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人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江户川乱步

  佳子每天早上10点多送走丈夫后恼朱味,就在自己书房里写作或是阅读读者来信究渐座。最近她凭借几本著作跻身名作家的行列恼朱味,声名几乎超过了担任外务省书记的丈夫究渐座。

  这一天早上恼朱味,她照旧坐在书房读读者来信究渐座。尽管信件很多恼朱味,她还是会认真阅读每一封信究渐座。这些信件有的比较简短恼朱味,有的很长恼朱味,足足有十几页纸究渐座。可无论多长恼朱味,她还是会看恼朱味,但可能不会完整看完究渐座。这封信很厚恼朱味,光看信皮就知道内容很多究渐座。她拿在手里恼朱味,本来是想大致浏览一下恼朱味,可是谁知刚看了一个开头恼朱味,好奇心就被挑了起来恼朱味,忍不住往下看:

  请原谅我如此冒昧地给您写信恼朱味,我只是想将自己犯下的罪行向您坦白究渐座。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恼朱味,我过着如同魔鬼一样的生活恼朱味,与人世如此近恼朱味,却又完全隔绝究渐座。这个世界一定没人知道我都干了些什么恼朱味,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究渐座。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那里出来恼朱味,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出来究渐座。

  可最近恼朱味,我不这么想了恼朱味,我想出来恼朱味,十分渴望回到人世间究渐座。我这么说恼朱味,您一定摸不着头脑恼朱味,看不懂我到底在说些什么究渐座。那么请您别急着把信收起来恼朱味,耐心看下去究渐座。这样您会知道我为什么会写信给您恼朱味,为什么把这些从来没对别人说过的话说给您听究渐座。接下来恼朱味,您一定要一字一句看清楚究渐座。

  该从哪里说起呢?唉!我离开这个世界几个月的时间恼朱味,连下笔都变得艰难了究渐座。我想恼朱味,还是从我原本的生活说起吧究渐座。

  我是一个相貌丑陋的男人恼朱味,不是我自谦恼朱味,是真的十分丑陋恼朱味,很多人见了我都会吓一跳究渐座。这一点您必须得记好恼朱味,因为如果您答应我的请求恼朱味,跟我见面恼朱味,希望您有个心理准备恼朱味,不要被我的样子吓坏究渐座。更何况我最近躲在那里太久了恼朱味,样子更加丑陋恼朱味,如果您没有心理准备恼朱味,被我吓坏了恼朱味,我会感到内疚和心疼究渐座。

  我是个不幸的男人恼朱味,天生一副丑八怪的样子究渐座。可别看我面目恐怖恼朱味,内心却有一团火在燃烧恼朱味,那是我对生活的激情究渐座。这种激情鼓励我勇敢生活恼朱味,常常让我忘掉自己的丑陋以及渺小费锐耕、卑微的身份恼朱味,去憧憬所有甜蜜和美好究渐座。哦恼朱味,我忘了说恼朱味,我是一个做椅子的匠人恼朱味,没什么社会地位恼朱味,只是伺候那些有钱人究渐座。

  这就是我说的不幸恼朱味,没有美貌恼朱味,没有身份恼朱味,没有地位究渐座。我时常在想:如果我是个有钱人恼朱味,那么别人一定不会因为我的丑陋相貌而小觑我恼朱味,也不会刻意避开我;又或者我是个天才的艺术家恼朱味,特立独行恼朱味,才华横溢恼朱味,每天沉浸在艺术天地里恼朱味,无暇顾及自己的相貌恼朱味,别人也不会觉得我丑恼朱味,反而会觉得我长相奇特恼朱味,浑身散发着艺术家的气质究渐座。可我什么都不是恼朱味,只是一个匠人恼朱味,一个在木头和灰尘里埋头苦干的小人物究渐座。

  不过有一点我十分自豪恼朱味,就是我做椅子的手艺究渐座。我敢拍着胸脯说恼朱味,没人会不喜欢我做的椅子恼朱味,就算再挑剔费锐耕、再刻薄的人也无法对我做的椅子挑三拣四究渐座。因为我手艺精湛恼朱味,所以很多上流社会的人找我做椅子究渐座。那些人可都是有钱人恼朱味,他们对椅子的细节要求很高恼朱味,而我总是能满足他们的各种要求究渐座。我做出的椅子恼朱味,完全是贴合人体构造的恼朱味,我会琢磨每个数据恼朱味,让人坐上去后能感到舒适恼朱味,能够放松身体究渐座。这其中的辛苦不是常人能够体会的究渐座。可无论多辛苦恼朱味,看着自己的作品都倍感欣慰究渐座。毫不夸张地说恼朱味,我欣赏自己的椅子就像雕塑家欣赏自己的作品一样究渐座。

