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夜莺别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再见恼朱味,我亲爱的究渐座。”

  “再见恼朱味,亲爱的究渐座。”

  爱丽克丝·马丁靠在小小的园门上恼朱味,望着她丈夫一路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恼朱味,身影逐渐变小究渐座。

  不一会儿他拐过弯去恼朱味,不见影儿了恼朱味,但爱丽克丝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恼朱味,神情恍惚地望着究渐座。

  爱丽克丝·马丁长得并不美丽恼朱味,打扮得也不算特别漂亮恼朱味,但是她脸上有一副快活费锐耕、柔和的表情究渐座。这副表情要是她过去的朋友见了恼朱味,会认不出她来究渐座。爱丽克丝的日子一直不好过究渐座。从十八岁到三十三岁这十五年中恼朱味,她得自己照应自己(这中间又有七个年头她得伺候有病的母亲)究渐座。她做过打字员恼朱味,工作起来干净利索恼朱味,效率很高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为生活而奋斗的过程中恼朱味,她年轻的面容蒙上了风霜究渐座。

  确实恼朱味,她恋爱过一次恼朱味,那是跟她共事的职员狄克·温迪福德究渐座。虽然他们表面上只是好朋友恼朱味,爱丽克丝心里却知道他爱她究渐座。狄克辛辛苦苦干活恼朱味,从微薄的收入里攒点钱恼朱味,好送他弟弟上一所好一点儿的学校恼朱味,还轮不到他考虑结婚问题究渐座。

  万万没有想到恼朱味,这位姑娘突然从单调的日常生活中解放了出来究渐座。她一位表亲死了恼朱味,把钱都留给她恼朱味,有几千镑究渐座。这一下爱丽克丝自由了恼朱味,日子好过了恼朱味,能独立了究渐座。现在她和狄克不必久等就能结婚了究渐座。

  但是狄克的行事与众不同究渐座。他过去从来没有直接向她吐露过爱情恼朱味,现在好像更不愿意表露他的感情究渐座。

  他躲着她恼朱味,沉默寡言恼朱味,闷闷不乐究渐座。爱丽克丝很快就悟出其中的道理究渐座。她有钱了恼朱味,狄克自尊心强恼朱味,不愿意求她做他的妻子究渐座。

  她并没有因为这一层而不喜欢他恼朱味,而且确实在考虑要不要由她先提出来究渐座。正在这个时候恼朱味,第二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究渐座。

  她在一位朋友家里结识了杰拉尔德·马丁究渐座。他热烈地爱上了她恼朱味,一个星期之内就向她求婚究渐座。一向自以为稳重费锐耕、明白事理的爱丽克丝完全被他迷住了究渐座。

  没想到这一下激怒了狄克·温迪福德究渐座。他找她谈话恼朱味,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究渐座。

  “对你来说恼朱味,这个男子完全是一个陌生人!你对他什么都不了解!”

  “我知道我爱他究渐座。”

  “你怎么知道——才认识了一个星期?”

  “并不是每个人都要等十一年才发现自己爱上一位姑娘究渐座。”爱丽克丝生气地喊道究渐座。

  他脸变得刷白究渐座。“我从认识你起恼朱味,就一直爱着你究渐座。我以为你对我同样有感情究渐座。”

  爱丽克丝说了实话究渐座。“我也这么想的恼朱味,”她承认恼朱味,“但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爱情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狄克又大声叫喊起来恼朱味,先是祈求恼朱味,再是威胁——威胁那个替代他的男人究渐座。爱丽克丝大为震惊恼朱味,没想到这个人火气这么大恼朱味,而她一直以为她是很了解他的究渐座。

  在这个阳光和煦的早晨恼朱味,她一边靠在别墅的门上恼朱味,一边回想那一次会面的情景究渐座。她结婚已经一个月恼朱味,感到幸福极了究渐座。然而她常常感到忧虑恼朱味,在她美满的幸福之上投下了阴影究渐座。她结婚以来恼朱味,做了三场同样的梦究渐座。每场梦的梦境不同恼朱味,但梦里发生的主要情节是一样的究渐座。她梦见她丈夫躺在地上恼朱味,死了恼朱味,狄克·温迪福德站在一旁低头看着他恼朱味,她很清楚地知道恼朱味,是狄克把他打死的究渐座。

  如果说这件事可怕恼朱味,那么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呢恼朱味,虽然在梦里好像是自然而然恼朱味,意料之中究渐座。她恼朱味,爱丽克丝·马丁恼朱味,为她丈夫的死而高兴;她感激地向杀人犯伸出双手恼朱味,有时候还感谢他究渐座。梦都是这么结束:她投在狄克·温迪福德怀抱里究渐座。

  她从来没有跟她丈夫提过梦里的事恼朱味,但私下里非常苦恼究渐座。这是不是一个警告——警告她要防备狄克·温迪福德?

  房间里电话铃尖声响起恼朱味,爱丽克丝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究渐座。她走进屋去恼朱味,拿起听筒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她头晕了恼朱味,伸出一只手去扶墙究渐座。

  “你说你是谁?”

  “怎么恼朱味,爱丽克丝恼朱味,你声音怎么了?我几乎听不出来是你究渐座。我是狄克究渐座。”

  “噢!”爱丽克丝说恼朱味,“噢!你——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旅客之家’——是这个名字吧恼朱味,是不是?你不知道你村子里有这么一个旅馆?我正在度假恼朱味,在这儿钓鱼究渐座。今天晚上吃完晚饭恼朱味,我来看你们两位恼朱味,你不反对吧?”

  “不恼朱味,”爱丽克丝尖声说道恼朱味,“你不能来究渐座。”

  停了一会儿恼朱味,接着传来狄克的声音恼朱味,不过有点异样究渐座。

  “对不起恼朱味,”他客气地说恼朱味,“当然恼朱味,我不愿意打扰您——”

  爱丽克丝急忙打断他究渐座。他准以为她的反应很离奇究渐座。确实离奇恼朱味,她准是心情不好究渐座。

  “我只是说我们——今天晚上我们要出去恼朱味,”她解释道恼朱味,尽力使自己声音自然一些究渐座。“请你——请您明天晚上来吃饭怎么样?”

