渐座。

  此时另一个天神也艰难地坐了起来恼朱味,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喉咙恼朱味,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究渐座。

  “快恼朱味,天神让我们卖力跳究渐座。”第一歌手兴奋地解释天神手势的含义究渐座。

  格拉特还是觉得不太妥当恼朱味,于是又对第一歌手说:“您真的要跳完所有的欢迎舞蹈吗?”

  “当然恼朱味,这是严格按照《最后降临之书》上写的流程进行的究渐座。”

  “可是所有舞蹈完成要八天的时间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我知道恼朱味,这中间只要出一点小错误恼朱味,就得从头再来究渐座。这样的话恼朱味,八天都不够究渐座。”第一歌手自豪地说究渐座。

  “我还是觉得恼朱味,应该按照阿尔霍纳的做法恼朱味,先举行水仪式恼朱味,然后……”

  “你给我滚回队伍里去究渐座。难道你没有看到天神的手势吗?他们这是在对我们的欢迎仪式表示赞同究渐座。”第一歌手愤怒地说究渐座。

  格拉特无奈地回到队伍里恼朱味,心想恼朱味,如果是自己指挥这场欢迎仪式该多好究渐座。在几千年前恼朱味,第一歌手的做法无可厚非究渐座。格拉特清楚记得《最后降临之书》里记载的仪式过程:先是清理场地恼朱味,那时还不叫舞蹈;然后天神们会跳起模仿人们饥渴的痛苦之舞;接着是入境检查恼朱味,包括货物检查和医药检查究渐座。在所有仪式完成之前恼朱味,不能给天神食物和水究渐座。可就在天神最后一次降临的那天恼朱味,所有仪式停止后恼朱味,有一位天神突然模仿起人们死亡的样子恼朱味,其他天神把他抬到飞船里恼朱味,离开了这颗星球究渐座。从那以后恼朱味,再也没有天神来过究渐座。

  天神到底为什么再也不来恼朱味,那场仪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恼朱味,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究渐座。有人认为是仪式的某个环节出了错恼朱味,导致天神愤怒而去究渐座。也有人认为恼朱味,真相应该是像阿尔霍纳记录的那样恼朱味,应该把进献水和食物的仪式放在前面究渐座。

  大多数人不赞同阿尔霍纳恼朱味,因为天神是没有感觉的恼朱味,不知道饥与渴恼朱味,所以没必要先把水和食物进献给天神究渐座。

  但格拉特是阿尔霍纳学说的忠实拥护者恼朱味,他希望有朝一日能证明这种学说的正确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舞蹈突然中断了究渐座。格拉特赶紧挤到前面去看发生了什么事究渐座。原来有人把水罐落在了神坛附近恼朱味,一位天神看到了恼朱味,就去拿水罐究渐座。幸好第一歌手先一步抢回来恼朱味,否则又会激怒天神恼朱味,后果不堪设想究渐座。

  天神好像真的发怒了恼朱味,他大声吼叫着恼朱味,用手指着那个水罐究渐座。另一位天神无动于衷恼朱味,躺在那里恼朱味,好像睡着了一样究渐座。愤怒的天神一边指着水罐恼朱味,一边指着自己干裂的嘴唇恼朱味,他艰难地站起来恼朱味,可只走了两步就又重重摔倒恼朱味,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吼叫声究渐座。

  “快跳互惠协议舞究渐座。”格拉特大声喊着究渐座。

  村民们立刻点燃神树的树枝恼朱味,在天神面前挥舞究渐座。天神们开始大声咳嗽恼朱味,呼吸变得急促究渐座。大家知道恼朱味,这是天神在表示认可究渐座。

  “你还挺聪明的恼朱味,能想到这个舞究渐座。你怎么想到的?”第一歌手言不由衷地赞扬格拉特究渐座。

  “因为它的舞蹈名字实在令人震撼究渐座。我觉得天神需要一些刺激的东西究渐座。”格拉特说究渐座。

  “好恼朱味,很好究渐座。”第一歌手又夸赞了两句恼朱味,然后回到领袖的位置继续指挥大家究渐座。

  格拉特满意地笑了笑恼朱味,他迈出了珍贵的第一步恼朱味,接下来他要想着如何让阿尔霍纳的仪式得到认可究渐座。

  此刻的天神们在剧烈地咳嗽着恼朱味,就像要死了一样究渐座。村民们还在继续跳着互惠协议舞恼朱味,表示对天神的尊敬究渐座。天神急促地喘息恼朱味,表达他们的宽容究渐座。

  舞蹈快要结束了恼朱味,一位天神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恼朱味,紧接着他又缓缓跪倒在地恼朱味,就像一个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的人究渐座。

  “快看恼朱味,天神在给我们神谕究渐座。”第一歌手说究渐座。

  天神举起双手恼朱味,第一歌手兴奋地向大家解释:“天神要给我一个大丰收究渐座。”

  天神攥紧拳头恼朱味,大声咳嗽着究渐座。

  “他在表达对我们贫困和缺水的怜悯究渐座。”第一歌手继续解释究渐座。

  天神松开拳头恼朱味,伸出手指着自己的喉咙恼朱味,眼神里透出绝望究渐座。

  “他让我们继续欢迎仪式恼朱味,快点恼朱味,大家排好队究渐座。”第一歌手说究渐座。

  “不对恼朱味,他不是这个意思究渐座。”格拉特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恼朱味,他大声吼着恼朱味,“天神要水究渐座。”

