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爱侣的旅行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西村京太郎

  一

  冲绳比东京更早进入酷热的夏季恼朱味,就在东京还阴雨绵绵的时候恼朱味,冲绳的那霸机场已经是酷暑难当究渐座。乘客们逐个从飞机上下来恼朱味,面对耀眼的阳光都眯起了眼睛究渐座。

  冈田脱掉了外衣究渐座。

  “这里的空气和东京不一样恼朱味,是不是?”妻子由美子对冈田说究渐座。

  冈田只是笑了笑恼朱味,没有回答究渐座。当由美子转过身去机场大厅的时候恼朱味,他连笑容都没有了究渐座。

  这次冲绳之行是冈田建议的恼朱味,一共四天三夜恼朱味,他说要给由美子第二个蜜月究渐座。由美子十分开心恼朱味,一路上像个小姑娘一样欢欣雀跃究渐座。可是冈田心里想的是恼朱味,如何跟由美子说离婚究渐座。他知道妻子十分固执恼朱味,绝对不会同意离婚究渐座。于是他筹划了一个方案恼朱味,在这次旅行中杀了妻子恼朱味,然后伪装成意外究渐座。

  他们结婚六年了恼朱味,到底是什么事情可以让冈田痛下杀手恼朱味,就连冈田本人也说不清楚究渐座。其实不是哪一件事恼朱味,而是很多事堆积在一起恼朱味,逐渐变成了冈田杀人的动机究渐座。

  两人的关系真是世界上最难理解的东西究渐座。婚前恼朱味,在冈田的眼里恼朱味,由美子浑身上下都是优点究渐座。可结婚之后恼朱味,所有优点都变成了缺点究渐座。比如由美子喜欢说话恼朱味,冈田原本认为这是她身上难能可贵的地方恼朱味,因为冈田本身沉默寡言费锐耕、不善交际恼朱味,由美子的开朗和活泼正好可以弥补他的缺陷究渐座。可如今恼朱味,他却认为这样的由美子是个不懂得体谅人的直肠子究渐座。

  其实说白了恼朱味,缺点和优点都是要看你有多喜欢这个人究渐座。如果你喜欢她恼朱味,那她全身上下都是优点究渐座。如果你不喜欢她恼朱味,她就一无是处究渐座。

  冈田曾多次向由美子提过离婚恼朱味,由美子每次提出的离婚费都高得惊人恼朱味,先是一千万日元恼朱味,而后是一千五百万日元恼朱味,最后是两千万日元究渐座。冈田一千万日元都出不起恼朱味,更别说两千万日元了究渐座。由美子不是不知道这一点恼朱味,她也知道冈田刚刚被升为科长恼朱味,哪来那么多钱恼朱味,可她还是不断抬高离婚费恼朱味,这让冈田十分郁闷恼朱味,觉得由美子过分狠毒究渐座。

  冈田想摆脱这样的状况恼朱味,只有两个选择恼朱味,要么离家出走恼朱味,要么杀了由美子究渐座。离家出走是不可能的恼朱味,一来他舍不得自己辛苦六年换来的科长职务恼朱味,二来他舍不得单位那个美丽费锐耕、年轻的姑娘片桐明子究渐座。

  那么只有一条路可走恼朱味,就是杀了由美子究渐座。在此之前恼朱味,冈田对由美子出奇的好恼朱味,甚至还策划了这次旅行究渐座。

  二

  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是石垣岛恼朱味,那霸是转机的地方究渐座。登机时间还没到恼朱味,冈田和由美子到机场餐厅候机究渐座。冈田一直在盘算着如何杀了由美子恼朱味,虽然有了大致的计划恼朱味,可是许多细节还没有确定究渐座。在石垣岛出海的时候把由美子扔进海里恼朱味,制造她意外溺水的假象?不行恼朱味,由美子读高中的时候是校游泳队的恼朱味,冈田也亲眼看到过由美子出色的游泳技巧恼朱味,这个方法行不通究渐座。假装从阳台失足坠楼恼朱味,又或者假装散步时被歹人所害恼朱味,再或者……无数方法涌进冈田的脑袋恼朱味,可没有一种方法是完美的究渐座。