  但狄克听出她的口气不大热情究渐座。

  “非常感谢恼朱味,”他的口气还是客客气气恼朱味,“不过我不定什么时候走究渐座。我正在等一位朋友究渐座。再见恼朱味,爱丽克丝究渐座。”他停了一停恼朱味,又急忙用老朋友的口气说道:“祝你幸福恼朱味,亲爱的究渐座。”

  爱丽克丝挂上电话恼朱味,松了一口气究渐座。

  “他不能到这儿来恼朱味,”她对自己说恼朱味,“他不能到这儿来究渐座。啊哟!我真笨恼朱味,落到这么一个境地!不过恼朱味,即便如此恼朱味,他不来我就放心了究渐座。”

  她从桌上拿起一顶乡间戴的旧帽恼朱味,又来到园子里恼朱味,停了下来恼朱味,抬头看看刻在前门石头上的名字:夜莺别墅究渐座。

  “这名字想得非常好恼朱味,是不是?”他们结婚前恼朱味,她有一次对杰拉尔德说究渐座。他笑了究渐座。

  “你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姑娘恼朱味,”他温情脉脉地说道恼朱味,“我相信你从来没有听见过夜莺叫究渐座。我很高兴你没有听见过究渐座。夜莺只该为情人们歌唱究渐座。夏天晚上恼朱味,我们一起在自己房子外面会听到它们歌唱究渐座。”

  爱丽克丝站在家门口恼朱味,想起他们后来果真听到了夜莺的歌唱恼朱味,她笑了起来究渐座。

  夜莺别墅是杰拉尔德发现的究渐座。当时他非常激动地跑来告诉她恼朱味,他说他已经找到一所非常理想的房子——一个十全十美的去处究渐座。爱丽克丝见了以后也喜欢究渐座。地点固然偏僻——离最近的村子两英里路恼朱味,但别墅本身是可爱的究渐座。它外形美观恼朱味,里面有一间舒适的洗澡间恼朱味,能供应热水恼朱味,还有电灯费锐耕、电话恼朱味,爱丽克丝一眼就看中了究渐座。可是他们当时失望过一阵究渐座。杰拉尔德发现原主人虽然有钱恼朱味,却不肯出租究渐座。他只肯卖究渐座。

  杰拉尔德有很多钱恼朱味,但多数拿去投资了恼朱味,不能取出来用究渐座。他至多能凑出一千镑恼朱味,卖主要三千究渐座。爱丽克丝看中了这所别墅恼朱味,帮了把手究渐座。她拿出一半钱来买这所房子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夜莺别墅归他们所有了恼朱味,事后爱丽克丝一点儿也不后悔究渐座。当然了恼朱味,佣人不喜欢待在这么偏僻的乡间——眼下他们没有雇人恼朱味,可是从来没有料理过家务的爱丽克丝非常喜欢做做饭管管家究渐座。园子里种着许多非常好看的花恼朱味,由村里的一个老头儿负责栽培恼朱味,他一个星期来两次究渐座。

  她走到房子拐角的地方恼朱味,没想到看见管花园的老头儿正忙着拾掇花床究渐座。她没有想到恼朱味,因为他每逢星期一和星期五来干活恼朱味,而今天是星期三究渐座。

  “怎么恼朱味,乔治恼朱味,你在这儿干什么?”她边向他走去边问道究渐座。

  “我知道您会觉得奇怪恼朱味,小姐究渐座。是这么一回事:这星期五恼朱味,区里有一个乡村花草展览究渐座。我琢磨马丁先生和他的好太太不会在意我这一次星期三来恼朱味,星期五就不来了究渐座。”

  “那没有问题恼朱味,”爱丽克丝说恼朱味,“希望你高高兴兴去看展览究渐座。”

  “我想看看去恼朱味,”乔治简单地说恼朱味,“不过我也想在你们走之前问问您恼朱味,您看这些花坛该怎么收拾究渐座。我想恼朱味,您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吧?”

  “可我没打算走啊究渐座。”

  乔治吃惊地看着她究渐座。

  “你们不是要到伦敦去吗?”

  “没有啊究渐座。你怎么知道的?”

  乔治把头往后面一扭究渐座。

  “昨天我看见先生到村里去究渐座。他说你们两位明天上伦敦去恼朱味,又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究渐座。”

  “瞎说恼朱味,”爱丽克丝笑着说恼朱味,“你一定听错了究渐座。”

  话虽这么说恼朱味,她心里嘀咕杰拉尔德究竟说了些什么恼朱味,怎么老头儿会产生这么奇怪的误会究渐座。上伦敦去?她才不想再到伦敦去呢究渐座。

  “我讨厌伦敦恼朱味,”她突然怨恨地说究渐座。

  “是啊!”乔治镇定地说恼朱味,“我准是弄错了恼朱味,不过我好像记得他是这么说的究渐座。我很高兴你们在这儿待着究渐座。我不赞成东走西走恼朱味,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伦敦究渐座。我也没有必要去伦敦究渐座。眼下的麻烦是汽车太多究渐座。人们有了一辆汽车恼朱味,好像到哪儿都安不下心来究渐座。从前住这套房子的阿米斯先生本来是一位安安稳稳的绅士恼朱味,后来他买了一辆汽车究渐座。不到一个月恼朱味,他就要把别墅卖了究渐座。他可花了不少钱恼朱味,装电灯啊什么的究渐座。我跟他说‘这钱就回不来啦究渐座。’他说‘可是我要卖两千镑究渐座。’他果然到手了两千镑究渐座。”

  “他拿到三千究渐座。”爱丽克斯笑着说究渐座。

  “两千恼朱味,”乔治重复道恼朱味,“那时候大家都在说他要的数目是两千究渐座。”

  “真的是三千究渐座。”爱丽克丝说究渐座。

  “女士们弄不清钱数恼朱味,”乔治固执地说恼朱味,“您是说阿米斯先生居然开口要您三千镑吗?”

