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断崖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江户川乱步

  这年的春天恼朱味,在K温泉附近的断崖上恼朱味,坐着一男一女恼朱味,正在聊天究渐座。男的看上去大概二十七八岁恼朱味,女的可能有三十出头究渐座。他们穿着K温泉的浴袍恼朱味,外面穿着一件厚棉袄究渐座。

  女:“过去那些事情总是憋在心里不能说恼朱味,可真是难受究渐座。那事发生到现在恼朱味,已经过去很久了恼朱味,我们还没有谈起过呢究渐座。我想趁着今天这么悠闲的时候恼朱味,整理一下那件事情究渐座。你说呢?”

  男:“也好恼朱味,那件事是需要理一下了究渐座。你不记得的细节恼朱味,我可以帮你填补上究渐座。”

  女:“好恼朱味,那我开始说了究渐座。我第一次觉得不对劲是在那个晚上恼朱味,斋藤抱着我恼朱味,嘤嘤哭泣恼朱味,就像过去一样究渐座。他的脸紧紧贴着我的脸恼朱味,眼泪顺着脸颊流入了我的嘴里究渐座。”

  男:“我可不想听你们那档子事究渐座。你跟你前夫斋藤到底是怎么亲热的恼朱味,我可不想听究渐座。”

  女:“但这些很重要究渐座。如果你不想听恼朱味,我就说得简单些究渐座。斋藤抱着我恼朱味,脸紧紧贴着我恼朱味,不停地哭泣恼朱味,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我觉得有点奇怪究渐座。平常他不会哭得这么凶恼朱味,就像在提醒我什么一样究渐座。我很奇怪恼朱味,不由自主推开他的身子恼朱味,看着他那双红肿的眼睛究渐座。”

  男:“哇恼朱味,我以为是你们的床笫秘事恼朱味,没想到变成了恐怖故事了究渐座。你从他眼睛里看到了什么?对你的疼惜吗?”

  女:“是啊恼朱味,是疼惜究渐座。他的眼睛好像在跟我说:‘你真是可怜恼朱味,我真的觉得你好可怜究渐座。’他这是发自内心的恼朱味,我能看得出来究渐座。人可以说谎恼朱味,但眼睛却骗不了人恼朱味,所有心事都在眼睛里写着恼朱味,就像头版头条一样究渐座。你知道恼朱味,我很善于从别人的眼睛里揣摩信息恼朱味,所以我知道他那种可怜的眼神是为了什么究渐座。”

  男:“是因为他要杀你恼朱味,所以才会有那种可怜你的眼神究渐座。”

  女:“你说得没错究渐座。不过我不觉得恐怖恼朱味,倒觉得很刺激究渐座。你想想恼朱味,人活在这个世上每天要做很多事情恼朱味,已经够痛苦了恼朱味,总该从中找点什么乐趣恼朱味,找点刺激恼朱味,苦中作乐一番究渐座。就像是孩子犯错被家长关在黑屋子里一样恼朱味,即便如此恼朱味,他也会找点玩的东西究渐座。这就是人的本能究渐座。”

  男:“快点说重点吧恼朱味,再这么说下去恼朱味,天黑都说不完究渐座。”

  女:“好吧究渐座。斋藤跟我的性格完全相反恼朱味,所以相处久了就会有摩擦恼朱味,感情也会出现疲劳期究渐座。可我们还是彼此爱着恼朱味,但仅凭这点恼朱味,也无法对抗爱情的疲劳期究渐座。你懂这种感受吧?”

