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三角墙山庄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柯南·道尔

  我跟福尔摩斯有阵子没见了恼朱味,这天早上他突然来找我恼朱味,让我有些意外究渐座。不过更让我意外的是恼朱味,福尔摩斯坐下后不久恼朱味,就闯进来一个陌生的客人究渐座。那人身材高大恼朱味,穿着有些滑稽恼朱味,一身灰格子西装恼朱味,搭配了一条橙红色的领带究渐座。脸上的肌肉纠结在一起恼朱味,双眼直冒火光恼朱味,看上去要揍人一样究渐座。

  “你们谁是福尔摩斯?”他凶狠地问究渐座。

  福尔摩斯不慌不忙地抬起了烟斗究渐座。

  “你是福尔摩斯究渐座。你听着恼朱味,不要多管闲事恼朱味,别人的事得让人家自己管究渐座。明白吗?”

  “哦恼朱味,有趣恼朱味,请继续说下去究渐座。”

  “你觉得有趣?”那人怒吼道恼朱味,“等我揍你一顿恼朱味,你就不觉得有趣了究渐座。对付你这种人恼朱味,就得用这个究渐座。”他举起大拳头在福尔摩斯眼前晃动了两下究渐座。

  “看这大拳头恼朱味,是天生的恼朱味,还是后天练成这样的?”福尔摩斯没有丝毫恐惧究渐座。

  那人大概是被福尔摩斯的冷静给吓到了恼朱味,又或者被我手里的拨火棒给吓住了恼朱味,总之他的态度不那么跋扈了究渐座。“福尔摩斯先生恼朱味,反正我已经警告你了究渐座。我的一个朋友对哈罗那儿的事很感兴趣恼朱味,你不要插手恼朱味,否则我对你不客气究渐座。”

  “你叫斯蒂夫·迪克西吧恼朱味,练拳击的那个究渐座。我一直想见见你恼朱味,不过我不喜欢你身上那股味儿恼朱味,所以就不留你了究渐座。”福尔摩斯说究渐座。

  “你知道我?那最好了究渐座。不要逼我出手究渐座。”

  “对了恼朱味,荷尔本酒吧的案子怎么样恼朱味,你杀了那个叫帕金斯的小伙子究渐座。”福尔摩斯不紧不慢地说究渐座。

  那人听了这话恼朱味,突然后退几步恼朱味,脸色很难看:“什么帕金斯恼朱味,我不知道究渐座。他死的时候恼朱味,我正在训练呢究渐座。”

  “斯蒂夫恼朱味,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跟巴内·斯托克代尔的不寻常关系究渐座。”

  “上帝啊恼朱味,福尔摩斯先生恼朱味,我……”

  “好了恼朱味,不说这个了究渐座。等我想让你说的时候再找你究渐座。”

  “那么先生恼朱味,你不会计较我今天冲动的行为吧?”

  “告诉我是谁让你来的恼朱味,我可以不计较究渐座。”

  “还用说吗恼朱味,就是你说的那个人究渐座。”

  “那么又是谁指使他的?”

  “这我可不知道究渐座。他只跟我说:‘斯蒂夫恼朱味,你去告诉福尔摩斯恼朱味,如果他要去哈罗恼朱味,就有性命之忧究渐座。’就这样恼朱味,我知道的都说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斯蒂夫夺门而出恼朱味,就像来的时候一样迅速究渐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干什么的?”我问究渐座。

  “华生恼朱味,我简单点告诉你究渐座。他是斯宾塞·约翰流氓团伙的混混恼朱味,最近跟一些非法勾当有关究渐座。这些我稍后会处理究渐座。他其实是个脑袋空空的胆小鬼恼朱味,可他的顶头上司巴内却是个狡猾的家伙究渐座。他们经常干些胁迫费锐耕、袭击之类的事情究渐座。我想弄明白的是恼朱味,他们到底受了什么人的指使究渐座。”

  “可他们来威胁你干什么?”