  “他没有向我要恼朱味,”爱丽克丝说恼朱味,“他是向我丈夫要的究渐座。”

  乔治低下身去恼朱味,又忙他的花床究渐座。

  “价钱是两千究渐座。”他肯定地说究渐座。

  爱丽克丝不想同他争辩究渐座。她走到较远的一处花床恼朱味,开始摘一束鲜花究渐座。

  她走近房子的时候恼朱味,看见有一个花床的叶子中间有一件深绿色的东西究渐座。她停下来去捡了起来恼朱味,一看是她丈夫的日记本究渐座。

  她打开日记本恼朱味,饶有兴味地很快地翻阅着究渐座。几乎从她与杰拉尔德结婚那一天起恼朱味,她发现他虽然活泼愉快恼朱味,却兼有有条不紊的优点究渐座。他要求准时开饭恼朱味,每天干什么总是安排得很仔细究渐座。

  她翻阅日记本恼朱味,看到四月十四日那一天记着“二时半恼朱味,同爱丽克丝结婚恼朱味,圣彼得教堂”恼朱味,觉得很有意思究渐座。爱丽克丝笑了恼朱味,又往下翻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她停住了究渐座。

  “‘星期三恼朱味,六月十八日’——那是今天究渐座。”

  这一天下面恼朱味,杰拉尔德用整洁费锐耕、精确的字体写着“下午九时”恼朱味,别的没有了究渐座。杰拉尔德计划下午九时做什么?爱丽克丝不明白究渐座。她想到恼朱味,要是在她经常读的那些小说里碰到这类事恼朱味,那么她就会在日记本里发现某件令人不快的意外事恼朱味,她想到这里暗自发笑究渐座。里面准有另一个女人的名字究渐座。她漫不经心地倒翻过去究渐座。上面记的是日期费锐耕、约会费锐耕、简短的生意记事恼朱味,但只有一个女人的名字——她自己的名字究渐座。

  她把本子塞进衣兜里恼朱味,拿着花回到房子里去恼朱味,不过心里稍有点不安究渐座。她记得狄克·温迪福德的话恼朱味,简直好像他就在她身旁重复着:“对你来说恼朱味,这个男子完全是一个陌生人究渐座。你对他什么都不了解究渐座。”

  这是真话究渐座。她了解他什么呢?杰拉尔德毕竟是四十岁的人了究渐座。四十年中间恼朱味,他生活里一定有女人……

  爱丽克丝不耐烦地摇摇头究渐座。她不该想这些恼朱味,她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办哩究渐座。她应不应该把狄克·温迪福德来过电话这件事告诉她丈夫?

  很可能杰拉尔德已经在村子里遇到过他了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如果他遇见过恼朱味,他一回来准会告诉她的究渐座。那么恼朱味,把来电话的事告诉他就万无一失究渐座。没有遇见呢?爱丽克丝下决心一字不提究渐座。

  她要是告诉他恼朱味,他一定会提出来恼朱味,请狄克·温迪福德来夜莺别墅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她得说明恼朱味,狄克已经问过能不能来而她已经找了借口没叫他来究渐座。他要是问她为什么不叫他来恼朱味,她说什么好呢?把梦里的事告诉他吗?他只会大笑一阵——或者恼朱味,弄得不好恼朱味,他会说她把这事情看得这么重恼朱味,而他才不在乎究渐座。

  末了恼朱味,她虽然有点心虚恼朱味,但下决心一字不提究渐座。这是她没有向丈夫透露的第一个秘密恼朱味,她心里感到不安究渐座。

  吃晚饭的时候恼朱味,她听见杰拉尔德从村子里回来恼朱味,她急忙到厨房去恼朱味,装着忙于做饭恼朱味,来掩饰她内心的紊乱究渐座。

  爱丽克丝马上发现杰拉尔德没有遇见过狄克·温迪福德究渐座。她松了一口气恼朱味,不过还是有点着急恼朱味,因为她得想法不让杰拉尔德知道狄克来过电话究渐座。

  他们简单地吃过晚饭恼朱味,坐在起居室里恼朱味,开着窗户恼朱味,好让夜间的新鲜空气和花的香味飘进屋里来恼朱味,这个时候爱丽克丝才想起日记本来究渐座。

  “这是你用来浇花的东西究渐座。”她边说边扔给他究渐座。

  “我掉在花坛里了恼朱味,是不是?”

  “是的恼朱味,你的秘密我现在全都知道了究渐座。”

  “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究渐座。”杰拉尔德摇摇头说究渐座。

  “今天晚上九点你打算干什么秘密活动?”

  “噢!那个——”他好像惊愕了一会儿恼朱味,接着笑了起来恼朱味,好像有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究渐座。

  “就是同一位特别漂亮的姑娘会面恼朱味,爱丽克丝究渐座。她的头发是棕黄色的恼朱味,蓝眼睛恼朱味,非常像你究渐座。”

  “我不明白恼朱味,”爱丽克丝作出严厉的样子究渐座。“你回避要害究渐座。”

  “不恼朱味,我不回避究渐座。实际上恼朱味,这是提醒自己今天晚上要洗相片恼朱味,还要你帮忙究渐座。”

  杰拉尔德·马丁对照相很感兴趣恼朱味,有一只非常好费锐耕、却相当旧的照相机究渐座。他在屋子下面地下室里洗相片恼朱味,这地下室是他专为洗相片布置的究渐座。

  “这事不前不后非得在九点钟做究渐座。”爱丽克丝笑着说究渐座。

  杰拉尔德神色有点不高兴究渐座。

  “亲爱的姑娘恼朱味,”他说道恼朱味,态度稍带愠怒究渐座。“一个人做事应当定时间恼朱味,这样做事又快又好究渐座。”

  爱丽克丝沉默了一两分钟恼朱味,看着她丈夫究渐座。他躺在椅子里吸烟恼朱味,黑黝黝的头往后仰着恼朱味,漆黑的背景映出他脸上鲜明的轮廓究渐座。爱丽克丝突然感到一阵害怕恼朱味,控制不住自己恼朱味,喊出声来:“啊恼朱味,杰拉尔德恼朱味,我真希望多了解你一些!”

