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伪证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克罗夫兹

  英国伦敦可以算是世界上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恼朱味,但与此同时恼朱味,它每年的凶杀案发生概率也在全球城市里居于前列究渐座。伦敦警察局的警员们每年都要处理很多案件恼朱味,其中命案的比率非常高究渐座。

  这一天恼朱味,虽然是大多数人休息的星期天恼朱味,但警察局里却异常忙碌恼朱味,每个人手头都有好几个案子的侦破工作在进行究渐座。尤其是那些著名的大侦探恼朱味,一旦发生大的刑事案件恼朱味,他们总是被点名来处理案子恼朱味,所以更忙得脚不沾地究渐座。

  下午的时候恼朱味,警局的报案电话忽然响起恼朱味,有人举报说:“在距离伦敦市区五十公里的地方恼朱味,有一个老太太被杀害了!”

  局长正忙得焦头烂额恼朱味,而侦探们也都无暇顾及恼朱味,他只好叫来搜查科的弗伦奇恼朱味,说:“这个案子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弗伦奇对这样的安排似乎也没有什么异议究渐座。他默默地点点头恼朱味,便退出了局长的办公室究渐座。

  回到家里恼朱味,妻子正在打着毛线衣究渐座。看到弗伦奇这个时候回来恼朱味,她知道丈夫一定是有事在身恼朱味,便问:“难道又发生什么案子了吗?”

  和在警局时一样恼朱味,弗伦奇还是默默地点点头究渐座。他就是这么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恼朱味,不需要用语言来说明的时候恼朱味,他都尽量不张嘴说话究渐座。这个习惯看似怪异恼朱味,但妻子早就已经习惯了恼朱味,她拿出弗伦奇的外套恼朱味,让他换好衣服恼朱味,便送他出了门究渐座。

  不爱说话的弗伦奇却是一个爱思考的人恼朱味,也许是他将说话的时间都用来想问题恼朱味,所以思维也非常活跃细腻恼朱味,总是可以看到别人不能发现的线索究渐座。正因为这一点恼朱味,他才能获得局长钦点恼朱味,以一个搜查科警员的身份来处理这一起凶杀案究渐座。

  到达凶杀案现场后恼朱味,弗伦奇仔细地搜查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究渐座。根据法医检查恼朱味,老太太是在下午三点的时候被人勒死的究渐座。而除了这一点之外恼朱味,凶手没有留下任何可以引起别人注意的线索究渐座。

  “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啊!”弗伦奇一边检查恼朱味,一边嘀咕了一句究渐座。找不到蛛丝马迹恼朱味,对一个办案经验并不丰富的警员来说恼朱味,又增加了工作的难度究渐座。既然不能通过自己的眼睛发现什么恼朱味,那就只能通过别人去了解了恼朱味,弗伦奇立刻开始向周围的邻居进行调查究渐座。

  邻居们七嘴八舌地说起自己所了解到的情况究渐座。有人告诉弗伦奇:老太太是一个非常和善的老人恼朱味,她和周围的邻居关系都很融洽恼朱味,大家都很喜欢她究渐座。这让弗伦奇排除了仇杀的可能性究渐座。

  也有人告诉弗伦奇:老太太一生都没有子女恼朱味,所以她唯一的继承人就是她的侄子安德鲁究渐座。这个孩子虽然总是惹是生非恼朱味,但老太太一直都很疼爱他究渐座。

  这倒引起了弗伦奇的好奇恼朱味,因为他发现老太太的房子很大恼朱味,可以算是一笔可观的遗产了究渐座。而截至目前恼朱味,他都没有见到这个遗产继承人究渐座。

  在众人的帮助之下恼朱味,弗伦奇终于找到了安德鲁究渐座。因为姑姑莫名其妙地被人杀害了恼朱味,安德鲁显得非常伤心恼朱味,他双眼哭得通红恼朱味,就连弗伦奇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他都在不住地啜泣究渐座。

  等到安德鲁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下恼朱味,弗伦奇才问:“请问恼朱味,在您的姑妈被害的时候恼朱味,也就是这个周日的下午三点钟时恼朱味,您在什么地方?”

  安德鲁有点不高兴地问:“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弗伦奇抱歉地笑了笑恼朱味,说:“没有办法恼朱味,我是被指派来处理这个案子的究渐座。这些问题也都是例行公事恼朱味,请您配合一下究渐座。”

  安德鲁似乎被激怒了恼朱味,他站起来大声地说:“你算什么人?这种出了人命的重大案件应该派有经验的大侦探来才行恼朱味,你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员恼朱味,居然就来插手处理恼朱味,还向我提出这么无聊的问题究渐座。你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恼朱味,也是为真正的凶手提供逃跑的时间恼朱味,难道你不知道吗?”