  在餐厅等了30分钟恼朱味,终于可以登机了恼朱味,中途还遇到了一场来也快去也快的大雨究渐座。由美子和冈田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恼朱味,可以透过窗户看到下面的风景究渐座。由美子兴奋地拿起相机前拍后拍恼朱味,还不住赞叹:“太美了究渐座。”是很美恼朱味,下面的小岛散落在海洋上恼朱味,如同星星镶嵌在天幕上一般究渐座。

  冈田哪有心思欣赏美景恼朱味,只顾着筹划一个周密的杀人方案究渐座。一个多小时后恼朱味,飞机在石垣机场降落了究渐座。因为这次是通过旅行团订的机票和旅馆恼朱味,所以要跟旅行团住在一起恼朱味,只不过冈田和由美子可以自由活动恼朱味,不必受旅行团约束究渐座。负责接机的旅行团大巴还没有来恼朱味,由美子拉着冈田在石垣机场闲逛起来究渐座。他们看上去就像一对新婚的夫妇恼朱味,在机场商店里走走停停究渐座。

  商店里摆的都是冲绳的特产恼朱味,如印染布费锐耕、红珊瑚工艺品恼朱味,还有一些干果究渐座。当路过一家专门卖蛇酒的商店时恼朱味,由美子吓得连忙闭上了眼睛恼朱味,快速走了过去究渐座。冈田知道恼朱味,由美子怕蛇恼朱味,如果能让她被毒蛇咬了恼朱味,那真是完美极了究渐座。他刻意在陈列蛇酒的橱窗前逗留了一会儿恼朱味,当看到毒蛇很少出现在人面前的时候恼朱味,他失望极了究渐座。

  十几分钟后恼朱味,接机的大巴来了究渐座。冈田夫妇和其他几个年轻游客一起上了车究渐座。七八分钟后恼朱味,便到了石垣岛的市中心究渐座。这次旅行可真是漫长啊恼朱味,从东京到那霸用了两个多小时恼朱味,从那霸到石垣机场又用了一个多小时恼朱味,现在又要乘坐几十分钟的汽车究渐座。不过石垣市的繁华是出乎人意料的恼朱味,这里的建筑物整齐且具有现代气息恼朱味,虽然没有高楼大厦恼朱味,但古朴的民居却有另一番风味究渐座。现代和古老夹在一起恼朱味,说不出的赏心悦目究渐座。

  总算是到饭店了恼朱味,据说这饭店是当地最高档的饭店恼朱味,在房间里就可以看到海究渐座。冈田订的房间在二楼恼朱味,一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汪洋大海究渐座。由美子迫不及待地把行李放好恼朱味,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恼朱味,然后打开行李恼朱味,挑选晚上吃饭要穿的小礼服究渐座。

  由美子跟冈田谈恋爱的时候恼朱味,不过20出头恼朱味,充满活力恼朱味,去哪里都是牛仔裤费锐耕、T恤究渐座。如今30岁出头恼朱味,她反而在意起自己的穿着打扮了恼朱味,这次到石垣岛只住四天三夜恼朱味,她竟然带了三套小礼服恼朱味,一套比一套耀眼究渐座。大概是觉得青春不再恼朱味,要靠服饰来为自己的魅力加分究渐座。

  冈田一边抽烟恼朱味,一边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究渐座。这里可真是大恼朱味,要比东京的双人房间大两倍究渐座。不只是房间恼朱味,双人床也很大恼朱味,衣柜也很大究渐座。真是想不到恼朱味,饭店从外面看上去并不大恼朱味,可里面却十分宽敞恼朱味,就像是美国西部电影里出现的房间一样究渐座。冲绳和石垣恼朱味,本来就被美军占领过究渐座。或许恼朱味,这里的房间就是美军建造的恼朱味,所以什么都大究渐座。

  这里的窗户也很宽阔恼朱味,大概是为了方便欣赏海景究渐座。透过窗户看下去恼朱味,下面都是坚硬的水泥地恼朱味,如果人头朝下摔下去恼朱味,必死无疑究渐座。外面是树木环抱的林荫小道恼朱味,直接通往不远处的大海恼朱味,“真是美不胜收究渐座。”冈田默默赞叹究渐座。

