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星期五的痴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西村京太郎

  夏天是一个让人愉快的季节恼朱味,年轻人无法抵挡阳光的诱惑恼朱味,纷纷跑去普吉岛费锐耕、大溪地费锐耕、宿务岛等阳光充足的胜地旅游恼朱味,将自己的皮肤晒成健康的小麦色恼朱味,并以此为傲究渐座。

  在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办公室里恼朱味,十津川警部正面色凝重地听着警员青木和安井的汇报究渐座。自从9月12日以来恼朱味,整个东京都被一片阴云笼罩着恼朱味,人人自危究渐座。

  “案件是在9月12日发生的究渐座。”安井说恼朱味,“事发地点是芦花公园附近的杂木林恼朱味,受害者是一名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女性恼朱味,叫作桥田由美子恼朱味,供职于RS贸易公司究渐座。她是被强奸后勒死的恼朱味,从阴道残留的精液可以判断出罪犯是B型血恼朱味,此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究渐座。”

  十津川默默地点头恼朱味,他已经调查了桥田由美子身边可疑的人究渐座。这个女孩有两个秘密情人恼朱味,都是安分的上班族恼朱味,而且他们互不知晓恼朱味,所以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究渐座。线索就这么断掉了究渐座。

  池袋警察局的刑警白石被调来负责跟进这个案件恼朱味,他听了安井的介绍之后恼朱味,似乎猛然想起什么:“最近在我的辖区东长崎也发生了一起类似的案件恼朱味,受害者也是二十多岁的女性恼朱味,是一个叫作谷本清美的大学女生究渐座。”

  “哦?这么巧吗?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十津川似乎很有兴趣地问究渐座。

  “应该是一周之前恼朱味,9月5日究渐座。”

  在十津川的办公桌上恼朱味,受害者的照片凌乱地摆放着恼朱味,它们将案发现场完整地复原出来究渐座。十津川注意到谷本清美和桥田由美子的尸体有一个相似的地方恼朱味,她们都是被强奸后勒死恼朱味,而且浑身一丝不挂恼朱味,甚至连手表都被摘掉丢在一边究渐座。对于普通的强奸犯来说恼朱味,他们不会有时间和心情去将受害者扒光恼朱味,更不会做得这么仔细究渐座。

  “还有一个情况恼朱味,不知道您是不是注意到了?”在一旁的青木警官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恼朱味,“这两个受害人都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恼朱味,这个夏天她们肯定都去度假了究渐座。”

  “你怎么知道?”十津川问究渐座。

  青木红着脸说:“因为……她们的身体都被晒得非常黑恼朱味,比基尼泳装留下了白色的印痕恼朱味,在皮肤上显得很清晰究渐座。”

  这确实是一条很有用的线索恼朱味,十津川安排青木去调查了两个受害人死前的行踪恼朱味,发现桥田由美子在夏天的时候刚刚去了一趟宿务岛度假回来恼朱味,而谷本清美也曾和同学去舆论岛度假两周究渐座。

  随着调查的深入恼朱味,两个死者之间的类似之处越来越多恼朱味,她们年纪相仿恼朱味,都热爱旅游恼朱味,喜欢在海滩穿着比基尼究渐座。她们受害的地点都距离自己的家不远恼朱味,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罪犯究渐座。最重要的是强奸她们的人都是B型血恼朱味,几乎可以认定这两起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了究渐座。而十津川更注意到她们受害的时间都是星期五的晚上究渐座。

  “难道这个人只有星期五才会出来作案吗?”

  在十津川的带领下恼朱味,搜查一课的警员们开始了紧张的调查究渐座。两个年轻女性的死亡引起了媒体的注意恼朱味,记者每天都在跟踪案情进展恼朱味,还给这个只在星期五作案的罪犯取名为“星期五的痴汉”究渐座。这给十津川的上司检察官山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恼朱味,他要求十津川尽快结案恼朱味,给媒体一个交代究渐座。

  根据案情分析恼朱味,十津川将目标锁定在两个女性身边的人恼朱味,排查了她们的情人费锐耕、同学和同事之后恼朱味,又将目标范围锁定在她们常去的美容院费锐耕、商店以及健身房等公共地域究渐座。按照十津川的推论恼朱味,也许她们是在这些地方遇到了一些仰慕者恼朱味,而仰慕者被拒绝之后怀恨在心恼朱味,才会做出这样的事究渐座。