  每做好一把椅子恼朱味,我都会先试一下恼朱味,哪里不合适恼朱味,再进行修改究渐座。只有在这个时候恼朱味,我的生活才充满了阳光恼朱味,内心的阴霾才会一扫而光恼朱味,自豪之感油然而生究渐座。我会想恼朱味,是什么人会坐上这把椅子?绅士还是淑女?贵族还是富豪?能坐得起这样椅子的人恼朱味,家里一定布置得十分奢华究渐座。墙壁上挂着价值连城的名家字画恼朱味,天花板上挂着水晶吊灯恼朱味,地板上铺着昂贵的进口地毯恼朱味,桌子上摆放着香气扑鼻的花草究渐座。我这样想着恼朱味,仿佛自己就是这座宅邸的主人恼朱味,在尽情享受悠闲的生活究渐座。

  有的时候恼朱味,我甚至会把自己想象成一位富家公子恼朱味,相貌俊朗恼朱味,风度翩翩究渐座。我坐在自己做的椅子上恼朱味,身边是我美丽的爱人恼朱味,我们一起谈天说地恼朱味,无比幸福究渐座。她会拉着我的手恼朱味,一起进入梦乡究渐座。

  可当我从幻想中醒过来的时候恼朱味,面对的却是老板娘尖刻的谩骂声费锐耕、孩子的吵闹声费锐耕、锯木头的嘈杂声究渐座。现实太残酷了恼朱味,总是抽打着我紫色的梦幻恼朱味,让我不得不面对眼前的生活究渐座。在现实世界里恼朱味,我哪里会有贵族公子的样子?哪里会有美丽少女对我倾心?就连街边脏兮兮费锐耕、穷巴巴的老妇女都不会多看我一眼究渐座。除了我做成的椅子恼朱味,没有一样符合我梦幻的心境究渐座。可就连椅子恼朱味,也会在不久后被运走恼朱味,去那个我向往的富丽堂皇的豪宅里究渐座。

  这样一来恼朱味,我每做一把椅子恼朱味,就心灰意懒一些究渐座。我做出这么多高贵的椅子恼朱味,自己却过着邋遢的生活恼朱味,这种情感反复折磨着我恼朱味,让我难以度日究渐座。我总是在想恼朱味,与其这样卑微地活着恼朱味,还不如死了痛快究渐座。可我又想恼朱味,如果连死的决心都有恼朱味,难道就没有改变现状的决心吗?于是恼朱味,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的脑袋里形成了究渐座。无论我是在钉钉子恼朱味,还是在锯木头的时候恼朱味,这个想法都会冒出来究渐座。

  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一个天赐良机落到了我的头上恼朱味,有人请我做一组宽大舒适的皮面扶手椅究渐座。这种椅子我之前从没做过恼朱味,据说是要摆放在一个欧洲人开的旅店里究渐座。那个欧洲人本来是要从本国进货的恼朱味,可他身边有人告诉他日本也可以订到质量很好的椅子恼朱味,而且价格便宜究渐座。这样我才有了这宗生意究渐座。

  接到这宗生意后恼朱味,我不眠不休干了几天恼朱味,终于做出一组舒适的大椅子究渐座。因为之前从没有做过这样的椅子恼朱味,所以做成后我格外开心恼朱味,成就感得到了满足究渐座。我将其中一把椅子搬到光线好的地方恼朱味,像往常一样坐上去试试究渐座。我很满意这次的成品恼朱味,柔软度恰到好处恼朱味,靠背的弯度也符合人的坐姿习惯究渐座。宽大的扶手恼朱味,跟人的手臂完美贴合恼朱味,可以这么说恼朱味,这把椅子就好像是一个真人弯曲成椅子的弧度恼朱味,那么自然舒适究渐座。

  我坐在上面恼朱味,又开始幻想起美妙的生活恼朱味,那些美好幸福的场景一一浮现在我的脑海究渐座。突然间恼朱味,我想到一个古怪的念头恼朱味,就连自己都吓了一跳究渐座。其实我一开始动这个念头恼朱味,只是单纯因为舍不得这把椅子究渐座。那时我真想把它留在身边恼朱味,无论去哪儿都带着它究渐座。可这个念头一旦滋生恼朱味,就像藤蔓一样迅速生长恼朱味,很快铺满了我的整个大脑究渐座。我不但要跟这把椅子永远在一起恼朱味,还要跟着它去过不一样的生活究渐座。

Tags: 读者 小说

本文网址:/zhentan/15260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