  她丈夫吃惊地望着她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我亲爱的爱丽克丝恼朱味,我的一切你统统了解究渐座。我都告诉过你恼朱味,我小时候在诺森伯兰(原文northumberland恼朱味,英格兰北部一郡名究渐座。)恼朱味,在南非的生活情况恼朱味,还有最近十年在加拿大发财的事究渐座。”

  “哼!做生意!”爱丽克丝轻蔑地说究渐座。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爱情究渐座。你们女人都一个样儿恼朱味,只对私生活有兴趣究渐座。”

  爱丽克丝说话不那么有把握了恼朱味,她感到喉咙干了:“好吧恼朱味,但一定——恋爱过——我要是知道——”

  又沉默了一两分钟究渐座。杰拉尔德·马丁神色忧虑恼朱味,犹豫不决究渐座。他再开口的时候恼朱味,语气很严肃恼朱味,没有从前那么轻松活泼究渐座。

  “爱丽克丝恼朱味,你觉得了解太多了好吗?是的恼朱味,我过去生活中遇到过别的女人究渐座。我不否认恼朱味,我说没有恼朱味,你也不会相信我究渐座。但我可以向你起誓恼朱味,说句实话恼朱味,在这些女人中间恼朱味,对于我来说恼朱味,没有一个像你这么重要究渐座。”

  他的语气这么真诚恼朱味,爱丽克丝放心了究渐座。

  “你满意了吧恼朱味,爱丽克丝?”他笑着问道恼朱味,接着他好奇地看着她究渐座。

  “你怎么特别在今天晚上提起这些不愉快的事情?”

  爱丽克丝站起身来恼朱味,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究渐座。

  “啊恼朱味,我不知道恼朱味,”她说究渐座。“不晓得什么缘故恼朱味,我一整天心里不自在究渐座。”

  “那就怪了恼朱味,”杰拉尔德轻声说恼朱味,好像自言自语究渐座。“真怪究渐座。”

  “为什么怪呢?”

  “啊呀恼朱味,我亲爱的姑娘恼朱味,别这么跟我说话究渐座。我说怪恼朱味,是因为你一向都是高高兴兴的究渐座。”

  爱丽克丝不得不笑了究渐座。

  “今天每件事都惹我恼火恼朱味,”她说了实话究渐座。“连老乔治也稀奇古怪地说什么我们要到伦敦去恼朱味,他说是你告诉他的究渐座。”

  “你在哪儿见到他的?”杰拉尔德尖声问道究渐座。

  “他星期五不来恼朱味,改在今天究渐座。”

  “那个老笨蛋究渐座。”杰拉尔德气愤地说究渐座。

  爱丽克丝吃惊地看着他究渐座。她丈夫气得脸都变形了恼朱味,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究渐座。杰拉尔德见她震惊恼朱味,就尽量克制自己究渐座。

  “我说他是个老笨蛋究渐座。”他抱怨说究渐座。

  “你跟他说了什么恼朱味,他会这么想?”

  “我?我什么也没有说究渐座。至少——噢恼朱味,对了恼朱味,我想起来了;我半开玩笑似的说过‘早晨去伦敦’恼朱味,大概他信以为真究渐座。也说不定他没有听清楚究渐座。你想必已经纠正他了?”

  他急切地等待她回答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不过他这种老年人心里的想法不大好纠正究渐座。”

  接着她告诉他:这所别墅多少钱买的恼朱味,乔治说得很肯定究渐座。

  杰拉尔德沉默了一会儿恼朱味,说道:“阿米斯马上要两千镑现钱恼朱味,还有一千可以分几次恼朱味,几个月内付清究渐座。我估计这是弄错的根源究渐座。”

  “很可能究渐座。”爱丽克丝附和道究渐座。

  她抬头看了看钟恼朱味,笑着指了指究渐座。

  “我们该动手了恼朱味,杰拉尔德究渐座。九点过五分了究渐座。”

  杰拉尔德·马丁脸上现出一副非常奇怪的笑容究渐座。

  “我改主意了恼朱味,”他平静地说恼朱味,“今天晚上不洗了究渐座。”

  女人的脑子是一件古怪的东西究渐座。那个星期三晚上爱丽克丝上床睡觉的时候恼朱味,她的头脑很镇静恼朱味,心满意足究渐座。虽然她的幸福感受过一时的冲击恼朱味,但是她依旧感到像以往一样的幸福究渐座。

  但是到了第二天傍晚恼朱味,她又感到受了冲击究渐座。狄克·温迪福德虽然没有再来电话恼朱味,可是她感到她想的东西是他说的话在发生影响究渐座。她好像一再听到他的话:“对你来说恼朱味,这个男人完全是一个陌生人究渐座。你对他什么都不了解究渐座。”接着又想起她丈夫的脸色恼朱味,他说“爱丽克丝恼朱味,你觉得了解太多了好吗?”这句话的时候的样子究渐座。他为什么说这句话?这句话含有警告究渐座。这好像是说“你最好别打听我过去的生活恼朱味,爱丽克丝究渐座。你要是知道了会吓坏的究渐座。”

  到了星期五早晨恼朱味,爱丽克丝确信杰拉尔德生活中另有女人恼朱味,而且他精心细密地瞒着她究渐座。她慢慢地形成的妒忌心现在变得更强烈了究渐座。

  那天晚上九点他是不是要去见一个女人呢?他说要洗相片是不是说谎呢?

  三天之前恼朱味,她可以发誓说她是彻底了解她的丈夫的恼朱味,而现在他好像成了她毫不了解的陌生人了究渐座。她想起他对老乔治那种无法解释的怒气恼朱味,这跟他平时心平气和的态度很不相同究渐座。这可能是一件小事恼朱味,但是这说明她实际上并不了解她丈夫的为人究渐座。

  星期五下午恼朱味,爱丽克丝需要到村子里办点小事究渐座。她说她去买东西恼朱味,杰拉尔德留在园子里恼朱味,但是没想到他竭力反对她去恼朱味,说他自己去恼朱味,她留在家里究渐座。爱丽克丝被迫服从恼朱味,但他这种坚决的态度使她又吃惊又操心究渐座。他为什么这么急切地阻止她到村里去呢?

