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逃亡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约翰·克里斯

  这个黄昏十分寒冷恼朱味,带着隆冬特有的刺骨北风恼朱味,让躲在田野里的柯克瑟瑟发抖究渐座。他刚从普林斯顿威叶监狱逃出来恼朱味,浑身上下只有一身单薄的囚衣恼朱味,还破得不成样子究渐座。他本来应该过着自由体面的军官生活恼朱味,却在四年前被人诬陷为间谍恼朱味,进了大牢究渐座。这四年来恼朱味,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逃跑究渐座。他一定要逃跑恼朱味,出去后找两个人——军官马斯特斯及其朋友雨果究渐座。他怀疑这两个人才是真正的间谍究渐座。

  与此同时恼朱味,柯克越狱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伦敦警察厅恼朱味,几百名警察正在候命究渐座。在侦缉处处长的办公室里恼朱味,年轻警探白克斯特正在接受命令究渐座。四年前是他亲手逮捕了柯克恼朱味,四年后他也有责任再把柯克抓回来究渐座。

  柯克是个军人恼朱味,他熟悉警察费锐耕、军人的做事程序究渐座。要想达到目的恼朱味,就要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究渐座。而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恼朱味,是找到保暖的衣服和果腹的食物究渐座。此时已经入夜恼朱味,月亮照亮了雪白的大地究渐座。柯克冻得手脚发麻恼朱味,快要失去知觉了究渐座。他不断前进恼朱味,终于在蒙蒙月色中看到了一所房子恼朱味,里面透出一束灯光恼朱味,看上去十分温暖究渐座。柯克走近那房子恼朱味,朝里面打探了一下恼朱味,只看到一个老妇人坐在椅子上究渐座。

  他推了推门恼朱味,发现门是开着的究渐座。他是个有素质的军人恼朱味,本来不应该这样做;可他太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了恼朱味,他不能再回监狱恼朱味,所以只能打扰面前慈祥的老者究渐座。柯克进了屋恼朱味,看着椅子上的老妇人究渐座。老妇人缓缓抬起头恼朱味,看到突然闯入的陌生人恼朱味,不仅没害怕恼朱味,反而十分友好究渐座。

  “真是对不起恼朱味,我没听到您敲门恼朱味,我耳朵听不太清楚……”老妇人站了起来恼朱味,微笑着说究渐座。

  “真不好意思恼朱味,我是刚刚进门究渐座。我是镇上维修汽车的机械师恼朱味,在附近修理一辆卡车究渐座。我回去的时候恼朱味,从摩托车上摔下来了究渐座。您知道恼朱味,外面的路上结了冰恼朱味,很滑究渐座。”柯克说着指了指自己身上破得难以辨认的衣服究渐座。

  老妇人听了几次才听明白究渐座。她给柯克倒了热水恼朱味,拿了吃的恼朱味,还有一件厚夹克费锐耕、一件羊毛衫和裤子究渐座。“这都是我丈夫的衣服恼朱味,他两年前去世了恼朱味,用不着了恼朱味,你都穿走吧究渐座。”老妇人的神情流露出些许沮丧究渐座。

  “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恼朱味,太感谢您的照顾了究渐座。”柯克激动地说究渐座。

  此刻恼朱味,白克斯特已经从伦敦赶到了距离监狱最近的车站恼朱味,他正和等候在那里的赫尔斯警探说明柯克的情况究渐座。

  “你知道柯克吗?”白克斯特问究渐座。

  “听说过恼朱味,就是四年前轰动一时的间谍案的主犯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他曾经是陆军情报部的一名军官恼朱味,知道很多军事机密究渐座。他越狱了恼朱味,这你们也知道恼朱味,我们必须尽快抓住他究渐座。”

  他们一边说一边到了当地的警察总局究渐座。赫尔斯立即给一个乡村警察所去电话恼朱味,这个警察所是距离监狱最近费锐耕、也是距离柯克所在的房子最近的警力中心究渐座。接电话的警察当时正在所里值班恼朱味,与他一起的还有另一名年轻警察究渐座。他们决定由一人出去探查一下究渐座。

  负责探查的警察蹬着自行车恼朱味,在寒风中往柯克所在的房子赶究渐座。这是几英里之内他知道的最可能藏人的地方恼朱味,因为那里只有一个老妇人究渐座。

  “咚咚咚”恼朱味,警察敲响了房门究渐座。这时候柯克正准备离开恼朱味,听到响动后恼朱味,他立即躲在一处角落里究渐座。敲门声响了很久恼朱味,老妇人才听到究渐座。她从里屋慢慢走出来恼朱味,打开门究渐座。

  “您好恼朱味,我是附近警察所的警察恼朱味,有些情况需要您的协助究渐座。”警察一边说恼朱味,一边进了屋究渐座。

  “什么恼朱味,警察先生?”