  晚上恼朱味,冈田带着由美子下楼吃晚餐究渐座。由美子精心挑选了一件紫色开背晚礼服穿在身上恼朱味,优雅地挽着冈田的手臂恼朱味,缓缓下楼恼朱味,仿佛是要去参加什么重要的晚宴一样究渐座。可到了餐厅才发现恼朱味,这里大部分是新婚的夫妇或者热恋中的年轻人恼朱味,穿的大多是牛仔裤和T恤恼朱味,只有由美子穿了件夸张的晚礼服恼朱味,显得格格不入恼朱味,好像一个另类究渐座。不过由美子并不觉得别扭恼朱味,她自信而骄傲地问冈田:“我漂亮吗?”

  “当然漂亮究渐座。”冈田说究渐座。

  晚餐还算可口恼朱味,都是些家常菜究渐座。其他情侣们都飞快吃完晚饭恼朱味,到海边狂欢去了恼朱味,餐厅里很快只剩下了冈田和由美子究渐座。

  由美子放下手里的餐具恼朱味,看着冈田恼朱味,目光温柔似水:“我们和好吧!”

  冈田听到这话恼朱味,差点就心软了恼朱味,他立马控制住情绪究渐座。从前由美子说过无数次和好之类的话恼朱味,没有一次像这次这么真诚费锐耕、温柔究渐座。

  冈田为了掩饰杀意恼朱味,只好假意迎合:“好啊究渐座。从前都是我不好究渐座。”

  由美子笑着说:“你能为过去忏悔恼朱味,我真开心究渐座。你要跟我出去逛逛吗?”

  “我很想去恼朱味,可是身体很乏累究渐座。年纪大了恼朱味,不比从前了究渐座。”

  “那你休息恼朱味,我自己去究渐座。”由美子笑语盈盈恼朱味,走出了饭店究渐座。

  三

  冈田回到房间恼朱味,摊开他在机场买的石垣岛地图恼朱味,开始琢磨起来究渐座。石垣岛真是个美丽又奇妙的地方恼朱味,从市区往北走45分钟恼朱味,就是名叫川平的入海口恼朱味,可以在那里坐船驶入大海究渐座。而且这里盛产黑珍珠恼朱味,由美子一定非常喜欢究渐座。不过这里海浪很大恼朱味,处处激流恼朱味,要万分小心才行究渐座。海浪大恼朱味,有多大?水流急恼朱味,有多急?尸体会不会瞬间冲到深海里?如果可以恼朱味,那这里是个绝妙的杀人之地究渐座。

  不过不能大意恼朱味,川平人多恼朱味,杀人很容易被发现究渐座。再往北点不错恼朱味,那里是一片原始森林恼朱味,人迹罕至恼朱味,或许会有一些没人去的海岸究渐座。如果把由美子哄骗到那里恼朱味,将她杀了恼朱味,把尸体扔到森林里或者大海里恼朱味,会不会更安全一点?

  杀人时不被人发现是一个方面恼朱味,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又是另一个重要方面究渐座。夫妻二人一起到饭店恼朱味,一起出门恼朱味,却一个人回来恼朱味,肯定会引起人们的怀疑究渐座。

  不如杀了人后就去报警恼朱味,说由美子被海浪卷走了究渐座。可如果尸体冲上岸恼朱味,警方就会发现尸体上的勒痕或脑后被重物击打的伤口恼朱味,那么第一嫌疑人一定是自己究渐座。

  这事还真难处理恼朱味,冈田心想究渐座。

  差不多半夜1点恼朱味,由美子喝得醉醺醺地回来究渐座。冈田有点不高兴:“怎么喝成这样?”

  由美子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恼朱味,直接倒在了床上究渐座。

  “真痛快啊!”

  “什么?”

  “我逛街的时候恼朱味,碰到一群小伙子恼朱味,他们恰好也都住在这个饭店里究渐座。对了恼朱味,咱们刚刚还在餐厅里见过他们呢恼朱味,就坐在离咱们不远的地方究渐座。”

  “哦究渐座。”

  “我们一见如故恼朱味,聊得很畅快恼朱味,后来就一起去迪厅跳舞恼朱味,还去了酒吧喝酒究渐座。真是痛快究渐座。你要一起去就好了究渐座。”

  “我不喜欢喝酒恼朱味,这你是知道的究渐座。”

  “水!”