  男:“我当然懂恼朱味,早就懂了究渐座。”

  女:“所以恼朱味,我们得找点什么刺激的事情来让爱情保鲜究渐座。我本来就是个喜欢刺激的人恼朱味,斋藤也知道我的个性究渐座。所以他在筹划什么事情恼朱味,这是我的感觉恼朱味,不知道他到底筹划什么究渐座。可就在那天我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他筹划的事情究渐座。那可真是吓了我一跳恼朱味,他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计划?可就在我感到恐惧的同时恼朱味,内心也涌出了前所未有的快感究渐座。”

  男:“那是他故意给你的一个提示吧?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和疼惜你的眼神恼朱味,都是一出戏而已究渐座。那么让你感到不对劲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女:“是那个穿着藏青色风衣的男人究渐座。”

  男:“是那个戴着藏青色帽子费锐耕、戴着墨镜恼朱味,还留着胡子的男人?”

  女:“就是他恼朱味,还是你最先发现的呢究渐座。”

  男:“是啊恼朱味,谁让我经常出入你们家恼朱味,供你们夫妻逗乐恼朱味,而且又是个不入流的画家呢究渐座。出于职业本能恼朱味,我总是能记住那些特殊的人究渐座。那段时间我在街上闲逛恼朱味,总能看到那个男人在你家附近转悠恼朱味,而且他还跟周围的人打听你们家的事情恼朱味,比如你们家几口人恼朱味,房子布局是什么样的恼朱味,这些可都是我从平时光顾的茶点店打听来的究渐座。”

  女:“其实在你告诉我之前恼朱味,我就见到过那个男人恼朱味,不止一次究渐座。在我家后院见过他一次恼朱味,在正门见过他两次究渐座。那人总是穿着同一件藏青色的风衣恼朱味,站在那里就像个雕塑恼朱味,动也不动究渐座。”

  男:“起初我还以为他是个小偷呢究渐座。你们邻居家的女佣也提醒过我恼朱味,让我告诉你们小心点那个人究渐座。”

  女:“大家都低估他了恼朱味,他可是比小偷可怕多了究渐座。当我看到斋藤可怜我的眼神时恼朱味,我突然就想到那个男人究渐座。”

  男:“那么让你感到不对劲的第三件事恼朱味,就是侦探小说吧?”

  女:“是啊恼朱味,如果没有侦探小说恼朱味,也不会让我和斋藤如此热衷于阴谋诡计究渐座。这可都是你的功劳恼朱味,是你让我们对侦探小说感兴趣的究渐座。在过去的好长一段日子里恼朱味,我们俩每晚都会交流一些侦探小说的情节恼朱味,谈犯罪恼朱味,谈诈骗恼朱味,谈阴谋恼朱味,谈如何设计圈套究渐座。斋藤比我要痴迷究渐座。”

  男:“他那个绝妙的计划恼朱味,就是那段时间酝酿的吧!”

  女:“对究渐座。那个一人分饰两角的计划恼朱味,就是那时候琢磨出来的究渐座。你记不记得恼朱味,他那时候疯狂研究一人两角的类型?你还帮他统计过呢究渐座。你还记得吗?”

  男:“当然记得恼朱味,一共有33种类型究渐座。”

  女:“斋藤说恼朱味,这33种类型里恼朱味,属一种最绝妙恼朱味,那就是不存在的人物这一种究渐座。”

  男:“哦恼朱味,就是虚构的人物究渐座。比如要筹划一个谋杀恼朱味,那么凶手就要在实施计划前一年就开始塑造一个虚构人物出来究渐座。这个人物其实是他假扮的恼朱味,利用假胡子费锐耕、眼睛费锐耕、造型等恼朱味,变成另一个人恼朱味,熟人都认不出的人恼朱味,然后搬到另一个住处去生活究渐座。这个虚构人物要尽可能多地出现在公共场合恼朱味,让更多人见过他究渐座。真实的他可以说自己要出远门恼朱味,虚构的他就住在新的住所里恼朱味,经常出入附近的公共场合;真实的他白天上班恼朱味,虚构的他就晚上上班恼朱味,总之时间一定要错开恼朱味,这样才能延长这个把戏的寿命究渐座。等到时机成熟恼朱味,虚构的他就可以以杀人者的身份去实施谋杀恼朱味,必须有目击证人恼朱味,还不能太刻意让人看到究渐座。计划完成后恼朱味,虚构的他就可以彻底消失恼朱味,真实的他可以自在生活究渐座。当然恼朱味,所有的道具都要销毁究渐座。这样一来恼朱味,警方从开始调查起就把视线放在了那个虚构人物的身上恼朱味,根本没有人会想到真实的他才是凶手究渐座。可虚构的他已经消失了恼朱味,这案子就永远侦破不了究渐座。这个类型真是堪称完美究渐座。”