  就在此时恼朱味,柯克突然出现在警察背后究渐座。警察猛然回身恼朱味,被突然出现的通缉犯吓了一跳究渐座。柯克朝着警察的肚子狠命打了一拳恼朱味,然后冲出门恼朱味,骑着外面的自行车扬长而去究渐座。

  柯克再次逃跑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白克斯特的耳朵里恼朱味,他和赫尔斯急忙乘车前去追踪究渐座。驱车十几分钟后恼朱味,他们从城镇到了乡村究渐座。

  “看恼朱味,那儿有个骑自行车的人恼朱味,可能是他恼朱味,就在那儿究渐座。”白克斯特指着不远处兴奋地喊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也看到了究渐座。”可那人一转眼就扔下了自行车恼朱味,逃进路边的树林里究渐座。

  “嘿恼朱味,柯克!”白克斯特大声喊叫着恼朱味,“快停车恼朱味,赫尔斯究渐座。”车还没有停稳恼朱味,白克斯特就跳下车恼朱味,朝树林里狂奔而去究渐座。

  白克斯特已经要抓住柯克恼朱味,却被柯克一拳打倒在地究渐座。“我可是个军人恼朱味,警察先生究渐座。”柯克看着倒在地上的白克斯特恼朱味,轻蔑地说究渐座。此时赫尔斯也飞身扑来恼朱味,从后边抱住柯克究渐座。可他还没反应过来恼朱味,就被柯克一个背摔摔到了地上究渐座。在两位警察从地上爬起来之前恼朱味,柯克跑出了树林恼朱味,上了他们的车恼朱味,朝着伦敦的方向驶去究渐座。

  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马斯特斯正在伦敦的一所大公寓里来回踱步恼朱味,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究渐座。犹豫再三后恼朱味,他终于还是拨通了电话究渐座。

  “雨果恼朱味,我是马斯特斯究渐座。”

  “什么事?我都已经睡了究渐座。”雨果十分不耐烦究渐座。

  “你还能睡着吗?没看新闻吗?柯克越狱了究渐座。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恼朱味,他要敢来伦敦恼朱味,就干掉他究渐座。”

  几个小时后恼朱味,柯克到达伦敦恼朱味,此时已经是清晨究渐座。他将车停在一幢公寓前恼朱味,敲响了门究渐座。开门的人是个女人恼朱味,睡眼惺忪究渐座。当她看到柯克后恼朱味,十分高兴究渐座。她叫凯特恼朱味,是个演员恼朱味,柯克的红颜知己究渐座。

  “太好了恼朱味,你终于来了恼朱味,我等你很久了恼朱味,快进来究渐座。”凯特将柯克迎进门究渐座。

  “我需要点吃的恼朱味,我饿坏了究渐座。”

  凯特在厨房忙活了一阵恼朱味,将早餐放在柯克面前究渐座。

  “现在所有人都怀疑我是间谍究渐座。”柯克一边吃恼朱味,一边说究渐座。

  “不恼朱味,我就不这么想恼朱味,我相信你究渐座。”

  “你是唯一相信我的人恼朱味,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究渐座。”

  “要我怎么帮你?”

  “帮我找到马斯特斯和雨果究渐座。”

  “没问题恼朱味,你去休息一下恼朱味,我去准备东西究渐座。”

  此时白克斯特也搭乘最早的列车回到伦敦恼朱味,他直接到警察厅侦缉处恼朱味,向处长报告情况究渐座。

  “也许你没抓到他恼朱味,是件好事究渐座。”

  “什么?”白克斯特脑袋突然一片空白究渐座。

  “你看恼朱味,这张照片里的人叫艾雷克·马斯特斯究渐座。”处长递给白克斯特照片恼朱味,“他跟柯克曾经是战友恼朱味,在柯克一案里恼朱味,他是重要证人恼朱味,你要多留意他究渐座。”

  “这个人有问题吗?”

  “是的恼朱味,有些新的资料显示恼朱味,柯克可能是清白的恼朱味,当然恼朱味,只是可能究渐座。我们现在要弄清楚真相恼朱味,就要盯紧柯克可能会找的人究渐座。这个人恼朱味,柯克一定会去找他究渐座。因此恼朱味,你要盯紧恼朱味,说不定就会查出真相究渐座。”

  “是恼朱味,长官究渐座。”

  柯克睡了一小会儿后恼朱味,在凯特的帮助下化装成一个白发老盲人恼朱味,戴着墨镜恼朱味,拄着拐杖究渐座。他们到了马斯特斯经常去的酒吧恼朱味,虽然没见到马斯特斯恼朱味,却得知他在红狮广场附近开了一家古玩店究渐座。二人出了酒吧恼朱味,立即到广场附近的古玩店查看恼朱味,但他们并没有发现马斯特斯的招牌究渐座。不过柯克发现有一家店的橱窗里展览着一些老式手枪费锐耕、刀具费锐耕、头盔恼朱味,店主一定是个军事爱好者究渐座。他抄下了橱窗上的电话号码恼朱味,心里有了几分把握究渐座。

  当天晚上恼朱味,马斯特斯接到了雨果的电话究渐座。

  “今天有个老家伙带着一个年轻女人到酒吧里找你恼朱味,是个盲人究渐座。”雨果说究渐座。

  “什么?我不认识这样的人究渐座。天哪恼朱味,一定是柯克恼朱味,一定是柯克来了究渐座。”马斯特斯惊慌失措地说究渐座。

  “你镇定点恼朱味,怕什么恼朱味,他来了就干掉他究渐座。”

  马斯特斯挂了电话恼朱味,一晚上没有睡着究渐座。

  第二天上午恼朱味,马斯特斯又接到一通电话恼朱味,对方是个女人究渐座。

  “请问你那里收旧武器吗?”