  突然之间她想到一个解释恼朱味,把整个儿疑团都解开了究渐座。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恼朱味,有没有可能他的确已经见到过狄克·温迪福德了呢?她的妒忌心是在结婚之后产生的恼朱味,杰拉尔德也可能发生同样的情况究渐座。他可能急于阻止她再同狄克·温迪福德见面究渐座。这个解释很合乎实际情况恼朱味,爱丽克丝的不安心情平复过来恼朱味,欣然认定了这个解释究渐座。

  到吃茶点的时候恼朱味,她又感到不安究渐座。自从杰拉尔德走了以后恼朱味,她心里一直在斗争究渐座。她反复想到恼朱味,她该去收拾杰拉尔德的屋子了恼朱味,最后她走上楼去究渐座。她拿了一块揩布恼朱味,作出一副好管家的样子究渐座。

  “我有把握就好了恼朱味,”她对自己说恼朱味,“我能有把握就好了究渐座。”

  她相信杰拉尔德已经把过去生活中与女人有关的东西都销毁了究渐座。但是她要亲自发现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恼朱味,终于无法控制她自己究渐座。她虽然深感问心有愧恼朱味,但还是急切地搜索信件费锐耕、文件恼朱味,翻抽屉恼朱味,甚至她丈夫的衣服口袋究渐座。只有两个抽屉打不开恼朱味,一只是梳妆台下面那一格恼朱味,一只是写字台右手那一格小抽屉恼朱味,它们都锁着恼朱味,但是爱丽克丝现在顾不得有愧无愧了究渐座。她相信她会在其中的一只发现萦绕她心头的过去那个想象中的女人的东西究渐座。

  她记得杰拉尔德的钥匙随随便便地放在楼下的桌子上恼朱味,她拿来一把一把地试究渐座。第三把钥匙打开了写字台的抽屉究渐座。她满心欢喜地拉开抽屉恼朱味,其中有一本支票簿恼朱味,一些钱恼朱味,顶里头有一束信件恼朱味,上面扎着一根丝带究渐座。

  爱丽克丝忐忑不安地解开丝带恼朱味,跟着脸涨得绯红恼朱味,她把信放回抽屉里恼朱味,关上抽屉恼朱味,重新锁上究渐座。原来是她自己的信恼朱味,是她结婚之前写给杰拉尔德·马丁的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她去开梳妆台那一格究渐座。她并不期望搜索到她要找的东西恼朱味,但是她既然找了恼朱味,就不想有所遗漏究渐座。

  杰拉尔德那一串钥匙一把也打不开这一格抽屉恼朱味,她心里恼火究渐座。可是现在爱丽克丝决不罢休究渐座。她跑到别的房间恼朱味,把钥匙统统拿来恼朱味,终于发现空屋子里开柜子的那把钥匙也能开梳妆台的抽屉究渐座。她打开下面那格抽屉恼朱味,拉出来一看恼朱味,没有什么东西恼朱味,只有一卷又旧又脏的剪报究渐座。

  爱丽克丝呼吸又顺畅起来究渐座。但她还是很快地看了一看剪报恼朱味,她好奇恼朱味,看看是什么东西使杰拉尔德这么有兴趣恼朱味,一直保存着究渐座。它们几乎都是七年前的美国报纸恼朱味,报道查尔斯·莱曼特里案件的审讯情况究渐座。查尔斯·莱曼特里被怀疑因为谋财害命而结婚究渐座。他租的一所房子地板下面发现了人的骨头恼朱味,而且同他“结过婚”的多数妇女不知去向究渐座。

  当时莱曼特里在法庭上用最卓越的技巧为自己辩护恼朱味,还得到美国一些最优秀律师的帮助究渐座。法庭不能证实他主要的罪状——谋杀罪恼朱味,但发现他一些较小的罪行恼朱味,便把他监禁起来究渐座。

  爱丽克丝记得这个案件所引起的轰动恼朱味,也记得三年之后莱曼特里越狱逃跑所引起的轰动究渐座。英国报纸详细介绍这个人的特点和他对女人那种异常的魅力恼朱味,报纸报道他在法庭上激昂的言行时恼朱味,提到他因心脏不好恼朱味,偶尔犯病究渐座。

  有一份剪报登了他的一张照片恼朱味,爱丽克丝仔细端详究渐座。是一个善于思考的费锐耕、有胡子的绅士究渐座。

  这张脸使她想起谁呢?她突然大吃一惊恼朱味,原来就是杰拉尔德本人究渐座。眼睛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究渐座。也许这正是他保存这卷剪报的原因究渐座。她开始阅读照片旁边的说明究渐座。看来莱曼特里在笔记本上记了一些日期恼朱味,报上暗示这些日期正是女人遭谋害的日子究渐座。审讯时有一个妇女指出莱曼特里左手的里手腕上有一块旧疤究渐座。

  爱丽克丝扔下报纸恼朱味,伸出手来支撑自己究渐座。在她丈夫左手的里手腕上有一块旧疤究渐座。

  屋子好像在她眼前旋转究渐座。杰拉尔德·马丁就是查尔斯·莱曼特里!她一下子恍然大悟究渐座。不无关联的种种事情突然像谜语里的细节一样恼朱味,都拼凑在一起了究渐座。

  买房子用的是她的钱——只用了她的钱究渐座。甚至她的梦也有了含义究渐座。尽管她没有意识到恼朱味,但在她思想深处恼朱味,她是一直害怕杰拉尔德·马丁的究渐座。她渴望躲开他恼朱味,下意识地寻求狄克·温迪福德的帮助究渐座。这也就是为什么她没有丝毫怀疑或犹豫恼朱味,一下子明白了真相究渐座。莱曼特里也打算谋害她究渐座。也许快了……

  她想起一件事恼朱味,几乎喊出声来究渐座。星期三晚上九时究渐座。那地下室是用石板铺的地恼朱味,把石板挖起来还不容易?过去他谋杀过一个妇女恼朱味,事后就是这么把她埋掉的究渐座。他计划好在星期三晚上动手究渐座。但他把日期费锐耕、时间都记在本子上恼朱味,这岂不是疯了吗?不恼朱味,杰拉尔德总是把生意来往记在本子上的;对于他来说恼朱味,杀人是做生意的一种形式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是什么救了她的命呢?什么东西居然能救了她一命?他在最后一分钟把她放过了?不会究渐座。她恍然大悟恼朱味,答案是——老乔治究渐座。