  女:“他对这个类型极为推崇恼朱味,说这是所有犯罪手段里最高明的一种究渐座。他每次用疯狂的语气跟我说这个恼朱味,我就感到害怕究渐座。还有一件事恼朱味,就是他的日记本究渐座。他早就知道我会找他的日记本恼朱味,所以藏得很隐秘究渐座。而且他根本没在日记本上写什么重要的事情恼朱味,更没有秘密可言恼朱味,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恼朱味,里面一个字都没提到究渐座。”

  男:“说到日记本恼朱味,斋藤是个高手呢究渐座。你看他的日记本上到处有画掉的词或句子恼朱味,一般人看了以为是他写错了恼朱味,其实这是一种方法究渐座。那些画掉的内容恼朱味,才是他真正想让我们看的内容究渐座。”

  女:“但那些内容平淡无奇恼朱味,我可都是从头看到尾了恼朱味,都是一些杀人犯罪的计划恼朱味,读起来更像是小说恼朱味,里面还有他说过的虚构人物的方法究渐座。”

  男:“先别说日记本了恼朱味,快点往下说吧究渐座。”

  女:“这样我发现的不对劲的地方有三个恼朱味,他那可怜我的眼神和泪水费锐耕、穿着藏青色风衣的男人费锐耕、虚构人物的犯罪手段究渐座。但这些远远不够恼朱味,他的杀人动机我还不清楚恼朱味,他日记里也没有提过这点究渐座。不过也是恼朱味,如果日记里什么都写了恼朱味,就没意思了究渐座。但他把一切做得也太周密了恼朱味,让我捉摸不透究渐座。要不是你跟我说那个女人的事情恼朱味,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萌生出杀我的计划究渐座。”

  男:“这一切都很好解释了究渐座。斋藤想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恼朱味,把你视为绊脚石究渐座。可如果跟你分手恼朱味,他就失去了经济来源恼朱味,就会饿死街头究渐座。你看他每天都出去赚钱恼朱味,可根本拿不到多少钱究渐座。而你虽然和他结了婚恼朱味,但财政大权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恼朱味,没有把它们当成夫妻共同财产究渐座。尽管你会定期给他一笔可观的零用钱恼朱味,但根本不够他挥霍恼朱味,他看中的是你庞大的财产究渐座。如果他想得到你的财产恼朱味,跟那个女人双宿双栖恼朱味,唯一的方法就是杀了你究渐座。你一死恼朱味,他就成为你遗产的合法继承人究渐座。这就是他的杀人动机究渐座。”

  女:“这个游戏还真是复杂究渐座。本来我们只是想在平淡的生活里创造点刺激感出来恼朱味,可他设计了这么多人物和情节出来恼朱味,还真让我有点害怕呢究渐座。”

  男:“是啊究渐座。这个计划设计得非常精妙恼朱味,就算拿它来实施真的犯罪恼朱味,也绰绰有余了究渐座。他的确是个天才恼朱味,为了让这个游戏更好玩恼朱味,还设计了一个藏青色风衣的男人究渐座。其实那个男人是他假扮的恼朱味,他可以用这种虚拟身份到你家杀了你恼朱味,然后彻底消失究渐座。紧接着他恢复原来的样貌和身份恼朱味,回家看到你的尸体后恼朱味,大叫大嚷恼朱味,装着很意外的样子究渐座。”