  “这就是我来这儿想跟你谈的事情——哈罗森林案件究渐座。你看恼朱味,这是我昨天收到的一封信恼朱味,是麦伯利太太寄来的究渐座。”

  我拿过信笺恼朱味,上面写着:

  福尔摩斯先生:

  我最近遇到很多怪事恼朱味,跟我的房子有关恼朱味,希望您能帮助我究渐座。如果明天您能来恼朱味,那么我全家都会恭候究渐座。我住在哈罗车站附近恼朱味,地址是三角墙山庄恼朱味,哈罗森林究渐座。我想您一定认识我死去的丈夫麦伯利恼朱味,他是您以前的客户究渐座。

  玛丽·麦伯利

  “来吧恼朱味,你要有时间恼朱味,我们立即起程究渐座。”

  从伦敦到三角墙山庄并没有多远究渐座。我们到了地方后就去拜访麦伯利夫人恼朱味,她真是个优雅的女人恼朱味,不论是穿着恼朱味,还是谈吐恼朱味,都那么有修养究渐座。

  “我对您丈夫记忆犹新究渐座。”

  “那您对我儿子道格拉斯也很熟悉才对究渐座。”

  “您是道格拉斯·麦伯利的母亲?整个伦敦谁不认识他究渐座。他可是个美男子恼朱味,现在怎么样了?”

  “他死了究渐座。上个月死在罗马恼朱味,得的是肺炎究渐座。他是驻罗马的参赞究渐座。”

  “真是太意外了恼朱味,他是那么健壮究渐座。”

  “是太意外了恼朱味,也许您根本想象不到他后来变得多么憔悴恼朱味,简直跟之前判若两人究渐座。”

  “是女人的缘故?”

  “是一个魔鬼究渐座。好了恼朱味,我约您来这儿不是要谈我儿子究渐座。”

  “请您说吧恼朱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究渐座。”

  “真是奇怪的事情究渐座。我搬到这里后恼朱味,想过清静的生活恼朱味,所以很少出门恼朱味,也不跟这里的邻居来往究渐座。有一天恼朱味,一个自称是房地产商的人来找我恼朱味,说他的顾主想买下这栋房子恼朱味,价钱好商量究渐座。我感到很奇怪恼朱味,我周围有很多房子在出售恼朱味,为什么挑中了这栋究渐座。好吧恼朱味,我不想这些恼朱味,他说价钱好商量恼朱味,我就定了一个高价恼朱味,想赚点钱究渐座。这个价钱比我买房的价钱高了五百英镑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他说他的顾主可以接受这个价钱恼朱味,而且还想再出钱买我的家具究渐座。您看到了恼朱味,我的家具可都是上等家具恼朱味,是我从老家带来的究渐座。我想恼朱味,多赚一点也未尝不可恼朱味,就又出了一个比较高的价钱究渐座。没想到恼朱味,他又答应了究渐座。

  “昨天恼朱味,他带着合同来让我签字究渐座。幸亏我多了个心眼恼朱味,把合同给我的律师看了看究渐座。我的律师告诉我恼朱味,如果我在上面签字恼朱味,那么我就不能拿走这房子里的任何一样东西恼朱味,包括我的私人用品究渐座。昨天晚上恼朱味,我告诉那个房地产商恼朱味,我卖的是家具和房子恼朱味,不卖其他东西究渐座。可他却说恼朱味,他的顾主要买的是所有东西究渐座。我问他我的私人物品怎么办恼朱味,比如衣服费锐耕、首饰什么的究渐座。他说恼朱味,私人物品要经过检查后才能带走究渐座。他还说恼朱味,他的顾主是个脾气古怪的人恼朱味,要么买下一切恼朱味,要么就不买究渐座。我觉得很奇怪恼朱味,就跟他说我不卖了究渐座。事情暂时搁置了恼朱味,我特别担心……”

  麦伯利太太话还没说完恼朱味,福尔摩斯突然站起来恼朱味,打开一个房间的门恼朱味,从里边揪出一个高高瘦瘦的女人究渐座。

  “放开我究渐座。”那女人尖叫道究渐座。

  “苏珊恼朱味,你在干什么?”麦伯利太太问究渐座。

  “太太恼朱味,我是想问客人会不会留下吃饭究渐座。”

  “是这样吗?你在门口待了五分钟了究渐座。你显然有些紧张恼朱味,看来不太适合做这样的工作究渐座。”

  “你是谁?凭什么揪住我?”

  “麦伯利太太恼朱味,有人知道你给我写信的事吗?”

  “没有究渐座。”

  “信是谁寄的?”

  “是苏珊究渐座。”

  “好的究渐座。苏珊恼朱味,你告诉谁你的太太给我写信了?”

  “你胡说什么恼朱味,我没告诉任何人究渐座。”

  “苏珊恼朱味,说谎对你没有好处究渐座。你到底告诉谁了?”

  麦伯利太太这时气急败坏地吼道:“我想起来了究渐座。苏珊恼朱味,你曾隔着篱笆跟一个男人说过话究渐座。”

  “跟你说话的人是巴内恼朱味,苏珊?”