  村民们沉默了恼朱味,他们知道格拉特说的是阿尔霍纳仪式恼朱味,是第一歌手一直反对的学说究渐座。不过第一歌手年事已高恼朱味,也许将来会是格拉特的天下究渐座。

  “不行恼朱味,我不同意恼朱味,水仪式是宴会仪式之后才进行的恼朱味,而宴会仪式要在所有舞蹈结束之后进行究渐座。如果不按照传统程序恼朱味,我们就无法摆脱诅咒究渐座。”

  “不恼朱味,先进行水仪式究渐座。”格拉特大喊着究渐座。

  两个人看向天神恼朱味,希望得到天神的指示究渐座。但天神此时眼神迷茫恼朱味,没有任何反应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另一位天神又咳嗽起来究渐座。

  “看恼朱味,天神同意了我的说法究渐座。”格拉特抢先第一歌手说究渐座。

  第一歌手想反驳恼朱味,却太晚了究渐座。

  “快恼朱味,给天神递水罐究渐座。”格拉特指挥道究渐座。

  人们逐个将一个水罐递到了天神跟前究渐座。一位天神虚弱地爬到水罐跟前恼朱味,伸手拿水罐究渐座。另一位天神也爬过来恼朱味,跟他抢水罐究渐座。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恼朱味,在下面小声议论着究渐座。

  两个天神扭打了起来恼朱味,水罐被摔到了地上究渐座。

  “看吧恼朱味,我说过恼朱味,水仪式不能进行恼朱味,天神发怒了恼朱味,他们把水都洒了究渐座。快把水拿开究渐座。”第一歌手说究渐座。

  最前面的两个村民捡起水罐恼朱味,慌忙跑开究渐座。天神绝望地呼唤着究渐座。

  显然恼朱味,阿尔霍纳仪式没有起到作用恼朱味,旧的欢迎仪式将继续进行究渐座。舞蹈又开始了恼朱味,天神们大声咳嗽着表示认同究渐座。有一位天神想离开神坛恼朱味,可最终还是倒下了究渐座。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恼朱味,两位天神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恼朱味,没有任何表示究渐座。

  “怎么回事?天神怎么不发信号了?难道阿尔霍纳真的有问题?不可能恼朱味,阿尔霍纳在书里写恼朱味,只有马上给天神水恼朱味,才能解除诅咒究渐座。或许恼朱味,是天神们因为等待太久而不高兴了究渐座。”格拉特在心里反问自己究渐座。

  “唉恼朱味,天神之路漫长而曲折究渐座。”格拉特眼里流露出失望究渐座。他本来可以得到大家的认可和信任恼朱味,可如今一切都付之东流了究渐座。他无奈地回到人群里恼朱味,跟着舞蹈的节奏恼朱味,失魂落魄地摆动尾巴究渐座。

  第一歌手认为天神震怒恼朱味,是因为欢迎仪式的错误恼朱味,所以他让大家重新跳舞恼朱味,直到天神们满意究渐座。在此之后恼朱味,才能摆宴席究渐座。

  天神们没有反应恼朱味,只是躺在神坛上抽搐着恼朱味,模仿着死亡之前的最后一个阶段究渐座。

  村民们对这两位天神崇拜得五体投地恼朱味,因为他们模仿得太像了究渐座。

  第一天的欢迎仪式结束了恼朱味,第二天仍然继续恼朱味,不过天气发生了点状况恼朱味,原本晴空万里突然多了大片的乌云究渐座。

  “乌云会散开的究渐座。”第一歌手一边说恼朱味,一边跳着驱散乌云的舞蹈究渐座。

  可乌云非但没有散开恼朱味,反而越来越厚究渐座。终于恼朱味,大雨倾盆而下究渐座。

  天神们突然动了一下恼朱味,他们张开嘴恼朱味,任由雨水落入究渐座。

  “快拿遮雨的东西来恼朱味,快点究渐座。木板费锐耕、草棚恼朱味,都拿来恼朱味,天神生气了恼朱味,不能让他们淋到雨究渐座。行动快点究渐座。”第一歌手在雨中狂吼究渐座。

  格拉特灵机一动恼朱味,大声说道:“不要动恼朱味,这是天神下的雨啊!”

  “来人恼朱味,把这个异教徒给我抓走究渐座。”第一歌手愤怒地叫嚷恼朱味,“还不快拿来遮雨的东西!你们愣着干什么?”

  格拉特被拉走了恼朱味,第一歌手开始带着村民们在天神周围搭建草屋究渐座。第一歌手亲自爬到草屋上面搭建屋顶恼朱味,生怕天神们淋到雨究渐座。

  天神们本来张着的嘴突然闭上恼朱味,他们挣扎着站起来恼朱味,一个半蹲在地上恼朱味,另一个踩着他的腿究渐座。扑的一声恼朱味,一个天神飞了起来恼朱味,将第一歌手重重推下神坛究渐座。天神毁了草屋恼朱味,张着嘴大口吞咽雨水究渐座。

  “你们看恼朱味,这是天神给我们的信号究渐座。”格拉特在不远处大声叫喊究渐座。

  “快恼朱味,快开始宴席恼朱味,这是天神的神谕究渐座。”格拉特继续大喊究渐座。

  村民们起初还有点犹豫恼朱味,可看着天神们张大嘴接雨水的样子恼朱味,不得不相信格拉特恼朱味,相信阿尔霍纳的学说恼朱味,天神们是真的赞成水仪式究渐座。

  宴席开始了恼朱味,格拉特心满意足恼朱味,他知道自己做对了恼朱味,因为天神们表现出了赞同究渐座。

  “如果我懂天神们的语言就好了恼朱味,这样就知道天神为什么几千年都不来我们这里究渐座。”格拉特想究渐座。

Tags: 仪式 宴会

本文网址:/zhentan/15260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