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红丝巾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莫里斯·勒勃朗

  “丁零零……”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把戈尔纳从酣睡中惊醒究渐座。真是该死恼朱味,他刚刚连续破了几宗大案恼朱味,累得要命恼朱味,恨不得能睡上个两天两夜究渐座。他拿起电话恼朱味,不耐烦地“喂”了一声究渐座。电话那头传来警察署署长的声音恼朱味,“你快点来警局一趟恼朱味,有一件案子要你马上处理究渐座。”

  挂了电话恼朱味,戈尔纳慵懒地从床上爬起来恼朱味,才睡了几个小时恼朱味,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究渐座。他拖着如灌了铅一般的双腿恼朱味,回到警局究渐座。

  “署长恼朱味,我以为你会放我假呢究渐座。”他坐在署长办公室的椅子里恼朱味,一脸的萎靡究渐座。

  “你知道你现在在巴黎的名气有多大吗?这可都是前几件案子的功劳究渐座。”

  “我只想好好睡一觉究渐座。”

  “好了恼朱味,不要埋怨了恼朱味,现在我来跟你说说案情究渐座。市郊发现了一具女尸恼朱味,据调查恼朱味,死者是酒吧歌女恼朱味,现在需要你去现场看一下恼朱味,然后展开调查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资料可真少究渐座。”戈尔纳说完出了署长办公室恼朱味,对着两名助手挥挥手恼朱味,示意他们一起出发究渐座。

  没一会儿恼朱味,他们就到了现场究渐座。死者躺在杂草丛中恼朱味,浑身是血究渐座。她的胸前有刀伤恼朱味,应该就是致命伤恼朱味,手上还紧紧攥着一段红丝巾究渐座。戈尔纳好不容易掰开死者的手恼朱味,抽出了红丝巾究渐座。他发现这只是半条红丝巾恼朱味,还有半条被人割断拿走了究渐座。很明显恼朱味,死者的目标就是红丝巾究渐座。突然间恼朱味,戈尔纳回想起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恼朱味,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究渐座。

  昨天傍晚恼朱味,戈尔纳刚打算上床睡觉恼朱味,就被窗外一个乞丐的奇怪举动给吸引了究渐座。那个乞丐每走几步就会在路边放一个橘子皮恼朱味,戈尔纳猜他是在用这种方式联络什么人究渐座。没过多久恼朱味,在路口处就又出现一个乞丐恼朱味,两个乞丐在一起悄悄说了些什么后恼朱味,往戈尔纳的住处瞟了两眼恼朱味,随后就一起离开了究渐座。

  戈尔纳觉得蹊跷恼朱味,就出门尾随两个乞丐究渐座。他看到乞丐进了一栋破旧的公寓里恼朱味,紧接着听到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恼朱味,还伴有吵架声究渐座。他悄悄走近公寓门口恼朱味,刚想推门进去恼朱味,却突然被一支手枪顶在背后究渐座。

  “你好呀恼朱味,我的大侦探究渐座。”这个声音十分耳熟恼朱味,“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恼朱味,真是万分欢迎究渐座。”

  戈尔纳想掏枪反抗恼朱味,却发现手枪落在办公室了究渐座。背后的枪管戳了戳他恼朱味,“你可得安生点恼朱味,别耍花样究渐座。”

  戈尔纳这才听出背后的人是谁恼朱味,“洛比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你还记得我究渐座。”洛比笑着说究渐座。

  “赫赫有名的大盗贼恼朱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究渐座。”戈尔纳一边说恼朱味,一边转过身恼朱味,面对洛比究渐座。

  洛比放下枪恼朱味,点燃一支香烟恼朱味,对戈尔纳说:“我们进去谈谈吧恼朱味,我有事请你帮忙究渐座。”

  戈尔纳进了房间恼朱味,不是因为他害怕而不敢逃走恼朱味,而是他很好奇这个盗贼要跟他谈什么究渐座。不过最重要的恼朱味,是因为洛比不算是个令人讨厌的盗贼恼朱味,反而令人尊敬恼朱味,因为他专门偷盗富人的财产恼朱味,用来接济穷人恼朱味,虽然犯案累累恼朱味,却从不曾伤害一个人究渐座。更加有趣的是恼朱味,他还帮助警方破了不少案子恼朱味,可以称得上是位“侠盗”究渐座。戈尔纳跟他几次交手恼朱味,都没能抓住他究渐座。