  她现在明白了恼朱味,为什么她丈夫怒不可遏究渐座。毫无疑问恼朱味,他逢人便散布说他们第二天到伦敦去恼朱味,原来是在做准备究渐座。他没有想到乔治会来干活究渐座。乔治向她提起去伦敦的事恼朱味,她否认了究渐座。万一老乔治把他们说的话说出来恼朱味,当天晚上动手岂不冒险!可是恼朱味,这多险啊!如果她当时没有提起这件小事——爱丽克丝不寒而栗究渐座。

  她没有工夫耽搁了究渐座。她得马上逃走——趁他还没有回来究渐座。她很快地放回那卷剪报恼朱味,关上抽屉恼朱味,把它锁上究渐座。

  接着她像变成石头似的一动不动恼朱味,她听见路边开大门的声音恼朱味,她丈夫回来了究渐座。

  有一会儿恼朱味,爱丽克丝像冻僵似的站在原地恼朱味,接着她悄悄走到窗边恼朱味,躲在窗帘后面往下看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她丈夫回来了究渐座。他笑眯眯的恼朱味,唱着一支小调究渐座。他手里拿着一件东西恼朱味,姑娘见了吓得几乎心脏停止了跳动究渐座。是一把铁锹究渐座。

  爱丽克丝马上明白了究渐座。他打算今天晚上……

  但是恼朱味,还有一个机会究渐座。杰拉尔德边哼小调恼朱味,边绕到房子后面去了究渐座。

  她一刻也不犹豫恼朱味,跑下楼梯恼朱味,出了别墅究渐座。可是她刚出大门恼朱味,她丈夫就从房子那一头走来究渐座。

  “喂恼朱味,”他说恼朱味,“你急急忙忙上哪儿去?”

  爱丽克丝竭力克制使自己镇定下来究渐座。一时跑不了恼朱味,但还有机会恼朱味,只要她小心恼朱味,别叫他起疑究渐座。就是现在恼朱味,也许……

  “我本来想走到路那一头恼朱味,再走回来恼朱味,”她说恼朱味,她的声音自己听来也觉得有气无力恼朱味,游移不定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杰拉尔德说恼朱味,“我跟你一起走究渐座。”

  “不恼朱味,你不要去恼朱味,杰拉尔德究渐座。我觉得不大舒服——还是我一个人走走好究渐座。”

  他关心地看着她恼朱味,她好像看见他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究渐座。

  “你怎么啦恼朱味,爱丽克丝?你脸色苍白恼朱味,全身哆嗦究渐座。”

  “没有什么恼朱味,”她勉强笑一笑恼朱味,鼓起信心恼朱味,“就是头疼究渐座。走一走会好的究渐座。”

  “那你不能说不要我陪啊恼朱味,”杰拉尔德笑着说恼朱味,“不管你要不要恼朱味,我陪你走一走究渐座。”

  她不敢反对恼朱味,如果他怀疑她知道……

  她竭力恢复常态恼朱味,但是她心神不安恼朱味,觉得他不时用冷眼看她恼朱味,好像他的疑心还没有完全消除究渐座。

  他们回到家里的时候恼朱味,他伺候她躺下恼朱味,像一个体贴的丈夫似的关怀她究渐座。爱丽克丝好像觉得手脚被捆住似的落入陷阱恼朱味,处于绝望的境地究渐座。

  他一刻也不离开她究渐座。他跟她到厨房里去恼朱味,帮她端那些她已经做好了的简便的冷菜究渐座。她知道她现在是在为活命而挣扎究渐座。她只有孤单单的一个人恼朱味,同这个男子在一起恼朱味,救兵在几英里路之外恼朱味,全得听他的摆布究渐座。她唯一的希望是不使他起疑恼朱味,他会剩她一个人有足够的时间跑到过道里打电话求救究渐座。这是她眼前唯一的希望究渐座。

  她想起他上一次是怎样放弃他的计划的恼朱味,脑子里闪过一丝希望究渐座。她正想告诉他恼朱味,说狄克·温迪福德当天晚上要来看他们恼朱味,又觉得这样说没有用究渐座。这个人不会第二次放弃计划究渐座。他稳重的举止含有决心恼朱味,使她忧心忡忡究渐座。他会马上杀害她恼朱味,然后沉着地打电话通知狄克·温迪福德恼朱味,说他们临时有事恼朱味,被人叫走究渐座。啊呀!要是狄克·温迪福德今天晚上来有多好啊!要是狄克……

  她突然想出一个主意究渐座。她侧眼瞟了他一眼恼朱味,好像生怕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究渐座。她现在心里有谱恼朱味,也就有了信心究渐座。她完全恢复了常态究渐座。

  她煮好咖啡恼朱味,端到外面去恼朱味,他们每逢好天气恼朱味,傍晚总是在外面喝咖啡究渐座。

  “噢恼朱味,对了恼朱味,”杰拉尔德突然说道恼朱味,“我们等一会儿洗相片吧究渐座。”

  爱丽克丝好像血液都变冷了恼朱味,但她只是回答:“你一个人干行吗?我今天晚上怪累的究渐座。”

  “用不了多长时间恼朱味,”他笑着说究渐座。“我保证你洗完相片就不累了究渐座。”

  他说这句话时好像很得意究渐座。爱丽克丝闭上眼睛恼朱味,她现在就得着手她的计划了究渐座。

  她站起身来究渐座。

  “我正想打电话给卖肉的恼朱味,”她神态自若地说道究渐座。“你不用起来究渐座。”

  “给卖肉的?这么晚了还打?”

  “是啊恼朱味,店是关门了恼朱味,亲爱的究渐座。可是他现在到家了究渐座。明天是星期六恼朱味,我忘了请他给我带点肉恼朱味,准备周末吃究渐座。这老头儿真好恼朱味,什么事都愿意替我做究渐座。”

  她很快地跑进屋里恼朱味,随手带上门究渐座。她听见杰拉尔德说“别关门”恼朱味,她愉快地回答道:“你担心我跟卖肉的谈恋爱吗?我亲爱的?”