  随着警员不懈的努力恼朱味,目标范围一点一点缩小恼朱味,他们将目标锁定在一个美容院的发型师佐伯身上究渐座。这个曾经去巴黎学习造型艺术的年轻发型师非常英俊恼朱味,所以获得了很多女顾客的喜爱究渐座。谷本清美和桥田由美子虽然居住在不同的区域恼朱味,但她们都曾经到佐伯所在的美容院做头发究渐座。

  安井拿到佐伯的调查资料之后非常兴奋地向十津川汇报:“这个人符合‘星期五的痴汉’所有的条件恼朱味,他身高一米七三恼朱味,血型是B型恼朱味,还有强奸妇女的前科究渐座。”

  十津川一边翻阅着佐伯的资料恼朱味,一边安排:“青木和龟田两个人开始日夜跟踪这个人恼朱味,力争要在周五之前找到更多的证据究渐座。”

  9月26日恼朱味,星期五究渐座。佐伯在下班之后走进了一家酒馆恼朱味,他和里面的两个姑娘搭讪并带走了其中一个究渐座。负责跟踪的警员立刻尾随他们来到旅馆恼朱味,在听到女人呼救的声音之后他们冲了进去恼朱味,解救了差点儿被勒死的季川枝子究渐座。

  “他想要勒死我!太可怕了!”季川枝子在警局边哭边说恼朱味,她对于自己和佐伯之间的勾当供认不讳恼朱味,坚持称自己只是对他有好感才会跟他去旅馆恼朱味,并不是为了卖淫究渐座。

  送走了季川枝子恼朱味,安井急忙对十津川说:“佐伯就是‘星期五的痴汉’恼朱味,他的作案时间也是星期五恼朱味,作案的手法也是用胳膊勒住受害人恼朱味,并且血型费锐耕、身高都符合恼朱味,我们可以立即逮捕他了!”

  但是十津川却怀疑道:“之前的罪犯似乎非常迷恋黑皮肤恼朱味,被害者身上都有比基尼泳装的痕迹究渐座。而这位季川枝子却很白皙恼朱味,根本不会去晒太阳究渐座。还有一点恼朱味,之前的作案者都是在荒郊野外恼朱味,没有人会遇到的地方究渐座。但这一次佐伯却将季川枝子从酒馆带到旅馆恼朱味,在这个过程之中必然会被很多人看到恼朱味,难道他不知道吗?”

  在审问的过程之中恼朱味,佐伯英俊的脸一度变得扭曲恼朱味,他只承认自己与季川枝子搭讪恼朱味,并且两情相悦究渐座。两个人相约去了旅馆恼朱味,但季川枝子却忽然朝他要钱恼朱味,这让他恼羞成怒恼朱味,所以才动手勒住了她究渐座。

  两个人的供词不同恼朱味,导致案子必须要重新审查究渐座。而检察官山本却等不及了恼朱味,他怒斥十津川:“难道还不够清晰吗?都是在星期五以相同的手法作案恼朱味,佐伯绝对是‘星期五的痴汉’恼朱味,我不能再让媒体指责我们无能了恼朱味,所以这条消息要立刻发布究渐座。”

  由于这个案子的影响太大恼朱味,刑事部部长召见了十津川究渐座。当他来到刑事部部长办公室的时候恼朱味,却发现检察官山本也在那里究渐座。

  听十津川汇报了案件的过程以及他的疑问恼朱味,刑事部部长面带困惑恼朱味,而检察官山本则一脸不悦地说:“我已经审阅了记录恼朱味,佐伯的嫌疑非常大恼朱味,我们已经可以据此起诉他了究渐座。”

  “就算要起诉恼朱味,也只能以9月26日的旅馆事件为依据恼朱味,而不能因此就断定他是‘星期五的痴汉’呀恼朱味,因为实在还存在太多疑点恼朱味,我很担心他在这件事上是无辜的究渐座。”

  山本不耐烦地一挥手:“你不要胡说八道了恼朱味,要是以情人旅馆的强奸案为由恼朱味,新闻界肯定又要骚动恼朱味,指责我们办案不力究渐座。”

  十津川忧虑地说:“但是我担心真正的罪犯还逍遥法外恼朱味,一旦我们宣布佐伯就是‘星期五的痴汉’恼朱味,那么真凶再度出现的时候恼朱味,警视厅会彻底失去威信究渐座。”