  “我本来是想邀请你的恼朱味,可是你的架子太大恼朱味,我只好用这种方式引你来这儿究渐座。”洛比边说边看着房间里的那两个乞丐究渐座。

  “说吧恼朱味,洛比恼朱味,你煞费苦心找我来恼朱味,是为了什么?不会是想自首吧?如果真是如此恼朱味,我一定会向法官求情恼朱味,轻判你究渐座。”戈尔纳说究渐座。

  “哈哈恼朱味,我可从没这么想过恼朱味,我今天找你来恼朱味,是想告诉你一起凶杀案究渐座。请跟我来究渐座。”戈尔纳跟着洛比到了隔壁的房间究渐座。

  洛比坐在一张桌子背后恼朱味,请戈尔纳坐在桌子前究渐座。“昨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恼朱味,死者是一名酒吧歌女恼朱味,但不知道她在哪儿死的究渐座。我只发现了一些罪证恼朱味,就在桌子上究渐座。”他说着指了指桌面究渐座。

  桌子上放着半条红丝巾恼朱味,上面满是血渍;一块破碎的镜片;一个绕着绳子的铁锤;一个食品盒究渐座。

  “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戈尔纳问究渐座。

  “是我从海里捞上来的究渐座。根据我的推测恼朱味,凶手可能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恼朱味,戴着眼镜究渐座。在案发之前恼朱味,两人还在一起吃过点心究渐座。凶手杀人后恼朱味,把凶器沉入大海恼朱味,这缠着绳子的铁锤是最好的证据究渐座。”

  “哦恼朱味,真是精彩究渐座。那你希望我干点什么呢?”

  “当然是希望你能破案究渐座。这里的物证恼朱味,除了那半条红丝巾之外恼朱味,你都可以拿走究渐座。等你快破案的时候恼朱味,拿着另外半条红丝巾来找我究渐座。找我的方法是在报纸上刊登一则寻人启事恼朱味,然后留下地址恼朱味,我自然会出现究渐座。”洛比说完恼朱味,将半条红丝巾放进口袋恼朱味,和那两个乞丐一起离开了究渐座。还没出门恼朱味,洛比突然转身对戈尔纳说:“记住恼朱味,凶手是个左撇子恼朱味,你要小心点究渐座。”

  洛比走了恼朱味,戈尔纳并没有打算去追他恼朱味,而是收起了桌子上的证物恼朱味,回家了究渐座。

  此时戈尔纳不得不相信洛比的话恼朱味,因为他手里拿着另外半条红丝巾恼朱味,死者就躺在他面前究渐座。他回到警局恼朱味,对死者展开全面调查究渐座。

  死者叫马蒂尔德恼朱味,是个小有名气的酒吧歌女究渐座。某个富翁曾送给她一颗价值连城的蓝宝石恼朱味,让很多人羡慕得不得了究渐座。后来恼朱味,她经常跟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费锐耕、戴眼镜的男人来往究渐座。根据马蒂尔德的用人说恼朱味,那个男人是为了蓝宝石才接近她的究渐座。在案发那天下午恼朱味,男人来找马蒂尔德恼朱味,还带了点心究渐座。两个人聊了一下午恼朱味,晚上一起出去了恼朱味,马蒂尔德就再也没回过家究渐座。这些跟洛比的推测一模一样恼朱味,戈尔纳心里不由对洛比生出几分敬意究渐座。

  经过几番辗转恼朱味,戈尔纳获得了那个男人的住址恼朱味,并带人去逮捕究渐座。那个男人发现警察来了恼朱味,慌忙从窗口跳出去究渐座。戈尔纳紧追不舍恼朱味,那男人突然掏出手枪恼朱味,对着戈尔纳开枪究渐座。戈尔纳想起洛比告诉他凶手是个左撇子恼朱味,于是他向右躲闪恼朱味,子弹就从他耳边飞过究渐座。后来男人落网了恼朱味,还承认了一切罪行究渐座。

  但案子并没有就此了结恼朱味,那个男人对为何杀害马蒂尔德闭口不谈恼朱味,让戈尔纳十分头痛究渐座。无奈之下恼朱味,他只能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恼朱味,去跟洛比碰头究渐座。

  这一天恼朱味,在他和洛比上一次见面的地方恼朱味,戈尔纳提前部署好警力究渐座。他虽然迫切想知道真相恼朱味,却也没有被冲昏头脑恼朱味,他知道洛比积极提供线索一定有所图谋究渐座。他站在门口等了洛比两个钟头恼朱味,都不见有人来恼朱味,门口除了一群油漆工恼朱味,再也找不到其他人究渐座。

  又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一个油漆工走过来拍了拍戈尔纳的肩膀恼朱味,“嘿恼朱味,老朋友恼朱味,我才帮那些油漆工干完活究渐座。”

  戈尔纳转头一看恼朱味,眼前人正是洛比恼朱味,“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恼朱味,原来你早来了究渐座。”

  “怎么会不来呢!你那些部下还挺听话的究渐座。”洛比朝着警力埋伏的地方看了看究渐座。

  “你早知道了!”