  “什么?”

  “我想喝水究渐座。”

  冈田忍住不快恼朱味,给由美子倒了杯水究渐座。

  “谢谢!你看起来很不高兴究渐座。”由美子说究渐座。

  “没有究渐座。”

  “我独自去和一群不认识的小伙子喝酒恼朱味,你很生气吧?”

  “没有究渐座。”

  “一定有究渐座。我忘了说恼朱味,除了小伙子恼朱味,还有一群小姑娘呢究渐座。”

  “我说了恼朱味,我没生气究渐座。我在想明天旅游的路线呢究渐座。你快点睡吧恼朱味,明天会很累呢究渐座。”

  眼前的由美子让冈田从骨子里厌恶恼朱味,杀她的决心更加坚定了究渐座。

  四

  第二天早上恼朱味,由美子在餐厅碰到了昨晚一起喝酒的那群年轻人恼朱味,他们像老友一样打着招呼恼朱味,还互相调侃着昨晚的窘态究渐座。

  “你这个家伙恼朱味,喝得不省人事恼朱味,怎么样?活着回去了?”

  “这个小姑娘真能喝恼朱味,果然是青春无敌呀究渐座。”

  由美子大声说笑着究渐座。从前恼朱味,她这种性格正是冈田所喜欢的究渐座。可是如今恼朱味,她的活泼开朗恼朱味,都成了冈田心里的杀人理由究渐座。

  冈田独自坐在餐桌旁恼朱味,等着由美子跟那群年轻人说笑完究渐座。十几分钟后恼朱味,由美子才笑吟吟走回来究渐座。

  “你还真高兴!”冈田讽刺道究渐座。

  由美子不以为然恼朱味,笑眯眯地说:“和年轻人在一起就是痛快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你已经不年轻了究渐座。”冈田挖苦由美子究渐座。他此时的心情十分奇怪恼朱味,说不上是吃醋恼朱味,但看到由美子对自己无所谓的态度恼朱味,又很恼火究渐座。不管怎么样恼朱味,他是不爱由美子了恼朱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恼朱味,就是杀了她究渐座。

  吃完早饭后恼朱味,冈田带着由美子上了他提前订好的出租车恼朱味,每天的费用是五千日元究渐座。由他亲自开车究渐座。

  “我们先去川平恼朱味,那里是入海口恼朱味,风景很美恼朱味,还能买到不错的黑珍珠究渐座。”冈田一边开车一边跟由美子说究渐座。

  “好啊恼朱味,黑珍珠我最喜欢了究渐座。”由美子一边说一边将头靠在冈田的肩膀上恼朱味,看上去十分幸福究渐座。如果别人看到恼朱味,一定会以为他们是新婚夫妇恼朱味,可谁知道丈夫正盘算着如何杀妻子呢究渐座。

  这一路上还算顺利恼朱味,车也不算多恼朱味,就是暑热难当究渐座。因为车里没有空调恼朱味,所以只能开着车窗恼朱味,炙热的空气不断涌进车里恼朱味,让人浑身不舒服究渐座。一个多小时后恼朱味,终于到了川平公园究渐座。

  冈田和由美子下车后先到几家特产店看了看恼朱味,那里的东西真是贵得出奇究渐座。本来以为黑珍珠在当地会卖得便宜些恼朱味,谁知道更贵究渐座。但冈田还是给由美子买了三万日元的黑珍珠恼朱味,为了掩饰自己的杀机究渐座。

  出了特产商店恼朱味,往后走到一条陡坡上恼朱味,就能看到整个川平湾的景色究渐座。冈田和由美子走在沙滩上恼朱味,周围没有一点喧嚣声恼朱味,只有海风吹拂海岸的声音究渐座。不远处有几个年轻人在游泳恼朱味,尽管那里插着“禁止游泳”的牌子究渐座。