  刑事部部长也承受了很大的舆论压力恼朱味,所以他对检察官山本的意见表示支持究渐座。虽然十津川的心中感到很不安恼朱味,但山本却坚持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恼朱味,声称造成人心惶惶的“星期五的痴汉”案件已经结案了恼朱味,凶手就是佐伯究渐座。

  当天晚上恼朱味,各个报纸就以醒目的标题报道了星期五强奸杀人案件被破获的消息恼朱味,《“星期五的痴汉”是青年发型设计师》《佐伯裕一郎是杀人凶手》《佐伯裕一郎恶魔般的罪行》等文章不仅说出了佐伯的出身和历史恼朱味,还将他年轻时曾经强奸妇女的事情都披露出来恼朱味,甚至有报纸说他曾经在巴黎勒住妓女的脖子恼朱味,差点儿将她杀死究渐座。

  事情果然没有逃出十津川的预计恼朱味,虽然媒体的报道暂时缓解了警视厅的压力恼朱味,但在这股热浪还未消失的下一个周五恼朱味,那个恶魔又一次出现了究渐座。

  这一次受到袭击的是一个叫作松木香织的公司女职员恼朱味,当大楼管理员发现她的时候恼朱味,她赤裸着仰卧在床上恼朱味,颈部充血呈赤红色恼朱味,脸部歪曲究渐座。而当十津川到达现场的时候恼朱味,他首先注意到死者全身肌肤都被晒成了小麦色恼朱味,只有泳装的部位留下了雪白的痕迹究渐座。

  全裸费锐耕、比基尼费锐耕、强奸费锐耕、勒杀恼朱味,这与之前“星期五的痴汉”所犯下的案件极度相似恼朱味,说明那个恶魔还依旧猖狂地活着!更说明佐伯果然是被冤枉的究渐座。

  松木香织的死再一次掀起了轩然大波恼朱味,她的未婚夫是与她同公司的田中诚恼朱味,他们原本打算马上结婚恼朱味,田中诚激动地要求警方立刻破案究渐座。

  十津川当然希望可以尽快找到这个星期五的恶魔恼朱味,但现在的情况却越来越复杂恼朱味,让他理不出头绪究渐座。这个只在星期五出没的强奸杀人犯显然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恼朱味,他每次作案都不会留下任何会暴露身份的蛛丝马迹究渐座。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这么迷恋小麦色肌肤的女人呢?”十津川皱着眉头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究渐座。

  安井在一旁说:“在我看来恼朱味,日本女人还是皮肤白皙一些比较美恼朱味,像我们警局的女警官全都被晒得黑黑的恼朱味,我一点儿都看不出好看来究渐座。”

  十津川摇摇头说:“那是因为你整天看到这样的女人恼朱味,自然不觉得她美了……如果一个男人整天看不到阳光恼朱味,他就会觉得阳光特别美好……那么恼朱味,那些被阳光晒出健美肤色的女子在他的眼中也就必定是性感的!”

  “啪”的一声恼朱味,十津川用力拍在桌子上恼朱味,他为自己刚才无意之中的推理感到很兴奋恼朱味,可是转念又一想:这种迷恋健康肤色的男人范围太大恼朱味,要找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正当十津川为松木香织的死而愁苦不堪的时候恼朱味,星期五的恶魔又一次出现了恼朱味,但幸运的是这一次他失手了究渐座。

  永久纪子是东京一家杂志社的工作人员恼朱味,她和做记者的男友杉山和男感情非常好究渐座。这一天恼朱味,他们去奥日光玩了一天恼朱味,一直到晚上才开车返回东京究渐座。缠绵一番之后恼朱味,杉山和男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恼朱味,可是他半路上想起有件东西忘记拿恼朱味,便又开车折回去究渐座。

  杉山和男的返回解救了落在恶魔手中的永久纪子恼朱味,正当她要被强奸的时候恼朱味,恶魔听到了杉山和男的声音仓皇而逃究渐座。

  获救的永久纪子因为遭受了惊吓而痛哭不止恼朱味,等到她情绪稳定之后恼朱味,才逐渐提供了一些信息给十津川究渐座。

  “我刚打开门恼朱味,忽然感到背后有人用力一推恼朱味,我便被推了进来……他从背后抱着我恼朱味,用一只手勒住我的脖子恼朱味,威胁我不许出声……他撕扯我的裙子恼朱味,还说了很多下流的话……他还说我穿着带花纹的比基尼勾引男人……”

  “什么!”十津川大吃一惊恼朱味,如果只是一次突发性的强奸案恼朱味,罪犯怎么可能对被害人这么了解呢?他忙问永久纪子恼朱味,“您今年夏天是不是去过海边?”