  女:“是啊恼朱味,这个游戏的确很刺激恼朱味,我们可以从中体会出不一样的快感究渐座。假如当初我不知道这是个游戏恼朱味,而是真以为他会杀我的话恼朱味,会更有意思究渐座。大概正是为了让我感觉更真实恼朱味,他才格外用心吧究渐座。”

  男:“就算知道这是个游戏恼朱味,效果也很好究渐座。我记得我小时候跟一个年龄较大的女孩子一起玩捉迷藏恼朱味,本来知道这是个游戏恼朱味,但还是被她装扮的鬼模样给吓坏了究渐座。她平常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恼朱味,扮起鬼怪来还真是可怕究渐座。”

  女:“你别说这些没用的究渐座。自从那天晚上恼朱味,我从斋藤的眼睛里读到怜悯之后恼朱味,就想通了所有的事情究渐座。”

  男:“你想通了这些也没用恼朱味,你想过游戏该有个怎样的结局吗?这是个杀人游戏恼朱味,总该有个像样的结局恼朱味,总不能是以那个穿着藏青色风衣的男人吓唬你一下为结局吧?”

  女:“当然不是恼朱味,我是这么想的恼朱味,他是想要个像样的结局究渐座。他假扮的穿藏青色风衣的男人恼朱味,吓唬完我后恼朱味,就爬上我的床究渐座。”

  男:“真是低俗究渐座。”

  女:“他本来就是个低俗的人恼朱味,要不然也不会想出这种游戏究渐座。”

  男:“但结局不是你说的那样啊究渐座。”

  女:“是啊恼朱味,事情本来应该在藏青色风衣的男人上了我的床之后就结束恼朱味,可那之后发生的事情恼朱味,完全不是游戏了究渐座。我现在想起来都胆战心惊究渐座。”

  男:“别说是你恼朱味,我想起来也很害怕究渐座。不过这些事情都说出来恼朱味,你可能会好过一些究渐座。”

  女:“嗯究渐座。从那天之后恼朱味,每隔一段日子恼朱味,他就会抱着我哭究渐座。每次我挪开他的脸恼朱味,看着他的眼睛恼朱味,都有种寒意究渐座。”

  男:“你认为他是真的动了杀你的念头了?”

  女:“那双眼睛仿佛在跟我说‘我本来制造一个虚构人物出来恼朱味,是想跟你完成这个游戏究渐座。但现在恼朱味,完全不是游戏那么简单了恼朱味,如果我现在真的杀了你恼朱味,也不会有人查到我的头上究渐座。只要你死了恼朱味,你的财产就都是我的究渐座。还有恼朱味,我很爱那个女人恼朱味,是真的爱恼朱味,比爱你还要多究渐座。你真是可悲究渐座。’我能感觉到他真的是在可怜我恼朱味,所以哭得很伤心究渐座。”

  男:“就是因为这个恼朱味,你才找我商量的吧?”

  女:“是啊恼朱味,当时我跟你说的时候恼朱味,你还笑我太多心了究渐座。可从你的眼睛里我能看到恼朱味,你有点相信我的话究渐座。”

  男:“你读人眼睛的本领恼朱味,可真是厉害究渐座。”

  女:“从那以后恼朱味,我就不敢看他的眼睛究渐座。有一天黄昏时分恼朱味,我在门外又碰到了那个穿藏青色风衣的男人恼朱味,他冲我冷笑了一下恼朱味,尽管我知道他是斋藤假扮的恼朱味,可还是觉得害怕究渐座。就在那个时候恼朱味,我突然想到恼朱味,在斋藤的书房里恼朱味,藏着一把手枪究渐座。”

  男:“这家伙真是大胆恼朱味,竟然冒着坐牢的风险私藏一把手枪恼朱味,里面还装满了子弹究渐座。我之前问过他这件事恼朱味,他说收藏枪支是爱好而已究渐座。”