  “想游泳吗?要游的话恼朱味,我去车里取泳衣究渐座。”冈田问究渐座。他想恼朱味,如果由美子能在游泳时不小心被浪卷走恼朱味,会省掉很多麻烦事究渐座。可由美子却摇了摇头恼朱味,说:“我昨晚喝太多了恼朱味,今天头很疼究渐座。你自己去游吧恼朱味,我在这里等着你究渐座。”

  “你不游恼朱味,我也不游究渐座。”

  “你给我照张相吧究渐座。”由美子说究渐座。

  “好啊究渐座。”冈田立马拿出相机恼朱味,给由美子拍照究渐座。他此时很不耐烦恼朱味,可不得不装成很恩爱的样子究渐座。

  拍了几张后恼朱味,冈田说:“我去取三脚架恼朱味,这样我们可以拍合影究渐座。”就在冈田要去取三脚架的时候恼朱味,有个小伙子走过来说:“我给你们拍吧究渐座。”

  小伙子穿着泳裤恼朱味,看上去20出头的样子恼朱味,充满活力究渐座。冈田看着他有点面熟恼朱味,片刻之后突然想起来恼朱味,那是早上跟由美子打招呼的那群年轻人里的一个究渐座。

  “是三浦君啊究渐座。”由美子欢快地叫着究渐座。

  三浦照了几张相后恼朱味,由美子忽然说想去游泳恼朱味,一个人跑到崖边去换泳衣究渐座。

  “您太太真漂亮!”三浦笑着说究渐座。

  “还行究渐座。”冈田敷衍道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由美子穿着一身比基尼回来了究渐座。她虽然年过30恼朱味,可身材苗条恼朱味,肌肉紧实恼朱味,穿上比基尼十分性感火辣究渐座。三浦一个劲儿夸赞由美子恼朱味,由美子高兴地跟三浦下海游泳去了究渐座。

  如果在几年前恼朱味,冈田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嫉妒究渐座。可现在他脑子里想着的却是另一件事恼朱味,要是把他们两个人一起杀了恼朱味,会更有说服力究渐座。想一想恼朱味,一对夫妻来石垣岛玩恼朱味,谁知妻子却爱上了住同一个饭店的年轻小伙子究渐座。妻子经过多番挣扎恼朱味,最后选择了跟小伙子自杀殉情究渐座。如果能这样恼朱味,是最好不过了恼朱味,只要毒死他们就可以了究渐座。等他们死后恼朱味,自己可以装成一个被妻子背叛的可怜男人究渐座。

  “我帮你们拍张照吧!”冈田拿起相机起身对由美子说恼朱味,“你不是想跟这个活力四射的年轻人一起拍照吗?”

  由美子笑了笑恼朱味,抱着三浦恼朱味,好像故意做给冈田看究渐座。三浦有点尴尬恼朱味,只是“嘿嘿”傻笑究渐座。

  冈田给两人拍了三张照片恼朱味,自己留了两张恼朱味,心想这是妻子出轨的证据究渐座。还有一张恼朱味,他递给了三浦究渐座。三浦不好意思地说:“这样的照片恼朱味,我怎么能收呢?”

  “你拿着吧!”由美子笑着对三浦说究渐座。

  五

  回到饭店恼朱味,冈田对由美子说:“他真不错究渐座。”

  “谁?”由美子有点心不在焉究渐座。

  “就今天在川平遇到的那个年轻人啊恼朱味,叫三浦是吗?”

  “哦恼朱味,那个小伙子啊究渐座。”

  “嗯恼朱味,他很不错究渐座。”

  “我倒不觉得恼朱味,他脸皮厚得很恼朱味,他那群朋友里恼朱味,可是有更好的小伙子呢究渐座。”

  “但我觉得他不错究渐座。”

  “你不嫉妒?”

  “为什么嫉妒?”

  “我跟他走得很近啊究渐座。”

  “怎么会呢?你跟年轻人多待一待恼朱味,自己也会变得年轻恼朱味,我高兴还来不及究渐座。”

  “哼!”

  “怎么恼朱味,我说错了?”

  “早上在餐厅恼朱味,我跟他们打了打招呼恼朱味,你就一脸不高兴究渐座。”

  “那是因为我们吃了早饭要快点出发啊!三浦在石垣岛待多久?”