  永久纪子点点头说:“我所在的杂志社今年去海边拍摄泳装照恼朱味,我也跟去了究渐座。”

  十津川注意到永久纪子的皮肤果然也是健康的小麦色恼朱味,这与之前的被害者非常相似究渐座。可见这个恶魔是了解这些女人的究渐座。虽然她们穿着衣服恼朱味,他也知道她们的身体在阳光的抚摸之下呈现出健康的美究渐座。所以他每次行动并不是随机恼朱味,而是有针对性的究渐座。

  根据永久纪子提供的信息恼朱味,十津川翻阅了她的杂志恼朱味,发现夏季刊上有很多美丽的女孩子穿着比基尼的照片究渐座。如果那个罪犯喜欢小麦色肌肤的女孩子恼朱味,那他一定会喜欢这本期刊究渐座。但奇怪的是这些都是模特恼朱味,而受害的桥田由美子费锐耕、松木香织等几个女孩都只是热爱旅游的普通女孩而已恼朱味,她们的照片不可能公开发表究渐座。

  “照片!”杂志上的照片让十津川眼前一亮恼朱味,他忽然想到罪犯在侵犯永久纪子的时候曾经说过的那些话究渐座。当时永久纪子并没有穿比基尼恼朱味,而罪犯却提到她穿着带花纹的比基尼恼朱味,这原本是一个巨大的疑点恼朱味,但如果这个人看过永久纪子的比基尼照片恼朱味,这些问题就会显得合情合理了究渐座。

  “到底是谁可以看到永久纪子小姐的比基尼照片呢?除了她的男友之外恼朱味,她不会将照片散发出去究渐座。”龟井疑惑地问究渐座。

  十津川皱着眉头恼朱味,“如果罪犯是因为照片才动了邪念恼朱味,那他不仅要看到永久纪子的照片恼朱味,更要看到桥田由美子和松木香织的照片究渐座。对了恼朱味,你问一下永久纪子她有没有在出游时拍过比基尼照究渐座。”

  恢复平静之后的永久纪子非常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恼朱味,“星期五的痴汉”她早有耳闻恼朱味,对于这种恶行也非常痛恨恼朱味,所以她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恼朱味,努力回忆着与案情相关的一切信息究渐座。在她讲述自己带着模特们为杂志拍摄泳装照时恼朱味,提到自己也曾经拍摄了一些照片恼朱味,但是为私人所用恼朱味,所以都是自己拿去冲印究渐座。

  “那么恼朱味,您都是去什么地方冲印呢?”十津川问究渐座。

  “东京最大的冲印公司就是中央底片显相公司恼朱味,我的泳装照都是在那里冲印的究渐座。”

  中央底片显相公司在东京有很多营业窗口恼朱味,但他们的照片都是在一个厂子里冲印恼朱味,十津川忽然想到自己对犯罪嫌疑人的设想中有一条是他很难见到阳光恼朱味,所以才会对肤色健美的女人情有独钟恼朱味,而负责冲印的工作人员正符合这个条件恼朱味,而且他们还是最容易接触到照片的人究渐座。

  “立刻调查中央底片显相公司负责冲印的所有员工究渐座。”十津川发布了号令恼朱味,但安井却提醒他:“他们的员工人数非常多恼朱味,光是负责冲印的人就有100多个究渐座。”

  十津川想了想恼朱味,说:“根据嫌疑人的一些线索恼朱味,可以缩小范围恼朱味,譬如性别必须是男性恼朱味,身高必须在一米七左右恼朱味,年龄是二三十岁恼朱味,而且血型必须是B型究渐座。”

  根据十津川的指示恼朱味,安井很快就对中央底片显相公司的员工展开调查究渐座。而青木也对另外几位受害者的家属进行调查恼朱味,发现死者果然都曾经在这里冲印过夏天的泳装照究渐座。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让十津川感到案子露出了一点眉目恼朱味,也许凶手就隐藏在冲印照片的暗室之中究渐座。

