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绿色王国军火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玛丽·坦圭

  在紧靠英格兰的爱尔兰岛上恼朱味,有一个四季如春的村镇巴里果廷恼朱味,虽然它微小到地图上都无法找到恼朱味,可这里温和的气候与迷人的风光还是吸引了很多游客究渐座。对熟知巴里果廷的旅游者来说恼朱味,每年的八月是最理想的观光时间恼朱味,而处于镇中心的好莱坞旅馆则是他们不二的住宿选择究渐座。

  这一年的七月恼朱味,游客已经开始逐渐增加了究渐座。好莱坞旅馆的老板娘凯里夫人红光满面地招呼着来往的客人恼朱味,给客人们奉上美食的同时恼朱味,还不停地与他们说笑恼朱味,整个旅馆的大堂里笑声阵阵恼朱味,其乐融融究渐座。

  忽然恼朱味,凯里夫人看着门口的一个白发老头愣住了究渐座。这不是约翰·梅科林托卡上校吗?这个老头儿是好莱坞旅馆的常客恼朱味,每年的八月他都会准时到这里来恼朱味,多年的来往已经让他和凯里夫人成了很好的朋友恼朱味,所以凯里夫人每次都会预留给约翰那间最好的可以看见海景的56号房究渐座。但是恼朱味,这一次约翰似乎来得有点太早了究渐座。

  凯里夫人笑着迎向约翰恼朱味,一边抱歉地说:“上校恼朱味,非常欢迎您来到好莱坞旅馆!但是您常住的那个房间已经住了一位客人究渐座。接到您的电报之后恼朱味,我立刻就与他协商恼朱味,请他换一间房恼朱味,哪怕不收房费都可以恼朱味,但他却坚持要住在56号房里恼朱味,所以我……”

  约翰·梅科林托卡听到凯里夫人的话恼朱味,原本满是笑容的脸顿时变得阴沉起来究渐座。他不满地看了凯里夫人一眼恼朱味,说:“是谁这么大胆?敢抢我的房子来住!”

  凯里夫人看到约翰马上就要生气似的恼朱味,不禁颤颤巍巍地说:“是一位北方来的先生恼朱味,叫做巴斯滕究渐座。”

  上校显得非常不耐烦恼朱味,他的脾气火暴是众人皆知的究渐座。凯里夫人很担心他会发火恼朱味,要是和客人争执起来恼朱味,那可就不好收场了究渐座。但让她庆幸的是恼朱味,约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恼朱味,终于答应住进另外一间房去究渐座。

  虚惊一场之后恼朱味,凯里夫人以为终于可以放心了究渐座。但是第二天恼朱味,负责客房服务的伊莉莎却匆匆忙忙地跑来对她说:“不好了恼朱味,出事了!56号房的巴斯滕失踪了!”

  凯里夫人吓了一跳恼朱味,店里其他客人也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究渐座。大家都知道这个巴斯滕是一个酒鬼恼朱味,他常常喝醉了就在饭店里跑来跑去;大家虽然有点讨厌他恼朱味,但他忽然失踪还是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究渐座。过了好一会儿恼朱味,客人才纷纷安慰凯里夫人恼朱味,“也许巴斯滕只是出去玩了而已恼朱味,过不了几天恼朱味,他就会回来的究渐座。”

  在大家的分析和安慰之下恼朱味,凯里夫人提心吊胆地等待着巴斯滕究渐座。终于在三天之后恼朱味,巴斯滕才忽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究渐座。凯里夫人焦急地冲上前一把拉住他恼朱味,“巴斯滕先生恼朱味,您去哪儿了?怎么这么多天没看到你恼朱味,我们大家都急死了究渐座。”

  巴斯滕因为常年饮酒而红红的脸显得有点苍白恼朱味,衣衫邋遢恼朱味,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冒险究渐座。见凯里夫人问起恼朱味,巴斯滕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前两天恼朱味,我经过酒店门口的时候恼朱味,忽然被人套了一个麻袋拉进了一辆汽车究渐座。后来恼朱味,他们带我去了一个小岛恼朱味,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恼朱味,直到今天有渔民经过恼朱味,才把我带了回来!”

