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涅墨亚的狮子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今天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了吗?”波洛一进门就急着询问秘书勒蒙小姐究渐座。

  “没什么特别的恼朱味,不过有封信恼朱味,可能是特别的究渐座。”勒蒙只顾着打字恼朱味,都没有抬头看看自己的老板究渐座。

  “什么事?”

  “一宗丢狗的案子究渐座。”

  波洛失望极了恼朱味,他打算在退休之前再办十二件案子恼朱味,这件案子恐怕是最小的一件究渐座。他拆开信封恼朱味,仔细阅读信件究渐座。写信人是约瑟夫·霍金爵士恼朱味,他夫人的狮子狗丢了恼朱味,第二天就有人送来匿名信恼朱味,向他们勒索两百英镑究渐座。这案子很小恼朱味,却十分有趣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波洛到了霍金爵士的办公室恼朱味,调查些线索究渐座。

  “你瞧恼朱味,波洛先生恼朱味,我并不在乎那两百英镑恼朱味,我是个富人究渐座。但这不是霍金爵士的作风究渐座。该出的钱恼朱味,我一定会出究渐座。不该出的钱恼朱味,我一个子儿都不会掏究渐座。”霍金再三强调这一点究渐座。

  “请告诉我事情的经过究渐座。”

  “上个星期恼朱味,我家的女仆带着狗去肯辛顿公园散步恼朱味,可是狗却被偷走了究渐座。那只狮子狗是我妻子的心头爱究渐座。”

  “那您太太一定急坏了究渐座。”

  “您不清楚恼朱味,那狗第二天又被送回来了究渐座。”

  “那您还找我干什么?”

  “瞧恼朱味,我被敲诈了究渐座。那狗丢的当天恼朱味,我太太接到了匿名信恼朱味,说要两百英镑赎回那只狗究渐座。两百英镑恼朱味,就为了一只该死的狮子狗究渐座。”

  “显然您不同意交付赎金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那是两百英镑究渐座。但是这件事我妻子一直瞒着我恼朱味,直到她交了赎金恼朱味,才告诉我究渐座。”

  “交了赎金后狗就回来了?”

  “是的恼朱味,第二天有人按门铃究渐座。打开门后恼朱味,就看见那只该死的只会汪汪叫的狮子狗蹲在门口恼朱味,一个人影都没有究渐座。我本来不打算计较这件事了恼朱味,反正钱也交了究渐座。可后来我在俱乐部遇到了塞缪尔森恼朱味,他家里竟然也发生了相同的事情恼朱味,他的太太被勒索了三百英镑究渐座。这太过分了究渐座。”

  “我想我有必要去见见霍金夫人恼朱味,多了解一些线索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我开车带您去究渐座。”

  波洛来到了霍金爵士的家里恼朱味,一进门就被一只狮子狗围住了究渐座。

  “嘿恼朱味,波利恼朱味,到这儿来究渐座。卡那比恼朱味,快把它抱起来究渐座。”霍金夫人对她的女仆叫道究渐座。

  卡那比急忙将狗抱了起来恼朱味,很温顺地退到一边究渐座。她看上去有四十多岁恼朱味,长相敦厚恼朱味,显得十分和善恼朱味,特别是跟霍金夫人站在一起时究渐座。

  约瑟夫·霍金介绍了波洛的身份后恼朱味,霍金夫人便迫不及待讲述了那天的遭遇恼朱味,“卡那比和波利一起去公园恼朱味,没想到……”

  “真对不起恼朱味,是我的错恼朱味,是我太大意了究渐座。”卡那比急着辩解究渐座。

  “那么恼朱味,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恼朱味,卡那比小姐究渐座。”波洛有些注意这个女仆了究渐座。

  “我带着波利玩了一会儿恼朱味,刚想回去的时候恼朱味,被一个婴儿吸引了究渐座。那个婴儿躺在婴儿车里恼朱味,被保姆推着究渐座。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婴儿恼朱味,脸颊泛着玫瑰一般的红色恼朱味,头发卷卷的恼朱味,还冲我微笑究渐座。我情不自禁地去逗了逗他恼朱味,还跟他的保姆聊了几句究渐座。就几句话的时间恼朱味,波利就不见了恼朱味,绳子被割断了究渐座。我很着急恼朱味,很害怕恼朱味,在公园里四处找恼朱味,还问了公园的管理员恼朱味,但都没有找到究渐座。我只好回家了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有封匿名信送来恼朱味,要求用两百英镑来赎回小狗恼朱味,还要把钱送到勃勒姆斯伯雷路广场38号柯蒂斯上尉住的旅馆究渐座。信里说恼朱味,如果报警恼朱味,就割掉小狗的尾巴和耳朵究渐座。”

  “谁去送的钱?”

  “是我究渐座。”卡那比回答究渐座。

  “我能看看那封勒索信吗?”