  她一走进里面就拿起电话听筒恼朱味,问“旅客之家”的电话号码究渐座。马上接通了究渐座。

  “温迪福德先生吗?他还在这儿吗?我可以请他说话吗?”

  她的心跳得更快了究渐座。她丈夫推开门恼朱味,走进过道究渐座。

  “你走开恼朱味,杰拉尔德恼朱味,”她生气地说恼朱味,“我讨厌别人听我打电话究渐座。”

  他只是笑一笑恼朱味,坐了下来究渐座。

  爱丽克丝绝望了恼朱味,她的计划失败了究渐座。狄克·温迪福德马上会来接电话究渐座。她应不应该冒一下险恼朱味,向他求救呢?

  她在焦急之中按按手里听筒上的小键子恼朱味,马上又想出一个主意来究渐座。按键子的时候对方听不见说话声恼朱味,放开的时候听得见究渐座。

  “这很难掌握恼朱味,”她心里想究渐座。“我一定要镇静恼朱味,把话想好了恼朱味,一刻也不能犹豫恼朱味,我相信我能做到恼朱味,我非做到不可究渐座。”

  正在这个时候恼朱味,她听到狄克·温迪福德在那头接电话的声音究渐座。

  爱丽克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究渐座。接着她放开键子说话究渐座。

  “我是马丁太太——夜莺别墅的究渐座。请你来(她按下键)恼朱味,明天早上来恼朱味,带一块牛肉恼朱味,两个人吃的(她再放开键)究渐座。非常要紧(按下键)究渐座。谢谢你恼朱味,海克索塞先生;对不起恼朱味,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恼朱味,可是这肉实在(再放开)事关生死(她按键)究渐座。好——明天早晨(放开)恼朱味,越快越好究渐座。”

  她放回听筒恼朱味,转过脸来看她丈夫究渐座。

  “你是这样跟卖肉的说话的吗?”杰拉尔德说究渐座。

  “这是女人的腔调究渐座。”爱丽克丝说究渐座。

  她激动得发抖究渐座。他没有怀疑到什么究渐座。狄克就是听不明白也会来的究渐座。

  她走进起居室恼朱味,打开电灯究渐座。杰拉尔德跟着她究渐座。

  “你现在好像情绪很高究渐座。”他一边说一边好奇地看着她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爱丽克丝说道恼朱味,“头不疼了究渐座。”

  她在她原来的位置上坐下恼朱味,她丈夫往自己的座位上坐的时候恼朱味,她向他微微一笑究渐座。她有救了恼朱味,现在才八点二十五分恼朱味,狄克不到九点就会来到究渐座。

  “我不喜欢你给我煮的咖啡恼朱味,”杰拉尔德抱怨说恼朱味,“太苦究渐座。”

  “这是我想试一试的新品种究渐座。你不喜欢恼朱味,下次我们不用就是了恼朱味,亲爱的究渐座。”

  爱丽克丝拿起针线活儿究渐座。杰拉尔德读了几页书究渐座。于是他看了看钟恼朱味,把书放下究渐座。

  “八点半究渐座。到时候了恼朱味,下去干活吧究渐座。”

  针线活儿从爱丽克丝手指间滑了下来究渐座。

  “啊恼朱味,还没到究渐座。等到九点吧究渐座。”

  “不恼朱味,我的姑娘恼朱味,八点半究渐座。我订在八点半究渐座。你可以早点上床究渐座。”

  “我可是愿意等到九点究渐座。”

  “你知道我安排好在什么时间恼朱味,我总是遵守的究渐座。来吧恼朱味,爱丽克丝究渐座。我一分钟也不想等了究渐座。”

  爱丽克丝抬起头来看他究渐座。他的手在哆嗦恼朱味,眼睛闪闪发亮恼朱味,老在用舌头润湿他干燥的嘴唇究渐座。他已经急不可待了究渐座。

  爱丽克丝想:“真的——他等不及了——像一个疯子究渐座。”

  他走到她跟前恼朱味,抓住她的肩头恼朱味,把她拉起来究渐座。

  “来吧恼朱味,姑娘——否则我抱你下去究渐座。”

  他话虽说得高兴恼朱味,但语气里有一股子狠劲儿叫人害怕究渐座。她用力把他推开恼朱味,自己背靠着墙究渐座。她没有办法了——她脱不了身——她无能为力——他正朝着她过来究渐座。

  “来恼朱味,爱丽克丝——”

  “不恼朱味,不究渐座。”

  她大声喊道恼朱味,拼着命用手把他挡开究渐座。

  “杰拉尔德——住手——我跟你说一件事恼朱味,向你坦白——”

  他果真住了手究渐座。

  “坦白?”他好奇地问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坦白究渐座。”她用这个词儿恼朱味,没有经过很多的考虑恼朱味,但她在绝望之中还是这么说恼朱味,只希望吸引住他的注意力究渐座。

  他脸上现出厌恶的神情:“想必是从前的情人吧?”

  “不恼朱味,”爱丽克丝说恼朱味,“别的事究渐座。我估计你会叫它——是的恼朱味,你会管它叫犯罪究渐座。”

  她马上发现自己说得对究渐座。他的注意力被吸引住了究渐座。她一意识到这一点恼朱味,就恢复了勇气究渐座。她感到自己又能左右局面了究渐座。

  “你最好坐下究渐座。”她平静地说究渐座。

  她自己也走过去恼朱味,坐在老位置上究渐座。她还弯下身去恼朱味,捡起针线活儿究渐座。但是在她平静的表情背后恼朱味,脑子里像发昏似的在编造故事恼朱味,为的是引起他的兴趣恼朱味,等救兵来到究渐座。

  “我告诉过你恼朱味,”她慢吞吞地说恼朱味,“我做了十五年的打字员究渐座。这不完全是实话究渐座。我中断过两次究渐座。第一次是在我二十二岁那一年究渐座。我认识了一个男人恼朱味,他上了年纪恼朱味,有点钱财究渐座。他爱上了我恼朱味,向我求婚究渐座。我接受了恼朱味,我们结了婚究渐座。”她停了一下恼朱味,又说:“我劝他说恼朱味,为我着想恼朱味,去办理人寿保险究渐座。”

  她看到她丈夫脸上突然显出兴趣恼朱味,就更有信心地往下说究渐座。

  “我战争期间在医院里工作过一段时间究渐座。我在那里处理过各种各样稀有的毒品究渐座。”

  毫无疑问恼朱味,杰拉尔德听得很有兴趣究渐座。杀人犯必然对于杀人有兴趣究渐座。她碰一碰运气恼朱味,结果成功了究渐座。她很快看了一眼钟:差二十五分九点究渐座。

  “有一种毒药——细小的白粉——只要一丁点儿就能致人死命究渐座。你也许懂得毒药吧?”