  大家都被巴斯滕的故事搞得有点莫名其妙:谁会将一个陌生人带到孤岛上去呢?有人怀疑是巴斯滕喝多了产生的幻觉恼朱味,也许是他自己跑到孤岛上回不来了恼朱味,就编了一个被绑架的故事而已究渐座。所以恼朱味,众人立刻就散开各自去忙了恼朱味,谁也没在意蹒跚地回房间的巴斯滕究渐座。

  在人群中恼朱味,有一双敏锐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巴斯滕的一举一动恼朱味,巴斯滕说的故事恼朱味,更勾起这个人无限的好奇究渐座。他就是柏林警方的侦探汤普森究渐座。

  因为近期北方恐怖分子从南方偷运了很多武器恼朱味,而且行为越来越猖狂恼朱味,根据线报恼朱味,这些人交易的地点便是这个叫作巴里果廷的小镇恼朱味,所以汤普森便以游客的身份来到这里做暗访究渐座。

  这个叫作巴斯滕的家伙恼朱味,他奇怪的举止引起了汤普森的注意恼朱味,他立刻回到房间向柏林总部发出请求恼朱味,让他们调查巴斯滕的背景究渐座。

  很快恼朱味,柏林总部就回复了汤普森的要求究渐座。资料显示:巴斯滕今年四十九岁恼朱味,是英国情报局的侦探恼朱味,这一次到巴里果廷的目的也是调查军火走私究渐座。

  看到这些恼朱味,汤普森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究渐座。本来他怀疑巴斯滕是犯罪分子恼朱味,现在看来直觉真的很不可靠恼朱味,原来他是自己的同行究渐座。关上电脑恼朱味,汤普森打算到巴斯滕的房间去和他认识一下恼朱味,既然两个人是同行恼朱味,又是为了共同的目的而来到这里恼朱味,如果可以互相协助的话恼朱味,将会更有利于抓获犯罪分子究渐座。

  汤普森来到巴斯滕所住的房间门口恼朱味,敲了几次门恼朱味,却半天都没有人来应究渐座。“难道巴斯滕遇到什么危险了吗?”职业敏感让汤普森顿时开始紧张恼朱味,他拿出万能钥匙轻轻打开房门恼朱味,蹑手蹑脚地朝卧室摸了过去究渐座。

  刚靠近卧室门口恼朱味,汤普森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究渐座。他低头一看恼朱味,吓得差点叫起来——原来恼朱味,巴斯滕像一具尸体一样正仰面躺在地上!

  “巴斯滕遇害了!”汤普森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英国情报人员已经牺牲在自己的岗位上了究渐座。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再去想别的恼朱味,却又听见巴斯滕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呼噜声!

  “他只是喝醉后睡着而已!”

  汤普森虚惊一场恼朱味,未免有点恼怒恼朱味,他踢了巴斯滕一脚恼朱味,愤愤地说:“英国情报部门真能开玩笑恼朱味,居然派这么一个人来侦查军火走私案!”

  既然无法和巴斯滕共同侦破恼朱味,汤普森只好靠着自己的力量开始追踪侦查究渐座。根据岛上警方提供的资讯恼朱味,他排查了巴里果廷附近的几座无人小岛恼朱味,那里是最容易隐藏枪支弹药而不被人发现的究渐座。果然恼朱味,在其中一个小岛的山洞里恼朱味,汤普森发现了一堆枪支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汤普森打算先去岛上将弹药的情况做一下初步摸底恼朱味,以便总部可以派人过来接应恼朱味,将这批军火运走究渐座。当他来到岸边准备开船时恼朱味,却看到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儿从远处走来恼朱味,他正是约翰·梅科林托卡上校究渐座。

  为了保险起见恼朱味,汤普森打算等约翰走了之后再开船出发恼朱味,可是约翰似乎很想和他交朋友恼朱味,坐在他身边攀谈起来究渐座。焦急的汤普森实在坚持不住了恼朱味,便客气地说:“上校恼朱味,我累了恼朱味,要回旅馆休息一会儿究渐座。”

  可是约翰却忽然神秘地笑着说:“我有一个好玩的东西给你看恼朱味,你一定会有兴趣的!”

  不容汤普森说什么恼朱味,约翰便拉着他上了一条小船恼朱味,并迅速地解开缆绳朝大海划去究渐座。汤普森忙问:“上校恼朱味,到底是什么事这么神秘?”

  约翰眨了眨眼睛恼朱味,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随着小船不断靠近那座孤岛恼朱味,汤普森的内心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究渐座。而约翰果然带着他直奔一个山洞而去恼朱味,到了洞口恼朱味,约翰拨开遮掩的杂草恼朱味,大声地说:“看恼朱味,就是这些!”