  “你都知道恼朱味,还问我干什么究渐座。”

  “那么告诉我恼朱味,是谁指使的巴内究渐座。如果你告诉我恼朱味,你将获得十英镑的奖励究渐座。”

  “嗯恼朱味,那个人可以给出一百个十英镑究渐座。”

  “这么说恼朱味,是个很有钱的男人究渐座。”福尔摩斯看到苏珊不屑地笑了笑恼朱味,“你笑了恼朱味,证明不是个富有的男人恼朱味,而是个富有的女人究渐座。你如果告诉我恼朱味,你现在就可以拿到十英镑究渐座。”

  “我宁愿看到你死!”苏珊恶狠狠地说究渐座。

  “苏珊恼朱味,你在说什么究渐座。”麦伯利太太惊呼究渐座。

  “我不干了究渐座。”苏珊叫嚷着出去了究渐座。

  “看来巴内所在的集团很害怕我会插手这件事情究渐座。”

  “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这也是我在调查的究渐座。麦伯利太太恼朱味,这房子以前是谁的?”

  “弗洛森恼朱味,一个退休的海军上校究渐座。”

  “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没听说究渐座。”

  “我本来以为他在这里埋了什么奇珍异宝恼朱味,可他们要买你的家具究渐座。你的家具里是不是有什么珍贵的东西恼朱味,麦伯利太太?”

  “我家最值钱的就是一套王室德比茶具究渐座。”

  “一套茶具显然不会让他们如此兴师动众究渐座。我想这家里一定有些连你都不知道的珍贵东西究渐座。”

  “你认为是什么?”我问究渐座。

  “华生恼朱味,我们得分析一下究渐座。麦伯利太太恼朱味,你住进来这么久恼朱味,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恼朱味,有人向你要过东西吗?”

  “没有究渐座。”

  “这说明这东西是最近才在这屋子里的究渐座。”我说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华生究渐座。麦伯利太太恼朱味,最近你买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恼朱味,先生究渐座。”

  “你的律师怎么样?”

  “苏特洛先生很有本事究渐座。”

  “你只有一个女仆吗?”

  “还有一个女仆恼朱味,比苏珊小一些究渐座。”

  “我看您需要请苏特洛先生来住几晚恼朱味,以保护你的安全恼朱味,我们要再去找些线索究渐座。对了恼朱味,那个所谓的房地产商人给你留下联系方式了吗?”

  “是的恼朱味,他留下了名片究渐座。海恩斯·约翰逊恼朱味,古董商究渐座。”

  福尔摩斯记下了联系方式恼朱味,叫上我一起离开究渐座。就在出门的时候恼朱味,福尔摩斯看到门口有几个包裹恼朱味,是从意大利寄来的究渐座。麦伯利太太说那些是她儿子道格拉斯的东西恼朱味,还没拆包究渐座。里面大概就是一些工资费锐耕、奖金什么的究渐座。“麦伯利太太恼朱味,赶快把这些包裹拿到你的卧室恼朱味,拆开看看里边是些什么恼朱味,明天我来看结果究渐座。记住恼朱味,让苏特洛先生来陪你究渐座。”

  第二天一早恼朱味,福尔摩斯来找我恼朱味,说麦伯利太太家失窃了究渐座。我们赶到她家里的时候恼朱味,里面满是警察究渐座。麦伯利太太一脸内疚恼朱味,说她没有请苏特洛来过夜恼朱味,早知道应该听福尔摩斯的警告究渐座。她还告诉我们恼朱味,有人进屋迷晕了她恼朱味,等她醒来的时候恼朱味,那伙盗贼还没走恼朱味,正在翻道格拉斯的箱子究渐座。她本能地扑上去恼朱味,却被人打倒了究渐座。后来她奋力从盗贼手里抢下半张字条恼朱味,上面是道格拉斯的笔迹究渐座。

  我和福尔摩斯看了看恼朱味,那残缺的纸上写着:

  ……脸上还在淌血恼朱味,但当他看到她的脸上写满了漠然的时候恼朱味,脸上的血怎么能比得上心里的血究渐座。他看看她恼朱味,她笑了恼朱味,她居然在笑恼朱味,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魔鬼究渐座。就在那一刻恼朱味,爱消失了恼朱味,恨诞生了究渐座。人们总是在思考活着的目的究渐座。姑娘恼朱味,他的目的不是拥抱你恼朱味,就是毁灭你究渐座。

  这奇怪的文法让人生疑恼朱味,里边没有“我”恼朱味,只有“他”究渐座。福尔摩斯看完后恼朱味,跟麦伯利太太交代了几句恼朱味,就叫我一起去见一个叫伊莎多拉·克莱因的女人究渐座。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恼朱味,但我知道恼朱味,她是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究渐座。