  女:“想到那把枪恼朱味,我就更害怕了恼朱味,那个穿藏青色风衣的男人恼朱味,会不会就带着那把枪呢?我慌慌张张跑回家恼朱味,到斋藤的书房打开抽屉恼朱味,发现那把枪还在恼朱味,心里总算是踏实了究渐座。可转念一想恼朱味,斋藤怎么会蠢到用自己的枪去杀人呢?这不是浪费了他虚构一个人物出来的苦心了吗?他身上肯定还有别的凶器究渐座。”

  男:“所以你就拿起那把枪防身?”

  女:“是的恼朱味,有把枪在身边恼朱味,还是安心很多究渐座。从那以后恼朱味,每晚睡觉我都要带着枪究渐座。”

  男:“真是够悬的恼朱味,要是那件事没有……”

  女:“我曾问过你恼朱味,如果那个穿藏青色风衣的男人闯到我的卧室恼朱味,我开枪杀了他恼朱味,会不会犯法?”

  男:“我记得恼朱味,我当时告诉你恼朱味,当一个陌生人在没有经过你允许的情况下强行闯入你的房间恼朱味,你杀死了对方恼朱味,属于正当防卫恼朱味,不会构成犯罪究渐座。现在看来恼朱味,我说的没错究渐座。”

  女:“是的恼朱味,你说的没错究渐座。那个男人真的闯进来了究渐座。我记得那晚斋藤不在家恼朱味,我十分忐忑恼朱味,心里暗想恼朱味,那个男人应该要来了吧?所以我整晚都没有睡觉恼朱味,就拿着枪等待那个男人的到来究渐座。当时钟刚敲过12点恼朱味,那个男人就从后院溜进了我的家恼朱味,然后从走廊的窗户跳入我的房子里究渐座。他走路很小心恼朱味,几乎听不到脚步声究渐座。当他推开我的卧室门恼朱味,悄悄进来的时候恼朱味,我已经认出了他究渐座。尽管他戴着帽子费锐耕、墨镜恼朱味,还贴上了假胡子恼朱味,可我还是认得他恼朱味,就是斋藤恼朱味,每晚跟我睡在一起的丈夫究渐座。我当时假装睡着了恼朱味,实际上在眯着眼睛看他的一举一动恼朱味,子弹早就上了膛恼朱味,我的手指一直扣着扳机究渐座。”

  男:“……”

  女:“那时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恼朱味,恨不得立刻扣响扳机恼朱味,但我忍住了恼朱味,因为如果我先开枪恼朱味,就不算正当防卫了究渐座。我从眼睛缝里看到他站在那里呆立了很久恼朱味,好像一直在盯着我看恼朱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究渐座。就这么僵持了一个小时恼朱味,我的手臂都发麻了恼朱味,真想从床上跳下来逃走恼朱味,可最后还是忍住了究渐座。”

  男:“……”

  女:“最后恼朱味,他还是向我走过来了恼朱味,尽管房间灯光昏暗恼朱味,可我还是能看清楚他的样子恼朱味,不是假扮的样子恼朱味,而是他的本来面目——斋藤究渐座。我能看到他嘴角得意的笑容恼朱味,心里真是又怕又恨究渐座。他靠近我的床头恼朱味,突然弯下腰恼朱味,那时我还不知道他藏了一把短刀在身上究渐座。我顾不得许多恼朱味,掏出枪就给了他一枪究渐座。子弹正中他的胸口恼朱味,他死了究渐座。我本来还想用枪指着他问他一些话恼朱味,可我吓得根本没法冷静恼朱味,只想自保究渐座。紧接着恼朱味,你的女佣听到枪声后跑进来恼朱味,我就晕过去了究渐座。”

  男:“我起初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恼朱味,但看到那个男人身边有一把短刀的时候恼朱味,就都明白了究渐座。”