  “好像是后天早上离开恼朱味,跟我们一样究渐座。”

  看来明天就必须动手了究渐座。明晚把三浦骗到屋子里恼朱味,然后把他和由美子一起毒死恼朱味,伪装成殉情究渐座。

  冈田早就准备好了一瓶农药恼朱味,本来是打算毒死由美子的究渐座。可他迟迟没有动手恼朱味,是因为毒死由美子一个人恼朱味,再伪装成意外恼朱味,实在说不过去究渐座。可现在不同了恼朱味,两个人一起被毒死恼朱味,理由十分充分究渐座。想想看恼朱味,不少婚外情都是以悲剧收场恼朱味,他们自杀殉情恼朱味,完全说得过去究渐座。而且农药这东西恼朱味,哪里都可以买到恼朱味,警方不会因此而产生怀疑究渐座。

  晚饭后恼朱味,由美子又一个人出去逛街恼朱味,冈田也悄悄离开饭店究渐座。他到商店里买到了注射器和葡萄酒究渐座。回到房间后恼朱味,他把农药稀释恼朱味,然后用注射器推进没有开封的葡萄酒里究渐座。一瓶毒酒就这样做好了究渐座。

  剩下的农药和注射器恼朱味,冈田都装进了一个袋子里恼朱味,准备扔到海里究渐座。这些东西绝对不能被发现恼朱味,否则自己就会有麻烦究渐座。他走出饭店恼朱味,朝着海边走去究渐座。来到悬崖边恼朱味,他将袋子扔到了海里恼朱味,看着它沉下去究渐座。

  冈田回到饭店恼朱味,若无其事地等由美子回来究渐座。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恼朱味,立刻打开衣柜恼朱味,把由美子的箱子拿出来恼朱味,将她和三浦的合照放了进去究渐座。如果警察前来调查恼朱味,发现合照恼朱味,就会自然而然想到他们自杀殉情的可能究渐座。

  一切都准备好了恼朱味,此时由美子也回来了究渐座。她跟昨晚一样喝得醉醺醺的恼朱味,一进门就倒在床上恼朱味,“我又跟三浦君喝酒了究渐座。”

  “挺好究渐座。”冈田笑了笑究渐座。

  “你觉得挺好?”由美子眼睛里透射出一种难以言明的危险信号究渐座。

  “是啊究渐座。有什么问题?”

  “你真的一点都不嫉妒?”

  “我都说过了恼朱味,你能再找回青春恼朱味,我高兴还来不及究渐座。”

  “喂!”

  “怎么了?”

  “你是不是在想恼朱味,如果我跟三浦好了恼朱味,你跟我离婚时就不用付赔偿费了?”那危险的信号越来越强究渐座。

  “你说到哪儿去了恼朱味,我怎么会这么想?”冈田有点慌张究渐座。

  “就算你这么想也没用究渐座。”

  由美子看到了桌上的葡萄酒恼朱味,问道:“哪儿来的酒?”

  “我买的究渐座。因为后天就要跟三浦君告别了恼朱味,所以想在告别前跟他喝一杯究渐座。”

  “是波尔多葡萄酒?”

  “是的恼朱味,这酒我也可以喝一点究渐座。”

  六

  第二天早上恼朱味,吃过早饭恼朱味,冈田和由美子想出去玩恼朱味,一出门就碰到了三浦站在那里发呆究渐座。

  “你干什么呢?”冈田亲切地跟三浦打招呼究渐座。

  “快别提了究渐座。昨晚上喝多了恼朱味,今早没起来究渐座。等我睡够了醒来恼朱味,发现大家都已经出去玩了究渐座。这群家伙恼朱味,竟然把我一个人留在饭店里恼朱味,这可是我们在这儿玩的最后一天究渐座。”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一个人租一辆车太贵了恼朱味,只能租得起自行车恼朱味,可天这么热恼朱味,怎么骑自行车呢?我正琢磨呢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天气很热恼朱味,我看都超过30摄氏度了究渐座。不如你跟我们一起租辆车吧!”