  “华生恼朱味,你对这个女人没有印象吗?她可是伦敦出了名的美女恼朱味,西班牙皇室后裔恼朱味,富商克莱因的妻子究渐座。克莱因死后恼朱味,她成了最年轻美丽且富有的寡妇究渐座。她生性淫荡恼朱味,同时跟很多男人有染恼朱味,道格拉斯是其中一个究渐座。不过道格拉斯跟那些花花公子不同恼朱味,他是真心爱伊莎多拉恼朱味,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究渐座。可她不是这样的人恼朱味,她就像小说里写的冷酷美女一样恼朱味,在需求得到满足后恼朱味,就马上甩了道格拉斯究渐座。”

  “哈恼朱味,那么道格拉斯写的那段文字是他的小说恼朱味,而他和伊莎多拉就是小说里主人公的原型究渐座。”

  “就是这样究渐座。”

  我们很快到了目的地恼朱味,一座位于伦敦西区的豪华公寓究渐座。起初恼朱味,女主人并不愿意见我们究渐座。可她看了福尔摩斯递给看门人的字条后恼朱味,就立即要求见我们究渐座。

  “你字条上写了什么?”

  “让警察处理?”

  “哈恼朱味,你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家伙恼朱味,我不止一次这么称赞过你了吧!”

  我们见到了伊莎多拉恼朱味,果然是个明艳照人的美女究渐座。

  “先生恼朱味,你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她问福尔摩斯究渐座。

  “是你强迫我这样做的恼朱味,因为你派来的混混激发了我的兴趣究渐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恼朱味,先生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那么再见究渐座。”福尔摩斯转身要离开究渐座。

  “你们去哪儿?”她急忙问道究渐座。

  “苏格兰场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我们谈谈恼朱味,先生们究渐座。”她的态度突然变得温和恼朱味,“巴内和他的老婆苏珊是我的人究渐座。”

  “这我知道究渐座。你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究渐座。”

  “先生恼朱味,你是个绅士恼朱味,你不会想揭发一个女人的隐私究渐座。”

  “那你先把手稿还给我究渐座。”

  伊莎多拉优雅地站起来恼朱味,走到壁炉旁恼朱味,指着一堆烧焦的东西恼朱味,笑着说:“你说的是这些吗?”

  “那你做得太过分了恼朱味,这就不能怪我了究渐座。”

  “你要去揭发我吗?”她有些紧张恼朱味,“我可以把整件事情告诉你究渐座。”

  “我想不需要恼朱味,我甚至可以反过来讲给你听究渐座。”

  “你得站在我的立场上看待这件事情恼朱味,我只是要保护自己究渐座。”

  “可你本身就是错误的本体究渐座。”

  “我承认我做错了一些事究渐座。道格拉斯的确很可爱恼朱味,可他要求太多了恼朱味,竟然要求跟我结婚究渐座。我不能跟一个一文不名的平民结婚究渐座。但他认识不到这点恼朱味,一味要求我付出究渐座。我只能让他尽快清醒究渐座。”

  “所以你让流氓揍了他一顿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但他并没有清醒恼朱味,反而把我们的故事写成了书稿恼朱味,还把自己写得像羔羊恼朱味,而我像一匹狼究渐座。虽然小说里用的是假名恼朱味,但伦敦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究渐座。”

  “他这么做没有违法恼朱味,这是他的权利究渐座。”

  “他太残忍了恼朱味,写完后寄了副本给我恼朱味,让我受尽折磨究渐座。他说要把正本送给出版商究渐座。”

  “你怎么知道稿子还没有给出版商?”

  “因为我认识他的出版商恼朱味,这不是他的第一部小说究渐座。我决定拿回正本恼朱味,不能让它出版究渐座。我派苏珊去监视麦伯利太太恼朱味,而且请了人去跟麦伯利太太谈买房的事情究渐座。我愿意出高价买下她的一切究渐座。我本来不想这么做恼朱味,可我必须保护自己究渐座。”

  “好吧究渐座。看来我又得上演一次只要赔偿不起诉的老戏码了究渐座。小姐恼朱味,你得为麦伯利太太换个新环境究渐座。这是你必须要做的究渐座。”

  “五千英镑够吗?”

  “我看够了究渐座。”

  她签了一张支票给福尔摩斯究渐座。福尔摩斯临走时跟她说:“玩火别玩过恼朱味,烧着自己就不好了究渐座。”

Tags: 山庄 奖励

本文网址:/zhentan/15259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