  “信里要求把钱和信都放在一起送到那间旅馆恼朱味,所以信没留下来究渐座。”霍金太太说究渐座。

  “不过我保存着那段被割断的狗绳恼朱味,要我拿来吗?”卡那比忽然想到了这点线索究渐座。

  趁着卡那比离开的这段时间恼朱味,波洛问了几个问题究渐座。

  “卡那比小姐怎么样?我是说她的品德究渐座。”

  “她是个善良的人恼朱味,虽然有时候很糊涂究渐座。这件事发生后她很难过究渐座。尽管我很气愤她在工作的时候跟别人闲聊恼朱味,但这也能理解恼朱味,老处女都很喜欢孩子不是吗?我为波利先后找过很多个仆人恼朱味,但只有卡那比最合适究渐座。你是在怀疑她吗?她跟这事儿绝对没牵连究渐座。”

  “她以前做过什么工作?”

  “她给哈丁菲尔夫人当过女仆恼朱味,直到夫人去世究渐座。后来还照顾过一个修女究渐座。她很善良恼朱味,但就是笨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卡那比拿着狗绳跑了过来究渐座。波洛拿起狗绳看了看究渐座。“这的确是被割断的究渐座。我看我了解得差不多了恼朱味,该走了究渐座。”

  离开霍金家恼朱味,波洛到了哈丁菲尔夫人家里究渐座。接待他的是哈丁菲尔的侄女究渐座。根据她侄女的讲述恼朱味,哈丁菲尔夫人十分肯定卡那比的工作恼朱味,总是夸赞她为人善良勤奋恼朱味,而且是个好姐姐恼朱味,因为她的妹妹瘫痪在家恼朱味,她一直悉心照料究渐座。哈丁菲尔夫人临终前还将自己的狮子狗送给了她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波洛又到了公园恼朱味,问了公园的管理员究渐座。管理员说那天的确有个中年女人来问他有没有看到一只狮子狗恼朱味,这公园里有这么多狮子狗恼朱味,长得都差不多恼朱味,哪能记得究渐座。波洛心里有了点眉目究渐座。

  第二天一早恼朱味,波洛就找到勒索信上的交款地址——勃勒姆斯伯雷路38号恼朱味,一家私人旅馆究渐座。他进门询问有没有一位柯蒂斯上尉恼朱味,经理想了半天恼朱味,摇了摇头究渐座。

  “哦恼朱味,我以为他住在这儿恼朱味,还给他写了封信呢恼朱味,看来我搞错了究渐座。请问那封信恼朱味,你们看到了吗?”波洛问究渐座。

  “对了恼朱味,我说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恼朱味,原来是在信封上见过究渐座。”经理一边说恼朱味,一边翻找那封信恼朱味,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恼朱味,“可能是被邮差退回去了究渐座。”

  波洛点点头恼朱味,他就要接近真相了究渐座。

  从旅馆出来恼朱味,波洛拜访了同样被勒索过的塞缪尔森太太究渐座。塞缪尔森太太的狮子狗也是被女仆弄丢的恼朱味,在百货商场门口恼朱味,同样是女仆走神了恼朱味,同样是被割断了狗绳究渐座。波洛发现恼朱味,塞缪尔森的女仆谈起这件事情的口吻和神态恼朱味,跟卡那比十分相似恼朱味,就像事先约好了一般究渐座。

  “我的狗回来后恼朱味,我还去过那个旅馆究渐座。那封信依旧在信筒里恼朱味,我悄悄把它取下来恼朱味,可却发现……”

  塞缪尔森太太还没说完恼朱味,波洛就猜到了后面的事情究渐座。“发现信封里的钱和信都不见了恼朱味,而是变成了一张张白纸究渐座。这样就不会让人发现信被拿走了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您真是聪明恼朱味,侦探究渐座。”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恼朱味,谢谢您的配合究渐座。”

  三天后恼朱味,波洛来到一所破旧的公寓恼朱味,爬上了三楼恼朱味,按下门铃究渐座。里边传来了一阵狗叫声究渐座。没过多久恼朱味,里边的人将门打开究渐座。

  “天哪恼朱味,怎么是你?”女仆卡那比惊讶地站在门口究渐座。

  波洛优雅地笑了笑恼朱味,径直走进了屋子究渐座。这是间很老很简陋的房子恼朱味,一个女人瘫在沙发上恼朱味,还有一只狮子狗围着波洛汪汪直叫究渐座。

  波洛伸出手恼朱味,摸着狮子狗说:“你真是个出色的小演员究渐座。”

  “您都知道了?”卡那比沉着脸说究渐座。

  “是的究渐座。”波洛点点头恼朱味,看着沙发里的女人恼朱味,“这位就是你的妹妹吧?”