  “可以吗?那真是太好了究渐座。”

  冈田租来一辆车恼朱味,由美子坐在副驾驶座上恼朱味,三浦坐在后面究渐座。他们今天不去川平恼朱味,要去东面玩一玩究渐座。

  开了20多分钟恼朱味,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边究渐座。冈田把车停在路旁恼朱味,欣赏这片密林究渐座。

  “这林子真可怕恼朱味,谁要不小心走进去恼朱味,肯定出不来了究渐座。”由美子嘟囔着究渐座。

  冈田忽然感到一丝寒意恼朱味,立即开车继续前行究渐座。

  “你姓三浦吧?”冈田问后座的三浦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

  “听由美子说恼朱味,你们也是明天离开石垣岛?”

  “是啊恼朱味,本来想多待几天的恼朱味,可是我们都没钱了究渐座。”

  “我们明天也要走究渐座。我们在这儿相识恼朱味,也算有缘恼朱味,不如晚上一起喝一杯吧恼朱味,算是个小型酒会究渐座。”

  “可是……”

  “没事恼朱味,你来吧!”由美子冲着反光镜里的三浦笑着说究渐座。

  或许根本不用伪装恼朱味,由美子是真的爱上了这个小子究渐座。如果真是这样恼朱味,那真是太好了究渐座。冈田暗想究渐座。今晚等他们喝了酒恼朱味,冈田就得赶快离开屋子究渐座。等到药性差不多完全发作了恼朱味,冈田再回饭店恼朱味,一切都顺理成章究渐座。

  冈田心里想着这个绝妙的计划恼朱味,开着车飞奔在海岸的公路上究渐座。

  这里真是太美了恼朱味,右边是白浪滔滔的海滩恼朱味,左边是茂密的菠萝树林和甘蔗林究渐座。

  “停车……”由美子忽然大叫一声究渐座。

  冈田慌忙停下车:“怎么了?”

  “你们看恼朱味,前面有一大片木棉花恼朱味,真是漂亮究渐座。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片的木棉花呢究渐座。你们快下车究渐座。”

  “你要干什么?”冈田问究渐座。

  “去摘木棉花究渐座。”

  “可以随便摘吗?”

  “应该可以恼朱味,好像是野生的究渐座。”三浦说着跳下车恼朱味,跟由美子一起去摘木棉花究渐座。冈田也极不情愿地下了车恼朱味,假装愉快地跟他们二人摘起花来究渐座。

  “摘这么多干什么?”冈田问究渐座。

  “放在车里啊!”

  “这车是租来的恼朱味,还得还回去究渐座。”

  “那有什么究渐座。坐在木棉花里恼朱味,你不觉得很惬意吗?”

  “也对究渐座。”

  三人把木棉花都放在了后座上恼朱味,由美子还在摘个不停究渐座。突然间恼朱味,她大叫一声究渐座。冈田顺着叫声看去恼朱味,原来一头水牛出现在花丛中究渐座。这水牛大概是在休息恼朱味,被由美子给惊醒了究渐座。好在它并不生气恼朱味,只是站起来看了看恼朱味,就又卧下了究渐座。

  由美子吓得不轻究渐座。

  七

  再起程的时候恼朱味,换了三浦开车恼朱味,冈田则坐到铺满木棉花的后座上究渐座。“怎么样?坐在木棉花中究渐座。”由美子回头问究渐座。

  “不错究渐座。”冈田说究渐座。

  由美子忽然笑了起来恼朱味,弄得冈田莫名其妙究渐座。

  “你笑什么?”

  “没什么究渐座。”

  开了一阵子恼朱味,景色又有了变化究渐座。周围是长满了铁树的原始森林恼朱味,不远处还有几头水牛究渐座。

  “咱们还是回去吧究渐座。”冈田对三浦说究渐座。

  “再往前一点恼朱味,有处与众不同的景点究渐座。”

  “前面有景点?地图上没写啊究渐座。”

  “你看的是旅游地图吧?上面的确没写究渐座。”三浦笑着说究渐座。

  冈田打开随身携带的地图恼朱味,前面的确有处小景点恼朱味,是个瞭望台究渐座。

  “是那个瞭望台吗?”