  “是的究渐座。”马斯特斯回答究渐座。

  “是这样的恼朱味,我父亲有一些十七世纪的手枪恼朱味,想卖掉一些恼朱味,换点钱究渐座。”

  “好啊恼朱味,你可以到我店里来恼朱味,价格好说究渐座。”

  “这恐怕不方便恼朱味,我父亲是个盲人恼朱味,你能来我家吗?”

  马斯特斯心想恼朱味,这肯定就是雨果说的人恼朱味,原来只是想卖枪究渐座。他记下地址恼朱味,答应下午去看看究渐座。临走之前恼朱味,他给雨果打了电话恼朱味,说那个人不是柯克恼朱味,只是卖枪的究渐座。挂了电话恼朱味,马斯特斯到了凯特的公寓究渐座。

  “是凯特小姐吗?”马斯特斯礼貌地问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你是马斯特斯先生吧?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恼朱味,可省了我们很多麻烦呢恼朱味,快请进来吧究渐座。”凯特将马斯特斯带到客厅恼朱味,指着沙发上的白发老人说恼朱味,“这是我的父亲究渐座。”马斯特斯仔细打量着老人恼朱味,觉得熟悉恼朱味,却说不上在哪儿见过究渐座。

  “把枪拿来恼朱味,孩子究渐座。”老人说究渐座。

  没一会儿恼朱味,凯特从卧室拿来一个大盒子恼朱味,“这里面就是我们要卖的枪恼朱味,请你过来看一看值多少钱究渐座。我们本来不打算卖掉它们恼朱味,可是我们太需要钱了究渐座。”

  马斯特斯走到桌子旁恼朱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老人究渐座。老人缓缓抬起头恼朱味,那一刹那恼朱味,马斯特斯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究渐座。他张大嘴巴恼朱味,吓得语无伦次恼朱味,“柯……柯克恼朱味,你恼朱味,是你究渐座。”他急忙去掏手枪恼朱味,却被凯特摔倒在地究渐座。

  “看来演员不是百无一用恼朱味,我学过的柔道也很有用处究渐座。”凯特得意地说究渐座。

  柯克拿过枪恼朱味,指着马斯特斯的脑袋恼朱味,狠狠问道:“说恼朱味,到底谁是间谍?我数五下恼朱味,你不说恼朱味,我就开枪究渐座。”

  当柯克数到四的时候恼朱味,马斯特斯终于开口了:“是我恼朱味,是我把情报用微型相机拍下来恼朱味,藏在旧武器里运给雨果恼朱味,再由他贩卖给国外的间谍究渐座。其实雨果才是主谋恼朱味,嫁祸给你恼朱味,也是他的主意究渐座。”

  “雨果在哪儿?”

  “他在伦敦北边开了个汽修厂恼朱味,规模很大究渐座。”说着马斯特斯将雨果的具体地址告诉了柯克究渐座。

  柯克押着马斯特斯恼朱味,带着凯特一起开车前往汽修厂究渐座。傍晚时候恼朱味,柯克终于到达汽修厂恼朱味,他让凯特看住马斯特斯恼朱味,自己只身去找雨果究渐座。

  可当他找到办公室的时候恼朱味,却被人打晕了究渐座。等他醒来恼朱味,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恼朱味,对面是同样被绑住的凯特究渐座。旁边站着四个人恼朱味,其中一个是雨果恼朱味,一个是马斯特斯究渐座。雨果正在大声呵斥马斯特斯恼朱味,骂他无能费锐耕、愚蠢究渐座。当他看到柯克醒后恼朱味,便用手枪指着柯克的脑袋恼朱味,狰狞地笑着恼朱味,“再见了恼朱味,柯克究渐座。”

  正当他要开枪的时候恼朱味,几个警察破门而入恼朱味,领头的正是白克斯特究渐座。

  “我等这个时机很久了恼朱味,雨果先生究渐座。”白克斯特说究渐座。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让我来告诉你究渐座。我们跟踪马斯特斯很久了恼朱味,你们的罪行我们也都了解了恼朱味,现在恼朱味,请跟我回警局吧究渐座。”警察带走了雨果费锐耕、马斯特斯以及其他两个人究渐座。

  白克斯特为柯克解开绳子恼朱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自由了恼朱味,先生恼朱味,让你受苦了究渐座。”

  “看来我的苦没有白受恼朱味,我最终还是证明了自己的清白究渐座。”柯克如释重负究渐座。

Tags: 囚衣 军人

本文网址:/zhentan/15240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