  女:“接着警察把我带到了检察厅恼朱味,你也去了究渐座。我坦白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恼朱味,结果检察官把我骂了一通恼朱味,说我不该闲着没事去寻求这种游戏带来的刺激究渐座。不管怎么样恼朱味,我没有被起诉恼朱味,因为他们都看到了那个男人有短刀恼朱味,他要杀我已经是无可争议的事实恼朱味,我开枪只是出于自卫究渐座。后来恼朱味,我给他办了丧事恼朱味,人也冷静下来恼朱味,可怎么都无法从这个阴影里走出来恼朱味,所以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恼朱味,谁都不见恼朱味,整整一个月究渐座。你每天都会来安慰我恼朱味,给了我莫大的关怀和照顾究渐座。我身边没什么朋友恼朱味,也没有亲人恼朱味,你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我依靠的人究渐座。后来斋藤那个情人恼朱味,也是你替我出面摆平了究渐座。”

  男:“这件事过去都快一年了恼朱味,就连我们结婚都有五个月了恼朱味,真是快啊究渐座。好了恼朱味,事情都说完了恼朱味,我们也该回去了吧?”

  女:“怎么就都完了呢?还没有完啊!”

  男:“怎么?我们不都从头到尾理了一遍了吗?没有遗漏任何细节啊!”

  女:“我们说的都是一些表面的东西恼朱味,更深层的东西还没有说到呢究渐座。”

  男:“什么表面费锐耕、深层的恼朱味,我不懂究渐座。我们不是连斋藤的心理都分析得一清二楚了吗?”

  女:“不恼朱味,真相还没有分析出来呢究渐座。”

  男:“什么真相?你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我们刚刚说的都是真相啊!”

  女:“你怕了?”

  男人站在那里就像被钉死了一样恼朱味,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究渐座。

  女:“斋藤很有天赋恼朱味,可不是最出色的究渐座。真正出色的人是可以操控他人杀人恼朱味,自己坐收渔人之利恼朱味,这才是最厉害的究渐座。而且被操控者根本不觉得自己是别人的犯罪工具究渐座。这才是堪称完美的犯罪手段究渐座。”

  男:“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能不能说明白点?”

  女:“好吧恼朱味,我明白点说恼朱味,你就是幕后的操控者恼朱味,那个牵着斋藤犯罪的木偶师究渐座。你别误会恼朱味,我不是要揭发你恼朱味,而是绝对佩服你究渐座。这就像两个手段高明的魔术师互相称赞对方一样究渐座。我现在是要更深入地剖析我们的内心究渐座。”

  男:“我可不想听你的剖析究渐座。”

  女:“你真的害怕了究渐座。这话都已经说了一半了恼朱味,如果不说完恼朱味,你不会难受吗?我肯定会难受恼朱味,所以我要继续说下去究渐座。你一开始引导斋藤对侦探小说产生浓厚的兴趣恼朱味,并进一步变成痴迷究渐座。斋藤的确有这方面的才能恼朱味,一点就透恼朱味,而且善于设计圈套恼朱味,很适合当你的傀儡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你让他沉迷于各种犯罪手段的研究恼朱味,并制订出一个虚构人物的杀人方法究渐座。表面上看来恼朱味,这都是斋藤自己的计划恼朱味,可事实上却是你一步步在引导他究渐座。是你用一些特别的谈话技巧恼朱味,让他往犯罪方面思考究渐座。或者是比谈话技巧更高明的技巧恼朱味,总之你是成功操控了斋藤究渐座。不过斋藤有外遇恼朱味,是他自己的事情恼朱味,只不过被你利用了究渐座。”

  男:“……”