  她担心地提出这个问题究渐座。如果他懂行恼朱味,她就得多加小心究渐座。

  “不恼朱味,”杰拉尔德说恼朱味,“我懂得很少究渐座。”

  她大大放心了究渐座。

  “你当然听说过天仙子碱啰?我说的那种毒药恼朱味,作用跟天仙子碱差不多恼朱味,但是事后不会在人体里找到痕迹究渐座。医生会以为是心脏病究渐座。我偷了一点这种毒药恼朱味,把它藏了起来究渐座。”她停了一下究渐座。

  “说下去恼朱味,”杰拉尔德说究渐座。

  “不究渐座。我害怕究渐座。我不能告诉你究渐座。改时间再谈吧究渐座。”

  “现在说恼朱味,”他性急地说恼朱味,“我要听究渐座。”

  “我们结婚了一个月究渐座。我对年老的丈夫非常好究渐座。他在所有的邻居面前都夸我好究渐座。谁都知道我是一个贤妻究渐座。我每天晚上都给他煮咖啡究渐座。有一天晚上恼朱味,只有我跟他两个人恼朱味,我放了一点点毒药在他杯子里——”

  爱丽克丝停住了恼朱味,小心地理一理她的线究渐座。她一辈子没有演过戏恼朱味,但是在这个时刻恼朱味,她比得上世界最有名的女演员究渐座。她实际上已经进入残酷的放毒犯的角色究渐座。

  “这种毒药很平和究渐座。我坐着瞧着他究渐座。他咳嗽了一下恼朱味,说他要呼吸新鲜空气究渐座。我打开窗子究渐座。接着他说他站不起来了恼朱味,结果他死了究渐座。”

  她停下来笑了笑究渐座。九点差一刻恼朱味,他们肯定马上就要来了究渐座。

  “你从人寿保险里拿到多少钱?”杰拉尔德问道究渐座。

  “大约两千镑究渐座。这钱我花得很不得当恼朱味,都花光了究渐座。我回去当我的打字员恼朱味,但是我不想干长究渐座。后来我遇到另外一个男人究渐座。这个男人不知道我以前结过婚究渐座。这个人年纪轻一些恼朱味,长得挺好恼朱味,他有一点钱究渐座。我们悄悄地在索塞克斯结了婚究渐座。他不想办人寿保险恼朱味,但是如果他死了恼朱味,他的钱当然归我所有究渐座。他跟我第一个丈夫一样恼朱味,喜欢我亲自给他煮咖啡究渐座。”

  爱丽克丝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恼朱味,只加了这么一句:“我咖啡煮得非常好究渐座。”

  接着她往下说:

  “在我们住的那个村子里恼朱味,我有几个朋友究渐座。我丈夫有一天吃完晚饭恼朱味,突发心脏病死了恼朱味,他们都替我非常难过究渐座。说真的恼朱味,我不喜欢那个医生究渐座。现在看来他没有怀疑我恼朱味,但是他对于我丈夫的突然死亡确实感到非常惊奇究渐座。这一回恼朱味,我到手了四千镑恼朱味,我把钱存起来了究渐座。接着你——”

  但是她的话被打断了究渐座。杰拉尔德·马丁用一只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她恼朱味,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喉咙究渐座。

  “咖啡——就是这咖啡!”

  她惊慌地看着他究渐座。

  “我知道了恼朱味,咖啡为什么这样苦究渐座。你这个魔鬼!你下了毒药究渐座。”

  他用两只手抓住椅子的扶手恼朱味,正准备向她扑来究渐座。爱丽克丝向后退去恼朱味,退到火炉旁边究渐座。她又吓坏了究渐座。她张开嘴恼朱味,正想把真相告诉他——又停住了究渐座。他马上会扑过来的究渐座。她准备使出全部力气究渐座。她稳住自己恼朱味,镇定地看着他恼朱味,

  “是的恼朱味,”她说恼朱味,“我已经给你下了毒药究渐座。毒药开始起作用了究渐座。现在你站不起来了——你站不起来——”

  她要是能使他坐在那里不动——哪怕几分钟也好究渐座。

  啊呀!那是什么?她听到路上有脚步声恼朱味,听到开园门的声音恼朱味,又传来外面小路上的脚步声恼朱味,外屋的门开了究渐座。

  “你起不来了究渐座。”她又说了一遍究渐座。

  她从他身旁溜过去恼朱味,冲出房间恼朱味,晕倒在狄克·温迪福德的怀里究渐座。

  “老天爷!爱丽克丝究渐座。”狄克喊道究渐座。

  他扭过头去恼朱味,跟同他一起来的人说话恼朱味,这是一位身材高大的警察究渐座。

  “你进去看看屋里发生了什么事儿究渐座。”

  他小心地把爱丽克丝扶到一把椅子上坐下恼朱味,低下身来看着她究渐座。

  “我的小姑娘恼朱味,”他轻轻地说究渐座。“我可怜的小姑娘究渐座。他把你怎么了?”

  她的眼皮动了动恼朱味,嘴里轻声地吐出他的名字究渐座。

  警察回来恼朱味,碰了碰狄克的胳膊究渐座。

  “屋子里头没有什么恼朱味,先生恼朱味,就是有一个男人坐在椅子里究渐座。看来他好像受了某种极度的惊吓恼朱味,而且——”

  “怎么呢?”

  “嗯恼朱味,先生恼朱味,他——死了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他们听到爱丽克丝的声音究渐座。

  “结果恼朱味,”她像做梦似的说恼朱味,“他死了究渐座。”

Tags: 夜莺 别墅

本文网址:/zhentan/15238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