  层层筛选之后恼朱味,十津川将嫌疑人的范围不断缩小恼朱味,最后锁定了三个人恼朱味,第一个叫佐藤弘恼朱味,他是一个29岁的已婚男人恼朱味,有一个3岁的儿子究渐座。第二个叫杉本一男恼朱味,第三个叫古井哲郎恼朱味,都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恼朱味,并且未婚究渐座。十津川首先将目标锁定在杉本一男的身上恼朱味,因为他不仅好赌恼朱味,而且欠下了巨额的高利贷恼朱味,嫌疑最大究渐座。但谁料第二天杉本一男就因和别人打架进了医院恼朱味,警员顺势去医院查了他的血型恼朱味,发现是O型恼朱味,只好将他排除掉究渐座。这三个人中十津川最不怀疑的是佐藤弘恼朱味,他是一个已婚男人恼朱味,并且育有一子恼朱味,还贷款买了房恼朱味,是最不可能做出违法乱纪的事的人究渐座。既然排除了杉本一男恼朱味,那么古井哲郎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恼朱味,谁知道他刚准备去调查恼朱味,却传来古井哲郎的死讯究渐座。

  “怎么会这样?!”十津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恼朱味,刚有一点眉目的调查眼看又要陷入僵局究渐座。

  青木沉痛地说:“我们正打算去搜查他恼朱味,结果大楼管理员却告诉我们古井哲郎好几天没回家了究渐座。在郊区的树林旁恼朱味,我们发现了他的车和尸体究渐座。”

  难道是已经结婚生子的佐藤弘吗?这个人的犯罪可能性是最小的恼朱味,但随着案情调查的推进恼朱味,却让他越来越凸显了究渐座。十津川不敢停留恼朱味,立刻带着青木去拜访佐藤弘的家究渐座。

  看到登门的警员恼朱味,正在吃晚饭的佐藤弘顿时面如死灰恼朱味,他虽然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面对这一切恼朱味,却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究渐座。在十津川给佐藤弘戴上手铐的时候恼朱味,他的妻子和儿子都走了出来恼朱味,原来佐藤弘的妻子已经怀孕了恼朱味,挺着一个大肚子究渐座。

  “不和他们告别吗?”十津川问究渐座。

  佐藤弘默默地看了妻子一眼恼朱味,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恼朱味,什么都没有说就掉头走了出去究渐座。

  在警局里恼朱味,佐藤弘神色呆滞地坐在那里恼朱味,他朝十津川要了一支烟恼朱味,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您应该看到我的儿子了吧?难道您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蹊跷之处吗?那个孩子和我一点儿都不像恼朱味,却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恼朱味,这不是一个笑话恼朱味,所有的人都发现了这一点究渐座。”

  佐藤弘朝着天花板吐了一口烟圈恼朱味,如释重负地说:“当我发现太太出轨并且生下孩子之后恼朱味,我就一直想杀了她究渐座。但她却怀上了我的孩子恼朱味,让我无法下手究渐座。我整天都在不见天日的冲洗室里工作恼朱味,很少见到阳光究渐座。当我看到那些穿着比基尼将皮肤晒得黝黑的女人恼朱味,便会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恼朱味,而她们的媚态又让我觉得她们一定会去勾引男人恼朱味,就像我太太所做的一样究渐座。这种爱恨交织让我苦不堪言恼朱味,终于通过工作之便窃取了她们的照片和住址究渐座。每个星期五我休息的时候恼朱味,就去尾随并强奸她们究渐座。其实我不想杀死她们恼朱味,但没有别的选择恼朱味,为了让她们不认出我恼朱味,为了让她们不去背叛自己的丈夫恼朱味,我只有这么做……后来恼朱味,为了转移注意力恼朱味,我还杀死了同事古井哲郎恼朱味,希望警方会误认为他才是凶手恼朱味,但是……该来的还是来了究渐座。”

  “星期五的痴汉”终于被捉拿归案恼朱味,但这也等于承认误捕了佐伯裕一郎究渐座。因此十津川警部不仅没有受到嘉奖恼朱味,还被减薪处罚究渐座。可是恼朱味,他却只是轻松地笑了笑恼朱味,又投入到其他的案件中去了究渐座。

Tags: 痴汉 夏天

本文网址:/zhentan/15259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