  女:“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让斋藤想出了一个跟我玩杀人游戏的主意恼朱味,还特意把虚构人物和他的外遇挂起了钩究渐座。斋藤是个喜欢刺激费锐耕、冒险费锐耕、新鲜事物的人恼朱味,所以很容易上你的当究渐座。你只要提点他一两句恼朱味,他就很快想出这么个点子来跟我玩究渐座。斋藤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你控制了恼朱味,还一心以为自己设计了个多了不起的犯罪计划究渐座。”

  男:“随便你怎么想究渐座。你这么想只能证明你骨子里是个邪恶的人究渐座。”

  女:“我承认恼朱味,我是个邪恶的人恼朱味,所以我能洞悉你们的计划究渐座。斋藤开始装成那个穿着藏青色风衣的男人恼朱味,在我家周围频繁出现恼朱味,你为了博取我的信任恼朱味,还特地把这件事告诉我究渐座。那时我还没有怀疑你恼朱味,但后来我回忆起这件事时恼朱味,突然想起你当时眼睛闪过一丝喜悦究渐座。那种喜悦可不是发现了一个行踪怪异的男人所流露的究渐座。现在我可以分析出恼朱味,你那种喜悦背后的意思是:‘太棒了恼朱味,斋藤上当了!’然后你假装一无所知陪着我玩这个游戏恼朱味,帮我分析斋藤的想法究渐座。我真是蠢恼朱味,你根本就是整个计划的策划者究渐座。”

  男:“你别说了恼朱味,停下!”

  女:“急什么?我还没有说完究渐座。斋藤在你的一步步指引下恼朱味,开始假戏真做恼朱味,考虑是不是真的把我杀了究渐座。然后他搞到一把手枪恼朱味,还给你看了究渐座。当我发现不对头去找你商量的时候恼朱味,你说是我想多了恼朱味,眼睛里露出的疑惑恼朱味,其实也是故意表演给我看的究渐座。你还告诉我恼朱味,如果我打死他恼朱味,也不会被判罪恼朱味,因为那属于正当防卫究渐座。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恼朱味,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恼朱味,静观其变了究渐座。或许我会杀了他恼朱味,或许我不会杀了他恼朱味,不管结果怎么样恼朱味,你都不会有什么损失究渐座。如果我杀了他恼朱味,对你当然是最好的究渐座。”

  男:“你再继续胡说八道的话恼朱味,我就生气了究渐座。你现在就像个神经病费锐耕、妄想狂恼朱味,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究渐座。我可是要回去了恼朱味,你自己冷静一下吧!”

  女:“你紧张什么?看看你一脑门的汗恼朱味,很不舒服吗?我很快就说完了恼朱味,你再耐心一点究渐座。我开枪杀斋藤的时候恼朱味,根本不知道他藏了短刀究渐座。当时我很害怕恼朱味,觉得他要来勒死我恼朱味,所以就开枪了究渐座。我为什么会义无反顾地开枪?是因为我爱你恼朱味,很早以前就爱你恼朱味,我相信你恼朱味,我认为我杀了斋藤就可以跟你在一起究渐座。这点你肯定是知道的究渐座。我杀了斋藤后就晕过去了恼朱味,再次醒来的时候恼朱味,才看到他身边多了一把短刀究渐座。我想恼朱味,那把短刀可能是斋藤带在身上的恼朱味,也可能是你冲进屋后带进来恼朱味,偷偷放在斋藤身边恼朱味,伪装成他要杀我的样子究渐座。因为你知道恼朱味,如果斋藤身上带着刀恼朱味,我的正当防卫就是成立的恼朱味,不会因此而坐牢究渐座。你尽管想让我死恼朱味,可那时还不是最好的时机究渐座。你为了达到目的恼朱味,一定会救我恼朱味,不让我坐牢究渐座。”

  男:“我真是想不到恼朱味,你的妄想症已经如此严重了究渐座。”

