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疑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江户川乱步

  一 第二天

  “听说你父亲被杀害了?”

  “是究渐座。”

  “原来是真的究渐座。我看了今天早上的报纸才知道究渐座。”

  “……”

  “嘿恼朱味,你得打起精神来恼朱味,不要这样闷声不响恼朱味,让人担心究渐座。”

  “我没什么要说的恼朱味,报纸上都写了究渐座。昨天早上我刚醒来恼朱味,就看到了父亲被人打死在院子里恼朱味,脑袋上都是血究渐座。”

  “难怪你昨天没来学校究渐座。抓到凶手了吗?”

  “还没有究渐座。”

  “我看报纸说你父亲可能是被仇人杀害的究渐座。你父亲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不知道恼朱味,也许吧究渐座。”

  “是不是生意上跟人有冲突?”

  “说不好究渐座。他脾气暴躁恼朱味,特别是喝了酒之后恼朱味,一句话不对就能跟人打起来究渐座。”

  “哎?你父亲喝了酒喜欢闹事啊?”

  “……”

  “你怎么哭了?”

  “我很生气究渐座。他活着的时候对我和母亲很差究渐座。现在死了恼朱味,还害得人家在我背后说三道四究渐座。说真的恼朱味,他死了恼朱味,我不难过究渐座。我只是生气究渐座。”

  “是吗?你看起来不太好究渐座。”

  “你不会明白的究渐座。”

  “……”

  “从他死了的那刻起恼朱味,我一点都不难过究渐座。他可是我的亲生父亲恼朱味,我竟然一点也不难过究渐座。我心里只想着恼朱味,他死都死得让我如此丢脸恼朱味,要不是这样恼朱味,还真是死了的好究渐座。”

  “唉!你父亲做得真失败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很失败究渐座。有时候想想他的经历恼朱味,也很可怜究渐座。但我现在没法想这些恼朱味,就是生气究渐座。”

  “你真的这么讨厌他?”

  “他很喜欢喝酒恼朱味,把我爷爷留下的那点产业几乎都用来喝酒了究渐座。还在外面拈花惹草恼朱味,处处留情究渐座。他每次不高兴恼朱味,就拿我母亲出气究渐座。而我母亲一直忍着究渐座。一想到这个恼朱味,我就难过究渐座。如果没有母亲的坚持恼朱味,恐怕我今天连学都没法上恼朱味,只能流落街头究渐座。”

  “这么惨?”

  “你想象不到恼朱味,我家经常上演一些暴力戏恼朱味,不是父亲殴打我母亲恼朱味,就是我哥哥因为看不过去而跟父亲打架究渐座。我真是为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羞耻恼朱味,他一直沉迷在酒色之中恼朱味,还经常把气撒在我们的身上究渐座。我可怜的母亲恼朱味,身上全都是父亲打的伤究渐座。”

  “你父亲多大年纪?”

  “50岁究渐座。他简直就是个疯子究渐座。我记得有一晚我回家恼朱味,看到父亲和哥哥在屋里厮打究渐座。”

  “……”

  “我哥哥很可怜恼朱味,他在横滨一家公司做翻译恼朱味,一直没有结婚恼朱味,全是因为父亲究渐座。哥哥马上要30岁了恼朱味,可有个这样的父亲恼朱味,怎么能结婚呢?他想过要搬出去住恼朱味,可又担心我母亲究渐座。你也许觉得我哥哥跟父亲打成一团很不应该恼朱味,但站在我哥哥的立场上想一想恼朱味,他只是在保护自己和家人究渐座。”

  “原来你们家里有这么多事究渐座。”

  “就说前天晚上究渐座。我父亲没有出门恼朱味,大早上就开始喝酒究渐座。到了晚上10点多钟恼朱味,父亲还在喝恼朱味,还说些不入耳的酒话究渐座。我母亲因为累了一天恼朱味,热酒热慢了点恼朱味,我父亲就扔了一只茶碗在我母亲的鼻梁上究渐座。我母亲当时就晕了过去究渐座。哥哥见状气极了恼朱味,就扑上去跟父亲扭打究渐座。妹妹吓得不知所措恼朱味,只是一味劝阻究渐座。这样一个家庭恼朱味,简直就是地狱究渐座。”

  “……”

  “如果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恼朱味,我们肯定会受不了究渐座。也许母亲被父亲打死了恼朱味,也许我们兄弟中的某个人会杀了父亲究渐座。所以恼朱味,父亲意外死亡恼朱味,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究渐座。”

  “你父亲是昨天早上被杀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早上被杀的恼朱味,是早上被我妹妹发现的究渐座。她5点钟起床恼朱味,发现走廊上有一扇窗户开着恼朱味,而父亲不在屋子里究渐座。她以为父亲又出去喝酒嫖妓了究渐座。”

  “就是说凶手是通过窗户进的你家?”

  “不是恼朱味,父亲是死在院子里的究渐座。前一晚的事弄得全家都不愉快恼朱味,母亲和妹妹一直躲在隔壁那间房里恼朱味,父亲也睡不着恼朱味,就在院子里乘凉恼朱味,这是他的习惯究渐座。也许就是在他乘凉的时候恼朱味,被人给杀了究渐座。”

  “凶器是什么?”

  “警方说应该是斧头或凿刀之类的钝器究渐座。”

  “那凶器找到了吗?”

  “还没有究渐座。当时我和哥哥听到妹妹和母亲的叫喊声恼朱味,才急急忙忙冲下楼究渐座。我看到父亲以一种奇怪的姿态蹲着恼朱味,头上流着血究渐座。很奇怪恼朱味,我竟然一点都不难过恼朱味,也不惊慌恼朱味,好像事情不是发生在我家一样究渐座。”

  “凶手几点下的手?”

  “警察推断是在凌晨一点钟左右究渐座。”

  “有怀疑的对象了吗?”

  “要说我父亲平时也得罪了不少人恼朱味,可还没有到要杀他的地步究渐座。不过怀疑对象倒是有一个恼朱味,就是我家附近一个餐馆的老板恼朱味,曾经被我父亲打伤过究渐座。为了讨要医药费恼朱味,跟我父亲发生过不少摩擦究渐座。”

  “我觉得有点疑惑恼朱味,为了这点事杀人恼朱味,不值得吧?再说了恼朱味,如果要杀人恼朱味,在外面下手不是更容易吗?为什么一定要在半夜潜入你家呢?这样会把事情弄复杂呀究渐座。哦恼朱味,警方有证据说凶手是从外面潜入你家的吗?”

  “发现我父亲被杀的时候恼朱味,我家的门是开着的究渐座。”

  “有脚印吗?”

  “这天气干燥得很恼朱味,哪来的脚印?”

  “你们家有用人什么的吗?”

  “没有啊究渐座。你不会怀疑凶手不是从外面进来的吧?不可能恼朱味,我觉得那个老板嫌疑最大究渐座。他那种粗鲁的人恼朱味,一时冲动恼朱味,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究渐座。”

  “可我觉得……”

  “你别说了恼朱味,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究渐座。快走吧恼朱味,该上课了究渐座。”

  二 第五天

  “什么?杀死你父亲的是你家人?”

  “你上次不是说恼朱味,觉得凶手不像是从外面进来的吗?我当时推翻了你的推论恼朱味,是因为我也有这样的怀疑恼朱味,只是不想面对究渐座。我这几天反复琢磨这件事恼朱味,还是觉得事有蹊跷究渐座。我又没有别的朋友恼朱味,只能跟你说一说究渐座。”

Tags: 父亲 凶器

本文网址:/zhentan/15260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