  这一通指责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究渐座。大家都盯着弗伦奇恼朱味,而安德鲁的态度也更加嚣张起来究渐座。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恼朱味,弗伦奇也有点不自在究渐座。但他一向都是个脾气非常好的人恼朱味,轻易不会发火恼朱味,更何况他一眼就看穿恼朱味,安德鲁这么无礼只是为了激怒他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弗伦奇平心静气地说:“您说得对恼朱味,我只是一个小警员恼朱味,处理这样的案子确实有点无法胜任究渐座。但是为了让您的姑妈可以安息恼朱味,让杀害她的凶手早日被抓捕恼朱味,请您还是配合一下究渐座。现在恼朱味,可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吗?”

  看到弗伦奇坚持问这个问题恼朱味,安德鲁又坐回椅子上恼朱味,说:“我当时去了伦敦市区恼朱味,并不在我姑妈的房子里恼朱味,否则我一定不会让歹徒得手的究渐座。”

  弗伦奇点点头恼朱味,似乎对安德鲁说的话非常信服恼朱味,又问:“您去市区做什么呢恼朱味,能告诉我吗?”

  安德鲁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我去公园玩了究渐座。”

  “有证人吗?”弗伦奇又问究渐座。

  安德鲁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说:“虽然没有证人恼朱味,但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我三点的时候就是在公园里究渐座。这张照片是我请一个游客用我的相机拍摄的恼朱味,你可以看到照片里纪念塔的大时钟刚好在三点的位置究渐座。怎么样恼朱味,这个不在场的证据充分吗?”

  弗伦奇依旧保持着微笑恼朱味,他接过照片仔细地看了看究渐座。在搜查科的工作经历让他非常善于分析证物恼朱味,而从证物之中辨别出伪证更是弗伦奇的绝招究渐座。

  端详了照片一会儿恼朱味,弗伦奇问安德鲁:“这照片是你自己冲洗的吧?”

  安德鲁奇怪地问:“这是什么意思?是谁冲洗的照片有什么关系吗?”

  弗伦奇的脸色忽然一变恼朱味,严肃地说:“安德鲁恼朱味,不要再撒谎了!你骗不了我的!”

  听到弗伦奇的话恼朱味,周围的人都围拢了过来恼朱味,想要一探究竟究渐座。安德鲁有点慌张地说:“你太不讲理了!难道照片是我自己冲洗的恼朱味,你就可以说是我杀害了我的姑妈?”

  弗伦奇摇摇头恼朱味,说:“当然不是因为这个恼朱味,但是你太大意了恼朱味,是你自己为我提供了证据究渐座。”

  安德鲁的额头开始冒汗恼朱味,但他还是不肯承认自己做错了什么究渐座。他大喊道:“反正我没有杀死自己的姑妈!”弗伦奇便问:“那你为什么要给自己做伪证呢?”

  “伪证?”安德鲁愣了一下恼朱味,“我没有做伪证恼朱味,这照片明明是真的!”

  “照片虽然是真的恼朱味,但你在洗照片的时候却做了一些手脚究渐座。”弗伦奇肯定地说恼朱味,“我问你恼朱味,男人衣服的上衣口袋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安德鲁不屑地说:“当然是在左边恼朱味,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

  弗伦奇又问:“那么恼朱味,男人衣服的扣子应该是在左衣襟还是右衣襟?”

  对这个奇怪的问题恼朱味,安德鲁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究渐座。他不断擦着额头上的汗珠恼朱味,质问弗伦奇:“你到底想说什么?”

  弗伦奇说:“让我来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吧!这张照片是你在上午九点的时候去伦敦市区的公园拍摄的恼朱味,到了下午三点恼朱味,你回到这里杀死了自己的姑妈!你早就想好万一警方怀疑你恼朱味,你就用这张照片来做证据!”

  “你胡说!”安德鲁已经开始显得狂躁了恼朱味,他跳起来大喊恼朱味,“你以为我是疯子吗?上午九点的照片恼朱味,怎么会成为下午三点不在场的证据!”

  弗伦奇平静地说:“因为你在冲洗照片的时候恼朱味,将底片翻了过来恼朱味,这样一来时钟就从九点变成了三点究渐座。但你只注意了时钟恼朱味,却没有注意到底片翻过来冲洗之后恼朱味,你自己的衣服也被翻过去了恼朱味,原本在左边的上衣口袋变到了右边恼朱味,而原本在左衣襟上的衣服纽扣变到了右衣襟究渐座。照片上所有东西的位置都被翻转了!”

  听了弗伦奇的分析恼朱味,围观的邻居们都凑过来看照片恼朱味,发现安德鲁的衣服果然是翻转过来的究渐座。

  弗伦奇拿出手铐恼朱味,一把铐在安德鲁的手腕上恼朱味,说:“从一开始恼朱味,我就推测是你干的恼朱味,因为这件凶杀案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好处恼朱味,只有你能一下子继承一大笔遗产究渐座。你煞费苦心做了这么一个伪证恼朱味,却无法掩盖你利令智昏所犯下的罪行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你自己的证据证明了是你杀死自己的姑妈恼朱味,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在大家的谴责声中恼朱味,安德鲁瘫软在椅子上恼朱味,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究渐座。

Tags: 凶杀案 遗产

本文网址:/zhentan/15259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