  “我又不傻究渐座。来吧恼朱味,我们进去谈谈吧究渐座。”洛比和善地笑了笑究渐座。

  进屋后恼朱味,洛比掏出那半条红丝巾恼朱味,说:“老朋友恼朱味,凶手抓到了是吗?”戈尔纳从口袋里掏出另外半条红丝巾究渐座。洛比脸上露出很兴奋的笑容恼朱味,“来吧恼朱味,我们拼上看看是不是同一条究渐座。”

  两人将丝巾放在桌子上恼朱味,果真拼成了一条恼朱味,割痕完全吻合究渐座。此时戈尔纳发现洛比那半条丝巾上有几个血指痕恼朱味,是左手的究渐座。他心想恼朱味,怪不得洛比说凶手是个左撇子恼朱味,心里对他的敬意又多了几分究渐座。

  “你一定是查不出凶手杀人的原因吧恼朱味,侦探先生?”洛比一语破的恼朱味,戈尔纳无言以对究渐座。“那么就让我们来研究一下吧究渐座。”说着洛比将戈尔纳带来的那半条丝巾拿起来恼朱味,走到窗前恼朱味,将丝巾对着窗口究渐座。“看这色泽多美呀恼朱味,是真丝的恼朱味,手感也很好究渐座。可惜恼朱味,这条丝巾跟它的用途比起来恼朱味,简直一文不值究渐座。”

  “什么?”戈尔纳也走到窗前恼朱味,疑惑不解地问究渐座。

  “我的大侦探恼朱味,你看到这里打的花结了吗?另外半条上也有恼朱味,只不过意义完全不一样究渐座。这个花结恼朱味,可是那个酒吧歌女最珍爱的部分恼朱味,因为她把最珍贵的东西藏在了里面究渐座。”洛比一边说恼朱味,一边用手小心拆开花结恼朱味,一颗蓝色宝石骨碌碌滑到了洛比的手里恼朱味,是那颗价值连城的蓝宝石!

  戈尔纳这才恍然大悟究渐座。凶手为什么要杀害马蒂尔德恼朱味,为什么要割断她的丝巾恼朱味,而洛比又为什么要来找戈尔纳恼朱味,一切谜题都解开了究渐座。他急忙伸手去抢那颗宝石恼朱味,可却被洛比麻利地藏在身后究渐座。

  “你可不能这样恼朱味,老朋友恼朱味,你不能过河拆桥恼朱味,可是我帮你破的案究渐座。我想现在你也知道歌女被杀的原因了恼朱味,也知道她为什么死死抓着这半条丝巾不放了究渐座。凶手本来以为割走的那半条是藏蓝宝石的恼朱味,却发现拿错了究渐座。最后他把所有东西都扔到了海里恼朱味,碰巧被我给捡到了究渐座。我也不会亏待你恼朱味,那半条丝巾里恼朱味,我放了一个价格不菲的小圣母像恼朱味,算是我谢谢你究渐座。”洛比一边说恼朱味,一边将蓝宝石和半条红丝巾放进口袋恼朱味,转身要走究渐座。

  戈尔纳急忙掏出手枪恼朱味,对着洛比大喝一声:“不许动恼朱味,交出蓝宝石究渐座。”

  洛比气定神闲地转过身恼朱味,笑着对戈尔纳说:“别傻了恼朱味,我的朋友恼朱味,你根本伤害不了我究渐座。你那枪被浸过水恼朱味,是你的女仆干的恼朱味,她是我的人究渐座。”

  戈尔纳开了一枪恼朱味,发现根本没有用究渐座。他气急败坏地摔了手枪恼朱味,扑了过去恼朱味,却被洛比机灵地闪开了究渐座。

  “别这样恼朱味,我可救过你的命究渐座。要不是我告诉你凶手是个左撇子恼朱味,你的脑袋早就开花了究渐座。就把蓝宝石当作给我的谢礼吧究渐座。”洛比说完跃出屋子恼朱味,反身将门反锁究渐座。

  戈尔纳费尽周折才把门弄开恼朱味,可当他出来的时候恼朱味,洛比早就逃之夭夭了究渐座。

Tags: 丝巾 盗贼

本文网址:/zhentan/15239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