  女:“得了吧恼朱味,你别再装了恼朱味,你看看你现在的表情恼朱味,似笑非笑恼朱味,似哭非哭恼朱味,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我只是说说而已恼朱味,又不会跑去警察局揭发你究渐座。你费尽苦心才跟我在一起恼朱味,我怎么会揭发你呢?要知道恼朱味,我很爱你恼朱味,绝对不会背叛你究渐座。这件事恼朱味,就当作我们之间的秘密吧恼朱味,永远都不要说出去究渐座。”

  男人没有说话恼朱味,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究渐座。他从断崖的大石凳上站了起来恼朱味,女人也跟着站了起来究渐座。不过女人没有回家恼朱味,而是朝着断崖的方向走去恼朱味,慢慢走去恼朱味,在距离深渊0.7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究渐座。男人也跟在后面究渐座。那深渊有200多米高恼朱味,摔下去一定粉身碎骨究渐座。两个人一前一后站着恼朱味,女人背对男人恼朱味,继续说:

  “我们今天说的都是真话恼朱味,这可真痛快恼朱味,谁会把所有真话都摊开来说呢?还有一件事恼朱味,我们没说恼朱味,这是最后一件事了究渐座。我一直那么爱你恼朱味,爱的就是你这个人恼朱味,可你爱的却是我的钱究渐座。或许你曾经爱过我这个人恼朱味,但现在绝对只剩下钱了究渐座。你不用否认恼朱味,我可以从你的眼睛里读出来究渐座。你一定也清楚我知道这点恼朱味,所以你才约我来这个荒凉的断崖上究渐座。你不爱我恼朱味,可不能跟我离婚恼朱味,因为你跟斋藤一样都是吃软饭的小白脸恼朱味,离开我根本没法活究渐座。所以你想跟斋藤一样恼朱味,杀了我究渐座。这样我的财产都是你的恼朱味,因为你是我的合法丈夫究渐座。我知道恼朱味,你外面有女人究渐座。我还知道恼朱味,你此时此刻一定很痛恨我究渐座。”

  女人站在那里恼朱味,一动不动恼朱味,她仔细听着后面男人的动静究渐座。他离自己越来越近恼朱味,呼吸越来越急促究渐座。她想:这一刻还是来到了究渐座。

  男人伸出双手恼朱味,猛地推向女人究渐座。女人瞬间躲闪到一边恼朱味,男人收不住脚步恼朱味,摔下了深渊究渐座。

  女人站在那里恼朱味,倾听着小鸟的叫声恼朱味,是那么悦耳动听究渐座。她看着西边天空的一抹残阳恼朱味,如同鲜血一般染红了整个天空恼朱味,真是美丽究渐座。她站了许久恼朱味,开始自言自语:

  “我这算是正当防卫吧?一年前恼朱味,斋藤想杀我恼朱味,结果自己死了究渐座。一年后的今天恼朱味,这个人想推我下悬崖恼朱味,结果他自己掉下去了究渐座。这都是正当防卫恼朱味,这可真是最美妙的法律概念究渐座。其实我才是杀人的人恼朱味,却不用承担法律责任恼朱味,别人不但不会咒骂我恼朱味,反而会同情我的遭遇究渐座。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恼朱味,我还真是狡猾费锐耕、毒辣究渐座。以后我还会用到这一招吧恼朱味,真是厉害呢恼朱味,杀了人恼朱味,还不用担心受惩罚究渐座。不知道多少人会被我的正当防卫给杀死……”

  断崖被夕阳染成了红色恼朱味,仿佛跟天连在了一起究渐座。山上的丛林映照在红色的晚霞里恼朱味,就像着了火一样究渐座。那样的色彩真是鬼斧神工究渐座。女人一个人站在崖边恼朱味,脸庞在晚霞里显得格外红润恼朱味,两只眼睛在一片红色中放出诡异的神采究渐座。她就这么站着恼朱味,一动也不动恼朱味,如同一座天然去雕饰的石像一般美丽费锐耕、凄凉究渐座。

Tags: 诡计 游戏

本文网址:/zhentan/15259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