  汤普森放眼一看恼朱味,这个山洞里居然也藏着很多的枪支恼朱味,远比他自己发现的山洞藏得还要多!这令汤普森大感意外恼朱味,他疑惑地看看军火恼朱味,又看看约翰恼朱味,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究渐座。

  约翰发现了汤普森的不解恼朱味,便笑着说:“其实恼朱味,我是英国情报局的特工恼朱味,这一次来到岛上恼朱味,正是为了军火走私案究渐座。汤普森侦探恼朱味,我们是同行呀!”

  汤普森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在这个小小的岛上居然聚集了这么多的特工和情报人员!约翰看来非常了解他的身份恼朱味,而他直到现在才知道约翰真实的身份究渐座。他忍不住笑了笑恼朱味,和约翰热情地握了握手恼朱味,说:“实在太巧了!”

  忽然恼朱味,草丛里冲出了一群黑衣蒙面人恼朱味,他们手持武器迅速将约翰和汤普森包围起来究渐座。看来恼朱味,军火走私犯们早有埋伏恼朱味,汤普森一边自责一边问约翰恼朱味,“上校恼朱味,我们应该怎么办?”

  约翰不屑一顾地看了看包围他们的人恼朱味,说:“交给我来解决就可以了!”

  虽然已经不年轻了恼朱味,但约翰·梅科林托卡上校的身手依旧不凡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他就撂倒了好几个蒙面人恼朱味,汤普森也冲上去帮忙恼朱味,和一个蒙面人纠缠在一起究渐座。忽然恼朱味,汤普森听到约翰一声惨叫恼朱味,他回头一看恼朱味,有人用棍子击中了上校的后脑恼朱味,他已经匍匐在地上起不来了究渐座。

  “上校!”汤普森焦急地大喊究渐座。他刚要扭身去救约翰恼朱味,却又觉得脖子上一阵疼痛恼朱味,眼前一黑便晕倒过去究渐座。

  等到汤普森再次醒来的时候恼朱味,已经被人牢牢地绑在了树上恼朱味,黑衣人已经将军火都装上了一艘大船准备运走究渐座。他想要大喊制止他们恼朱味,却发现指挥这些黑衣人的正是刚才和自己一起战斗的约翰·梅科林托卡上校!

  汤普森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究渐座。约翰发现他醒来恼朱味,便面带笑容地走过来说:“汤普森恼朱味,你也太轻信了!我说自己是英国情报局的恼朱味,你就相信我了?”

  说着恼朱味,约翰掏出一把枪恼朱味,指着汤普森说:“我正是你要抓的军火走私者恼朱味,只可惜你永远都没有机会了!”汤普森万念俱灰地闭上眼睛恼朱味,等待着最后的枪声响起究渐座。可是一声枪响之后恼朱味,他居然好好的!

  汤普森忙睁开眼睛一看恼朱味,约翰已经倒在自己的面前恼朱味,他的胳膊上中了一枪恼朱味,而开枪的人居然是酒鬼巴斯滕!

  原来恼朱味,英国情报局早就怀疑约翰·梅科林托卡上校在参与不法勾当恼朱味,为了找到证据恼朱味,巴斯滕来到小岛上监视他的行为恼朱味,果然发现了约翰的秘密究渐座。而约翰也发现巴斯滕在跟踪自己恼朱味,便将他绑架到小岛上企图杀害恼朱味,却让巴斯滕逃走了究渐座。

  汤普森的出现帮了巴斯滕不小的忙恼朱味,因为他发现了约翰藏匿军火的地方恼朱味,所以迫使约翰不得不提前转移这批军火究渐座。而巴斯滕则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恼朱味,不仅找到了军火的藏匿处恼朱味,更解救了差点命丧约翰枪下的汤普森究渐座。

  看着约翰的同伙开着满载军火的大船已然离开海岸恼朱味,汤普森心急如焚究渐座。巴斯滕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恼朱味,取出两个信号弹朝天空发射出去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几艘特警快艇已经从水面飞也似的赶来恼朱味,那些军火走私船立刻被包围起来恼朱味,无处遁形了究渐座。

  汤普森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恼朱味,对自己曾经误解巴斯滕真诚地道歉究渐座。巴斯滕却不以为然地掏出一个酒壶递给汤普森恼朱味,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哈哈笑起来究渐座。

Tags: 王国 军火

本文网址:/zhentan/15239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