  “不是究渐座。”

  “是舟越?地图上写着恼朱味,舟越是石垣岛最狭窄的地方恼朱味,只有百米宽恼朱味,可以扛着船过去恼朱味,所以叫舟越究渐座。”

  “不是究渐座。”

  “也不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袭上冈田的心头恼朱味,因为三浦的举动有点异常究渐座。

  “你看都过了中午了恼朱味,该回饭店吃午饭了究渐座。”冈田对三浦说究渐座。

  “离12点还差五分钟呢究渐座。”三浦微笑着说究渐座。

  “可我已经饿了究渐座。”

  “我没饿呢究渐座。”由美子狠狠撂下一句话究渐座。

  “就快到了恼朱味,冈田先生究渐座。”

  三浦将车开到一旁的土路上究渐座。

  冈田觉得越来越不对劲恼朱味,恐惧感不断加剧恼朱味,他大声吼道:“停车!我要下车!”

  三浦突然向右打转方向盘恼朱味,将车驶到一块狭小的悬崖边究渐座。这里四周都是荒草究渐座。三浦熄了火恼朱味,对冈田说:“到了究渐座。”

  “这就是你说的与众不同的地方?”

  “是的恼朱味,这里可藏着好东西呢究渐座。”三浦一边说恼朱味,一边把汽车钥匙装进口袋究渐座。接着他走到荒草丛中恼朱味,推出了一辆摩托车究渐座。

  “这辆车花了我两天的租金恼朱味,我好不容易才把它藏在这里究渐座。回饭店的时候可累坏我了恼朱味,幸亏碰到了一辆往市中心去的货车恼朱味,这才让我解了解乏究渐座。”

  “你在这儿放辆摩托车干什么?”

  “和你太太回市中心啊恼朱味,难道要走回去吗?”

  “那这辆汽车呢?”冈田茫然地问道究渐座。

  “当然是你的棺材啊!笨蛋究渐座。”由美子从车上下来恼朱味,恶狠狠地说究渐座。

  “什么?”冈田惊得脸色苍白究渐座。

  “你还真以为我想跟你和好恼朱味,跟你来度二次蜜月吗?”

  “你在说什么?”

  “我跟你来的目的就是杀了你究渐座。我和三浦也不是在这里认识的恼朱味,我们在东京就认识了究渐座。”

  “你要是杀了我恼朱味,你一分钱都拿不到究渐座。”

  “你真以为我傻吗?在旅行前恼朱味,我就帮你买了一份保险恼朱味,保额三千万日元恼朱味,只要你意外身亡恼朱味,三千万日元就是我的了究渐座。”

  “你这个浑蛋!”

  “我摘了这么多木棉花放在车里恼朱味,就是想最后尽一点妻子的责任恼朱味,让你风风光光上路恼朱味,不至于太寒酸究渐座。”

  此时三浦已经拿着扳手走了过来究渐座。冈田慌忙跳进车里恼朱味,想开车逃命恼朱味,可钥匙已经在三浦的口袋里了究渐座。冈田又朝外奔逃恼朱味,可还是被三浦追上了究渐座。一声惨叫后恼朱味,冈田倒在了血泊之中究渐座。

  “他死了吗?”由美子问究渐座。

  “来恼朱味,把他抬到车里究渐座。”三浦和由美子把冈田放到了驾驶座上恼朱味,把钥匙插进去恼朱味,踩住了油门恼朱味,开动汽车恼朱味,伪造成一个冈田开车不小心坠崖的假象究渐座。

  转眼间恼朱味,冈田和租来的汽车就掉到了悬崖之下恼朱味,然后慢慢地沉入海里究渐座。

  三浦看了看手表究渐座。

  “你看手表干什么?”

  “当然是在看时间究渐座。”

  “什么时间?”

  “如果他会醒过来恼朱味,那就糟糕了究渐座。不过已经过了五分钟恼朱味,就算他醒过来恼朱味,也已经被淹死了究渐座。放心吧恼朱味,他活不下来了究渐座。”

  由美子松了口气恼朱味,对三浦说:“我们回饭店吧究渐座。”

  “好的究渐座。”

  两人坐上摩托车恼朱味,由美子紧紧抱着三浦恼朱味,柔声说道:“我们得庆祝一下恼朱味,到我房间喝一杯恼朱味,那里有瓶上好的波尔多葡萄酒究渐座。”

Tags: 爱侣 旅行

本文网址:/zhentan/15259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