  “是恼朱味,她叫艾米丽究渐座。”她又指了指狮子狗恼朱味,“这是奥古斯都究渐座。”

  波洛轻轻抱起奥古斯都恼朱味,慢慢说道:“你是个不错的导演究渐座。你和你的同伙恼朱味,隔一段时间就会上演这出戏究渐座。你先把主人的狗带到这里恼朱味,然后换奥古斯都出去恼朱味,狮子狗都长得差不多恼朱味,谁会认得出究渐座。你牵着奥古斯都去公园恼朱味,然后割断绳索究渐座。奥古斯都会机灵地回到这里恼朱味,而你就可以编造一个狗被偷的谎言究渐座。”

  卡那比低下头恼朱味,十分羞愧地说:“您说得一点没错究渐座。”此时的艾米丽已经抽泣起来究渐座。

  “我从不后悔恼朱味,先生究渐座。我的年纪一天比一天大恼朱味,很快就干不了女仆的活了究渐座。到时候我和妹妹就要忍饥挨饿究渐座。不仅是我恼朱味,还有跟我一样的姐妹们恼朱味,都会面临同样的厄运究渐座。我们很害怕恼朱味,只能这样做究渐座。”

  “这个主意不错恼朱味,你们已经执行多少次了?”

  “十六次究渐座。”卡那比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恼朱味,“你不知道那些有钱的太太都怎么对待我们恼朱味,她们对我们粗暴无礼费锐耕、呼来喝去恼朱味,她们从来不考虑穷人的感受究渐座。”

  “就没有失手过?”

  “没有究渐座。那些阔太太们把宠物当作自己的心肝宝贝恼朱味,她们对狗比对我们可好多了究渐座。我知道她们一定不会报警恼朱味,而且大多数情况下会让我们这些女仆去交赎金究渐座。即使有阔太太想亲自去交赎金恼朱味,从信封里取出那些钱再换上白纸也不是什么难事究渐座。我们把弄来的钱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恼朱味,用来帮助最困难的姐妹究渐座。”

  “这个骗局很精致恼朱味,可惜遇到了我究渐座。从我拜访了塞缪尔森太太后恼朱味,就肯定这件事是由一个人策划的究渐座。而从哈丁菲尔夫人的侄女那里恼朱味,我又得知了你也有一只狮子狗究渐座。这些线索很容易联系起来究渐座。”

  “先生恼朱味,事已至此恼朱味,我也没有别的话说究渐座。但我有一个请求:请您安排一下恼朱味,让我进监狱的时候别用真名恼朱味,我不想艾米丽和我的朋友们难过究渐座。”

  “这不是什么难事恼朱味,或许我还可以说服约瑟夫·霍金爵士不要起诉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你以后可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究渐座。”

  卡那比喜出望外恼朱味,连连点头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波洛去见了霍金爵士究渐座。

  “罪犯查到了?”

  “是的恼朱味,查到了究渐座。不过罪犯说恼朱味,如果起诉他们恼朱味,您的两百英镑就永远要不回了究渐座。相反恼朱味,如果你不起诉他们恼朱味,他们就把两百英镑还给您究渐座。您的决定是?”

  “钱恼朱味,我当然要我的钱恼朱味,那是我的钱究渐座。”霍金爵士大声喊道究渐座。

  波洛坐在椅子上恼朱味,写了一张两百英镑的支票恼朱味,交给霍金爵士恼朱味,说:“您拿回了钱恼朱味,就不能问这案子的罪犯到底是谁恼朱味,这案子就此了结究渐座。”

  “那么我还欠你多少破案的费用究渐座。”

  “我的费用并不高恼朱味,这案子是个小案子究渐座。我现在处理的恼朱味,可都是凶杀案……”波洛故意看了霍金爵士一眼究渐座。

  “那一定很有趣吧究渐座。”

  “当然有趣究渐座。啊恼朱味,说起这个恼朱味,我倒想起来了究渐座。霍金爵士恼朱味,您跟我前不久办过的一个比利时杀人案的凶手长得很像啊究渐座。他为了跟自己的秘书在一起恼朱味,毒死了自己的妻子究渐座。您长得跟他可真像究渐座。”

  霍金爵士听了这话恼朱味,突然哆嗦了一下恼朱味,脸色发青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他拿出波洛之前给他的支票恼朱味,撕了个粉碎恼朱味,“这就当我付给你的费用吧究渐座。”

  “可不用这么多恼朱味,先生恼朱味,我会把它捐给慈善机构的究渐座。”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究渐座。”

  波洛从霍金爵士家里出来恼朱味,一边下台阶一边自言自语恼朱味,“看来我猜对了究渐座。”

  “这家伙真是个魔鬼恼朱味,我可不能为了一个金发女郎而冒被吊死的危险究渐座。”霍金爵士送走波洛后恼朱味,暗暗想道究渐座。

  几天后恼朱味,女仆卡那比收到波洛的一封信:

  亲爱的卡那比小姐:

  请接受这笔钱恼朱味,这是我捐出的您所受无愧的基金究渐座。

  她从信封里拿出那两百英镑的支票恼朱味,感动得难以言喻究渐座。

Tags: 英镑 白纸

本文网址:/zhentan/15259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